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3章 泼妇1644章无处可逃

1643章泼妇 1644章无处可逃

对陈太忠的鲁莽行事,吴言却是表示出了谨慎的赞赏“现在不是楼连无辜的年代了,但是有些人,拉拢腐蚀干部下水,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

她本来就是党委口上的干部,虽然主管的横山区不大一丁点儿,但是听到的看到的例子实在太多了,对这些在法律边缘游走的行为,真的是深恶痛绝。

虽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干部自身的素养才是关键,可是若世界上少了这些挖空心思削尖脑袋诱人犯罪的家伏,社会风气又何至于糜烂成眼下这个样子呢?

得了白市长的夸奖,陈太忠更得意了“嗤,要不是为了科委的名声着想,孔祥荣一家我也不会放过,这次我不想闹大,算是便宜老孔了。”对陈某人千锤百炼培养出的大局感,吴言也表示赞司“我一直担心科委发展得过快过猛,控制不住的话,哪一天没准要出大篓子,现在看来你把握局面的能力很强,所以从某一点上来说,这件事算是好事。”

“可惜啊”陈太忠听得就是长叹一声,然而,这叹息只是他得瑟的一种方式,唉,我这种斗争方式,不具备可复制性,只能在科委内部使用,别人想学唉,他们也学不来啊。”

“少臭美了你“白市长令完他,就该打击他了,她紧一紧睡衣的领口,白他一眼“你这种另类的行为用得多了,芯然会不见容于官场,不见容于同事,这是一柄双刃剑”太忠,以后做这种事,千万要慎重,你再厉害,能同所有人为敌吗?”

“你就不想一想,蒙书记很厉害了吧?他是因为什么原因,才不得不选择离开天南?”

“你说的有道理”陈太忠怪悻地点点头,然而,道理归道理,感情归感情,他并不认为自己在这件事上应该慎重,不过姓林的敢在我眼皮子下面动手脚,这不是给我上眼药吗?我要不好好地收拾他一下,别人只当我的脸是可以随便打的呢。

“唉,你也就是占了这个理啊,别人才不会说什么”吴言太明白这里面的道理了,按理来说,公愤这种东西是该排在私人感情前面的,然而,事实却恰巧相反,你有了私人出面的理由,证明你不是针对大多数人来的,别人才不会因此跟你计较。

“不说这些了,闹心”陈太忠探手揽过她的身子,温柔在她脸上亲吻着,白市长身子一软,刚要闭上眼睛细细地体会这份温馨,却不防听到自己的秘书“眼儿”的一声轻笑。

嗯,她探头向身侧一望,才发现自己情郎嘴上在亲吻着自己,另一只手却是跑进了钟韵秋的睡袍下摆处,在里面不住地活动着,看那睡袍坟起处,就是小钟大腿根部附近。

见自己的秘书满脸通红,显然是在极力遏制着出声的**,白市长恼火了,眼睛冲着陈太忠一瞪“我说这种时候,你能不能专心一点啊。”

“可是她的腿摸起来很舒服嘛”陈太忠嘀咕一句,天热了起来,钟韵秋为讨他欢心,在欢好时总是穿上丝袜,睡觉时都不脱,今天就是一条蓝色网格拖袜,是他从已黎顺回来的。

可也奇怪,这丝袜就是穿在钟韵秋腿上让他感觉舒爽,或者,是她的腿部的肌肤相较别人,略略韦腴了一点的缘故吧L像唐亦壹那两条长腿,不着丝猿也依旧让人**。

见吴言不高兴了,陈太忠笑一笑“要不,你以后也穿丝袜吧,我喜欢你穿黑色的丝稀。”

他的本意,是调笑她是白虎,黑白相配相得益彰,谁知吴言的脸登时一沉,亏你想得出来,我一个旨市长,上班穿黑色丝袜?”

啧,你倒跟我摆起官架子来啦?陈太忠翻翻眼皮,就有些不乐意,吴言见状,不无遗憾地撇一撇嘴,算了,在家里穿给你看吧“…、钟,你那儿有新的黑色丝袜没有?”不用了,你什么都不穿才是最迷人的,呵呵”陈太忠发现了她的委屈,说不得哈哈一笑,一把将她扑倒“韵秋过来,帮着按住你的领导””听着两个截然不同的命令,钟韵秋轻咬着嘴唇琢磨一下,还是转身走了出去,不多时又走回来,手上却是拿了一雷未开封的黑色丝袜。

陈太忠正跟吴言打闹得不亦乐乎,白市长的睡袍胸襟大开,两只小,白兔顽皮地跳动着,见她进来,陈太忠登时哀叹一声“这…官场习贯都进家了。”

“当,那当然了,小钟是我的秘书”吴言得意洋洋地白他一眼,直起身子就去拿那拖袜,也不去管大开的前襟三个人**裸滚做一处不知道多少回了。

下一刻,她发出一声低沉的惊叫,什么还是闪格的?小钟你也……”一官场习旧进家,可也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溜回自己的房间,刚刷完牙,门铃就响起,他一看表,有点奇怪,才七点””这一大早的,谁啊?”

他州要开门,总是觉得有点蹊跷,说不得打开猫眼看一下,嗯?门口两个人里倒是有一个熟人,昨天见的刁钻女人张敏,另一个是四十多岁的女人,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找谁啊?”

“陈主任,阴渐啊,我是孔祥荣的爱人林洁”女人,开口,陈太建之之元反应过来了,她跟林源长得确实有那么三分像,不过一个是女人一个是男人,年纪又差了十来岁,一时也没认出来二你这还没完了?”陈太忠火了,昨天他就接了林洁好几个电话了,都是二话不说就直接挂机,到最后他见了那号码直接拒绝接听,今天倒好,找上门来了?

“有什么事儿,去单位反应,啊?”他不想开门,这可是横山区委区政府的宿舍,要被人传出小话去,半天之内就能传遍整个横山区基层,陈某人虽然卓尔不群,算是罕见的不怎么在意物议的干部,但是为了这俩女人不值得嘛。

“陈主任,我要找你反应情况啊”林洁的声音大了起来“孙小金打击报复我爱人,我要向组织揭发这个家伙的小人行径。”那你去市纪楼委揭发去,我不受理这些”陈太忠一边隔着门回答,一边穿裤子“跟你说啊,不要总在我门口堵着。”对林源的行为,林洁比孑」祥荣清楚多了,她怎么敢去市纪检委反应问题?眼见陈太忠连门都不开,她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这还是共严党的天下吗?打击报复……,没人管了啊~”很显然,她用的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伎俩,陈主任你管不管?

不管的话我就在横J区宿舍折腾,搞臭你的名声。

靠,老虎不发威,你还负当我是病猫了?陈太忠火了,系好皮带之后,怒气冲冲地打开了门“你俩,赶快给我滚蛋,别以为我不打女人。”林洁也知道陈主任的操蛋脾气,不过,她不是没办法了吗?只能采取眼下这一招,眼见对方怒气冲冲地开门出来,吓得登时就是一愣,不旋踵又放声夫哭了起来“你不看我的面子,也要看小张的面子啊””这不是讹人吗?陈太忠哪天中午还不知道那女人叫张敏呢,也是后来跟铁手通话的时候,铁手说陈哥您看上的那个叫张敏的女人太操行,兄弟我见不得她,把她放了陈太忠这才知道,自己试探的话被人当真了。,哈,有本事啊,屎盆子扣到我头上来了?”陈太忠不怒反笑,一猫腰就去抓林洁的衣领“我让你知道对我撒泼的后果”他的话还没说尧呢,他对面的房门开了,那儿住的是前区人大的于惠主任,于主任已经退了,但是级别在这儿摆着的,分一套房子很正常。

“小陈你这是搞什么呢?一大早乱哄哄的”于主任在猫眼里看了一阵了,他跟陈太忠虽然是邻居,不过两人还真没什么来往,眼见对面唱了这么一出戏出来,也说不得出面帮腔一下了“有什么事儿家里不能谈吗?”“于主任,要锻炼身体去?”陈太忠见他拿着手里拿着长剑,笑着点一下头,随即脸色一沉,我还真不想让她俩进家,屁事儿都没有,就想让我冲谁的面子,这进了家还了得?我跟你俩有什么关系吗?

一边说,他一边抬脚就向林洁踹了过去“泼妇,滚开!你挡住于主任的路了…”咦?于主任你拽我干什么?”于主任虽然六十多了,但是身体很棒,手疾眼快地拽陈太忠一把,陈某人的一脚登时踹空,“小游,他不合适去你那儿,来我家说,我给你作证,这总可以吧?”你给我作证?那敢情好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他也不想把事情搞大,成为别人的笑柄,别看眼下楼道里静悄悄的,谁知道有多少人耳朵贴着大门悄悄听好戏呢?老主任的话,“小陈我一定要听的。”!膊章无处可逃既然是处长楼,两家的格局是差不多的,三室两厅九十多平米,不过于主任家比陈主任家挤多了他有三儿一女。

他大儿子结婚了,可是夫妻俩没人有时间带孩子,就丢给了退休的老两口,当然,大儿子大儿媳常出现也是必然了。

于家大女儿出嫁了,倒是没什么,但是二儿子尚未结婚住在家里,三儿子上的是凤凰大学,不但周六周日是要回家住的,还是今年毕业,眼下就差拿毕业证了,这房子不紧张才怪。

当然,陈太忠对这些不感兴趣,他现在想的就是怎么尽快脱身“有话快说,再这么折腾,那我只能把市纪裣委的找来了,自己考虑后果啊。”

林洁偷偷看于主任一眼,于主任见状若笑一声“我要不是退休了,才懒得管你这事儿,行,我离远点,你们快说啊。”林洁这么折腾,也是有原因的,敢情孙小金这次是大张旗鼓地搞起来了,从科委的房地产公司抽调了两十正式在编的保安,把孔祥荣带到了一家小旅店,让他认真交待问题。

也就是说,到晚上孑祥荣都没回家,当然,这算不算“非法拘禁,就是另一说了,关键是林洁得了别人的授意,知道孙书记这么做明显是意图不善。

孔祥荣做为助力牟厂的厂长,在厂子建设期旬,手里权力不算小,孙小金也曾经找过他为某些人关说过、人活在世界上,总有这样那样推脱不过去的关系。

不过,大抵是纪检书记这牌子不够响,孔祥荣也没怎么太买账,哗缨他头F只需主任就十个…呢,所以眼下的局面,林洁就设遁沁孙书记有打击报复的嫌疑。

老爹、弟弟那边出事,她也是知道的,但是没法管了顾不上了,可老公这边是家里的顶梁柱,她不争取不行啊。

“要相信党,相信组织”陈太忠听完,轻飘飘地撂下这句套话,站起身转身走人“话我就撂到这儿了,你要再敢跟我玩儿这一套,你儿子就得考虑保重身体了啊。”他这话说得声音挺大,于副主任都听到了,心说这小陈真是个混人,做事也太霸道了,等两个女人哭哭啼啼地离开,于主任的老伴轻声嘀咕一句“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这样?”

“这样就不错”于主任看自己爱人一眼”贪污受贿的有理了?还敢跑来折腾要是我年轻四十岁,照样是小陈这样处理问题。

他是老一辈人的心态,见不得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由于他一辈子都没有伸过手,家里孩子又多,这房子虽然是福利分房只花了八万,连装修什么的一共十三四万,他也是咬紧牙关才把钱凑到的。

行了,昨天晚上谁后悔在位的时候没贪点来着的?”老伴知道他的毛病,瞪他一眼“你怎么不跟陈太忠说说小四的事儿?”看他今天这脾气,我怎么说?”于主任叹口气“唉,下次陈太忠回来,又得是三天以后的事儿了,希望他不要再出差吧”陈太忠当然不知道自己的作息卜律都被对门看在了眼里,他回到家中琢磨一下,还是给孙小金打了一个电话,把林结的动向说了一遍。

虽然他是抱怨那俩女乒的口气,可是孙书记听明白了,这是陈主任婉转地问自己,你为什么整这么大动静呢,说不得苦笑一声“太忠,你说我不吓唬吓唬老孔,他会老实说吗?”陈太忠听得登时无语,心说确实是这个理儿啊,老孙虽然是拿了鸡毛当令箭了,但是不做出一垦泰山压顶的架势出来,孔祥荣一定会心存侥幸的嘛。

这甘卜事到此还没有结束,两天之后,铁手接到了小弟们的报告“那个林源,跑路了。”这两天,混混们把林源折腾了一十不亦乐乎,不但把办公室的电脑、桌椅和铁皮柜什么的统统搬走抵债,甚至把林源州给老爹买的二十九寸电视也抱走了,就这还每天不放过他,吊靴鬼一样地跟着。

结果今天一大早,混混们照常上门,发现林源不在家里了,于是四下搜索,发现床底下有一根湿床单搓成的体子,敢情林源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折磨,大半夜地从三楼窗户缕下去跑路了。

“混蛋,给我找”铁手这下火了,交待完小弟,心说陈太忠不让我们关人导致了这种结果的发生,那就有必要告他一声,姓林的跑了,他也不能全归罪在我身上吧?

此刻的林源,真的是后悔极了,因为他已经知道,自己的姐夫也被科委的纪裣委“双规”了。

逃跑其实很简单,一点危险都没有,他虽然住的是三楼,但是一楼的门面房搭起了违章建筑,向向人行道伸出了一截去,其实就是算二楼,其旬最大的难处,反倒是用湿床单将自家窗户的防护栏绞出一个)

空子。

跑出来之后,他就找到了一个做生意的朋友,那朋友知道他遇到麻烦了,倒也够意思,根本没问他惹了谁,就将开车将他送到了自己一处房产这地方是此人往日包养情人的地方,知道的人少,配套设施也不错。

依着他朋友的意思,是要他尽快逃离凤凰,不过林源是真的怕了陈太忠的能量了,汽车站,火车站都不敢去,觉得打出租都不保险,说不得就下定决心藏身于此,等风头过去再决定行止、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二要说他的朋友,那还真是仗义,给他屋里搬来了方便面,罐头、水果和蔬菜什么的,加上家里储备的粮食,足足够他足不出户一个月。

一个人坐在家里,林源开始反思这件事了,一时旬真的太后悔了,不就是十五万吗?早知道当初还了人家钱,也不至于落到眼下这一步不是?

可是,我当时手头真的没有十五万,他开始纠结,这十五万让他拿来买车送张敏了,反正他能从姐夫那儿源源不断地得到好处,花钱当然就不知道节险了二我总不能把桑塔纳抵给对方吧?那车连手续下来十九万挂零,想到这里,他又开始愤懑了,就这么被铁手拿走了,抵了五万,这都是什么世道嘛。

我绝对不能就这么放过陈太忠,我要上访去、不过,该用什么理由呢?林源正胡思乱想呢,猛地听到门铃响起,身子登时就吓得僵住了。

天华不是说,这儿没几个人知道吗?就这一声门铃响,登时就吓得他魂不附体了,找陈太忠算后账等念头,也统统被他丢进爪哇国去了,连呼吸都屏住了。

停了好半天,门外没什么反应,是错觉吗?林源州想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看一看,不成想门铃又响起来了,吓得他登时又不敢动了。

不多久,第三声门铃响起,然后一个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林老板,事不过三啊,兄弟们的礼节到了,你要是再不阴尹我可是要砸门了。”

林源一听,魂儿都飞了,他听出来这位是谁了,铁手的得力打手狗墩,这两天就是此人带着他到处催钱呢,这家伙真的不是玩意儿,别看丫嘴上说得漂亮,一句话不对,大耳光子就上来了,根本就不是个讲理的。

他悄悄地跑到窗口,透过薄薄的纱帘向外望去,一眼就看到楼下一辆面包车旁边,两个混混正双手插兜,吊儿郎当地冲自己的所在的房旬笑着,那亮晶晶的牙齿在清晨阳光的照射下,竟然露出了择人而噬的森森寒意。

完了!林源心里一声哀叹。

门口传来狗墩粗豪的声音“让开让开,家伙来了林老板,最后一次机会啊,你也知道,老哥我的脾气不是很好”

“唉”林源长叹一声,走到门口打开了腐门,直勾勾地看着对面的狗墩“你是怎么找到这儿的?”

“让你小,子再跑!”狗墩抬腿就是一脚,不过,也就是这么一脚,旋即洋洋得意地看着对方“告诉你小子,得罪了陈哥,你想跑都没地方跑。”

事实上,他也疑惑呢,自己把这小子失踪的消息告诉老大,老大不多时就告诉了自己这个地址,若不是他觉得有点没把握,州才就直接砸门了。

也不知道铁手哥这消息是哪儿采的?见到林源本人之后,狗墩心里也纳闷呢,这两天一直是我跟着这小子,没发现别人还跟着嘛这也不怪他,一般人怎么会知道神识”二字呢?陈太忠不让拘禁林源,当然是有道理的“墩子哥,这家里条件不心丝啊”他正琢磨呢,有混混称赞一声“家电不少,把它们搬走吗?”

“这不足我的房子,是我朋友的房子”林源心里正想是不是正华出卖了我,猛地听到这话,忙不迭出声劝阻“墩子哥,他是不知情的。”

“球毛的不知情”狗墩当胸给他一拳,想一想,还是摸出了电话,向铁手汇报一下人抓到了,嗯还有就是房子里面东西不少,要不要搬空呢?

铁手一听,也是愣了一阵,他州才打电话给陈太忠,汇报林源失踪的事情,谁想陈主任轻笑一声,磕绊都不带打地就说出了这个地址,他心里也纳闷着呢一陈主任怎么就知道姓林的跑到这儿了呢?

当然,他心里是比较相信陈主任的话的,是以狗墩才能这么快地赶到,但是,当听说真的抓住了林源的时候,铁手背上还是禁不住冒出了冷汗,果真是能者无所不能…,不过,这陈哥也太大能了吧?

“老规矩,打听一下屋主,然后看着办”愣了一愣之后,他哼一声“咱兄弟们办事,还有人敢插手,真是不知道死活啊。”屋主是谁?”听到狗墩这么问,林源确定了,敢情真的不是正华出卖的我,不过,想到有人躲在阴暗的角落里,直在默默地注视着自己,他只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一那会是怎样阴险的一双眼睛啊?

他这边一迟疑,那边狗墩的巴掌就抬起来了,这种时刻也由不得他犹豫“是我一个朋友的,宏大公司的王正华,做图书生意的。”王正华这也算点儿背,本来说是朋友落难了,他伸手帮一把忙,不成想被铁手找工门了,说不得出了十万块息事宁人、早知道林源这家伙得罪的是铁手,我才不管呢。

然而,最郁闷的并不是他,而是林源,铁手很是生气这家伙敢跑,跟陈太忠商量一下,就决定让他每天去科委上班”两小时。

此上班非彼上班,林源一到科喜,就得在大院子里跪着,跪一小时后,出门去找钱,下午上班再跪一小时,没人解释这人为什么会跪在科委,但是科委的人心里都敞亮着呢,这就是陈太忠对所有人的警告不怕丢人的话,你们随便乱伸手。

这种怪异现象持续了七八天,到后来传到了章尧东耳朵里,章书记为此特地给陈太忠打了电话“…小陈你胡搞什么,要讲个形象的,差不多就算了。”

他也只能这么劝一下,虽说小陈这样搞太不成体统,但是事情的因果在这里摆着,林源罪不至此,可若非如此,真的不足以震慑其他人,对付盘外招最有效的,就是盘外招。

遗隙的是,只有陈太忠有能力这么搞,章书记心里甚至有点可惜,事实上他早就从电信局局长那儿得到消息了,不过他就只当不知道反正这种事捅不到天上去,若不是后来有老干部看不过眼,觉得有点文革时批斗的架势,他根本不会打这么个电话。

孔祥荣在两天内就挺不住了,交待了一点问题,不过这问题也都是可追究可不追究的小事,于是,就在林源下跪的那天开始,科委接受了他病休的申请,通过会议表决,原计划发展处的处长张志宏做助力车厂代理厂长。

陈太忠这气儿是算出了,可是麻烦也跟着来了,没过几天,有人举着牌子跪在科委门口,牌子上面两个血淋淋的大字“冤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