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4章 威胁1675章激将

1674章威胁 1675章激将

在陈太忠的印象中,这个叫凯瑟琳的女人是个贿客,手里似乎握着不少厂家。像霍尼韦尔什么的,不过,她在中国的生意,似乎做得不是很成功。

当然。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记得这个女人是美国人,所以,虽然一旁站着的是他异常反感的杨老三。可他对她的搭讪并不感兴趣,只是淡淡地点点头,“很久不见了。”

“你俩还真的认识啊?”这次轮到徐卫东惊讶了。凯瑟琳可是一等一的美女。北京的外国人多了去啦,美女也有,但是像她这样美艳绝伦的女人还是少数,撇开身材不说,只说那张脸。就精致到了极点,虽然眉毛微微浓了一点,鼻梁微微高了一点,那是但是人种的问题。

“那是当然的”凯瑟琳笑嘻嘻地回答他,大到离谱的双眼四下扫视一下。笑着看着陈太忠,“陈,不清我喝一杯吗?”

“好像你的祖国和我的祖国之间,刚刚发生点不愉快的事情”陈太忠哼了一声,斜睥着她,“咱俩交换一下位置,你会有心情请我喝酒吗?”

“太忠。你这就不对了”韦明河笑嘻嘻地插嘴了,“两国相争还不斩来使呢。再说了,凯瑟琳小姐怕是影响不了白宫的政策吧?”

“那我向您幕示歉意好哗”凯瑟琳可怜兮兮地看着陈太忠,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要不,今天我请你喝酒好了。”

杨老三被晾在一边好半天,终于不耐烦了,“我说伟哥,给我朋友个面子。喝一杯就算了,我们还有要紧事儿说呢。”

“不说了,没办法合作”凯瑟琳笑着摇头,公然跟他唱起了反调,“真的非常遗憾,杨先生,希望下次您能表现出更多的诚意来”

“你这是不给哥面子了,是吧?”杨老三哼一声,面皮登时翻转,抬手就去抓她的手臂,“当杨哥我好欺负是吗?”

他个子不高,大概只有一米六三六四的模样,而凯瑟琳穿着鞋怎么也一米八出头了,两人在一边撕扯了起来,他竟然不能将她拽走,结果那桌人见了这状况,又有两个男人冲着这桌走了过来。

韦明河一看,就有点挂不住了,心说杨老三你在我跟前得瑟就得瑟吧,你手下的马仔也在我桌子跟前张牙舞爪,岂不是欺人太甚?说不得给陈太忠使了一个眼色。

可是我不想管啊,陈太忠见到了他的眼神。这是狗咬狗呢,任他们咬一嘴毛不是挺好的吗?不过,明河既然示意了,他少不得咳嗽一声,淡淡的说可一句,“公众场合,注意点影响吧。”

小子,你跟谁说话呢?”一今年轻的帮闲操着纯正的京腔儿发话了。衙内身边总是不缺护主心切的家伙,“你也不打听打听,这四九城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

“切”陈太忠嗤地笑一声,很灿烂的样子,“在四九城里说话?原来是遗老遗少啊,满清被推翻很多年了,你家祖上”这也是遭了大难了吧?”

“你!”那位一听辱及先人了,袖子一撸就想上前动手,不防韦明河冷哼一声,陈太忠出面了,剩下的事情就是他的了,“三哥,你的人有点没规矩啊。”

小李。”杨老三哼一声,喊住了年轻人,他跋扈归跋扈,但是人家韦明河说得没错,这种场合他不发话,帮闲却贸要然出头,确实是给他丢脸呢,正是那三个字没规矩。

在他看来,韦明河的身份比自己差多了,不过人家有底蕴人脉也不差,虽说近来发展的不怎么样,可是不管怎么算也是公子哥圈子里的,这种场合不是普通帮闲该插嘴的。

搁给脾气更火爆一点的主儿,大嘴巴子抽这家伙都是活该,韦主任这话虽然难免有些过分,但是他还真不能计较一大家做为这个阶层的一份子。有义务维护这个阶层的权威。

倒是陈太忠说话,那是无所谓的,因为韦明河点明了这是我的客人,客人和帮闲,那绝对不是一回事,什么叫身份?“客人”这俩字儿就是身份。

不过。杨老三还是不想放过这个高大的年轻人,说不得上下打量他一眼。冷冷一笑,“我说,你说话够损的啊。”

按说。他该说个“这位朋友”什么之类的称呼,可是杨老三觉得这厮未必有资格做自己的朋友,少不得就是你来你去了,顺便压一下韦明河:姓韦的,你这客人也不地道。

“这是他自找的”陈太忠满不在乎地看他一眼。端起酒杯来喝酒,“你要真认为我损的话。那改天见了小许,我把今天的事儿说道说道。”

“你”杨老三登时语塞,他是跋扈惯了的,虽然也知道陈太忠认识许荐泠。可是硬生生地没往这方面想,心说玩儿个女人算什么呢?大家还不都这样?

正是因为他考虑到许耸泠了,才对这今年轻人比较客气,眼下听对方居然有告自己黑状的意思。一时间就有点郁闷,转头向自己的桌子走去,却是再没心思纠缠凯瑟琳了,“好好,算你有种!”

按说。他都不必顾忌许荐泠的,圈子里的这点事情大家都明白,只要有那么个证书在,证明双方是利益共同体就行了,谁会管谁的私生活?不过。正如韦明河刚才所家里介绍的,就没几个能看的。

俊男美女总是以比较少的比例存在的,圈子里不是没有漂亮的,但是适龄的总不多,有一个半个也轮不到他杨家人打主意他到是想找何雨朦呢。黄家也得看得上他不是?

相较而言,许荐泠就算家世好又相当漂亮的了,自打春节后,许家放出风声想给她找女婿,很有几个俊杰上门,他不过是其中之一。

正是因为小许同学性价比很好。杨老三就愿意适当珍惜一下,听说有人居然无耻到拿私生活威胁自己,想一想凯瑟琳不过就是个普通的洋妞,又不是克林顿的女儿,索性转头走了。

杨老三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韦明河可是被他这个反应弄迷糊忠开口解不是意图搭救凯瑟琳。他只是货的”特沦川你众一帮人在我们桌子前拉拉扯扯的,这也太不给我面子了,正好太忠跟许家走得近,就说一声吧。

事实上,不管韦主任愿意不愿意承认,自从他决心在体制里发展,心里对上杨老三这种没能力在宦海中沉浮的主儿,总是有那么一点点优越感尽管他年底才能升为小小的正处。

徐卫东看得也傻眼了,好半天才轻声嘀咕一句。“明河,许家那小丫头很漂亮吗?”他见过许等泠,不过那是她很小时候的事情了。

“倒不算难看,关键是男人味儿太重了”韦主任信口回答这么一句,下一刻眼睛就盯住了陈太忠,“我说太忠,这话不许传给纯良

“给凤凰科委拨点钱,我就不说,陈太忠笑嘻嘻地答他,话音未落,只噢到一阵香风扑鼻,却是凯瑟琳非常不见外在他身边坐了下来,“谢谢你,陈。”

“你的谢意。我兴趣不大,要谢就去谢韦主任吧”陈太忠懒洋洋地一扬下巴,直指对面的韦明河,“明河,这是美国人,刚才你说什么来的?”

后一句他说的又急又快。饶是凯瑟琳中文相当不错,也没听清楚,倒是韦明河听了一个清清楚楚,说不得略略犹豫一下。摇了摇头,“太忠,凯瑟琳好像认识你在先,,哥们儿不是那种随便的人。”

他的话是疼么说的,表情着起来也挺认真,但是只看他眼里的小星星,陈太忠就明白了:你丫不是随便的人,但是随便起来不是人。

这句话,凯瑟琳却是听得比较清楚,再加上韦明河闪烁的眼神

这种眼神她见的太多了,于是自然猜出了这帮人在说什么,不过,她对韦主任没太大的兴趣,倒是身边这个一直对她若即若离的年轻人,让她生出了一些心思。

“你们,我都是要谢的”凯瑟琳微微一笑,侧头看一看陈太忠,“今天的单我买了。可以吗?”

“不可以”见陈主任对此女不感兴趣,徐卫东也来劲了小笑吟吟地看着她,“这是我们的聚会,你贸然坐过来”我们不差这点钱,你觉得做为男士。会让女士出这个钱吗?”

陈太忠心里这个别扭啊,心说你们刚才还都义愤填膺呢,现在就口花花地开始调戏人了,真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就见不得个母的。

韦明河沉默一阵。猛地想起一件事,“凯瑟琳小以前我也见过你的

这话不假,他第一次见陈太忠的时候,正跟外国人打架被人家追得乱跑。当时凯瑟琳就在场,不过,当时陈家人很傲慢地拒绝了他五十万买一次出手的请求,和她蹿上出租车跑了,这惊鸿一瞥,韦主任能回想起来也不是很容易的。

又来这一套吗?凯瑟琳心里有点不屑,她见惯了这种手段小一时间对韦主任的兴趣就小了很多,笑着摇一摇头。“我不记得了”陈,你的女伴很漂亮啊。”

钙章激将

刘望男的脸庞,本来就是刀削斧凿一般地棱角分明,鼻梁高挺肌肤白哲,这样的长相。在国内算微微地另类了一点。但却是比较符合西方人的审美观点,是以,凯瑟琳有这么一夸。

“嗯”。陈太忠点一点头,随口问她一句,“你觉得她漂亮,还是伊丽莎白漂亮?”

他这么问,算是敷衍,也算是绝了她可能的某些手段:我说,你想用我跟伊丽莎白的交往做文章,那就是你打错了主意。

“都很漂亮”凯瑟琳笑着点点头,心里自是明白了他的意思,不过韦明河听得眼睛一亮,“呵呵,果然是你啊。”

抱歉,我真的不记得你了!凯瑟琳心里暗叹一声,勉力冲他笑一笑,又侧头看一看陈太忠,“刚才你说“四九城”是什么意思?”

韦主任对她的反应无动于衷,想明白此人是上次陈太忠身边的两只波斯猫之一,他就熄了再打这女人主意的念头,心里却是暗暗地发狠,这次去了巴黎,一定要太忠介绍丹个顶尖模特来玩一玩。

“就是北京城嘛”徐卫东笑着解释,“自古北京就有“里九外七皇城四,的说法。皇宫四个门,内城九个门,外城七个门,住在内城的,就是贵族,所以说四九城是皇城和内城中间住着的人。不但泛指北京,也是自高身份的意思。”

中国自然是没什么贵族的,所谓的士族到跟贵族类似,不过也消失一千多年了,徐总这么说不过是便于对方理解罢了。

“哦”凯瑟琳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陈太忠在一边听得就有点憋不住了,他本不想插嘴,可是听到这种解释实在忍无可忍。

“老徐你这话说得不对,这个称呼是清朝旗人才有的”上次他听南宫毛毛说“四九城。”心里有点不解,是专门问过荆俊伟的,所以对这个词儿比较敏感,“以前内城住的都是旗人,这种称呼是对其他民族的歧视,拿这种称呼自高身份的。脑子都不够数。”

话题一旦上升到这种高度,别人就不好接话了,韦明河听得点点头,“是啊,以前跟小痞子玩的时候,也这么说,结果被我爷爷听到了,把我一顿好打,说是不许跟那些败家玩意儿学,当时还不理解,敢情是有这么个说法啊”

“这个我倒是不知道”徐卫东笑着挠一挠头。心说这陈主任也实在草根得厉害,这么屁大点事也上纲上线,这年头红色贵族这么多,人家称个“四九城”就怎么了,反正人家也是特权阶级不是?

不过,有了这番探讨之后,凯瑟琳坐下来的所引起的异样气氛就消失得差不多了,大家一边喝酒一边随意地聊天。

徐卫东明显的被凯瑟琳迷住了,他琢磨着虽然这是陈主任的朋友,可是太忠明显地对其半冷不热,你不想要的,我捡一捡总没事吧?

按北京圈子里的规矩来说,他这么做有点不妥当。就算你有什么想法,等陈主任不在的时候再来过也不迟嘛由州咙。凯瑟琳对男人的诱惑力环真不是般的大。连纹副甩非训公子都动心了。

韦明河就有点不乐意了。连着给他使了两个。眼色,发现这家伙还是挺懵懂的,说不得抬脚在桌下轻踩他一下:你不要这么给我丢人行不行?

吃了这一脚,徐卫东才终于恍然大悟,说不得恋恋不舍地转移了注意力,陈太忠淡淡地扫了韦明河一眼,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是暗暗感慨:老韦这家伙,还真的挺仗义。

说实话,这一刻他的心情挺矛盾的,心里虽然挺不待见凯瑟琳,却又见不得别人跟她眉来眼去的,要不说陈大仙人的占有欲强呢?还真是这么回事。

没过了多久,杨老三那一桌人就站起身走了,虽然光线很暗,陈太忠还是发现那今年轻的帮闲朝自己这边扫了一眼,目光中不无歹毒。

跟你计较,我失身份!他淡淡地一笑,端起酒杯喝酒小却听到耳边徐卫东轻声嘀咕,“太忠。这孙子居然敢看你,是不是找虐呢?”

“要是伊丽幕白在就好了”凯瑟琳叹口气,她可是见识过伊莎的身手,“那个杨很过分。对了,陈”你能联系上她吗?我想聘她做我的保镖。”

“嗯?”陈太忠终于动心了,心说这可是好事,大好事,伊丽莎白能常驻中国的话,我也能时不时来慰藉一下这个痴情又浪漫的女人,说不得瞥她一眼,“这些界上只有不合适的价格,没有谈不拢的生。

“好吧,东薪二十万美元,你认为这个)价钱怎么样?”凯瑟琳笑吟吟地看着他,心说我就不信你没软肋,果然被我试探出来了,“她毕竟只是一个保镖”当然。你若是能帮我拿下临河铝业的电解铝项目,我会考虑给她分成的。”

“临河铝业?”陈太忠听得眼睛就是一瞪,登时想起了南宫毛毛警告过自己的事来,这女人的身份好像有点问题,声音顿时严厉了起来,“你是怎么知道的?”

“那个杨给我看的项目单子里有啊,临河铝业不是天南的吗?”凯瑟琳奇怪地看着他,眉头也微微地皱着,“如果我没记错,你也是天南的,对吧?”

“杨老三给你看这个?”陈太忠听得膛目结舌,心说这大使馆才挨了炸,姓杨的就为了点美色,把这些情报提供出去了?这家伙”果然是人渣。

“那你找他好了”想到这个,他一时有点意兴索然。“难道你看不出来,他的能力很强的吗?”哼,你去找他,哥们儿等你们进入实质性操作的时候,就去举报。

“他让我感到恶心”凯瑟琳冷冷地哼一声,想到那家伙不但奇胖如猪,还要得到她的身子才肯帮忙运作,她就气不打一处来,“得不到还想用强,无赖。”

上次你不也挺**的。还调戏我来的吗?陈太忠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不动声色地看她一眼,嘴角泛起一个不屑的冷笑,“看来价格没有谈拢?”

“我永远都不会同他谈拢”凯瑟琳坚决地摇一摇头,胸前两团硕大也随着她激烈的动作微微颤了两颤,直看得徐卫东有点眼晕,情不自禁地将嘴巴凑到韦明河耳边,“明河,这女人会不会是受过练的间谍什么的?”

嗯?陈太忠的耳朵登时竖了起来,这个问题好啊,哥们儿还想问呢,不成想韦明河冷笑一声,低声回答一句,“要是间谍的话,还不死死池缠上杨老三?杨家在军方和决策层影响很大,你难道不清楚?”

原来如此啊,他也明白了,于是面无表情地发话了,“好吧,我正好要去巴黎,等见了伊丽莎白之后,帮你问一问吧。”

“这个价钱绝对不低了。而且她在中国也花不了几个钱。难道不是吗?”凯瑟琳笑着白他一眼,眼神中有说不出的味道,“嗯,或者你还会有别的惊喜。”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她就有点像上次的那个凯瑟琳了,撩拨之意一览无遗,不过,陈太忠享受的是这种感觉,并不想跟这个女人真的发生什么,说不得很随意地笑一笑,“你对楼老三,也用过这一招吧?”

“哦?你吃醋了?”凯瑟琳笑了起来,胸前剧烈地抖动了起来,直让人担心她那儿会不会掉下来,眼波流转处,整个小脸庞显得妖媚无比,徐卫东正端着酒杯饮酒。居然狠狠地呛了一口,不住地咳嗽了起来。

她越笑声音越大,直勾得旁边桌子的都看了过来,才止住了笑声,“如果我说,他不配得到这样的待遇,,不知道你会不会满意?”

“等我问过伊莎再说吧。”陈太忠心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却是依旧绷着脸摇一摇头,“不过。我跟临河铝业的人不熟,他们是部属企业,你最好还是找其他人想办法吧”

“你果然是很多情的人”凯瑟琳轻笑一声,又瞥一眼刘望男,心说陈本来对我是美国人耿耿于怀,眼下居然能为了一个外国情人答应搭手,还不避讳他的女人”要是有这么一个男人肯如此呵护我。那真的很幸福…

“牛,太忠你太牛了”散场之际,徐卫东搂着陈太忠竖起了大拇指,今天他已经不知道说过几次这样的话了,不过,凯瑟琳对陈主任另眼相看是大家都知道的。由不得他不佩服,“这个女人,你一定要搞到手,要不然我会小看你的。”

“我对公共汽车天生反感”陈太忠知道,这家伙是在婉转地表示他对凯瑟琳没兴趣,不过,哥们儿是那么小肚鸡肠的人吗?“这女人太浪了。”

“她要浪,早就上了杨老三的床了”徐卫东哼一声摇摇头,“杨老三都拿项目清单给她看了,能力还用怀疑吗?她偏偏就不答应。”

“对啊,我也会鄙视你的”韦明河从身后走了过来小“美国人,不整白不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