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8章 无奈1659章冤家

第四千三百三十二章 难觅绝对公平

田立平听到女儿如此说,还真的大吃了一惊,将一个省委书记平调到另一个省任书记,他实在太明白其中的难度了。?三藏中文

相对而言,省委副书记之间的调动,都算不了什么事情了,尤其是最近有传言说,蒙艺是因为夏言冰一事恶了黄老,才不得不走的,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岗位调整不得不走很正常,还还走得了,这难度真的太吓人了。

这年头的事情就是这样,一旦大局定了人又走了,那么,各方面的消息和因果都能爆出来一些。因为此刻已经没有什么掩饰的必要了,所以他也能知道一些缘故。

陈太忠也不掩饰了!田立平非常能理解这个消息为什么这会儿才能传出,可是,,小陈真的有资格插手这种事?他不是不想相信,实在没办法相信。

他又详细地问了问女儿陈太忠说话时的神态、表情和动作,细细琢磨一下,田书记有点回过味儿来了:陈太忠可是跟黄家的关系不错啊。

蒙老板恶了黄老,黄家真要铁下心为难他,别说他平调了,就是这个省委一把手都未必干得下去,没准什么时候就混到某个需要在括号里着重声明是“正部”的岗位去了。

那么蒙艺和黄家之间,必然得有个调停人不是?蒙艺告诉这个调停人,我怕你黄家了,我走还不成吗?而黄家一听这个表示,琢磨一下觉得勉强挽回点面子,也就不做声了。

田立平甚至非常确定,这种调停人不可能只有一个”然而,眼下按陈太忠的说法,这厮十有八九就是其中之一,所以称得上“帮忙”二字也唯有这个理由,解释得通这家伙的狂言。

田书记并不知道,陈家人最得意的并不是这一点事实上他对这一点都不是很确定,他得意的是,提前英注到了碧空的不稳,这个资源被蒙艺拿去用了,这是首功啊;没那个位子,蒙艺想走都没地方可走。

其实陈太忠也有算错的时候,他不知道他最该得意的,还是在北京折腾了一下磐石省的石局长。那个消息好像不大,但是对蒙书记起到了意外的帮助。

反正,蒙艺不可能把事情全跟他说清楚,而田立平的猜测跟陈家人想像的真相又有些差距,但是这一切,并不妨碍田书记心里产生某种明悟:陈太忠没有说假话。

这样的麻将桌,他也上得了场?想明白其中的缘由,由不得田书记不心生无限感慨,然而随着这种感慨的产生,他也终于发现了某些事情的性质,原来这陈太忠,就是个穿针引线干脏活的啊这年头的事情,真的太经不起人琢磨了。

田甜讲究之后,见老爹呆在那里迟迟地不肯出声,心里就有些忐忑了,禁不住悄悄地夹一夹自己腿,腿间传来的隐隐的胀痛,让她一时有点忿忿:这家伙祸害了我一晚上,不会是为了哄我开心,拿个假消息来骗我吧?

良久,田立平才缓缓地沉声发问,“甜儿。他没跟你说,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吗?”

他很明白,这个消息现在泄露出来,到是引不起什么太严重的后果,不过,若是短期内传到黄家人或者蒙艺耳朵里,都不是什么好事一事实上就算其他人知道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小陈是体制中人,如此行事只会让他显得浅薄,这么宝贵的资源直接宣诸于人,太不成熟了。

当然,这消息真要传出去。必定会让陈太忠受到某些人的追捧,然而,站在田立平的角度来看小陈现在最需要的不是追捧这厮受到的关注已经太多太多了,尽量低调才是正道,得意不可再往啊。

是以,他有这么一问。

“他,,说了”田甜登时就觉得心情有点乱了,事实上,刚才老爹让她阐述事情经过的时候,她就情不自禁地想到了谈论这个话题时,一男二女是处于怎样的一种状态下,所以话在嘴里不自觉地打个磕绊,

“他还不让我跟你说呢。”

“嗯?”田立平抬头看一眼自己的女儿,立刻就想到了其中的关窍,微微一笑。伸手抚摸一下她脑后乌亮柔顺的秀发,“呵呵,甜儿大了啊,不过,你就别跟别人说了。”

“怎么会默”感受到父亲浓浓的关怀之意,田甜噘起了红嘟嘟的小嘴,“早知道我连你都不告了,哼。”

“呵呵,贫嘴”田立平展颜一笑,伸手推她一把,“老爸知道了,快去吧,我这儿还有工作呢

看着女儿缓缓地向外走去。田书记总觉得她今天哪里有什么不对,可是又说不出来,猛然间,他想到了一个问题:陈太忠为什么要把这件事情跟甜儿说呢?

啧,下一刻,他砸一砸嘴,签字笔在手上下意识地转了一个圈,又轻轻地叹口气,不过,当拎起了手边电话的时候,他的声音已经恢复了往常的镇定,“小姜,让刘主任进来吧

田甜走出去的时候,倒是满心地欢喜,她能理解父亲上门找陈太忠时的那种感觉,心说以后这种事我接手了,反正我出面得到的信息比老爸出面得到的还多一又省去了那种上门求人的不自然心态。

当然,这种收获并不是没有代价的,田甜很清楚自己付出了什么,不过,想一想昨夜的欢娱和疯狂。似乎这个代价也并不是那么令人难。

很多年了,她一直以为自己跟别人不一样,漂亮的容貌傲人的身材,却是不能拥有别的女人所拥有的正常功能,每每念及于此,心中总是不无淡淡的遗憾。

回味起他在自己体内强劲的喷射,美女主持的嘴角弯起一个圆弧,那是怎样美妙的一种感觉啊,我也是一个正常女人了。

坐进自己的捷达车里,田甜在网要打火起步,总觉得腿间有些胀痛得难受,笑着轻声骂一句,“真是野兽”下一刻,她再也按捺不住那份情丝,摸出手机给陈太忠拨了过去,“陈主任你好,在忙吗?小,

“呵呵,忙着选房子呢”。陈太忠笑一声答她,“你不是去医院检查去了吗?有结果出来了”小。

“没呢,哪儿有这么快?”田甜笑着回答,接着犹豫一下,低声发话,“太忠,对不起”我还是,还是跟我老爸说了。”

“说了什么啦?”陈太忠有点迷糊,他昨天交待完田甜之后,早就把这件事忘到了一边,无非是强调不许乱说而已他再禁止人家传话,还卡得住父女亲情不成?所以听她这么说,自是难免诧异。

“呵呵,原来是这个啊”荐明白之后,他笑了一声,随即恶狠狠地发话了,“甜儿,你很不乖啊,你就等着接受我的惩罚吧。”

“想怎么惩罚,随便你了”田甜娇笑一声,旋即四下看看,压低了声音,“反正人家肿着呢,晚上是不行了”都怪你。”

这就是正话反说了,她不希望他今瓒,回凤凰,可是又说不出口,就只能这么迂回了,不成想电话那边爽朗地笑一声,“晚上就好了,你放心吧,今天晚上,必须惩罚你!”

“讨厌”田甜啐他一口,挂了电话,笑容却是再次挂上了她的嘴角:晚上,他不回去。

“太粘缠人了”陈太忠挂掉电话,笑着摇一摇头,走回了韩忠的办公室,“老韩你手上还有别的房子没有?”

“你当我是孙悟空,拔根汗毛出来就能变成房子?”韩忠白他一眼,“房子还有,都是单元房了,紫竹苑这种条件的,我也就一套。”

“那算了,还你钥匙”陈太忠笑着随手将钥匙丢了过去,今天他有意走得晚了点,将别墅里私人购置的东西统统塞到了须弥戒里,正应了那句话“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戒指,不留下一丝云彩。”

“咦,太忠你这什么意思啊?”韩忠脸一沉,他是市井人物,做事虽然市恰但也有几分担当,心说小陈肯定认为我觉得蒙艺走了,就不买他的账了,这个误会我得解释不是?“这么着,钥匙你先拿着,我给老五打个电话,看他那儿有没有房子。”

“那你快点儿啊,宵瑞远就快到素波了”说实话,陈太忠还真没误会什么,在他想来,这房子用了有一段时间了,也该换个新环境了,而且这次行踪泄露也是田甜一时冲动,怪不得人家韩忠。

韩忠的电话很快就有了结果。韩天手上有房子,素波军分区里面,紧挨着招待所有一溜儿网装修好的四座二层小楼,都是独门独户的。

事实上,这是招待所的产业。装修成这样,也是为了招待将军级别的领导两毛四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得有实权,两毛四以下,那就不用想了。

说穿了,就是跟凤凰的临湖疗养院类似,卖的就是个级别,允许亏损,韩老五深受省军区马司令青睐,在天南的军队里玩得极好,跟素波军分区的司令称兄道弟,又认识招待所所长,一个招呼,长包出去一套,算得了什么?

妙的是军队系统自成一体,外人像警察、武警什么的,都不能擅入,要说这地方都不安全的话,就真没几个安全地方了。

不过韩天也说了,既然是陈主任要用,那就拿去用,费用什么的给不给无所谓,但是人敬我一尺我还一丈,招待所所长那边,陈主任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适当地意思一下就别说县官不如现管什么的,只说军区门口有卫兵,打扫房间还有服务员,所长这边也要做点工作不是?

要说特权的级别,真的莫过于军队了,素波军分区招待所的服务员不但长相不是很差,也都是有军籍的,大家平日里见的特权事件也多了,根本不会为什么事情乱嚼舌头。

1四章冤家

真是个好地方啊,陈太忠打量着韩天给介绍的房子,一时间感触颇。

搁在一年前,他是不会答应的。那时他对刘望男做过文艺兵耿耿于怀,不过时间这个东西很奇妙,能冲淡任何情绪,反正现在的他一听说有如此诸多的便利,禁不住就心生向往之意,说不得就驾车前来看一。

素波军分区紧挨着省军分区,占地也极广,除了花木掩映下的几栋办公楼、营房和操场之外,大部分地方都是绿树成荫,异常地幽静,偶尔有人路过,也多是身着军装者,跟外面的素波个区似乎是两个世界

般。

招待所就在军分区的正中央。算是被四下拱卫着的,但是换句话说,从哪儿也都能到了这个地方,招待所所长姓张,建议陈太忠以后出入,从军分区宿舍方向进来那样只有一道固定的门岗,如果不算宿舍门房的话。

张所长也是个趣人儿,跟陈太忠一点都不见外,“通行证我给你办,不过在院子你稍微注意一点,进了小院关住门,随便你想干什么”服务员要问的话,你不要理她们。”

“服务员会问?”韩天在一边听着翻一翻眼皮,“老张,你这是怎么带你的兵的?”

“这不是怕陈主任折腾得太厉害吗?”张所长听得就笑,“而且,铁打的军营流水的兵,每年招待所都有新人进来,难说有谁不开眼不是?不过,那些老兵最懂事了,什么都不会问。”

“成,就这儿吧”陈太忠点点头,打开手包拎出一个精美的盒子来,那是一块金表,笑着递给了张所长,“初次见面,一点小心意哈。”

“陈主任你这是干什么呢?”张所长脸一沉,眼睛却是看向一边的韩天,他知道这个陈主任是凤凰的,虽然具体是什么主任他不是很清楚,但是韩老五跟他说了,此人有大能,别的不说,北京认识的高官、太子党无数,人家来你这儿长包房,就是图玩的时候僻静。

“老张你收起来吧,陈哥也不是外人”韩天笑着点点头,又瞥一眼陈太忠,“我说陈哥,怎么就没我的呢?”

“你不是就想给马司令弄雪茄吗?”陈太忠笑着走到自己的车前,打开后备籍,里面满满当当地全是雪茄盒子,顺手抽出一盒递给张所长,“除了这一盒给老张”这全是你的,成不成?”

“不是吧?”韩天的眼。三直了。他不缺闲百八十万的根本看不在眼里。可几!么多雪茄现货,还是让他有点眼晕。“这怎么也得值四五十个吧?”

“我也不知道值多少。反正你拿走就走了”陈太忠很随意地摆一摆手,“回头有空了,再给你整点。”

“这这,,这也太客气了吧?”韩天真的有点不好意思了,这院子长包下来,内部价一年也就十万,对外郗超不过三十万,他怎么好意思拿人家这么多东西。

哥们儿最不缺的就是赃物了,陈太忠心里嘀咕,往常不随便送人,是怕领导不敢要,眼下能挥霍一下装装豪气,何乐而不为呢?

装逼这玩意儿,是有瘾的,他见韩天都有点傻眼,说不得又笑一声,打开车门拎出两条烟来,“特供熊猫,来,一人一条”

这东西他须弥戒里很有一些,但是不能多拿,拿多了出来,他们不珍惜不是?

“陈主任,你这是想让我给你免单吧?”张所长笑着开起了玩笑,他毕竟是军人,说话不怎么拐弯抹角,“这么多东西啊?”

“免单干什么?不差那两个钱”陈太忠笑着一挥手,“就是图个清净,这点老张你一定得帮到了啊。”

“钱我出了,陈哥你别管韩老五还要争执,陈太忠笑着看他一眼,“你要出钱的话,以后雪茄就没有了”赶紧先搬下车,我还要接个客人呢。”

韩天身边跟了一个精干的小伙,听到这话忙不迭把雪茄往韩天的车上搬,陈太忠则是扯了张所长在一边嘀咕几句。

等他离开之后,韩老五才好奇地冉一句,“老张,陈主任跟你说什么了?”

“他要八个通行证”张所长哭笑不得地看着他,“老五,你这朋友,也太牛了一点吧?”

“办不下来?”韩天奇怪地看着他,“要不要我跟陈司令说一声?”

“办不下来也得办”张所长异常坚定地点点头,一边说一边扬一扬手里的特供熊猫烟,“冲着这有钱都没地儿买的东西,我也得办了”啧啧,只为了清净就这么大的手笔,这才是牛人的做派啊

他俩在这里嘀咕不提,陈太忠开着车离开军分区,心里还不无得意,哥们儿把外宅定在这儿,也是享受了准太子党的待遇了吧?

这里的安全是绝对没有问题的,有点什么也根本传不到地方上去,虽然规矩也多,但是有利就有弊不是?

就是不知道刘望男心里会不会抵触?陈太忠呕巴砸巴嘴。事实上这里的环境优雅,都有利于他自身的修炼,真是舍不得这么个好去处。

宵瑞远这次来,是受了统战部的邀请参加一个会,同时他也要准备飞北京了,中视那边已经反馈过来了消息,想就他在企业里建立工会的事情,搞一个人物访谈。

事实上,自打在省台播出之后,凤凰市三资企业的工会建设,现在已经成为了天南官场一个讨论的话题,只是前一阵蒙老板走杜老板上蒋老板来,这些变动让人眼花缭乱的,所以对于这个相对不太重要的问题,大家就先搁置了。

宵总接到中视的邀请,这眼就直了,心说坏菜,这个话题里听说有政治因素,家里也不愿意我参与这种事,太忠,这档子事儿可是你一手搞出来的,这不管我是不行的啊。

宵家现在的主事者,宵瑞远的爷爷宵天嘉跟黄老搭得上话,不过这种小事来惊动黄老是不合适的,所以宵总现在的目标,就是要陈太忠和许纯良帮他拿主意。

事实上,官瑞远还想借此见一下许书记,不过被许纯良婉拒了,“我老爸现在负责纪检监察。你是商人,他要避讳一些,,等回头机会合适了再说吧?”

许处长人比较纯良。但是不代表不会说话,这理由冠冕堂皇的,虽然宵总也知道这回头指不定是什么时候了,可是却没办法再计较了。

陈太忠听得有点别扭。心说小良这家伙真是让人没招,于走出声发话,“要不这样吧,回头我给你引见一个人,你问问他吧。”

他想的是找黄汉祥问一问,可是话一说出口,就有点后悔了,我肯定不能打个。电话就交待了黄二伯不是,这么一来,哥们儿岂不是又要跑一趟北京?

“还是太忠够意思”宵瑞远笑着点点头,他也知道许纯良的性子,所以不怕说这话,果不其然,许纯良冷哼一声,又是直来直去地回答,“事情本来就是他给你搞出来的,他不管谁管?”

几个人说说笑笑,一顿午饭就吃完了,走出房间的时候,不成想正正地碰上了蒋君蓉跟着一帮人下楼,陈太忠先是愣了一下,才不冷不热地点点头,“好巧啊,哪里都能碰上蒋主任

“许处长也在?”蒋君蓉没理他,而是冲着许纯良点一点头,又侧头看一眼宵瑞远,嘴角露出一个小淡淡的微笑,“宵总你好,在素波设立分厂的事情,您考虑得怎么样了?”

“呵呵,得等一等了”富瑞远微微一笑,挺忠厚的笑容,接着又皱眉叹口气,“唉,本来好心建个工会,现在到是弄得,什么都乱套了,还得去中视做人物访谈,这年头想做点事儿,真的不容易啊。”

“那我回头再去拜访您”蒋君蓉点点头,也不多说,带着人扬长而去。

“以前没见过她在这儿吃饭啊”许纯良皱一皱眉头,他被这突然的相遇弄得有点莫名其妙,“太忠,她好像对你有点意见。”

“昨天我带她来这儿的”陈太忠嘴角**一下,接着又苦笑一声,“本来想遇到你的话,你还能帮着救驾呢

“这蒋主任变得太快了宵瑞远哼一声,面无表情地发话了,“以前见了我,她说话没这么硬邦邦的,当初我决定在凤凰投资,她都表示理解呢

(今天脑袋晕晕的。码的极不满意,恳请大家谅解,就当走过度章节吧。

官仙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