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8章 受排挤1679章吃掉

官仙 1678章受排挤 1679章吃掉

1678章受排挤

事实土,陈太忠和刘望男对张馨都有一点好奇。女人标榜自己是良家妇女这很正常。但是既然是老实人,怎么就会答应这样的事情呢?

就算出于种种原因,答应了这样的事情,可是一看刘望男的架势,就知道今晚会是怎样的一个场面了,做为一个没有出过轨的女人,第一次出轨就是跟别人双飞真的能接受吗?

陈太忠站在酒店外面大喇喇地打电话,刘望男却是知道他在意什么,少不得扯了张馨到一边去问,“你跟张沛林,到底是什么关系,你骗我无所谓,但是太忠不喜欢被人骗。”

她的语气并不严厉,但是张馨还记得在港湾大酒店包间里的那次遭遇,当时眼前这个女人话不多,但是其他三个女孩都对她异常尊重,尤其是那个最活泼的小宁,对她的态度好得不得了,张口闭口“望男姐”叫个不停。

所以,纵然她羞涩万分,这个女人的问题却是她不得不回答的,“张局长是我的领导,我俩真的很清白,我非常感激他。”

你还感激他?刘望男觉得自己的脑瓜不是很够用了,抬头见陈太忠还在打电话,说不的冲她微微一笑,“到底怎么回事,是你在单位被人欺负?”

“是啊”张馨长长地叹口气,眼睛就微微地有些红了,敢情她当年也是天南理工大的校花,眼高于顶的主儿,只是后来她老爹借钱炒股赔了个一干二净,差点就要去跳楼了。

这个时候她的老公出现了,他已经苦苦追求她一年了,只是她对他没什么感觉,“这三十万我帮你爸还了,只要你肯嫁给我,而且,你的分配我包了

那还是九二年的事情了,对普通人家来说,三十万绝对算得上一笔横财,要知道,那时候能开得起一辆七八万的复利车就是体面人了,张馨知道他家的条件不错,考虑再三最终还是答应了。

她的老公真的很在乎她,也不管她学的是生物工程系,等她毕业后就把她弄进了电信机房一九五年的时候,电信局真的是炙手可热,汉显传呼机这夕阳产业都是两千多一个。

专业不对口。是吧?这没问题,她老公把她安排到机房,图的只是这里清净,而且进出的人少,把老婆放在这里不但清闲,而且也是珍惜之意,这里接触不到多少别的男人。

至于说婚后两年她老公开始流连风月场所、夜不归宿,也不是说她就没有魅力了,只是自家的风景太熟悉了,少了**而已。

张馨一开始还想着学点什么,不能干挣钱,只是她的专业跟机房这一套实在风马牛不相及,别人碍于她夫家也不便说什么。久而久之她就过起了混日子的生活。

然而,夫家一倒台,她的苦日子就来了,要说她的长相那真是没什么挑剔的,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一米七的身高,有少妇的珠圆玉润,却又没到了丰满的地步。正是女人一生中最吸引人的年纪。

还是因为专业不对口,有那往日嫉妒她的女人开始说闲话,说机房里养着闲人,男人却是琢磨怎么能从她身上揩点油,从专工到班长再到机房主任,打她主意的男人有两位数,有那狠的直接拿将她调出机房,打发到三产或者柜台上来威胁。

张馨实在有点招架不过来了,想要辞职下海吧。坐了几年机房之后也不知道能干点什么,而且因为丈夫和公公出事,家里那点积蓄也花了化七八八,再经受不起损失了。

到最后她也没什么选择了,正琢磨着就算傍也得傍个,最大个儿的不是?正好这个时候张沛林来检查机房的消防安全工作,而她正好当班。

当然,这些话她不会全跟刘望男说,不过,以刘大堂的见识和头脑,也无需她说清楚。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左右不过是那几种可

不过刘望男可不是偏听偏信的主儿,看她一眼之后,摸出了手机,随手拨一个电话。“老唐,你不是在素波电信熟人多吗?帮我打听个。人,”

换个别人,刘大堂是当面做不出这种事的。这有点太欺负人了,不过,张馨跟陈太忠的仅有的两次接触她都在场,自是知道太忠应承下来此事,多少有点不得毛。

小张美则美矣。但是天底下的美女并不少小刘望男相信陈太忠在短期内并不会很看重这女人,所以她正好借这个机会帮他把一把关,也省得将来知道上了一辆公共汽车而郁闷。

必须指出的是,她这么做完全不是从自己的立场出发,只是想为那个男人排除些麻烦。这些界她最在意的,就是他的喜怒和哀乐。

可是这行为看在张馨眼里,这就是咄咄逼人的气势,她实在想不通,自己都已经送到对方嘴上了,也解释了部分情况,对方还不肯罢休,一定打探出自己的底细才肯干休难道说,这才是大人物该有的做派吗?

你自己生活那么糜烂,反到是对我要求这么高?想到这个,她心里有点愤愤不平。不过她也没怎么太生气,因为北京之行的一系列遭遇,已经让她思想麻木了,生不出太多的惊奇了。

以前她从未接触过这种圈子,老公看得她又死,就是家和单位两点一线,直到切身的接触了这些人,听说了这些事,才知道在这个层次里,交易是可以如此**的。廉耻也是如此无足轻重的一遗憾的是,到了这个地步。她已经无法回头了。

总算还好,相较韦明河和徐卫东,她更愿意接受陈太忠一点,所以眼下的结果也能让她比较满意,陈主任在天南绝对是横着走的人,有这样的人罩着,她的生存环境会好很多。

而且,韦明河和徐卫东对他的刻意迎奉,也被张馨看在了眼里,心说来之前张局还说这两人有多么厉害多么有能耐,可是眼下看起来,陈太忠的派头,简直比这两位还大她被留下来就是明证。

这个事实,也从侧面证实了张局长曾经跟她说过的话:我能保你个。科长,但是你跟小陈混

也不知道,我将来能不能混进他的那些女人的圈子里,想着想着,她的思维居然有一点点混乱了,他的女人里,可是有省台著名的主持人田甜呢。

不知胡思乱想了多久,刘望男走过来拍一拍她的肩头,“呵呵,你以前的作风很正派的嘛,好了,太忠问起来,我会帮你说话的。”

张馨听到这话,原有的一点点芥蒂登时消失不见了,心里也松了一口气。既然是这个女人认可我了,我的处境就会好很多了,“谢谢刘姐。您的朋友很多啊。”

刘望男笑一笑。也不做解释,事实上她找的这个老唐不过是个电信器材供应商,全省到处跑,也算是幻梦城的常客,有一次在凤凰的某宾馆嫖娼被抓,由于天晚了找不到现金,又不好意思给电信的人打电话。最后求救电话打到了幻梦城,刘大堂知道这人的底细。心说人家好歹是常客,有了难咱不能不帮。

这钱是刘大堂亲自送过去的,那边派出所的警察见来的是美女,就多嘴问了一句,等听说是幻梦城的刘望男。根本都不想收钱,“人你领走就的了,我们不知道他跟刘经理你认识。”

刘望男才不肯答应她知道这算是断人财路呢,于是放下钱转身就走了,老唐在一边看得就傻眼了,这幻梦城的大堂这么厉害啊?

老唐也是久走江湖的,知道警察们会对什么样的人客气,刘大堂若是不出这笔钱领他走了,那就是在凤凰玩的极好的大能了!然而,刘大堂宁可惜钱出来都不保人,那就不仅仅是玩得好了人家根本不愿意为这点小小钱落一个人情。

傻逼和牛逼只有一线之隔,老唐自然知道刘望男是真的牛逼,人家不在乎这点钱,也不怕他不还钱。于是就执意讨好起来她了。

张馨这种事,还真就合适老唐这种人去打听,反到是从官方渠道打听。会有诸多的不便,这不,时间不长就打听出来了?

事实上,时间说不长也不短了,十分钟总是有了,刘望男跟张馨聊两句之后,侧头看看陈太忠,小雅跟他说什么呢,说这么长时间?”

“刘姐”张馨怯生生地开口了,见她转头看过来,又是一阵脸红,等了好一阵才轻声问一句,“这个小雅”等一会儿还有别的人?”

“会有别的女人,但是不会有别的男人了”刘望男白她一眼,轻声解释一句,她知道很多良家妇女的心态,可以出轨但坚决抵制**,所以这解释也算有针对性的。

当然,若是有人认为她是在打预防针的话,那也很正常,因为下一匆她又补充了一句,“太忠霸道得很,容不得自己的女人跟别人胡来,,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我还能后悔吗?张馨听得心里就是一声苦笑,不过她发现刘姐这人其实不难说话,少不得又怯生生地问了一句,“陈主任不是蒙艺的人吗?可是现在

这句话真的是她早就想问的,当然,眼下这种气氛下问出来,多少也有点转移话题的意思,她不想让自己显得太像一件商品了。

1679章吃掉

刘望男知道张馨想问什么,蒙书记走了,陈主任还敢这么折腾,不怕出事儿吗?说不得笑一笑,“太忠认识蒙书记之前,也很厉害的”太忠。你跟小雅聊什么呢,聊这么长时间?”

陈太忠一边冲她俩走来,一边苦笑着摇头,“哪儿啊,有个家伙喝多了。非要扯着我聊两句,真是莫名其妙,都不知道他说了点什么。”

他给马小雅才打完电话,邵国立的电话就进来了,听得出来,老部已经喝得二麻二麻的了,没头没脑地抱怨几句之后,就说起了他即将的巴黎之行。

这个消息,是邵总从孙姐那里得到的,陈太忠只当这家伙嫌自己没叫他一起去,却不成想邵国立压根儿没提这话茬。而是极力劝说他跟自己去香港玩,还说看上一小妞,答应捧人家做今年的香港小姐了一“美女可是不比欧洲的尖。”

陈太忠哭笑不得地解释了好几遍。说自己去那里是搞招商引资的。蔡而邵国立根本不相信,念叨几遍之后居然跟他说起大使馆被炸的事情了。“这时候你去欧洲凑什么热闹?”

大使馆不被炸我还不去呢,陈太忠心里叹口气,又应付他几句,见他还是夹缠不清,说不得找个借口挂了电话,不过,电话挂断之后,他隐隐又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

见他兴致不高。刘望男心里就嘀咕上了,难道是马小雅受不了他的滥情吗?这个可能性是很大的小马能跟她一起服侍他,那多半是因为自己是太忠的老相好了,但是随便一个女人都可以搭上陈家人的话,马主播能高兴了才怪。

“走,打个车去华意吧”出乎她的意料,陈太忠完全搞定了马小、雅事实上,早在实拍陈家人和伊丽莎白的“战争片”的时候,马主播就接受了此人的荒唐,当时若不是法国保镖极力反对,客串的摄影师在那时候就参战了。

而且,陈太忠也比较在意马小雅的感受,在电话里已经解释清楚了今天的事情,强调了自己不得已,又强调了不想贸贸然领这女人去她的别墅。马主播很大度地表示,“你想怎么荒唐我不管,但是得算上我一个,,不过,我可能会晚一点去。”

那就只能去华意宾馆了,那里是何院长给陈太忠安排的房间,这两天一直给他留着呢,说穿了就是在这里安全。

张馨跟着他俩,一边走一边用眼角的余光四下看,动作僵硬地走进了宾馆。别望男发现了她的紧张,说不得笑着推她一把,“这两天你跟张沛林不也住在一起?你就当咱们三个一人一个房间,不就完了?”

“嗯”张馨红着脸点点头,陈太忠在前面听得就有点奇怪,这俩张确实是分开住的吗?说不得一进房间就发话了,“你跟老张真的没什么吧?”

这一玄,张馨真的有点无地自容了。居然生出了摔门而出的,功,当然,泣也仅仅是冲迈没纹个胆子

“太忠,温柔一点嘛”刘望男一边将门反锁,一边笑着回答,“我找人打听过了小张在单位口碑很好呢,现在是被人欺负得受不了啦。”

“哦”陈太忠恍然大悟的点点头,以他现在的思考能力,当然在瞬间就想清楚了因果,心里禁不住暗暗感慨,还是望男懂事,连我忌讳什么都一清二楚。

他脱去身上的西服,又换了鞋子,想到张馨是比较干净的,心情一时大好,一伸手主动将她揽到了怀里小轻笑一声,“好了,别那么拘束,你现在后悔都来得及。”

张馨低着头,斜眼看到刘望男在给陈太忠挂衣服,心里暗叹一声,这男人还真的是有做派,于是轻轻地摇一摇头,也低下身子换拖鞋,下一刻,她只觉得腰一紧,已经被陈家人搂着跌坐到了沙发里,嘴也被一张大嘴吻了上去。

开始她的舌头还有些僵硬。不过慢慢地,她也有了反应,同他激烈地拥吻了起来,感受到臀都有异物慢慢地变得强壮了起来,一时间有点害怕,又有点自豪:看来我对他也是有吸引力的”

不知道吻了多长时间,刘望男的声音响起,“你俩先玩,我去洗澡”她下意识地抬头看去,禁不住有些咋舌:敢情就在套间的外间,刘姐就已经脱得只剩下一套情趣内衣了,雪青色的蕾丝文胸和内裤,根本遮挡不住那紧要的三处,若隐若现煞是撩人。

真是大方啊,她正感慨呢。却猛地感觉到一只火热的大手伸进了自己的衣襟,轻车熟路地袭上了自己的前胸,另一只手也伸进了自己的裙内,一时有点紧张,轻轻地一夹自己的双腿,下意识地喊了一句,“不要不要,这么急。”

“到**去吧”陈太忠笑一声,伸手抱起了她,一米七的个头五十公斤左右的重量,在他手里直若无物一般,脚步轻快地进了里间。

凭良心说,张馨算是陈家人接触了这么多的女人中上床最快的之一,除了张梅怕是连任娇都要逊色一点,不过陈太忠已经习惯了这种荒唐,心说又不是处女了,既然有需求小大家直接真刀实枪地相见就好

张馨的皮肚很好,不像其他人一般是黄色或者白哲的,而是自己隐隐地透着粉红。这一点陈太忠早就发现了,当他为她褪去最后一件衣物时才发现她的身材真的是太棒了。

她的骨骼并不大,但是身上没有一丝骨感,处处显示着少妇的圆润,却是又不显丰腴,尤其是胸前双峰并不是很大,两条腿不但圆润修长,而且两腿紧并的时候,腿间任意一处都紧紧地闭合着,没有一点缝隙。

直到她很湿润的时候,陈太忠才伏在她的身上,缓缓地分开她的双腿,张馨犹豫一下,探手去引导小、太忠,做这个动作的时候,她双眼紧紧地闭着,脸上红得似乎要滴血了。

触碰到那昂扬巨物的时候。她明显地吃了一惊,“哦,这么厉害,陈主任,你轻点好吗?”

“不要叫我主任,叫我太忠,要不然我会有一种不和谐感”陈太忠轻笑一声,腰部缓缓地发力。下一刻轻声嘀咕一句,“哦,这么靠上

等刘望男洗了澡出来之后,发现两人激战正酣,不过太忠是骑在她身上身下的那位双腿并拢,倒也是个不常用的姿势。

见到张馨紧紧地闭着双眼咬着嘴唇,鼻翼急促地翕动着,努力使自己不叫出声,并拢的脚尖也绷的笔直,刘大堂禁不住轻笑一声,“好了,有了快感就大声喊吧,”

番**之后,陈太忠兀自不忘记夸张馨一句,“真的是柔若无骨,尤其她比较靠上,那个姿势很紧很舒服。”

三人正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马小雅来了,张馨躲进了被子里,却被刘望男把被子一掀,轻笑一声发话了,小雅,让你看看人家这身栋”

马主播看得就是一愣,好半天才叹口气摇摇头,“唉,太忠你,你怎么就能找到一个又一个这样的美女呢?”

张馨的脸再次变得通红,陈太忠赤身**懒洋洋地集在床头,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你也不差啊,中视的主播,不该这么没自信

这个是中视的主播!张馨的眼睛是闭着的,可是耳朵闭不住不是?不过她已经没有力气去惊讶了。这不仅仅是因为她网才耗费了不少的体力更是因为她已经彻底麻木了,,

事实上,说是麻木,也不尽然,第二天她回自己住宿的宾馆拿东西,见到张沛林的时候还禁不住有点脸红,张局长见状,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心里禁不住有点小微微地泛酸。

不过,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再说什么也白搭了,说不得他笑着嘱咐一句,“好好玩,玩得开心一点太忠说什么时候走了没有

“是大后天”张馨回答一句,逃也似地走了,直到走出很远,才回头看一眼张沛林,红着脸说了一句,“张局您放心,我一定把事情办好。”

这是跟我要那个科长呢,张沛林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有点奇怪,小张什么时候也会这么拐弯抹角的说话了?

当然,这俩张并不知道,陈太忠吃是吃掉了张馨,却是没把在北京的三个住处暴露出来,黄汉祥借住和唐亦董要装修的两栋别墅不方便暴露,但是马小雅的别墅也不接待这个女人,说明马主播在明白事情过程之后暂时没接纳这种野路子的兴趣。

去巴黎的前一天中午,孙姐做东小替陈太忠引见了她的朋友,那是两男三女,其中两个。是商人一个是记者还有一个,翻泽,剩下的一个小女孩估计是谁家的孩子,不怎么说话,但是一说话挺呛人的一似乎也是情商不足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