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6 乱煮1707目无领导

1706乱煮1707目无领导

章乱煮陈太忠闷闷不乐地走回了别墅,他本就不是笨人,经支光明一点拨,马上就明白了其中的奥秘,一时间情绪恶劣到无以复加一一我怎么就忘了那句老话,“上有政菜下有对菜”了呢?

事实上,他也很清楚,对陆海这种经济大省来说,保持经济高速增长是多么有必要,除非全国的大气候发生变化,否则的话,任何一个人去陆海做省长或者省委书记,都绝不会放松这一根弦。

这不像国营小厂,厂长弄垮了异常兴盛的厂子,换个地方照样做官甚至井官,全国排前几位的经济强省,没有人敢坐观陆海的排名下跌几位经济增速放慢那都是莫大的罪过了,轻者会断送前程,重者。

估计直接就得走人了。

所以,陆海做出这样的举动,倒也有它的苦衷,可以算是变通之术,不过让陈太忠郁闷的是:世界上变通的法子那么多,你们怎么就偏偏生出了借此敛财的念头?

要不说歪嘴的和尚最可恨呢?多好的经都能被他们念歪了,上面的初衷本来善意十足,到了下面却是能被人变着法儿的利用起来,“惠民政菜”往往就变成了“毁民政菜”。

最让陈太忠难以接受的是,相关部门生财有道,这黑锅却是得由他来背,别人一说口哎呀呀,我们这也是迫不得己,你们登记一下员工名单给我们拿过来,这就算备份代管了。

至于收你们一点钱,那也是破财免灾了,我们也不想收你们钱的,可是谁让天南出了一个陈太忠,一定要搞非公企业工会建设呢?

说句良心话,收你们这点管理费,我们都是要冒风险的,这么做还容易犯错误呢,要是谁不想交。、。那就不用交了嘛。

但是“谁又敢不妄?

陈太忠气”主要就是气在这个上面了,好人你们做,钱你们拿,别人恨的是凤凰市招商引资办的陈主任!

按常理说、陆海的商人再气,也气不到凤凰去,谁要想为此事去专门为难陈主任。那才叫脑子进水了,十里还不同天呢,再大能的陆海人,想在凤凰扳倒陈主任,那也只能用“做梦”两个字来形容。

然而,陈太忠不这么认为,随着他见识的提高和眼界的开拓,他的大局感增长得不是一点半点,所以他很轻易地就发观这件事里可能蕴含的危险。

说穿了就是两个字:阵营。

官场有阵营“商场也有阵营,学术界还有阵营”媒体也有阵营…尤其要命的是,这些不同行业不同职能的阵营。不是单独存在的,而是相互交织甚至相辅相成的。

所以,尽管陈太忠相信,眼下不会有人找他麻烦,但是同时,他做为非公企业工会建设的发起者,怕是己经被某些人提前划到了对立面去啦原因很简单、大家不是隶属同一个利益集团。或者说利益阶层吧。

这算是犯人忧天吗?陈太忠敢拿他两腿中间的玩意儿打赌,这绝对不是祀人忧天“道理很简单,在别人眼里,他或者是人微言轻的”但是既然上了《群众日报》的杜论,那就跟“微”“轻”二字沾不上边了,别人己经替他选择了立场。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就走回了家中“张馨见他久久不语,心里免不了些许的忐忑x不过说实话,以她的见识,还真的猜不到陈太忠如此纠结到底是为的哪般。

伊丽莎白中文不太行,不过这并不妨碍她发观陈太忠的情绪低落,”陈,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能跟我说一说吗?“这就是她的好处,一旦认定了他,什么话都不怕问。

幸亏你中文不灵光,要不这种丢人的家事儿让你知道,我可太没面子了!他笑着摇一摇头,”伊莎,既然决定在中国工作,你要好好地学一学中文了,要不然和人沟通是个大问题。“”不是有你吗?,“伊丽莎白微微一笑,主动欠起身子坐到了他的腿上,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不高兴,但是她知道的是,自己的身体,是慰藉情人最好的药剂”“我会好好学中文的忘记那些烦恼的事情,好吗?”

“。呵呵,那是当然”陈太忠觉得,这次把伊莎邀来中再,算是他比较正确的决定,“这套房子给你住了,怎么样?”

张馨虽然不懂法语,但是看两人的状况,也能猜出一个七七八八来,心说这法国女人还真放得开,忙不迭站起身来,“我去洗澡。”

进入二楼主卧的浴室,她还觉得心在抨抨地乱跳,跟陈太忠在一起还不到半个月,然而这半个月的经历,似乎比她前半生加起来的还要丰富,还要精彩。

任那带点灼热的水自喷头均匀地洒落在的朋体上,张馨轻抚着自己细嫩的肌肤,一股说不出的滋味涌上心头:今天晚上,我要同一个外国女人共享他了吗?

想到她要接纳那沾有外国女人体液的巨物,她觉得有点恶心,又有一点无奈,然而,更多的是隐隐的期待,体内也生出了些许的躁动一她会有艾滋病吗?

她正胡思乱想着,只觉得门猛地被推开了,一对的人影拥吻着一步步走了进来,原来,伊丽莎白也觉得赶了飞机之后又去应聘,没有洗澡,怕影响了陈太忠的兴致。

“我…‘我洗好了”张馨慌乱之下,也不敢细看,伸手就去拿浴巾,不成想被男人一把拦腰揽住。身子登时酸软-’呵呵。一赴洗澡吧。“于是,简简单单的洗澡,在不久之后就成为了一场浴室混战。

当张馨看到,伊丽莎白坐在洗面池上,一只脚蹬地,一只脚踩在面池上,双腿大开迎接他的冲击,并且狂乱地大声地呻吟着的时候,她在为对方的狂野而咋舌的同时,也禁不住感慨自己算是开眼了:外国女人,果然是习惯刮毛的……马小雅的出观,让浴室的混乱终于告一段落”“我说,这里水不渍渍的,有什么好玩的……伊莎,擦干身子出来吧。”

原来伊莎也会说英语?张馨正翘着雪白的丰臀趴在面池上,被陈太忠从后面冲撞得头昏脑胀,眼见那两位相揩走了出去,一时间只觉得两腿酸麻无比,“太忠,咱们也出去吧,哦,天啦,不要那么深,要顶坏了……”

张馨和陈太忠走出浴室的时候。马小雅正在叽叽喳喳地同伊丽莎白聊天。她很惊讶地发观,原来这两个女人不但认识,而且关系似乎还很好?

当然,这是她想得左了,马主播不过是做过一次摄影师而己…不管怎么说,伊丽莎白这女保镶可不是白做的“她的体力和耐久力甚至超过了马小雅和张馨之和,在战争间歇时分,马主播突发奇想,提出了一个陈太忠曾经考虑过的问题,”伊莎,太忠正要做广告辖,他需要一个女郎,摩托车女郎天啦,电动自行车用英语怎么说?“虽然马小雅词不达意。但是并不妨碍伊莎去理解大意,她犹豫一下,侧头笑吟吟地看向身边的男人,或许她想报答马小雅的善意,所以是缓缓地用英语来表述的。”这个广告,你是为贝拉和葛瑞丝准备的吗?“”哦。这显然是个不错的建议“陈太忠听得登时就是眼晴一亮”不过下一刻他又有一点犹豫:这荒**无度也总得有个尽头吧?

“贝拉、葛瑞丝?”张馨和马小雅相互对观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深深的无奈:这个陈太忠到底有多少女人啊?

“她们可以做你的产品的代言人,,伊丽莎白虽然不混模特的圈子”可是做为法国人,她还是比较清楚这些事情的,“这样一来,她们不但可以拿到钱,也能有机会常来中国……或者她们还可能借此走红,天哪,太忠,我简直是太聪明了…”

张馨和马小雅再次交换一个眼神: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这样啊”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侧头看一眼身边的马小雅,“。小雅,以你的经验来看,这种事情可行还是不可行?”

“这可是要看她俩的底版了,要是葛瑞丝也有贝拉那么漂亮的话,我的菲妮姿女装也可以用啊”马小雅见过贝拉,却没见过葛瑞丝,“对了,那个代理我谈得差不多了反正先扔一百个试上一年吧。”

“啧,你怎么能这样呢?”陈太忠一听有点不乐意了,咱哥们儿观在是不差钱,可也像你这么糟蹋不是?“要做就认真地做一做,总好过你观在阴阳颠倒吧?”

“好吧,我把我妹妹叫过来”马小雅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暗暗地叹气,我既然混了这个圈子,做正经生意的可能性就不大了,像你给我找的这个品牌,又不是世界顶级的,也就只能随便做一做,做得好坏,就看人的用心程度了一、最多不过是账上多一点零花钱而己。

不过这话,她是不打算跟陈太忠解释的,有些话说不如不说,徒乱人意“。你妹妹?”张馨终于抓住机会说话了,她小心翼翼地看陈太忠一眼,“小雅,你最好不要让太忠看到。”

“胡说什么呢?”陈太忠抬手就在她的臀部上轻拍一下,“不带这么开玩笑的啊。”

章目无领导马小雅的妹妹马小暖第二天下午就来了北京,她长得可是没她姐姐好看。只能算是中人之资,姐妹俩长得还一点都不像,马小雅是瓜子脸,马小暖却是鹅蛋脸。

纵然是这样,马主播都担心不己,悄悄地跟张馨说,“北京的喜惑太多啊,一旦把持不住,小暖可就惨了,过不回原来的日子了。”好像……我己经过不回原来的日子了“张馨听得颇有同感,情不自禁地点点头叹口气,”人在北京,身不由己啊。“”你才是胡说,有太忠帮忙,回了素波你踏踏实实地做个科长,然后再升个副处什么的,正处也不是不敢想,多潇洒?“马小雅不以为意地哼一声,”宁为鸡首不为牛尾我不像你,是没选择了。“”可是太忠……太花心了“陈太忠不在,张馨也就敢私下跟她讨论一下,”昨天还有法国人,唉,搁在以前,我哪儿敢想呢?“”花心不是大问题,用过就丢才让人寒心“马小雅笑着摇一摇头,她对这个观象有自己的理解,”你是某一个人的情人,还可以理直气壮地站在别人面前,你要成了公共汽车,你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的“太忠起码……他愿意负责任。”

可是他的女人也实在太多了啊,张馨撇一撇嘴,没有说话。

她俩在别墅里闲聊,陈太忠则是又撒出去乱跑了,他将伊丽莎白送到凯瑟琳的普林斯公司之后,又跑去找何保华。

何院长正在主持一个会议。等他会议完的时候就接近中午了。知道陈大忠来了。很不见外地在附近找了一家小酒店,两个人边吃边聊。

当他听说小陈想搞点资料给自己的研究院,登时眼晴就是一亮,细细地问了问普林斯公司的情况,又犹豫一下,才迟疑地表态了。

“这个事情,只是纸面上的资料意思不大,太空泛了,最好是真的能让他们观场安装调试,这涉及到一个管理学角度的问题…翔实的资料加上观场示范”才能将效果最大化。

“。不是吧?”陈太忠听得有点惊讶,他倒是没有一定将普林斯公司排斥在外的意思,不过何院长的答复,还是让他有点意外,“真要观场示范,你直接派人观摩不就行了?何必跟他们商量?”

“看和看是不一样的”何保华面对这高中生“也懒得解释那么多,微笑着摇一摇头,”霍尼韦尔、昭、西门子……这些公司在中国都过案例,我们看出什么来了?“”那还真得考虑把活儿给他们了?“陈太忠心里五味杂陈,说不出的滋味。”嗯,有色公司和范董的意思也是重要设备尽量用国外的“何保华看着他就笑,”毕竟这个电解铝项目对临河铝业甚至整个电解铝行业意义垂大,所以,我这儿只捞到了不大的一小点儿。“哦,既然都定下用国外的了,那倒也无所谓用谁的了,陈太忠听得叹一口气,”这种事情,会不会关系到国家安全?“”这个不要紧,国外能知道的东西,咱不用他的他们也能知道“何保华摇一摇头,”有专人考虑这个的,他不该知道的,用了他的他也不可能知道‘毕竟是民品。“”那还不如通过这个普林斯来搞了“陈太忠觉得自己说话底气不是很足,这倒不是因为他跟凯瑟琳有些小纠葛,只说这些林林总总的设备和系统算下来,多的没有,十几二十个亿总是有的,他可是没想到自己还能在这种规模的单子里插手。”你要有这个想法,我倒是能帮你想一想办法“出人意料的是,何保华居然敢这么说话,”我跟有色的总工是同学,关系还可以,以前一直没有找他张过嘴。“何保华也是个放不下身段的主儿,再加上黄汉祥又不许他打着自己的幌子乱来,又由于那总工原来只是副总工,习惯在设计上发表一点意见,说起具体的施工和课题研究,下面的各公司也未必就怎么买账,所以一直没怎么用过这个同学,恰恰是因为如此,两人关系反倒是保持得不错,总工帮他也介绍过一点小活儿,却是有色系统以外的,去年那位升了总工,何保华也是出了点力,正是泛泛的君子之交同学之谊。

这次何院长肯应承此事,则是环境和条件都不一样了,范如霜这具体经办人跟他也交好,而陈太忠没准还能弄到点什么更有用的东西,似此种种加起来,他才觉得有必要张一次嘴,也有理由张一次嘴可能对他的研究院帮助很大。

反正那普林斯只是个公关公司,有它没它意思不是很大,至于能跟上游厂家要到多少公关费用,那不是大家要操心的一一我们对的还是厂商。

然而,何保华做事,还真的是讲究,”太忠,这件事光咱俩说还是没什么意思,要找到范董一起坐一坐,她肯帮忙说一下。效果就更好了。“”。我的印象里,范如霜说这种事不是她能插得上手的“陈太忠皱着眉头摇一摇头,”这种事好像就是上面定的。“”上面’……多靠上才算上面?“何院长不屑地冷哼一声,”我同学算不算上面?上下齐心,哪儿有那么多难办的事情?谁又敢一意孤行?“”与其你去头疼他们,不如让别人来头疼咱们“何保华居然也会蛮横一下。”有些人乱伸惯他们,他们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人物了咖…他们也不看看,这个项目是谁帮着跑下来的。“最后一句话,何院长算是把自己的底牌亮出来了,有我老丈人扛着呢,太忠你怕什么?

陈太忠一琢磨,还真是这个理儿,这年头你越软,别人就越觉得你好欺负,老何也是聪明人,瞅准了眼下是个爆发的好机会,就小小、地爆发亡下”将来啊,没准能在有色公司弄到更多的活儿,于是笑着点头,“那倒是,黄二伯前两天还去我那儿玩来着。”

“他不止是去玩了吧?”何保华笑眯眯地看他一眼,也不多说,“事情迟早要传到老爷子那儿去你说,咱们什么时候联系一下范总?”

“我先问一下范总什么时间有空吧”陈太忠知道,何院长这么痛快地答应,未尝没有一点向范如霜展示肌肉的意思,这就是说我虽然从你临铝讨活儿了,但是大家身份还是平等的。我也有我的能耐,所以这个电话。他打比较合适。

一边说,他就一边摸出了手机“何保华笑眯眯地看着,倒也没有阻拦的意思,心里却是暗暗称赞,小陈这家伙脑瓜就是够用。

不成想,陈太忠的电话还没拨出去,手机就响了,他皱着眉头接起电话,”晤晤“了两声之后,才又咳嗽一声,”吴市长你蜘…好吧,几点的飞机?“”看样子今天晚上是不行了“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冲何保华扬一扬手机。苦笑一声‘领导布置任务了。反正这两天。我尽快给你答复。”

“嗯”何保华点点头,也没问谁打的电话之类的,反倒是冲他微微一笑,“反正,看起来观在你比我还着急。”

这话说出来就算相当不见外了,陈太忠倒也没觉得有多尴尬,而是借机提出一个问题来,“何院长,那个,想求您个事心”

他想打问的是,那个科齐萨跟一号会面之前,自己是不是一直得呆在北京等着召唤,当然,能面见一下一号肯定是不错的,但是他非常明白这个可能性基本不存在,所以就想不受这个约束一一我离开天南己经很久了啊。

可是这种问题实在有点不合适直接问黄汉祥,他甚至能想到黄总怎么回答自己n有见一号的可能,你还唧唧歪歪个什么,脑子进水了吗?

何保华听了这个问题之后,上下打量他一眼,似乎是从没见过他一般,好半天才叹口气,“太忠,你知道你这个冉题问出来,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目无领导”陈太忠无所谓地笑一笑,“可是天南还多少事儿等着我呢,为这么一种虚无缚渺的可能,白白浪费时间?,”

“我年轻的时候,也跟你一样”何院长嘴角露出一丝苦笑,端起酒杯来一饮而尽,“。观在想起来,真的是追悔莫及,年少轻狂,太不懂事,也太不懂得珍惜机会了……”

陈太忠嘿然不语,老何这可是掏心窝子的话了,他还能说什么?

“反正我是不会帮你问的”何保华见他这样子,知道这厮心里不服气,却是也没办法再劝了,拿起筷子夹一块豆腐起来,面无表情地向嘴里送去,“你不方便问,我是不敢问……这么大年纪了,这种问题问出来,是要被人耻笑的。”那就算了“陈太忠笑一笑,心里颇有点不以为然,不过,哥们儿在北京还有别的事儿,先这么晃着吧。

他在北京确实事儿多,下午又得赶到机场去接机,吴言的老父亲要做心脏搭桥手术,她到北京来联系医院和医生。

在北京,白市长是不怕被人撞破自己的奸情的,一上了奥迪车,她就狠捶陈太忠几下,”你个没良心的,跑出来就不知道回去了,在外面过得挺潇洒吧?“”没有没有“陈太忠赔着笑脸答她,”这北京的事儿没忙完呢,过两天还要撮合一个法国副部长跟一号见面,真的挺忙的。“”跟一号……见面?“吴言听得愣了一愣,似笑非笑地侧头看他一眼,”你这个、…你这个不会是在吹牛吧?天啦…’。你好像才从法国回来。“”你以为呢?“陈太忠得意洋洋地看她一眼,”我这人就是不爱做小事,不过,这事儿也没多大,对了,你怎么来得这么仓促?“”啧,我这个女儿没当好“吴言悠悠地叹口气,她近几年一直忙于政务,想着老爹身体挺强壮的,也就没在意,不成想前两天他忽然冠心病发作,送进医院好悬没抢救过来。

大夫说了,最好趁观在吴父身体还够强壮的时候,做个全动脉搭桥,这样的效果要好很多,要不等年纪再大了,就得采用什么静脉之类的,效果就要差一些了。

不过动脉搭桥损伤大,技术要求高,手术难度大,就算来北京做手术,她也要找一个放心的医院和大夫。”哦,这个倒是简单“陈太忠笑着点点头,”我帮你问吧,其实你根本都不用过来,直接一个电话交给我办就行了。“”为人子女,该有的孝心总是得有的吧?跑一趟我心里就少一点傅疚,“吴言叹一口气,刚才听说”。一号“时的喜悦登时不见了,眼晴也开始微微地泛红。”嗯,对了,你听说省里关于非公企业工会建设的意见没有?“陈办忠见她情绪不高,说不得将话题岔开,说起了陆海那边商界的反应。

吴言还真是个工作狂人,听到他的话就沉吟了起来,好半天才摇一摇头,”我听说杜老板对这个还是比较重观的,一个地方一个样芋,你也不用太在意陆海的反应。“”老杜也应该重观“陈太忠点点头,心说这是个大局感的问题,反正丫己经是书记不是省长了,对经济有影响也是蒋世方该头疼的事情,”不过,我感觉自己被强行算进了什么阵营里…你觉得有没有这种可能?“吴言又问几句,登时哑然失笑,”这其实是好事,有阵营不但有了对手,也有了同伴,而阵营存在的最大的意义,就是平衡,你要是总想着左右逢源…‘那最终的结果就是可能左右不落好,做领导的不怕你有缺点,就怕你年纪轻轻就完美到无懈可击,这样的人谁都不敢用……“”而且,这只是一个主张,是吧?“陈太忠点点头,被她这么一开导,他的情绪登时大好,说不得笑着补充两句,”还是个理论上拿得出手的主张,不会造成太坏的影响,对不对?“”差不多吧“吴言笑一笑,不肯再说什么,他的论点确实比较靠谱,时下的官场,纯粹因为一点理论上的不同而成为生死对头的观象,实在是太少了。

(又是七千字,召唤月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