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3 公私不误1684个人魅力1685重逢

1683公私不误1684个人魅力1685重逢

2701683公私不误1684个人魅力168重逢

伊丽莎白很不开心,非常地不开心,她一点都不想离开陈太忠,所以自从离开饭店之后,她一直嘟着个嘴。

贝拉和葛瑞丝下午有彩排,早早地开车走了,眼见没人了,她才转头看向他,“太忠,我真的让你那么讨厌吗?”

“哪儿的话”陈太忠轻笑一声,伸手揽住了她的肩头,“你看,要来巴黎,我第一个通知的就是你,昨天晚上,也就是你得了两次,害得贝拉一直抱怨我”,你怎么会这么想?”

“可是我真的不想去意大利”伊丽莎白抓着他的手就伸进了自己的衬衣,又顶起了文胸,让他的大手放在那峰峦高处,她可怜兮兮地看着他,“这么美的身体,你舍得它离开你吗?”

嗜,看来不说也不行了。陈太忠手上微微用力,搓揉着那弹性惊人的肌肤,沉吟一下方始发话。“其实,我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不过,要等你去过意大利以后再说。”

“哦”伊丽莎白被他火热的大手覆盖到胸前,舒服得闭上了眼睛,长长地出一口气,听到他这么说,才又微微地睁开眼睛,眼中却出现了些许红丝一这是她动情的标志,“嗯,什么好消息?”

“你先去意大利”陈太忠坚持着,不肯告诉她更多。

“那你给我报销路费。还有”我要去中国呆两个月。”伊丽莎白的鼻头也开始红了?这跟无关,是委屈成这样的,“这两个月,我要天天能看到你。”

“哈”陈太忠听得就笑了起来,他本来还没决定什么时候帮凯瑟琳传话,甚至传不传都是两说呢,可是眼下听她这么说,却是再也按捺不住了,“你要是肯去一趟意大利,我就在中国给你找个工作,你不认真地考虑一下吗?”

“在中国,”找工作?”伊丽莎白低声地要复了一遍。眼睛猛地一亮,“你是说我可以去中国工作?”这话问出来的时候,她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可见情绪波动的激烈了。

“嗯,有人开价了。年薪二十万美元”陈太忠微笑着看着她,感受到她的欣喜,他的心情也相当地好,手上微微地用力,“不过我没有答应。谁知道我的伊莎会不会看上这点小钱呢?”

“哦,轻一点”伊丽莎白脸上泛起一丝红晕,伸手按住了在自己衣内作怪的大手,“二十万已经很多了,是什么样的公司呢?我是学金融管理的

“金融,管理?”陈太忠听得不由自主地打个磕绊,又清一清嗓子,“这个,其实是有人想雇佣你做保镖,公司嘛,我没问这个公司叫什么名字。”

“哦,那无所谓”伊丽莎白对这个倒是看得很开,能二十万年薪雇佣保镖的主儿,肯定不是小公司,她完全可以逐渐融入小“是为女士保镖的吧?”

“没错,你见过,就是那个凯瑟琳。”陈太忠笑着点头。

“哦,是她”。伊丽莎白沉吟着点点头,这对她来说,算是好消息。她对给中国人做保镖有点犹豫,因为文化差异太大了,可这工作性质还决定了两者之间会保持长时间接触,若是给美国人做保镖,那双方基本上不存在沟通的问题。

不过,有好就有坏,她对凯瑟琳的美色也印象颇深。当时太忠没有理她,但是谁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呢?想到这个”她若有所思地看他一眼,笑吟吟地发话了。“你为了帮我争取这个工作,是不是付出了很多的代价?”

“你想到哪儿去了?”陈太忠另一只手去捏她挺翘的鼻头,笑着回答她,“这是她主动提出来的,我本来,,嗯,我认为有必要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他本想说“我本来不想答应”但是想到这话没准又会勾起伊莎的什么想法,说不得匆匆地改口,心说我要是知道你对我依旧这么迷恋,那打破头也给你找个工作。

“哦”伊丽莎白这下全明白了,一时就发起呆来,说句实话,网小听说能去中国工作时,她是相当开心的,但是当这件事实进入实质性操件阶段的时候,她又有些微微的犹豫了。

二十万年薪,不低了。但是在欧州或者美国找这么一份工作也未必就有多难。更重要的是。她的亲戚朋友全在欧州,去了中国的话,那就相当于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赤天下了。

“我想,我需要征求一下我朋友们的意见”她叹一口气,可怜兮兮地看着陈太忠,“我是很想去,但是对那个陌生的环境。我也有点担心,太忠,,你能理解我吗?。

陈太忠当然能理解,在家乡亲情这一方面,中国人比欧州人看得还要重。而且那凯瑟琳的公司也未必能发展到什么样子,不过饶是如此。对方的惊喜变成了犹豫。这还是让他有些微微的不开心,于是笑着叹一口气,“那算了,去意大利的事情,我再找别人想办法吧。”

“不,我去”。伊丽莎白感觉到了他的不开心,慌不迭地将嘴凑到他脸上吻一口,“我会快去快回的,你一定要等我回来哦。”

“可是你似乎不想去中国”。陈太忠悻悻地撇一撇嘴,开始拿乔了,“那我不想你走了。”

他这话原本是无功不受禄的意思,可是听到伊丽莎白耳中,却是以为他珍惜跟自己在一起的时间,一时间激动不已,身子软绵绵地靠在他身上,“好了,我坐飞机,会很快的。”

坐飞机?陈太忠听的就是一惊,心说这怎么可以呢?你得开车去啊,他网想开口说话,发现她的小手放到了自己的裆间,轻轻地摩挲

“哦,天啦,你的车没有太阳膜啊”叹口气拿开了她的手,他可不想光天化日下在国外演出一场肉搏戏,“意大利”我建议你开车去。

“我现在就要你”伊丽莎白不容分说地伸手去解他的皮带,不过,下一刻她的手就停在了空中,“什么,开车去?”

“”是的,开车去”两个小时后,两人躺在葛瑞丝的房间里,陈太忠懒洋洋地发话了。“你可以联系一家租车行,不要问我为什么,我有我的道理。”

“好吧”伊丽莎白赤着身子蜷在他的臂弯里,有气无力地回答,“不过,这个时间太长了,我要联系好意大利那边的货才会过去

“这个没问题,我也舍不得你离开那么久”陈太忠笑着轻抚着她的背脊,“嗯,让我想一想”听说意大利在巴黎也有不少模特,或许贝拉或者葛瑞丝能帮上忙?”

“好吧”伊丽莎白听他答应了,心情又是一阵激动。长腿一伸跨过他的大腿,人已经翻身趴到了他的身上,探手握着他的昂扬向她光洁的下身塞去,“我又有点劲儿了,这次你一定要出来

“可是”晚上还有葛瑞丝和贝拉呢”陈太忠笑一声,接着轻吸一口气,“唯”喂喂,我说,我不能太偏心的。”

“我要离开你好几天呢”伊丽莎白起坐几下,满足地长叹一声,趴在他身上轻轻地起伏着。一只手捧着自己右边的丰硕,凑到了他嘴边,轻声呻吟一句。“哦,太忠,宝贝,,好好地吻它

伊莎这点小倒是不错,从不掩饰她想要什么,陈太忠笑一笑,弓起了身子…”

葛瑞丝和贝拉听说了陈太忠的要求,倒也没觉得奇怪,对普通人来说,白松露那真的是吃不起,这玩意儿号称白色钻石,大一点的松露甚至能卖到一万美元一磅一当然,这种级别的松露就只能在拍卖会上见

但是对陈来说。这显然不是什么问题,所以她俩很快就答应下来了此事,葛瑞丝更是表示。她还去米兰时装周表演过,代为打听点消息,实在不是问题。

接下来的两天。陈太忠也没闲着,走访了几个商家,其中一家明确表示可以授权给他做代理。不过条件提得比较苛刻,陈家人直接将马小、雅的电话给了对方。“这种事情我就做不了主了,这是我们老板的电话,您可以跟她具体商量。”

这倒不是说他听到了小马和于总的嘀咕,才将单子让给了马小雅,事实上,这种东西他认识的人里,真的没人比马小雅更合适做的了。

首先小马是混在北京的,做总代的你不混在北京就得混在上海,实在不行广州和深圳也可以考虑,除了这四个地方,其他地方根本没戏。

仅仅这一个理由。就足以排斥掉他认识的大多数人了,而且,马小小雅在京城有点人面。又有大把空闲时间,还有见多识广的一帮朋友,接这单子去谈判,实在是舍她其谁?

马小雅接到了他的国际长途电话,听说是这样的事情,也乐得“咯咯”地笑个不停,“太忠你真好,什么事儿都想着我,好了,我问问于姐这事儿该怎么操作。”

1脚章个人魅力

“好什么啊”陈太喜听到马小、雅如此夸他,禁不住苦笑一声,“这条件我觉得挺苛刻的,本来想谈个比较好的项目给你的,结果到好,不管推广费还得交保证金

懈做的早就被人拿走了1”马小雅一直在笑,“呵呵,能不能谈下来无所谓,关键是知道你时时都在替我着想,我就很开心了。”

那当然啦,你是我的女人嘛,陈太忠才待这么回答。冷不丁听到一句补充,“你跟伊莎在一起还能想到我,请你转告伊莎,我欢迎她到北京来玩,”

除了谈了这个代理,他又谈了两家代工,就是交点钱之后拿样品的那种,能生产出样品程度的产品,那就可以坐下来谈一谈细节了一这种方式,让他又想起了王小虎书记的同学张丽琴,张总能拿到美国汽车配件代工的单子。想来也是通过类似的途径吧?

让陈太忠不爽的是。这两家里,要货比较多的,是一家美国公司,他原本没兴趣跟美国人来往,可是转念一想,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太着痕迹了?说不得强压了怒火跟对方谈判,心里还不住地告诫自己?生意就是生意,咱要把其他因素抛开。

令他更恼火的是。他有唾面自干的这个觉悟了,对方反到是牛皮哄哄的,很明确地告诉他:我们的单子大,跟我们谈的不止一家,这个,”既然你不是干这一行的,恕我直言哈,您出去的时候记得带上门。

陈太忠一听就火了,才想不管不顾地站起身来走人,却猛地不小、心看到了对右手边有一本希伯来文的书,禁不住冷笑一声,“哦,你是我见过的最愚蠢的犹太人。真的很可惜,海因先生居然会有你这样的同胞。”

他在天南接待海因的时候1同行的有个翻译叫李销?这人是不是国安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李翻译对希伯来语很感兴趣,跟海因先芒一直探讨,所以他也能认出来希伯来文。

“最愚蠢的犹太人”登时勃然大怒,手一指门口,“现在你出去,马上,,哦,你说的海因先生1是哪个海因?”

犹太人在见风使舵上水平是一等一的,套用犹太人的一句话一世界上没有什么不能交易的”至于尊严什么的,暂时都可以放到一边。

等到这位听说。是那个曾经在西方石油公司有股份,现在是犹太经济联合会副理事长的海因先生,态度登时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原因很简单。海因比他有钱,在犹太人中的影响力也远远大过他。

“好吧,这件事也不是不能商量的,当然,必须承认我是看在海因先生的份上,我愿意提醒阁下一句,生意就是生意,如果您不能生产出合格的产品,那么就算海因先生亲自找到我也无济于事,希望您能够明白。”

于是,陈太忠就又的到了一套样品,这两套样品,他打算带回凤凰去,算是找到的代工项目。事实上,虽然他不知道自己拿的产品工艺是否复杂,但是他确信。在北京甚至是随便哪个差不多点的城市都能找到生产的平家。

然而,做为一个国家干部,总是得给国家做点事的,咱的觉悟总不能比张丽琴还低吧?所以他并没有打算拿这个单子中饱私囊。尽管代工这种项目,算不到招商引资的成绩里,他还是做出了这样的决定要不然也对不起这来回报销的机票不是?

这两天他过得很充实,白天谈公事晚上办私事,韦明河则是彻底地被那个“三千欧元”迷倒了,虽然时不时地来个双飞三飞什么的,但是这个女孩儿却是始终没有换过。

甚至他有心思学一学陈太忠,也弄一套房子来个金屋藏娇,然而贝拉很直接地指出,这不现实,因为那女孩儿是纯粹的拜金主义信奉者,手脚极大最是容易被人勾引,“如果韦想让她只跟他的话,那么需要签一个协议,对违约者要做出严厉的惩罚。

包养协议?韦明河登时傻眼,这玩意儿可不是闹着玩的,虽然女人问题也整不到他,但是这是外国女人哎,万一人家把协议在媒体上一曝光,他面临的,不仅仅是会断送政治前途那么简单,估计家里都要派人追杀他了?这不是他一个人的耻辱。

“没错”陈太忠点头表示赞同,“而且你要谨防外国间谍,这女人手脚大了,不是好事儿啊,她能被你收买,就能被别人收买,你说是不是?”

“怎么天底下的好事儿,都让你占了呢?”韦明河心里这个郁闷,那就不用提了,一边说。他一边侧头看一看贝拉,“你说这个贝拉”她怎么就手脚不大呢?”

“个人魅力,纯粹的个人魅力使然”陈太叫个得就没办法形容了,韦明河毒愤不凡地将氟,引红酒一饮而尽。“算了,她爱跟谁跟谁吧。下次来,她身上没病就行。”

“他说什么呢?”贝拉的不是很灵光,听到韦在说自己的名字,禁不住悄悄的拽他一把,等她听陈太忠说自己的手脚不大,脸登时就是一红,“不是啦。我的开销也很大的,要不然怎么会把房子租出去?倒是葛瑞丝姐姐能存点钱。”

模特这个职业就是这样,都是年轻靓丽的女孩,正是尽情张扬青春、肆意妆扮自己的年龄,再加上相互之间还有攀比,像葛瑞丝这种能攒得下钱的还真是异数了。

“你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太爱说实话了”陈太忠听得哭笑不得,少不得问一句。“要不要我再给你留点钱?”

“要啊,给葛瑞丝姐姐也留一点吧”贝拉高兴的点头,下一刻,她见到韦明河很异样的看着自己,禁不住脸微微一红,低声慢慢地解释,“要你的钱。我觉得是应该的,不要别人的钱才是最重要的,我说得对不对?。

“天哪”。韦明河的英语不是很灵光,但是听人慢慢说还不是什么问题。听到这话登时就狠狠地一拍额头,苦恼地呻吟一声。“太忠,人家都说情场得意官场失意来的嘛,你怎么能”怎么能这么不守规矩呢?”

“个人魅力,个人魅力”陈太忠又笑着点点头,一边笑一边站起了身子,“好了。葛瑞丝的演出应该差不多了,我要去接她了,你不一起走吗?”

展示会活动已经到了尾声,贝拉今天可以休息一下,不过葛瑞丝还有演出,韦明河的那位也有,听到这话禁不住站起身来,“好吧,看看今天还有什么好货色。”

“你的朋友,很,,花心”贝拉轻声嘀咕一句,“花心”俩字还是用汉语说的,韦主任轮着换女模特,她是中间人之一,当然清楚得很,她不想陈太忠也这样,所以这话算是变相地夸奖自己的情人。

“我”花心?”韦明河听得就止住了脚步,回头看一看她,哭笑不得地摇一摇头。转身走了,我上的女人是多,但是用过就扔了,说滥情哪里比得过陈太忠?

个小模特。也敢这么说我?韦主任还真不喜欢别人这么冒犯自己,不过,贝拉很是给他介绍过几个美女,又是太忠的马子,他当然也不能叫真,于是长叹一声,郁闷地跨出了酒馆。

演出结束是九点。韦明河的“三千欧元”排在前面。所以八点半就出来了,葛瑞丝等到九点十来分,才跟着贝拉出来,匆匆地走向地下停车场。

她俩身后还跟着几个人,一个满脸横肉的肥硕胖子手里还拿着鲜花,追在她身后不停的说着什么,陈太忠在车边看得直摇头?欧州的胖子怎么这么多呢?

见到两女向陈太忠走去,那胖子愕然止步,惊讶地揉了揉眼睛,他身边的三四个男人也跟着停了下来,“这是葛瑞丝的男人吗?哦”狗屎,他居然一手搂一个,真该死!”

陈太忠一手搂一个,示威的真图一览无遗,他从来都不介意别人欣赏自己的女友,但是只限于欣赏,若是敢打别的主意,那等待他们的就是“宰相肚量陈太忠”。

葛瑞丝跟他拥吻一个,利索打开标致车车门,坐进了驾驶室,贝拉则是拉着他的手。坐进了标致车的后座,胖子一行人登时就看傻了。

临上车之际。陈太忠兀自不忘淡淡地看那胖子一眼。虽然没什么表情,但是那股目中无人的傲慢,还是被他表达得淋漓尽致。

胖子气得一跺脚。“这个混蛋,敢这么看我?。

1昭章重逢

葛瑞丝一边开车,一边向陈太忠解释,敢情她今天在另一家模特队里找到了一个意大利男模,那模特还真知道哪里买得到白松露,这个东西确实很珍贵小市场上等闲不得一见,若是没有相应的渠道,真的很难买到。

男模说了,他知道有些人手里有存货,但是既然买得起这种东西的,就是不差钱的主儿,所以她想着急要的话,要高出市场价两到三倍才行,否则不可能打动对方?当然,若是不着急,倒是可以慢慢地打问。

两人正说着呢。那胖子就出现了,那男模跟胖子以前也小有交情,随便聊了两句之后。胖子就邀请葛瑞丝共进晚餐,葛瑞丝对意大利人没什么兴趣,在欧州比法国人还滥情的,大概也就是意大利人了吧?何况丫又长得那么龌龊不堪?所以她基本上就无视了此人。

听说白松露有着落了,陈太忠心里挺高兴,不过看着葛瑞丝的生存状况。他又有一点担心,“你们是不是整天被这种人骚扰啊?”

“嗯。不少。”贝拉点一点头,说话倒是直接。“不过对方纠缠太狠的话,老板也会管的,再说,,实在不行还可以找埃布尔先生,事实上,我觉得你该担心的,是英俊的男人,而不是这种胖子。”

女人太多了。真是管不过来了,陈太忠听得心里暗叹。可是又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心说我先安置了伊丽莎白,等有办法了再安置你俩吧,“那个男模没说能弄到多少吗?”

“他说他要问一问”葛瑞丝从后视镜里看他一眼,犹豫一下又解释一句,“我倒是告诉他了,三倍价钱以下的,有多少要多少,,我没说错吧?”

她知道陈太忠有钱,但是用翻了倍的价钱买东西。还是打个招呼的好?有钱也不能乱花不匙

陈太忠点小点头才待说什么,猛地车前蹿出个人来,葛瑞丝正在从后视镜里看他呢,措不及防下,没命地踩了一脚刹车。

车前蹿过的家伙是个精瘦的黑人,手里拎着一个旅行包跑得飞快,陈太忠才被这一脚刹车弄得身子一栽,才坐直了身子想说什么,见到后面有人拔脚追了过来。先是一愣,打开车门就蹿了出去,嘴里还不忘,丁嘱一句,“你们在路边等我。”

他一眼就看出来了,追那黑人的正是跟自己同机来的男记者,心里登时就明白了,这是包儿被偷了,巴黎小偷的名声可是响彻欧洲的。

虽然他不愿意跟国安打交道,但是触目这种事情,下意识地就认为自己应该帮忙,那小偷拎个包都跑得极快,后面那记者虽然跑得也不慢。远超普通记者的水平,但是没人帮忙的话。显然是追不上的。

道身影,闪电般地掠了过去。

那小偷对自己的速度很是自信,一边跑还一边有心情回头望,不过,他再次回头的时候,登时就吓了一跳,一个黄种男人以远超他的速度追了过来,禁不住怒骂一声,“狗屎,这家伙能破世界纪录了,我到底偷了什么人啊?”

骂归骂,他的速度可不慢,万干转。就冲向个小巷。速度玩不讨人家。那就只能长用川众里的熟悉来甩脱对方了。

左右转了四五个圈子之后,他冲到一栋大楼拐角的阴影处,才待蹲下身子藏起来歇口气,不成想身后一阵风吹过,一只大脚丫子狠狠地踹到了他的背脊上,登时一个狗吃屎趴到了地上,包也甩了出去。

踹人的肯定是陈太忠,原本他早早地就能追上这小偷,若是肯用穿墙术的话,那更是简单了,不过他实在没办法跑得太快,他身后不是还吊着一个,“有关部门”吗?

黑人的反应也不慢,趴到的上之后,登时就是一个前滚翻,身子再转过来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把锋利的小刀,远处的灯光映在刀身上,在阴暗的角落里显得寒光四射,“狗屎,你给我滚开

他威胁的话还没说完,就觉的眼前一花,紧接着一阵剧痛从手上传来,手上的小刀登时坠地,然后就是凄厉的一声惨呼,”

“杂碎,把包拿上,跟我见失主去”陈太忠哼一声,他可不想沾手那记者的包儿,谁知道里面有什么玩意儿呢?对国安,那是离得越远越好。

“嘿小子,把手松开”一个声音自远处传来,还有一声轻佻的口哨,两个黑人出现在前面不远处,一个家伙手里拿着一把手枪,脸上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容,“认识这是什么东西吗?”

看来这些界匕,哪里的小偷都一样,全是成群结队的,偷包的这家伙往这里跑,显然不是无因的。

这小偷也讲究个组织啊,这种时候,陈太忠脑中居然能莫名其妙地冒出这么个感慨来,不过感慨归感慨,他的动作可不慢,脚一伸,那把小刀就被他踢得箭射而出,“丁”地一声响,那黑人只觉得从枪上传来一股大力,再也握不住那手枪了,“啪嗒”一声掉到了两米远处。

这帮小偷身手都不错,黑人的身体协调性也不得不令人叹服小这位身子侧冲,一个箭步就抢到了手枪掉落处,弯腰就去捡枪?显然,他是怕对方速度太快,抢走了这要命的玩意儿。

旁略壮的黑人有点反应不及时,不过看他去抢枪了,腿向前一迈,挡在陈太忠和枪的中间,恶狠狠地发话了,“射击!”

这持枪也是门学问,枪可是不比刀,拿了刀抢劫的家伙,敢随便在人身上不太重要的地方捅几刀。但是枪就不好说了,准头差一点点或者有点什么意外因素,没准就是人命,所以说国外枪支管制不是很严,但是那些人一般也不敢搂火。

眼下略壮的这位运么说,也是想警告对方,我们这枪不是摆设,我真的开火了,就不信你敢拿着人做人质?这年头从来都是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捞偏门也得讲究个气势不是?

他一句话说完,听到身后好半天没反应,禁不住回头恶狠狠地瞪一眼,才待发话,下一刻,他就张大嘴巴,呆呆地愣在了那里。小刀正正地插在枪管上,刀锋甚至卡进了枪管壁。

这得是怎样的精准和力气啊?两人真的傻的不能再傻了,我们这是招惹了什么人了?持枪的这位好不容易清醒了过来点,抬手去拔那小、刀,却听得“嗵嗵”的两声响,另一边堵看来人后路两个同伴被踹得飞了出去。

“拔不动啊”。这位顾不上看情况,没命地拔着小刀,略壮的在一边哼一声指点他,“狗屎,你不会来回晃一晃吗?”

“你们,真的想找死吗?”一个声音传了过来,纯正的伦敦音,慢悠悠的,带着英国贵族特有的傲慢味道,然而,这话是那今年轻的黄种人说的。

这一切写起来长,事实上也就是几个呼吸的过程,听到陈太忠如此说,那位登时把枪丢到了地上?就算晃着能拔出来,他也不敢再拔

“包我还你,放了我的人好吗?”略壮的黑人看起来是头儿。知道自己打不过了,那还不如乖乖地认栽,“你用的是中国功夫,我们偷日本人比较多。”

这家伙还知道中日不太友好?陈太忠听得有点感叹,这小偷里面,也有些有学问的嘛,事实上,他不知道人家这话的真实含义?日本人有钱,每次来这购物和旅游的天堂,总是带着大量高档的电子产品,这才是小偷最喜欢的客户。

既然会错意了,他就觉得这几个家伙不算很讨厌了,反正那记者身份是有问题的,这包里谁知道会装着什么呢?那位十有也不愿意陪着小偷去一趟警察局吧?

“你们的请求我答应了,每人自己抽自己十个耳光”。陈太忠缓缓地发话了,他居然把这种习惯带出了国外,说完,他抖一抖攥着的那位的手,“他要跟我去见一趟失主,失主确认东西完好无损的话,就可以放他走了,明白吗?。

这群小偷看着猖獠,其实在巴黎也是实打实的社会底层,见风使舵的水平远高于常人,听他这么说。相互看两眼,犹豫一下,那略壮的汉子带头抽起了自己的耳光,抽完之后转身就走,啥话都没有。

剩下的三位见状,也是有样学样,于是,随着噼里啪啦地一阵乱响小偷的同伙不旋路就走了一个干干净净?放不放人是人家说了算了,就算是谎言,他们也没资格计较了,正经是自己先跑路要紧。

四条身影消失之后,男记者才气喘吁吁地跑过来,见到陈太忠捉住了小偷,登时蹲在地上大口地喘起气来,“谢谢你了啊,陈主任。”

“看一看,包里东西全不全。我没太多工夫等你”。陈太忠下巴一扬,冲背包努一努嘴,心里却是生出点微微的不屑:干工作干成你这样,丢人啊。

当然,他也知道,搞情治工作的,未必就真的个。顶个身手好,身手不好的怕是还占了绝大多数,不过。再次跟这帮家伙撞上,他心里有点腻歪不是?

记者狂喘了几口气之后,上前捡起背包,伸手来回地摩挲几下。甚至都没打开来看,就点点头,“里面东西没少,真的谢谢你了。”

按说,他是该打开看一看的。不过,人家陈太忠在一边站着攥着小小偷,都不肯上前去动那个包,这意思就再明显不过了:陈主任不想跟他们有什么交集。

大家都是聪明人,有些话不用说得那么明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