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2章 变色1653章密谈

1652章变色 1653章密谈

蒋君蓉吃陈太忠这么一笑话,登时就有点恼怒了,冷傲的脸越发地冷了,不过出人意料的是,她并没有以牙还牙地顶回来。只是不屑地哼了一声,不再言语。

她非常清楚,这种场合之下,逞口舌之利是政治不成熟的表现,除了收获一些鄙夷,不会再有别的了 台上一堆厅级干部不表态。分管副省长更是一脸淡然,下面跳腾得再欢,又能有什么用呢?

指望自己犀利的言辞能打动陈洁并且因此被赏识吗?这么想的人,麻烦你回家睡去吧,会场里睡觉不但不雅观,也容易着凉。

当然,蒋主任并不怕别人鄙夷自己,不过,既然是大家的事情,凭什么你们坐山观虎斗,我就那么傻,为你们火中取栗吗?

她这个建议,原本就是个试探,有个省长老爹,她的高新区还怕没钱了?就算省长大人不方便出面,别人也不会看着不管。

其实从某个角度上讲。她这个试探甚至都不无针对陈太忠之意,两人都是天南官场中耀眼的政治新星,蒋君蓉还真没肯轻易地服过谁,尤其是陈家人对她的美貌居然无动于衷,这让她心里越发地不平衡。

你不就是仗着一个蒙艺吗?现在蒙艺走了,我老爹来了,我倒要着看你姓陈的是不是真的就有那么硬的骨头。

既然她的动机是这个。那么不跟陈太忠纠缠,就是她必然的选择了,我堂堂的省长千金。你不过是个。工人家的子弟,跟你叫真”**份!

如此一来,倒也符合她一贯带给大家的“冷艳”形象,事实上她也知道陈太忠的话里有砒漏。只不过科委的工作职能具,有些概念她不是很清楚,毕竟是隔行如隔山,所以就适时地住嘴,心说我已经给你们开了头了,谁想虐陈太忠,想多争取主动的话,赶紧上啊。

“我觉得陈主任的话,有欠妥当的地方”这年头肯高调搏出位联人。从来都不少,一个中年男子一边说一边举起了自己的手,陈太忠听得话音耳熟,侧头一看,这脸刷地就拉下来了。

这人他还真的挺熟,是张州科委的主任姬俊才,想当初陈主任是去张州科委交流过的,姬主任接待得非常热情,也正是那次张州之行,让他发现了钱文辉其实是国安局的人。

刚才这混蛋还跟我笑嘻嘻地打招呼呢,现在就跳出来了?陈太忠这心里是要多不平衡有多不平衡了,老姬你这也算是长了一张狗脸啊。

姬俊才这表现,算得上积极了,然而,有点晚了,何永何副主任已经回过味儿来了 我怕是领会错关主任的意思了。

道理在那儿明摆着的。关正实一点名,就是点小了陈太忠,陈太忠那是什么人?只会往科委揽权不会向外面放权的主儿,而陈省长居然也默认这样的安排,两位领导的意图,简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而偏偏是他这个分管创新基金的副主任,下了软蛋,这一刻何主任心里这个悔啊,真是纵能掬尽三江水,难掩今日满面羞。

已然是羞愧难当了,何永赎罪的办法,那就只能是高调出击了,他见姬俊才这么急不可耐的跳出来,说不得清一清嗓子,“咳咳。姬主任。请注意会场秩序,列席的同志们,请先举手后发言。”

姬俊才登时住嘴,只是举着手不肯放下,心里却是在纳闷,让热情讨论的也是你,现在却有意来羞辱我 我招你惹你了吗?

见他兀自坚持,何永却是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了,何主任今天丢人丢大发了,自然是要极力挽回的。说不得侧头看一眼关正实,“陈主任这个全盘考虑的建议,大局感很强。关主任您看?”

我还看个什么看呢?关正实心里快被他气死了,于是不动声色地回答一句,“今天讨论的。是要各单位怎么样帮助省科委完善创新基金使用流程,何主任你拿意见吧。”

帮助省科委完善 这七个字儿已经体现出了关主任的强烈不满,咱们科委是主办方,下面的这帮鸟人是来拾遗补缺的,不是让他们来分

“陈主任的建议值的我们重视”何永当然也知道,领导这是火了,轻飘飘地一句话,结束了这个议题,“下面请天南大学研究生院的主任姜育华同志发言。”

会场里再度寂静了下来,得,人家何主任不带大家玩了,一些没举手的心里暗自庆幸,还好我们没冒傻气,而那些举了手的就傻眼了,敢情这姓何的是调戏大家来的?

姬俊才也愣住了,好半天才不动声色地将手缩了回去。心里一时后悔不已:啧,我怎么就犯了这么幼稚的一个错误呢?

姬主任并不知道是何永闹了乌龙,他只当这是人家故意的呢。

蒋君蓉背景深厚。所以何主任虽然不满,也得表示对这个建议重视,但是下一玄。就把陈太忠拉出来跟蒋主任打对台了,然后陈主任反对,这件事就这么揭过了 蒋君蓉你要恨,恨陈太忠去吧,跟我们省科委无关啊,我们是愿意重视你的意见的。

不止是他这么想,大多数人都是这么想,不过,很多人心里有些不理解:蒙老板都走了。也不知道这个陈太忠继续得瑟什么呢,省长的女儿是那么好

倒是陈洁心里有点明白了小陈不错啊,能够坚持原则,尤其在蒙书记走了之后还这样,这家伙毛病很多,但是大是大穿上,还是能站稳立场的。

陈省长对蒋君蓉的建议也很不感冒谁都不愿意见到坏开头,不过省里换了省长。她也知道蒋世方是强势人物,心说我先看你关正实的吧,你堂堂的一个省科妾主任,连一个小丫头片子都搞不定的话,就太让我失望了。

再说了。以蒋省长的强势,下一步各个省长分管的口子没准都要调整呢,所以她的反应不温不火,是有理由的。

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她才越发地赏识陈太忠了。

可是蒋君蓉就郁闷了啊。省科委这帮人太不是玩意儿了。姓何的你这么做,还不如不讨论这个。问题呢,这不是有意让我出丑吗?

不过还好。她刚才的表现,是不属于跟陈太忠争论,大家都看在眼里的,从这一点上说,她也没失分多少,所以说有的时候知道适当的进退,是非常有必要的 不是我不想争,是我提出来了你们不配合,要不是冷场了一阵,轮得到关正实点陈太忠的名吗?

总之不管怎么说,不少人对陈太忠的强势表示出了一定程度上的不理解,一朝天子一朝臣这种简单的道理,他难道都不懂的吗?

当然,也有别人有其他想法,比如说认为他想借此讨好陈洁,借此跟省科委套近乎。想多弄点资金下去之类的,更有甚者,居然认为这厮不过是虚张声势。实则色厉内换 似此种种小不一而足,反正这些界上,最难揣测的就是人心了。

陈太忠却是不管他们怎么想的,听到蝼蛤叫我还不种地了呢,上午会议结束,中午大家在会议所在地富华宾馆会餐,现在的科委真的不一样了,去年的火炬计发动员会,还是在天南饭店那个十年没翻修过的宾馆吃住,今年就到了可以跟天南宾馆相媲美的富华宾馆。

事实上。天南宾馆若不是有接待任务,省科委都去得起那儿 现在挤刊齐都可以去,不过关主任也不是个爱张扬的,心说这会不大,最终还是定在了富华。

研讨会下午还要继续,不过陈洁走了,她中午还要接待几个文化界的外国友人。事实上,这种小会她接来就已经很给省科委面子了。

省科委在富华包了一个小餐厅,三百平米左右的模样,档次相当高,不过科委这帮人不欲张扬,午饭是以自助餐形式吃的,每人一百六十八的标准 说句实话,除了受保护的动植物,基本上什么也吃得

了。

陈太忠拿着个盘子转悠一圈之后,找个空桌子坐下,打开了手里拎着的一坛曲阳黄。到要自斟自饮,却不防一个人也走了过来,端着盘子挨着他坐下了,他侧头一看,眉毛登时就皱了起来,来的是张州科委的主任姬俊才。

将身下的椅子向反方向挪了一挪,陈家人虽是没有出声,可那意思是再明白不过了。我不欢迎你 你来坐是你来坐。这是省科委的会,大家都是客人我不合适撵你走,但是跟你保持距离总是可以的吧?

“太忠你这么搞就没意思了嘛”。姬主任见状。苦笑一声,“我是对事不对人。你们凤凰科委有钱,我张州科委没钱啊,我有点私心不行吗?。

“行啊。怎么不行?”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点头,不过下一刻他就端起了盘子,又拎起了那坛曲阳黄,你坐就坐吧,得,你不走是吧?我走总可以吧?

姬俊才还待说什么,见他这副模样,硬生生的将剩下的话咽了回

肠章密谈

陈太忠四下看一看,想找个,合适的座位,才猛地发现,咦?凤凰来的几个人都坐在一块儿的,得了,我就去他们那一桌吧。

体改委主任周国栋正在跟政研室的潘主任低声说笑着,猛地感觉身边来了一人,侧头一看就笑了起来,“太忠你上午挺猛的啊,跟蒋主任就干起来了

桌子上除了他俩之外,还有一个是凤凰高新区管委会的副主任,姓谷,同素波的类似。管委会主任是新任常务副市长曾学德兼任的,这谷主任其实就算开发区的一把手了。

不过在这三位面前,谷主任的资历就要差一点了,他只有含笑点头的份儿,不过这笑容在他脸上呆了没多久,就变得僵硬了起来。

这时候的陈主任,正拿着曲阳黄热情地给那两位到酒呢,“曲阳黄,咱喝就喝个贾记,老周你尝一尝,我亲自去曲阳搞的 我说,谷主任你这表情是什么意思啊?”

谷主任也不说话,冲着他身后努一努嘴,陈太忠尚未来得及转头,身边的椅子被人拉开,蒋君蓉带着一阵香风,昂着头款款坐了下来。

蒋主任的派头,永远是那么大,这一次她又带了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过来,男的英俊女的漂亮 遗憾的是,陈太忠不记得这两人是不是自己在深圳见到的那两位了。

那二位的身份明显地是要差一点,见蒋君蓉坐下之后才在附近找个位子也坐下。官场就是这样,级别不够硬要坐上某个桌子,那是犯忌的。

陈太忠侧头看一眼蒋君蓉,笑着点一下头,也不说话,抬手又去给谷主一“哥。谷主任也是副处的干部,不过却不敢这么大喇喇她入”忙不迭站起身,双手扶着酒坛子,“我来吧,陈主任”

陈主任自是不许。硬生生给他倒了一茶碗,才放下酒笑着回答,“都是凤凰的小没想到第一次喝酒居然是在素波,呵呵。”

蒋君蓉见他只是冲自己点一点头就不再说话,心里越发地气了,于是冷冷地发话了,“陈主任这么小气,连杯酒都不舍得给?”

她一向是以冷艳示人的,所以没人觉得她的语气有什么不对,那谷主任跟她接触略微多一点。反到是觉得蒋主任今天对陈主任,怎么感觉有点不见外啊?

当然,这也就是他下意识的想法,下一玄他就知道好戏要来了,于是低头开始擦拭桌上的碗碟,周主任和潘主任胆子要大一点,居然有心思平静地看着这场两个耀眼的官场新星,会发生怎样的碰撞呢?

“自助餐嘛,蒋主任你随便了”陈太忠一摊手,他当然知道蒋君蓉来意不善,但是他想好了,你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你。于是笑着答她,“想喝你可以倒。”

蒋君蓉娥眉轻蹙,愣了一下似乎是想说你居然不知道照顾女士?不过还没等她开口,周国栋已经抬手将酒坛拿了起来,“太忠你也真是的,不知道帮着蒋主任倒一下酒。”

陈太忠跟周国栋是惯熟的,当然不能说什么,蒋君蓉居然也就那么坐着生受了周主任的斟酒,只是在茶碗堪堪被到满的时候,才笑了一声,却也是冷意十足。“谢谢您了。”

“不谢”周主任放下酒坛笑一笑,心里却是暗自嘀咕,你好大的架子啊,我这正处斟酒,就是陈太忠都不敢这么生受了,有个好老爸是真的牛啊!一边笑。他一边举起了酒杯,“大家有缘坐到一起,干了

“蒋主任小这酒喝着甜,后劲儿据大”谷主任跟蒋君毒碰过头,说不得笑着插一句话。“您要下午有事,可以慢着点喝。”

这话就有一点吃里扒外的意思了,不过谷主任虽然是副处,手里却是掌握了实权的,基本上是可以跟周国栋平起平坐的,这么说话,却也不算驳了周国椎的面女在前,谁还不能生出点怜惜之情来?

蒋君蓉见自己一坐下,陈太忠身边的凤凰小圈子马上四分五裂,心里就有一点痛快。不过下一刻,她发现谷主任居然很隐秘地冲陈太忠递了一个眼神,心中登时大怒 姓谷的你怕陈太忠,居然就怕到了这种地步?

凭什么呢?陈太忠你已经不行了啊,这一刻,她是要多不平衡有多不平衡了,于是她端起小茶碗来笑一笑,“你们能干了,我当然也能干了陈主任你只带了一坛来吗?”

冷艳中带了高傲的笑容,此时蒋主任的气质,是难以掩饰的华贵,旁边的几个桌子都有目光扫来,不旋踵还有低低的耳语声响起。

“呵呵,就带了一坛。”陈太忠漫不经心地端起茶碗来,要比气质的话,你差唐亦莹一筹呢。所以他不打算买她的账,不是所有的男人见了美色都走不动路的,“要是蒋主任爱喝的话,回头我多带一点

这话后半句说的还算客气,可是蒋君蓉知道,这是最基本的客套了,陈家人要是这么好说话才见鬼了 谁又知道这回头会是什么时候呢?

玉手轻抬小一茶碗的酒缓缓地倒进了她的喉咙,纵然是酒具不对,还是如此的牛饮,可她喝酒的姿势却依旧雅致无比。

“酒不错”蒋君蓉放下手中的茶碗,咽下了最后一口,微微一笑。却冷不丁听到旁边有人咽口唾沫,转头一看,是邻桌一个小目瞪口呆的年轻人发出的。

没人笑话他,蒋主任和吴市长分别是素波和凤凰官场第一美女,不过单从风情上讲,吴市长可是差了蒋主任不止一筹。

下一刻,蒋君蓉嘴里的话就令人膛目了,她冲陈太忠浅浅一笑,“回头就不用了吧小陈主任你贵人多忘事,要是能调到素波来,那就好

嗯?陈太忠看她一眼,这话里明显有话,不过他一时也分辨不出其用意,于是笑一笑,本能地回敬一句,“要是蒋主任能调到凤凰,就天天都可以喝到这酒了。”

“那素波的年轻干部全要咬牙切齿了”周国栋行事老到得很,见小陈有稀里糊涂掉进陷阱的趋势,说不得笑着发话,也算是点拨吧,“太忠你这邀请,可不太厚道啊。”

“我可不是开玩笑。蒋君蓉脸色一整,看着陈太忠,“我发现陈主任对创新基金很有经验。而我们高新区,还没有人能搞得了这

挖人?周主任、潘主任加谷主任的脸色齐齐一僵,他们可是没想到,蒋君蓉会在这种场合大喇喇地谈这样的事,这做人也有点太强势了吧?

陈太忠却是猜出了她的不忿,这是想让我到你手底下给你打工?麻烦你醒一醒啊小天还没黑呢,于是淡淡一笑,“蒋主任过奖了,接下来凤凰科委会跟高新区密切合作的,你完全可以跟谷主任结好对子,互通有无。”

谷主任听着汗就下来了,搁在往日,这是一个再好不过的建议了,自己跟省长女儿的单位结了对子,简直是天上掉了馅饼下来,现在则不同了。读二位是在斗韦啊,你们神仙打架刑怀阴。别殃及我这路人行不行?

蒋君蓉听到陈太忠的话,愣了一下微笑了起来,“陈主任这么拒人千里之外,实在有点小敝帚自珍,这样吧,吃完饭我没事,请教一下你关于创新基金的心得?”

敞帚自珍这词儿,不是你这么用的!陈太忠听的翻一翻眼皮,有心拒绝吧,又觉的这么一来好像是怕了她,说不得笑着点点头小“那去茶座坐一坐吧。时间不要太长。我有午休的习惯。周主任、潘主任、谷主任都一起坐坐吧?”

“我每天最少要午睡两个小时”周目栋真是装龙像龙装虎像虎,眼神居然有点迷茫了,似乎下一刻就能睡着一般,“呵呵,我就不掺乎了。”

“我要去看个老同学,约好了”潘主任的话其实不多,但是拒绝之意一览无遗。说不得陈太忠只能转头看向谷主任。

“这洱的后劲儿,果然大啊。”谷主任假装看不到他的眼色,盯着茶碗打个哈欠之后,才抬起头来,“这才多一会儿,酒劲儿就上头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呢?”陈太忠和蒋君蓉坐进了茶座的隔断里,帘子一拉,也算是个独立的空间了,他悻悻地看着对方,“上午你乱开口,想伸手进科委,我既然被点名,当然要反对你了。

蒋君蓉盯着他看了好一阵,才轻笑了起来,这笑容却是跟她在酒桌上的笑容不同。显得放浪无比,“你为什么要跟我解释这个”我没有问你吧?”

还不是你老爸是省长?陈太忠网想这么回答,觉得太有点灭自家威风了。于是撇一撇嘴,“蒙书记走了嘛,我孤家寡人的,这不是胆小小

说是胆小。其实这话一点都不胆小,隐隐还带着刺 姓蒋的你敢在蒙书记在的时候这么刁难我吗?切,不过是个打死老虎的。

“其实。我挺好奇你的”蒋君蓉笑吟吟地看着他,“你这胆子有点太大了吧?以我感觉。你不是那种没有脑瓜的。”

“做人。要谢个原则的”陈太忠低头慢慢的搅动着面前的咖啡,却是不想看她,因为她的笑容真的太容易勾起别人征服的**了,“蒙书记为什么走。想必你很清楚,既然我是他的人,也有一点臭脾气,不是很正常的吗?”

“可是你还跟黄家关系不错”蒋君蓉又是一声笑,陈太忠此刻抬头的话,应当可以从她的笑容里看到一丝不屑,“你这也算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了,蒙书记可是比你正直。”

“是啊。上午我反驳你的意见,就是典型的当面一套背后一套”陈太忠冷笑一声。这就是正话反说了,我要是那种人。会这么做吗?

反正他不想解释太多,我陈家人行事,何必跟你一个小女人解释?

“呵呵”蒋君蓉被他顶了,却是一点都没生气。下一刻,她的声音略略地带了一点沙哑,“你看我美吗?”

陈太忠一抬头,却有一刻微微的失神,蒋主任已经将盘在脑后的发髻打开,高贵的气质不复存在,微卷的秀发齐肩撒下,还有几缕垂在额前,挑逗的看着他,加上那诱人犯罪的微笑。真的是要多勾人有多勾

“不错。”他笑着点点头,柚不想抵赖那短暂的失神,那是他的自尊心不允许的,反正他手里也握着大杀器呢,“不过,呵呵,田甜比你漂亮一点。”

田甜本来就是省台女主持,相貌肯定是一等一的。然而他此刻提出,却是因为蒋君蓉不止一次见过他跟田主持在一起。

酒吧算一次。二七路派出所杨明的事情又算一次,每一次蒋主任都对田主持露出了若有若无的敌意,他当然清楚得很。

“不过是个小丫头片子”蒋君蓉冷笑一声。那份媚态随着这一声冷笑收敛了不少。“呵呵,你的口味还是那么独特”她是名器吗?”

“呃,这个,”陈太忠却是没想到,自己当初在深圳随口一说,居然被她记到了现在,清清嗓子才回答,“咳咳,我认为这是个人隐

“我倒是能确定,你一定是名器”蒋君蓉见他窘迫的样子,轻声笑了起来,“你要是肯配合我的工作,我也可以考虑对你好一点”我对你很有兴趣的。”

“创新基金吗?免谈!”陈太忠冷笑一声,低头看一看桌上的手机,“时间不早了。晚上跟田甜约好了,”你还有什么事吗?”

“你觉的。为那点破基金,值得我跟你说半天吗?”蒋君蓉看着他,眼神怪怪的,“我要的是全方位的配合,你懂吗?”

“不懂”陈太忠看着她,昂然回答,心里却是禁不住盘算起来了:她这话算什么意思?是替蒋世方招揽我吗?

可是”我是铁杆的蒙系人马啊,他有点想不通,蒋老板招揽谁,也想不到我这个小小的副处头上吧?要是副厅还有那么一星半点儿的可能。

“你懂的”蒋君蓉摸出一个小镜子,开始盘自己的头发了,却是不再看他。声音也冷了起来,“你先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