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4章 关说1665章七千字

1664章关说 1665章(七千字)

戴复是个聪明人,虽然在蒋世方家里没听到什么,但是只冲着蒋君蓉话里的语气,就能判断出她对陈太忠有意见以前蒋主任也说起过陈太忠,却是没什么表情的那种。不过,现在不是蒋省长回来了吗?

于是戴主席果断告辞,回去以后琢磨一下。心说我跟小陈虽然比较谈得来,但是真的没接触过几次,倒是这个启斌,跟小陈走得太近了。

陈太忠为了王启斌,死磕郭宁生和赵喜才,还动用了素波反贪局和省纪检委,后来更是把王启娥活动到省委组织部了。这样的关系要不算铁1什么才算铁?

小王现在是干部一处的副处长。不过这个位置显然不是最终位置,更可能只是一个过度,然而,戴复纵然对王启斌有提拔之恩,也不合适贸贸然地去问他,陈太忠最后会怎么安置你这是一个境界和尺度的问题1等小王有意说的时候,戴主席借势问一下才是正理。

王启斌有意说吗?目前肯定不可能,大约是尘埃即将落定的时候,才会跟老领导示意一下,这些就都是应有的反应,这里不再赘述。

总之,戴复知道,王启斌要再上一步了,而且极有可能就是在省委组织部任职,他本来正高兴呢。老书记回来了,启斌又在组织部,这好歹也算是跟蒋系有关的人马啊小王是个念旧的人,他非常确定这一。

遗憾的是,蒋君蓉跟陈太忠不对眼,这一下就打乱了戴主席的思路,琢磨半天才打个电话给王启斌,启城啊,陈太忠跟蒋君蓉有些不对劲吗?你看看,,能不能帮着协调一下?

王部长一听这话,登时就懵了,他还指着通过戴主席跟蒋省长拉近关系呢,陈太忠的靠山蒙艺走了。眼下他重投蒋系怀抱,不但是立场坚定,将来什么时候条件允许了,没准还能帮小陈做点什么呢,岂不是也是有情有义?

再想到自己现在可能被许绍辉的人挤走,他心皂就越发地纠结了一许书记跟他没什么关系,但是许书记跟陈太忠有关系啊,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总之,王部长本来认为的好事儿,眨眼间就成了老鼠钻进风箱里,两头受气而且这风箱还不止一个小是两个!

他憋不住了,给陈太忠打个电话小等知道他就在素波,说不得就强烈要求跟他坐一坐,陈太忠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心说老王马上就是干部二处的处长,这条线儿哥们儿得牵住不是?

按说,在一起吃午饭,通常是关系一般,关系好的都吃晚饭呢,不过王启斌例外,晚上他要回家,不合适在外宅呆得太久。

外宅?没错。就是外宅!王部长终于还是被小王同学拉下水了,这年头的事情就是这样,虽说是壁立千仞无欲则网,可是他有上进欲,这种情况下,道德的约束就算不的什么了。

其实,以王启斌的心态,他还真不想这么早就让陈太忠知道自己的堕落一丢人啊,太忠是小辈。跟自己女婿论交的,他自己坚守了大半辈子的操守,临老了毁于一旦,传出去遭人笑话不是?

哪怕不得不传出去,也不能这么急色吧,这算什么,“老房子着火烧得更快”吗?

可是他今天要跟陈太忠交心。就必须愕做出交心的姿态来,王启斌想来想去,终于是一横心,得了。那帕里那一招,我也学一学吧,想那小陈是荒唐惯了的,也不会怎么笑话我吧?

不过,王部长这前半辈子做人。还是比较正直的,也没那处长那么会变通,手上没什么余钱小王也没湘香有钱,所以那外宅就是一套普通的商品房,别墅是不用指望的了。

除了这一点不像,其他的就差不多了,王启斌为了和谐气氛,甚至专门要小王联系了汤丽萍,既然是家宴,大家都不用见外的。

事实上,王部长这么做,也是为了向陈太忠提个醒:太忠,我是临老入花丛了,这辈子的清誉也确实是毁于一旦了,不过这可是跟你们学坏的1不许笑话我啊。

陈太忠一进屋,见到这架势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看到王部长虽然努力做出了自然的样子,脸上却是难掩讪讪之意,一时间促狭之心大起,笑着一拱手,“两个大喜的日子,也不知道给我下个通知,呵呵,害得我没准备贺礼,罪过啊罪过

“我说太忠,你这些怪话都是从哪儿学的啊?”王部长哭笑不得地看着他,心里实在是有点郁闷难耐,你这家伙做人,怎么哪壶不开专门提哪壶呢?

“我说的不是怪话”陈太忠觉得愈发地有趣了,不过对方年纪实在不小了,该有的分寸,他还是应该注意一下,说不得笑着解释,“北京现在很流行啊,有了情投意合的。都要搞个成亲仪式呢。”

“没听说过”王启斌笑着摇头小心说跟这家伙谈这样的话题,只会越谈越尴尬,到时候小王也要跟我“成亲”的话,那麻烦才大,说不得立匆转移了话题,“小汤,太忠来了,你俩没点私房话说?”

汤丽幕笑一笑不吭声,陈太忠心里纳闷,我跟你没什么啊,怎么老王就认为咱俩应该是那啥关系呢?

不过转念一想,他就明白了。小汤的进取心极强,自己跟她确实没什么1但是只要自己不做出什么声明,怕是汤同学就会坐视大家的误会而不做辩解这对她有利,她解释什么?

心到这个,他心里还真有点腻歪。然而眼下并不是计较曲峰的刚候,说不得四个人坐下边吃边聊。约莫半个小时之后吃完饭,汤丽萍和小王收拾碗筷,王启斌则是扯了陈太忠到一边的客厅里喝茶。

反正已经是这种关系了。王部长也不见外,把自己现在的困惑跟对方哇啦哇啦一讲,“依你看,邓部长会怎么处理许书记这边的压力?”

“这点小事算什么?”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压力谁都会有的,不过那健东若是这么容易屈服。当初怎么可能扛得住蔡藉?

没错,蒙老大这么一走。肯定存在个人走茶凉的问题,可是范如霜并没有走不是?再说了,碧空那个经贸委主任不是还在蒙老板手底下吗?能被邓健东带到蒙家混饭的,关系肯定不能差了吧?

“可是这事儿,我现在不合适求蒋省长啊,,而且人家蒋省长也未必管我”王启斌是真着急了。什么话都能说出来,“那部长要是不认账,我可就麻烦了。

“求蒋省长?”陈太忠非常古怪地看了他一眼”说老王你这二房找了没几天,怎么整个人思维就女性化得这么厉害呢?没错,想成事的话,帮忙的人越多越好,可是你要做的这种事,帮忙的人多了,还真的不是好事。

“我知道不合适”王启斌苦笑一声,他怎么可能连这点事情都搞不明白呢?而且他身上本来就掺杂有蒋世方的标签,蒋省长出面,适得其反的可能性更大,那部长就算明里不说,心中没准也会给他戴上一个“三姓家奴”的帽子,“所以现在不是着急吗?太忠你能不能”能不能,跟许书记打个。招呼?”

“这怎么可能?”陈太忠白他一眼,许绍辉要安插人进组织部的话,肯定有人家的意图和目的。他陈家人就算面子再大,也不可能去干涉天南第三把手的布局吧?

那样才叫真正的自取其辱呢!他笑一笑,“王部长你就静待好消息好了,省里领导下棋,不是你我能看得明白的,邓部长答应了的话,那是要兑现的

“就怕计划1赶不上变化,蒋老板回来得还真不是时候”。王启斌叹一口气,虽然他是蒋系出身,可是这个感慨却是由衷而发。

蒋世方的强势路人皆知。又是凤凰本土的干部,虽然他现在表现得很低调,可是大家都清楚。蒋老板现在是适应环境呢,环境一旦适应好了,强力出击基本上是必然杜老板能不能死死压住他,都是难说。

许绍辉做为外来户,对蒋省长提防心重一点很正常,若是有人把他王家人身上的“蒋记。标签捅上去,许书记的反应可想而知至于说会不会有人捅上去,这还用考虑吗?

正走出于这个。认识,王启斌才会贸然提出让陈太忠找许绍辉,这个误会不解释不行我盯干部二处这个位子好久了,跟蒋省长回来无关。

“老王你还是在邓部长面前多晃两圈,这才是正经,现在你求助外力已经是不可能了”。陈太忠摇一摇头,很多话他也不合适说出来,只能就这么泛泛而谈,“不过你放心,就算综合干部处落不到你手里,安置你一个实权正处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太忠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王启斌笑着点点头,这才是他找陈太忠的真实目的,原本王部长的目标是干部二处,可是既然蒋世方回来了,那他也只能退而求其次。心说弄个区长什么的干一干,也就挺好了。

“反正王部长你实职正处的事情,就交给我了”。陈太忠笑吟吟地看着他,“以后我万一找到王处的门儿上,你可不能不认我啊

“啧,太忠这叫什么话?我是什么人你不知道?”王启斌脸一沉,很不高兴地看着他,下一刻。他的眉头一皱,“不过,,太忠,听说你跟蒋君蓉有点矛盾?”

1瞄章道歉

“蒋君蓉?”陈太忠听的登时就是一愣,旋即展颜一笑,“没错,我是见不得她,我俩要有什么纠纷的话,王部长你站哪边啊?”

“我”小。准备充当说客的王启斌登时语塞,犹豫一下才叹口气摇摇头,“说良心话,我真的想站你这边你帮我太多了,她蒋君蓉算是个什么玩意儿呢?可是”戴主席对我有知遇之恩,我姓王的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我,,我两不相帮行不行?”

“嗜,算了,不说这个了。没劲儿”陈太忠摇一摇头,他对这个答案有点失望,不过王启斌的话里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人家为人做事就是这样老辈人终究是老辈人。

不过他不想说,王启斌可还有点不甘心,说不得再试探一下,“太忠,说句不见外的话,咱大老爷们儿跟这种小毛丫头叫真,失身份,,除了有个好老爹,她哪儿比得上你?。

你倒是会说话,陈太忠笑一笑,心里明白他想干什么了,说不得叹一口气,“王部长,这不是我要跟她计较,是她屡次三番找我的碴儿,我跟她能有什么话?”

王启减听到这话,苦笑一声,终于不再说什么了,对蒋君蓉这女人的风评,他也略略有所耳闻,心说这次我是真的帮不上忙了。

话说完了,陈太忠起身告辞。汤丽萍见状,也跟着他下楼了,陈某人也不吱声。就那么走着。坐进车里之后,见汤丽萍从另一边上车,斜眼瞥她两眼,也不打火,就那么静静地坐着。

汤丽蒋心里自是知道,陈主任怕是对自己有点看法,一时间眼睛就有点红了,犹豫一下才低声解释。“是王姐一定要拽我来的”

陈太忠沉吟一阵,才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哼来,“你不想跟别人解释咱俩的关系,我能理解,可是既然是这样”那你也别跟别的男人搞什么飞机,我丢不起那人,知道不?”

“嗯”汤丽萍重重地点头。陈主任这份做派和气势,带给她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我听说素坊那儿还是要动了,这次是九华的邵红星单干,撇开了那边,从北京找了人过来,好像是他的什么亲戚”汤丽萍怯生生地看着他,“不知道这个消息对你有用没有?”

邵红星的九华对她在的正泰房地产压力并不是很大,毕竟商人的底气比公子哥要差一些,所以正泰的杨总也没什么反应,然而她是有心人1虽然不知道陈太忠为什么对素访如此地感兴趣,可是既然是陈主任关心的,她就上心了。

可惜的是,她这话没起到该起的效果,陈太忠一听就是一皱眉头,“这还没完了”算了,由他们折腾去吧,邵红星那个亲戚跟我关系不错。”

说是这么说,他心里还真的腻歪小这一块大肥肉实在太招人了,反正哥们儿跟素仿的人没亲没故的。部国立的吃相怎么样,那我也就管不了啦当然,若是胡吃海塞吃相难看的部办过来,他真就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那好吧”。汤丽萍无可无不可地点点头,迟疑一下又发问了,“能不能麻烦您把我送到我们公司去?”

你陈太忠看她一眼,想说点什么,终于是忍住了,沉声点点小头,打火起步,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快到地点的时候,他无意中侧头看一眼她,发现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心中莫名其妙地不忍了起来,清一清嗓子咳嗽一声,“是不是看到小王也买房子了,心里羡慕?”

汤丽萍犹豫一下,终于苦笑一声,下一刻,她转头看向他,斩钉截铁地回答,“陈大哥,我就一句话。若是你不肯负我,我绝对不会负。

陈太忠摇一摇头,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可是这一摇头,又看到了她笔直的双腿,一时间又有点不克自持男人就是这样,欲望似乎永远都没有止境。

你是不是处*女了?他很想这么问一句,不过想到晚上丁小宁、刘望男都会来,这话一时就有点问不出口,正纠结呢,车就到地方了。

汤丽蒋下得车来,犹豫一下走到驾驶室这边,轻咬一下嘴唇,“我在公司有个小休息室,陈主任要不要上去坐一坐?”

“叫我陈大哥吧”陈太忠笑一声,又摇一摇头,本想说我不上去了,冷不丁听到旁边有人打招呼,“小汤你这是,没回家?。

边说,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晃晃悠悠地走了过来,满面红光,明晏地中午喝酒了,他走到汤丽萍身边小手很自然地向她肩头搭去,“走吧,给我泡杯茶

汤丽萍身子微微一侧,让过了这只咸猪手,冷着脸发话了,“秦行长,您喝得太多了

“咦?”中年人似乎没想到她这么不给面子,愣了一下,转头看向桑塔纳车里的陈太忠,恍然大悟的一笑,“这是有朋友在啊

“没朋友在,您也不该搭我的肩膀,小。汤丽萍见陈太忠脸上有不豫之色,登时就想起了刚才陈主任所说的“面子”问题,心里就知道,这个关键时刻,实在是退不得的,于是脸色越发地冷了,“我跟您没这么

“小汤,你这是怎么跟秦行长说话呢?”一个声音传了过来,杨总绷着面皮出现了,“快跟秦行长道歉,呃,陈主任?小。

“呵呵,你还知道我是陈主任?”陈太忠气得笑了起来,“我说姓杨的,我已经给过你一次机会了,你就是这么对我朋友的?”

“这个,都是误会,都是误会”。杨总也喝酒了,显然是跟这银行行长一起喝酒的。不过见到陈太忠的冷笑之后。这酒登时就化作了满脊背的冷汗,“这个”小秦行长就是开个玩笑,真的没什么事的。”

“秦行长开玩笑,就要小汤道歉小你这逻辑有点混乱吧?”陈太忠却是不依不饶了起来,这是我看到的,没看到的时候,还不知道你们占了她多少便宜呢。

他对汤丽萍的心思,实在有点说不清道不明,他喜欢这女儿身上那种自强的感觉,也觉得对方有点可怜,可是同时,他又不想招惹太多女人忙不过来不是?

然而,不管怎么说,姓杨的知道自己的存在,居然还敢这么典负汤丽萍1这就让他有点忍无可忍,就算她不是我的情人,只是我的朋友,你们就该这么欺负吗?

想一想刚才自己说的“面子”他实在没有理由退缩,就算是中了小汤的陷阱都认了,说不碍手伸出车窗,一指那秦行长,“我不管你是谁,向我的朋友道歉。小

道歉?秦行长登时就火了。他本来也就是个玩笑的心思虽然继续发展下去未必就是玩笑了,不过。堂堂的支行行长,吃吃小女孩儿的豆腐1这算多大一点事?你居然要我道歉?

“陈主任,看我面子,这次就算了吧,啊?”杨总心里这个急啊,就没办法说了,他的房地产公司屁大一点小。一消几个银行的朋友支持着呢,这秦主任就是他苦心经营曲”飞小。

他不是不知道汤丽萍跟陈太忠有关系,可是人家秦行长就好这么一口,别的房地产公司的售楼小姐也不知道被丫上过多少了,杨总自问,他没有把汤丽萍拱手送出去的胆子,但是秦行长只吃一吃豆腐的话,他又怎么敢管呢?

“行,你厉害。我走。”秦行长见杨总真的把陈太忠当回事了,心里越发地恼怒了,原本他看到这今年轻人开着一辆桑塔纳,也不想过分得罪,毕竟这年头能开得起时代超人的主儿,混得都不会太差劲了。

可是真要叫起真来。他又怎么会把一辆桑塔纳看在眼里,他认识的开奔驰、宝马的都是两位数甚至三位数,你开辆破桑塔纳也敢跟我得?

陈主任”这么年轻的主任,级别又荐高到哪儿去呢?十有八九是跟小汤一样,哪个公司的办公室主任吧?

不过,饶是如此。秦行长也没有硬顶陈太忠的打算,这年头小心一点总不是什么大事。可是这通邪火他要是不发,心里还不够痛快,那就只能对准杨总发火了。

所以,秦行长一边转身,一边手指杨总,“老杨,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啊,你连里外都分不清,让我很寒心。”

这一复,他心里都决定了,姓杨的你要是不把这个小汤乖乖地送到我**,将来别说贷款了。老子找个理由让你提前还贷!

“你给我站住小”陈太忠火了,哥们儿让你走了吗?现在我在,你装孙子了,等我一走还不知道你要得瑟成什么样儿了呢。

这话一出口,那秦行长也实在没办法躲了,说不得转身冷冷地上下打量他两眼,不屑地哼一声,小伙子,我认识你吗?”

“那我今天就让你认识认识”陈太忠也火了,笑嘻嘻一堆车门走下车,杨总知道这家伙野蛮,身子网想动一动,看到对方有意无意地扫一眼自己,登时就只敢站在那里打哆嗦了。

秦行长一见,这家伙不但年轻而且长得异常高大魁梧,耸不住就生出了些许寒意,身子缓缓地向后退去,手就向手包里伸去,“你要干什么?我说,,有话好好说,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也就这点胆子。陈太忠笑一笑,站在那里双手向兜里一插,“你是哪个行的?”

“我”秦行长瞥一眼杨总,发现人家没有救场的打算,一时间就不敢说话了小到是汤丽萍在一边发话了,“他是建行西城支行的行长

开弓没有回头箭。她已经没有选择了,这份工作怕是都要黄了,那就死死地跟陈大哥绑在一起吧。

秦行长闻言,扫了她一眼,虽然面上没什么表情,但是眼中的阴毒,是个人就看得到。

“西城区怎么净出你们这种杂碎呢?”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走上前去,手一抬,对方吓得身子就是一侧,网从手包里拿出的手机“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就这点胆子。也学别人玩办公室性骚扰?”陈太忠没动人,他只是抬起手小重重地戳着对方胸脯,一边戳一边笑着发话,“你知道贾志伟吧?。

秦行长一听到这个名字,脸在一瞬间就变得刷白,这一刻他是真的怕了,情不自禁地点点银行的人来说,最可怕的就是被反贪局找上门来。

而小贾本是工行年轻的希望之星,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发生在贾行长身上的事情?才才他跟老杨在酒桌上说起来,还感慨不已呢,,也不知道那家伙到底是招惹什么人了,朱秉松居然都护不住啊。

“知道就好,小。陈太忠的手还在他胸膛上一下接着一下的戳着,脸上笑容可掬,而秦行长已经站在那里不敢动了,就任由对方戳着,耳边恍恍惚惚地传来此人的声音,“你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能把高洋叫过

“高洋?。不知道是不是中午喝酒的缘故,秦行长脑袋瓜已经迷糊了,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那是反贪局局长,“贾志伟是你搞的?。

“是不是我,小你管得着吗?”陈太忠哼一声,转身离开,这个人不值得他多浪费半分钟,“你想试一试的话,尽管试好了。”

桑塔纳车就这么走了。留下秦行长在那里呆立着,好半天他才出口气,揉一揉被戳得发痛的胸口,走到了杨总旁边,“老杨,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

杨总也愣了半天,才转头看一看汤丽萍,脸上堆起了灿烂的笑容,“小汤,贾志伟真的是陈主任拿下来的?”

“我不知道”。汤丽薛心里这个痛快,那就不用提了,冷着脸摇一摇头,“不过”陈主任听我说了,咱们那会儿有点麻烦

“唯”杨总听得就是倒吸一口凉气,好半天才伸出去,本来想拍一拍汤丽萍的肩头。下一刻,他的手硬生生地悬在了空中汤我记得你的工资,很久没涨了吧?”

秦行长也不笨小刚才是被陈太忠吓到了,现在他可是听明白了,笑着冲她点一点头,“小汤。刚才老哥喝多了,对不住啊”

我这算是是道歉了。这件事,总该就这么揭过了吧?着行长如是想,,

又是七千字。月票掉到第十八了,恳请书友们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