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6 劝说1687唐·安东尼1688打坐

1686劝说1687唐·安东尼1688打坐

27o1686劝说1687唐·安东尼1688打坐

“东西还全就行”陈太忠笑着点一点头,顺便举一下身边小偷的胳膊。“我答应他们的同伙了。没问题的话,就把他放志,,当然,主要还是看你的意思。”

般情况下,陈主任是比较愿意遵守诺言的。不过眼下显然是“二般情况”他自然也会事急从权地应对。

“还有同伙?”这位听得就是一阵惊讶,低头一看,现陈太忠的黑色皮鞋上泛着白花,这种阴暗的光线下都看得见,心里就明白了,敢情自己来之前,陈主任还跟人家打了一场?

既然要放人,他就要小心一下了,说不得将旅行包打开,就着远处散射来的昏暗灯光仔细盘点一下,确定东西没被小偷中途甩出去几件。于是拉拢拉锁,笑着点点头,“确实什么东西都在。”

事实上,重要的东西是在旅行包的夹层里,摔坏都不要紧,关键是不能让别人拿到,记者现连普通用品都一件不少,心里当然大定。

“那我放他走了?”陈太忠需要一个确切的答复,他不愿意有任何的砒漏被国安抓住 是个人就不愿意。插播广告时间哦

你这不是废话吗?这位心里悻悻的嘀咕一句,通过擅自放人这件事。他越地能肯定,陈主任这是猜出自己的身份了,人家是生恐包里有什么不合时宜的东西,所以才做出如此决定的。 要命的是,他包里还真有点不合适被警察看到的东西,少不得侧过身子使个眼色,语气激烈了起来。“这是小偷啊,你为什么这么想放他走呢?”

要说这些人做事,还真是小心,他生恐那小偷走后生出疑心,没准反倒给自己带来不必要麻烦,说不得就暗示陈太忠配合自己唱个双妥,用的还是汉语 巴黎是国际大都市。再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他偷错人了,以为你是日本人”陈太忠看到这个眼色,就算再不明白,也隐隐猜到了几分,于是面不改色地做出鞘释。

别说,这小偷还听得懂一些汉语。不过小也就是那么一点点,所以大概猜出两人是为了放不放自己而争执。失主不太情愿放过他,那很正常。捉着自己的这位也不是完全想放人。只是想遵守诺言,于是两人交流了一阵之后,失主才的提示。当着别人他不想承认自己的错误,可是眼下没外人了,他就得打一打预防针了,“贝拉、葛瑞丝。以后见了我的同胞在场,说话注意点小距离。”

“可是小贝拉话最多,听到这话就有点不服气,不过她也不想让他不高兴,少不得郁闷地撇一撇嘴,“那么,太忠才说还是葛瑞丝懂事,谁想她下一句直接就把他雷到了,“政客们都是这样,要小心小报的。”

政客,小报?陈太忠听得叹口气,也懒得多说什存了,“好吧,去吃点东西吧”你们想去哪个饭店?我给伊莎打个电话。”

等四个人回到租住的房子的时候,屋里住着的其他四个模特也都回来了。最近的时装周大家累惨了,四个女人挤在大厅里,或坐或卧叽叽喳喳地说着什么,台上风情一样折叠自己,他只是将两只手臂微微地变长了二十厘米。

手臂变长,一般人还未必看得出来,只有那缩到肘部的衣袖默默地证实着这种变化,但是他的个子也在同时变高了,高了十个厘米出来,这个差距就巨大得很了,因为大家会情不自禁地以自己的身高为参照物

这个黄种人,居然缓慢的长高长长了,安东尼登时就觉得自己腿肚子上的肌肉一跳一跳的,天啦”我这是遇到了个什么东西?

“唐安东尼,是吗?”变高了的那怪物话了,脸上还挂着灿烂的微笑,“你觉得我应该怎么跟你说话呢?”

“我、我、我”在这种情况下,安东尼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虽然对方的语气。非常地轻柔。

“我想我需要声明一下。葛瑞丝是我的女友”陈太忠双臂还拎着那俩家伙,继续轻描淡写地笑着说话,他这么做需要有多大的臂力。那是不用置疑的,“你邀请她吃饭。是不是应该征求一下我的意见呢?”

“呃”她是您的女友?”不知不觉间,安东尼用上了敬称,对于非人的存在,一般人很难再嚣张下去,很显然,唐安东尼也不例外,“我想,也许是有些什么误会?”

1馏章打坐

“我也觉得可能是误会”面对安东尼的示弱,陈太忠笑嘻嘻地点小头,“我网才听到了,安东尼先生,是一个愿意讲理的人。”

“没错”安东尼连连点头。然而对方接下来的话,就让他有点不知所措了,“那么,请您先告诉我,我跟唐安东尼说话,应该注意什么

“我只是开个玩笑”他不得不尴尬地笑一笑,试图缓和一下气氛,没错,这个黄种人脸上还是带着笑的,但是那两只高举着的手臂迟迟不肯放下,这肯定就谈不上什么善意了。

“那么,我就实话实说了”陈太忠笑得越地灿烂了起来,

“是这样,唐安东尼,既然是尊称唐,您应该是一名教父了,是插播广告时间哦

这个知识还是他从马里奥普佐的书上看到的,当然,这或许是个错误的概念,但是他并不介意说出来,没有人能够知逝世界上所有的知

安东尼却是听得吓了一跳。他这个唐,不过是自己加上去的,离获得所有人的尊敬而成为“唐”的境界,还有一定的距离,不过这个当口,他也不合适示弱,于是笑着点点头,只是同对方灿烂的笑容相比,他的笑容大约可以归到“尴尬”那一类里去。

“哦,那么恕我直言。以您的身份,这样半夜打扰别人的行为,就有些冒昧了”陈太忠笑容配上他的措辞,显得很有礼貌也很好说话。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不可能一直呆在巴黎,而他走了之后,葛瑞丝和贝拉的生活还要继续,何况黑手党不死不休的荣誉感也让他有点头疼,当然,他可以在一转眼之后将面前五个。人一举抹杀,但是谁又能确定,安东尼来找葛瑞丝的事情,仅限于眼前这五个人知道呢?

不想给两个女孩带来什么麻烦,那他也只有这么说话了,不过,他手上轻若无物地拎着两个人,证明他也不是一味地在示弱。

不管安东尼是不是真的唐。敢自吹是黑手党的主儿,混社会的经验也不会少了,他不太拿得清楚对方是什么意思,听到陈太忠的指责,只能沉声解释,“葛瑞丝小姐一直在忙着演出,所以我邀请的时间就比较晚了,这位先生,,不知道怎么称呼?”

“你叫我陈好了”陈太忠见这厮没有翻脸的样子,心说这黑手党也不是完全不讲道理的嘛。“现在你知道葛瑞丝是我的女友了。还打算继续邀请她吗?”

“所以说,一切都是一个误会”安东尼也狡猾得很,不做正面回答,“您现在,能放下您手里的两个人吗?”一一小开始迈在没命地挣动。怎奈身材本来就比较矮小。陈顺了一号。再加上衣服的质地比较结实,始终未尝如愿。

等安东尼跟陈太忠认真地交谈起来之后,两人就先后停止了挣动,不过已经被勒的满面通红了。

“请您先告诉我,您以后还会打扰这再个可怜的女孩儿吗?”陈太忠回答得依旧很礼貌。

“我都说了”这是一个误会”安东尼坚决的不做正面回答,因为正面回答不是会影响他的脸面,就是会激怒眼前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

“本来。我是应该让你向葛瑞丝小姐道歉的”玩语言艺术,陈太忠又怎么可能看得上他这土棍?哥们儿可是在中国的官场锻炼了好几年的,于是,他的话终于强硬了起来,“不过现在看来,您是有身份的人,那么我有一个请求”

安东尼知道,这家伙终于要图穷匕见了,于是撇撇嘴,一摊手:请继续说。

“在我不在巴黎的时候,希望您能看在今天一场误会的份上,保护好我的两个女人”陈太忠笑吟吟地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您和我都是有身份的人,希望这个小小的要求,不会给您带来什么困惑。”

啧,安东尼终于听明白了,敢情眼前这个怪物,也有软肋,这家伙是怕我在他走以后欺负这俩女人,而且还把我捧得挺高,一时间他就有点犹豫了,今天我这面子可是丢大了。

他正犹豫呢,愕然地现,陈太忠的身材逐渐地缩小了下去,在半分钟内又回到了原来的身高和臂长,那俩手下也被他松开了,脚网挨着地,人就弯着腰在一旁干呕了起来。

“哦,这显然没有问题”安东尼再次被这个景象震撼了一下,心里那点纠结也登时不翼而飞,“陈,请恕我冒昧,你的身高”这

“一种神秘的中国功夫”陈太忠笑着回答,“可以挡住子弹的功夫,哦。您今天来带枪了没有,我可以向您示范一下。”

若是安东尼的人今天带了枪来,他没准还真的想见识一下,不过他真的没带,而且。对方的话不但不含糊,还隐隐有威胁之意1偏偏是很客气地说出来的。这就让他迅地做出了决定,“哦,今天我来,仅仅是想请葛瑞丝吃顿晚饭,,为什么要带枪呢?”

“好吧。时间不早了,等我有空的时候,会邀请您共进晚餐的”陈太忠笑吟吟地回答,当然,在他想来,自己这就算是送客了。

安东尼笑着点点头转身就走,心里却是在琢磨,这家伙说的“共进晚餐” 这算是示好呢,还是威胁?

不管怎么说,他对这个会变化身材的神秘的中国人,心里生出了深深的忌惮之意。而且对方并没有过分为难他,虽然还是难免有点小耻辱感,不过他已经决定了,离这个家伙远一点。 倒是他身边有个人在嘀咕,“那家伙下面的玩意儿,不知道会不会也能变化?哦”插播广告时间哦

“嗯?小,安东尼听到这里,登时忤然心动,“我想,回头我还是需要拜会他一下。”

陈太忠见这帮人走了,才携着两女上楼,贝拉最是好奇,拽着他问个不停,“陈,你真的好神奇啊,那确实是中国功夫吗?”

“是中国功夫”陈太忠淡淡地点点头,他选择这种方式吓人,总是有他的道理的。故老相传,外门功夫里有一种转移气血的功夫,练到极致可以将手掌胀大一倍甚至手臂变长,不过,那是将全身的气血运到了那里,并不像他网才做出的举动,全身都变化。

但是,既然是故老相传,那么稍微有点出入不也是正常的吗?所以他不怕谎言被戳种行为不同仙术,属于大家不太能理解但是勉强能接受的。

“你的脸色。似乎不是很好”进门的时候,葛瑞丝敏感地现了他脸上的变化。

“那个功夫是很费精力的”陈太忠点点头。他拎着那俩人坚持了那么久。不仅仅是为了震慑安东尼,更是因为他需要给自己的“打坐”找个借口。

“为什么不狠揍他们一顿呢?小贝拉义愤填膺。声音也大了起来,屋里在场的三个模特登时为之一惊。

“因为他们是黑手党”陈太忠这次,却是没有着急进屋,他需要更多的见证者。于是“勉力”笑一笑,“睚眦必报、不死不休,我不怕他们,但是我不想我走了之后,你俩生什么意外,所以只能吓唬他们一下。”

“黑手党?”热裤女孩听得登时就跳了起来。一脸的惊讶。

葛瑞丝很不满意地瞪了她一眼,才转头看一看陈太忠,关切地问了,“太忠,你这么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吧?”

“不会,不过。网才没打人,力气没挥出来。对我的身体会有影响”陈太忠笑嘻嘻地胡说八道,“不过,我休养两三天就好了,可以借用你的房间吗?”

“这是你的房间,随便你”葛瑞丝有点听不懂他的话 尽管陈家人已经解释的很口语化了,她只是知道,陈为了自己和贝拉的安危,身体受到了损伤,“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吗?”

“这个期间我身体不会有反应,你们不要动我就行了”陈太忠一本正经地解释,一边说一边向房间内走去,再不抓紧时间,追赶伊丽莎白的车又要动用更多的仙力了。

葛瑞丝和贝拉追着他就进了房间,见他盘腿向屋角一坐,看了她俩一眼。就闭上了眼睛,“记着,不要动我。”

等了一阵之后。两女见陈太忠如石像一般坐在那里,贝拉伸手想到他的鼻翼下,试试他有没有呼吸了,却被葛瑞丝一把拽了过来,怒视

她。

贝拉悻悻地抿一抿嘴,想解释一下,又不敢说话。两人又等了一阵,蹑手蹑脚的离开了房间,轻轻地带上了房门。

“你们遇到了黑手党?”热裤女孩再次问了,不过,见她俩一副轻手轻脚的模样。舰的声音也压了下来。

敢情,黑手党在巴黎的模特圈子里的存在,并不是偶然的,有些男模和女模,就是间接地被黑手党控制着的,葛瑞丝和贝拉运气好一点,遇到了陈太忠,直接埃布尔被送进了圈子里,别的人就未必会这么幸运了。

热裤女孩深知此事,是以才会这么惊讶,不过。在她提问的时候,陈太忠一个万里闲庭,已经追上了伊丽莎白的车,“我靠,坐在车顶,这风好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