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8章 边缘1639章震怒

1638章边缘 1639章震怒

.

“你变了“看着蓦然出现在自己床前的陈太忠唐亦费微微一笑笑容中有点无奈又似有些遗憾或者再加上些许的痛惜总之是没有惊讶。

你怎么就不惊讶一下呢?陈太忠觉得有点失败。

他得了消息之后一路猛赶终于在晚上将近十点半的时候进入素波市区就在他打算回横止区跟白市长相会的时候猛地一拍脑瓜我怎么就这么笨呢?可以借这个由头去一趟三十九号嘛我跟小蛊整你了解情况来啦。

于是他收起桑塔纳车隐身万里闲庭等到了三十九号门口的时候现卧室还透出昏黄的灯光登时就是一愣我记得…小磐叠一向睡得挺早的嘛。

吓她一跳吧这意外的惊喜可也是情调呢陈太忠捏个穿墙术不知不觉地进入了唐亦董的卧室现她正斜靠在床头上身是雪青色棉质睡衣下身搭着一床粉红的薄棉被手里拿着一本书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着。

睡衣的“。…领遮掩得不是很紧雪白的肌胜在雪青色的反衬下显得越地洁白床头的台灯昏黄的光线打在上面一时竟有了晶莹剔透的感觉。

甚至连她胸前半隐半现的沟敏也有若白玉上的纹路让整个玉雕美体显得生动了不少再配上她额前微微有些凌乱的长给人一种慵懒而恬静的感觉。

陈太忠从来没见过她这副模样一时居然看得有点想咽唾沫不过因为不忍心打扰了这皆美景而硬生生地忍住了好半天他才轻轻咳嗽一声而不是像他计划中那种低沉地吼一声来吓唬人。

然而唐亦磐就像算准了他要出现一样听到这一声咳嗽缓缓地抬起头来不但一点惊讶没有反倒是说他变了这让年轻的副主任觉得分外没有面子。

变了就变了吧陈太忠轻笑一声不管不顾地坐到她的旁边身子一直也靠到了床头特别不见外的那种架势“我是想过来跟你了解一下情况嘛要不然咳咳那个啥我也不忍心这么晚打扰你。”“你这叫做贼心轰呵呵”唐亦叠听得就笑了白他一眼后主动将头靠在了他的肩头我就猜到你这家伏八成不会放过这种趁火打劫的机会。”

“太没面子了我本来打算给你个惊喜呢”陈太忠悻悻地哼一声手一伸揽过了她的肩头那你说我变了是什么意思?”我是说你接了我的电话以后不问清楚就跑了回来”唐亦费柔声回答身子也向他再靠一靠不经意的动作显得她柔情无限他甚至能感觉到柔软的脸颊靠在肩头的那份细腻。

然而她的话却多少有些无情或者说扫兴吧“搁在以前你不会这样的现在你怀疑事情不仅仅是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很可能涉及了其他的人和事所以才这么着急地跑回来我说得对不对?”“对是对的”陈太忠有点惊讶她的逻辑思维能力了不但料到了哥们儿会半夜跑过来还知道哥们儿这么着急跑回来的原因是什么看来这女人们也不能小看啊。

然而他不认为这种变化应该收获到她这样的表情禁不住出声反驳“可是这是我思维成熟的表现难道不对吗?”这不叫思维成熟而是叫思维官僚化”唐亦蔓幽幽地叹一口气“遇到什么事情都要考虑是不陷阱有没有别人的授意…你不觉得你们活得很累吗?”这才是我进官场要学的嘛”陈太忠哼一声他满腔心思给她个惊喜不成想却得到了一个思维官僚化的评价一时就有点忿忿了……要不然这个破官有什么好当的?”“哪里有那么多事像你想的那么复杂三曰唐亦莹将手头的书放在枕边探手缓缓地揽住了他的腰一时间温情无限女人就是这样一旦同男人突破了某种界限就会情不自禁地粘腻起来“其实就是”一“好了不说这扫兴的事情了”陈太忠被她这个小动作勾动了心火扭头捧着她的脸颊激烈地吻了起来。

这一吻就是天昏地暗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听到女人的声音却是断断续续的“唔不要在这儿我要宫殿””””宫殿就宫殿吧陈某人心里明白这已经是进了一大步了起码眼下是在三十九号堡垒是一天天地被攻破的心急吃不得热豆腐…”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一觉醒来看到身边的唐亦壹正在酣睡鬓凌乱玉体横陈嘴角兀自微微弯曲着似乎梦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触摸着绵密细腻的肌肤他真有提枪上马梅开三度的欲望不过再一想已经疯了半晚上了让她睡个好觉吧悄悄地离开了三十九号他的心情变得奇好能跟唐亦壹相拥而眠还是在她有心理压力的三十九号这让他感到了极大的满足没跟着老蒙走果然是正确的选择草于说老孔受贿的事情l这点破事分分钟搞定的嘛。

据秦小方说孔祥荣本人现在还没现什么大的问题无非就是跟投标方吃喝几次的问题凹弥畏在开标岁后的事情不纣想办能想到某础设放投罐燃照千多万四千万里面要是没有一点猫腻怕也是不可能的二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问题出在孔处长小舅子林源身上孔处长的丈母娘死得早老丈人也不善教育子女所以这个小舅子是他夫人林洁一手拉扯大的说是弟弟其实算半个儿子。

林源在电信局上班搞工程的也是借了电信的大旗拉了自己的私人施工队起来这次电动助力车厂的通讯设备和电缆施工价值四十万元就是林源的施工队拿下来的。

对这个消息陈太忠也知道他并不认为有什么不安别人干也是干自己人干也是干为什么一定要为了表示清廉假惺惺地让外人中标呢?

现在地方保护主义盛行哥们儿这科委略略地地方保护一下就不行吗?

林源是规规矩矩中标的虽然任是谁也清楚这规规矩矩”四十字是要加引号的但是电信工程公司报出的价格是六十多万这才是行情价。不管怎么说这次林源是小赚了一笔之的…小赚绝对不会很多就算咬紧牙关克扣人工对半的利润也不过才二十万不算什么。

然而问题在于这林源跟孔厂长的关系被别人知道了于是就有人来迂回公关说林工你要是能如何如何我这儿就有一份心意。

所以他虽然只接了四十万的活儿近来却是买了一套十五万的房子还买了一辆小二十万的桑塔纳时代人有人说他在素波还买了一套二十万的房子一他漂亮的未婚妻在素波。

再加上他最近生活刨“当奢侈动绝出入高档场所赌博起来两三万地输也不在意就有人说他是有个好姐夫。

“充门面呢”林源如此解释还说他的女友早就说了桑塔纳以下的车她不坐所以他不得已才借钱买了一辆爱情魔力嘛。

扯淡有人现他那个在电信机房上班的女友也买了一辆捷达车一时就不平衡了电信待遇确实不错不过她想买得起十五万的捷达怎么也得攒十几年吧?机房的技术人员可是没有外财的。

既然炫富了你就要有被红眼者歪嘴的心理准备有人细细一算林源最近半年起码花掉了七八十万可是除了助力车厂这个项目他根本就没接到什么像样的活于是问题就来了他挥霍的钱是哪儿来的?

写匿名举报信的人也承认没有孔祥荣收受贿略的证据但是他根据种种迹象分析林源就是孔祥荣的代言人否则的话林工这么多来历不明的钱实在无法自圆其说。

严格说起来这举报信写的有点无聊太唯心主义了一点不过凤凰科委现在可是凤凰市的一大块肥肉就算秦小方不想查但是架不住下面的人撺掇啊“秦老板不管能不能查出问题来咱多少得问询一声不是?”问询一声那就问询一声吧秦书记也不好坏了大家敛财的兴致不是?不过科委有陈太忠在这个招呼不打是不行的。

于是事情就变成了眼下这个样子。

不过陈太忠不在意他在科委有的是眼线多少人不认文海这十大主任可是却要认他的相信没人敢在这一点上欺瞒了他不过话说回来”小蔓费那里真的很高最后的时刻真的很嗨皮啊。

想到这个他的心情根本就想糟糕都糟糕不了车路过西郊公园的时候他将车放慢下意识地向公园里扫视一眼却现副市长王伟新站在那里东张西望在等你的唐姐一起跑步吗?哈今天她要晚一点才能出来了二…章震怒事实上根本用不着找太多的人陈太忠的通讯员张爱国就能提供给他相当的线索。

通讯员这一职原本是不在编的然而其作用绝对不可低估所谓的上情下达这是中间至关重要的一环而张爱国是聪明人。

陈太忠的桑塔纳甫一驶进科委平静的院子里登时就躁动了起来当然这躁动是无声的潜伏在平静的水面下的。

设备设施及环境检测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正在冲茶一边冲一边同一个前来办事的三十出头的女人笑着说什么不成想一眼看到了窗外的桑塔纳于是赶紧将手中的杯子放在一边咳嗽一声面容一整“请留下你的联系表我们会尽快安排检测的。”嗯?”女人登时就是一愣顺着他的眼睛看向窗夕“你绷着脸干什么?”陈主任的车来了”男人沉声回答女人越地好奇了起来“你是说陈太忠?那个五毒书记…呀看起来很年轻很阳光的男孩儿嘛。”等见到他起狠的时候你就不会这么想了”男人一脸肃穆不是仔细看根本看不到他的嘴唇在动然而嘴里却是源源不断地讲述着八卦“前两天他才派了二十多辆大轿车去通德打群架一千多个混混””一千多个?”女人惊呼一声下一刻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不可置信地看着窗外正在上楼的高大人影“这么大动静笼洋扭么?”“好像是因为通德人欺负了他女朋友吧?”那位的嘴唇依日是不见动作“陈主任这人护短你不知道吧?前一阵教委的想欺负我们科委子弟”女人听完他的话已经满眼都是小星星了羡慕地看着陈太忠消失的地方“要是做他女朋友一定会幸福得不得了。”你?下辈子吧就算不说年龄你这相貌也不行啊陈主任的女朋友那可个顶个是人间绝色男人笑一笑见陈主任消失他终于敢张嘴了声音却是压得越地低了“呵呵陈主任可是不止一个女朋友呢。”那有什么?男人有本事多找两个女人算什么?”女人白他一眼“要是守个窝囊废倒是能相濡以沫了可是忠诚这东西能当饭吃吗?能保证你不被别人欺负吗?”说到这里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黯然叹一口气“唉反正各有各的活法。”“是啊陈主任的活法别人都学不来的”男人咳嗽一声挠一挠头“奇怪他不是在素波上学吗今天怎么来了?”张爱国正跟屈义山腕天呢见陈太忠推门进来赶紧站了起来“陈主任回来了?”

屈主任也站起身来大家都是昏主任可是他见到陈太忠却是不敢不站“太忠你这算是上完课了?”“嗯”陈太忠点一下头也不多说冲张爱国扬一下下巴“爱国你给我出来一下”

“孔祥荣收受贿赔?”靠着那辆灰色的林肯车张爱国皱着眉头仔细琢磨一下“我没听李厂长说起他的问题啊。”嗯?”陈太忠又嗯“声眉头一皱嘴角微微上翘似笑非笑的看向他的眼神有点奇怪了。

张爱国只觉得自己身上的汗毛刷地就立了起来什么叫伴君如伴虎?这就是了别人只看到他做了陈主任的跟班风光无限却是不知道做陈主任的贴心人儿要面对怎样恐怖的压力。

他的脑筋拼命地转着不多时额头隐隐有冷汗渗出猛然间他想到了什么重重地一拍脑门“砰”地一声虽是沉闷力道却是极大“对了陈主任三天前孙书记问过我您什么时候回来。”他实在没别的东西可说了只能把这消息拿出来了陈太忠则是一直在冷眼旁观从他的心跳或者表情种种原因来分析不似作伪。

反正张爱国既然已经说无可说了他当然也就没办法再计较了于是冷着脸点点头“你再想一想我现在去找孙小金。”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张爱国才长长地出一口气只觉得双腿有点软琢磨了一下之后一边打开本门上车一边摸出您现在在什么地方”从孙小金嘴里陈太忠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敢情这件事跟孔祥黎的关系还真不大都是林源在里面上下其手。

助力车厂的固定投资将近四千万因为凤凰科委有钱所以付款条件跟科委大厦一样都是比较苛刻的一钱不会少给你们但是为了保证工程质量和设备的调试运行商家必须要垫资。

但是这年头商家也不傻心说不管你科委再有钱我也是越早回款越好为此有商家不惜拿出一部分钱来公关。

有过厂房建设设备调试经验的人都知道就算再好的产品再好的施工队伍在建设和调试的过程中也难免出这样那样的批漏出枫漏不要紧关键是能解决了尽快地解决了这就不算什么。

不过因为这个缘故有些该付的款项暂时就没支付所以说孔祥荣手里有点余钱因为陈太忠放权放得很开他这个余钱就可以挪用来支付其他商家的没到期的款项出绕漏的要延长支付期那些活干得漂亮的提前支付也算正常吧?

林源就是靠这个挣钱有人想提前拿到钱就要打点他让他跟孔厂长吹吹风而孔祥荣琢磨着这其实也不算什么事儿也就适当地支持一下他的小窘子。

他想得很简单林源在里面搞什么我不管反正人家活儿完成得漂亮提前支付也算是对这种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的奖赏不要紧的吧?

要命就要命在林源挣这种钱挣上瘾了名声也在乙方里传出去了前一阵他又收了人一大笔钱其他的开销不算现金就是十五万的模样就跑到姐大跟前要他帮着人家把设备调试好之后的款子支付了一最好把质保金也给了算了。

这设备是调试好了不过调试好还有个试运行不是?孔祥荣一见这笔钱太大有三百多万就不敢给了说是要照章办事按合同来。

要命的是就在这试运行刚完成之后不久设备出现重大故障经过厂家的不懈努力倒是又给调试好了可是李天锋不干了找到孔厂长表示这笔钱要扣着一定要观察一段时间再说这毛病谁敢保证不再犯呢?

扣着就扣着吧孔祥荣知道老李的脾气又臭又硬也不想顶他可是这么一来厂家不干了啊。

事实上对很多厂家来说这个时候林源的承诺就是支付的保票大家醉豁他是他姐夫的向手暴帮孔厂长收钱的纹厂家效钱给些漩办是怕孔祥荣从中刁难别人都送就你不送眼里是不是没有我这个孔总啊?

反正这年头的干部可不都是这样吗?

按说不送钱的话设备试运行完了他们也有资格跟助力车厂要钱了眼下倒是好钱送出去了这款子居然还拖后了那个故障只是个意外啊一你们这是不是欺人太甚了?

厂家挺生气的气林源拿钱不办事当然他们也不敢去要回那十五万说不得就苦若哀求林工您就帮着说一说吧咱又都不是外人。”

“谁让你设备出毛病了呢?林源这家伙性格比较操蛋眼睛一瞪就不认人了你知道我害得我姐夫多被动吗?跟你说这钱就是推后给了没得商量。

厂家更气了厂里经济本来就比较紧张一就撇开不说紧张不紧张这口气咽不下去啊收钱不办事你还有理了?

说不得厂家就要暗示一下林工你要这么说的话那不要怪我们找陈主任反应一下情况。

“钱我花了还不了啦”林源听到这暗示脸一绷”你们想找陈主任反应意见我欢迎啊不过信不信这钱以后你永远都拿不上了?不过就是等半年”多大点事儿?”

厂家还待纠缠林源谁想林源找了两个混混跟在自己身边林工现在有钱了短期内养俩闲人还是不成问题的这意思就很明显了你小子也不看一看凤凰人是你随便吓唬的吗?

厂家这边努力再三未晋真的恼了说不得就找到孙小金反应情况孙书记一琢磨这事儿还得跟陈太忠说啊遗残的是陈主任在上学不是尸“这厂定跟我反应几天了孙小金向陈太忠郝释“不过我想这钱没出去还是要推后给咱没受到什么损失就说等你回来再说吧。”等我回来等我回来”陈太忠真是气得哭笑不得老孙你根本不知道人家把这事情捅到市纪检委去了不是看着我的面子秦方已经就把老孔弄走了。”

“啊?”孙书记听得也是吓了一跳好半天才疑惑地挠一挠头“这厂家剩下的钱不想要了吗?”真把老孔弄走的话人家来要钱你敢不给?陈太忠无奈地一摊手“你最多刁难一下迟付少付慢慢付再说了咱科委也丢不起这人不是?”确实丢不起这人“孙小金点点头那太忠你的意思是该怎么搞照我感觉这钱…估计跟孔祥荣关系不大就是他的小舅子太捧行。”

“有没有关系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确实有人收黑钱了”陈太忠哼一声“他这个厂长不能干了老孙你先找他谈话吧就说是我的意思让他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要是有侥幸心理那就直接请市纪检委的人来了。一“那他要是老实交待了呢?”孙小金眼睛一亮他这个科委的纪检书记真的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不过是个纽带作用没资格对涉嫌违纪的干部采取什么措施只能找其谈心二而眼下陈太忠对此事震怒了他背靠陈主任多少就能威风一下了这4名声打出去那以后其他人岂不是不能小看自己了?

“看情况吧老实交待的话…情况不严重那也就只能捂着了”陈太忠哼一声不无遗憾地叹口气“秦小方那儿我去交涉老孙你说这都是什么事儿啊?”捂着?”孙小金的眉头微微皱一下“捂着怎么把他弄走?”

“让他请病假回家休息吧”陈太忠现在可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种事了不过他转念一想老孙怎么会提出这种简单的问题呢?

下一刻他隐然大悟地点点头笑着看一眼孙小金“其他主任那儿就是老孙你吹风好了呵呵我这算支持你的工作了吧?”

“呵呵曰孙书记闻言也笑了起来捂着不难但是搞走孑样荣必然要跟其他人有个交待陈主任让他出面这就是向大家说了看好了我孙某人不是个可有可无的人物啊。

“陈主任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办利索了“一边说他一边就站起了身子我现在就去找孔祥荣。”

“我去找林源”陈太忠口亨一声也站起身向外走“反了他啦科委内部的人都不敢吃拿卡要他一个外人倒是牛逼哄哄的他以为他是谁啊…”

“陈主任你这话说的孙小金听得哭笑不得说得太直了吧?

不过陈太忠心里还真是这么认为的科委的钱也是好拿的?拿了还敢威胁别人你这么做我要是没反应的话科委的人心可就散了大家会怎么看我?

这不但是在打我的脸而且也是在坏科委的名声…小子我要让你知道有些人的主意打不得你一旦打了我要你后悔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