1632章 交易1633章藏不住了

1632章交易 1633章藏不住了

徐自强当然不会认为这种蹊跷事出自于陈太忠之手,原因很简单,陈主任没有出手的理由,在他看来王二华已经逃不过这一关了以徐书记所处的层面,又身在一个山沟的小县里,不知道蒙艺要走是很正常的。

对官场人来说,最解气的惩罚。并不是看着对手的**消亡,而是将他所拥有的权力和威望活生生地被夺,让其眼睁睁地看着门可罗雀、众叛亲离,日夜在失落、痛苦和悔恨渡过,相对于日渐一日精神上的痛苦,**上那点短暂的疼痛。还真未必够解气了。

“陈主任你这就是开玩笑了”徐自强干笑一声,含糊地解释两句。大意不外是这个案是市里接手的。跟我们通玉无关了,这冤有头债有主的,您不能找错方向,让小人得逞不是?

边说着,他一边斜眼膘一眼荆紫景,天才美少女到也真的不是白来的,选个合适的机会插话了,“太忠哥,站在这儿这么聊,也不是斤,事儿,找个地方坐一坐吧?”

陈太忠一听奴说话,就有一点头大。可是转念一想,觉得如此胆小的县委书记主动送上门来,不宰岂不是傻的?于是淡淡地哼一声,“荆总你就不要插话了,这种事情你不懂。”

“前两天你在我家跟我聊的时候。还夸我悟性高呢”荆紫菱也不生气,而是笑着挤一挤眼,“太忠哥。你别这么认真好不好?”

去她家的时候,正好是我从通玉返回来之后啊,陈太忠一时就明白了。八成这天才美少女是猜到点什么了,不过他心里既然有了想法,少不得就要做作一番,“徐书记远来是客,找个地方坐一坐没问题,不过大家不谈通玉的事。”

对徐自强来说,能跟这小爷坐一坐。就是极大的进展了,去哪儿坐喝不喝酒,那都是后话了,然而陈太忠有意刁难,还真就领着他俩去了离素仿不远处的一家茶社。

茶社的装修到是不算太差,可是开的地方不对,消费水平上不去,想这素仿附近的康师傅方便面前耍比市区便宜两毛,档次也就可想而知了。

徐自强倒是没介意这个,他虽然是偏远县城的书记,可是高档消费场所去的也不少,这山珍海味吃多了;来俩棒面儿窝头也算是尝鲜了。

不过这三位坐在一起,不谈通玉还真没什么可聊的,只能拿着荆紫菱的易网公司说事,从荆总小小年纪就商场得意说起,又说到了高科技公司的发展,接着就谈到了科委今年的大动作,再然后,徐书记很干脆地表示,通玉县下一步的发展目标,就是“科技兴县”。

我说你累不累啊?陈太忠悻悻的腹诽,他基本上不怎么说话,只有在谈到科委的时候,纠正了这两位两个认知错误,又很谦虚地表示“我的凤凰科委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之类的。

然而,他也不得不承认,徐自强能坐到县委书记这个个置,也是有其能力的,最起码说起话来,嘴皮吧嗒吧嗒能说个没完。

光会说不算什么,撇开那些套话,真的谈一点高科技方面的东西,徐书记也是相当不含糊,知识面和信息量都跟得上,完全不像是一个常年生活在偏远地区的主儿。

这家伙有才啊,陈太忠心里也感慨不已,这样的人放到通玉真的是糟蹋了,也不知道这组织部门是怎么做事的发这个感慨的时候,他有选择地遗忘了他这高生当科委副主任一事。

“通玉县搞科技,不太现实。”他终于插口了,“重点还是应该发展农业、林业、旅游业和畜牧业。争取推动第三产业”的这个,发展。

说到第三产业,他情不自禁地枰个磕绊,这不就是服务业吗?通玉县出美女,,那个啥,哥们儿真没别的意思哈。

“陈主任说得很有道理,这个农业”很没道理的,磕绊这东西居然也会传染,说到农业的时候,徐自强也愣了一下,旋即意味深长地笑一笑,“农业局有些同志是很有能力的,比如说曹小宝”

曹小宝就是刘盼男的爱人,开车的一司机而已,能有什么能力修车的能力?然而,徐书记这话。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你放我一马,我肯定会照顾曹小宝的。

这下面的人说话,就是不讲究啊,陈太忠心里暗叹,不过转念一想县区的工作方式,确实比省市级别的粗糙和直接了很多,他也就懒得计较了,于是讶然地一扬眉毛,顺着这话说下去了,“曹小宝?他有什么能力呢?”

“小曹年富力强,手脚勤快。政治思想觉悟也很高,我正考虑把他调到县委办呢”徐自强笑着回答,“像他这么实在的人不多了。”

“县委办?我看他嘴皮和笔头都差得很”陈太忠摇一摇头,徐书记心里才一咯噔,却听人家又说了,“通玉县这个治安情况,是斤,大问题啊。”

“那我给他个分局治安科副科长”徐自强这话接得叫个利索,见对方眉头微微一皱,忙不迭又解释一句,“现任科长马上要上副局了。”

警察分局治安科科长?陈太忠琢磨一下,这个就算不错了,一斤,白丁眨眼间就蹦到了科长的个,占,虽然这个科就是个股级或者副科级别。说实话,他接触曹小宝时间很短。不过根据他的观察和刘望男平日里的一言半语,他能断定这个家伙在县委办十有**玩不转,就算徐自强肯照顾他,可老徐走了之后呢?

老实做个警察分局的科长或者派出所所长就不错,平日里没事干鱼肉一下百姓,欺负一下混混,再往后怎么走,就看曹小宝自己会不会

了。

反正既然徐自强说得明白,他也就不藏着掖着了,说不得点点头,“那成,就这么说定了,不过要是能干了城关派出所所长,就更好了。”

“城关派出所所长,顶得上副局长了”徐自强一听就是一声苦笑。所谓城关那是旧县城城门附近,天南有这样称呼的镇,多半都是一县的精华之地,陈主任你这嘴张得太大了吧?

“王二华这一下去,还有他那一系的人,这得空出多少个?”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老徐,我是觉得你这人痛快,才愿意跟你直说的。

“那行,我努力吧,毕竟通玉县那块儿还有别人呢”徐自强点点头。得,就这样,两个不怎么熟惯的处级干部,就有如街头小贩一般,**裸地达成了交易。

陈太忠肯这么轻易放过对方。也不是没有原因的,他在通玉呆的时间不长,不过他身边跟着刘盼男和曹小宝两个当地人,自然也知道一点县里的局势也就是徐自强跟王二华不怎么对付,他才会如此好说话。

反正我是当不了救世主,那就让自己身边w$w$w$.1$6$kxs.$С\om??1|6|k官方MM英姿上传的人过得好一点,开心一点,陈家人不觉愕自己这么做有什么不对,什么,犬家说应该任人唯贤?我呸,那姓管的都能任人唯亲,哥们儿我哪一点比他差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陈太忠站起身来,网要走人,不成想徐自强一把拉住他,笑着发话了,“陈主任,这都要到饭点儿了,一起喝顿酒吧?”

敢情,徐书记见陈主任答应得这么痛快,就又生出了点别的心思,你不追究我了,那么”能不能耸着向李书记递两句好话呢?当然,丁总若是也愿意向盛市长证明一下我解决态度的诚意,那就更好了。

陈太忠见他眼神闪烁,愣了愣神就反应过来了,这家伙估计还想让我帮他解套,可是这些界上哪儿有这么便宜的事儿?你丢斤,副科出

还是不怎么有实权的这种。换的我的谅解就不错了,还要我出言保你这颠峰的正处?

“我还有事儿呢”他笑一笑。婉转地拒绝了,“今天这是看在荆总面上,误会就揭过了,还有什么事的话,你让曹小宝给我打电话好了。”

看着陈太忠扬长而去,荆紫菱冲着徐自强笑一笑,抬手做个打电话的手势,身形闪动追了过去,只剩下空气淡淡的香气,伴着目瞪口呆的徐书记。

“你小还真狂!”徐书记低低地嘀咕一句,不过他也知道,陈太忠狂妄,是人家有狂妄的资格。他心就算再不忿,也只能承认这斤小

明明是我照顾了你女人的姐夫,到最后搞得好像是我非要求你一样。徐自强悻悻地撇一撇嘴,下一刻抬手拨个电话,“帮我查一下农业局曹小宝的电话”

刘盼男两口都没手机,甚至刘盼男的传呼还是数字的,倒是曹小宝因为身为司机,传呼是汉显,方便随时将车开到什么地方。

不多时,徐书记的手机响了。“给刘主任和小曹都打过传呼了,他俩不回,打家里电话也没人接”徐书记您看?”

敢情,这两口自打昨天就向单位请假了,连孩都不去幼儿园了。至于说为什么,这简直是秃头上的虱明摆着的。

昭章菇不住了对平常百姓家来说,黑社会确实是个挺闹心的存在,刘盼男一家导致了大眼强集团的覆灭,那肯定要考虑被打击报复的可能混混们可是不跟你讲理的。

前一段时间还好,王晓强只是被关押等待审判,此事不但是在风口浪尖上,而且大眼强的刑期跟外面的形势密切相连,刘盼男一家并不怎么担忧。

可是王晓强一死,这就乱套了。大眼强的余党万一迁怒于刘盼男一家。搞个打丰报复的,谁也承担不起不是?

有人说了,风笑你乱写,眼下事情正在风头上,谁吃傻逼了去报复他们一家?混混们也有智商,而且他们一家做为重要证人,又是陈太忠的关系,肯定得受警方保护吧?

这么想的人倒也不能说是错了。然而,仗义每从屠狗辈,人要一冲动。能做出点什么还真难说,当然。更重要的是,陈太忠已经走了,临走也没留下什么话。

就刘盼男那个不顶事的妇联副主任科员,凭什么享受警察们的保护?这毕竟是那啥啥的天下,怎么可能有不开眼的飘魅勉勉横行?

最关键的是,曹小宝一家人不敢冒这个风险。换个思考一下就能知道,就算百分之一的可能,普通人家也得提心吊胆很久,真的很正常。

约莫在晚上八点左右,通玉县的干部才联系上了曹小宝,敢情曹家人躲到乡下姑妈家去了,寻呼机的覆盖范围到不了那里,曹小宝

“止:山联决烟,莫名其妙地收到一串乱码。上面好死不死地有农韭川引世话。而小小卖部又有公话,这才得已联系得上。

利盼男正在家里哄小孩,见自己的丈夫一头就撞了进门,忙不迭站起身来,脸色也变得刷白,小宝”你这是?”

“我我就是买了一包烟啊”曹小宝脸上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呆呆地愣在那儿,泪珠直在眼眶里打转,好半天才对老婆嘀咕一句,“要不你拧我一下?”

“了,这就够了”一声尖叫之后,他终于反应过来了,语无伦次地解释了起来,“我买了包红河烟,结果买了一个城关派出所所长来

敢情,他回了电话之后,又给徐自强打了电话过去,徐书记很震怒。说小曹你为什么不明天再回电话呢?你知道我什么时候开始找你的吗?

结果曹小宝解释了,怕人打击报复,所以先到乡下躲一躲风头反正这也不是丢人的事儿,大家有家有口的,都能理解不是?

徐自强一听,心说坏了,曹小宝亏得是跟我这么说,要是传到陈太忠耳朵里,可还是麻烦,黑势力被打掉了,当事人反到是躲起来了这不是变相告我的黑状吗?

事实上,这也是徐书记多心了,曹小宝一家人躲到乡下去,陈太忠不知情,但是刘望男是知道的,甚真这个建议还是刘大堂离开通玉时说的。

当然,其时王晓强还没死,刘望男原话不是如此,她只是说,王晓,强等人被一网打尽了,但是你们这也算招惹人了,为了安全起见,一两年内注意一点小心被人敲闷棍什么的。她在幻梦城做大堂,又跟十七这帮混混接触极多,知道有些人做事是比较下作的。

眼下刘盼男一家这么做,也不过就是将她的建议放大了一下没办法,王晓强挂了。

不过,徐自强不是不知情吗?他琢磨半天,觉得那个治安科科长就有点交待不过去了,只能拿城关派集所所长的位诱惑小曹了,于是徐书记交待他一遍,你若是能如此这般一下,那么”嗯,有个不错位在等你哈,,

乡下挺无聊的,曹小宝晚饭时喝了一点酒,听到这话登时就晕菜了,他倒不是没想过,自己攀上陈太忠这棵大树了,乖巧一点的话,没准能在局里混个副科长什么的,不过他还真没想过,自己不但能出了农业局进警察局,还能捞到一个派出所所长干干而且是城关派出所。

跨系统了,专业也不对,我就是城关派出所所长了?小曹同志心里这个晕啊,真的没办法形容了,跌跌撞撞地回来,想要开口却是又发现无从谈起。

好半天,刘盼男才弄明白自家的老公遭遇到了什么事,她呆了足有五分钟才缓过神来,冷哼一声,“不许你干这个派出所所长,城关镇娱乐场所太多!”

“你有没有搞错啊?”曹小宝眼睛一瞪,才要说什么,猛地想起现在自己的老婆是惹不得的,于是讪讪的干笑一声,“你看我是那种人吗?”

“你有没有脑啊你?”刘盼男可是接触过一些大领导的,自己的妹妹靠上了如此强力的人物,她当然就要为老公盘算了,“去税务局、财政局或者交通局都行,警察局上升空间太窄,不许去,听到没有?”

“你你是说上升?”曹小宝又开始晕菜了。

“废话,人家陈太忠比你还年轻呢。”刘主任的眼界,在通玉县的女人里可也不算差的了,“只要你好好干,我时不时地跟望男说一声,你以为陈主任罩不了你一辈?”

“咦?有道理啊”曹小宝的资质并不比普通人高多少,但是既然做了司机,这见识和分析能力比一般人还是要强上一些,眼睛登时就是一亮,“是啊,只要他愿意管我。那可就简单多了,那现在,咱们该怎么办?”

刘盼男终究是个女人。琢磨好半天才毅然地决定。“咱们回家,不过小囡囡先留在你姑妈家。”

这一刻,她也顾不得回家的危险了,富贵险求,回了家,才能用家里的电话联系陈太忠,商量一些不合适外人听的事,同时,也能向徐书记示好您看,您一招呼。我们夫妻俩就冒着危险回来了,随时准备配合您。

“走”曹小宝做事也不是拖泥带水的主儿,说不得借了堂哥的摩托车,带着刘盼男连夜返回了县城,人逢喜事情神爽,到家的时候不过才点出头。

“要不,还是你给陈主任打电话吧?”看着家里的电话,男人有点畏缩,女人气得瞪他一眼,“你打!就你这点胆,将来怎么当局长?当县长?”

“下一次,下一次我打还不行吗?”曹小宝不是怕,而是觉得冒昧,“等你把话说完了,我再跟陈主任说”这个,汇报一下思想。”

刘盼男这也是望夫成龙而已,要是老公自告奋勇地打电话,她还不放心呢,说不得先给妹妹打个电话。确定一下现在联系陈主任合适不合适。

不多时,陈太忠却是主动将电话打了过来,他已经听说徐自强许了城关派出所所长一职,心说这还差不多,不过,既然人家刘盼男有别的贻山,他也愿意听听。刘大堂少有事情求他。在家又是一卧“办”的大姐气派,这个面是要买的。

“想去什么地方?”陈主任的强势不是吹的,听口气根本就不是个小小的副处,倒是跟邓健东的口气有点像了。

等听完刘盼男的话以后,他琢磨一下,哼了一声,“那就去交通局吧。告诉你男人好好干,前途不用他担心,干得不好的话,哼”

陈主任哼了一声之后,就压了电话。刘盼男愣了一愣,才轻轻将电话放下,不成想曹小宝轻声嘀咕一句,“我还没汇报呢。”

“人家挂了电话了”刘主任白自家男人一眼,“陈主任让你去交通局,不过小宝,你要敢乱来,不用他收拾你,我也放不过你!”

“我敢吗我?”曹小宝翻一翻白眼,无奈地回答,“你也不看看你妹妹回来都是什么动静,那个丁总也太牛气了一点”四百多号人说来就来了。”

“合着你不是不想,只是不敢?”这种时候的女人,抠字眼的水平。大多都能比得上校对委员会的专家,不过下一刻,刘主任就没心思计较自己的男人了,她叹一口气,“陈主任好像情绪不太好。”

陈太忠的心情其实不错,晚饭他是跟荆紫着在一起吃的,不过,非常不幸的是,他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天才美少女很认真地问他,“你到底有多少个女人?嗯”就像丁小宁这样的,值得你大发雷霆,而且还干掉了两个人?”

“王家兄弟是畏罪自杀和意外身亡”年轻的副主任坚决不肯承认。“我说小紫菱,你的想象力能不能别这么丰富?他们死的时候,我在跟你爷爷聊天这你总知道吧?”

“是啊,我知道”荆紫差笑着点一点头,然而下一刻,她的话头一转,“不过,你多久没来我家了?那天怎么会那么巧,想起去我家的呢?”

“你侦探小说看多了”陈太忠若是想咬死什么事,脑瓜转得才叫接,说不得话题一转,“我说,今天你这么卖力带着徐自强来,是的了什么好处?”

“县委宾馆的综合布线和配套设备。”荆紫菱洋洋得意地解释,“大概得四五十万,你放心,什么活该接,什么活不该接,我清楚得很,跟袁望合作,工程质量绝对能保证。”

“呃,”陈太忠登时无语。好半天才悻悻地撇一撇嘴,“以后这种事提前打个电话,很多事情你根本就不知道里面的轻重。”

“我正好要拿这个活练手呢。”荆紫菱终是小女孩,吃他这么一。就觉得有点委屈了,“要是没个熟练的队伍,将来干凤凰校园网出点讽漏,那不是会让你没面?”

你真是什么都想当然了!陈太忠越发地无语了,好半天才低声吩咐一句,“以后这种话,你就别四处嚷嚷了,被人听到惦记上,可不是什么好事。”

“我也就是跟你才说”荆紫菱心里的委屈,越发地大了去了,“我这么相信你,你却这么**,你”对得起我的信任吗?”

“我本来就是这么一个人,你知道的”陈太忠也被她的话说得有点扫兴,一时间没了说话的兴趣。接下来的晚餐就用得有些闷闷不乐。

既然气氛不好了,吃晚饭他就想送她回家,结果荆紫菱却不肯,“你还欠我八次酒吧,现在我要去酒吧,继续听歌、喝酒。”

“不许去”陈太忠很霸道地发话了,“我不耸你自我麻醉,等哪天心情好了再去,告诉你,你现在想后悔”晚了,我放得过别人也放不过你!”

于是两人就这么折腾着,好不容易,陈太忠才哄得她又开心起来,两人跑到达河公园看夜景,谁想正在进入情绪的时候,被刘望男来的电话打断了。

似此情况,陈家人有些许的不耐是很正常的,事实也证明,他的不耐是非常有道理的,这边电话才压了,那边荆紫景已经低声发话了,“时间不早了,我要回了,今天是我不好,不该乱发脾气。”

“没事”陈太忠笑着伸手去揉一揉她的头发,“谁还没有这种时候?嗯这样吧”见她情绪终不是很高,他手一翻,已经多出了一个精致、碧绿的手镯,“呵呵,这个东西,送你了。”

“嗯?”天才美少女的思路登时被引偏了,她眨巴眨巴眼睛,拿着他的手翻看一下,却是不理那个手镯,“这东西从哪儿出来的?”

“这东西啊,就是我的聘礼”陈太忠笑着答她,这是他做好的一个须弥手镯,一直没拿出来过,今天眼见小紫菱醋劲儿发作,只能拿点硬货出来交待了,“告诉你,这个东西该这么玩,”

荆紫菱几乎在一瞬间就学会了怎么使用它,来回实验几次后,大大的眼睛看着他,却是问出了一句令他吐血的话,“这东西除了我,谁还有?”

“你看,现在你知道了吧?”陈太忠咳嗽一声,不答反问,“你太忠哥多几个红颜知己,那也是个人魅力使然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