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4 海因1695认错

官仙 1694海因1695认错

安东尼见客厅里的架势,也吓了一大跳,马上就知道自己的理解出了偏差,事实上,他一开始就考虑过,这十六区里富人极多,估计这个宴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但是话说回来,前两天晚上小陈太忠的表现实在是把他吓坏了,对上这种非人的存在,还是保险一点。多带几个人好了?反正既然是唐安东尼,带几个手下摆一摆排场,总是正常的吧?

既然发现不妥了,他的手随便一挥,那四位也不说话,转头就又走出了门去,准教父冲大家点点头。走到陈太忠身边一拍他的肩膀,“陈,这么多人啊?”

“我也没想到”陈太忠站起身回了他一句,考虑到这么说可能刺激到在座的诸位,所以他用的是意大利语,“好了,一起坐一坐吧。”

埃布尔也没想到,陈太忠今天居然是约了这么多人,尤其是听说这胖子叫唐安东尼,心里越发地后悔了,早知道是这样,我应该跟他解释清楚的嘛?做为一个见多识广的梢客,他非常明白“唐”的含义。

不过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后悔也是没什么用的,郁闷的皮埃尔先生让人搬了沙发过来,请尊敬的安东尼就坐。

安东尼的沙发,肯定是挨着陈太忠的,他听在座的人谈了一些话之后。觉得有点无聊,于是身子向陈太忠这侧一凑,低声发话了,“你怎么跟这帮家伙在一起?”

他这话问得相当不见外,陈太忠笑一笑,觉得这厮到也有点可爱之处,说不得低声回答他,“我也不知道”你饿不饿?旁边小客厅有食物。”

“最近减肥呢”安东尼的回答越来越可爱了,“我不喜欢这帮家伙。只会空谈,一点意义都没有。”

听着那金发年轻人和假发中年人激辩着科索沃停火可能对未来欧元造成的困惑,以及对欧州复兴的影响之类的,陈太忠觉得他的话确实没错。在这种场合下,这个话题真的有点空泛了,“安东尼,你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嗯”安东尼沉吟一下小侧过头来直视着他,“请问,你的那个功夫,中国功夫,可以教给我吗?陈。你可能不知道,我从小就很向往中国的。”

嗯?陈太忠侧头看他一眼,琢磨了半天,最终还是郑重其事地摇一摇头,“虽然我有二十七个师兄弟,但是很遗憾,我师傅这功夫,只传中国人”对他的这种种族歧视倾向,我其实不是很赞同的。”

“二十七个?”安东尼听得颇为咋舌。

“是啊”陈太忠很坚决地点点头,心说你要想见真人的话,二百七十个我也能给你弄出来一前提是仙力充裕的情况下,“关于这一点。我真的是要说抱歉了。”

“那么,我只想学变大和变小那个呢?”安东尼见他油盐不进,只能点出主题了,一边说还一边使个眼色,男人们都明白的那种眼色,“对男人来说,有的地方的大小,还是很影响荣誉感的。”

“这个”陈太忠登时语塞。上下缓缓地打量安东尼两眼,目光不着痕迹地在对方腿间转了一下。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哦,那确实是个问叭…”

见到他这略带同情的目光,尊敬的唐有点抓狂的冲动,“我不是在说我”好吧,我就是在说我,那又怎么样呢?”

他的声音有点大,引得四周有人侧头看了过来,不过陈太忠并不介意,而是笑吟吟地摇摇头,“这一点我帮不了你的忙,有人曾经有过同样的困惑,并且试图通过类似方法解决,只是很遗憾”结果并不是他想要的。”

“那是什么?”安东尼并不喜欢在这种场合成为别人关注的焦点,于是声音再次低了下来。

“过度充血的最终结果,那就是”陈太忠说话时的表情很郑垂。“坏死!”?“哦”准教父点点头,不再说什么了,他已经知道自己今天来错了,不过显然,陈也来错了一只看身后站着的葛瑞丝,他就能想到发生了什么。

想明白这一点,安东尼心里就不是很难受了,反正不管怎么说,只冲着这个中国人能进入巴黎这样的圈子,那就证明轻慢不得,他前天晚上的谨慎,是完全有必要的。

他俩的谈话,最终引起了别人的注意,一个叫洛朗的私募资金经理人笑着发问了,“陈,你俩在说什么呢,能让大家听一听吗?”

“是啊,我们也很想知道,中国政府会做出哪些反应”不知道阁下能不能帮我们解说一下呢?”一开始说话的金发年轻人嘴角泛起一个不屑的冷笑,“你们的大使馆总不会白被炸了吧?”

陈太忠听他们交谈半天,已经知道这家伙叫讷瑞皮埃尔,他的某些看法还是有一定的深度的,不过大多时候显示出的,还是年少轻狂的那种不稳重。

他本不待理这家伙,可是听到最后一句,登时就恼火了,说不得微微一笑,“事关国家机密,我就不好说太多了,不如皮埃尔你先说一下对中国的期待值吧?”

切,中国也值得法国人专门期待吗?讷瑞很想埋汰一下对方,他看不惯陈太忠很久了,一直没时机表达出来?起码他看葛瑞丝和贝拉跟在对方身边就相当不顺眼。

然而,就在他准备出口之际,猛的发现自己好像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谈起,只觉得大脑一阵迷糊,“我、我,”

他“我我”了半天之后,只觉得自己的思维愈发地混乱了,一时就恼羞成怒了起来,“中国的大使馆?,都是间谍吧?”

“哼,皮埃尔家族实在是越来越不成体统了”陈太忠冷冷一哼,摇一摇头,“什么样的话都说得出口。你家大人就是这么教你说话的?”

“你!”年轻人登时勃然大怒。

“你可以要求跟我决斗,不过,你带够足够的赌资了吗?”陈太忠见他怒了,反倒是笑了起来,针锋相对地回答,“要知道,上一次我可是赢了你们皮埃尔家

兵女保镖一呵啤,那保镖,很不错?伊丽莎白当然不错,现在都要跟他去中国了呢。

“你、你就是赢了斯文森的”那个中国人?”讷瑞听得脸色登时就是一变,手指着他,嘴唇哆嗦了两下,最终却是无力地放下了手。

陈家人想让他思维混乱。身体受到点约束,那岂不是很简单的事情?

“哼”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心说这混蛋真是莫名其妙得很,我没招你惹你,你到是一来就给我难看,怎么,当我好欺负吗?

正在这个尴尬时分,门铃再次响起,埃布尔站起身来看看,猛地大声笑了起来,“哦,上帝。看是谁来了。原来是尊敬的海因先生”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美国犹太人经济联合会副理事长、美国国会山的常客。”

美国的犹太人团体很多,一个犹太团体的副理事长可以是很厉害,也可以是很一般的,然而。能成为国会山常客的主儿,通常都不会很

高卢公鸡是很傲慢的,时常耍表现出自己的特立独行出来,犹太人在欧洲的名声也不是很好。然而。这一刻,所有的人还是都站了起来,对海因先生表示出了极大的尊敬。

其中不乏有认识或者知道海因的人,上前热情地打着招呼。陈太忠倒是没动作,远远地站在那里微笑着,心说这家伙居然也能带个中年女人做帮闲?

“哦,哦,看看是谁在”小个子老头海因却是一眼看到了他,笑得如同邻家大伯一般地慈祥。“天哪,陈主任你居然会出现在巴黎?”

见矮小的犹太人上前,热情地同高大的中国人握手,一时间所有的人都愣住了,连韦明河都不例家伙还认识这个美国人?

“哦,我来法国谈几个合作项目”陈太忠笑着解释,抓着他的手用力地摇一摇,“到是没想到海因先生居然能来。”

“我也是听说陈主任你在。才着急过来看一看的”海因笑吟吟地看着他,“去年的中国之行。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哦,那太荣幸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脑瓜却是急速地转了起来,这家伙对我这么热情。到底走出于什么目的呢?

他可不会认为海因是个简单的人物,先不说犹太人“狡猾”的名声在外,只说这家伙不但在美国有势力,还跟英国的议员关系匪浅,这个时候出现,就不能不让人提防。

他只说一个荣幸就不再往下说,半点了解这话的意思都没表达出来,海因一听就明白了,这今年轻人并不像自己想像中的那么好对付。

所谓语言的艺术,每个国家、每个民族,甚至是每个地区都不尽相同,这就是文化差异,然而。有些东西却是相同的。

比如说在谈判中,最先表达出自己意思的一方,注定是要被动一

1昭章认错

海因能走到眼下这一步。自然也不缺这样的谈话技巧,笑着冲陈太忠点点头,转头看看埃布尔,“实在抱歉,来得晚了,冒昧地问一句,请问还有食物吗?”

这是陈太忠等人进来之后,第一个明确表示要先吃饭的家伙,可见其做事很有几分我行我素的样子。不过做主人的显然已经习惯了美国人直来直去的做派,笑着点点头,“那是一定的,请您慢用”

边说着,埃布尔一边转头看看陈太忠,“陈,你们也没吃呢,一块去吗?”这一下,他撮合的心思就有点明显了,网才他可是一直没关心陈太忠吃饭没有。

陈太忠有点犹豫,他一点都不喜欢被人算计,而眼下,海因和埃布尔很明显地想要他做点什么,所以他不愿意就这寄乖乖地入般。

然而,他若是不去吃饭。先别说在眼下这个环境里只有听的份儿,只说身后两女,也不能陪着他饿着吧?

再说了,他是堂堂的中国政府官员,委屈自己饿着肚子在这里听窥人白活,也太“温良恭俭让”了一点不是?别人的尊重可不是你谦虚出来的!

这俩混蛋,一定是算计好了我不得不答应!这一刻,陈太忠居然有点愤懑了,不过还好,他身边还有一个尊敬的准教父,“安东尼,一起去吃点?”

安东尼来了也没吃饭呢。屋里坐着的一帮人,要是单个拿出来。他不会忌惮几个”但是大家济济一堂,虽然有些争辩却也都是彬彬有礼的,他就不想表现得那么太村俗怒难犯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不过显然,这里也没他插嘴的份儿,所以这家伙心里应该也有点失落才对,陈家人如此判断,好歹也是一般父呢不是?

“确实有点饿了”安东尼点点头,笑着站起身来,显得倒是温文尔雅,若不是他满脸的横肉,还有网才的四个保镖,到也有些雍容在里面?最起码只说气势,陈太忠是完全不能把眼前这位跟并天晚上遭遇的那个蛮横的家伙联系在一起。

韦明河自然也跟着走了。进了小客厅之后,贝拉和葛瑞丝很知趣地跟那俩帮闲坐在一起,陈太忠、韦明河、安东尼和海因坐在一起。

这样的布局,大家显然不能说什么,于是一个个埋头痛吃,居然在十五分钟之内就解决了战斗,陈太忠不由得暗自感慨?说起这酒桌文化,到是谁也赶不上中国人。

吃完之后,几个人很有默契地点上了红酒,也不着急离开,只有陈太忠很煞风景四处转一转。端了几罐啤酒过来。

“喝红磨坊啤酒,最好是直接去红磨坊剧院喝酒”安东尼看着他端的啤酒,轻笑一声,“离着也不远?,陈,你毒过那里没有?”

“没有”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心里却是有点恼怒,“这个酿啤酒的剧院很出名吗?”

安东尼有意无意地看了海因一眼,笑着点点头,“没错,没去过红磨坊,你就不算来过巴黎小那里的姑娘们,都很热情的。”

“我好像听说没爬过埃菲尔铁塔,才算没来过巴黎

陈太忠笑了起来,他算明白了,准教父被晾了一阵旧很大,又隐约看出海因和埃布尔有算井自己的意思,有意挑拨自己离开,好出了心中这口恶气?这些界上混得好的,就真没几个脑子简单的。

不过,人家有意相邀。按说他就该去转一转的,正好恶心一下埃布尔和海因,可问题是,他还想知道海因找自己有什么事儿,所以表现出来的态度就是半推半就。

安东尼才待再说话,猛的听到大客厅那儿传来一声尖叫,“哦,天哪,这是酒吗?我怎么觉得是在喝工业酒精呢?我发誓,没有喝过比这更难喝的酒了。

敢情外面人已经打开茅台喝了起来,有人见到这酒极为透明又香啧啧的,说不得一大口下去。然后?就那啥了。

“这些人真是无知”海因听得摇一摇头,叹一口气站起身来,“陈,我陪你过去解释一下?。

“好吧”。陈太忠笑着点点头,虽然知道这家伙别有用心,他还是应承了下来,因为这样的指责真的有点过分,先别说这酒是不是中国产的,只说是韦明河特意带给主人的礼物,他就有点受不了别人的攻击,法国人都这么粗鲁吗?

海因出现在大客厅的时候。一屋子里,很有几个人在皱着眉头看着玻璃杯里的茅台,于是轻咳一声小“这是中国的国宴用酒,非常珍贵,当然,这个度数是高了点小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在他的回忆录里专门形容过的

“他说,“在我看来。这么厉害的饮料没有当作飞机燃料使用,只是因为它太容易燃烧了。我有生动的事实证明这一点,尼克松回到华盛顿后,要向他的女儿特里西娅说明此酒的厉害。他把一瓶茅台酒到进一只碗里,然后把它点着。使他大为惊骇的是,火怎么也灭不了;碗给烧得炸开了,冒着火焰的茅台流了满桌。这个美国的第一家庭慌了手脚,经过合力抢救才把火扑灭。免除了一场国家的悲剧。小。

海因先生不愧是口才便给之辈,一段话说下来,整个屋子里的人哄堂大笑,偏偏就是他绷着个脸。有点说单口相声的意思。

当然,有了他这个。解释。茅台的珍贵也就不言而喻了,常在国会工1走动的主儿说一说美国总统和国务卿的事,怎么可能假得了?

“基辛格?,好像也是犹太人?。小这一刻,陈家人对某个犹太人有点好感了,最起码。做为中国人,他都不知道这段典故,这家伙倒是哇啦哇啦地说出来了。

“他主导了尼克松破冰之旅”。海因笑着轻声回答他,“现在,好像又有一点薄冰了,你能给我这么一个机会吗?”

老天,你太看得起我了!陈太忠听得翻一翻眼皮,颇有一点哭笑不得的味道,“海因,我只是这么大他伸出小手指,大拇指掐到小、拇指最上一截的末梢,“只是这么大一个小小的官员,非常非常地小。小。

“哦,或者是吧”海因笑着点一点头,不过那笑容怎么看怎么别有用心,“能和你再进小客厅谈一谈吗?”

“好吧”陈太忠耸一耸肩膀,决定给他这个面子。

韦主任真是个好搭档小两个副主任不但在寻欢作乐上配合默契,这种场合居然也能看出海因找小陈有事要谈,说不得扯了安东尼到一边瞎

等陈太忠再次端起啤酒过来的时候,他和准教父已经勾肩搭背,热情到不能再热情了?需要重点指出的是,两人的沟通还是通过一个帮闲的翻泽来完成的。

“下次来巴黎,都是你招待了啊”见他过来,韦明河笑着拍一拍安东冗的肩膀,“你要是去中国,让你享受一下专车开道、道路戒严的滋味

安东尼傻不啦叽地笑着点头,陈太忠在一边听得就想笑,韦明河嘴里的这点待遇,也就是忽悠这意大利土棍呢,只要是个洋人,去了青江摆这点小谱,那还不是老韦一句话的事儿?

沙龙在十点半才结束小不过陈太忠、韦明河和安东尼在九点就告辞了?对他们来说,呆在这里确实挺受罪的。

等安东尼走后,陈太忠和韦明河两个人漫步在街上,韦主任悻悻地哼一声,“今天这顿饭,是我吃得最郁闷的”对了,海因找你谈什么事儿?”

“美国人急了,想尽快平息中国的怒火”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努力地把事情说得轻描淡写一点,“海因?大概是无数个说客里面的一个吧。小。

“嗯?”韦明河听得就一愣,止住了脚步侧头看他,这事情说得再轻松都没用,他非常明白此事该是什么样的人掺乎的,“你的意思是说,他觉得你能帮上忙?没搞错吧?”

肯定是尼克那个混蛋跟他说了点什么,陈太忠心里非常明白,要不然海因也不会这么确定了,不过显然,他无法向老韦解释明白真相,说不得笑了一声岔开了话题小“谁知道他怎么想的?反正我连吓带蒙的,弄了点好处。”

“嗯?什么好处?”韦明河登时被这个关子转移了注意力。

“到也没啥,他答应帮我活动一点配额”陈太忠含含糊糊地回答,“还表示可以帮我筹集点资金,用于天南省的基础设施建设。小。

“呃”韦明河听得登时就是倒吸一口凉气,上下打量他两眼之后,疑惑地发问了,“太忠,你觉得这趟浑水,你合适趟吗?。

韦主任最是烦情治机关了,他在外面可以肆无忌惮,但是情治机关里没多少道理可讲,牵扯上这样的事情他宁肯躲着走,大家互不丰涉不就挺好的吗??“我管他那么多”。陈太忠叹口气,心不在焉地回答,“这年头莫名其妙的事情这么多,哼。反正我只管把糖衣吃掉,炮弹丢回去。”

(今天不在状态,只有六千了,抱歉,不过,还是求一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