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4章 调侃1655章斗气

1654章调侃 1655章斗气

这个蒋君蓉到底是什么意思呢,陈太忠实在有点搞不懂,说实话,他并不想为这种莫名其妙的事纠结,然而,往日的经验告诉他,官场无小小事!

回到房间里他琢磨半天,也没有琢磨出个,名堂来,而跟他同处一室的清旺科委主任苍白鹤明显地喝多了点,非常亢奋地扯着他聊天。

青旺跟通德类似,都是农业大区,不过通德丘陵和山地多,只是没资源,不得不抓农业,青旺却是一马平川土地肥派雨水充沛,在周边几省里都是屈指可数响当当的“粮仓”。

所以青旺科委这次的任务并不重,而且重点也是盯在星火计划,的资金上,苍主任此次来素波,也是应景儿来了,要不然别的地市的科委主任齐齐都到了,青旺没到岂不是自找没趣星火计划的资金想不想要了?

苍主任这个能说,就没办法形容丁,于是不多时,陈太忠就知道了,他是著名的仓烦造字的仓烦后人,祖上多少代曾是江夏太守苍英这个名字的谐音不太好听啊。

到了最后,陈主任实在忍无可忍了“苍主任,休息一会儿吧,下午还要开会呢。”

“呵呵,我倒光忘了这踌儿了”苍白鹤嘿嘿一笑,胖胖的身子站了起来,两只小眼眯成了一条线“我这人喝了酒话多,不过不能睡觉,一睡觉的话脖子后面就抽着疼…一疼好几天,太忠你休息吧,我出去活动活动。”

那你还喝这么多,陈太忠心里嘀咕~句,又闭眼假寐了凸阵,却是死活想不明白,一时也就懒得想了,居然稀里糊涂睡了过去。

下午的会场,比上午略略热闹了一些,毕竟陈省长不在场了,不过却没有陈太忠蒋君蓉那种火星撞地球一般地尖锐对抗了,讨论中虽然也不乏争执,可在场有资格发言的都是处级干部,语言的把握能力还是有的。

既然有争接,会议结束得晚一点就很正常了,陈太忠才跟着大家走出会议室,身后就有人拉他,回头一看,苍主任正笑嘻嘻地看着他“太忠,晚上一起坐一坐吧?”

我什么时候跟你这么熟了呢?陈太忠心里郁闷,不过这家伙的笑脸,倒是让他生不出什么恶感来,反正他也知道,这种会议结束的时候,正是各地市人马相互结识的好时机。

公家的事情要办,私人的感情也要建立,陈主任已经见怪不怪了,想着这位能跟自己在一个房间待着,也是缘分不是?于是笑着问一句“老苍你不是喝了酒睡觉头疼吗?”

,头疼也得喝啊,这是工作需要”苍主任胖乎乎的脸上挤出一个,苦笑“晚上喝酒倒是还好一点,中午喝酒是真要命。”

“唉,你还是得小心啊”陈太忠叹口气,他倒也不拒绝跟这人的来往,不过人家一请自己就去也有点不合适,少不得略略矜持一下,“还有些什么人?”

“还有”苍主任的话还没说完,一个,女声在身边冷冷地响起“陈主任晚上不是要陪自己的女朋友吗?”

我陪不陪关你什么事儿啊?陈太忠真想顶蒋君蓉一句,可是猛然间他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愣一愣神才反应过来坏了,有杀气!

陈某人对气机的敏感,那是无需赘述的,他发现蒋君蓉这话一说出来,人群中就传来了若有若无的杀气,这杀气是如此之淡,不静心体会是体会不到的,然而他还是发现了,因为这杀气太多了所谓的三人成虎,何况远远不止三个人?

“嗯,今天她做节目,下班比较晚”感受到无处不在的杀气,陈太忠头也不回地回一句“我晚点去电视台等她就行了。”

“哦?”蒋君蓉轻笑了一声“呵呵,奇怪了啊,楼梯拐角那个戴墨镜的女孩儿,我看着挺眼熟的嘛。”

咦,陈太忠讶然地抬头,顺着她说的方向望去,禁不住傻眼了,敢情田甜正站在那里张望呢,田大主持穿了一件宽松的纯白休闲衫,下身是齐膝花格呢裙,两条笔直的小腿上裹着黑色丝袜,两手放在小小腹前,攥着一个不小的手包,既青春又时尚,还带了一点慵懒的味道。

这,这才是……,陈太忠犹豫一下,就向田甜走去,谁想蒋君蓉比他的速度快得多,高跟鞋踝蹑地敲打着地毯,发出沉闷的响声,“…小田你来了?”

“蒋蒋主任?”田甜被她风风火火的样子吓了一跳,勉力笑一笑“这么巧啊?”

“你不用做节目的吗?”蒋君蓉的脑瓜可一点都不笨,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个田甜未必就跟陈太忠有那么档子事儿,少不得就要问土一问。

“今天我轮休”田甜挺不喜欢她这盛气凌人的样子,不过,以前她可以不买帐,现在想不买帐都不行了,只能淡淡地回她一句。

啧,你也不知道配合一下,陈太忠远远地听到这样的对话,心里就是一声哀叹,这不是穿帮了吗?

还好,蒋主任似乎没注意到这个,问题,而是难得地笑了一下“呵呵,那就好,相请不如偶遇,今天我请客,咱俩坐一坐?”

“我是…,田甜看到了陈太忠,犹豫一下笑着回答“我找陈主任办点事,看陈主任的意忍吧!!!

“蒋主任肯赏光的话,那我荣幸之至了”陈太忠走上前,不管不顾地伸手一揽田甜的胳膊,笑着冲蒋君蓉点点头、大家看好了啊,我陈某人名草有主了,弟兄们千万不要乱开枪。

田甜却是没防住这招,身体微微地抖动了一下,她脸皮比较薄,哪怕心里千愿意万愿意,也不愿当着这么多人做出如此亲昵的举动。

不过,想着自己是戴了墨镜的,眼前这个,女人又实在有点趾高气昂,田主持下凹刻就手臂微微用力,缠紧那只有力的臂膀,她也是聪明人,当然知道陈太忠这么做,必定是又跟这女人起了什么冲突。

嗯?有意思啊…蒋君蓉犹豫一下,缓缓地摇摇头,面有为难之色“这个,要不算了吧。”

“哦,那就改天吧”练太忠笑着点点头,挽着田甜转身离开,心里有点小小的得意,女人嘛,都是比较好对付的啦,穿帮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嘛。

他正得意呢,冷不丁听到背后一声喊,声音还不算太小“小小陈,算了,我今天也没什么事,还是打扰你一顿好了。”,

这女人好狠啊,陈太忠登时就哭笑不得了,蒋主任是摆明了要告诉大家,我对陈太忠情根深种,不克自持了,明知道他跟他女朋友在一起吃饭,也要插一杜子陈太忠对这一点非常地确定,因为这一嗓子之后,他感受到的杀气越发地明显了。

蒋君蓉是不是疯了?他真的想不出来,她有什么理由为难自己。

蒋主任心里却是冷哼一声,跟我玩儿?看我怎么玩你!

她跟陈太它,原本只是不对眼而已,竞争嘛,哪里都有,这个很正常,可是她的罗裙下,不知道降伏了多少眼高于顶的公子哥儿,眼见这厮一次又一次地跳出自己的手掌心,心里有点不忿也是必然的了。

杨明“非法持枪”事件之后,蒋君蓉很惊讶地发现,陈太忠居然敢跟赵喜才打对台,一时禁不住就盘杳了一下他的资料,同是蒙系人马”小小的哥处怎么就能挑战素波市长呢?

其实,以前她也了解过此人,不过那都是流于形式,获得的也是泛泛化的表面资料,这次细细一打听,才发现这家伙潜势力真的不小毕竟陈某人在凤凰太过嚣张子,有些事情也没有刻意地去掩饰。

越是盘查,蒋君蓉心里就越是吃惊,她甚至能猜到,高胜利的上位、临河铝业电解铝项目的敲定,其中都有此人的影子、至于王启斌从区委调到省委组织部,那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情了。

其时蒙艺还在位,蒋主任都生出了交好陈主任的心思,当然,还有一点也是令她耿耿于怀的,陈太忠的女人太多了!

对她来说,女人多真的不是什么事,这年头有本事的男人哪个不花心?然而,陈太忠的格调令她非常地不耻,你看看你都收了一此什么破烂嘛,娱乐城的大堂经理飞孤儿、村姑”……,

姑奶奶那一点儿比不上她们了?你就把我往外推?你要说你喜欢清纯的,那个姓刘的大堂经理,怎么也是半老徐娘了吧?你喝的肯定是别人的洗脚水嘛。

要是蒙艺不走,这股不忿,蒋君蓉也就只能暂时压制了,可是天南风云突变,不但蒙老板走了,来的新省长还是她老爹,蒋主任登时就生出了扬眉吐气的**一以前给过我脸子的,使过我绊子的,姑奶奶我一一找你们算账!

,肠章斗气

事实上,陈太忠并不在蒋君蓉的报复名单里就算在也是排老后了,美叠女人在官场里可能遇到的骚扰,简直是没办法想像的,蒋主任虽然有那么一个显赫的老爹,也不过是遇到骚扰的频率低一点而已。

更有甚者,比如说蔡的的儿子郭明辉,公然声称很想跟素波官场第一美女发生点亲密关系,不为别的,就是为了这份挑战性,幸亏这厮的追了她不久,就灰溜溜地离开天南了。

然而,就在蒋君蓉摩拳擦掌准备报复的时候,令她郁闷的事情发生了,她老爹居然要她低调“天南已经不是我在的时候的那今天南了,蒙艺和杜毅联手,对省里的影响真的太狠了,蓉蓉你近期收敛点儿,别让我被动。”

那就收敛一点吧,蒋主任听明白了,反正这事关老爹的全省一盘棋,她也不可能任性不是?不过,做为蒋世方的女儿,她更知道老爹在意的是什么蒋省长不想摆出一昏“我胡汉三又回来了”的模样,真想彻底反攻倒算的话,那真的是…………起码是工作不好开展了。

可是话说回来,她也清楚老爹只是不想让某此人因为误会而生出抵触情绪,要是那种引发不起别人猜测的事情,当然是尽管去做好了蒋某人好歹也是主政一省了,这点胆气都没有的话,那不如一头撞死算了,也省得丢人。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蒋君蓉才会在研讨会上高调地提出自己的建议,单纯地就事论事,她才不怕任何人。

可是当她再次遭遇陈太忠反击的时候,她才猛地想起,其实这个男人若是能收归己用,显然能对她有极大的帮助。

通过对陈太忠的调查,蒋主任基本上已经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人潜势力巨大,做事又不择手段、用来干脏活是个极好的帮手。

是的,她对陈太忠的认识,跟陈某人对他自身的认识,有着惊人的相似脏活陈太忠,可见,这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有见识的人。

当然,蒋君蓉敢打这个主意,就不怕他的潜势力,因为做脏活的都有一个,通性,能力强是强,但是表面上的身份却是不怎么样,她确信,在蒙艺离去的今天,自己正面发起进攻的话,陈某人不太方便招架。

事实上,她还隐隐有点期待,若是真的能让这个嚣张的年轻人臣服在自己的裙下,没准将来什么时候,还能在某些方面能给老爹搭一把手呢从这个角度上讲,她的算计跟高云风有些类似。

可是今天陈太忠死活不买她的账,这就让蒋公主有点是可忍孰不可忍了,你手里上不得台面的烂女人一大把,跟田甜没太亲密的关系,却偏偏拿她来抵挡我、姑奶奶怎么能让你就这么如愿呢?

,来就来吧,欢迎啊”陈太忠也火了,欺我一次其错在你,欺我两次,那其错就在我了,哥们儿只是不想招惹你,你非要上杆子找虐,那我何须客气呢?

所以,他的笑容很灿烂“不过蒋主任要一起坐坐的话,那就不需要有夕小人了吧?”

对这个要求,蒋君蓉自然是能满足的,她冲远处的年轻男女摆一摆手,昂首就伴着陈太忠和田甜离开了。

她的身材原本就比田甜高。点,眼下又穿了高跟鞋,田主持则是十分休闲地穿了一双旅游鞋,所以在别人看来,就是陈太忠左手伴了一个,邻家女孩一般的青春少女,右手却是气质高雅身材颀长的美女,一时间不少人心里就生出了不忿。

就连对特主任没什么想法的人都感到不痛快,这个家伙的眼睛长到什么地方去了,搁着省长的女儿不要,反倒是喜欢学生妹?

田甜心里也不痛快,大前天去过紫竹苑之后,她隐隐能猜到老爹很在意维系跟陈太忠的关系,而这种事情他又不能过于行尊降贵,也只能她这个,做女儿的出面翰旋了。

陈太忠今天开完会,大梭明天就要回凤凰了,田主持一看自己轮休,心说这也是天意了,就想找他聊一聊,谁能想到蒋君蓉居然会横插一扛子进来呢?

若是别人倒也罢了,偏偏是蒋世方的女儿田甜心里纠结到无以复加。

然而,蒋君蓉却没有做电灯泡的尴尬,一旦离开公众的视线,她的表情就不那么生冷、当然,要说傲慢还是有一点的。

三人吃饭的地方是万豪酒店,这里的周老板似乎跟许纯良有点关系,不过很遗憾,陈太忠没等到许纯良也来吃饭。

纵然是心里各怀鬼胎,但是三人也都是控制情绪的好手,酒桌上不咸不淡地聊着,渐渐地居然有点和谐的感觉了。

蒋君蓉的酒量、比陈太忠想像的要大得多,其实女人一旦能喝,是相当可怕的,练太忠拿出的一点五升的玛歌酒,居然被两个女人活生生地喝完了其中田甜喝了还不到四分之一。

喝完之后,蒋主任居然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陈主任,还有吗?”

“不早了”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拿起手机看一下时间“八点半了,喝了俩小时,再好的宴席,也有散场的时候,田甜不行了。

田主持看上去倒也没事,只是她不怎么说话了,坐在那里发呆的时候多一点,大家都是酒场上打滚的高手,自然知道她确实有点多了。

“啧,遗憾”蒋君蓉看着田甜,无奈地撇一撇嘴,从桌上拿起她的女士烟点了起来,纤细的手指夹着细长的香烟,烟雾升起时,倒也有一番别致的味道,我还想请你去酒吧接着喝呢很久没有喝过玛歌了,今天我很开心。”

“喝过玛歌,你还喝得下去别的酒吗?陈太忠还她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带着点微醉睡去这就是美好的一天。!”

“你又没有尝过别的酒,怎么就知道不好呢?”蒋君蓉听出了他的话意,伸出舌头微微舔一下干燥的嘴唇,放浪形骸地笑一声,又轻吸一口烟,樱唇微张,一个浓浓的烟圈冲着陈太忠喷了过去。

女人能做出这种动作,挑逗的意思就十分明显了,奇怪的是,这举止丝毫不能掩饰她身上那傲慢的味道,真的太能引发别人的征服**了。

陈太忠相信,若不是田甜在场,这女人怕是又能坐到自己的腿上了,所以他淡淡地一笑,伸出手指冲着那烟圈中间一戳,接着又一划暧昧地笑一下“我和田甜,也需要一个美妙的夜晚。”

田甜看得就是脸一红,心里不禁暗骂,太忠你这行为,太下流了一点吧?

“她一个人扛得住你吗?”蒋君蓉笑得越发地放浪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那玩意儿很大的,要不要我搭把手?”

“我撑不住了,要走了”田甜听到她嘴里蹦出了这样的话,实在坐不下去了,站起了身子,心里也是一片冰凉,太忠居然跟这个女人还有过亲密关系?

她能容忍雷蕾、能容忍别的女人,但是她绝对无法容忍蒋君蓉,有些人天生就是相克的,更何况两人的老爹也不是很和谐?我们两没啥的陈太忠见状也赶紧站起身,心说这蒋君容也太那啥了啊,说不得轻轻一掺她,悻悻地瞪了蒋君蓉一眼,谁想蒋主任笑得越发地大声了。

看着两个人一起离去,蒋君蓉的笑容登时就僵在了脸上,好半天才冷笑一声,抓起手边的手包,快速地收拾一下东西,跟着追了出去。

陈太忠掺了田甜,走得总不是很快,到了停车场,蒋主任州好追了过来“我送你俩吧,你们都喝酒了,我不怕。”

“好吧”陈太忠还没答应,田甜反倒是应承了下来,她轻笑一声“紫竹苑在哪儿,你知道吧?把我俩送到那儿就行了。”

陈某人听得身子登时就是一僵,嘴角抽*动一下,想说什么最终是没说出口,只是心里暗暗一叹,田甜你怎么能把那个地方告诉她呢?

田甜这也是被蒋君容欺负得火了,心说我老爹说了,到了太忠这个,地步,女人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了,那我就肥这个地方告诉你姓蒋的,哼,我俩关系就是好,怎么样?

蒋君蓉听得也是一愣,不过旋即淡没地一笑“好啊,紫竹苑谁不知道?没想到太忠你看着老实,居然也这么懂得享受不会是别墅区吧?”

还真是别墅区,开到了地方之后,蒋主任也有点傻眼,心说陈太忠还真不怕我知道他有钱啊,不过正像田立平所说,她也知道,拿这种问题为难陈太忠的话,难度太高了。

然而,纵然是如此,她还是禁不住问一声“这别墅是你买的吗?”

“如果是的话,又怎么样呢?”陈太忠笑着反问一句,他今天已经被这个极品女人折腾得差不多要暴走了,而田甜又好死不死地借着酒劲儿迎战了,想到这个,据点不久以后会消失,他的心情真的是很不爽。

“是和不是郁不重要”蒋君蓉冷笑一声,心说你以为我会拿这种事来刁难你?那你也太小看我的境界了“不过我相信田甜不会这么口无遮拦的。”

你知道就好,陈太忠也不回答,推开车门下车,又跑到另一侧,等田甜下来的时候,伸手去搀扶,十足的NP个新时代好男人的样子。

“蒋主任不进来坐一坐吗?”田甜见别墅里漆黑一片,心知雷蕾不在,说不得冲着蒋君蓉笑一声,眉头扬凸扬,“呵呵,我可不习贯怠慢客人的。”

“正好啊,我还想喝酒呢”蒋君蓉此人的面皮,真的是没法说丁,闻言笑一声,熄了火拔了钥匙,推门下车“正好看看你俩的爱巢是什么样的。”

毫不意外的是,一进门,蒋君蓉也被门口的拖鞋吓着了,田甜却是不管那么多,随便捡了一副拖鞋换上,冒充是自己的,却是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新的拖鞋放到地上“换鞋吧?”

“原来是这样啊”蒋君蓉看着那琳展满目的拖鞋,点头轻笑,却是不肯脱掉自己的高跟鞋,而是怪怪地看着她,犹豫一下轻声发问,“你,真的一点都不介意?”

“太忠,吻我”田甜不回答她的问题,反倒是田上了眼睛,双手向陈太忠腰际一圈。

那个小,不是我想占她便宜,是我帮她出气呢,陈太忠心里对自己说,毫不客气地搂着她吻了起来。

这一吻,登时就是天昏地暗,陈太忠想到旁边还有人观战,这性致莫名其妙地高涨了起来,短短的半分钟内,某个部位就急速地充血了。

虽然外面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但终究是仲春了,陈某人又不可能伤风感冒什么的,所以只穿了一条薄薄的裤子,还好两人拥得极紧,他这丑态倒也不虞被蒋君蓉看了去。

然而下一刻,田甜就感到了小腹处有异样,她甚至能感觉到那异物的燥热,隔着两人的衣衫传了过来,一时间,田大主持满面的红晕升起,不过考虑到一边有大敌观战,于是硬生生地伪作不知,两条舌头依目在口腔内激烈地纠缠着。

吻了约莫有两分钟,陈太忠才扭头看向一边的蒋君蓉“想喝酒自己去拿,我俩要上楼了。

“呵呵,我还以为你要请我观战呢”难得地,蒋君蓉也看得有些面红耳赤,不过是什么原因导致的,那就实在不好说了,反正她的嘴是不肯饶人“既然不让我看,那我呆着也没什么意思了你俩玩好啊。”

轻笑一声,她转身飘飘然离开,不成想身后传来一句话“我等不及了…麻烦你把门碰一下,好吗?”

“咣当”一声大响,门被她重重地关上了,蒋君蓉站在门外,抬头看看阴霾的天空”陇惚了一下,才恨恨地一跺脚,冷哼一声直奔自己的本田车。

这家伙终于走了,陈太忠心里悻悻地嘀咕一句,有心松开搂着田甜的手,却是有点舍不得,待他发现田甜的手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依日环着自己的腰的时候,再也无法压抑内心的**,冲着她那红红的小,嘴再次吻了下去。

田甜先是微微一圳头,伪作推辞之意,下一刻就激烈地回应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