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0章 找上门1641章肚量1642章手莫伸

1640章找上门1641章肚量1642章手莫伸

林源是电信局的正式职工,本职工作是分局的线务员,不过他手下管着两个临时工,一般也没有多少事情,等他拉起施工队伍来的时候,干自己份内的活儿根本就不用出手了。

最近他混得风生水起的,就注册了一个小公司,租了两间写字楼,当然,公职人员已经不允许搞第二职业了,不过这难不住他,直接把他老爸的身份证拿过来做法人就走了

每天除了上班的时候去单位晃一圈,林源更多地是呆在这个公司里,打打扑克玩玩电脑什么的,当然,若是有私活了,也会去跟甲方谈一谈或者开着车去看一看现场。

不过自打那厂家开始折腾起,他的办公室就多了两个混混,反正这两个房间总共就两个员工,一个是他女朋友的堂弟,一个是从劳务市场招来的办公室文员。

今天他的女朋友张敏从素波过来,还带了一个搞办公家具的年轻商人,想问一问电动助力车厂需要不需要这东西,能不能帮着引见一

大家正聊得热火朝天呢,门被推开了,一个高大年轻的男人出现了,他扫视屋里的人一眼,微微一笑,指着坐在大班台后面老板椅上的林源,“你是林源?”

“你是谁啊?”林源尚未来得及回答,一个混混皱起了眉头,这家伙和另一个混混斜躺在一张三人沙发上,那样子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

另一个混混也跟着发话了,“我说,你来林总这儿,就不知道敲门?你家大人怎么教你的?”

林源见到陈太忠,脸就有些发白了,耳听得这两位这么说,脸色就更白了。忙不迭站起身,笑着点头,“陈主任”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他最近经常在孔祥荣处走动,远远地见过陈太忠两面,文海长什么样他或者认不出来,但是这位爷他怎么可能不认识呢?

那俩混混的身体登时就僵直了,能让林总这么恭敬地称呼,除了那个陈主任。还可能有哪个这么年轻的陈主任?

尤其是后面口出不逊的家伙,吓得嘴一张,把烟都掉到了地上,不过陈太忠根本懒得理这二位连我都不认识。你俩也好意思说是在凤凰的道儿上混的?

“你不用管我怎么来的”他双手向裤子口袋里一插,头微微扬起,用眼角斜视着对方,“我在问你,你是不是林源?”

坏了,五毒书记这是来找碴的,林源也是心思机敏之辈,一见这架势就知道来者不善,一时间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我又怎么惹到这个。人王了呢?

空白归空白,但是对着陈家人咄咄逼人的气势,他还是下意识地点点头,没错。我就是林源难道说,陈主任是因为我帮人要钱的事情来的?不应该啊。

林源从来不认为,科委的人有资格找自己的麻烦,道理很简单,我又没赚你科委的钱。我是从乙方身上割肉呢,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科委的人挣不了这钱,总不能拦着别人挣吧?

“嗯。你是林源就好”陈太忠点点头,也不看周围的人,“看来你认识我啊。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吧?”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林源摇摇头。勉力笑一笑,他原本是口舌便给之辈。见风使舵的水平也不错,不过,他太清楚陈太忠是个。什么样的人了,所以一时都不敢胡乱接话。

他不说话。那位家具商却以为这个姓陈的小主任八成管着工商税务什么的,是来刁难林总的,一时间就有点不满意了,他本是素波来的,虽然求林源办事,但那是为了挣钱,要说官场上的关系,他也未必就怕了一个小官僚。

反正他是来求林源办事,尴尬时刻出面说一声,比较能展示交往的诚意,说不得咳嗽一声,“我说这个。主任,我们在谈事儿呢,有什么事你等一等吧?”

他不是没看到那俩混混惊愕的样子,可是这年轻人既然是干部而不是混混,他就没什么可怕的,当然,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口角,他的话里,带出了浓浓的素波口音和一丝优越感来。

“你确定你的事比我的重要?”陈太忠眉头一皱,斜睥对方一眼,他不摸这位的底细,不过一说话就带上素波口音,显然是心虚嘛,然而,陈家人一向是以德服人的,而这位虽然口气不怎么友好,他还是愿意给对方一个机会。

这就是色厉内茬了吧?年轻的商人这么认为,他这次来谈事,其实并不仅仅是要赚钱他跟林源还存在竞争关系。是的,他也喜欢张敏,这桩买卖能谈成的话,他答应跟她利润对半。

情场竞争的方式,也不仅仅是一味地打打杀杀,像现在,林源害怕的人他镇的住。那也是个。人能力的一种表现不是?

“我的事有没有你重要并不要紧,要紧的是我先来的”这位哼一声,一边说一边瞥一眼林源,嘴里不紧不慢地吩咐,“你在门口先等一

“我要是不想等呢?”陈太忠越发地觉得此人有意思了,笑嘻嘻地问一句,还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我说你”这位还没说完,一个混混哼一声,眼睛一瞪,“你给我闭嘴。敢跟陈主任这么说话,信不信我大耳光子抽你个孙小

这位就是烟掉到地上的那位,心说我骂了陈太忠了,这不成啊,五毒书记哪儿是我招惹得起的?咱得戴罪立功不是?

咦?年轻的商人心里纳闷了,禁不住又看林源一眼,心说这不是林总你的人吗?刚才还不认识这个陈主任呢,现在到好胳膊肘子向外拐

“苏总你少说两句吧”林源苦笑一声,他当然知道这是为什么了,那俩混混真敢招惹陈太忠的话,在凤凰注定就要无法容身了,关键时刻人家撇开他,也是能理解的。

但是他真的不想跟陈太忠出去,也不敢跟陈太忠出去,眼下有几个。人在旁边看着还好,出去了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说不得苦笑一声,“陈主任,话不能在屋里说吗?”

“你要给脸不要,那我也就不客气了”陈太忠一边说,一边向三人沙发那里走去,那俩混混一见,忙不迭站起身来让座,一边让还一边冲着他笑。

“给我到杯茶去”陈太忠大喇喇地坐下,很随意地冲着那没骂自科委挣的钱,一分不剩地给我吐出来

“凭什么呢?”张敏终于发话了,她长得有点像那个跟她同名的香港演员,也是大大的眼睛,厚实性感的小嘴。“林源是劳动所愕,为什么要给你吐出来?”

“男人说话,女人少插嘴”陈太忠瞥她一眼。不屑地撇一撇嘴,

“不关你的事儿,你给

“我从科委赚的钱,没多少”林源叹口气。心里要坏事了,他从科委确实也没赚了多少钱,除了那个工程之外,也就是化八十万。

事实上,有些钱是外人都不知道的,比如说他帮着竞争的商家给递资料、引见之类的,不过这种事情都发生在工程初期,那时候他胆子还比较小,不但不敢多拿,也不敢事情没办好就拿,眼下这嚣张劲儿,也算是没人管之后惯出来的。

“有多少给我吐多少”陈太忠抬手一指他,把你受贿的名单给我拉出来,金额写明白了,敢缺一笔。我让你后悔生在这个世界上。”

“林源怎么可能受贿呢?”张敏的声音登时大了好几倍,她可不管对方让不让她说话,“他是你科委的人吗?他要是在电信局受贿,又轮得到你管吗?”

这女人是在跟我装糊涂,陈太忠一听这话就明白了,一时间对这个小尚算美貌的女子印象大坏,“女人,我不是跟你讲理来的,再逼逼,信不信我找人强*奸了你?”

“你说什么?”张敏听得目瞪口呆,尖叫了起来,那苏总也脸色一变,伸手一拍桌子,“有种你再说一遍?你好歹也是个国家干部!”

说到这里。那位正好把茶冲好端了过来。陈太忠冲他一摆手,一指对面年轻的商人,“抽他几个耳光,让他知道知道。我是什么样的国家干部。”

“我是辉煌家私的总经理”那这混混走了过来,冷冷地哼一声,“省委秘书长卓正先是我叔,你掂量一下小心伤着自个儿。”

“李正先?副的,我认识”陈太忠笑一笑,雪白的牙齿露了出来,“辉煌家私?成,我现在就叫人砸了你那个破店。”

边说。他一边摸出了手机,翻找韩忠的电话,就在这时,林源开口了,“苏总、小敏,你们都不要说了,陈主任。有什么事儿你冲我来就行了。”

“我让你停了吗?”陈太忠见那混混停下脚步,登时眼睛一瞪,“想不想混了你?”

章肚量

“行。我惹不起,躲得起总可以吧?”那位苏总终于有点明白,为什么林源怕这今年轻人怕得要命了,说不得拎起手包就往外走,那混混有心放水。可又怕五毒书记找自己后账,紧走两步,冲着那家伙后背狠狠捶了几拳,也就算是个交待的意思。

见这厮离开,陈太忠也不为己甚,放下手机,笑嘻嘻地看着脸色刷白的林源。“我说你这人不是犯贱吗?叫你出去说你不出去,现在可好,连累别人了吧?”

“是我错了”林源知道了陈太忠的来意。明白自己躲不过去了,倒也是很光棍,“不过我确实没有受贿,我是利用别人的错觉挣钱,这钱没到了我姐夫的手里,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小更关键的是,我没给科委带去什么损失”

“停”陈太忠手指一竖,笑吟吟地看着他。“你觉得,我是跟你讲道理来的吗?”

说这话的同时,他心里也真的不无感慨。林源这个手段,还真的是高明,别人想借此难为孔祥荣,确实有点难度,而想要借此找林源的麻烦,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要不说这年头是道高一尺麾高一丈呢?只要有人肯铁下心思去琢磨漏洞,那就实在防不胜防。

再完善的制度也有其缺陷,既然打打擦边球能获得不菲的收入,总是会有人趋之若骜,而与此同时,一些心性不太坚定的国家干部就这么逐步地被拉下水了。

润物细无声,引人堕落的法子实在是太多了。想到这个,陈太忠居然莫名其妙的想起了王启斌,王部长号称不好那口,后来不得已,不也跟那小王挨挨擦擦的了吗?

他相信。虽然眼下孔样荣可能是清白的。但是他若不闻不问的话,在不长的时间内,孔厂长极有可能受这个小舅子的勾引而堕向深渊。

然而不的不承认,这种事情还真的是难办,林源既然作此打算并且敢直承其事,那就是确信他自己是在法律边缘游走,做的事情算得上不道德,但是不算违法,严格点说,国家的法律法规对他这种行为疟可奈何。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这种情况能难得住别人,却绝对难不住陈太忠。他很明白地表示出了自己的意思,我没打算跟你讲道理,你觉得自己游荡在灰色地带挺保险的?抱歉,那还真是未必了。

你不怕法律的制裁?哈哈,那正好了,哥们儿也不怕,你要明白,不是所有人都要跟你讲道理,都会跟你讲道理,人活在世界上,总该明白有些事情天不追究,良心也会追究你。

人在做天在看,法律管不了你,道德又约束不了你,老天那也是个睁眼瞎,灵不灵的实在不好说,不过你打别的地方的主意也就算了,哥们儿忙不过来,可是来科委兴风作浪,那就是自己找抽了。

“陈主任。钱我是都花了”林源长叹一声,愁眉苦脸地看着陈太忠,他的女朋友还待张嘴,一边那混混上前一把就捂住了她的嘴,

“怎么,敢不听陈哥的?”

“你确定,都花了?”陈太忠笑嘻嘻地看着他,根本不理对面搀扎的那女人。

不知道为什么,见到他这灿烂的笑容,林源只觉得心里突突地乱颤,结结巴巴地回答,“还”还剩不多少了,六、六七万吧,我手上真的没钱了。”

“敢挣会花,嗯”陈太忠笑着点点头。“行。你小子不错,我都不敢吃回扣的地方,你就敢吃,合着你比我玩得好多了。”

“您要肯放我一马,那账上的钱都是您的了”林源见他笑得越发开心,只觉得一颗心都快从嗓子眼跳出来了,“我给您提现”要不,我给您凑个整,十个”您看怎么样?”

混蛋。行贿到我这儿了,你还真不知道死字儿怎么写啊,陈太忠心里这个火就别提了,笑吟吟地看一眼已经安静下来的张敏,“十个。啊”嗯。哥哥我最近火气有点大,这是你女朋友?借我用两天怎么样?”

张敏的脸在瞬间就变得刷白,林源听到这话也是一愣,他早就知道陈太忠嚣张跋扈,私生活极其糜烂,可是却没想到,这家伙能荒唐到这种程度。到是那混混一听陈太忠这么说,伸手又按住了张敏的肩膀,不让她乱动,还准备随时出手再捂她的嘴。

林源脑子里转悠半天,才苦笑一声,“陈主任,我再给您加五个。数,您看成不成?您放过小敏吧。

“你说了半天,也就说了这么一句人话。”陈太忠终于面容一整不再笑了,对方若是肯应承下来,他大耳光子早就上去了,你腐蚀国家干部还上瘾了?“就那俩条件,答应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林源的脸色,登时就苦得不能再苦了,心里却是在暗暗地盘算,这家伙是跟我索要小敏未果,才恼羞成怒不要钱了,还是一开始就是在戏弄我?

可是。真要把小敏交出去?那怎么可以?

“现在。把你财务章交出来”陈太忠才不管他怎么想的,手一伸。“车钥匙给我,还有你那两套房子的钥匙。都给我拿过来”回头把房产证给我带过来。”

“陈哥。没接科委的活儿以前,我也攒了一点钱啊”林源期期艾艾地解释。“这些东西有些是拿我以前挣的钱买的

“我管你拿什么钱买的呢?”陈太忠冷笑一声。“桑塔纳两千顶五万,凤凰的房子也顶五万,素波的,,给你个。面子,顶八万,”

林源听的早就话都说不出来了,到是那俩混混相互交换个眼色,看看人家陈主任,这才是正儿八经的黑道啊小二十万的簇新的桑塔纳,就只值五万!

“五万、五万、八万加六万,,才二十四万”陈太忠琢磨一下,遗憾地砸吧嘴。又斜着眼睛看林源一眼,笑着点点头,“剩下的,你卖血还吧。一天还不完,一天不算完。

这话是笑着说的,可是听得那俩混混都身不由已地打个哆嗦,剩下的卖血还?这这这,,这陈哥牛到没边儿了。

“陈主任。以后我真不敢了”林源只能放低姿态赔小心了,“求求您看在我姐夫面子上,,饶我这一遭吧。”

“我看你姐夫的面子?你做这种事的时候。想到我的面子了没有?。陈太忠冷笑一声,抬手拨个电话,不多时铁手就带了一票人赶了过来。

“铁手。这家伙欠我一点东西陈太忠觉得自己为这件破事耽误的时间太多了,交待完毕站起身来,“要出来的钱,分你一半。”

“帮陈哥要钱,我怎么能收钱呢?”铁手笑着答他,满是横肉的脸上居然做出了一个很夸张的谄笑,这表情又看得那俩混混暗自心惊。

铁手是什么人?是跟常三齐名的主儿,势力大得惊人,在凤凰的道儿上又是实打实的老字号,都说陈主任吃得住铁手。可这哪儿叫吃得住?根本就是生杀予夺的感觉。

这俩正惊讶呢,就见陈太忠转过头来看他俩。“让你收你就收,别跟我叽歪,,我说,刚才好像有人,说我家大人不会带孩子?”

“嗯?”铁手的目光就扫了过来,甚是不善的那种,他身后的几个。打手也是齐齐地眼睛一瞪。

“陈”陈哥,我错了,我有眼不识泰山”那位也机灵着呢,抬手冲着自己的脸上就是“啪啪”地几掌,力道之大令人咋舌,一边打还一边叨叨。“打你这张臭嘴。”

刚才陈太忠叫人冲茶也好,是叫人打人也罢,都是叫的另一位,这位心里就知道了,人家怕是不肯轻易地放过自己,这都是道上有了名的,“不近女色石红旗,宰相肚量陈太忠。”

陈太忠冷冷地看着他,等他足足扇了七八个耳光,才哼一声转身离开,随着身形的消失,一句话自门外轻飘飘地传来,“算了,不跟你一般见识。小。

见他离开。铁手才大喇喇地往沙发上一坐。脸一沉,小子,知道我是谁吧?”

“铁手哥。我是真没钱”林源的话才说了一半出来,两个大汉就走到他身后。一人一只膀子,像拎小鸡一样把他拎了起来,“想好了再说啊

陈太忠还肯顾忌一点他国家干部的身份。可是铁手办事根本肆无忌惮,张敏见状。悄悄地摸出手机想报警,却被一直盯着她的混混反剪了双手,“找不自在吗?”

“让她报警”。铁手不屑地哼一声,“陈哥的事情,王宏伟来了也得站一边看着”哥哥我是替天行道,追回流失的国家财产,弟兄们说,是不是这个理儿啊?”

众人轰然答是,讥笑之声四起,到是那个自己把脸打肿的混混低声嘀咕一句。“铁手哥,陈哥好像,,看上这个女人了。小,

“嗯?”铁手听得就是一愣,于是转头上下打量张敏几眼,又是冷冷一笑,“扯淡吧,连我都看不上的主儿,陈哥能看上她?嗯,,反正咱是办正经事的,狗墩,往日哥是怎么教你的?对女士要有并

混混都觉得自己在替天行道了,然而陈太忠才刚走出楼,那帕里的电话来了。“太忠,李秘书长网跟我通了一下话,说是有个辉煌家私的苏总在凤凰,想请你别为难他

四章手莫伸

综合处就归李正先副秘书长分管,是以那帕里有这么一个。电话。

“唉。老那你不知道我遇到什么事儿了”陈太忠叹口气,将事情解说一遍你说这还反了他们呢,挖我的墙角,倒是有理了?”

“唉”那帕里叹一口气,沉吟一阵才发话,“老李怎么说也是我的领享,他让你不要为难姓苏的,这样吧,他要不招惹你,你就给老李个面子,行不行?”

陈太忠听得出来,老那对自己采取如此激烈的手段,也有一点不以为然要不然那处就该表示支持了,一时间他有点心灰,我不采取激烈手段防患于未然,非要等事情恶化、科委糜烂不堪的时候,再出手收拾吗?

“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他悻悻地挂掉手机,转眼四下看看,发现那苏总正坐在一辆素波牌照的本田车里。拿着手机哇啦哇啦地在说什么,手是走上前,伸手敲一敲本田车车顶。

那苏总一见是他,由于心中有气就有意怠慢。也不摇下车窗户也不开门,自顾自地讲着电话,陈太忠一看乐了,转身就走,一边走一边摸出手机拨号。

苏总只当是对方受了李正先的压力,来跟自己交涉的呢,所以就拿起了架子。其实李秘书长跟他的关系也就是那么回事,否则的话,早就把家具的事情帮他落实了,还用得着他来凤凰找林源?

可是。苏总觉得省委副秘书长牛逼不是?见陈太忠离开,他还以为对方挂不住,在那儿拿糖呢,不成想人家施施然上了一辆桑塔纳车,插上车钥匙就要起步了。

直到这时,苏总有慌了,也顾不碍手机正在通话了。放下车窗户大喊一声,“喂。你敲我的车,有什么事儿?”

回答他的。是桑塔纳急速启动,转眼就消失在了公路上给你脸你不要,跟我装逼?

苏总这下为难了,坐在那儿开始发愁,他刚才看到铁手一干混混来了,就猜到肯定是奔着林源去的,心里要说不担心是假的,当然,他担心的不是林源不做助力车厂的买卖也扯淡。可是,张敏一个弱女子在人家手上呢不是?万一出点砒漏,真的会让人很痛心的。

可是朗竹泠李正步打电话吧,又不合适了,倒才卓秘书长说得很明口“”陈太忠啊”你放心,我打个电话,只要你不惹他,他不敢把你怎么

而现在,人家显然没把他怎么样,可是他担心张敏不是?苏总心里这个悔啊。实在没办法说了,刚才我为什么要装逼?他正后悔呢,一辆警车呼啸而至。

车上跳下几个便衣警察来,闹哄哄地往楼里走,苏总一看高兴了,人具警察来了。说不得跳下车,吊在这帮警察后面走了进去。

警察们是听林源公司隔壁的人报的警,说是这里有混混闹事,不过进来一看是铁手在场,就有点头大,“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要钱呢,不关你们的事儿啊”铁手也是蛮横惯了的主,瘟神的名气响,他自己的名气也不差,“谁吃饱了撑的,报警

“警察同志,他们要绑架走我朋友”张敏及时发话了,知道她可能是陈太忠看上的人,混混们真没敢对她怎么样,可她偏偏要强词夺理,“他们,,还对我动手动脚。小,

“陈太忠怎么就看上你这么个烂货呢?”铁手火了,“妈逼的老子对你动手了?就你这骚样,白贴二十万老子都硬不起来!”

“陈太忠?”警察们一听,齐齐地噤声了。铁手看着郁闷了啊,陈哥你比我强点也就算了,强这么多,哥们儿我再怎么混呢?

不过。既然已经是这样了,他倒也不怕把事情原原本本地交待一下,“警官你们说说,这种钱我不能催吗?陈主任把事情交待给我了,我也不能让他失望不是?”

“自作自受,活该”带队的警官听完了。哼一声,警察们或者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是明辨是非的能力还是有的,这年头人心是杆秤,不关自己事的情况下,谁也愿意公道一点。

揩公家油还指着警察解救?这也欺人太甚然,若出手的不是陈太忠。警察们倒也不介意插一扛子,可是既然涉及到了瘟神,大家还是回避一下比较好。

“喂。警察同志,请等一下”见警察们转身要走,苏总发话了,他听明白了原委,一时也有点后悔自己强出头。不过该说的话,他还是要说的,他一指张敏,“这件事情不关这位张女士的事儿,你们让她跟着你们走好吗?。

带头的警察回头看一眼铁手,明显地犹豫了一下,铁手不屑地哼一声,下巴一扬;“行,我给哥几个面子,走就走吧。陈哥要是怪罪下来,我扛着。”

“他们要非法拘禁我!”林源一看大家都走了,着急了,爷不管身边就是铁手,大声地嚷嚷了起来,“警察同志你们不能见死不救啊。”

“哼”带队的警察不管不顾地转身而去。其他人跟着往外走,最后一今年轻的警察终是沉不住气,冷笑一声。“陈太忠的钱你也敢动”这不是我们见死不救,你自己非要找死,别人救得过来吗?”

“陈哥出手,其实很大方的”铁手哈哈大笑。用嚣张的笑声欢送人民警察的离去。

“再想一想办法吧”跟在警察后面,苏总伴着张敏出来了,一边走一边安慰她,“这件事里啊,林总是有一点不对的地方”这就是不着痕迹地挖墙脚了。

两人走到本田车前,登时傻眼了,本田车的四个轱辘软趴趴地瘫在地上,不知道哪个缺德家伙,把车胎扎漏了。

“这是哪个混蛋干的?”苏总气得差点没跳起来,警察们回头看一眼,也懒的管。倒是带队的警察跟不远处一个小个子打个招呼,“哈,小董你怎么在这儿?”

“我这人。出现在哪儿都很正常啊”。回话的自然是联防队员小董了,他笑嘻嘻地一摊手,“这不是正找饭辙呢?齐曲可怜我一下?”

那齐警官再回头看一眼趴在地上的本田车。心里就是一声长叹,这瘟神还真是小肚鸡肠啊,居然叫小董把人家轮胎扎漏了。

他知道小董跟陈太忠关系不错,当然就猜出因果来,于是看着小董的眼神,就有一点怪异,“董总,要请也得是你请客啊,听说你现在搞了一个电脑公司,很红夫的啊。小。

“那是给人打工呢,齐哥您别埋汰我了。”卜董脾气好,见谁都是一副笑脸,“要不这样,您出菜我出酒”对了,您这走出任务呢?”

“唉。别提了”警官顺口答他,顺便就上了小董的破面包车,两辆车一前一后就那么扬长而去,根本不管后面那一对年轻男女。

苏总见张敏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的车发呆,苦笑一声,“唉,先找个修车行吧”一边说他一边向公路一方走去。却不防张敏拽他一把,低声嘀咕一句。“苏哥,关键是我那辆车,都是小源帮我买的啊,你一定得帮帮他。”

“他自己做下这种事,惹了这样的人,我怎么帮他啊?”苏总哼一声,心里却是不无喜悦,为了掩饰这份心情。他又看一眼自己的车,沉重地叹一口气,“唉,先找地方修车吧,这凤凰的治安也太差了,

没过多久。王宏伟也是一声苦笑,他正在跟来的青旺市副市长聊天呢,就收到了这样的消息,“陈太忠这家伙”真让人没得说,他要做了纪检委书记。怕是没人愿意来凤凰当官了。”

青旺市副市长车建国是他党校同学,两人私交一直不错,听到这话,奇怪的发问了,“科委的陈太忠?我听说他跟范如霜关系不错,他怎么了?”

“得。你看,连你们青旺的都知道他了。”王书记又是一声苦笑,“这家伙,还真的什么时候都不肯消停”

不肯消停的事儿多了,在陈太忠的授意下,铁手并没有将林源“非法拘禁”起来,榨出了一些东西之后,就将他放走了,当然,必要的监视肯定是有的。

这下,林源连房子都没有了,只能回父亲家跟老爹住在一起,谁想,约莫是晚上九点来钟,噼里啪啦一阵乱响,房子的玻璃被人用石块砸了个稀巴烂。

现在是仲春了,但是夜里还是有寒气的。林家父子的惨象,那也就不用再形容了。

陈太忠吩咐人干这种事的时候,正陪着钟韵秋和白市长聊天呢,听他这么交待。钟秘书脸上泛起一丝不忍来,“太忠,那个林源的老爹。年纪应该不小了吧?这不关他的事儿啊。”

“我管关不关他的事儿呢?”陈太忠哼一声,“我就要让那些敢乱伸手的家伙明白,手莫伸小心殃及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