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6章 决定伸手1667乱

1666章决定伸手 1667乱

这世界上原本就是一物降一物,秦行长可以不鸟大多数政府官员,像建委、交通局这样的强势行局,等闲也不敢给他使什么脸色,不过陈太忠一句话,就能吓得他魂不附体。

然而,天底下没有解不开的疙瘩,大家又不是有多大的仇恨“无非就是揩油未成嘛,秦行长自认,自己已经向小汤同学道歉了,这事儿也就该揭过了吧?

不过很遗憾,他想错了。

事实上,陈太忠离开正泰公司之后,心里并不是很痛快,也许是中午跟王启斌谈得不是很好,也许是对汤丽萍有点束手无策,更也许是因为素坊那边终于要被邵国立动了……虽然戳打了那秦行长几下,但是玩惯了大动作的陈主任,又怎么会满足于这种的戳打?等他接到汤丽萍的电话,说是秦行长已经道歉了,挂了电话之后,他认为自己应该高兴了,却发现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直到下午四点多,丁小宁开着奔驰车载着刘望男出现在素波的时候,他的心情才好了一点,找了一个酒吧招呼两人坐下,点了瓶红酒三个人慢慢地喝,边喝边聊。

难得的是,今天他的手机居然响得不怎么频繁,昏暗的灯光、血色的葡萄酒、轻柔的音乐,看着眼前两位佳人眼波流转笑意盈盈,陈太忠一时觉得无比地心旷神怡:这样的人生,才是哥们儿所向往的。

然而,丁小宁一句话,就让他从这种感觉中回到了现实里,“听说通张路下个月就能通了,到时候来素波就方便了,两个小时搞定。”

“下个月通不了,最多部分路段通”,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省里要搞国庆五十周年献礼,六百公里的高速路呢,交通厅那边早就明确了。”

“其实素凤段根本没问题了,听牛局长说,凤凰到张州,怕是还得三四个月……”丁小宁的消息还是比较灵通的,她的舅舅就在交通局做客运办主任,牛冬生又非常喜欢她,“现在居然不让走,真是的……”

“走上几个月,新路就成旧路了”,陈太忠笑着摇头,他对这种事情见怪不怪了,根本不以为意,他倒是有点遗憾:老蒙要是能晚走几个月,这条路也能成为送行的礼物啊。

刘望男听得笑了一声,“小宁这是惦记她名下的那两亿五借款呢,要是现在能收费的话,她就可以催款去了,要不然就得等到七月了。”

为了修建通张高速路蒙艺和杜毅一共从丁小宁的手上借走两亿五其中一个亿算是科委拆借给她的,说好是一年以后开始还钱,三年内本息付清,当时丁小宁听了陈太忠的话,没有要高速路的收费做抵押,而是在素波要了两块地,所以这还款时限要短得多。

“两块地?”陈太忠听得登时一个激灵,他终于知道自己今天为什么一直心情不爽了,“小宁,那两块地现在增值多少了?”

“当时那两块地,市价基本上就是两亿八到三亿的模样”、丁小宁在这方面是下过辛苦的,“现在涨了也就是百分之十左右,着急出手的话……没准都卖不到三个亿。”

土地使用权这个东西价格本来就是活的,你以为这块地值两亿八,有人愿意三亿一买那也正常,搞房地产的,鱼有鱼路虾有虾路,同一块地上,有人开发房子卖出去能赚两个亿,有的人一个亿都赚不到,这也都不是什么稀罕事儿。

总之,影响利润的因素实在太多太多了,这里就不列举了,但是话说回来,赚了两个亿的,真正的收获又未必强过赚了一个亿的,反正就是俩字儿一复杂。

丁小宁接受抵押的那两块地都在西城区,按说西城的开发正在火热进行中,又是市委市政府所在地,升值潜力巨大,地价不应该涨得这么慢,不过这金融风波的影响尚未过去,房地产市场还不算旺盛,也就是九九年这前半年,有了点红火的趋势。

尤其是省政府这帮人,人家做事也不傻,谈抵押的时候,给了丁总两块地,交通英然便利但是离市区距离远了点,地方不算小但是地价一时半会儿升不起来也正常了。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丁小宁只出了两亿五,就拿到了价值两亿八以上的地块一这么偏僻的地方,你抵押得少了我肯定不干的嘛。

想到这里,陈太忠觉得自己好像能做点什么了,“这样,小宁,等时间允许了,你去找肖劲松,这高速直拖着也不是个办法,他们该着手准备还钱了吧?”

“还有两个月呢”,丁小宁有点奇怪,看着他愣了一下,“现在去要,是不是有点着急了?”

“不算急,一点都不算”,陈太忠摇一摇头,脸色却异常地郑重,“省里的党政一把手都换人了,这么多钱,你怎么能不未雨绸缪呢?”

“呵呵”,刘望男看着他这个样子,登时就笑出了声,丁小宁奇怪地看她一眼,“望男姐,你笑什么呢?”

“太忠绷起脸的时候,是最能吸引我的时候”,刘大堂双手支在桌上托着两腮,笑吟吟地看着他,“不过嘛…………太忠一定是想到别的什么了。”

“哈,你例是聪明”,陈太忠被她这话逗乐了,“我真有点想法,不过怕小宁沉不住气,本来不想说的呢,没想到被你看出来了……”

原来,他想到今天听说的这些事儿,心说丁小宁的地正好来安置素波仿织厂,两块地隔得并不远,一块做厂区一块做宿舍,真的是好事儿。

至于说素坊这么一搬就搬到郊区去了,陈太忠才不会在乎,工厂嘛,它原本就该远离市区的不是?事实上素纺所在的这块地,二十年前也算城郊一十五年前都算城郊,不过是眼下整个中国城市化的趋势太快,现在的位置就成了热门地块。

反正你们都敢往素纺伸手了,那为什么我不伸手?陈太忠心里实在太不平衡了,起码我伸手,多少是要考虑素纺工人死活的,吃相也不会太难看,干巴巴地看着你们赚钱,凭什么不让我的女人赚点化妆品的钱呢?

事实上,能整体素质全方位超过她的,田主持自视极高,就算蒋君蓉也不怎么放在眼里,可是对上荆家那个女孩儿,她真的一点自信都没有。

张沛林在电话那边也挺郁闷的,心说你好不容易来素波了,就见我一面,把个小女孩扔给我就不露头了,这叫我怎么才跟你套近乎呢?

“还有什么方便不方便的?”说不得他干笑一声,略略试探一下,“水上人家贵宾间,你要再不来,给你留的好东西可是被别人抢了啊。”

这种话说出来略带冒昧,有点交浅言深,不过天南省邮电管理局就是这种风气,因为受地方上的管制不是很多,隐隐有点独立小王国的意思,风气也就粗扩一点。

省局还是好的,到了地方电信或者其他部门更甚,基本上跟国企一样,内部有什么都不怎么瞒人……像凤凰化工厂的老总李继波,大白天不关门就敢在厂里跟女人。

反正少年人嘛,谁还能少了这一口儿爱好?张局长自问自己跟陈太忠在北京有交情,现在又能帮上陈主任的小女朋友,就这么试了一下。

“好东西吗?我现在旁边有啊”,陈太忠听得也是一声笑,心来这年头笼络人心,也就这么几招嘛,“肯定比你准备的货色好,我就敬谢不敏了,呵呵。”

“咦?那倒是要见一见了”,张沛林这下更热情了,“好了,我自带女伴,这样行不行?”

“那就那就来吧”,陈太忠也不好太不给这家伙面子,看着屋里的四个女人,悻悻地苦笑一……声,“唉,关系近,需要这样表现吗?”

张沛林真是携带了一个女人来,那女人约莫二十的模样,个头高挑美貌异常,不过,陈太忠一眼就看出来了:这女人也是坐机关的,不是那些风尘女人。

张局长一见屋里这莺莺燕燕的架势,禁不住有些自惭形秽,本来他还想把身边的女人介绍给小陈呢,这时也只能叹一声,算了,我还是留着自己用吧……跟他一起来的,是素波电信机房的工程师张馨,这女人原本也是嫁了一个好老公,才得到了这份职业,不成想她公公事发,连带着老公都折了进去,离婚之后正没个去处呢,正好被下来视察的张沛林碰到。

张馨的专业素质真不怎么样,不过张局长见她风韵极佳,主动向自己示好,又知道她离异了,打听一下知道这女人风评不错,心里就惦记上了,今天他都答应她了,你要是能把那陈主任招呼好了,我最少给你一个科长干一其实不瞒你说,人家要是愿意帮你,给个局长都简单。

约莫八点四十左右,这顿饭就吃完了,事实上,这么些女人在一起,有什么话都不可能说,也就是拉近一下感情的意思,当然,从这点上讲,张局长今天收获颇丰三大铁里,有一铁叫一起嫖过娼,眼下虽然不算嫖娼,但是都弄明白对方的情人了,这比嫖娼还铁不是?

笑着送走五个人三辆车之后,张馨忐忑地看着自己的领导,“张局,今天这……我也没招啊。”

“没事”,张沛林笑着摇一摇头,心说我的目的达到了,下一刻,他看着她琢磨一下,最终还是摇一摇头,放弃了自己吃掉的心思,“你准备一下,过两天跟我一起去北京。”

跟你去北京张馨微微地点点头,心里却是在暗叹,省台的女主持人都只是其中一个,我又凭什么入得了人家的眼呢?

陈太忠的桑塔纳、雷蕾的捷达车和丁小宁的奔驰依次驶入军分区招待所,自然又是荒唐的一夜,那也就不用再说了。

田甜一开始是真有点不适应,不过,男女之欲原本就是繁衍生殖的本能,触目一床的肉色,满屋的,空气中都弥漫着的气味,不多时,她也忘情地投入了进去……令她奇怪的是,虽然大家只睡了短短的三个小时,第二天不但能在六点醒来,精神还相当地旺盛,一点疲惫的感觉都没有。

她醒转的时候,别人也都醒了,陈某人正举着丁小宁雪白修长的双腿在“晨练”呢,于是出声建议,“今天不能一起去餐厅了,太扎眼了。”

“那有什么?”陈太忠满不在乎地回答,“不过要晚一点,等我忙完知……”

他并不知道,其实食堂七点就停止供应早餐了——部队上有部队的纪律,直到七点十分跟服务员要餐券的时候,才得知还有这么个说法。

来不及了!几个人才悻悻地回到房间,陈太忠就接到了张所长的电话,“陈主任,商量个事儿啊,你这个吃早饭的时候,动静点行不行?”

敢情,张所长听服务员说,客人这次带了四个美女来,登时就吓了一跳,心说……小伙子你不知道珍惜身体不要紧,可是多少得注意点影响吧?

陈太忠一时就有点不解了,少不得要跟张所长请教一下,张眸长当然要做个解释。

原来,他昨天在餐厅用餐,一边有人奇怪一男两女的来历,就有人问了起来,张所长整天跟这些军官打交道,当然知道这样的问题意味着什么。

“你关上门儿怎么搞都行,可是去食堂就太招摇了,那么多士兵和军官能看到,部队里可是不缺愣头青,看你不顺眼,指不定就捅到哪儿去了……当然,我知道陈主任你不怕,不过,何必招这个麻烦呢?”

部队上,终究是有部队的规矩的!陈太忠听得悻悻地叹口气,挂了电话,得,哥们儿没引来纪检委的关注,倒是引来了张所长的抗议。

然而,三辆车渐次离开的时候,还是吸引了某些人的注意,“啧,今天又多了俩,还是开奔驰的,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头?不查一查他,真的不甘心啊。”

“唉,好白菜真的都是让猪拱了……”,不同意查陈太忠的那位也禁不住唠叨一句,“要是有下辈子,一定要投个好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