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1章 研讨会1652章躺着也中枪

1651章研讨会 1652章躺着也中枪

田立平对雷蕾,其实不算陌生,戒毒中心的那档子事,一直让他耿耿于怀,倒不是说事情有多严重,而是田书记认为,自己被人算计了,属于无妄之灾,当然会印象深刻,牢牢地记住这个,记者。

然而,对于陈太忠和雷蕾能亲近到这十,份上,他还是有点略略地吃惊,不过,这并不是田书记的观察能力弱或者说想象力不够,实在是对他来说,这种事根本不值得去琢磨,操心这种小事,是对纹法委书记脑细胞的浪费。

可是眼下情况又不一样了,陈太忠跟那女记者关系暧昧,而那女记者又是自己女儿的好友,他就觉得有必要过问一下了。

田甜犹豫一下,脸能说的事情说了一通,通常情况下,父女关系和母女关系不一样,田书记家也一样,女儿是妈的小棉袄,有些不合适说的话,她就不能说了以田书记的智商,也不需要她把太多的事情交待明白。

说到最后,想起今天州到那别墅见到的女人,田大主持终于愤懑了“这个陈太忠太过分了,爸你可是他的长辈呢,你看看他做了点什么啊?”

“什么?不过是一个小女孩儿而已”田书记跟自己的女儿说话,却是没那么多顾忌,他笑一笑“他只是想巩固一下和你老爹的关系而已,不过是没想到你会去就是了。”

“那我要是真的没去咙?”得,这下田甜连自己的老爹都质问上丁。

亏得你是我女儿,要是小强敢这么问我,我非大耳光子抽他不可,田书记不满意地哼一声“反正你去了,还问那么多做什么?”

他倒是不方便说你要没去就更合适了,那样便于我接近陈太忠,可是,话总得说明白了不是?”应酬…那是应酬,你懂吗?光知道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不知道你老爸活得多辛苦。”

这话旧甜当然懂,她只是一时接受不了自己的老爸也是那种人,不过,听到这样的解释,她也不合适再为老妈抱打不平了,说不得咬牙切齿地嘀咕一句“陈太忠和雷蕾,绝对不是应酬”手,他也不知道在您面前收敛一点……”

“他为什么要收敛?”田书记被自己女儿的话逗乐了,下一刻,他探手拍一拍女儿的肩膀“甜儿,老爸纠正你一十,错误的认识,做官做到陈太忠这一步,男女关系的问题,绝对都不算问题了,他可以栽在任何一件事情上,但是不包括这个。”

“我可是记得,十几年前严打的时候,因为流氓罪被枪毙的人不少”得,田主持还跟自己的老爸叫上真了“就这短短十几年,风向就一百八十度了?”

“呵呵”田立平笑一声,身子向后座上一仰,也不回答,直到车驶进市委大院的时候,才轻哼一声,“今天的事情,不要跟你妈说。”

“我知道了”田甜气哼哼地回答一句,踩离合点刹一下,车缓缓地停住了“今天我不回家了,我去我妈的房子那儿住。”

“嗯,下雨了,路上小心”田立平也没在意她的情绪,而是坐在那里不动了,好半天之后,田甜扭头看一下自己的老爸“爸,已经到家了啊。”

“哦”田立平洗然大悟地直身,笑了起来,他还等着秘书开门呢,却忘了今天坐的是女儿的车,一边笑一边推门,“对了,你跟那个雷蕾处好一点关系,…小陈这家伙,关键时候很能爆发点能量出来的。”

他下车了,可是田甜不知道自己的老爹为什么发笑,一时就有点迷糊了,愣了好一阵才悻悻地开车离去,一路上还在琢磨,老爸这是想说什么没说吗?

初来的蒋省长是比较低调的,然而这不代表其他人也低调,比如说蒋省长的女儿蒋君蓉最近就活跃得很,居然连科委的创新基金研讨会都参加了。

蒋主任现在已经不在素波招商办了,而是到了素波高新技术开发区当管委会第一副主任,而这里的大主任惯常是由素波常务副市长来挂名的,所以她就算开发区一把手了。

素波高新区目前是县处级,不过省里已经有说法了,为了抓经济促发展,也为了大力发展高新技术产业,下一步要在省里搞三到五个副地级的高新技术开发区,那么,做为省会城市的高新区,升半格简直是必然的。

所以说,蒋主任提正处,只是早晚的问题了她的工作变动,也就是在两周前,这个调整来得是如此是时候,很难说是不是有消息极为灵通的人参与了此事口省科委的创新基金,目标是扶持中小型高科技公司,不过科技部搞的这个创新基金跟凤凰科委的不太一样,凤凰那边讲求回报的,省科委的基金对回报要求不高,有点类似于拨款的性质、不如此,也体朗,不出部委对高新技术产业的支持力度。

各地的高新区一听有研讨会,就主动报名来了,毕竟他们面对的就是一帮高科技公司,或者说,最少是打着高科技幌子的公司。

按说,省级机关的研讨会,这种市级下属部门贸贸然来掺乎,理由也不是很充足,不过天南省没有省里直辖的高新区,只有市属高新区,出现这种情况也是正常了。

尤为重要的是,消息灵通的人都知道了,省科委这次不打算把权力下放太多,也就是说各地市的科委得不到太多的资金支持,下面的各高新区想帮企业要钱,多数时候还是要面对省科委。

不但素波高新区的来了,甚至凤凰经济开发区的人也来了,不止是经济开发区的,连体改委的周主任和政研室的潘主任都来了,省科委的行情,真的是大变样了。

省科委这边也没做好思想准备,只当是一个,…小小的研讨会,但是本来许多是该列席的单位的一把手赶到,这会议桌就放不下了,说不得临时改换了地方,慎而又慎地选择一番,能坐到前排的,就是数得上的要紧人物了。

而这前排的人当中,副处只有两十”一个,是凤凰科委爵主任陈太忠,一个就是素波高新区管委药醉些任蒋君莹,风头一时蔷过了很多漳外级领导。

这俩副主任的锋芒基本上不相上下,陈太忠自是不用多说,只说蒋主任,她手里的高新区,不但是天南发展得最好的高新区,而且在不久的将来,是铁铁要升为显地级的,蒋主任正处在望,老爹又新任天南省政府一号,严格点说,陈主任的风头也要略逊她一筹。

所以,蒋君蓉有发表建议的权力,而且话语权不会太小。

关正实也考虑到了这个问题,所以他将蒋主任的发言顺序排得相当靠前,陈省长讲话之后,又有厅里的几个分管领导做一番论述,接下来就是她的发言了诡蒋君蓉倒是真不含糊,一张嘴就是要省科委对各高新区拨款“按我的理解,创新基金不单单是扶持中小型高科技企业,扶上马最好还是要送一程,为了保证该基金的使用效率,有必要对其进行一定程度的监管,而地方扶持和监管,都离不开各高新区的配合,所以,我个人认为,在创新基金的使用上,要充分考虑当地政府、管委会的意见。”

这话一说,会场登时炸锅了,省科委的几个领导脸上都有点挂不住,这就是蒋主任吹响进攻的号角了,为了防止无谓的浪费,你们科委只管把钱给了我们高新区就完了,接下来的事情,由我们来办就是了。

然而,挂不住归接不住,他们还真的不能说什么,人家这话说得在理不在理?真的在理,在执行和配合方面,科委真的跟地方政府没法比。

说穿了,这就是科委这个机构的短处,科委有长处没有?肯定有,跟一般行局委办相比,他们对科学技术领域的理解是遥遥领先,组织一些项目攻关、考察之灿勺,鉴定一些项目的可行性,那都是没有问题的,这一方面,也就是科协能跟科委抗衡一下然而两者的性质又不一样。

但是,斜委的短处也极为明显,那点是他们没有什么执行机构,也就是说对拨出去的款子,没办法进行制约。

只看陈太忠对金乌县火冒三文,却也只能卡住钱不拨就可以知道,为什么他没别的招了?钱出去了,就不是科委的,就,算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监管,但是人家不听或者阳奉阴违,你一点办法都没有,以陈主任的强势,都没别的办法。

关于创新基金的监管,省科委已经有草慧了,也是这次研讨会的内容之一,但是这监管真的只能接在嘴上,不具备太强的约束力。

而地方政府或者说高新区管委会就不同了,人家的地盘上,杳一点什么,做一些刁难,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你敢不把钱花到地方?来,有种你就试一试。

当然,这也都是些表面上的文章,能从科委得到扶持、拿到钱的主儿,跟地方上的沟通也不会少了,其间有些猫腻也很正常,但是从大面上讲,蒋君蓉的话是站得住脚的。

,脚章躺着中枪这是科委天生的短处,就像化工厅最终会被下属的企业架空,仿织厅对下属企业也只能歪嘴一般,不具备约束能力的机关,容易出这样那样的问题。

当然,有人会说,科委何不趁此大好机会,再建设一些监管监察之类的部门?这话是不错,但是仔细想一想,该建议不具备执行条件,很不现实。

监管力度不大的话,有和没有差不多就像省科委现在搞的监管办法,而监管力度过大的话,科委这职能,显然跟别的机关又有冲突了,而且也显得太霸道了。

说穿了,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但是科委不是第一行局,理论和现实之间,总有这样那样的差距,这是短期内无法改变的事实。

说句后话,正是因为这种短处,导致科委在兴旺了一段时间后,很快又陷入沉寂,相关资金和职能分别被各地高新区、开发区甚至州委(发改委)、建委之类的机构瓜分了。

蒋君蓉的发难,正当其时,各地市的科委、高新区正郁闷怎么能从省科委要来更多的钱呢,一听说有这种好建议,会场一片哗然简直是必然的,哗然之后,又是死一般的寂静。

当然,这种公开夺权的方我,是比较犯忌讳的,蒋主任是蒋省长的女儿,说一说这话并不打紧,别人盲目跟进的话,没准是要挨板子的,眼下的省科委是不是可以欺侮的,大家还看不出个名堂来。

关正实心里这个郁闷,那也就不用提了,他侧头看一眼陈洁,发现陈省长茫然地看着自己面前的桌布,似乎根本没听到这建议一般,波懈不惊。

反正科委的钱,都是要过陈省长的,关主任心里暗暗地叹口气,权力被瓜分的只是省科委,跟陈省长没什么关系,人家不想出头,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想到这里,他的心情就越发地郁闷了,一时旬都有撂挑子的冲动了,科委的权力变小的话,陈洁你真的以为你不会受到影响?哼,这是开始,只是开始啊、你懂不懂?

关正实这么想、其实一点都没错,在科委的一系列举措中,创新基金是最不需要重视的,因为这个钱花得有压力,既然是扶持基金,那么你扶持了一个)什么东西,多少要向上面有个交待吧?就算失败,也得有个失败的理由吧?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各地市对这个创新基金的热情,也就是最低的,谁都愿意花钱,可谁也头疼这个交待,但是话说回来,热情再低这也是钱不是?万一能扶持出个什么能高速发展的高科技企业来,这也是政绩啊。

相对而言,火炬计划和星火计划的钱就不同了,科委负责项目审核,只要这个,项目可行,拨款就是了,相应的干系自然有相应的人来承担,尤其是星火计划,钱一旦出去了,根本就是当地政府的事儿了,打了水漂都不关科委什么事儿。

火炬计划,倒是有两说、不过细说起来就太复杂了,这里暂时按下不表,总之,蒋省长的女公子这次发难,对准的是省科委相对不太在意的一块儿,理由也很充足,但是谁又能保证接下来蜒酒封划和星火计划不被盯上呢?

真是过分啊,关正实甚至都想直接拱手让出去了,当然,这也仅仅是牢骚而已,一开始就被人开这么个坏头的话,以后就要惨不忍睹了。

大家都把目光对准了主席台上几位厅级领导和陈省长,关正实头歪一下,面无表情地看一眼分管创新基金的副主任何永,自己低头去喝水。

何永早就想跳出来指责蒋君蓉了,只是没那胆子而已,关老大主抓火炬州划,常务副分管星火计划,自己得到这个,创新基金实属不易,你蒋主任为什么要偏偏跟我过不去呢?

可是关正实这一眼,看得他心里拔凉拔凉的,何主任跟关主任关系还行,但是公开场合下搞这种示意,两人还缺乏一定的配合,是的,他会错意了。

因为关正实看了他一眼后,就微微缓了一下头,大致是毫米到两毫米的幅度,何永就认为,关主任这是暗示,不要反对蒋主任这个意见殊不知,人家关主任是拿水杯子喝水时不经意的动作。

老关你这也太那啥了,令着你们管的口儿都没问题,反倒是我管的创新基金就可以随便牺牲?何主任这心里的冤屈大了去啦,你要巴结蒋世方,也不是这么个巴结法儿吧?

可是,关主任已经示意了,何主任实在也就没办法可想了,他可没胆子得罪了蒋省长再得罪关主任,心里不禁暗暗叹一口气,算了,就算是把权力放下去,我也是分管这个口儿,聊胜于无吧。

反正,这个建议提出来之后,会场里一开始喧嚣了一阵,就沉就了,大家都在看主席台上几位领导的反应,而眼下最令适表态,非他何永莫属陈省长和关主任都不做声啊。

“咳咳”何主任清清嗓子,面带微笑地扫视一眼会场“蒋主任提的这个建议,我觉得很有必要探讨一下,大家各抒己见嘛,这本来就,是摸着石头过河的事情。”

我靠,老何这是疯了?关正实端着水杯的手情不自禁地搭了一小,下,他让何永表态,却没想到等来这么个结果,就连陈洁都不再看桌布了,而是转头淡淡地扫了一眼何永。

何永这话说完,台下登时竖起了一片的手臂,由于竖得过于整齐,何主任隐约觉得,自己似乎听到了“尼,的一阵衣袖掠过的风声。

“关主任?”何永看一眼自家的大老板“您看先让谁发言?”

我呸!关正实看他的时候,眼中就带上了一丝怒气,不过,这也难不住关主任,他眼光略略一扫,看到前排一个没举手的家伙,笑嘻嘻地一指“创业基金这个创意,还是来自凤凰科委,陈主任运作这个基金也有一年了,小陈,讲一讲你的心得吧。”

躺着也能中枪,哥们儿这运气太旺了吧?陈太忠正四下观察别人的表情,心里幸灾乐祸不已呢,他对自己的科委并不担心,倒是很有兴趣见识一下众生相。

谁想人家关主任就点名要他发言了呢?他目瞪口呆了好一阵,才咳嗽一声“这个发言序列,还不到我吧?”

陈洁见他这副迷糊样子,也禁不住微笑一下,轻扬一下下巴,让你说,你就说呗。

那就说呗,谁怕谁?陈太忠端起水杯喝一口,又清一清嗓子“我认为,蒋主任的建议…不可取。”

身为科委的副主任「虽然是地级市的,但是陈某人对自己的地盘,看得实在太死了,谁想乱伸手他都不会答应,他之所以不发言,是因为他自信在凤凰这一块儿,没有人能从他手里夺走科委的职能,那么,他吃多了撑的去管别人的死活?

可是眼下要在省科委表态,他就不能不公布自己的立场了,没错,老蒙是走了,没错,提这建议的是蒋省长的女儿,但是,秀们儿就是要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要让大家看到我的原则。

陈太忠当然知道,自己选是帮省科委顶雷了,他也知道,这年头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干部多了去啦,他现在假意偏向蒋君蓉,回凤凰之后翻脸不认账是完全可行的,相信凤凰高新区的人也不敢吱声。

可是,他做不到,他没有那么厚的脸皮,要不说混官场,真的是“知易行难”呢?

“不可取?,蒋君蓉看他一眼,冷艳的面孔上泛起了一丝不屑,“还请陈主任说明白一点,我认为负责的论点,是要有翔实的论据支持才行。”

陈太忠却是不吃她这一套,装什么啊?人前冷艳得就像一个公主,人后却是骚包无极限,哥们儿还没让你赔哥们儿裤子呢。

于是,他微微一笑”这是我们凤凰科委通过一年多的实践,得出来的经验,里面很多惨痛的教“我也就不说了,我只强调一点,创新基金审批权力下放的话,容易导致各地市重复建设,这个,基金,必须要用全局一盘棋的眼光来对待。”

他这话说的有道理,但是大致上还是歪理,省科委完全可以通过划,片区分行业的方式来做纲领性的指导,然而,仓促间他也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借口了这个思路,还是借鉴了范如霜的电解铝项目,范董不得不跟别的地方争一个项目,可不就是发改委为了避免重复建设吗?

反正他总不能说,我就d是不想分权吧?

“陈主任的观点我不赞同,蒋君蓉摇一摇头,脸上的傲气越发地明显了,E火炬计划不就是一样,每个五年计戈,里都有相关重点行推荐阅读网站,中文书库业吗?照你这么说,这也是重复建设了?”

草包!陈太忠心里冷哼一声,他知道自己的理由站不住脚,然而蒋主任居然抓不住他的轨漏来攻击,那么他有充足的理由小看她,说不得冷笑一声,“蒋主任你想说的,是火炬计划还是创新基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