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2章 推广1663章规和飞

1662章推广 1663章规和飞 无忧中文网

荆紫菱的眼光。暗合未来的发展趋势,思维的前瞻性不可小觑,不过陈太忠却是不喜欢她这么行事,说不得哼一声,“紫菱,你不觉得不择手段地炒作,很份的吗?”

“我就是嘛”荆紫菱郁闷地撇一撇嘴,心说你的骄傲不负,许份,我的骄傲也不允许,要不然的话拿我的头像做宣传,再加点艺术照什么的,,效果不会差了吧?

然而,天才美少女自恋归自恋,也知道这种场合不合适多说,所以很不服气地看着他,“那太忠哥你,张局说的强行推广,是什么意思?”

这个嘛”陈太忠迟疑一下,想一想刚才张沛林说话的幕情,苦苦思索之后,终于某根神经被触动了一下,“张局你的意思,是通过行政命令?这个,,怕是有点难办吧?”

“也差不多。不过太忠你说得到是比较正确了”张局长笑着点头,只待关子卖足之后,才四下,低声嘀咕一句虽然房间里真的是没外人了。“跟各省的电信搞好关系,适当花点钱,等用户打开浏览器之后,直接放广告,不是简单得多了?”

“这个”荆紫菱登时傻眼,琢磨了一阵。方始点一点头,“嗯,没错,技术上应该是可行的,只是,应该放在什么地方呢?解析服务器,还是机房服务器…”

“反正不管怎么说,只要小荆你能提出来方案,天南电信口上,我打保票了”张沛林笑着拍一拍胸脯,“费用什么的。这些都好说,呵呵,太忠知道,我是痛快人。”

“是啊。张局长是热心人”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说你到是想不好说话呢,问题是你敢吗?

“其他省市我也能帮着想一想办法,我是北邮毕业的,同学遍布全国各地”张沛林有心吹嘘一下,可是想一想又有点不合适你同学那么多还找人家陈主任办事?说不得咳嗽一声转换了话题,“对了太忠,下午的网络通了吧?”

“呃”通了通了”陈太忠一听话题涉及到自己的小窝了,忙不迭点点头,还不忘记悄悄地瞥小紫菱一眼。

不过他这担心。纯属多余,自从张沛林这个建议提出之后,天才美少女就魂不守含了,直到一顿饭吃完,都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直到陈太忠送她回到家中的时候小荆总才轻声嘀咕了一句,“太忠哥,我真佩服张局长,能想出这种点子来。”

“其实就是本位思维嘛”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当官的终究跟你们这些老百姓不同,不过说句良心话,这种类似行政支持的推广,比那些花里胡哨的广告效果好得多。”

“那你们科委的电动助力车厂,是不是也能用这种方式推广呢?”荆紫菱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这个啊,就要慢慢说了”陈太忠低头下仪表盘上的时间,轻笑一声,“八点了,要不我拉你到一个地方细细解释?”

“你?”荆紫菱警慢地看他一眼,推开车门飘然下车了,一阵银铃般的笑声自不远处传来,“呵呵,我知道,你的厂子没可能这么推广的,今天不早了,”回家晚了,妈妈要骂的。”

“这小丫头”陈太忠悻悻地一捶方向盘,心说你倒是机灵,要不然我就要试着带你去军分区招待所解释去了,至于已经说好的雷蕾和田甜,就只能想办法撒个谎了

不过,下一刻他就被她刚才的话扯开了注意力,心说果然如此啊,互联网总是要过电信局的,可是这电动助力车就不一样了,很多部门都能管。但是没有一个绝对权威的部门能发话,唉。哥们儿这推广,比你那推广难多了。

他正纠结着呢。过来的,“我接上甜儿了,快到军分区了。你在哪儿?”

雷蕾开的是她的捷达,陈太忠是桑塔纳,两辆车的前窗上都放了通行证,卫兵过来眼就直接放行了,连问都不问,并不存在什么想像中的不方便。

不过遗憾的是。小院没有单独的停车场,只能将车停在招待所的院里。

雷蕾走下车。笑着冲陈太忠点点头,“这儿看起来挺雅致的,以前去过省军区,还真没来过军分区,环境确实不错啊。

她这番话。是为了宽他的心,意思是下午的话我也就是随便,太忠你也不要太当真。

陈太忠的心思却是不在这里,眼见田甜下车,他禁不住就是眼前一亮,田主持人今天穿的是雪青色女式西服和综色筒裙。白色绣花衬衣,腿上还是黑色丝袜,一时间,他看得有点食指大动,笑着点头,“还是甜儿好。不怕冷。”

“哼,有了新人忘旧人”穿了牛仔裤的雷蕾白他一眼,还待再说点什么,却发现田甜看着一辆黑色普桑车发愣,禁不住推她一把,“你怎么了?”

“没什么”田甜摇头笑一笑,指一指这辆挂了地方牌照的车,“这车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不过算了,没可能的。”

二层小楼上下都是套间,楼外有楼梯,楼内也有,楼外的楼梯通过一个门还能直达招待所内部的院子,不过那门只能从小院这边打开,另一边想过来,只能是服务员拿了钥匙来开门,简单一点来形容这个。小院给人的感觉,那就是“四通八达”和“安全感极强”一这两个要素一起用在这里,并不矛盾。

不过这小院的房间,说大真不算大,也没有做饭的地方和设施,还好这里是客房性质。一应东西应有尽有,用来寻欢作乐倒是再合适不过

了。

看得出来。田甜进来以后有点紧张,倒是雷蕾这过来人满不在乎地东瞅西瞅的,居然还指指点点的,俨然以房间主人的模样自居,她这副样子,逐渐影响了田甜的心情,不多时,她也放松了下来。

楼主要是个大客厅,还有个不大的卧室和卫生间,二楼的客厅要点。可是卧室就大得多了,设备倒是不多,

““回头要准备点换洗衣服和睡衣什么的”雷蕾一边边推开衣柜,下一刻人就愣在了那里,“你把紫竹苑的衣服拿过来了?”

“那是”陈太忠笑着回答,他站在田甜身后,双臂搂着她,两只手正好垂在她的小腹上,正笑吟吟地看着她。“我干活可是利索呢。

“被子那些的,只雷蕾一转头,才待再说什么,猛地发现田甜的脖颈处微微泛红,禁不住轻轻地啐一口,“我说,现在还不到九点,你俩不用这么急的吧?”

“从来都是苦短的”陈太忠笑嘻嘻的一低头,轻轻地吻上了面前美女主持的脖子,他现在已经是个中老手了,又知道她的**在脖颈和耳根处。

田甜的反应,真的是太强烈了,几乎在一瞬间,她的脸就变得通红,身子也软绵绵地站不住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屋里的响动才平息下来,又过一阵,雷蕾的声音响起。带了浓浓的抱怨口气。“太忠你真是喜新厌旧,又弄到她里面。”

“对了,今天的检验结果出来了,还走过敏啊”田甜的声音跟着响了起来。

“所以你只能受我的滋润”男人的声音响起,只听这口气就能想像出他的意洋洋的样子,“雷蕾也别急,下一次给你。”

“偏心。”雷蕾轻声嘀咕一句,半真半假的口气。

“对了。刚才田甜你说的那辆桑塔纳。是怎么回事?”精虫上脑果然是要不的的,陈家人居然现在才想起此事。可想而知他刚才一直在琢磨什么当然,这或者是个转移话题的技巧。

“那个车牌,好像市纪检委的”田甜轻声地回答,事实上这个问题一直也在困扰着她,“那辆车我也眼熟”可是这车为什么会出现在军区招待所呢?”

“纪检委的双规地点嘛”兽蕾下意识回答一句,不过下一玄她的身子就直了起来,声音也变得紧张了起来,“什么?你说咱们跟纪检委的住在一块儿?”

她还有一句话没说:敢情刚才甜儿你进来的时候那么拘束,是因为知道隔壁住着纪检委的?你怎么不知道早说呢?

“扯呢。纪检委的双规地点,怎么可能放到部队上?”陈太忠可是知道其中的情况,他不屑地。多一声,“去武警部队是可能的,放到正规部队里真不可能,,估计是来串门的吧?”

“到也未必”田甜摇一摇头,对于纪检委,她的见识可不比陈太忠少。毕竟她老爹这么多年政法系统不是白干的,“特殊情况下,也会出现这种极端例子,只是在武警部队的时候比较多而已。”

她这话,陈太忠都不好说什么了。一时间房间里就静了下来,好半天他才笑一笑,“就算在双规人也无所谓。咱又没犯事。”

“就是”田甜笑着接话了,自打她听老爹说起玩女人整不倒陈太忠,就彻底地放下了这番担心,事实上,她都认为没必要这么仓促地搬离紫竹苑一反正屋主又不是陈太忠。

“这隔行,,还确实如隔山啊”雷蕾听他俩这么,紧张的心思也就放了下来,一掀盖在身上的薄被,赤着身子下床,“我去洗一洗,甜儿你不洗吗?你那儿可是比我粘糊多了。”

“不着急,“田甜的身子微微缩一缩。心说这结了婚的女人还真就不一样。什么都好意思说。

不成想某个没结婚的男人,比结了婚的女人也不遑多让,闻言就是一声轻笑。“呵呵,人家甜儿好不容易对我不过敏,你就让人家多体验体验嘛。”

“讨厌”田甜轻捶他一拳,不过身子还是懒洋洋地蜷在**,只是将一只着了丝袜的腿抬起,在他的大腿上轻轻地蹭着,黑丝包裹的小脚丫微微地向上勾着,,

1馏章规和飞

说是不关心,事实上,陈大忠对军分区出现纪检委的车,还是相当好奇的。虽说肯定跟他无关,可是想到自己找的保密场所,居然也成了素波市纪检委的保密场所,是个人心里就会有点别扭的。

不过。田甜是真的不介意,所以第二天一大早醒来,居然扯着陈太忠和雷蕾要去食堂吃早饭,“这儿的伙食不错,一起去吧。”

陈太忠和雷蕾交换个眼神,雷记者无所谓的耸一耸肩膀,陈主任琢磨一下。心说甜儿你不怕别人的物议,莫不成我就怕了那子虚乌有的纪检委了?“去就去吧。”

服务员明显是个熟手,见他们三个从小楼方向过来也没随便问,抬手给了一张餐券,只是着重强调了一句,“所长说了,你们在东包间用餐。”

东包间是个什么地方?陈太忠听得有点挠头,倒是田甜对军分区了解得比较多,“哦,那就是食堂东边那个包间?”

“嗯”服务员点点头,也没再说话,只是在他们三个离开后,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他们的背影。

陈太忠很快就明白为什么这包间叫做东包间了,因为食堂总共就两个包间,一个在东首,一个在南首。

招待所的食堂很大,起码三百多个平米,这里不仅仅对客人服务,也是整个军分区唯一的公共食堂,士兵们的三餐都在这理解决,不少军官也是在这里吃饭食堂的伙食不错,价格便宜。

甚至连司令和政委都经常在这灿乞饭。不过大多时候,他们是在南包间。东包间这边,是用来接待身份尊崇的客人的。

伙食果然不错啊,还是自助的,陈太忠四下,发现士兵们都是排队在两个窗口打饭,而少数士官、军官和便装的人才是拿了餐具自己挑选。心里就有了计较,走到发放餐具的服务员旁边,把餐券递了过去。“给三套餐具。”

他们三个走进来的时候,就吸引了部分人的关注,陈家人虽然高大阳光一点。但是这种人在部队里也不少。大家注意的是陪着他的两位罕见的美女当兵三年,见了母猪胜招蝉,何况这种一等一的美女呢?“顺介员办直关注着众二位呢,有心说众张餐券就是,不过看到餐券上的“东包”两个铅笔字,这话硬生生地就咽到了肚里,所长大人的笔迹和习惯,他当然知道。

“东包不用领餐具”这位勉强挤出个笑容来,事实上,他原本不用这么客气的。部队讲的是秩序、纪律而不是人情,可是见到这三位中男人器宇轩昂,女人美貌娇娆,他决定还是客气一点,“三位去里面等着就行了。”

“区区一个小招待所的早饭,就分了三个等级”雷蕾一进包间,就禁不住嘀咕一句,陈太忠听得就是一笑。“这种事情,习惯就好了。”

他们在这里说话,却不知道外面打饭的人里小有两个穿了便装的人在悄悄地看他们,直到他们进了包间,一个人才轻声嘀咕一句,“那不是田书记的女儿吗,电视台那个?”

“我说怪不得看着眼熟”另一个轻声回答,犹豫一下又嘀咕一句。“那男人是谁啊,带着两个女人来吃早饭?”

这二位都是眼里不揉沙子的,在军分区吃早饭,那就是意味着这三位都是在招待所过夜的,而且田书记家就在素波,田甜断没有跑到招待所过夜的理由。

当然,要是军分区有特别重大的活动。田甜出现在这里到也不是不能理解。然而这二位都知道,最近军分区没活动小要不然他俩也不会身在这里了。

“估计是谁家的孩子吧”前一位悻悻地哼一声,他身份虽然不高。但是关于上层的传言了解得不少,“居然带了两个女人”唉,人和人就是不能比啊。”

“要不”咱查一下这个人?”那位的眼里,嫉妒的火焰在熊熊地燃烧着。“这家伙身上油水不会少了。”

“想找死你自己去”前一位不屑的哼一声小旋即声音放低,“老田的女儿都这么乖巧”八成是两个伺候一个呢。哼,你以为头上顶个纪检监察就谁都敢查了?”

陈太忠自是不明白其中的因耸,也不知道自家还在纪检委门口转了一圈;不过他对那辆车还真的是很好奇,饭后目送两女离开之后,找到了张所长,“老张,你的招待所还住着纪检委的人?”

“嗯,异地的。”张所长通过服务员。已经知道眼前年轻的陈主任昨天跟两个女人住了进去不但年轻貌美小而且看起来还是良家的那种,心说这家伙还真是荒唐,不过,地方上的事情。又跟他有什么关系呢?

正经是不能怠慢了眼前这位!有了这样的认识,于是那纪检监察的保密制度,对所长大人就形同虚设了,“好像是正林财政口上的人,估计个头不会小了。”

“哦”陈太忠一听是正林的,心说这真的不关哥们儿的事儿,但是有个问题他还是要问清楚,“我说,你们这儿也是双规人的地方?”

“嘻,百年难遇这么一次”张所长笑着摇头,他猜到了对方心里的想法只要是个干部,谁也不愿意跟纪检委住隔壁不是?“估计是别的地方都不方便,你放心,在军分区里。他们不敢乱来的。”

这就好,陈太忠点点头,心里那份若有若无的忐忑登时放下,居然隐隐地芒出了点兴奋来,不得不承认。有时候这家伙确实是有点恶趣味:隔壁在双规人。哥们在双飞人,哈哈,有趣有趣,

这恶趣味,就跟春天的竹笋一般。一旦冒头,就有不可遏制的趋势。陈家人琢磨一下,打算挑战一下纪检委的承受底线,闲着也是闲着嘛反正哥们儿的名声已经够坏的了。

说不得,他就打个电话给丁小宁,“最近可能又要去一趟北京了。短期估计回不去了,你要是没事的话,开上奔驰车来素波找我玩?”

“行啊”合力汽修现在由马疯子一理,丁小宁的主业就是京华酒楼。酒店这种东西,你说忙是真忙。可要说总经理,一般也没什么大事。她最近网谈完一层楼的长包房。正闲得没事呢,“要不要叫上望男姐?她已经不在幻梦城干了。”

刘望男自打回了一趟老家,引起了巨大的轰动,通玉就时不时有人过来转一圈,刘大堂也是好面子的人。心说老家来人无所谓,但是要知道自己在娱乐城扮演了一个类似老鸠的角色小传回去不是挺丢人败兴?所以不想干这个了,反正她还有一个小公司和一个小煤矿来的

倒是十七有点舍不得她走,幻梦城有刘大堂坐镇,他不但放心,也省了不少心思,正好合适跟一帮狐朋狗友四处乱玩,再说了,这也是他跟陈主任保持联系的纽带之一不是?

于是,石老板就不肯放刘望男走。一直说等再找一个人来接手,不过,这年头人才难得不是?最后还是刘大堂恼火了,才得以彻底脱身。

“来就来吧”陈太忠笑一声,挂了电话,心说这下哥们儿还真不用考虑回去了,过两天直接飞北京吧。

他不回凤凰也闲不下来,当天中午张沛林就要再次邀请他坐一坐。不过被他婉拒了,“你先跟荆紫菱聊吧,我这边还有一点应酬。”

陈太忠的应酬是谁聊是王启斌。王部长最近”挺有点郁闷。

按说,蒋世方回来了,他的老领导戴复十有要红火了最起码不会窝在市总工会了,那么他的心情应该很高兴才对,老领导重新出山有望。自己也要当干部二处的处长了。

然而,王部长郁闷也郁闷在这里了。这两个兴奋点,带给他的不止是兴奋。更多的是烦躁。

李处长确实是要下了,这传言已经甚嚣尖上,但是大家看好的不是王启斌。而是省委某个正处级秘书据传言,那位是走了许绍辉的门路。

更让他烦躁的是,昨天他听戴主席说了,好像蒋省长的女公子,跟陈太忠不太合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