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8 -1709暴露上下

1708 1709暴露(上、下)

陈太忠接吴言电话的时候,对面就坐着何保华,按说以何院长的能力,在北京找一家好一点的医院,指定一下主刀大夫并不是什么大事。

然而很遗憾,他张不开嘴,何保华也是国家干部,还是比较老式思维的那种,人家万一生出什么猜测,那就殊为不弄了你跟那个美女市长到底是什么关系,怎么她会求到你的头上呢?

倒是找南宫毛毛这种地头蛇,才是最合适的,只论眼皮的驳杂和变通的能力,这些人比何保华高出绝对不止一筹,更何况龌龊见得多了,再大的事情也都见怪不怪了。

南宫毛毛接到他的电话,听明白之后,就是嘿嘿一笑,,呵呵,心血管的病,那可是我的强项啊,竿外医院的专家,你随便点我刻问一句,太忠,这人跟你关系怎么样?””是我们凤凰市吴市长的老父亲”陈太忠侧头看一眼身边的吴言,笑一笑,,吴市长跟我的关系非常好。”

他明白南宫毛毛为什么这么问,没错,南宫在某些地方能量很大,但是求人就是求人,人情债可是各种债里最难还的,人家问得细一点,那是再正常不过了。”哦,不是外人就行,你把他带过来吧,正好帮你撑撑场面”南宫显然是想错了吴市长的性别,,刻像上次帮你的乔市长撑场面一样,你放心好了。””别个南宫”陈太忠被他这际吓了一大跳,,我跟如是私人交情,不想让再多的人知道,别玩那些虚的你现在在哪儿?””在我宾馆”币宫一听,私人”俩字儿就明白了,官场中有些私谊是不合适曝光的,别看北京和凤凰离得挺远,他要张罗几个官场中人来,没准这消息还真刻传到天南了,,那行,咱哥俩就不见外了,我等你啊。””旱外医院,确实是全国最好的心脏疯医院了”等他挂了电话,吴言才幽幽地开口,很显然,她为父亲的病也下了不少的功夫,,它的前身,是解放军胸科医院。”

啧,我说呢,陈太忠登时恍然大悟,南宫是跟着剁姐的,剁姐家又是部队上出身,对阜外医院有点小小的影响力,那也是正常了,,跟我一起去见见他吧?”

你这朋友的嘴严不严?吴言很想问这么一句,不过犹豫一下,最终是没问出口,道理很简单,人家在阜外医院手眼通天,想知道她是谁真的很容易除非她把老爹送到协和或者巫,什么的。

事实上都不用那么费劲,凤凰市姓吴的市长就她这么一个,人家一个电话,就能弄明白她的身份,遮遮掩掩的实在没什么意思一反倒是欲盖弥彰了。

见一见就见一见吧,反正老父亲动手术的时候她也要到场,想到这里,她点一点头,,对了,你这朋友是做什么的?”

等吴言听明白南宫毛毛工作的性质,禁不住苦笑一声,以前总听人说北京有这种人,还以为是人云亦云呢,想不到真是这么回事。”

那是你命好,用不着跑北京的时候,有章尧东罩着你,该来活动的时候,我又帮你活动了”陈太忠瞥她一眼,犹豫一下又补充一句”不过,不认识这些人也好,跟他们在一起,太容易受影响了。””嗯?”吴言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又冷冷地口当一声“太忠,别找不到回家的路啊。”

呵呵”陈太忠没皮没脸地笑一笑,,别的路可能找不到,但是白市长的路,我是一找一个准,太好找了。””你这个混蛋!”吴言气得捶他一拳,她当然知道对方嘴里的,好找”正是,白市长,这称呼的由来,好久没受到他的调笑,她一时有点接受不了。”住的地方安排好了吗?”陈太忠见她面上微生红晕,禁不住有点垂渡,,有没有联系驻京办?”

你要是不管我,我刻去驻京办”吴言面无表情地回答,,我只呆两天,临时请假的。””管,怎么能不管?”陈太忠笑着答她,可是想一想自己的别墅里有好几个女人还有法国妞,一时又有点犹豫,试探着看她一眼“不过,屋里不止我一个人啊。””你”吴言看他一眼,面沉似水,她似乎想说点什么,终究是没有开口,只是皱着眉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南宫毛毛做事真的靠谱,他都没在棋牌房里等着,而是坐在他的经理办公室,一边还有马小雅跟他说说笑笑。

见到陈太忠带着一个美艳少*妇进来,南宫毛毛先是微微一愣,心说这太忠也真大能了,连市长的老婆都敢勾搭,真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怪不得要我保密呢,呵呵,来了?坐坐,是个怎么样的情况?”

陈太忠见马小雅坐在一边,笑着点点头,这引见的话就不好说出。了,于是笑着介绍一下“南宫毛毛,我的好朋友,你把情况跟他说一下吧。”

吴言见他不介绍自己,当然也不会自曝身份,说不得客客气气地将自己的老爸的病情简单介绍一下“费用都好说,关键是一定要保证成功率,这些都要麻烦南宫总经理了。”

这女人说话怎么冷冰冰的,感觉像是个领导呢?南宫毛毛毗姆嘴里的

我鼻”理解为她公公了,这也很正常,结了姆剩暇改。吗三说不得又瞥一眼陈太忠,你这家伙胃口奇特啊,怎么刻喜欢搞这些高难度的女人?

想是这么想,他当然不会流露出什么来,只是笑着点点头,,这个都好说,病历带了没有?我先拿给他们看一看,如果有争议的话,人来了先专家会诊一下主刀医生可以由你点。””近期能安排吗?”吴言不想拖得过久,但是她也知道,真正须尖的医生,手术多得根本安排不过来,这也是她专程来此的目的之一。”我也就只有这点小本事了,没问题”南宫毛毛笑着点头,,现在春末夏初,正是一年做手术最好的时候,你尽快安排吧。”

这话一点不假,从伤口愈合的角度上来说,太冷的时候伤口好得慢,太热的时候又容易发炎,不冷不热的时候挺好了吧?抱歉,中医还有个说法,春季是百病复发的季节,最是要注意养身,眼下春末夏初,还真是刚好。

一边说着,他一边接讨吴言递过来的病历复印件,大概地翻了两下,犹豫一下,又抬头看她一眼,,吴正杰,对了手术最好是直系亲属签字。”

他这意思女是说了,到时候你让你老公来一趟,你这做儿媳的可不是直系亲属,关于太忠这个你最好妥善安排一下,也别让我为难是不是?

他的话刚说完,门哗地一下被推开了,邵国立带着两个人出现在门口,满脸的不高兴,,我说南宫,还非得我亲自来一趟啊?这是,呵呵,太忠也在?正好要找你呢。””嗯,找南宫帮点忙”陈太忠笑着点点头。

他这话刚说完…吴言就冷冰冰地回答了,她最不喜欢办事的时候被人打岔这也就是在小地方当父母官养出的做派,所以她直接就无视了进来的这帮不速之客”我就是吴言,是吴正杰的直系亲属。””你刻是吴言吴市长?”南宫毛毛听得登时就傻眼了,愣了好半天之后,才尴尬地笑一笑,,咳咳,我误会了,以为你是他爱人呢,你这年纪,怎么看也不像啊。””吴市长?”邵国立都听得愣了一下,侧头上下打量吴言两眼,淡淡地哼一声,,这是县级市的市长吧?””老邵,我说你哪儿那么多话呢?”陈太忠不满意地看他一眼”这是我们凤凰市的副市长,引岁的副厅,是我的领导。””三十一岁的副厅?”邵国立又上下打量吴言两眼,眼神有点怪怪的,也顾不上跟南宫说别的了,走上前笑着伸出手,呵呵,吴市长你好,刚才的话冒昧了啊,认识一下,我叫邵国立,就是一个小商人。”

他嘴上说就是一个小商人,但是只冲他那语气和姿态,就**裸地表达出一个意思:我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吴言本不待理他,但是自从这人一进门,种种做派刻表示出来,这绝对是个背景深厚的家伙,别的不说,只说他知道自己是地级市的副市长,还敢这么大大咧咧走上前握手,此人简单得了才怪。”幸会”吴市长伸手白嫩的小手,同对方轻触一下刻收了回来,甚至连身子都没站起来,她不喜欢这个人看自己的眼神,所以就这么淡淡地敷衍一下。

她这态度,搁在平时邵国立十有八九是要计较一下,可是听说这个美艳少*妇是如此年轻的实权副厅,表面上又是一副冷冰冰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登时就有些心痒难耐了。

要是能征服这样身份高贵又又有如冰山一般的美女,那才叫有成刻感呢。

心章暴露(下)

有了这样的算盘,邵国立当然不会计较吴言的态度,而是冲一个跟班使个眼色,坐到一边的沙发上,笑吟吟地上下打量着她,真正的肆无忌惮。

陈太忠见他这眼神,就有点不高兴,不过,邵国立手再长,也伸不到凤凰去,所以他决定无视这家伙的放肆,反正白市长两天以后就回凤凰了。

马小雅坐在一边,心里却是震惊无比,女人天生的直觉告诉她,这个吴市长跟太忠绝对不会是一般关系,想到自己的情人居然跟他美艳的上级搅到了一起,她这心里的味道,实在是杂驳无比。

南宫毛毛见邵国立暂时不纠缠自己了,说不得拿起电话拨个号码,就着那病历念了起来,一边念一边问对方,这边吴言还配合着回答各种问题。

两人正这么交流着,邵国立的跟班一边揣手机一边从外面走了进来,走到邵国立的身边轻声嘀咕两句,由于陈太忠心里关切,忍不住刻竖起耳朵听了一下。”问清楚了,这个吴言四月份才提的副市长,市委书记的嫡系人马,手段强硬作风正派,号称凤凰市官场第一美女,至今,未婚。”

这老邵还真够大能的啊,陈太忠心里有点佩服了,虽说吴言这点资料凤凰市是个人就知道,可是短短这么点时间刻能打听得如此清楚和全面,也殊为不易了。

系今未婚?邵国立听到这里,眉头不引人注目地动一动,未婚的话,到手之后可是不好甩脱,到最后真要提起裤子走人,怕是怎么也得帮对方活动个正厅出来才合适。

遗憾啊憾哦卧我太,占,要不然鼻纹么个,女人回家,家甲怕是办不除蛟刻,想到这里,他的心里不无遗憾地暗叹一声。

不过,越是这样,邵总就越想得到这个女人,至于说到手之后怎么甩脱大不了想办法帮她活动个正厅,就算未必能有那么保险,这不是”天南还有太忠吗?

这一刻,他的心思全放在吴言身上了,连找南宫毛毛麻烦的兴趣都没有了,眼见那美艳的女市长说完话要站起身走人了,忙不迭出口相邀”吴市长,既然有缘碰上了,晚上大家一起坐一坐太忠也去,不知道您方便不?”

我很不方便!吴言是真想这么说的,而且,真要横下一条心来,她也不怕什么太子党一想当年她还是个小副科的时候,刻敢抽段为民的耳光,这种事都敢做,她还有什么可怕的?

不过,想一想刚才某人在接她的途中,暗示他住的地方不止一个人,吴市长这心里的不平衡就大了去啦~她能理解单身男人身在外地的苦闷,可是她就是不平衡:我在凤凰你冰清玉洁,也为太忠你守得很辛苦啊。

所以,她看陈太忠一眼,拒绝得不是很坚决,“抱歉了,邵总,晚上我还要跟我父亲联系,回头再说吧。””还回什么头呢!”邵国立见她口风不是很严,登时大喜过望,他当然知道这回头就是永远没有回头的意思,所以很坚决地坚持了,,南宫能帮你办的,我只会比他做得更好太忠,你帮我说句公道话。””这个”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撇一撇喊,“老邵,算了,吴市长工作挺忙的,好不容易来次北京,下一次吧,啊?””我说,太忠你不是这样的吧?”邵国立一听就火了,“我一直把你当朋友看的,一个…小小的副市长,你这就,连兄弟都不认了?””我靠,她是无的女人啊”陈太忠世火了,他知道自己可以先忍一时之气,等没人的时候再跟对方解释,可是他不想让吴言被这种级别的纨绔惦记着。

伸手一搭吴言的肩头,他也不管在均众人异样的目光,,老邵,我知道你拉我去香港是为我好,我心里敞亮着呢不过,做兄弟的是什么都好商量,但是我的女人会让你碰吗?””你的女人?”邵国立登时刻石化了。

石化的不止是他,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一个副处,敢**裸地宣布头上的副市长是他的女人,甚至不惜因此而同邵总作对,这该是怎样的一种狂妄啊?

马小雅猜到了一些,却是没想到陈太忠的性子居然暴烈若斯,敢这么明明白白地说出来,禁不住一捂檀口,轻声地”啊,了一下。

吴言却是被他这个动作羞到了,心说这是京城啊,你做事稍微注意一点成不成?于是就扭动着身子想逃脱他的魔掌,只是全身有些软绵绵的不着力道,索性心”横,低头不做声了:我就是他的女人,大家都知道的话,太忠也就该对我有个交待了。

不知不觉间,她心里已经觉得,太忠是有能力庇护她的了,没错,蒙艺是走了,但是正是因为蒙艺走了,章尧东对她跟他的接触,怕是不会那么敏感了吧?”哦,那可是冒昧了”邵国立终于反应过来了,不无遗憾地摇摇头,又叹口气,,太忠你这个你听我说啊,凤凰市那边,可是说吴市长没有男朋友,你不能怪我。””我怎么觉得,你怎么是在憋着劲儿害我呢?”陈太忠狐疑地打量他两眼,却是玩笑的口气,这是为了防止他狗急跳墙“我记得以前,邵老板没这么好说话啊。””行了,你得了便宜还卖乖”邵国立没好气地瞪他一眼,这一眼却是不小心看到了马小雅,哈,你给我添堵,那我也让你后院着火!”能找上吴市长,真是你的幸运了”他若有意若无意地多看了两眼马小雅,笑了起来,“你这家伙的运气,真是让人羡慕。””太忠的运气,一向很好”、吴言论冰冰地回答一句,以她对陈太忠的了解,哪里还看不出对方在暗示什么?不用你说我也知道,那小混蛋一向是荒**无度惯了的。

不过白市长习…旧了强势,这护短的心思也有一点,她可以对太忠发火,却是见不得别人拿他说事~刻算我们女人之间争风吃醋,轮得到你这大老爷们儿操心吗?

咦?这女人还真是有性格,邵国立又被噎了一次,他见得的女人多了,人前冷漠人后**的也不知道遇到凡几了,原本他是把吴市长划到这一类里了,听到她如此说话,才知道这女人的冷傲是真的,不是装出来的。

这一刻,他是真的有点嫉妒陈太忠了,把了上级不要紧,把的是一个,为你守身如玉的上级,还能容忍你在外面风花雪月的上级,太忠,你何德何能啊?

三十一岁的副市长,那是何等逆天的存在,更难得的是,这个逆天的存在还是如此美艳的女人,

南宫毛毛见气氛有点尴尬,说不得笑一声,岔开了话题,,邵总,你再宽限几天,五天成不成我那套红木桌椅送你了。””口乎”邵国立看他一眼,脸刻拉下来了,,哥还真不稀罕你那点玩意儿,算了,这次刻这么着四聊帘给你一个,礼拜,你朋友要起还不还钱,可别怪哥不给腻外旦””那是”南宫毛毛笑着点头,“我对朋友也算仁至义尽了,您这又多宽限了两天,他要是不还钱,我亲手把人送到您面前,成不成!””这还差不多”邵国立绷着脸点点头,侧头看一眼陈太忠,面皮登时就放松了”太忠,正好我要问你呢,你在素波怎么样?我看好一块儿地,想搞一搞房地产。””呵呵”陈太忠听得苦笑一声,“你说的素经那块地吧三跟九华的邵红星合作?””没错啊,你这消息也算灵通的”邵国立笑着点点头,,要不我也不至于着急让南宫还钱,那块地盘子可是不小,反正你肯定都清楚了。””素仿那一滩,水可是混着呢”陈太忠撇一撇嘴,,天南又刚调整了班子,这件事现在,有点敏感。”

唉,你要我意么说你呢?”邵国立白他一眼,事实上,邵总现在的气儿还不是很顺,他不是没被人驳过面子,可是被陈太忠这种出身远不及他的人相驳,而且还是当着几个身份不如他的外人,心里再怎么说也不会痛快了。

所以,他少不得就要略略讥笑对方一下,,要是盘子小一点,我还未必看得上素波那点地呢,太忠你这胆子,是越混越回去了。””江湖越老胆子越小”陈太忠不动声色地还了一句,他知道,邵国立做人虽然还行,但是红色子弟身上的傲气也很足又只看丫有事没事就想压那拖一头,刻可以知道了。

正经像韦明河那种大大咧咧的脾气和许纯良含而不露的傲气,在红色子弟中是比较少见的,有了这样的认识,陈某人倒也懒得跟老邵计较…吴言说得很对,人有点小毛病不是问题,完美无缺的家伙才可怕。”想拿那块地,没有七八个亿下不来”他自顾自地说着,,而且素仿的工人安置起来,也是很大的问题,想伸手的人多了去啦,省委常委都不止一个。””你们说吧,我要走了”吴言站起身子,她不想听这些,不管她是不是陈太忠的情人,但是她是”市之长,是凤凰的市长而不是素波的市长,自然不愿意听到红三代商量怎么对国有资产下手。

事实上,她若真想知道其中细节,枕头边上什么东西问不到?何必坐在这里,任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她呢?

等一等嘛,邵总又不是外人”陈太忠也是随性之辈,既然暴露了这层关系,刻不想再隐瞒什么了,于是笑着拽她一把,又冲邵国立笑一笑,,老邵,我俩的关系你知道了,刻不要往外传了,你这家伙,没事逼我做什么?”

吃他这么一拽,吴言是走也不好不走也不好,犹豫一下,还是绷着脸坐下了,不过另一只手却伸过去掰扯他的手,自然也是撇清之意。

南宫毛毛和马小雅交换一个眼神,暗暗地从桌下伸出了一个大拇指:小雅,太忠这,不是一般的牛啊,这位漂亮的副市长,居然被丫吃得死死的。

马小雅嘴角抽*动一下,算是个笑意,眼中却隐约流露出一丝酸楚来,她对上伊聪多白什么的还能有点自信,对上这样的女人,心里也只能苦笑了。

倒是邵国立那俩跟班面无表情,然而,这是他们见多识广,知道自己没有表达情绪的权力,却是未必能对眼前这一幕真正的无动于衷。”嗜,我说我哪儿知道你胆子这么大?”邵总哭笑不得地摇一摇头,心说你还埋怨上我了?,好了,不说这个了,我肯定守口如瓶,素仿还真有那么麻烦?””真有那么麻烦”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又四下扫视一眼,微微一笑”好了,这事儿回头再说吧,想要变通的话,倒也未必很难对了,你手上筹了多少钱?”

资金问题可以当着大家摆到桌面上说,可是具体操作过程,那就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了,在他看来,眼下马小雅算半个外人,南宫毛毛却是彻彻底底的外人了。

邵国立也清楚这一点,说不得冲南宫毛毛笑着一歪嘴,,这不是南宫的朋友从我这儿拆借走五吨,再加上手里的六七吨,基本上我能凑出一方多吧。””这点钱够干什么?”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老邵,少了点吧?””你这才叫不懂,玩这个你不行”邵国立还他一个冷笑,,融资不是你想的那么难,而且搞房地产离不开贷款,我能筹到这么多资金,已经是天大的诚意了。””呵呵”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不肯再说什么,伸出握成拳的左手,大拇指和小拇指同时伸出,做出个,打电话”的手势,,不跟你争”回头再说吧。””那晚上坐一坐?”邵国立发出了邀请,他听出来了,陈太忠对素仿那块地有自己的看法,这个时候,他可是顾不得理会那美艳的女市长了。”那可拿不准,反正我还要呆两天的”陈太忠笑着站起了身子“诸位,先走一步了,我得把领导安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