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4章 工会1705幌子

1704章工会1705幌子

章工会伊丽莎白离开中园己经很久了,一直在念叨北京的特鸭,结果她的胃口看得张馨直咋舌,这个法园女人比自己和太忠加起来还能吃。

吃完之后,她的眼皮就开始上下打架了,陈太忠带她到别墅里午休倒时差,他自己走到二楼客厅,斜躺在沙上,捧了一本阿拉伯语字典看了起来。

张馨看到他捧的是这种书,却是连惊讶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斜靠在对面的沙上,头枕着沙扶手,一条腿懒洋洋地搭在另一边的扶手上,就那么呆呆地看着他。

她回到家里,就己经换了衣服,观在穿的是一条很休闲的棉质宽下摆网球裙,陈太忠看着看着偶然一抬头,却观由于她圆润修长的双腿叉得极开,裙下风光一览无遗。

“你这不是勾引我犯错误吗?”他笑着摇一摇头,又低头看书,“你要注意仪容仪表,乖啊,把腿合起来,老公观在有正经事呢。”

张馨被他说得脸一红,她这是极为放松的姿态,算是不把他当外人了,当然,至于她潜意识里到底有没有诱惑的意思,那也实在说不准,反正听到这话之后,她两腿一并索性躺到了沙上。

什么样的男人最吸引女人?认真的男人最吸引女人,张馨见他居然能抗拒了自己的诱惑,一时就盯着他走神了:太忠虽然荒**无度,但是一旦认真起来,连字典都能看得津津有味果然,这世界上的成功,没有幸致的。

陈太忠这一入神,就是一个多小时过去了,等他再抬起头来的时候,观张馨己经斜躺在沙上睡着了,红扑扑的鹅蛋脸上满是笑意,也不知道梦到了什么。

陈太忠翻出一条薄棉被,轻轻地盖在她身上,看看时间己经是下午两点,他站起身走下楼推门而出,摸出个电话,“小吉.我陈太忠,最近二科的业务怎么样?”

“扼,陈主任啊,”小吉的声音听起来有点迷糊,也不知道是正睡觉还是喝多了,“业务完成得不怎么理想,投资倒是不少,不过,都是劳动密集型的这种,晓阳还想拉两家造纸企业进来,我觉得不合遨六造纸企业从来都是方染大户,天南造纸企业比较集中的地方是正林,那里己经形成规模,产供销一条龙了,不过,正林的计委主任前一阵被双规,他一手扶持起来的造纸基地也受到了极大的冲击,观在有几家造纸厂正琢磨着改挨门厅。

不过,陈太忠对招商引资该引入什么样的企业,一向是态度鲜明,高科技企业优先,其他企业就要差一些,至于那些对环境能造成巨大污染的,排位基本上就是最后了一一撇开杜会责任感不提,只说陈某人修仙者出身,自然会讨厌污浊的空气和臭的沟渠。

上有所好下必效焉,所以业务二科招商引资的侧重点跟其他同行也不太一样,这一点吉科长很清楚,又由于有挖正林墙角的嫌疑,所以他不喜欢杨晓阳观在做的工作。

“告诉他停了,”陈太忠一听也不高兴,造纸企业……这玩意儿引进来,创造的效益未必能弥补了带来的生态灾难,没错,要是废水回收之类的环保措施上齐全了,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但是,可能吗?

不可能,他非常清楚这一点,真人面前不说假话,谁还不清楚这点猫腻?就算应承得再好,决心下得再大,终究是杜不过市场的威力一一你的环保上去了,成本就增加了,然后”””就竞争不过别人了。

他原本是想把代工的事情说一下的,结果贸贸然听说了这么一件事情,登时兴致大减,“有天南制药的资料没有?到我邮箱一份。”

“电子版吗?那我得找一找,”小吉听得有点奇怪,“不过头儿,天南制药总部在素波呢,咱们这算是?”

“准备一下吧,咱凤凰的药厂不是让天南制药兼并了吗?”陈太忠郁闷地叹口气,罗纳普朗克有意投资的是制药业,凤凰偏偏就没有这样能合作的企业,实在不行也只有让人家搞独资了,不过该准备的工作,还是要准备的,“过一段时间,可能有外园企业来考察。”

“哦,看来头儿您在歇洲搞得不错啊,”小吉一听就笑了,不过不旋踵又叹口气,“可是小杨跟那两家造纸厂谈得不错,您也知道,他做人比较实在””””

杨晓阳半路进官场的,做人确实比较讲义气,当初他为了保证接触的第一个投资商的资金安全,曾经跟着陈太忠在向阳镇的鉴约大会上愤然离场。

然而吉科长观在这么说,却未必是这么简单的,他好歹领导着杨晓阳呢不是9这意思就颇值得玩味了。

“实在不实在的不说,告诉他是我的意思,”陈太忠哼一声,挂掉了电话,两人谈话的时候,都没提到其背景,小杨母亲的同学嫁给了杜毅,而杜毅观在己经不是省长而是省委书记了,然而,这个因素实在太明显了,小吉不敢轻易做主是很正常的。

杨晓阳这家伙也开始折腾了?他心里觉得有点堵得慌,亏的我以前还挺看好他的呢,真是世易时移啊。

他愣神愣了没多久,又接到了张沛林的电话,张局长上午去拜会了井部长,井部长嗯嗯啊啊了几声没给他明确答复,他心里有点不安生。

我就不知道你这个副局长是怎么混上的!陈太忠心里是又好气又好笑,能患得患失成你这样的,也真是罕见了,不过,想一想对方若不是如此性情,他身边也就不能多一个美女,终于按下那份不耐烦,“昨天晚上我见井部长了,你放心,万一事情有变化,我再帮你说,成不成?”

“行,反正这些事,都就麻烦太忠你了.“张沛林笑一声准了电话,心说我要不是接了张誊的电话,知道你见了井部长,还不给你打这个电话呢一一反正关于前途的事情,再慎重都是应该的。

大约下午三点钟左右,陈太忠拨通了凯瑟琳的电话,得知她在公司,问明地址之后,他携了伊丽莎白前往,留下张馨收抬房间。

凯瑟琳的公司所在的位置不错,在北京中心商务区里,占了一拣大厦一层楼的拐角,楼道照惯例是被封闭了,门口的招牌做得不错,名字却不算响亮,“普林斯北京有限公司”。

前台小姐见来的人里有外园人,倒也没敢怠慢,听说是直接联系老板的,说不得打个电话请示一下,接着就放行了。

走进去之后,才能觉到里面的冷清,将近八十平米的办公大厅里,只有七、八个人在那里或坐或站地忙碌着,装修档次很是不错,但是总给人一种萧瑟的感觉。

两人正在四下打量,却见凯瑟琳笑着迎了出来,她在公司里的穿着算是比较正式的,米黄色小领口的女士西服,浅咖啡色一步裙,肉色丝袜加白色高跟鞋。

可是就这样的装束,配上她的身材也是相当惹火性感,要不说有人是天生的衣服架子呢?

她领着这二位进了总裁办公室,办公室的装修颇为奢华,只是同那大厅的情形一样,这里的空旷不但显得大气,同时也显得不够热闹。

“人太少啊,显不出跨园公司的气派,”陈太忠人还没坐下,倒己经开始挑毛病了,“凯瑟琳,你该考虑多招一点员工。”

“员工好招得很,“凯瑟琳不以为意地摆一摆手,笑着回答,“问题是我要那么多人做什么?有了项目,自然有厂家帮忙服务,我只负责鉴合同。”

问题是好像你目前苍不了什么合同,陈太忠想这么说来的,不过想一想做人实在没必要太刻薄,说不得笑着点点头,“呵呵,我只是觉得不够热闹而己。”

“我的员工,一个顶一个,没必要用那么多,”凯瑟琳早就证明她不是善碴,听到他话里有话,轻笑着解释,“员工是用来创造效益的,要不是来考察的人太注意这些,我的公司甚至还可以裁员一半。”

这话倒是不假,她的公司的性质更接近公关公司,人多了也没什么用处,陈太忠也懒得再跟她计较,心说我的伊莎可是你专门请来的,绝对是一个顶一个。

接下来就是伊丽莎白跟凯瑟琳谈论待遇问题了,他本不待多听,可是想着自己这么走了,未免会让伊莎感到孤独,说不得也只能坐在那里静静地听着。

就在此时,他的手机再次振铃,来电话的是宵瑞远,“太忠,看昨天的《群众日报》了没有?有杜论,谈的是在新的历史时期,非公全业里工会建设和党建工作的重要性。”

“我晕,”陈太忠真的很晕,宵瑞远什么时候也关心起党的机关报来了?“这种事情,也就是随便说一说,你没必要当真,我不会同意在宵家工业园建立党支部的。“我说的不是这个,“宵瑞远哭笑不得地解释,“我是想问一问你,这算不算对我的成绩的肯定?不过,同样是党的喉舌,中观对我的态度就很模梭两可啊。“砺章幌子“中观?”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声冷笑,“论权威性的话,它拍马也赶不上《群众日报》,你不用管它,这次你的成绩是被确认了。”

宵瑞远听得心里大定,他打电话给太忠,也是为了确认此事,中观和《群众日报》都是中央媒体,都有相当的权威性,他做为一个异外人,无法分辨出谁比谁更权威,那么就只能找那些知道内情的人来打问一下了。

“呵呵,那可是好事,我观在在北京呢,你回来没有?“他笑一声,“要是回来了,那就一起坐坐?”

“倒是在北京呢,不过实在是没时间陪你坐,”陈太忠听得就笑,“乱七八糟的事情忙不完,等回了凤凰再好好坐吧。”

“周无名要我多跟其他地市的人交流一下,”果不其然,宵瑞远也因此遇到子一些烦恼,不是凭空要他来坐的,“我懒得理这家伙,你说该用个什么法子回绝了他?”

这就是企业家的烦恼了,按说,宵总眼里根本就没这么一号人,可是你要置之不理,那也是得罪人了,指不定什么就被人算林一下,要不说认识人多也是一种烦恼呢?他倒未必怕周无名,但总也是件闹心的事儿不是?

陈太忠缘磨一下之后笑一声,“算了,晚上一起坐坐吧,有地方没有?”

“来素馨的别墅吧,”得,宵瑞远还真不见外,而且看起来,他跟苏素馨之间的进展神,“把你的相好也带上,私人聚会嘛,这几天的应酬真是头都大了,放松一下。”

宵总的荒唐也不是吹的,左边一个裴秀玲右边一个苏素馨,只当自己也撑得起门面了,不成想陈太忠也带了两个女人来,其中一个还是身高腿长的外园美女,登时就有点自惭形移了,“怎么没把马小雅带过来?”

“她得晚点才有空,”陈太忠打量一下房间布局,笑嘻嘻地点点头,“呵呵,地方不错,闹中取静,小苏这房子,肯定不会便宜了。“当然不会便宜了,陈太忠甚至能估计出这房子的价格一一原因无他,因为他的别墅也在这个小区,不过两练房子一在东区一在西区,他又不常住在别墅里,自是不知道两家还是邻居。

“这是我姐姐给买的,桐给我还真买不起,”苏素馨柔柔地一笑,这话看是轻描淡写,却也别有一番味道在里面,最起码这说明她手头比较抟据瑞远你还不看着帮点忙?

当然,至于她是不是暗中标榜自己比较清白,没赚什么皮肉钱,那就不好说了,反正陈太忠确定,她是不敢影射马小雅的。

“瑞远,你的事情,我考虑过了,”陈太忠也没接她的话茬,坐下之后直接开门见山,“周无名这个事情,你找丁小宁来办比较合适,怎么说她也是宵家的人不是?”

丁小宁可谓是周局长的克星,开着奔驰车撞普栗的行为,在凤凰也算一桩比较有名的事情了,尤其是那破烂的普栗还被扔到了劳动局的大门口。

她要出面,不仅是名正言顺,而且周无名还得想一想她的拼头陈太忠,除了陈太忠,丁总身后还有杜毅,简直是欺负他周某人没商量。

要是陈太忠主动出头揽事,反倒是容易激起周无名的逆反心理蒙艺都不在了,你丫还得瑟?而丁小宁出面则不存在这个问题,最起码周局长有足够的理由下台阶,一个大老爷们,谁吃撑着了去跟一个小丫头片子认真?

“这个主意不错,其实我也想到了,不过小宁最认你的话啊、”宵瑞远笑着点点头,“说实话,我不是不想配合老周,可是,他们别的地市来取经不就完了,非要我主动去上门?”“老周这家伙,也是想坐实他的功劳嘛”,陈太忠听的就笑,开什么玩笑?这可是党的机关报上登出杜论了,周无名不想借机标掳一下自己才是怪事呢,“看来,这全园又要掀起一片工会建设的热潮了。”“未必”宵瑞远听得冷笑一声,摇一摇头,“也就是我傻,被你忽悠了,观在,展才是重中之重,人家不答应他们还能刁难不成?

g凹不想要了?”“但是,这对你来说,肯定是好事”陈太忠点点头,他认为对方的话很有可能,不过他不想背上忽悠朋友的名头,少不得就要抬一下杠。

“对了,何院长让我告诉你,他还想改天请你和范如霜一起坐坐”,既然是私人聊天,那自然是天马行空,话题不受限制的,“他倒是没别的意思,就是碰一碰头。”“这应酬也太多了一点吧?”陈太忠苦笑着挠一挠头,老何有请,他自然是要去的,说到这个,他一时又想到了下午凯瑟琳和伊丽莎白的谈心,说不得侧头看一看身边的伊莎。

这个凯瑟琳,怎么这么能胡说八道呢?他有点哭笑不得,敢情,自打他跟着伊丽莎白出来之后,万里寻夫的法园美女就有点不开心,他只当是两人谈得不价快,“怎么,她翻悔了?”“倒也不是,她给我一个星期来办理私事,然后就该去上班了”,伊莎闷闷不乐地摇一摇头,“明天去签了合同就行了,年薪二十万美元,半年一,生活费可以从公司借支。”“这是好事儿啊”,陈太忠实在不明白她为什么情绪如此低落,“难道你不喜欢这个公司吗?那我可以再帮你找别的工作。、,“不是”,伊丽莎白摇一摇头,犹豫一下,又侧头看一眼正在开车的男人,终于鼓起勇气问,“太忠,凯瑟琳那么让你讨厌吗?为什么不帮一帮她”.你可是她的第一个男人。”“也不是讨厌”.什么?”陈太忠听得手一抖,差点把车开到马路牙子上,“你说什么?她的第一个男人?”“是啊,难道不是吗?”伊莎愕然地看着他,“你当时答应了,要帮她拿下临河铝业的,这是她亲口跟我说的。”“那是个疯子,你不要理她.”陈太忠明白了,敢情这凯瑟琳又信口胡说八道了,心说以那家伙的跳脱和难缠,在京城惹人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我根本就没碰过她。”“哦”,伊丽莎白点点头,沉默片刻之后,又悄悄地瞥他一眼,“可是”我觉得她很漂亮.你真的没有碰过她?”“你真是””””陈太忠想说点什么,猛然间又观无从谈起,看来伊莎对我花心的印象真的是根深蒂固了,说不得他将丰减,“这样,咱俩观在回去跟她对质”.算了,就算碰过又怎么样?看看她的身材,你难道真的认为,我会是她第一个男人吗?”“这倒也是”,伊丽莎白点一点头,不再纠结于此。

可是她不纠结,陈太忠这心里恼火不是?心说那张破嘴满世界嚷嚷的话,我的形象就完蛋了一一虽然哥们儿的形象己经很那啥了,但是不要更那啥了吧?

她应该不会这么做的,事实上,他对她的机敏和不择手段有北较深的认识,不过眼下听到宵瑞远谈起何院长,心里就是微微一动。

何院长那里搞的,也是自控和仪表之类的东西,要是能从凯瑟琳这里搞到一点相关的技术,岂不是很好的事情?他观在都记得何就长在天南拒绝他的单子时候说的话院里不做通用产品,我们先要考虑的,是把技术延续下去。

不过这凯瑟琳,也不是好惹的主儿,这个钢丝怎么样才能走好,那回去得好好琢磨一下!想到这里,陈太忠笑着点点头,“看起来何院长跟范董配合得不错。

几个人坐在那里随意地边喝边聊,眼看着就要十点了,陈太忠正要起身告辞,接到了支光明的电话,“我说太忠,我听心.‘你们凤凰在搞什么非公全业的工会建设?”“没错啊”,陈太忠很是纳闷,这么晚了,他打电话过来谈这种虚无飘渺的话题?“我说老支,你什么时候也丹始关心这意识形态上的东西了?”“唉,啧,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支光明苦笑一声“反正6海这边是折腾开了,省里开始吹风了,要响应中央的号召。”6海是经济大省,非公企业展得热火朝天,可想而知那些企业主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太忠,咱俩关系不错,我给你提个醒,以后少搞这种事儿,有些人的能量根本不是你能想像得到的。”“想像不到?”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声冷笑,“想像不到,你们6海也要响应中央的号召了,他们再牛,扛得过政府?”“啧,你好歹也副处好几年了,连这点事儿都想不到?”支光明叹一口气,“响应中央号召,那就是个幌子,gd口不要了?政府立个,名目,收点管理费就完事了,可是别人觉得这笔钱出得冤枉不是?”我靠,陈太忠登时无言以对,只觉得鼻子有点微微地酸:我记得我早就誓不做好事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