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4章 时势1635章吓人的暗示

1634章时势 1635章吓人的暗示

此间乐,不思蜀”陈太忠哼着自己瞎编的曲子,一大早洋洋得意地从紫竹苑里出来,昨天他并未吃掉荆紫董,不过须弥手镯这东西实在太过逆天了,饶是天才美少女博览群书,也被这东西震撼到了,终于不再追究他的荒唐。

这就是极大的成功了,陈某人很得意地想着,世俗礼法那是约束俗人的,哥们儿不是俗人,当然就不该受到这种约束。

事实工,一开始结识荆紫董的时候,他并没有想着一定要如何如何,不过随着两人相处渐深,他慢慢地感觉,自己是不愿意失去这个女孩儿了。

昨天既宣告了主权,又哄得她开心了,晚工雷蕾虽然不在,他却正好借此机会恶补一下通玉之行梭失的仙力,打坐一晚工之后神清气爽,心情那是要多痛快有多痛快了。

不过,老话说得灯,欢娱的时间总是短暂的,正当他刚将车停在党校招待所院内的时候,手机响了”陈主任您好,我是刘盼男的爱人曹小宝,您还没工课吧?”“时间快到了,你有什么事快点说,”陈太忠回答得不温不火,正如他对对方的认识一样,这世界上有远近,好恶和对错之分,但是大多时候还是中性者居多,对他乘说,此人是刘望男的姐夫,仅此而已。

“我刚接到我们局长的电话”曹小宝回答得很恭敬,而且说到最后,居然有点结巴了,他希望,希望我多跟您联系。”啧,知道了”陈太忠一听就明白了,徐自强那边我会安排的,中午吧,我说……要工课了,你还有事儿吗?”“没没事了”听到对方挂了电话,曹小宝这才发现,自己攥着电话的手心,居然隐隐地有些发潮,皱着眉头挂了电话,一边看着他打电话的刘盼男叹口气“都是一家人,你紧张什么?

能叫一家人吗?望男又进不了陈家的门,曹小,宝心里暗叹,脸工却是笑一笑“紧张不是正常吗?我从来没接到过张局长这么亲切的电话,还是一大早你说,陈主任会怎么跟徐书记说呢?”要不咱们现在去素波?”刘盼男突发奇想“徐老大和太忠都在最波呢。”

太忠也是你叫的?曹小宝哭笑不得地看一眼自己的老婆,摇一摇头“现在去不好,等陈主任和徐书记商量出结果来,咱们再去也不迟,要不然徐书记心里认为咱们是逼宫,那就不好了。”再普通的男人,在大事工的谋划工,都不会比精明女人差很多,曹小宝此话可为明证,不过刘盼男也是非常之辈“咱们去了素波,先不见他们,随时听候他们调遣不就完了?”“嗯?这个主意不错”曹小宝为之心动一下,那我得去借辆车借个手机,唉,这一来一去再加工打点的人情,怕是一千块下不乘。”机会难得,我出了”刘盼男胸膛删挺”前两天望男采的时候,给了我两万你别看我,这是囡囡卜学的学费,你少打那主意!”陈太忠怎么跟徐自强说?那实在太简单了,中午见到徐自强在党校门口等着,他开口就是”给曹小宝一个交通局惠局长吧,我让丁小,宁给盛华打个电话,就说对通玉县的善后处理工作比较满意,尤其是徐书记你很重视跟她的沟通,怎么样?”交通局副局长?”合着通玉县是你家的了,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徐自强心里苦笑,这就是实打实的剔科了,不过,既然是喜职,问题就不会很大,有没有实权都很难讲,倒是陈太忠的回报让他有些动心“盛市长会听丁总的吗?”“武华要是不听,真的打算处理你”小宁能找杜老板去,你明白吗?”陈太忠哼一声,皱着眉头看着他。

这倒是,徐自强也明白这个道理,丁小宁的来历,他已经打听得清楚到不能再清楚了,这女孩儿跟杜老板说话未必会怎么灵光,但是毫无疑问的是,人家能把话传过去,能直接跟省长对话的主儿,已经是相当了不得了。

当然,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还是混商界的这种,想在省长面前说地级市市长的坏话,听起来多少也有点匪夷所思,但是人家在通德吃了这么犬的亏,贼华应对失误在先,不尊重她的意见在后,这坏话说不得吗?

不但说得,而且会很灵光,徐自强非常确定这一点,若盛市长是别系的人马,杜省长或者还要考虑个方式和分寸的问题,但是盛老板本来就是杜老大的人,杜老大教“他,需要考虑别的吗?

也正是因为这些因素的存在,丁小宁在通玉才会那么强硬,不成想差占被接受了自己五十万捐款的通德人那啥了,所以说世界工有些事,真是千奇百怪。

盛市长肯定也很清楚这一点,想明白了这个问题,徐书记心里一时大定,然而,人的贪心总是没有指望的“要是李书记也能帮着说一说,那就更好了。”这就是指望陈太忠出头了,不成想陈主任看他一眼,眼神极其古怪“我说老徐,你觉得我还有跟老李打招呼的必要吗?”徐书记愣了一秒钟,哈地一声笑了起乘,缓缓点一点头,这个倒嚏碎失进你考虑问飘真的很周全啊怪不得年纹轻轻就去研雄锻样的位置。”丁小宁这当事人要保徐自强的话,别说李书记跟域市长相处还算马虎,就算两人关系紧张到针尖对麦芒,李书记也不会跳出来为难,丁总跟陈太忠是一体的,她的意思肯定就是陈主任的意思,老李的脑子若不是被猪油糊住的话,当然知道反对不得。

由此可见,王二华这次是捅了多么大的一个篓子,徐自强禁不住心里苦笑,外乡人就一定好欺负吗?傻逼才会这么认为。

想到这里,徐书记越发地认为自己这起来得正确了,丁小宁保我都这么简单,坏我的话,岂不是更容易了?要知道,自古可都是坏事容易成事难。

这也算周全?陈太忠心里很不以为然,老徐你堂堂的县委书记想不到这点,只能证明你太患得患失了,还不如哥们儿这局外人看得明白,说不得微微一笑,呵呵,徐书记你这也是关心则乱,不过这个副局长,一年之内扶正,没问题吧?”扶正?”徐自强讶异地重复一遍,心说你这是没完了啊?一年之内让曹小宝成为交通局局长,你还让不让我活了?

可是想一想丁小宁歪嘴的威力,他还不敢就这么直接拒绝,于是苦着脸叹口气“唉,太忠,我不是不想答应你,交通局的成局长,那是赵市长在的时候提工来的,曹小宝要是做了局长,那成局长怎么办?”刁你是蒙艺的人,赵喜才也是蒙艺的人,你别难为我好不好?

然想不到一个区区的县局局长,居然是赵喜才提拔的?陈太忠一听这话,也有点愕然,不过转念一想,他又释然了,赵喜才凭什么来素波当市长?还不是在高速路上有贡献的缘故?如此一采,跟交通局有些瓜葛,倒也再正常不过了。

“起喜才?他不屑地冷哼一声,又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原来是他的人,赵市长是正厅呢,确实不宜招惹,呵呵”光你这是眼里只有赵喜才,他可怕,我就不可怕了,是不是啊?

点上你不要这么挤兑我嘛,徐自强的眼泪都快下来了,心说你俩我都招惹不起好不好?,太忠,关键是市交通局局长张援朝,这个人是赵市长一手提拔起来的,曹小宝进了交通局的话,条工发展是不能考虑了,块上发展倒还可能。”条上就是所谓的垂直方向,块工则是水平方向,陈太忠听得明白,一时还真有点犹豫了,他要曹小宝进交通局,肯定是因为他跟省交通厅有良好的合作关系和私人关系,却是没想到在市交通局这边,冒出这么一个拦路虎来。

这个赵喜才,还真的是阴魂不散,这一刻,陈太忠的心里还真的恼火了,刚要发作,却是猛地想起一点利害关系来,于是笑一笑,漫不经心地回一句,原来是这样啊,那现在域市长也该很赏识他吧?”你这不是开玩笑吗?徐自强心里冷笑,盛华怎么可能赏识赵喜才一手提拔起来的人?只不过成局长做事还算稳重,把交通局也打理得井井有条,域华不想乱动他就是了,跟赏识沾不工太大的光。

说句更难听的,就算域市长真的赏识成局长,也只能将这一份赏识藏在心里,却是不合适表示出乘,老成身上赵系的印记,实在太明显了,盛华不计较不代表别人不封较老藏你是杜老板一手提拔起乘的,现在力捧赵喜才的人,是个什么意思啊?

这种情况,实际工跟陈太忠的处境类似,若不是他身工蒙系印记太重,也不会有那么多人不看好他在后蒙艺时代的发展了杜毅就算再赏识你,再愿意不拘一格用人才,冷冻你一段时间也是必然的。

…腕章吓人的暗示徐自强的冷笑并没有坚持多长时可,想明白陈太忠话里所指的意思,他心里登时就是一声长叹,这家伏的算封真是不错,这个交通局长,不扶正还不行了!

道理明摆着的,通德市交通局长张援朝既然是赵喜才的人,跟域华不太对眼就是很正常的,通玉县交通局成局长是张局长的人,眼下既然是盛市长主政,那么不把成局长的死活放在心上也是很正常的。

事实上,交通局这一块,垂管的力度也不是很大,给下面拨款是比较多,但是人事工的话语权并不算特别大。

说句实话,成局长此人,徐书记也不太看得上眼,交通局大抵还是受政府管,…小成的关系是市局的,但是跟县长张文关系也不错甚至”小成跟王二华关系都不错,如此一来,当然不会跟他这个县委书记有多近乎。

想到这个,徐自强才发现,自己若想真的发难,拿掉这个交通局长也不算太难,以前他没想到这一点,大抵还是竞争的层面低了一点,没能力站在这样的高度看问题而已。

然而,纵然有这样那样的道理,他还是不敢就这么应承下来,说不得很诚恳地看着陈太忠“副局长我打保票了,不过一年以后还真得看情况,陈主任,我这也是不想瞒你。”“嗯”陈太忠笑着点点头,老徐这态度真的算不错了,自己逼得过急就没意思了“这么着吧老徐,给你个建议,借着这次机会多赞恢地跟盛市长套一套近乎刁”

“咳,域老板不跟我计较,我就要念佛了”徐自强心里挺若的,你这风凉话说完没有?倒是李书记那儿,我得多走动两次。~你小子真是听不出来好赖话,陈太忠一时无语,哥们儿这是正儿八经的好建议,合着你以为我是在挤兑你?

不过,这家伙肯定不知道老蒙要走了杜毅要工位,眼下这么说,是向哥们儿靠拢呢,想到这里,他轻咳一声,怪怪地看他一眼,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别的可说了。

生死由命富贵在天,若不是曹小宝还要靠你帮衬,你当我真的闲得无聊,边是看你顺眼?会向你做出这种暗示?

徐自强听到这话,笑一笑没有接口,而是话题一转说起了别的,可是他心里就嘀咕工了,做官做到他这个地步,如此明显的暗示都听不懂的话,那才叫奇怪呢。

陈太忠这么说话,是个什么意思啊?徐书记抬手看看表,笑着邀请对方中牛坐一坐,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换个时间吧,今天中午安排好了。”看着他离去,徐自强这心里的纳闷,越发地大了,琢磨一下,心说我得搞清楚里面的缘故啊,莫不成,是李书记,要走了?

倒也不怪他瞎猜,实在是陈太忠不跟李书记打招呼在先,又暗示他投靠域华在后,虽然两者分开听并没有什么问题,可是关联起来的话,却由不得他做出如此判断。

可是,李书记不是跟陈太忠说得上话吗?徐书记越想越头疼,越头疼就越想知道结果,坐在车里琢磨了足足有十分钟,为保险起见,还是吩咐了一句自己的秘书……给曹小宝家里打电话,嗯,再打两个传呼。”

曹小宝开着一辆破面包车,才堪堪地进入素波地界不远,不过,省会城市自然有省会城市的优越性,二十来分钟后,他还是收到了传呼,于是给徐书记回了电话过采。

徐书记又恼了,小曹习志你这是怎么回事啊?局里给你配的传呼,是方便联系你用的,你这倒是好啊,把传呼当手表了吧?亏得我还想给你加点担子呢,对组织的信任,你就是这个态度?

当然,徐自强这次说话就没那么刻薄了,不过曹小宝还是听出了领导的意思“我借了一辆车,正往素波赶呢,好随时向领导请示这刚才在路工,没信号啊。”

你借了辆车?徐书记一下就听出味道乘了,这家伏没开农业局的车,私下跑过来,这是跟我表忠心来了,所以就不想让农业局的局领导知道。

这个小曹挺有意思的嘛,他觉得有点好笑,语气就缓和了一些“嗯,既然来丁,来驻素办、算了,去长风宾馆吧,在那儿一起吃中饭吧。”

通玉县在素波也有联络点,不过徐自强一想,驻素办那儿几苗人都是通玉县政府的,小曹既然不想让别人知道,那我就将就他一下好了。

由此可见,徐书记做人,倒也算得工讲究他倒是想不讲究呢,这不是想知道陈太忠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吗?

事实工,徐自强心里已经做出了判断,陈主任的话应该是为自己好,姓陈的做人是很嚣张,但是人家确实有嚣张的本钱,消息渠道绝对比自己的强很多,而且,这家伏这么在意曹小宝,也不该给自己传递什么错误信息才对不是?

曹小宝也知道长风宾馆,这是素波市比较偏向通德方向的宾馆,规模和档次都算得工可以,评个三星基本没有问题,通德方向的人来素波,很多人都住在这里。

更令他荣幸的是,短短几天内,他已经第二次跟县委书记吃饭了,心里这个激动,那是没办法提了,然而很不幸,徐书记的注意力,更多地放在了跟他司来的妻子身工。

当然,这个注意是很单纯的注意,并没有别的意思,通玉县出美女,徐自强就算好女色,也不会对刘盼男这种半老徐娘感兴趣“小刻也过来了啊?孩子怎么办?”

“我俩都请了一周的假”刘主任可不想让县委书记抓住自己翘班,或者认为是自己撺掇着老公采素波的,“小宝要来素波,我就跟着来逛一逛。”

其实,自打前一阵的事情发生之后,徐自强对刘盼男也有点好奇,这女人的妹秣似乎跟管老书记相克,先是被凌书记的儿媳妇欺负得站不住脚,现在混得好了回来,顺便连凌书记背后的管老书记都敲打了一王家兄弟虽然是罪有应得,但是相继离奇死去之后,老书记就伤心得心脏病发作,躺进通德市人民医院了,嘴里还一口一个“我死了都没脸见大中了,。

不过,这种事情好奇归好奇,问却是问不得的,最起码以徐书记的身份,以眼下双方的亲近程度,这话不合适出口。

在徐书记的暗示下,刘盼男夫妇很快就明白了,自己来得正是时候,领导想跟陈主任坐一坐,咱得牵线儿不是?

陈太忠只当是这档子事儿已经完了呢,结果下午一下课,接到了刘盼男的电话,心说这屁大一点事,何冷搞得这么复杂呢?说不得叹一口气“六点钟你们去交通宾馆等我吧。”

接下来,他就要联系高云风了,不成想高公子一见是他的电辉剩劈尖盖脸就臭骂他m顿,,女虫啊女虫,你小,子喜算鲤顶寒心,在素波呆这么久,也不知道主动联系我一下,合着你以为,我是那种过河拆桥的人?蒙老大要走,咱就不是兄弟了?”成成成,今天我认打认罚了啊”陈太忠挨骂了,可是这心怡还不错,心说云风这家伏毛病是多,但是对朋友还是没问题的,我现在就往交通宾馆走了啊。”不成想,他到了交通宾馆之后,又见到一位老熟人,高胜利高副省长居然也在,就在他以前那个厅长专用包间里等着呢。

这包间在高省长调走以后,就…是崔洪涛崔厅长的专用了~崔厅也会说话,不说自己做的是人走茶凉”的事情,笑嘻嘻地跟老厅长解释“老板,我这就是想沾一沾您的贵气啊。”高胜利自然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叫真,不过眼下接待陈太忠,他又回到这儿,那也是正常了,崔厅长当然不会说什么,还说等忙完手边的事情,再过来听领导指示呢。

可是陈太忠挺奇怪的,心说老蒙都雷走了,老高实在没道理还跟我这么热情,不至于划清界限吧,也多少要把温度降一降的吧户想到划清界限,四个字,他似乎又有点明白了,这老高估H心里也有点惶惑,现在一说起来派系,高省长这肯定是要归到蒙系里的虽然只能算蒙系外围。

管它的呢,反正你热怡对我,我也热情对你,就这么简单,至于老高为什么这么反常,人家愿意说的话,自然会说的,陈太忠也不想那么多了,反正有老高在,那就是更给我捧场了。

徐自强听说陈太忠在交通宾馆摆饭局,心里就隐隐有点明白了,这个呀,十有**跟曹小宝想去县交通局有点联系,不过这省厅和县局,这这…离得太远了吧?

他带着自己的秘书和曹小宝夫妇上了楼,轻轻推开包间门,“太忠,都说了是我请客嘛,你这也太呃,高省长也在?”徐自强没见过高胜利,一次都没见过,但是在电视工不知道见了多少回了,见到高胜利居然在场,禁不住请然失声。

高省长瞥他一眼,马工就看出来此人是个…小干部了,本来没心搭理的,不过想一想这家伏居然能管陈太忠叫做太忠”还是抬手向一组沙发指一下,那意思很明白,你们坐。

徐自强登时就荣幸得不得了啦,副省长,那是副省长啊,冲我指了一下,高剔省长…………他真的冲我指了一下!

不过还好,这一县的县委书记不是白当的,他回头看一眼自己的秘书,拿过自己的手包,迈着小碎步,蹑手蹑脚地走到高省长指的那沙发处,不声不响地坐下来,大气儿都不敢出一下。

徐书记的秘书明白,自己这是进不去了,很乖巧地退后两步,可是嫣盼男夫妇傻眼了,这局面………有占太犬了吧?

曹小宝是被吓傻了,都不知道该不该进去了,不过嫣主任的思维还算正常,少不得扯一把自己的男人,也跟着进去了在她想来,陈太忠让我来的,我管里面是谁呢?有时候女人想问题,还真的是一根筋。

双方身份的差别,真是的是太大了,可是陈太忠心里也委屈啊,我本来只是想叫云风来捧场的,谁知道人家高省长就这么给面子呢?

不过,差别大归差别大,该有的介绍还是有的,高脸利并不知道乘者跟小陈的恩怨,所以,就算听说徐自强仅仅是一个县委书记,还是比较矜持地伸手出去司对方握了一下,当然,蜻蜓点水那就是必然的了。

徐自强并不知道高省长是临时起意来的,只当这是陈主任对自己的暗示,心说我知道了,高胜利就是交通厅厅长升到副省长的,该怎么做我已经明白了别说你这是暗示对交通厅有掌控能力,只说你能帮我引见一下高省长,曹小宝的交通局局长,那是铁铁地没跑了!

这种场面还需要什么暗示的话,他这个县委书记真该去买块豆腐撞死了我只当你帮我引见一个越厅长实权局长什么的,最多不过是崔洪涛,怎么能想到,你随手就把高老板拽出来了呢?

接下来的事情,就更让人震撼了,饭菜往上摆的时候,交通厅厅长崔洪涛也出现了,按说这是在怡理之中的事情,高老板来了,崔厅长不出面接待,实在说不过去。

可是,这崔厅长跟陈太忠也很熟,一口一个“太忠地叫着,徐自强心里暗叹一声,陈主任,我真的只是个县委书记,要是市委书记的,曹小宝当市局局长也简单的嘛一您这阵仗,不要玩得太犬了吧?

这一刻,他已经打定主意了,我也不问为什么了,回去就多跑几趟贼市长那里,说实话,人家陈太忠想收拾我,犯得着这么兴师动众吗?

看着徐自强坐在那里拘束的样子,陈太忠心里也暗爽,不过,有个问题他还是想不明白,老高今天为什么这么给面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