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2章 荒唐1673杨老三

1672章荒唐 1673杨老三

1672章荒唐

陈太忠虽然是搞招商引资的,但是对经济还真不怎么在行,不过饶是如此,他也将这个因果听明白了七八分。

于是,他的问题就来了,“瑞远,照你这么说,只是因为一个汇率,就做出这种天怒人怨的行为,公然践踏国际法,是不是有点夸张?”

“这有什么夸张的?欧元可能威胁到了美元国际货币的位置,这不是说汇率高低的问题,是强势美元不保了,”甯瑞远哼一声,头也不枯地回答,“这可是美国生死存亡的问题。”

“布雷顿森林体系为什么垮了?这就是美国人说了,黄金存量跟我印多少美元无关,我不要金本位了……对朋友都能做出这种流氓的事情,他们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可是我想问的不是这个啊,陈太忠有点郁闷,想一想埃布尔那边也是担心汇率的问题,他越发地确定,这个因素肯定是占其中之一,但是仅仅因为这一点,怕是还不足以使美国人如此地癫狂吧?

他想的是何保华晚上欲言又止的情况,在他想来,甯踹远、埃布尔甚至马小雅之流,平日里接触的商人比较多,考虑也多从商家的角度出发。

而何院长接触的,几近于国家最顶级阶层的园子了,知道一点情治、国安方面的内幕很正常,所以人家说的,未必就是捕风捉影的。

我觉得美国人做得这么过分,这件事应该不止一桩诱因!他才想发表一下见解,冷不丁听到甯瑞远发问了,问的却是他点的那俩小姐,“你俩谁唱歌比较拿手?先给来两首……”

这家伙从来就没个正经样儿,陈太忠听得是相当地无语,不过,既然听到了这样的分析,他的心情多少不那么郁闷了,说不得胳膊一伸,不顾马小雅的扭捏,将她的身子搂了过来,轻笑一声,“最近想我了没有一一一一一一”

曲终人散之后,陈某人期待的性祸生活就到来了,他知道马小雅比较在意她的小窝,就想让她跟着自己和刘望男回华意宾馆。

谁想前中视女主持犹豫一下,咬着嘴唇发话了,“去我那儿吧,你和刘姐都不是外人,在宾馆的话,太忠你好歹是国家f部……不太合适。

做出这个决定,马小雅也是经历了几个关口,首先,她看刘望男比较顺眼,这是决定性因素。

刘姐虽然是小地方来的还带了点口音,但是言谈举止和气度风韵都相当不凡。

所以她心里不排斥跟这个女人一起跟太忠渡过一个难忘的夜晚,事实士刘望男这两年大堂真不是白做的,接触的人也是五花八门,论起摄摩人心,还真的当得起交际花这三个字。

其次就是陈太忠的建议了,陈某人知道她在北京有房子,却是要邀请她去华意,那就是说明尊重她的私人空间,你以诚待我,我自当回报。

还有的,就是马小雅不服输的一点小心思了,不管怎么说,能在京城混到一套别墅,那就是不含糊的写照了,她不合适去问刘姐的身家,但是也绝对不想让对方小看了自己。

总之,马主播的私人空间等闲不让外人进来,那是因为她怕麻烦,但是这世界上总是存在着这样那样的例外,只要当事人认为值得,就足够了,难道不是吗?

刘望男走进别墅,很客气地夸奖了几句装修风格什么的,马小雅原本还有点徽微的得意,可是见她的语气热情而不失分寸,心里就明白了,人家也是见得多了,说话自然就能说到点子上,一时间又有点郁闷。

“小雅,有睡袍吗?”刘大堂客气完毕,倒是不见外地发问了,称呼也从小马变成了小雅,可见女人之间的友情,也是可kA发展得很迅速的,“应酬一天了,想放松一下了。”

她今天的装束真的很正规,上身是青色紧腰女士西服,下身是灰色的筒裙肉色丝袜,脚上是细跟棕色皮凉鞋,后脑的马尾巴辫子也高高地扎起,既端庄又带了几分随意,正合都市女性白领的各种要素一一不过显然,这种装束想穿出味道,就必须注意仪态和姿势,穿一天的话确实有点累人了。

“我……”马小雅这里就几套睡袍,还全是自己的,就不想借给她穿,不过转念一想,男人都要共享了,计较一套睡袍就没啥意思了,于是笑一笑,“只有我夺己的睡袍,可惜刘姐你个子比我高,不过……前两天才给太忠买了两套,你穿他的吧。”

说穿了,她还是不想借给对方穿……你给我留点属于舍己的东西好吗?

“哦,”刘望男笑着点点头,心里明白对方还是有点不甘心,径自脱去衣物,就那么**着身子走向一边的浴室,“我先去洗个澡,浴室里有浴袍的吧?”

“这个……”看看那白生生曼妙无比的**走向浴室,**肥臀轻颤着,马小雅登时傻眼了,她真没想到外表端庄的刘姐做事这么直率,有心说对方放浪吧,可想一想人家脱衣服时那份自然和雍容,却又不像是一个靠出卖色相为生的女人。

“呵呵,”陈太忠看得笑了起来,他猜不出所有细节,但是又何苦·看不出两女隐隐有较劲的架势?不过,既然大家都是含而不露的,他自然不会捅穿这一层,要不然就太扫兴了,“望男可是我所有女人里面的大姐头呢。”

刚说完这话,他的心里就猛地一揪,这个“所有”似乎不该包括小萱萱在里面吧?就在这时候,马小雅气势汹汹地走上前,伸手就去解他的皮带,正在纠结着的年轻男人登时吓了一跳,“喂喂,我也要洗一洗的。

“哼,没想到你这么多女人,我要好好地检查一下,别有什么病,”马小雅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解开他的皮带,褪下他的裤子,装模作样端详了一番,又抬手来回捞一捋,“嗯,看起来没什么异常现象,我说……它怎么越来越大了呢?”

“哼,”陈太忠叫一声,不管不顾地伸手揽她起来,一边吻着她的脖颈,一边就去掀她的裙子,“你居然说我有病?

“别”马小雅推他,觉得双臂软绵绵的,使不出力道。只能低声。“你说过你要去洗一洗的……哦,你说你要去……不要,小哥哥轻一点啊一一一一一一”

一夜荒唐之后,陈太忠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七点钟了,只觉得神清气爽,来回侧头看一看身边两位佳人,却是兀自睡得正与呼。

哥们儿这是越来越荒唐了啊,陈某人又自责了一下,想一想昨天晚上的两次欢好,一开始马小雅还不习惯他带着刘望男的体液进入她的身体,而后来已经迫不及待了,到最后根本都顾不得推开刘大堂,拽出小太忠就塞进了体内,充满她时她那高亢的尖叫,让他很是怀疑卧室的玻璃吃得住吃不住。

每个女人都是有**的一面的,一般人见不到,只是无法将其开发出来而已,这跟很多因素有关,但是毫无疑问,开发的过程才是最能满足男人的征服欲的。

反正很多时候,陈某人都是长于自责而坚决不悔改的,他美不淄滋地自责了半天,抚摸着马小雅圆润冰凉的臂膀,一时间又有点不克自持,不过,想一想来日方长,终于悄悄地爬起身来,察察翠翠地穿戴了起来。

这二位都是长于熬夜懒于早起的主儿,基本上对他的行为无动于衷,刘望男睡得略微轻一点,在感觉到床铺震动时,懒洋洋地睁开双眼看了他一眼。

不过,见他将手指竖在唱上,她勉力冲他笑一笑,翻个身又沉沉睡去,随着薄被的翻卷,却是将雪白丰腴的臀部露出半个来,其间一缕黑色若隐若现。

这一瞬的香艳,真的有点考验陈太忠的定力,不过他已经安排好今天的事情了,当然不能因为无节制地贪欢而影响正经事。

洗漱完毕之后,陈太忠来到马小雅的书房,打开了她的电脑,不过,令他郁闷的是,马主播居然是用拨号的调制解调器上网,输入了用户名和密码都是“163”的通用账户之后,随着“滴,滋啦啦……”的拨号声响起,开始了艰难的登录。

陈太忠用惯了宽带,最少也是IsON,用起拨号上网对他来说真是一种摧残,其间还有几个电话打进耒,很不幸地得重新“滴,滋啦啦……”

“回头一定得安个宽带,”在第N次断线之后,他终于出离愤怒了,愤愤地一摔鼠标,却不小心把机械鼠里的滚珠摔得掉了出来,“太过分了。

“嗯?”身后一个声音响起,却是马小雅穿着睡袍,鬓发凌乱睡眼惺忪地站在他身后,睡袍的衣领掩得不是很紧,露出了白花花大半个胸膛。

她倒是没有介意他的目光,而是盯着屏幕打着哈欠,“一大早的,你上网干什么呢……哦,查北约盟军司令部?”

1673章杨老三

“是啊,我是科委的嘛,一个人闲得没事,打算黑了他们的网站表示抗议,”陈太忠顺手关了页面,嘴里大言不惭地解释一句。

一边吹牛,他一边轻轻一搂马小雅纤细的腰肢,就将她揽入了怀中,将手伸进她的衣领,肆意地把玩着细嫩的双峰,手还在那蓓蕾上拨来拨去,“呵呵,睡得好吗?”。

“别弄,”马小雅扭动一下身子,笑吟吟地看着他,“你刚才说什么?要给家里装宽带?”

“是啊,你不愿意吗?”陈太忠有心分散她的注意力,就不容她躲来躲去,双手一搂箍住了她,“哦,对了……我倒是忘了,这是你的房子。

“没事,”马小雅笑吟吟地答他,心里也是美不滋滋的,主动凑到他脸上吻了一口,“你愿意给家里添置东西,我当然高兴了。”

“嗯,不过……添置东西要考虑布局的,你这里艺术气息很浓,”

陈太忠笑着点点头,继续椅话题扯远。

“一直想问你呢,”马小雅将嘴凑到他的耳边,轻声地发问,“昨天,是刘姐弄得你舒服,逼是我弄得你舒服?”

这个问题纠结了她一晚上只是一直不合适发话,所以才起得这么早,见他在书房上网,才过来悄悄地问一问。

她是练瑜伽的会蠕动,而刘望男会锦鲤吸水,陈某人昨天爽歪歪的时候,称赞过两人,大约是“一时瑜亮”的意思,不过,这倒是激起了小马同学的好胜心。

“哦,忘了,要不现在再体检一下吧,”陈太忠**笑着按住她就要接吻,不成想马小雅一跳就骆了开去,轻笑一声,“好了,才起来,有口气呢,我去刷牙。”

她转身向外走去,不留神踩到了鼠标的滚珠,身子登时一栽歪,“什么东西?”她低头一看,弯着腰就去捡拾,却不防身后一凉,睡袍已经被人掀起,露出了**的下半身。

下一刻,她感觉一条灼热的粗大缓缓地挤了进来,禁不住闷哼一声,“老天,真不消停,我迟早要被你弄坏了,哝……”

中午时分,陈太忠接到了韦明河的电话,“太忠你丫真不够意思,来北京也不知道来我这儿报个到。”

原来,张沛林还想找陈太忠坐一坐呢,却是发现此人手机关机,接连一个小时都关机,心里有点好奇,将电话打到了科委,打着了解GPs全球定位系统的幌子,问了一下陈主任的去向,才知道人家现在已经飞到北京,打算去法国参加会议了。

这个关键时候他走了,那还了得?张局长着急了啊,说不得一个电话打给韦明河,才有了韦主任这个电话。

“这老张还真沉不住气,”陈太忠苦笑一声,“都答应他的事儿了,还这么死死地缠着,在素波就搞得我挺头大。”

“上进之心嘛,谁还没有?”韦明河不以为意地笑一笑,“你返家伙真不够意思,要去巴黎泡模特了也不叫上我,告诉你啊,你一定得带我去玩一玩”

“泡模特?我是去参加展示会啊……奉你去算怎么档子事儿?”陈太忠哭笑不得不得地解释,谁想韦明河根本不听他的,“行了,晚上我给你接风,咱俩见面再说。”

一起去?这主意……劁也不错,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因为他想起在飞机上遇到钱文辉,心说有明河相伴,安万一问起来的话,丫也能证明自己一直老老实实地呆在巴黎来的。

晚上聚会地点是在一个小酒吧,陈太忠只带了刘望男去,马小雅有她自己的生活园子,该有的应酬也不会少了,不过,她倒是说了,争取今天晚上早点回仝。

韦明河不但带了帮闲来,还有徐卫东也在一边跟着,陈太忠一见就头大了,“我说那个……咱今天不说张沛林的事儿啊。”

“卫东也想去巴黎呢,”韦明河笑着解释,对陈太忠身边的刘望男,他直接就无视了,“大家一起去玩一玩?”

“别介,安排不过来啊,下一次成吗?”陈太忠一听,登时连连摆手,心说我可不能惯你这毛病,“动静太大了……嗯,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朋友,刘望男。”

咦?韦明河奇怪地看他一眼,笑着冲刘望男伸出手去,能让太忠郑重介绍的主儿,起码在丫心目里有一定的地位,“幸会,不知道刘小姐在哪里高就?”

“有两个小公司,瞎开着玩的,”刘大堂灿然一笑,伸手同他轻轻握一下,“我是跟太忠私人关系不错,现在正好有时间,跟他来北京转一转。”

哦,还是马子,韦明河笑着点点头,不冠·说什么,不过……在太忠心里,这是一个有份量的马子,仅此而已。

说着话,涵吧里的人就多了起来,不过陈太忠他们来得早,倒是不受影响,然而,让他郁闷的事情再次发生了,韦明河居然也跟他说起了南斯拉夫大使馆的事儿,“这次去巴黎,一定好好地折腾一下那些洋妞,要不然我这口气儿不顺!”

“借口,绝对是借口!”徐卫东指着韦明河,笑得是要多猥琐有多猥对了,“法国根本就不在北约里,你丫这是哄谁呢?”

“不在吗?”韦明河听着有点傻眼,下一刻咳嗽一声,看一眼刘望男才发话,“巴黎那边……又不仅仅是法国人。”

刘望男微微一笑,也不做声,只是拿起酒来给陈太忠斟酒,这意思就很明显了:你们说你们的,我不会吃这些飞醋的。

说着说着,韦明河的跟班小涛一抬手,指着不远处一个昏暗的角落“明河,那边可是有个洋妞儿挺漂亮的……您给大家争争光,拿下

来?”

“你这小子,就没句好话,”韦明河笑着白他一眼,转头看去,陈太忠闻言也下意识地转头,这里是酒吧,看两眼美女不算啥吧?

不成想,韦明河扭头看了几眼,就悻悻地转头过来了,“啥,算了.跟杨老三在一起的,能有什么好货?哥几个别看了……太忠,你这是?”

陈太忠真的看得愣神了,因为那边坐着的几个人里,他也认识其中一个,听到韦主任招呼,才扭头回来,“明河,那个特胖的家伙,就是杨老三?”

那胖子明显是那一桌的主角,他见过此人两面,一次是在大台村走私汽车时,一次却是在颐和园里撞到此人跟许苒泠逛公园一一哥们儿一直还想知道你丫是谁呢。

对杨家三兄弟,他有所耳闻,不过只知道那是邵国立都不想招惹的主儿,共中杨老大好像是特年轻的两毛四一一应该是北京城数得上的家族。

“嗯,”韦明河不动声色地点点头,他对杨老三也不感冒,当然,他也不是很想招惹此人,一时间就觉得有点意兴索然,太忠你也认识他?”

“见过一次,他这身材我不注意都难,”陈太忠笑一笑,“上次见他跟许苒泠在一起……嗯,那个外国女人我好像也在哪儿见过。”

“许……苒泠?”韦明河听得愣一愣神,才反应了过来,“呵呵,许家那小丫头啊,我以前一直叫她许再冷来的。”

“杨家这是要跟许家结亲吗?”徐卫东低声嘀咕一句,他对这两家也不陌生,“杨老三那操蛋玩意儿……啧啧,对了,许家那丫头不知道他的名声?”

韦明河微微一笑,不接这个话茬,倒是陈太忠插一摇头,“可惜了,唉……苒泠那小丫头,挺纯真的,岁数差距也挺大。”

他这就算表明态度了,韦明河闸言,又是一声苦笑,“不说这个了,谁家不是这样啊?我现在努力的喜标,就是我的婚姻我做主……家里介绍的,就没几个能看的。”

“切,”陈太忠不满地哼一声,他知道这世间有门第高低的区别,讲究门当户对的人家也不少,这东西成为常态他可以理解,但是成为必然选择的话,他还是有点不港,于是怪话再次出口,“我说,你们就不怕血友病蔓延吗?”

“哈哈,”徐卫东听得就笑了起来,伸手端起酒杯来,“敬你一个……太忠,你这话够犀利,我爱听。”

“杨老三要听见这话,估计又要暴走了,”韦明河芙着嘀咕一句,杨家老三做事是相当不讲理的,在京城还好一点,到了地方上简直是为所欲为,不过,谁要人家有个好伯父呢?

杨老三没听见这话,不过,那一桌人里,还是有人走了过来,正是陈太忠似曾相识的外国美女,一袭黑色长裙,她坐着的时候倒还看不出来,一旦站起来,个头高挑波涛汹涌丰臀挺翘,身材实在是惹火到不能再惹火了,“陈,好久不见了。”

杨老三兜着屁股就追了过来,“凯瑟琳,咱们还可以再商量嘛,你这么着急做什么……咦,原来是韦哥啊,这么巧?”

韦明河没好气地白他一眼,事实上,韦主任比杨老三小一岁,可是自打美国人研究出来“伟哥”之后,他就有了这么一个外号,一时间他的牙都是恨得痒痒的,“三哥,我招呼客人呢,回头咱们再聊,成不?”

“是你?”杨老三顺着年明河的目光看过去,一眼就看到了陈太忠,眉头微微一皱,“哼,倒是真巧了。”

“凯瑟琳?”陈太忠终于想起这个女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