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8章 讹人1699难缠

1698章讹人1699难缠

还没等陈太忠开口相问,埃布尔那边已经哇啦哇啦的开口说了起来,陈太忠皱着眉头又回几句,搞得黄汉祥只能张着眼睛看其他几个。人。

倒是阴京华笑着点点头,轻声解释一句,“法语”他是搞国营餐馆服务的,虽然外语不灵光,但是既然在北京干了这么多年,语种大致还是能分清的。

等陈太忠挂了电话。黄汉祥笑着点点头,“太忠你这法语说得不错嘛,怪不得搞招商引资的成绩这么好呢”这个人说什么?”

他这话的的确确是发自内心的赞赏,官场中会来事的人不少,懂得死学的书呆子也不少,但是既会来事又有相当专业素质的人,真的就不多了。

以前他看陈太忠顺眼,那只是对了眼了,脾性也相投,但是在黄总的印象中小陈媚上的能力差不多,而个。人能力就值得商椎了,眼下听得这家伙年纪轻轻居然能说一口流利法语,不由得叫起好来,心里也盘算了起来,这个家伙,要不要认真地栽培一下呢?

“这个人说,”陈太忠苦笑一声挠一挠叉,又组织了一下语言,才把埃布尔的话转述出来。

敢情,今年是中法建交三十五周年,两国相互之间来往比较频繁,近期法国的中法文化交流协会有一行人将飞赴北京,做一些文化上的交流。

这次交流,法国的文化和通讯副部长将随行,按照对等原则,中方这边接待也应该是文化部副部长来接待顶了天也不过是个正部长,然而,该副部长跟埃布尔关系不错,私下向他表示想见一见中国的国家领导人。

埃布尔一听就用七心了,因为这个副部长算是他的政治投资方向之一,而且由于该部长想表现自己在中国的人脉,这个要求在得到肯定回答之前,还不想通过大使馆来转达。

说句良心话,这请求要是真的通知了中国驻法大使馆,中国这边看在中法两国是“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份儿上,分管副总理接见一下,基本上也不是问题。

但是,这不是副部长想要的,他想要的是展现一下自己的个人魅力,通过私人渠道见到中国的国家领导人,这将在他的政治资本上增加一块厚厚的砝码中国再是跟西方的意识形态上有差异,再是相对发展中国家,也不能掩饰一个事实:它是联合国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之。

埃布尔和其他人都接了这个任务,他一想我跟中国的其他人也不熟。不过刚刚离开的陈太忠,到是没准能说上什么话,说不得一个电话打过来问究竟。

陈太忠一听,好悬没把手机扔到地上,心说老埃你也太看得起我了,你要搞点“长二捆”火箭的资料,我倒是还知道该从哪方面下手

虽然肯定不会给你。可是你要我撺掇一个总理或者副总理级别的人出来见个副部长,靠,这程序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走!

于是,他就打算婉拒了,谁想埃布尔太把这件事当回事了,“陈,你一定要帮我想一想办法。这件事对我至关重要”大家都是朋友,难道不是吗?”

“那么,我帮的试一试吧”左右是推脱不过了。陈太忠看看面前的黄汉祥,终于应承了下来,“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要是埃布尔提出别的要求,他还真不好说什么了,毕竟有个小罗纳普朗克在那思吊着,想吃糖衣就要冒着被炸的危险,不过眼下这事儿不涉及国家机密,他暂时答应下来到也无妨。

所以,他嘴里的“下不为例”意思是说我帮你一次忙了,你不能贪愕无厌地总要求我帮忙,可是这话听到埃布尔的耳朵里,味道却是大不相同了,椭客先生只当此人有十拿九稳的把握,才说出“没有下一次”的话来,心里一时大定。

“一个文化部副部长,要见国家领导人?”黄汉祥听到这话,都禁不住冷哼一声,“他还真看得起自己了,你知道不对等的外交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有辱国格!”

“这个我知道”陈太忠尴尬地笑一笑,“不过这只是一方面嘛,从另一个角度上来看。这不是也是发展亲华势力吗?反正是他主动靠上来的,咱也不算太跌份儿吧?”

“这个到也是”黄汉祥点点头,他刚才的话,也是太子党们的习惯性反应,听到小陈如此说,笑着点一点头,“特例肯定是有的,就是不知道你说的这个副部长,将来会不会成为白眼狼,西方的政客,哼,很不好说。”

“那这个事儿您看?”陈太忠看着他轻笑一声,目光游离不定。“你”黄汉祥想说什么来的,又硬生生地忍住,接着又哭笑不得地叹一口气,“我说太忠啊,说句良心话,我都有点头疼见你了,你说说你吧,,你能不能给我找点难度小的活儿呢?”

“其实我也懒的答应他,关键是这家伙跟罗纳普朗克公司的关系好”陈太忠闷闷不乐的撇一撇嘴,“那个。公司今年可能在大陆投资,我想把资金引到天南去。”

“嗯”黄汉祥点点头,心说这个理由我倒是还能接受,要不你总贸贸然地答应别人。那不是在玩我卿不过,“罗纳普朗克,这是个什么公司,很有名吗?”

“是世界五百强的公司”陈太忠又撇一撇嘴。

黄总一听就明白了,世界五百强公司他不可能全部都记着,但是他非常清楚这五百强意味着什么,琢磨一下摇摇头,笑着回答,”陈,分管文化的是唐副总理,这个事情你让蒙艺打招呼。要比我管用。

“那万一他把罗纳普朗克的投资弄到碧空去怎么办?”陈太忠觉得他的笑容里隐藏着什么,说不得可怜兮兮地望着他,一副我认定了你的模样。

“你黄汉祥再次语塞,心说你这家伙讹人也讹上瘾了?他说的确实是实情,蒙艺跟唐总理关系不错,不过他说这话,倒也不无试探之意,这种不太正规的要求,通过正规渠道反应的话,太好,其他因素撇开不提,只说众级别差距悬算不厄肯划出时间会见人家一下,也未必就是官方的正规会见。

反正这年头,帮人也是有瘾的,他帮了陈太忠那么多忙,又见到这家伙死缠不放的架势,黄总说不得哼一声,脸一沉,“我说你这家伙有点大局感行不行,这投资落到天南和落到碧空能差多少?”

忽悠,你就忽您我吧,陈太忠看着他笑,也不答话,心里却是明镜一般。

搁在以前他没准就觉得人家说的这大局感是真对,但是现在他知道了,黄家终究是放不开天南的,主动伸手是未必,但是有人求到头上了又有伸手的理由,那管一管也是正常的。

“我不是就想吃点松露嘛这代价也太大了吧?。黄汉祥见这家伙这副模样,站起身来气哼哼地往外走,小陈,下次你要是把联合国的事儿揽过来,那咱们也就别见了。我惹不起你还不行吗?。

“黄二伯,那个”我给张沛林打电话了”陈太忠紧走两步,跟在他屁股后面,“您不是说等我回来,要见一见他吗?”

黄汉祥猛地停住脚步,回头看他一眼,面无表情的那种,愣了大概有两秒钟,才冷哼一声。“还有什么事儿,你都说出来吧,然后”你赶紧回天南吧……

“还弄了点好酒和好雪茄”陈太忠笑着回答,“回头就托运过来。

“哎呀,你这家伙。算算不理你了”黄汉祥笑一笑,转身扬长而去,走到门口才说了一句,“告诉他,明天晚上请客。要是来不了那就不用来了

这话说得听起来很不客气,但是谁都听得出来,他是太给陈太忠面子了,搁给任何一个人敢这样再三再四地纠缠他,别说让一个副厅请客了,他能一个电话把这个副厅弄下来。

阴京华手背在身后。向陈太忠伸个大拇指出来,这就是黄总的贴心人说了:牛,你大牛。老阴我是没服过谁,今天我是服了你了。

哎呀,陈太忠总算是松口气,懒洋洋地坐在沙发上。心说黄汉祥今天还真是好说话,这还亏的是哥们儿的法语好,让老黄看顺眼了一黄总当时并没有掩饰眼中的赏识,所以他知道今天是沽了什么光了。

要不再学一学德语、阿拉伯语什么的?他一边琢磨,一边摸出了电话,拨通了张沛林的手机。

张局长一听,黄总愿意讹自己一顿饭,那份荣幸也就不用说了,“明天局里有大会,不过我请假,没事,一定赶到”

你还真是话多。陈太忠挂了电话,心里有点愤愤:当着老黄的面儿,你要是敢说大会什么之类的,那我才叫服了你。

当然,腹诽归腹诽。他也知道人家这么说实在再正常不过了,他的能量再怎么大,再帮人家活动老总,终究是个小小的副处,于是张局长有意无意间,很多针对领导不方便说的话,就可以跟他说两句以示他自己是多么的配合。

事实上人家这么说也并无恶意,反到是有表示亲近的意思。只是他的身份实在有点拿不出手,所以心里才有点愤愤不平的感觉。

哥们儿往常只注意个人的办事能力了,就忘了这身份还是有点拿不出手啊,陈太忠一时间生出了点上进的。

绷章难缠

等黄汉祥走了。陈太忠去书店买了一大堆语言方面的书和磁带回来,他正懒洋洋地翻着看呢,电话响起,来电话的是伊丽莎白,“嗯,我大后天就到中国。太忠你记得接我哦

啧,坏了,还没联系凯瑟琳呢,陈太忠听到这话,赶紧将手边的书一放,摸出手机找到凯瑟琳的电话拨了过去,“你好,我是陈太。

“上帝,我没有听错吧”凯瑟琳听得就在电话那边笑,笑声清彻悦耳,“忙碌的陈也有时间给我打电话?哦,我太荣幸了。”

“呵呵”。陈太忠既然有求于人,态度肯定要好一点,说不得干笑两声,“凯瑟琳,伊莎已经原则上同意做你的保镖了,过两天会来中国跟你面谈。”

“凯瑟琳在电话那边拉一个长音出来,接着遗憾地叹一口气,“可是非常抱歉,我现在已经回了美国,估计耍呆十来天,真的太抱歉了,,她能等一等吗?”

你玩我呢?陈太忠一时间就有点恼火了,当初信誓旦旦地说一来就签合同,现在倒好,伊莎把那边该结束的都结束了,你到是躲起来了?

不过下一刻,他轻笑一声,“哦,那就算了,我还是跟她说一声,不要来了,,现在是北京时间十七点,不知道你在美国哪个时区呢?”

美国分四个时区,不管凯瑟琳在美国哪个时区,现在都是凌晨一点到四点,他还就不信这个邪了,你丫不用睡觉的吗?

“哈哈,我试了那么多人,你是第一个反应这么快的”凯瑟琳又笑了起来,笑得非常开心“好了,一个玩笑嘛,何必这么计较呢?男士要有仲士的风度,,你在北京吗?”

“我是第一个反应这么快的吗?”陈太忠压了手机,轻声嘀咕一句,又笑着摇一摇头。他很想荣幸一下,却是怎么也荣幸不起来,事实未必是如此:凯瑟琳这女人看起来也不简单,一个小小的玩笑,不着痕迹地就拉近了双方的距离。

看看时间已经是五点多了,陈太忠给邵国立打个电话,“老邵有车没有,借一辆来用一用。过两天还你。”

他跟张煜峰和荆俊伟都能借到车,不过总跟某一个人借车的话,岂不是让人感觉他能力有限?既然适当地求一求人也能拉近距离,他并不介意使用一下类似的小手段。

“我呸”邵国立笑着就在那边骂上了,“你爽了啊,去巴黎泡妹妹去了,也不知道叫哥一起去,还好意思跟我借车?”

陈太忠若是没猜出那些记者的身份,现在肯定是一头雾水。是你拉我去香港我不去,怎么能说我没告诉你我去巴黎呢?不过猜出了记者的身份,那听到这心里就清楚看来啊。丫当时喝得确实太多卜是火厂跟我说过那话了。

不管怎么说。老邵算是够朋友的,他少不得表示一下,“再唧唧歪歪的,从法国带回来的好东西不给你了啊。”

“东西要给我,但是也得让我念叨”邵国立在电话那边就笑,

“什么好东西这么神秘?算了,,我叫上小孙,一起坐一坐?”

叫上小孙?陈太忠听得就有点头大,这孙姐也不算个厚道人,“晚上约了个外国妹妹,就不要叫她了吧?”

“那有啥。只要你不是打她的主意,那就无所谓。小邵国立笑个不停,“不对,让我想一想”太忠,你要真想打她的主意,也勉强够资格了。哈哈。”

我打她的主意?陈太忠听得就是一身冷汗,悻悻的挂了电话,心说哥们儿打一辈子光棍,也不会看上她啊。

不过饶是如此,邵国立这话,也算是对他的一种肯定了,你嫌小孙难看?切,不是笑话你,人家再稍微好看一点也轮不上你一个小、副处打郡主意了。

陈太忠带着凯瑟琳到了地方的时候,邵国立已经到了,看着身材惹火、美艳不可方物美国女人,邵总的瞳仁登时就放大了不少,愣了好半天,才长叹一口气,“太忠小孙人还是不错的,你以后不要这么打击她好不好。做人要厚道。”

这话自然是在夸奖凯瑟琳的美貌,不过陈太忠只当是听不懂了,很随意地笑一笑。坐了下来,抬手推个盒子过去,“最新鲜的法国黑松露,从挖出来到现在不到五天。”

邵国立皱着眉头拿过来看一看,又抬头看看陈太忠,犹豫一下,“你居然喜欢吃这种东西?口味够独特的”敬谢不敏,我对西餐不感兴趣。”

“你不要给我”孙姐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她慢吞吞地走了进来,看一眼那塑料盒子。又看看陈太忠,遗憾地摇一摇头,“可惜了”

“什么可惜了?”陈太忠还真有点迷糊,“松露这东西不是越新鲜越好的吗?”

“是啊。越新鲜越好,不过,你应该拿锡笛纸包上的”她缓缓坐到沙发上,撇一撇她那血盆大口,“夏季松露本来味道就淡一点,新鲜能弥补一点不足。可是你没包,,啧,太遗憾了。”

“行了。差不了几天”陈大忠笑一笑,他买松露的时候也听人这么说了,不过他嫌麻烦,而且最关键的玩意儿往须弥戒里一扔,想跑味儿都没的方可跑,“你也喜欢吃松露?”在他印象中。邵国立的家庭算政府里的高官。而这孙姐家算是军队系统的,军队里喜欢吃西餐的”咱就不说可能涉嫌政治倾向的问题,一般军营里也没可能做西餐的,怎么这两位的反应居然是截然相反的呢?

“多稀罕呐?”孙姐瞥他一眼,“我爷爷在巴黎留学的时候就喜欢这玩意儿了,,这东西没点钱还真的吃不起。

“很贵?”邵国立听得眉头一皱,顺手就把盒子利拉了过来,“那个啥小孙。这是太忠给我的,你想要再跟他要。”

“没几个钱”孙姐笑着摇一摇头,一副很看不起他的样子,“就是产量少,想买也买不到,而且这么一点就得大几千,对喜欢吃的人来说也只够三四顿的,谁吃上瘾了,,确实挺折腾人的。”

“什么大几千?”陈太忠很不满意地看她一眼。“这有一磅呢,上万了好不好?”

“不好买到啊”邵国立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将盒子转递给身边的小涛,不过孙姐的注意力并不在这个上面,下一刻她转头看一眼凯瑟琳,“咦,这个人,”

凯瑟琳一向是浓妆示人,今天也不例外,反正对女人来说,化妆不是万能的,不化妆却是万万不能的,浓妆艳抹之下的女人,再难看也难看不到哪儿去。

不仅如此。她今天还穿了一套紧身的米黄色上衣,下身是一条紧绷绷的牛仔短裤。虽然打扮得休闲,却是将波涛汹涌长腿翘臀彰显到了极致。

似此情况。孙姐很惊讶地看她两眼倒也正常了。

“凯瑟琳”陈太忠笑着介绍,“美国公司的在华代理商,最近跟她谈着点合作,孙姐你有什么合适的单子没有,我那地方今年招商引资任务挺重的。”

“你要是能卖出去军火的话,我倒可以介绍别人在你那儿成立个公司”孙姐笑着回答他,这自然也是玩笑了,反正她身后的军方背景大家都知道,不过。敢当着凯瑟琳这个。美国人这么说,她这做派也算是狂妄的,“你可以考虑一下,,不过,中东那块儿你不许动。”

“我哪块儿都动不起”陈太忠听得苦笑一声,又从包只拿出个盒子来,“一点小心意,别人送的”反正出了趟国不是?”

“哦”孙姐看一眼,知道那是串项链,也没打开看,径自就收了起来,笑吟吟的看着他,“无事献殷勤”你这是找我有什么事儿

“你这不是扯吗?”陈太忠不满意地看她一眼,“听说你今天来了,我这不是就给你带过来了?别把人都想得那么市给成不成?”

孙姐点点头。自打上次陈太忠帮她打麻将那件事起,她就觉得这年轻人挺对她脾气。人家没想着收钱还是她硬给的。后来也没找她帮什么忙,倒是她找他办了点这样那样的事,她是女人,但是行事作风有点接近男人,当然也就喜欢这种痛快人。

几个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陈太忠一直琢磨着这孙姐要是提起花自香那档子事,该怎么解释,毕竟大家一到巴黎就分道扬镀了,除了撞见小偷那次也没再联系,这可不是做伙伴的样子。

然而人家孙姐根本不提这事儿,反倒是好像对凯瑟琳有点什么想法,时不时的瞄一眼过去,陈太忠琢磨了一阵才反应过来,估计小孙也知道她做得不的道。这种事儿又那么敏感,自然是能不提就不提了。

晚饭大概就是八点钟结束了,邵国立还有别的应酬…儿步。不过到是跟陈太忠敲定了,过一段时间去天南玩占”一一看也站起身走人,临走的时候不忘记问他一句,“这松露你那儿还有没有

“没了”陈太忠笑着摇头,其实他须弥戒里还有一些,可是,这次是黄汉祥跟他开口要的,他能分给邵国立一点,那都是看着老邵仗义的面子上,要不然他还截流了一点这种事情传到老黄耳朵里,人家就算能理解,却也不是什么好事,他何苦自找没趣呢?

“不过我在巴黎这次又交了些朋友,你要想要,我回头让他们给你捎一些。”

“那麻烦你了”要是南宫毛毛在场,听到这话估计得掉半个下巴,孙姐真的很少对人这么客气,尤其是对体制中人。

散场之后,陈太忠开着邵国立借给他的奥迪四处转一转,找了一家看起来还勉强的小咖啡屋,将车停了过去,侧头看一看凯瑟琳,“进去喝一会儿酒?”

这个邀请并不是不怀好意,凯瑟琳今天主动要见他肯定是有些什么事情商量,而且他也需要把伊丽莎白的工作敲定了,刚才两个人一直没顾得上细说,那现在就有必要交流一下了。

两人坐进咖啡屋,点了瓶红酒,又要了一点干果,接着就静静地坐在那里,等着对方开口,情形煞是怪异。

等了好一阵,凯瑟琳见年轻的副主任死活没有开口的迹象,于是轻笑一声,才待开口发话,不成想对方的手机响了。

来电话的是邵国立,“哈哈,太忠,你发现没有,小孙对那个凯瑟琳挺感兴趣的?”

这家伙的眼也毒啊,陈太忠心里叹口气,再次感慨这些界明眼人太多了。不过下一刻他就纳闷了起来,挺感兴趣”那个小孙不会是因为相貌问题,心理有点微微的扭曲吧?“这个,好像我没发现。”

“呵呵”邵国立少不得解释一下,原来他网离开不久,孙姐就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说的就是凯瑟琳的事情。

敢情这凯瑟琳以前是恶了某个实力相当强大的领导,这领导看上她了,但是她不愿意。这领导就生气了别人都是上杆子地粘我呢,好不容易我看你顺眼一点,一个小女孩,我示意这么多次了,你居然敢没什么反应,这还了得?

于是,就有风声传出来,说她,,这个身份可疑啊,这么一来,她的买卖就没人照顾了,到后来凯瑟琳的公司换了人来都不行,大家都不想招惹那是非这算给谁上眼药呢?

所以,南宫也隐约听说过她。还提示过陈太忠,要不然凯瑟琳开市场也不会是很难。

陈太忠正纳闷。这领导到底是哪一位,怎么杨老三就敢招惹凯瑟琳,结果邵国立先把底牌掀开了,“不过现在没事了,那位已经去了人大了想知道是谁吗?”

“我管他是谁呢?”陈太忠笑一笑,他倒是没多气愤此事,这种事情他见到的、听到的实在太多了,而且逼迫也是凯瑟琳这洋妞儿,又不是中国人,他生哪门子的闲气?

“啧,命好啊你”邵国立叹口气,说句实话,他打这个电话过来,除了有点八卦的意思,也就是看在那一磅“不好买到”的松露的份儿上,“便宜你这家伙了,,下次去巴黎一定记得叫我啊。”

他挂了电话才要坐回去,不成想孙姐的电话又来了,小陈,你给我的东西,,有点太贵重了吧?”她已经回家了,打开那盒子一看,登时有点晕,这串钻石项链怎么也得过了百万了吧?

这样的礼物她敢收,也没人敢去查他,事实上。以她的出身,又身在体制之外,只要不折腾得太过或者犯了原则性错误。贪污受贿这种事情拿不住她就像作风问题整不倒陈太忠,黄汉祥敢收陈太忠的别墅一样,这根本就不是问题。

然而,让她困惑的是,陈太忠为什么要送我这么重的礼物呢?想了一想,她决定给他打个电话问一问。

“这种礼物送给别人,他们也不敢要不是?”陈太忠笑着回答,倒也是大实话,他也想明白其中的因果了,“反正正好撞见你了,就算借花献佛了。”

“哦”孙姐一听,长拉一声表示理解,接着又嘀咕一句,“对了,你身边那个外国女人,以前是计委某个主任看上的。不过”现在就随便你了。

国家计委主任,这确实是大牛了,陈太忠笑着挂了电话,下一玄,他又有点愤愤了,你跟我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怕我追求你,才让我去追这个,美国女人?

拜托,你不要自我感觉这么好行不行?

他走回去之后。凯瑟琳正拿着装了红酒的杯子无聊地晃呢,见他回来,微微一笑。“我发现了,你不是假忙,是真的忙。”

你这不是废话吗?陈太忠看她一眼,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两个电话算是个好消息:眼前这个女人,不可能是美国“相关部门”的,要不然有计委主任的粗腿可抱,她怎么可能拒绝呢?

自打去了一趟巴黎,他越来越发现,跟外国人打交道,真的很有必要提寄警惧,考虑各个国家的“相关部门”

既然他去了心里的这点疑虑,心情自然不会太差,于是微微一笑,“我想替伊莎问一下贵公司的待遇、休假还有养老保险什么的,她一个。来中国,我要替她考虑周全了”对了,她是学金融专业的。”

“陈,你很多情啊”凯瑟琳放下酒杯,双手支在桌上托着两腮,笑吟吟地看着他。“可是”你为什么要骗我,不认识临河铝业的人呢?”

“咳咳”陈太忠重重地咳嗽一声,这话问得太直接了,这女人,还真的难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