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0 甄主任1701章一号

1700甄主任1701章一号

章甄主任沉吟一下,陈太忠还是决定说实话,当然、这不是他没有胡搅蛮缠的本事,而是他认为面前这个凯瑟琳,不值得他胡搅蛮缠x一哥们儿怎么也是一实权副处呢,要符合身份。

“我跟临铝是有一点关系,但是中国的官场,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他缓缓发话,紧接着双眼一眯,恶狠狠地瞪着她,“你别跟我谈多情不多情的问题,麻烦你先告诉我,这个消息是谁泄露给你的?”

“这很重要吗?”凯瑟琳讶然地望着他,大大的眼晴里充满的不解,“陈,临河铝业能用我的设备的话,伊莎会得到奖励的……关于这一点,我早就对你做出过承诺。”

“。谁告诉你的?”陈太忠不为所动,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这样吧”,凯瑟琳感觉到了他的必得之心,低头犹豫片刻,终于抬起头来,“我可以告诉你真相,但是做为回报,你要帮我争取到这个”

项目。“”嘻“。陈太忠犹豫一下,缓缓地点点头”他对在自己背后说三道四的人相当地敏感,而且他对凯瑟琳的消息渠道也有点好奇,“或许我可以帮你试一试,但是结果不敢保证。”

“是临河铝业北京办事处的甄主任告诉我的”,凯瑟琳嫣然一笑,转眼间,这笑容就变得夸张了起来,“哈哈,我可是信守了我的诺言了……”

敢情,自打知道了临铝要上一个大项目,她就开始打听了,打听来打听去,知道临铝在北京有个办事处,而且临铝的董事长范,也经常飞北京,于是她主动就找上门去了。

甄主任在驻京办干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外国人见得不少。找上门想谈这谈那的人多了去啦,凯瑟琳是吓不住他的,不过话说回来,既然是在北京呆了这么久,他也知道怡守“谨小慎微”的必要性。

所以,他在礼貌接待的同时,也谨慎地同对方保持着距离感,凯瑟琳问了半天,发观对方似乎说了很多,其实自己一无所获的时候,一时就有点着急了,“范董到底什么时候能来北京?”

“这件事情,范董也不一定能做得了主”,甄主任笑着摇头,好像很热心地建议了,他当然不肯告诉她,范董观在就在北京一一替领导打发闲杂人等,也是他的职责,“你要是有时间的话,可以去跑一跑发改委”那里有人帮你说话的话,这件事情就好办多了。“建议是不错的,然而,他有意无意地隐瞒了一个事实,这种事情找发改委不太好用,正经是该去找有色金属总公司,那才是能做了百分之八十的主的。

凯瑟琳来北京时间虽然不短了,但是对中国的政府结构了解得还不是很透彻但是说起发改委,她可真的知道,这个新出观的部委,主体就是以前的计委。

她跟计委某人的仇结得大了,听到这话,一时就有点万念惧灰,好半天才发问,”那么,我怎么样才能见到范董呢?“”找些有身份的人打招呼吧“,甄主任这次的建议,那可真的是发自内心的了,他想看一看凯瑟琳到底有什么样的底牌,同时心里还在盘算,范姜要是借此又认识了两个实力派人物,那也能明白我在其中起的作用我对她是忠心耿耿的。”有身份的人…哪一方面的?“凯瑟琳并不是特别傅懂,她对中国的体制有一定的了解,”甄,你就指点我一下嘛口“被她这么一撒娇,甄主任好悬没把鼻血喷出来b他爱人在天南呢,在北京虽然是不乏花天酒地的时候,可是整日里迎来送往的,又要考虑影响,能潇洒的日子也不多。”部委的人,尤其是跟铝行业有关的人“。所以他回答得比较靠谱,”当然了,要是有天南的实权派人物,也可以考虑。,“”陈太忠……行不行?“凯瑟琳发问了。

甄主任正叼着烟准备打火呢,听到那三个字,手一抖,烟卷直接掉到了地上,抬起头讶异地看她一眼,”你说是御“”陈太忠,“凯瑟琳冲他微微一笑,她己经将他的反应看得清清楚楚了,心说这个陈不是能成事的,就是范的死对头,不过眼平也只能博一下了”“我是他…非常好的朋友。”

非常好的朋友……一瞬间,甄主任的脑中,若干不洁的念头一掠而过,下一刻,他清一清嗓子,笑着回答,‘“你是说陈主任啊,他当然可以了。”

说到陈太忠,他可真的不敢再隐瞒什么了,范如霜没怎么跟别人说,这电解铝是怎么跑下来的,但是这全业里的人,嘴巴的严密程度终究不比机关的人,所以有那么几个人最终知道,范董这是走了黄家的门路,才搞定此事的。

可是甄主任知道得更清楚,此事里陈太忠功不可没,别说桥是人家搭的,似乎具体事情,都是人家陈主任一手张罗下来的。

一听眼前这美艳的外国女人居然识得陈太忠,还是第一个报出来的名字,他心里的震撼是可想而知的,这位爷出面的话,比杜毅或者比不了,但是比青旺市委书记强得可不止一点半点。

不过,甄主任是吃五谷杂粮长大的,不是被人吓大的,他略一缘磨就反应过来一半事实。陈大忠管得了临铝的事儿。但是居然没跟这女人说。那么……这女人跟陈主任的关系也未必就能好到哪儿去,没准人家早就吃干抹净不认账了。

当然,这仅仅是一种可能,也可能两人沟通得不是很顺畅,小陈就没想到这女人要做临铝的单子,于是笑着建议,“你让陈主任跟范董打个招呼,范董肯定就可以见你了。”

“问题是他观在在法国呢”,凯瑟琳郁闷地耸一耸肩膀,“哦,真是…不过,幸办…不过,这个混蛋。”

她先想的是幸好我想让伊丽莎白做我的保操“有这么个诱饵,陈要珍惜伊莎的话,我就有机会可乘,接着她却是又想到了陈太忠居然告诉自己在临铝没什么关系,这心里登时愤愤不平了起来、我真的比伊莎差很多吗?

她来北京时间不短了,由于办的是求人的事儿”接触的人里鲜有不对她的美貌垂涎的,这陈可真是比较少见的一个异数了。

“不过幸办…不过这个混蛋”?甄主任听到她的滴咕又是一晕,脑中又是若干不洁的过程一掠而过,再想一想这女人居然知道陈主任观在在法国,说话越发地谨慎了起来,甚至又强调了一下,“。没错,陈主任要肯帮你,这件事并不是不能商量的。”

然而,说这话的时候,他依旧面无表情反正这一切都是你自己说的,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你能让陈太忠帮你出头的话,陈主任自然知道我的谨慎;你要不能说动他,对不起了,下一次范董还是不在。

“你看,我对你很坦诚吧?”说完这些,凯瑟琳笑眯眯地看着对面的陈主任,眼中有些许的戏德一闪而过“”观在,该你兑观你的诺言了,不是吗?“”观……主任?“陈太忠艰难地咽口唾沫,我说,不带这么玩儿人的啊,我想知道的是谁在背后榨搂你,你居然给我这么一个中规中矩的答复?”哈哈“,凯瑟琳高兴地笑了起来,一时间满面生辉,尤其胸前那大到简直可以跟排球媲美的双峰,也随着她的笑声一颤一颤的,简直带给人一种随时可能掉下来的感觉。

看到他目瞪口呆的样子。她心里实在是太开心了,来中国这么久,她多少也明白了点官场中人的心态,眼见他惊讶到这种程度,心中真是说不出的痛快。”这个甄主任吧…他跟我有仇“,陈太忠见她如此乐不可支,登时就有点恼怒了,更关键的是,他这点小心思被人看穿,就觉得有点丢人,尤其发观此事的人还是外国人,我这不是在给政府官员脸上抹黑吗?

所以他就打算略略抵赖一下,最起码不能让她笑得这么痛快,笑得这么肆无忌惮虽然他也知道她没什么恶意,虽然他也挺佩服她没关系就敢上门乱闯的勇气。”他是在误导你“,陈主倒良坚决地说。”跟你有仇?“凯瑟琳先是一愣,随即眼晴一亮,笑着点点头,”哦,那好办,等伊莎来了,我让她去教力一下他,怎么样,我这个主意不错吧?“你这个……陈太忠再次无语了,他原本想着她若是敢拿伊丽莎白的需求来要挟自己,那我就要如何如何反击,却没想到人家也是不按常理出牌,根本不拿伊莎的工作来说事,反倒是说要令其打人。

这就不好玩了,伊丽莎白怎么也是他的女人不是?而且,按照一等洋人二等官的排序来分析,伊莎真要打了甄主任,十有也是白打,不但范如霜不会有什么反应,估计首都警方也不会认真追究。

可是,陈太忠怎么可能容忍这种事情的发生?纵然这个女人是自己的情人。”你也不用再激我了“,他摇摇头,既然你擅长别出心裁,那我偏偏不在这个领域跟你玩,你要知道,观在是你在求我,于是他的脸微微一沉,”我的建议是你再去发改委吧,甄主任的建议很正确,某个讨厌的人己经走了。“章一号”啊?“凯瑟琳听到陈太忠这个建议,登时微微一愣,她对中国官场的认识,多少还是流于形式的,倒没有觉得他应该不知道此事,她只是纳闷,既然你也知道某个恶心人不在了,那么你为什么不能考虑认真地帮一帮我呢?

想到这里,她真的有点心灰意冷了,不过,她原本就是愈挫愈强的性子,要不然也不可能在中国坚持这么久,少不得微微一笑,强自掩饰着心内的不安,”陈,我知道你跟伊莎的感情很好,这个项目我可以让她赚到最少一百万美元…是税后一百万!“切,这点小钱也好意思拿出来诱惑我?陈主任刮想表示一下自己不在乎,转念一想,这话万一被她传出去,那又是中国政府官员贪污观象严重的铁证了,那是足足的一百万美元啊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这个把柄可不能被人捉了去。

凯瑟琳会把这话传出去吗?那就难说了,反正这女人行事跳脱难缠,还是稳重一点对待的好。”伊莎未必一定要去贵公司的“,陈太忠拿定了主意。笑着答她,天公地道,这可是他的大实话,既然打定主意要安置伊丽莎白了,就算不去凯瑟琳那里,他也有的是位置。

比如说,观在科委的”疾风“电动助力车己经开始发售,广告也预定了不少,其中还有中观的”伊丽莎白做为外国美女,来做广告女郎肯定也有不错的眼球效应一一什么叫香车美女?这就是了,谁敢说助力车就不是香车?

上身一个小黑色文胸,下身豹皮短裙,伊丽莎白手拿炖……五六式半自动步枪亦可,麦色的、的肌肤上,挂满了沉旬甸的子弹带,一条修长的腿斜斜地搭在疾风助力车上,充满野性的眼神,不嚣地盯着镜头陈某人甚至连造型都想得七七八八了。

“啊?”凯瑟琳终于彻底地傻眼了,她一直没拿伊丽莎白的工作说事,但是心里却始终把这当作她最大的筹码,只是不方便说出口而己。

眼下听到自己最大的王牌在瞬间失效,这一刻她心中的失落“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一时间她都有点进退失据,再也没有闲情逸致去挑逗陈太忠了,”啊,你不能这样“陈,你刚才明明答应好我的”我告诉你是谁说的,你帮我跑项目。“哈,得瑟”你再得瑟,再调戏我啊,陈太忠心里这个爽啊,就想三九天怀里抱个火锅唰羊肉一般,那是通体的舒泰,不过脸上却是满面的遗憾,“你知道,政客和律师的话从来是不能相信的,非常抱歉的是,我是政客。”

这是流行于美国的格言,他偶尔听说了,眼下说出来也不觉得是自降身份一哥们儿这叫“以彼之矛攻彼之盾”。

凯瑟琳呆呆地看了他半天,终于又展颜微微一笑,“你希望伊莎跟我的公司签约,要不然你不会有兴趣跟我谈这么多……好吧,陈,你可以提出你的条件,伊莎的事情只是顺带的,我聘用她,只是为了自身的安全考虑。”

“我的各件办…”陈太忠看着她深思的眼神,总觉得这女人算是一个矛盾综合体,既有趣又难缠,美艳无比却又不乏智慧,偏偏还擅长不按牌理出牌,他本就是擅长不按牌理出牌的主儿,对接触这种人并不是很感兴趣,“好吧,我要你陪我上床,!”

“是吗?你确定?”不知道为什么,凯瑟琳看他的眼神,有点怪怪的。

“嗯,我非常确定,”陈太忠点点头,想一想,他又加了点补充,“美国和中国观在关系整得挺僵,此事的操作难度不会小了,先跟我,然后我才会帮你办事。”

你该很失望了吧?嗯,杨老三,还有计委某人是前车之鉴,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

“呵呵”“凯瑟琳听得笑了起来,那笑容有点苦涩,她一边笑一边摇头叹气,”陈,你知道吗?你很让我失望、我原本以为“、你跟他们不一样的。”

“谁让你长得这么迷人呢?”陈太忠笑着一摊手,那笑容很有点厚颜无耻的味道,“原本我以为自己克制得住,观在我发观,我无法控制自己的。”

“唉,”凯瑟琳长叹一声,默默地盯着自己的酒杯,那双藏在血红的**的后面的眼晴,透出一丝迷茫,几许失落。

哼,陈太忠面无表情地端起酒杯喝酒,似乎是在傲慢地等她的答复,心里却是有点得意,看看,这不是我不帮你,是你不肯配合嘛。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想到她必然会拒绝,他心里居然隐隐又生出了一点说不出的遗憾,大约每个男人都是这样吧,想征服遇到的每一个美女。

当然,哥们儿是懂得取舍的,他默默地评价着自己的大局感,不成想下一刻,桌底有什么东西,悄悄地袭上了他的双腿之间。

他一时大为惊讶,说不得天眼一开“却发观凯瑟琳眼晴虽然是看着酒杯,却不知道什么悄悄地蹬掉了脚下的高跟鞋,细长的脚丫轻轻地踩到了他的裆间,细长的脚趾顶端,五点粉红调皮地跳动着。”你,“他看一眼凯瑟琳”才待说什么,她己经放下酒杯,咯略地笑了起来,“哈哈,你可以说谎,但是你身体的反应,出卖了你。

那是啊,哥们儿没想把你怎么样,当然不会有反应了,不过你丫这检查手段,也卜…太那啥了一点蝴”观在……咳咳,它有反应了,“仓促之下,他尴尬地咳嗽一声一一他不但是男人,还是一个年轻的健康男人,这种情况下没点反应也不可能。

凯瑟琳愣愣地看着他不做声,好半天又是一笑,”好吧。其实我看你也非常顺眼,不过我想,我需要征求一下伊丽莎白的意见“…你不会跟我之后,又变成政客吧?”

“咳咳,”陈太忠剧烈地咳嗽两声,知道自己的小把戏己经被她识破了,然而,为了保持一点尊严,他只能绷着脸回答,“这个很难说.所以我认为,你可能是在冒险。”

“就算是冒险,我想,我也该试一试了,”凯瑟琳笑吟吟地看着他,不过,她的眼神还是怪怪的,这让年轻的副主任感到了些许的不安,“为什么……我会例外?”

“没有原因,”凯瑟琳笑着摇一摇头,心里却是在滴咕,你明明知道我不会答应,居然想用这种手段拒绝我,你这智商也不算很高啊。

不管怎么说,她看他确实是越来越顺眼了,这原因是多重方面的。或者是不忿自只被伊莎比下去。或者是羡慕他对伊莎的关心她知道他不止那一个女人。

总之,这个年轻男人是很有魅力的,身材高大相貌也说得过去,又有一些权势,更难得的是,他对自己明明有点感觉,却又能克制住,征服这样一个男人,会很有成就感的。

“好吧,那就等伊莎来了好了”,陈太忠无所谓地耸耸肩膀,你要说的是真的,那证明你有眼光,你要又是试探,哼哼,哥们儿我陪你玩玩又怎么样,到时候看谁先撑不住!

话说到这里,双方就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兴趣了,只是默默地轻嗫着杯中酒,听着轻快婉转的音乐,享受着喧嚣的古都里难得的寂静的一刻。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两人起身,在凯瑟琳的指点下,陈太忠将她送到了一个小区,小区不但高档,而且安保措施极严一她住的居然也是别墅。

临进门之际,凯瑟琳转头看看他,微微一笑,“屋里就我一个人,要进来喝一杯再走吗?”

听到这话,不知道为什么,陈太忠一时间意兴索然,居然没了跟她叫真的兴致,说不得撇一撇嘴,“家里有女人在等我呢,说实话,我不是什么好人。”

说完这话之后,奥迫车掉头扬长而去,都没有目送她进门,凯瑟琳呆呆地看着汽车远去,愣了一愣,才轻哼一声,推开了院门。

第二天中午,陈太忠接到了张沛林的电话,只当是对方通知自己到北京的时间,不成想张局长人己经到了北京,连包间都订好了,观在要请他吃饭呢他能这么迅速地赶到,不仅仅是因为仃了第一班飞往北京航班的缘故,更是因为这边有人接机和帮忙操持,而且这人还不是徐卫东,而是一个商人。

陈太忠一进包间,就见到了那人,不过他并没有在意,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迎着自己走上来的张馨身上。

“坐吧”,张馨主动上前,将他身上的西服脱了下来挂在衣帽钩上,另一只手接过了他的手包,竟然是一副跟班的模样一一估计就是张爱国在,也不能做得更好了。

她居然把其他两人观作无物了,陈太忠心里感叹,这体制内出来的人,就是有眼色啊,服侍人都服侍得这么周到和,于是笑着点点头,“谢谢。”

张沛林却是只当不见她这行为,等陈主任坐下之后,他主动介绍一下那人,却是北京的一个语音系统集成商,眼下丫热情招待张局长,其用意不问自明。

“怎么没喊徐总过来啊?”陈太忠对那位略略点头算是个意思,反正以他观在的身份和能力,这样的傲慢搁在别人眼里,也是理所应当的。

“等事情定了,再跟他说吧”,张沛林笑着回答,这话里就多少带了点玄机,不过,这个反应也实属正常,这年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大家都是要面子的,不是铁板钉钉的事情,还是尽量少招摇一点的好。

当然,更深的玄机,也就没必要琢磨了,陈太忠觉得张局长挺识做,这么匆忙之间,不忘记把张馨带过来,说不得就在酒桌上随意地聊了起来。

张沛林的愿望,是黄汉祥能在酒桌上给他一个明确的答复,然而,黄总让他失望了,晚上见面之后,黄家老二只是冲他笑着微微点一点头,连个问候都没有。

这不仅仅是张局长身份差了一点的缘故,而是黄汉祥还有别的事情要跟陈太忠说,他刚一坐下,就笑着发问了,“太忠,你说的这个法国的文化和通讥部副部长,是不是科齐萨?”

“嗯,没错,就是他啊”,陈太忠笑着点头,“黄二伯您…唐老板答应了?”

“先不说这个,”黄总摇一摇头,面带微笑,“我打听了,这家伙有涨的行情,你真的能确定,这家伙非常想借咱们这边的力山”

“要不这样,我把电话给您,成不成?”陈太忠笑一笑,摸出手机翻看起号码来,他能想得到黄汉祥的顾虑一一事情都撮合好了,万一人家那边不领情,这丢人就丢大发了,“您亲自跟他说,这总可以吧?”

果不其然,黄总连推辞一下的意思都没有,直接让身边的跟班记下了电话,之后才笑着回他一句,“我又不会法语,跟他说什么说?到时候有人跟他说呢。,”呵呵“,陈太忠点点头,两人又聊了几句,直接将张誊和张沛林这二张撂在了一边,等饭菜上来之后,张馨抽个空子,才在他耳边嘀咕一句,”黄总今天好像挺兴奋的。“嗯?陈太忠仔细品味一下,确实如此,心里不禁暗暗地自责,自己跟黄汉祥交往这么久了,观察力还赶不上今天才见其第二面的张馨我这观察能力,还有待提高啊。”黄二伯,您好像有什么喜事儿,说来听一听?“既然发观了,他自然是要凑个趣的。”唉“其实也没啥”。黄汉祥摇一摇头,他己经憋很久了,听到小、陈发问,于是收敛起了笑容,一本正经地发话,“你算命好的啊,一号可能有意思招呼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