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6章 调解1677章被逼

1676章调解 1677章被逼

夜荒唐过后。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一大早起来就开始打坐,这次欧洲之行,怕是用的仙力不会少了,这几天他有空就要多储备一点,虽然临时抱佛脚作用不会很大,但总是比不抱佛脚强不是?

坐到约莫十点钟,他收功起来,暗暗地赌咒发誓,这一波事情忙完之后,一定要加强修炼提升境界,没办法,他这点仙力称霸凤凰是够了,但是想在国际上纵横。那显然是力有不逮,想万里闲庭去美国,连掉进太平洋的资格都没有。

拿过定为震动的手机一看,却发现南宫毛毛连着打了四个电话过来,一时间就有点奇怪。对南宫来说,这会儿不是相当于黎明吗?怎么他就醒了呢?

南宫是不得不醒的,因为他从孙姐那儿领了任务了,要找陈太忠商量点事情。

陈太忠来北京除了协调关系,还要去法国参加一个时装展,这一点马小雅是知情的,昨天于总无意中问起陈主任的来意,她就很痛快地说了反正这也没啥值的隐瞒的。

然而偏偏地,于总就很痛心,小马你傻啊?为什么不跟他一块儿去呢,那家伙在欧洲玩的挺好。你要是能弄上两个品牌的代理或者代工,那钱不是白赚的?就算秀不上,也能去香榭丽舍采购点奢侈品,你苦苦地给他守着。也不能一点回报都不要是不是?。

我可不想让他为了这点事情看轻了我,马小雅心里这么想的,却是笑嘻嘻地点点头,“于姐您说得对,不过,这次太仓促了,没想好要点什么,下次吧。”

“哼,小。于总哼一声,她知道这小马又是心软嘴硬了。有心说点什么吧,觉得也没啥意思,不过南宫毛毛在一边听得清楚,心里就是一动,时装展示会?

晚上的时候,南宫见到了孙姐,他知道女人们都喜欢时装啊珠宝啊什么的,说不得就将法国那边的消息说了一下,不过孙姐说网去纽约时装周转过一圈,兴趣不是很大。

然而,今天一大早,南宫毛毛就被电话吵醒了,有心不接吧,一看是孙姐的忙不迭接起来。结果孙姐在那边说了,她有几个闺蜜想去巴黎转一转,“问问小陈,能不能跟他一起走,大家也好就个伴儿。”

孙姐?陈太忠对那个丑女印象极深,依稀记得她家里的谁是开国的大将,响当当的红三代。邵国立跟她在一起都挺规矩,反正那女人挺泼辣也挺有担当的。个性也直爽,做个朋友肯定是不错的。“嗯,我是要跟韦明河一起走了。没什么不方便的吧?”

“韦,,明河?”南宫毛毛琢磨一下,才想起来这是谁家的孩子,说不得笑一笑小“呵呵。这没问题啊,逛街嘛,也就是大家相互照应一

正打着电话呢。马小雅走进来了,听他说完之后,看着他欲言又止,陈太黑一时有点奇怪,小雅你想说什么?”

“孙姐,,那人挺霸道的”马主播还是不想多说。犹豫了半天之后,才轻声嘀咕一句,“她的朋友,你最好别招惹,到时候讹上你就麻烦大了

别招惹?陈太忠听的正腻歪呢,听到她后面的补充,登时就笑了,敢情你以为我花心到这种程度,这不是冤枉人吗?“切。除非比你还漂亮,我才有可能考虑招惹。”

“哼,我都老了,再说了,比我漂亮的人多了”马小雅听得心里甜甜的,嘴上却是不肯承认,一边说一边指一指卧室方向,“你看,人家刘姐就比我漂亮。

“你俩是一时瑜亮,各有各的漂亮,像你们这样的,十万个里面也挑不出来一个。小”陈太忠笑了起来,女人其实很好哄的,多说点好听的,多送点小礼物,表示你把她放在心上就行了上一世哥们儿要是知道这窍门小推倒紫灵仙子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吧?

“那你这算是答应我了啊”马小雅听愕有些情热了,走过来缓缓地坐到他的腿上,双手搂着他的脖子,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低声发问了,“你觉得我哪儿最吸引你?”

“我倒不想知道我哪儿最吸引你”刘望男的声音自门外传来,她一边说一边笑,“呵呵,我就是想知道,我是周瑜还是诸葛亮。”

“好了,不说了。收拾收拾吧”陈太忠抱着马小、雅站起身来,轻轻地将她放在地上。“中午请了刘世鹏吃饭呢,对了小雅,你说要不要叫上苏文馨?”

他请刘世鹏吃饭。为的还是宵瑞远的事情,宵总昨天参加了那个访谈,才结束就给陈太忠打了电话过来抱怨,“真窝火,中视这主持也太那啥了,以后坚决不参加这种活动了。”

敢情,由于陈主任给黄汉祥打了电话,宵总就算得了掌握了分寸,心说我只宣传我的企业。标榜一下自己的责任心,但是现在的社会形势,我是坚决不会去点评的,也省得被人用来当小卒子利用。

他这个愿望肯定是好的,但是他有他的算盘,别人也有别人的心思,主持访谈的男主持人就是这样,没命地把话题向现在的社会形势上

导。

“对现在的三资企业和民营企业普遍不设立工会,并且持抗拒的心态这种现象小想请宫先生谈一谈自己的看法。”一诸如此类的话题太多了,宵总想躲都躲不过去。

开始,宵瑞远还是用太极推手的方式,不是轻轻卸掉问题,就是转而谈其它的事情。然而。他虽然是偌大的宵家工业园的老总,谈话能力不算不强了。但是能在中视主持了类似节目的,又有几个能力差的?

宵瑞远越是回避。主持人的问题就越犀利,到最后他都火了,“我说,那些企业该不该建工会,那是政府考虑的,我只是一个商人!你知道不?”

“您的心情我能理解”。主持人点点头。不为他的光火而恼怒,反倒是嘴角泛起一丝微笑来,“这就是说,反对工会建设的团体太强大了,像您这种愿意自发建设工会的企业家,都不愿意对这个现象做出点评,不愿意承担这么大的压力,不知道我的理解是不是正确?。…。你这么蒋导人的吗?”宵瑞远终于忍无可忍。“别人受引一小,我是我,是你们邀请我来做访谈的”我本来都没想让你们知道!”

主持人还是没有生气,做主持这么多年,他见的东西也海了去啦,在他看来这仅仅是工作,每个人在工作中都不能掺杂私人感情进去,于是坦然地笑一笑,“宵总情绪有些激动了,好吧。我们等一等再谈这个问题

等一等“再谈”?宵瑞远心里登时生出一种无力感总之,昨天的访谈绝对算不上愉快,宵总真的太恼火了,少不得就要给陈太忠打电话抱怨一番。

光抱怨也就算了,富总心里还担心啊,也不知道这帮家伙会把访谈剪接成个什么样子。太忠,你必须帮我落实清楚了要知道,我可是让你绑架上了贼船的。

陈太忠一琢磨。心说我找刘世鹏问一下吧,苏文馨虽然在中视也玩得转,但是终不比刘公子在中视根基深厚人家老爹是前台长呢,所以,才有了陈家人请客一事。

不过到了眼下。他又有点迟疑,该不该喊上苏文馨,他是通过苏总认识刘世鹏吧,就算这个不重要,毕竟他的凤凰科委才给了刘世鹏一个六十万的单子,但是,马小雅还要在这个圈子混下去的,难道不是吗?

马小雅听的眉头就是一皱,昨天晚上,三个人欢好之后,陈太忠在**已经说过此事了,她甚至记得,说话时,刘望男正在赤着身子,用嘴帮他清理着下身的战绩卜太忠的上面,可是还有混合着的体液呢。

所以,她当时只顾着震惊了,心里正盘算着,换做是我的话,肯定不能这么自如,既然是心不在焉了,她当时就没什么反应。

眼下听到陈太忠旧话重提,她犹豫一下,还是做出了中肯的答复,“刘总已经给你们科委做过专题了,撇开苏总倒不是不行,不过,等饭点儿了再联系她吧,她要有饭局正好就算了。”

“嗯”陈太忠贞点头,心说哥们儿活得也真够辛苦的,做事的同时还要考虑做人,时刻不能放松,“那等到了饭店再联系吧。”

好死不死的是。苏总还真的没什么事儿,听说陈主任请客,很给面子地大驾光临了,而且她的妹妹苏秦馨也跟看来了。

她俩这一来可点,热闹了,宵瑞远看着苏秦馨就有点眼直虽然他掩饰得很好了。但是在座的眼睛一个比一个毒,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宵总没事找事的总瞥苏秦馨两眼?

苏文馨对这种情况视而不见,甚至还有一点鼓励的意思,陈太忠一琢磨就明白了,虽然这些人在京里关系广,眼里没有地方上的干部,但是对于能结交的商人,却是非常热情的。

苏秦馨是很漂亮,但是陈家人对她一点感觉都没有,而且他已经被这个圈子定义为“马小雅的男人”虽然尚未“成亲”但是贸然招惹圈子里其他的女人也不合适,所以他居然有兴趣细细琢磨一下大家的想法,终于明白了富瑞远为什么这么吃香:这是供求关系决定的!

干都有求于苏文馨他们,虽说他们还靠这种活儿吃饭,可不刁难不足以显示出他们的能量,到是对上宵家这种豪商乓富。他们没有看不起人家的资格,人家又不求他们,正经是他们没准能靠着人家发点财,怎么可能还端着架子?

1677章被逼

酒过三巡。宵瑞远开始发牢骚,刘世鹏和苏文馨听完之后,交换一个,眼神,俱都微微一笑,刘总做为主客发话了,“宵总的身份在这儿摆着,那家伙问的太冒昧,你这么生气,倒也没什么事。”

“我也知道没什么事儿”宵瑞远当然不会表示对此事很认真,“不过,我对大陆这边还是不怎么了解,也不知道你们的电视台会怎么剪接,听说中视的主持都是很大牌的。”

“不会有意丑化你的,这个宵总你可以放心。刘世鹏微微一笑,“而且。我不知道这件事就算了,既然知道了,当然要帮你打个。招呼……大家都是朋友嘛。”

这个回答。就算相当负责了,宵瑞远笑着点点头,“那可太好了,刘总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要是有什么费用,你尽管开口”嗯,还有苏总。”

苏文馨本来就是蹭饭来的,见刘公子大包大揽,到也没什么意见,而且她也不是没有收获,一顿饭完毕,苏秦馨已经勾得宵总有点心痒了。

吃过饭后。宵瑞远邀请大家去打保龄球,陈太忠断然拒绝,刘世鹏瞄两眼苏家姐妹。也笑着摇头大家都不是傻瓜。与人方便就是自己

便。

陈太忠带着马小雅和刘望男去逛商店,走在路上。马主播有点感慨,“宵总这人也太小心了一点吧,这点事都这么认真?”

“宵家能屹立几百年不倒,可不是吹出来的”刘望男笑着回答她,“有些事情,再卜心都不为过。”

“不完全是这个缘故”陈太忠摇一摇头,既然马小雅已经是他的女人了,有些话他倒也不怕说,“窗家是一个家族,瑞远只是其中之一,他要考虑来自各方面的压力,明白了吧?”

马小雅听的愣了一下,止住了脚步,“太忠你是说”夺嫡?”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陈太忠笑着点点头,“长房长支的长子,他的优势太大了,当然不想在小事上犯错误。”

“你这么说。我倒是想到一个比较好的比喻”马小雅笑着接口,“每到干部提拔的时候,优势最大的人肯定表现得最本分。”

你还真会联想。陈太忠翻一翻眼皮,没接这敌

事实上,她的话也不是完全对,起码有人就不是很本分,逛到下午四点,他接到了韦明河的电话,“太忠,老张来了,人家想见你一见,。

你这经营的也太辛苦了吧?陈太忠真的有点无奈了,不过,那么大的人情已经放出去。再拒绝也不是很妥当,说不得只能哼哼两声,“唉,行”我说。你的签证快了没有?”

正好,马小小雅也接到电话,于是拎着五六个采

““…川蔡羊冲他摆太忠,晚卜再亚啊,嗯一一我穿今天具给你看。”

今天逛商店,刘望男购买了睡袍,还跟马小雅一起买了些情趣用品这些东西,陈太忠的须弥戒里就有,可是眼见这二位兴致极高。他也不合适扫兴不是?

事实上,张沛材今天不是空手来的,他为陈太忠准备了一套好的方案,“太忠,我跟孙正平和王宏伟关系都不错,将来移动成立起来,打算先在素波和凤凰搞防卫星定位系统的试点,强制给出租车上,你们科委的产品,在短期内尽快完善一下。”

“不是吧小”陈太忠有点吃惊,瞥一眼韦明河才皱着眉头发话了,“这个东西,警察局和交通局都想搞过,不过怕社会上有不良反应,就拖到现在了,而且”警察局还有撇开其他部门,单独挣这一块钱的打算。”

“这也是在为移动发展用户不是?”张沛林笑着看他一眼,“我搞这个不是为了挣钱。甚至还可以适当贴补一点出来,相信警察局不会有意见吧?”

“你肯出钱,那当然没问题了”韦明河听得就笑,“张局真是好算盘,这么一来,网成立的移动公司也算在这个方面打开局面了,,三赢。不是,是四赢啊。”

“老张,这一块你也得分我一点啊”徐卫东听得坐不住了,“两个城市起码一万辆出租车吧?一辆车赚五百还五百万呢。”

“咱俩的事儿,回头再说了”张沛林笑着回答,徐卫东是他的老关系了,还是靠着徐总他才搭上韦明河的,“这一单是给凤凰科委准备的。”

“不够意思啊。”徐总听得笑嘻嘻地指一指他,不过,也没人把这话当真,张沛抹上去的话,你姓徐的活儿能少了吗?

陈太忠更是想的明白,这是老张和老徐一唱一和,要自己生受了这个人情,犹豫一下笑着点头,“还是有自己人好啊,这计划还没出来呢,单子倒是定下来了。”

“嗜,太忠你这么说就见外了”张局长被“自己人”三个字说得心花怒放,连连笑着摇头。“小张,,还不给陈主任满上?”

“不用了”陈太忠只当张馨是张沛林的情人,笑着摆手,“我自己来吧,怎么好劳动姓子大驾?”

他已经考虑清楚了,我再跟张沛林见外,这家伙还得死缠着我不放,索性借着这一笔单子。把他算成自己人得了求求你了,不要再老缠着我了。

韦明河和徐卫东就听得笑了起来。他俩中午就见了张沛林,知道这张馨人挺干净,是老张拿来公关的,不过,这女人美则美矣,遗憾的是天南的,离得太远了,韦主任和徐总对她兴趣不大祸害良家不算什么事儿,可是祸害了不管,总是有点那啥,再说了,这件事的关键在太忠身上不是?

小张可不是嫂子。人家正经的良家,太忠你想哪儿去了?”徐卫东笑完才发话小“不过老话说得好,“会玩的玩嫂子,不会玩的玩婊子”小张对你印象不错啊。”

这话可是当着刘望男和张馨的面儿说出来的,刘大堂倒是见怪不怪了,张馨的脸刷地就红了。都赶得上斗牛士手里红布的颜色了。

“我说”陈太忠说了俩字儿,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我说”了,我才打算把张局你当作自己人,你就拿出这么一手来,太让人无语了,,

时间,他居然想到了被那帕里逼上贼船的王启斌了,心里这份无奈真是无以言表,你们这群家伙,真是腐化堕落到一塌糊涂了。

你说要不答应吧。张沛林可是见识过自己的荒唐的,没准又有什么想法了。

既然是推不掉了。那就说点客气的吧,陈家人心里暗暗叹口气,笑着点点头,“真是个意外的惊喜啊,那个啥”张总,以后小张的工作,还得你照顾了。”

“啧,看你这话说的”张沛林毫不介意地摆一摆手,他知道,陈主任这话就算是收下张馨了,“都是朋友小张的能力也不错呢。”

你是在指**的能力吗?陈太忠心里嘀咕一句,笑着点点头不再说话,不过他这个表情落在别人眼里,那真的是有点霸道生受了一个美女,居然连谢谢都不说。

酒席结束之后小一干人登时做鸟兽状散去,就留下了陈太忠伴着刘望男和张馨,徐卫东还笑看来了一句,“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我们就不打扰了。”

“这帮人就没个正经的干的”陈太忠郁闷地叹一口气,看看低着头的张馨,又扭头看一看刘望男,“望男,这不是我花心。我要是不答应,这老张缠着我没完。”

“这种事儿我见多了。比这更恶心的都有”刘望男不动声色地回答,她本是文艺兵出身。又做了娱乐城的大堂经理,世间的丑恶真的见过不少,“你要不想碰她。找个地方让她住下就行了,张馨,知道怎么跟张局说吧?”

张馨的头微微地点了一点,心里也是说不出感觉有点高兴,又隐隐有一点失落。

陈太忠网要点头。却是猛地想起了替杨新网背的那个黑锅,一时间就有点愤愤不平了。他当然不能去动白洁,但是这个张馨,凭什么让我再背黑锅?“你说得到是不错,不过这么着的话,我不是太冤枉了

“呵呵,就知道你是这种反应”刘望男轻笑一声,伸手去揽张馨的胳膊,“好了,找个的方坐一坐吧,大家先驰一聊。”

望男这个大堂。还真是没白当,陈太忠明白,她这是怕羞到了张馨,先喝点酒什么的缓和一下气氛,然后,再那啥,“那我先给小雅打个电话说一声吧。”

就当这是哥们儿为科委争取了一个大单,不得不付出的代价好了!他努力尝试让自己显得高尚一点,不过,京城真是个勾人堕落的地方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