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8章 丁小宁的野心1669章炸馆

1668章丁小宁的野心 1669章炸馆

2701668章丁小宁的野心1669章炸馆

陈太忠并不知道。他已经成功地达到了目的,引起了某些人的不满,事实上,由于有素仿土地的横空出现,丁小宁来素波。已经不是为了恶心某些人,而是要参与分润这块肥肉。

由于省政府办公厅升了半格,肖劲松成功地件为了副省级干部,不过,肖秘书长倒是没摆什么架子,直接让人将丁小宁请了进来。

可是,当他听说是她来要钱的,眉头就皱了起来,略带一点不耐烦地看着她,“小丁。这日期还没到呢,你这算是个什么意思?。

“我就是想知道个准信儿”丁小宁得了陈太忠的机宜,自然知道该怎么说话,“是要还钱还是那块地给我了?”

“日期没到呢。有必要说这个?。肖劲松心里越发地不耐烦了,蒙老板已经走了,若不是知道杜老板也算欣赏这女孩,他只怕就要瞪眼了,你知道省政府秘书长有多忙吗?“好好地看看那个借款协议吧”你还有什么事没有?”

“我只想知道省里的选择,这毕竟不是一笔小钱,今天我就是来要个准信儿的”丁小宁横起来连死都不怕,当然不会被他吓住,还是笑吟吟地解释。

“你们要是能按协议还款1我就要安排这些款项的去向了。你们要是不能还钱,我就要着手准备启动开发那两块地了,这么大的事情,光准备也得一段时间吧?”

肖劲松一手经办的此事,可是知道这笔钱的来历,心说你只是占了一小点股份,大头还是凤凰科委和某个外地公司,这些钱的去向,你有资格安排吗?

不过,置疑归置疑。他也知道这钱是从谁的户头过来的,当然不能仔细计较,于是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小丁你说得有道理,我能理解,不过从程序上讲,我现在没有回答你的义务,等时间到了再说吧。”

“借钱的时候。你们都是很客气的啊,我给得也痛快”丁小宁冷哼一声,“现在到要钱了,就想起原则了,程序了?。

你!肖劲松真的火了,不过,既然是副省级干部了,这点城府还是有的,说不得点点头。“原则是要讲的,丁总你没事就可以离开了。”

丁”都换成“丁总”了,肖秘书长的火气,也就可见一斑了,不过丁小宁早得了陈太忠的授意,倒也不怕他,而是笑着点点头站起身,“那我找杜省长去”哦,对了,我到忘了,他现在是书记了。”

这话实在太狠了,肖劲松本来正低头摸眼镜,打算看看报纸呢,听到这话手就是一抖。没好气地哼一声,“我说小丁,这话是谁教你的?。

这一次,称呼又转为了小丁,没办法,做为局内人,肖秘书长太明白这话的恶毒了。

按常理来说,政府秘书长就是政府一把手的影子,而党委秘书长是党委一把手的影子。大多时候都是这样。

然而,这个规律只适用于大部分地市以下的党委和政府。到了省一级,那真是一个萝卜一个坑,谁身后还没有站了个把两个厉害人物?真是没有厉害人物的,那必定是有群众基础或者某一领域支持一级的秘书长,那不是说换就能换了的。

就拿眼下肖劲松的处境来做个比喻吧,他是本省干部,当然不可能是外省来的杜毅的人马。只是这么几年配合下来,就打熬成杜系人马了?蒙老板少插手政府这边的事务也是其中因素之一。否则肖秘书长会发展成什么样就不得而知了。

蒋世方回来之后。肖劲松这个位子就尴尬了,从蒋省长的角度上来看,他是天然的杜书记留下的钉子?当然,省级干部的圈子,没有下面那么泾渭分明,但是肖杜的渊源就是摆在那儿了。

不过蒋省长心里不舒服归不舒服,短期内却也不可能做出什么表示,除非秘书长做出什么太过分的事情,要不然他还真不好随便安排,且不说这副省级的位置本来就不多,只说人家该怎么安置是中组部说了算,他想动就不容易?最多也就是边缘化一下此人。

然而,肖秘书长心里却是清楚,杜书记本是个较为克制的人,到省委之前也表过态,希望政府的这套班子,能很好地配合新来省长的工

杜老板的话是套话。其真实用心如何,大家还不得而知。不过肖劲松已经是副省级干部了,他也打算好了,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尽可能地配合蒋世方除非杜书记另有表示了,他再决定行止也不迟。

这都是些很正常的反应,没什么可强调的,所以说丁小宁的话就太恶毒了?肖劲松你是杜毅的人啊,现在见杜省长成了书记,这是就打算改换门庭了吗?

要不是肖劲松现在的处境尴尬,他根本不会在乎一个小女孩的胡言乱语,不过他现在。却是不得不在乎?这话传到杜老板耳朵里,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应真的很难讲,要是传到蒋老板耳朵里,麻烦也不会小了。

你纯粹是嫌我事儿少!肖秘书长心里的郁闷就不要提了,要不是知道这小女孩跟杜毅说的上话,他甚至有收拾这女娃娃一顿的冲动一敢跟我这么说话?

当然,就算再郁闷,副省级干部的涵养还是要讲的,所以他就喊住丁小宁,问这话是谁教的一显然,他的目标直指陈太忠。

“谁教我的?”丁小宁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副很惊讶的样子,她年纪虽小心思可不差。由于干过仙人跳演技也不含糊,“杜省长现在不是成了书记吗?。

你少跟我装吧。肖劲松心里冷哼,要是没有陈太忠教你,就凭你这二十岁不到的小丫头。能说出来这么阴损加威胁的话吗?

不过,肖秘书长不会对这个叫真,他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出来就行了,想必那个姓陈的混蛋自然会明白,于是冷,抬手就去摸桌上的电话,“那我安排综合处的赵明帮你办理这件事吧。”

凭良心说,受到一个小女孩和一个小副处的威…?耸劲松心里真的太恼火了。可是偏偏还发作不得。说不钱…必将此事推出去赵明敢做这个主吗?再给他个胆子!

谁想,丁小宁却是不吃他这一套,“这么多钱,综合处的人做得了主吗?您不是打算踢皮球吧?”

你,,欺人太甚!肖劲松真想拍案而起了,做为省政府秘书长,们踢皮球那是有踢皮球的道理。可是一个小女娃娃还是商人这种,怎么能有资格置疑我呢?

遗憾的是,还是那句话。他再生气也得忍着,所谓的宰相肚里能撑船,就是指这样的气量。而且人家堂堂正正地发问,他还真的不好回避,要不然这小丫头指不定还有什么难听话要说呢一光一个丁小宁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还有一个无法无天的小混蛋在背后授意。

“短期内,你确实的不到答复”肖秘书长不动声色地吸一口气,面沉似水,“你先跟赵明了解一下情况,我肯定不可能什么都知道不是?这样吧,我有空也帮你问一问小丁,现在政府工作没有完全理顺。这个也不需要我多提醒你吧?”

这话就是变相地承认他在踢皮球了,只是为了颜面,他还是要指出找赵处长的必要性,反正他已经把话说得明白到不能再明白了?蒋世方刚来,你别逼我行不行?

由于有了陈太忠对全局的分析,这样的暗示,丁小小宁还真听明白了,说不得叹口气,“唉。肖叔叔,我知道您也挺为难的,行,那我过几天再来吧。”

你还真妇旦大!肖劲松真是又好气又好笑,知道我为难?这话也是你能说的?哎呀,这小丫头真是让人哭笑不得,这一玄,他有点明白杜省长以前对丁小宁的感觉了。

算了,我不跟你一般计较,肖秘书长将对她的怨念放到了一边,然而,对某个躲在后面威胁自己的人,他就无须客气了,“其实省里现在还是很缺钱,我估计蒋省长也在四处找钱呢。”

丁小宁可是听不出这话里的玄机,她只当是肖劲松在解释省政府的窘迫,不过她紧记着陈太忠的话?“你把肖劲松说话的语气,表情、语速每一个细节都尽量记下来,回来学给我,这些副省级干部,一个眼神能表达出的意思。没准能写一本厚厚的书出来,千万不敢小看

所以,陈太忠就听到了这话,他非常明白,肖秘书长是说,姓陈的小子,你要是再折腾我。信不信我建议蒋省长找你化缘去?

不过,他对这样的威胁并不在意,“哼,蒋世方想来化缘,我就是不给了,他能把我怎么样?反正他想管我那就是副厅以后的事情了,我短期内正处都没戏呢。”

“原来这话该这么听?”丁小小宁听得恍然大悟,一时间就有点沮丧,“我还以为我挺聪明的了,不过太忠哥怎么你们说话总是绕来绕去的?”

“不这样,显不出他们的水平,直来直去也容易被人抓住话把子大做文章”陈太忠笑着解释,不过下一刻,他就发现她的情绪有点不对劲,“喂喂,你难过个什么劲儿呢?”

“凯琳还跟我约好。说大家一起上自考,以后一起当官呢”丁小小宁嘟着个嘴,闷闷不乐地回答他,“我当市委书记,她当市长。”

1馏章炸馆

听到了小宁这话,陈太忠登时就石化了,好半天才叹一口气,“我说,你俩就不想当个省长、省委书记什么的?”

“省部级是生出来的。地师级是跑出来的,县团级是送出来的,乡镇级是喝出来的,村干部是打出来的,太忠哥你连这个都没听说过?”丁小宁奇怪地看着他,“我俩这家庭”怎么敢想省部级呢?那叫好高耸远。”

“对对,市长和市委书记就不叫好高鹜远了”陈太忠哭笑不得地点点头,“你俩上个自考。然后就当市长和市委书记?”

“范晓军也不过是个初中毕业”丁小小宁看着他,很认真地解释,“郭宇只是个技校生,关正鹏靠打砸抢起家,党项荣根本就是个混混不也是市委书记了吗?”

“这个,?”陈太忠想反驳来的,但是悲哀的是,他发现她说的话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市一级的干部,说要水平是真要水平,来个博士也未必玩得转,但是要说不要水平,那也真的不需要什么水平?只要后台足够硬就行了。

“反正我不允许”既然有了那么多极端的例子1他实在没办法再叫真了,说不得只能拿出了家长作风,“官场真不是一般人能混的,你不看蒙艺、蔡薪和高胜利这些人,哪一个人的子女是在官场的?”

丁小宁遗憾地撇一撇嘴,看起来也不是怎么失望,刘望男本来在一边翻杂志呢,听到陈太忠这么说,抬起头笑着接口,小宁,太忠说得不错,以后官场的门槛会越来越高,你说的这些都不算什么。几年前有人从省委出来,走了十来米就被砍断胳膊呢。”

“什么?”陈太忠听到这话,都吓了一大跳,“你开玩笑的吧?谁干的?”

“这有什么稀奇的?路线站对了,做事出点格算什么?那人已经不在天南了”刘望男看他一眼,却是不肯再解说了,而是幽幽地叹一口气,“这都是我当兵的时候听别人说的。”

“这人比我还嚣张啊”陈太忠苦笑一声,“要是我,怎么也得弄个车来撞嘛,这打击报复的意图也太明显了”算了,不说这个了,望男你在军分区没见到熟人吗?”

“熟人”或者有吧”刘望男笑一笑,满不在乎的样子,“不过,我坐了奔驰车去,难道他们还想说什么?敢说什么?”

陈太忠却还真没想到。她把事情看得这么开,说不得苦笑一声,“你是真活明白了,我发现,望男你或者比较合适混官场。”

“既然是真的活明白了。我又怎么可能去当官?”刘望男笑着摇一摇头,“一辈子守着你就不错”直到我年老色衰你不要我的时候,呵呵

“我怎么舍得呢?”陈太忠笑着伸胳膊揽她入怀,大手轻车熟路地从她衣服下摆伸了进去。轻抚着那细嫩的肌肤,一时就被这话激起了些许柔情,“有我在,你不会老的。”

“呀,你真是,”刘望男感觉到了他汹涌的。说不得伸手轻轻掐一把小太忠,“一大早的,这是在车里再,你就不能消停一阵吗?不说了,这次你打算带谁去北京?”

“贴了太阳膜的,没事在她俩面前,陈太忠也没有那么多掩饰,说不得探手去掀她的裙子,刘大堂见状,主动地跨坐到他身上,咯咯地笑着,探手去解他的皮带,“那个马小雅一个人应付你,很辛苦的吧?”

“哦”下一刻,感觉到自己进入了那个会蠕动的场所,陈太忠舒服地哼一声,“嗯”望男你跟我一起去吧。”

“我也要去”。丁小宁眼红了,却不防陈太忠冲她微微一笑,“你过一阵吧,先把这笔钱落实了,回头有的是时候”

车里的动静大约持续了一个小,时,陈太忠一边收拾衣物,一边感叹,哥们儿现在,是越来越荒唐了啊。

他网要把手机调整为振铃,却见上面有几个未接电话,正翻看呢,一个电话又打了进来,雷蕾在那边尖叫,“太忠你听说了没有,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了”

“我靠!”陈太忠听的就是狠狠地一拍自己的脑袋,“我怎么就把这事儿给忘了呢?”

“什么?你说什么?”雷蕾好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了半天手机,才继续说话,“目前已经确定的死亡人数为一人,其他人员还不确定。你能不能帮着问一问?。

“行。我问一问”陈太忠挂了电话,一时间就将官场啊情人啊什么登时丢到了一边,抬手就拨通了尼克的电话。

遗憾的是,现在才十点出头,英国那边大约就是三四点的模样,尼克那混蛋不知道睡得有多死,死活是不肯接电话,他琢磨一下,又翻出埃布尔的号码打了过去。

电话足足响了两遍。那边才打着哈欠接起了电话,“老天,我已经整整四天没睡好觉了,希望阁下能在十秒钟内说完你要说的话。”

“我是中国的陈我希望你能提供给我南斯拉夫中国大使馆的伤亡情况”陈太忠哇啦哇啦地快速说了一遍,“我们的大使馆被炸

“什么?”埃布尔在那边也是尖叫一声,声音登时大了很多,“哦。我想我没有听清楚,您是说”中国的主权被侵犯了,是这样的

“你没有听错陈太忠说不得又将话重复了一遍,等他说完,埃布尔已经完全清醒了,嘴里喃喃地嘀咕着什么,以他的耳力,也只能听到“欧元、汇率”什么的。“我说你听到我的请求了吗?”

“可是”那里是战场啊,现在又是凌晨三点”埃布尔听得就是一声叹气。“我想,你需要给我一点时间。

“好吧,还有尼克。那个该死的家伙不接电话”陈太忠也知道,自己实在没条件要人家做得更好了。“我很关心这件事,希望你能尽快给我一个消息。”

“事实上,我比你更关心”。埃布尔嘟囔一句,“最近欧元的行情不错,我投进去了很多钱,这一下”可是麻烦大了。”

“埃布尔!”陈太忠火了,我的国家的主权都被侵犯了,你跟我唧唧歪歪什么钱不钱的?

“好吧,我很抱歉”埃布尔的声音大了一点,“陈。我能理解你的心情,现在我就要安排了,你还有什么事儿吗?”

“没有了”陈太忠悻悻地挂了电话之后,心说这家伙也不知道是安排打听消息去了,还是安排炒欧元去了,然而,他现在除了抱怨还能做什备吗?

“看来,我得回凤凰一趟了”他叹口气,打开了奔驰车的车门下车,“真讨厌。为什么护照一定要放在外事办呢?”

等到了凤凰,陈太忠又联系一下埃布尔,要他发个邀请函过来,随便找个什么交流的名义就行,接着又拿着邀请函的传真件去拿护照,这一通忙完,再回到素波,就已经是下午五点了。

这还是他陈主任名声在外,大家都知道他在国外朋友多,相关手续一律绿灯,换个一般的副处来,拿个传真件根本就不顶事!

这时,已经确定有三人身亡了,雷蕾的消息基本上跟陈太忠是同步的,不过,她对他回凤凰拿护照,有些不解,“你要去南斯拉夫吗?”

“去法国”陈太忠扬一扬眉毛,他没心情说那么多,“嗯,那儿有一个夏季服装发布会。我看看能不能联系一些厂家回来。”

“联合国中午就开会了。美国人的话,这是误炸”。雷蕾在电话那边叹气,“唉,也不知道还会有什么消息传过来,今天晚上得在报社守着了。”

“不是吧?”陈太忠听的有点奇怪,明天他就要飞北京的。虽然他现在没有心思去想那床底之事,可是,“这是国际时势的部分,关你什么事儿啊?”

“报社全员待命。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呢?。雷蕾如是回答,“没准就用得上谁了。都不许离开,尤其是我这种骨干。”

相较而言。田甜就要好一点,虽然她加班播了一个专题,终于还是在九点离开了电视台,可见省台和省党报,还是有细微差别的。

这一晚上,几个人在军分区招待所也没怎么荒唐,大家都被今天的事情震惊到了,翻过来覆过去地挨个电视台找新闻看,陈太忠想上网查一查,却是奇怪地发现?网线居然没通!

“这老张也不知道是怎么办事的”他悻悻地嘀吐一声。再看着坐着的三人,“算了,时间不早了,休息吧,”

(郁闷,还是第二十,距离前面几个并不远,谁还有月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