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0章 怒火1661章强势吗

1660章怒火 1661章强势吗?(求月票)

“人家行情不一样了”许纯良不动声色地接了一句。

面对陈太忠和宵瑞远对蒋君蓉的先后攻击,就连他都有点忍受不住了,说出了这种略带点酸味的话来。可见蒋主任的做派,真的有点不招人待见。

不过,陈太忠也能理解,今年前半年的一系列变动,在小字辈里,高云风行情大涨,但是许纯良的行情涨得更厉害,不过两人要跟蒋君蓉相比,那就要差很多了,在外省干副书记的老爹回来干省长了,这变化可不是一般的大。

“难得看到老实人说怪话啊”他听得就笑了起来,眯着眼睛看许纯良1“呵呵,听起来,小,你好像并不介意我用你挡她的打算。”

“你渤惑了,我很介意”许公子瞪他一眼,虽然明知道是玩笑,他还是做出了声明,“太忠你跟她的恩怨,不要牵扯我。”

“还能有什么恩怨?无非是骗他上床而已”宵瑞远接话了,看到这二位齐齐看向自己,眼中颇多怪异之色,禁不住讪笑一声,“她当初用这个勾引过我,不过”你俩都知道,我立志于造福凤凰的家乡父

“解释就是掩饰”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宵家投资落地于凤凰,可不是宵瑞远说了算的,而是他的爷爷宵天嘉亲自拍板的,于是调笑他一句1“没想到啊,窗总你也是吃干抹净不认账的主儿。”

“胡说,我当时的打算是,把糖衣吃掉,把炮弹丢回去”宵总在大陆呆了这么长时间,也能讲一些符合本国国情的俏皮话了,他笑着一摊手1“谁想那丫头鬼精鬼精的。不见兔子不撒鹰,?太忠,我可是为你做出了重大牺牲。”

“你的钱包倒是为凤凰市的娱乐事业做出了重大牺牲”陈太忠哼一声1接着又皱起眉头嘀咕一句。“都是正部级干部的女儿,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宵瑞远知道他想到了蒙勤勤,笑着接话了,“家教和底蕴的问题,蒙老板走了,女儿倒是没走,太忠,你的机会来了。”

“你这才叫胡说”陈太忠白他一眼,“不信你问问纯良,我跟蒙勤勤可能不可能?”

他想的是,许荐泠和程勇就是因为门第不匹配,所以受到了许家人的反对?撇开翟勇的人品不表,只说许家不管不顾地反对了,那就说明门第观念不仅仅存在于尚彩霞的脑中,也广泛地存在于其他人脑中,是以有这么一句反问。

说笑间,三人就走出了大厅,许纯良听他这么说,自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侧过头来网要说什么,眉头猛地一皱,抬手一指,“那不是蒙勤勤吗?”

陈太忠和宵瑞远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却发现午后一点的马路上根本没什么人,于是齐齐扭头怒视他,“纯良你也学会作弄人了?”

“我骗你俩干什么?看到那辆白色的蓝鸟没有?”许纯良指着一辆就要消失在车流中的汽车,“蒙勤勤在开车呢,你俩要不信,我也没办小

“蒙勤勤会开车吗?”陈太忠疑惑地挠一挠头,“我可是没听她说起过”

他们在这里嘀嘀咕咕不提,蒋君蓉上了她的本田车的时候,脸色就变得阴沉了起来,一边的女司机看到了,低声地问一句。“蓉姐,,咱们现在去哪儿?”

“回家”蒋主任缓缓地闭上眼睛,好半天才哼一声,“真是个混蛋。”

昨天她来万豪酒店吃过饭之后。觉得这里环境还不错,今天中午就到这儿来用餐,不成想却被告知,顶楼有几个包间是不对外的一就算熟人都要提前预约。

蒋君蓉就有点恼怒了,不过。她知道很多地方有这种规矩,到也懒得跟这种档次的人叫真,可走进了普通包间一看,!里又不满意,说不得哼一声,“陈太忠进那包间随便进小我进就还得预约?”

这规矩本来就是针对普通人定的,接待的小姐见她气质高贵,心里早就有点打小鼓了,听她这么说,虽然不知道陈太忠是何许人,可也觉得此人估计怠慢不得,说不的马上找到大堂经理反应情况。

大堂可是知道陈太忠,忙不迭过来一看,认出这女人昨天跟陈主任来过1而且跟陈主任还很不客气?不得不说,蒋君蓉是个很容易让人记住的女人,撇开她的相貌身材不提,只说她那份从来都是下巴冲前的傲慢1素波市想再找这么个人出来都难。

大堂经理摸不清楚这位是谁。于是请教了一下来历,就给她安排了一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级别是差了一点,不过也勉强够了,而且人家不但跟陈太忠认识,昨天还来过,对这包间儿的事清楚,做生意嘛1能不得罪人就不得罪人了。

可是大堂心里对蒋君蓉的傲气有点不满意,再见到许纯良和陈太忠进来1就没说这档子事?我传话是人情,不传话是本分。

蒋主任本来就有点嫌对方狗眼看人低,心说陈太忠一个外地的副处,你们都巴结到不行,真佛在眼前却不知道拜一拜,真是瞎眼。

如果仅仅是这样,也就算了,可是下楼的时候,居然撞到了陈太忠,蒋主任心里越发地恼怒了。他也在这儿吃饭,你们怎么就不通知我一声呢?

等到看到陈太忠身边居然是许纯良和宵瑞远,蒋君蓉能忍住不暴走,对她来说真的已经很不容易了。当初争取宵家项目的,素波招商办是她蒋家人,凤凰招商办是姓陈的,眼下见到,真是不尽的新仇旧恨滚滚而来。

再说许纯良,没错,许处长的老爹耸绍辉背景强大,上升势头也很猛,可是他再猛也不过就是个副部,你能跟许纯良有说有笑,更能跟田甜眉来眼去,偏偏是我这正部的女儿,你就死活放不到眼里?

有了这样强大的怨念,指望她对陈太忠客气,那根本是不现实的。

蒋君蓉心里有火,可由于有老爹的吩咐,偏偏还发泄不得,也就只能坐在车里生闷气了,倒是开车的女人心里嘀咕一句:蒋主任物一饭,怕是也不仅仅是因为觉得纹里条件好吧,没准逞凡…记着见那混蛋一面呢。

等蒋主任回了家,就更气了:戴复戴主席正在她家里坐着,跟她老爹聊天呢。

蒋君蓉跟戴复真的很熟,以前的事就不说了,只说蒋省长不在天南的这些日子里。戴主席对她也是有求必应?虽然他的能量真的有限。

可是,一想到戴主席跟陈太忠走得也近,她心里实在太别扭了,倒是戴复跟她不见外,“呵呵”小蓉回来了?”

蒋世方看一眼自己的女儿,转过头继续跟他聊天。谈的却是宵瑞远正在头疼的问题。“三资企业建工会的问题,你先放一放也不迟,凤凰那边不是在折腾吗?看着他们就行了”我说小戴你还年轻啊,这就一门心思地搞工会了?”

蒋省长这么说着,嘴角就隐隐露出了一丝笑意,工会是养老的地方小戴今天来。说是请教省城工会的工作,目的怕是不在此,不过,戴复在他走之后受了池鱼之灾,却还能惦记着招呼自己的女儿?于情于理,他都有必要给小戴一个交待。

“那我就暂时放一放”。戴复干过市委副秘书长的。当然知道话该怎么听,笑着点一点头,“老领导您指到哪里,我就打到哪里

“我刚才听宵瑞远说了”就是宵家工业园那个老总”蒋君蓉听到这里!径直插话了,还不忘记解释一下宵瑞远的身份,没办法,这种人物在她眼里是很重要了,但是在她老爹眼里,怕是也只有官天嘉才够做为谈资的份量。“他好像因为这个工会的事儿,要去中视做访谈

“去就去呗。他的份量还不够”蒋世方不介意的摆一摆手,下一玄却是直起了腰板,转过身来皱着眉头看向自己的女儿,“你跟他很

“真要熟的话。他的投资也落不到凤凰”蒋君蓉苦笑一声,“今天中午。见他跟陈太忠在一起,,还有许绍辉的儿子。”

“陈太忠?”蒋世方听得眉叉就是一皱,他可不知道这是何许人,怎么女儿就觉的自己应该认识?不成想戴复在一边笑着接口,“以前蒙书记的人,凤凰科委的副主任。小。

“为难杨明的那个人”。做女儿的解释一下。她非常清楚,老爹对这件事情印象还是比较深刻的,毕竟是天涯省的人在天南吃亏了。

“啧,是他啊。”蒋省长不动声色地点点头,表示自己对此人有印象,一边说。他一边侧头看一眼戴复,“好像他跟你有点来往

“是,不过小蓉跟他接触更多”。戴主席很痛快的点点头,他跟蒋君蓉分析过陈太忠。知道了小陈和赵喜才不对眼。按说这个情况是该跟老领导解释一下的。不过既然小蓉在场,他这么说就不合适了,有长舌之嫌。

蒋君蓉听到这话,脸就沉了下来,不过倒也不合适说什么,于是走进房间卸妆。等卸妆完毕再出来的时候,戴主席已经告辞走了。

1的1章强势吗?

蒋世方打个哈欠,正要站起身去小睡一会儿。见女儿满脸地不高兴,禁不住停下脚步,讶然发问,“你这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那陈太忠跟戴叔叔关系不错,还把他以前一个下屏的王启斌提到了省委组织部。蒋君蓉的火气一下就爆发了出来,“这姓陈的实在太目中无人了”

蒋君蓉足足唠叨了五分钟,才把相关的话说完,陈太忠和赵喜才不合、陈太忠不卖她面子、陈太忠导致朱秉松失势,陈太忠”

以蒋世方的老辣,听愕都不由自主地呆住了。见女儿说得兴起,索性又坐到了沙发上,一言不发地听着。

蒋君蓉抱怨完之后,才想起来刚才老爸是要睡觉去的,说不得悻悻住嘴左右不过是个干脏活的,我就不知道他怎么能牛到这个。地步。”

蒋省长当然知道,女儿这是想求自己做主做点什么,不过沉吟半晌之后。终于摇一摇头沉声发话,“这种人,你不要去招惹,到最后他会自己玩死,自己的你要觉得不解气,大不了到时候你推他一把,加快一下节奏

“他根本自己玩不死自己,小。蒋君蓉叹口气,她知道老爹是要自己暂时搁置此事。到最后会是怎么回事还很难说呢,一时就有点愤愤不平了,“老爸,他只是个小小的副处啊。”

“那你想让我怎么做呢?”蒋世方不满地看着自己的女儿,“我都说了,要你暂时低调一点,你到是好,先冲省科委开炮也就算了,现在这是又想做什么?。小

蒋省长好歹是天南出去的干部,此番回来就算再低调,也有的是人把话传到他耳朵里。他怎么能不知道女儿的一举一动?

“他不给我面子,我就是想压一压他嘛”。蒋君蓉不服气地嘟起了小嘴,“这家伙歪门邪道的手段很多,有些别人不方便出面的事情,他出面还正好。小。

“啧,小,蒋世方听得登时无语,沉吟半天最终还是叹口气,语重心长地发问了,“小蓉,你知道老爸这次回来,心里有什么样感觉吗?”

“什么感觉?”蒋君蓉呆呆地看着自己的老爹。

“官越大,胆子越小”蒋省长站起身,也不看自己的女儿,转身向自己的卧室走去,“以前总想着,我要是做了一把手该这样该那样,其实,你要是真坐到这个位子就明白了。”

此亥若是有人听到,以前异常强势的蒋书记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怕是连下巴都要掉了,蒋君蓉也不例外,看着老爹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愣了好半天,身子才重重地向沙发上一靠,眼中露出了浓浓的不解之色。

良久,一奂低不可闻的叹息传出,“老爸?,变了很多啊”

陈太忠并不知道蒋君蓉回家之后,还受了这么一档子教育,驱车到了军分区招待所,静静地打坐了两个小时,再起身时,已经是神采奕奕了。

三点半钟左右的时候,张所长送来了通行证,

“?兜酣的印油兀自未干”1泣此证件讨固定岗没问题,要是临厩阴刚话,万一有人拦着,让他们报我的名字就行了。”

临时岗?陈太忠听的有些懵懂,反正这么快的反应,可见人家下的辛苦之大了,说不的笑着问一句,“临时岗是怎么回事?”

其实临时岗就是不固定岗1军队就是这样的特色,有重要首长来,有大型会议要开,或者是国内国际形势有什么变化”总之就是觉得有必要设临时岗的时候。就设了1“其实也没事,多来几次,兵们认住你人和车了,就根本没事了。”

陈太忠给田甜打个电话,说要送她一个,军分区的通行证,田主持在电话那边犹豫一下。“既然是不对车牌的,那你先给蕾姐吧”她有我就有了。

田主持眼下还是有点放不开。心说这个牌子拿到手。可不就意味着我是你随传随到的情妇了吗?虽然事实确实如此,甚至她可是她要适应还是需要一个过程。

当然,最关键的是,她自己有房子,虽然是母亲的户头,但是雷蕾根本就没自己的房子。除了住娘家就住在那个名义上的“家”里,所以陈太忠有个好去处的话,蕾姐拿这个通行证应该更合适一些。

雷蕾接到电话。一时有点犹豫,她不比田甜,觉得住在军分区比较拉风,反倒是认为不太喜欢这个地方,“我们赶稿子经常赶到很晚,照你说军分区十点半锁门,别到时候我进不去吧”再说,那里是保密单位,扯宽带也不方便不是?”

说穿了,她心里希望建个爱巢之类的隐秘场所一甚至她非常享受在那里收拾家时的感觉。而不是他现在找的地方,听起来感觉更像是一个聚会的窝点。

“没啥,这里安全嘛”。陈太毒替她拿主意了,“这个保密单位,好说,回头我让电信局的拉一根线过来”天底下哪里有不能通融的事情?”

雷蕾犟不过他,只能应允了,陈太忠给张所长打个电话一问,果然,只要这线不是从军分区的配线上走,根本就无所谓。

事实上,就算从军分区内部配线走都没问题,只要没搭上军网就行,张所长表示得很痛快。“这个事情我帮你办吧,让电信局把线扯到机房就行了。我找两个通讯兵帮你接进去。”

陈家人是闲不住的。又觉得违了雷蕾的意,心里有点不忍。算一算现在才四点钟,索性一个电话打给了省邮电管理局副局长张沛林,“张局你好啊,我陈太忠

张沛林一听是他,热情到不行,听说他想往军分区扯一根四没口子地答应了,“好说好说,没问题,一个小时内,我帮你处理完毕,,上谁的户头?”

“你看着上吧。随便找个身份证就行了,别是公家的。这事儿我不想声张”陈太忠回答得倒也干脆。

张局长虽然在单位不算什么,可是办起这点小事还是不在话下的,说不得笑着发话,“陈主任,来了素波也不知道通知我一声,今天帮了你这事儿,晚上得在一起坐一坐啊。”

张沛林知道,移动公司老总的位子在陈太忠手里攥着呢,他要是不热情那倒是见鬼了,陈太忠犹豫一下,笑着点头答应了。

挂了电话之后。他总觉得好像有什么话没说,总有一点意犹未尽的感觉,仔细一琢磨,明白了,原来是荆紫菱易网公司的事情?小紫菱因为天南的出口带宽不够,所以才要把搞搜索引擎服务器搬到北京,这件事,完全也可以跟张沛林说道说道嘛。

说不得他又一个电话联系上荆紫景,耸天晚上几个人就坐到了一起,别说,张局长还真是专业,一听荆紫菱公司里的情况,就笑着摇头。

“这实在没办法招呼,我能帮你便宜点架设一条百兆光缆,独享的那种,不过天南的条件,真的差北京太远了,太忠你真的想像不到”整个素波的数据流量。赶不上北京一栋写字楼的流量,我这么说,不知道你信不信?。

陈太忠信不信无所谓,荆紫菱可是知道这些情况,所以她关心的是别的,“张局长,我的搜索引擎试用了一段时间,效果还行,不过,您知道该怎么推广吗?”

打广告嘛,陈太忠网想张嘴,发现这话似乎有点不妥,这东西实在不是他的强项,电动助幕车可以在电视上打广告,这个没问题,可是网站该在哪儿打广告呢?

不过,他身上好歹也是沾了“科委”二字,要是显得很陌生,似乎也有点没面子,说不得说两句道听途说的话,以冒充内行,“听说咱天南的1巫兆太少了,推广还是得去北京。似乎找那些门户网站比较合适

“太忠,这你说的不是完全对”张沛林笑着摇头,“推广不仅仅限于广告,选择门户网站打广告是个不错的建议,不过真想得到什么效果,还是得靠强行推广,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强行推广?”陈太忠听得摇一摇头,转头看荆紫菱,“这强行,是怎么个强行法?”

“我也不知道”荆紫菱皱着眉头,仔细琢磨一下,才吞吞吐吐地说,“是不是要搞个病毒什么的?劫持用户浏览器的主页?”

天才美少女是真的天才,但是做事也颇有一点不择手段的意思,不太把一般的道德理法放在心上,然而,跟她交流的怎么也是个副局长,所以这话说得有点迟疑。

“差不多吧,不过。那个可是违法的”张沛林笑着摇一摇头,“而且传出去,对你公司的声誉,会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互联网能吸引眼球就行了,眼球经济的年代,违法正好方便炒作了。”荆紫蓬却是不以为然1当然,她并不知道在不久之后。互联网上真的就炒作成风,不管这个姐姐,那个哥哥,还有各种门之类的,脸皮算什么?要的就走出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