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7章 宣泄1648章变化

1647章宣泄 1648章变化

一开始,陈太忠躲出科妾就算安生了,反正他还兼着招商办的副主任呢,可是几天之后,招商办也不安生了,年轻的副主任实在没办法,只能到处乱跑。

杨倩倩听到这里,只笑得娇躯乱颤,好半天才停住笑声,幽幽地叹一口气“这么说来,你也是被逼无奈了。”

“雷锋死了好多年了,我也没那觉悟”陈太忠悻悻地嘀哦一句“要不是那家伙找到了我家,又有我老爸老妈说情,我真的直接扔他到马路上。”

“哈哈,还是太忠你名声在外,这种事就没人来找我”杨倩倩才待继续开玩笑,见他神色不豫,终于止住了笑声,接着皱一皱眉毛,长长的眼瞪毛抖动两下,“其实你管得对啊,这事儿也太不公平了。

“问题是,现在这种不公平的事情太多了,我管得过来吗?”陈太忠翻一翻眼皮“社会转型期间,是要有阵痛的,痛啊痛的,痛习惯了不就好了?”

,你怪话还真多”杨倩倩在高中时跟他接触不多,却也知道这家伙说风凉话很在行,这一刻,她已经忘记了干爹要她做出劝解,而是很认真地跟他探讨了起来。

“咱们帮不了太多的人,那帮好身边的人就行了,好事做不了多少,那就关照好身边的人,起码,你这次帮这个张迈,就让你的父母亲很快乐,不是吗?”

“你说得轻巧,帮人的同时,就意味涛得罪人,那么多人,我得罪得起吗?”陈太忠哼一声,“要不换你试一试?”

杨倩倩终于沉就了,好半天才粲然一笑“好了,不说这个了,我一直以为你打定主意要做陈青天呢,既然你能这么想,我也就放心了。”

放心种?陈太忠听到这话,心里就生出了一丝感动,终究是同学啊,许久不见了,她心里还是在惦记着我,为我担心。

,中午有时间没有?”他笑着出声相约“一起坐一坐吧,有日子没见了,好好唠唠瞌。”

“中午?”杨倩倩犹豫一下“中午算了,还是晚上吧,今天周末呢,然后一块儿去唱歌?”

“行啊”陈太忠点一点头,以他现在的情商,自是能看出杨倩倩对他颇有好感,加一把劲儿就能拿下的,不过,小杨终究是自己的同学,而且又是本分人家的孩子,他一时有点不忍心下手哥们儿我给不了她什么。

可是就这么放过吧,他还有一点不甘心,而且,她真的一直在等待着我的承诺,这么伤一个女孩儿的心,好像也是不应该的,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怀着这种纠结的心情,他离开了机关事务管理局,然而下一刹,一个更让他纠结的消息传了过来,高云风打了电话来“定下来了,就是蒋世方来天南,蒙老板大梭就是四月底五月初走人。”

陈太忠笑一笑,挂了电话,心里却是说不出的滋味,他知道这个消息已久,但是真的这一天到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并不能像想像中那样淡然。

就这么胡乱地在街上走着,不知道走了多久,他才抬手给那帕里拨了一个电话,“老那,什么时候动身?”月底”那帕里笑一声,那处长当然知道保密制度,但是蒙老板的行踪,实在没必要向太忠保密“还说找你喝一喝践行酒呢,你小子不声不响地跑回凤凰了。”

“你放心,我会去的”陈太忠笑着接了电话,心里有点微微地不爽,老那你都要走了,也不知道跟我说一声,结果我这消息还是从高云风那儿得到的。

不过再想一想,他也就释然了,现在离月底还有一周时间,自己又跟蒙艺走得极近,那处长是个沉得住气的,这种早就知道的消息,眼下不过是确认了而已,当然也就无需太着急通知自己。

倒是高云风,得了消息就要禁不住跟自己说一下,想到这个,陈太忠的心情一时间就好了不少,虽然风云变幻,可是每个人还是按照自己的性格和习惯去做事,天也没塌下来不是?

然而,这消息的传播,远比他想像中的还要快,因为晚饭的时候,杨倩倩居然也提起了此事。

杨倩倩不是一个人来的,她还带了两个人来,是段市长的儿子段宇轩和段宇轩的女朋友秦嫣,小秦长得文文静静的,个子挺高身材不错,不过相貌只能说是中上,皮肤也有些微黑。

段公子毕业后分到了省建委,今天周末,就带着女朋友回家来住一宿,听说杨倩倩要跟陈太忠吃饭,就跟着一起来凑热闹。

“听说蒙老板要走了”说实话,他不太喜欢谈政局,不过做为体制里的人,这么大的事情,不谈一谈也不太可能“太忠,你不跟着走?”

,我倒是想跟着走呢,蒙老板不要我”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嘴里胡说八道着,“人家嫌我没文化,给他丢脸呢,唉,这辈子也就是窝在凤凰的命了。”

“你少跟我瞎扯”段宇轩哼一声,毫不客气地斥责他“是你自己不想去吧?大家都说蒙老板对你,真的是没说的了。”

段公子的性子,介于高云风和许纯良之间,人是比较稳重,但是情绪来了,倒也不那么迂腐他和秦嫣的关系,就是在他的坚持下才确定的,当时好悬没把段市长气死,却是便宜了陈太忠,凭空落了,个政法委书记。

我对他也没说的了,陈太忠心里暗暗回一句,头却继续摇一摇“他去碧空,能带几个人去?蒙勤勤都轮不上,哪里轮得到我?。”果然是去碧空”得,段公子这消息渠道实在不怎么样,知道蒙艺要走,却是连人家要去哪儿都不是很确定,居然来了这么一句。

陈太忠心里正鄙夷他获得消息的能力呢,不成想段宇轩下一句就问得他有点瞪目了“那么,蒋世方真的要回来干省长了?”

我该说你消息不灵通呢,还是该说你消息太灵通?陈太忠被这两句话折腾得有点哭笑不得,不过转念一想他阴蜒泣甘来了,对天南官场而言,蒙故要离开,那就墨离极裂变有别的意思,天南以后没有蒙系了,至于说蒙艺会去哪里,很多人不会在意。

相较而言,谁会来做省长,这个问题却由不得大家不关切,所以,不能说段宇轩消息闭塞,只能说他得消息的那个地方,更注重天南官场。

人家不是没能力去落实蒙艺的下落,只是觉得没必要去落实,更没必要去传播这种消息,任你蒙艺曾经在天南风光一时,但是你已经过去了,那就是过去时了。

他正心里感慨呢,却冷不丁觉得肋下一痒,却是杨倩倩拿着筷子戳了他一下“你倒是说话呀,来的会不会是蒋世方?”

“你什么时候也关心起这个来了?”陈太忠讶异地看她一眼,再看一眼段宇轩,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敢情你们兄秣俩,今天是找我套话来了?”“我还用找你套话?”段宇轩不服气地哼一声,不过下一刻,他似乎也觉出自己的口气有点冲了,说不得笑一声“我是找你要贺市来了,我和秦嫣,十一就要结婚了。”

“那恭喜了啊”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却没注意到,杨倩倩听到“结婚“二字时,眼中有一抹黯然”掠而过“那我说了,确实是蒋世方,这贺礼我算是上过了啊。”

,你赖皮不赖皮啊?”段乎轩笑着打趣他“陈主任你好歹也是身家上亿的主儿了,一句话当贺礼,你真拿得出手啊?”

“真是蒋世方啊”杨倩倩的表情,就颇值得人玩味了,显然,她并没有段宇轩的城府深,有什么心思,都写在了脸上“干爹好像不怎么喜欢这个人。”

“这倒不是”事实上,段宇轩也没有那么世故,他只是把一些问题看得明白了,笑着摇头接话,当初党项荣跟他闹得厉害,而且,凤凰兜屁股追素波追得太狠了,蒋世方对素波这一拨干部就腻歪,这是他当时的立场决定的。”

几个人边吃边说,陈太忠是边说边琢磨,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反应过来一个事实,天南省官场的变动,随着蒋世方这个位置的确定,这消息如山洪暴发一般,再也没人能阻挡得住它宣泄的势头了。

来就来吧,有什么了不起的?陈某人在大多时候,还是个惫懒人物,笑着出声邀请“吃完了一起去唱歌,有个好地方,段宇轩你肯定还没去过。”

他说的是牛冬生干女儿搞的那个“一品香”那地方比较偏僻,消费档次也高,单论装潢,音响和基础设施,比幻梦城都要强很多。

四个人,算是两对吧,一起来到这里,坐了时间不长,陈太忠就发现,秦嫣不但相貌不如杨倩倩,歌唱得也不是很好,真是不知道段宇轩看上她什么了。

他心里正琢磨呢,冷不丁段公子悄悄对着他耳朵嘀咕一句“太忠,倩倩这么好的女孩儿,你要知道对惜啊。”

“鹏章变化珍惜我该怎么对惜杨倩倩呢?段宇轩的一句话,让陈太忠纠结了很久,这种感觉,很久很久没有在他身上出现过了。

若是段宇轩是得了段卫华的授意,才这么说的,那对他来说还真的不是什么问题,带了利害关系的行为,他是知道怎么处理的最起码他手里不缺变通方式。

可是很明显,段公子是很单纯地提出这个建议的只冲这话是在蒙艺要走的时候才说的,就知道他的目的没那么复杂,然而,正是这种太简单的建议,反倒是让陈某人变得不会处理了。

哥们儿这是入戏太深了啊,陈太忠猛然间发现,随着他对官场规则日渐熟悉,反倒是对普通人之间的交往技巧越来越陌生了,正应了唐亦蔓的那句话,思维官僚化了。

送了杨倩倩回家,就在赶向阳光小区的路上,他脑子里还在不住地琢磨着这个问题,进了别墅之后,却见丁小宁在叽叽喳喳地跟李凯琳说着什么。

见他沉着个脸,丁小宁主动走过来,笑着发问了“怎么了,有烦心事儿?”倒也不是”见到她笑靥如花,陈太忠不禁想起了初见她时的情景,当时玩仙人跳的小丫头也是如此一昏笑脸,然而眼下她的笑容中,少了一份阴郁却是多了一丝关心。

“呵呵”他笑着捏一把她的脸蛋,摇一摇头,把对杨倩倩的纠结甩到了脑后,看到小宁的开心,想到这个女孩儿生活因为自己而改变,他的心情登时好了许多“你们在说什么呢,这么热闹?”

“…小狐狸要我去当官呢”丁小宁笑着答他“她说当官很威风,我不当官可惜了。”

敢情,刚才通玉县县委书记徐自强给丁小宁来了电话,对她在藏华面前的关说表示感谢,还约了她合适的时候在素波见面,大家一起坐一坐。

要说减华这人,还真的有意思,以前对丁小宁的求助是打着官腔,对她的关说也没什么反应,眼下蒙艺要走了,在别人看来,陈太忠都失去了最大的靠山,喊市长反倒是热心起来了二前两天,喊华对徐自强表态了,还是挺坚决的态度“这件事里,你是负有领导责任的,不过,通玉县的形势发展到那个地步,也不是你一个人的错误。”

李凯琳正是看到丁小宁居然被一个县委书记感谢,心里这羡慕实在没法说了,于是就撺掇着小宁姐也去当官,在她想来,太忠哥不过是高中毕业就能当官,那么小宁姐初中轶学,也不算多大一点事儿吧?

陈太忠听得哭笑不得,有心说点什么吧,觉得实在无从谈起,只是重重地叹一口气“我总算是知道,为什么高胜利、蔡菩,朱秉松和蒙艺不让他们的子女进入体制了。”

在他的心里,自己的女人就跟他的儿女一般,都是别人碰不得的,当然不忍心看她们进体制里去,提心吊胆地生活,不但容易影响性情,而且她们长得这么漂亮,也太容易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和威胁了这官儿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当顿箕“我觉得学历确实不是问题,丁小宁却是不肯同意他这话,不过,她对自己的缺点也非常明白“我只是觉得,自己的性格不合适做官川,太忠哥,我说得对不对?”

“对对”陈太忠频频点头,心说以你这种爱憎分明的火爆性子,进了官场定然会撞得头破血流,到最后不是黯然离场,就是会改变自己的性格,变成一个橡皮脸的人“这个学历确实不太重要。”不成想,他这句话刚说完,李凯琳的的眼睛就是一亮,总算还好,丁小宁跟她相处得多了,一眼就看到了她的表情,说不得伸手捏一把她的鼻子“行了,你就别琢磨了,安心把你那个工厂搞好就行了,当官……你可是不行。”

陈太忠这才反应过来这两位在说什么,禁不住苦笑了起来,心说你们这俩小丫头也真敢想,李凯琳你居然也有进体制的打算?

不过,想一想王二华那种鸟人都能当了县局局长,他又觉得这也不算什么了不起的天方夜倒,…小李学习能力极强,真要当官,说不定真比很多人合适呢。

然而,现在说这些,却是不可能了,他笑一笑“蒙书记要走了啊,你们这些心思,还是都收起来吧,官有什么好当的?”蒙老大要走了?”丁小宁听得登时就呆住了,好半天才奇怪地发问了“可是徐自强说,盛华在他面前还夸我了哦,我知道了,一定盛华还不知道这个消息。”

他不知道?陈太忠哭笑不得地看她一眼,苦笑一声“我就知道,你是做不来官的。”

事实上,不仅喊华甲就知道了消息,连蒙晓艳都在第二天知道了自己的叔叔要离开,于是很罕见地在天还没黑的时候,就打电话给陈太忠,要他早一点过去。

“我叔坛要走了”蒙校长看起来情绪不是很高,任娇在厨房里忙着做饭,偌大的一个,客厅里,就他两个人。

“走就走呗”陈太只毫不犹豫地发话了,不过,看她情绪不高,还是坐到她身边,轻轻地一揽她的身子,柔声发话了“以前没他关照,你不是也活得好好的吗?现在你脸上也好了,更没有必要担心这个了川,反正有我呢。”

“我是担心你不要我了”蒙晓艳拿起他的另一只手,轻轻地咬他一口,抬起头再看向他时,眼中满是柔情、她当然知道,以陈太忠的暴烈性格,能像眼下一般说话,真的是太罕见了,心里顿时生出一些感动来。

男人是树女人是藤,蒙家的小公主就算泼辣,顽劣一点,最终还是摆脱不了那份女人心性,知道叔叔要走,她真的有点惶恐,不过还好,她眼下依旧有一个宽广的肩膀可依靠。

“我怎么会不要你?”陈太忠悻悻地白她一眼,终于掀开了一张底牌“要不是怕你们的校园闪后续的钱难要,我何必让这钱过一道科委?”

“敢情,你早就知道我叔叔要走了?”蒙校长眼睛一瞪,抓起他的手又是一口,这次却是非常用力了,痛得陈太忠倒吸一口凉气“我说,这是人手不是猪手,有你这么用劲儿的吗?”

“你和我爸一样,从来都把我当小孩”蒙晓艳怒视着他,当然,这也难怪,她这做侄女儿的不知道叔叔要走,反倒是太忠这个外人早早地就知道了,这让她心里很不平衡。

“就算你知道,也不会比我现在做得更好了”陈太忠能理解她的心情,反正他皮糙肉厚的,不在乎别人咬的“为了校园网的事情,我还跟你叔叔吵了一架。”

“我就知道,你心里是有我的”蒙晓艳不生气了,笑吟吟地拿起他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柔柔地看着他“还疼吗?”别跟我来这个”陈太忠假装打一个寒战“肉麻我印象中,你没这么温柔的吧?”

蒙晓艳知道,他是想引开自己的注意力,却是也没为这话着恼,笑嘻嘻地盯着他看了半天,才猛地爆出一句话来“唐亦莹比我温柔多了吧?”

“嗯”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一点头“你妈确实比较通情达理,就是人冷淡了一点。”

“我叔叔要走了,你的机会可是来了哦”蒙晓艳冲他诡异地一笑“我知道,你想打她的主意,已经很久了。”

“你这都是哪儿来的消息?”陈太忠不以为然地翻一翻眼皮,心说你这消息还真的不行,小费莹那早就是哥们儿嘴里的肉了。

“你要肯好好对我,我就帮你创造机会”蒙晓艳脸上的笑容越发地诡异了,也不知道她跟任娇在一起的时候,到底看过些什么东西,这邪恶的话也不是第一次说了,而且,一说起这个话题,她的身子明显地热了起来。

“咳咳”陈太忠咳嗽两声,道貌岸然地回答“就你这思想,也算是人民教师?我说,唐亦壹跟你有这么大的仇吗?”

“装,你就装吧”蒙校长伸手在他某个部位一掏“都硬成这样了,还敢说不动心,太忠,我现在想要了。”

“饭…饭快好了啊,、陈太忠抽一抽鼻子“你闻闻,多香呢。”

“再香的饭,也不如你好吃”蒙校长的眼已经红了,拉开了他的裤子拉链,释放出了昂扬的小太忠,穿着呢群的身子向他身上一跨二她已经急不可耐了,甚至都没来得及脱下去自己的内裤,只是将它拨到了一边,就轻轻地坐了下去,屏着呼吸上下动两下,直到完全吞没了它,才从鼻子里发出一声满意的长叹。

“饭好了”任娇拿着个铲子,头上包着围巾腰里系着围裙,出现在了客厅边上,下一刹,当呦一声铲子掉到了地上,你们两个太过分了”…这是在客厅啊,天还没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