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0章 宫斗1711章做坏事

1710章宫斗1711章做坏事

看到那两位扬长而去。南宫毛毛的办公室里又是一片寂静,隔了几秒钟之后,邵国立才不屑地哼一声,摇摇头,“这还叫领导,太忠这家伙也太虚伪了吧?”

“呵呵”南宫听得就笑了起来,他很清楚,刚才邵总吃瘪了,心里很不爽,说不得叹口气摇摇头,“他俩也就是在北京放肆一下,回去以后,该怎么还得怎么。”

“这到是,要不我不进体制呢?”邵国立何尝不知道这一点?闻言也点点头。下一刻他才想到自己是接的南宫毛毛的话茬,说不得抬眼瞥一下,淡淡地吩咐一句。

“赶明儿个,你把桌子送我家去,南宫,这次看在小孙的面子上小我就不计较了。不过规劝你一句”交朋友,也捡一点靠谱的成不成?”

“邵哥说得对”南宫毛毛笑着点头,没外人的时候,他们就是这么称呼,哥哥姐姐地叫着。话里透着亲热,不过,他说这话的时候小心里也禁不住暗暗地顶一句:陈太忠不算靠谱的吗?人家根本不是你们里的人,还不是噎得你直翻白眼?

至于说看什么小孙的面子,那也未必全是,我那套红木桌椅不值钱也是清末的,怎么还不值二十来个数?当然,二十来个数不放在你邵总眼里。可关键是”现在这东西也不好找了,有价无市啊。

见他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邵国立想计较也没办法计较了,于是站起身来带着跟班扬长而去,眨眼间屋里就只剩下了南宫总经理和马小、雅。

吃这一碗饭的主儿,看人下菜的水平不是一般的高,刁难起人来是一套一套的,唾面自干的本事也是一等一的,下一刻,南宫毛毛就把这份郁闷放在了一边,侧头看向马小雅。

“太忠这家伙”他笑着摇摇头,网要感叹家人的大能,猛然间发现小马的目光有些呆滞。脑瓜一转,在瞬间就反应了过来是怎么回。

“这家伙做得不地道”于是,他硬生生地改口,“小带人来就来吧,走的时候,怎么也得跟小雅你打个招呼不是?不行,我回头得说一说这家伙。”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达练即文章,南宫毛毛能成为这个的老大,尤其是还能压住阴京华一头,那没点本事真的是不行的,只一句,他就点到了问题的核心。

马小雅心里纠结的,也正是这个,虽说平日里大家欺负起下面地市的厅级干部来。欺负得不亦乐乎,但是任是谁心里都清楚,这是别人踩进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儿了,自己要是去人家的地盘撒野,粉身碎骨都是正常的虽然大家各有所长,但吴甫长终究不是她能够比肩的人物。

可是。就算再不是能比肩的人物,临走的时候太忠你就不能打个招呼吗?马主播只觉得胸口非常憋闷,她知道他不方便打招呼。也能理解他的苦衷,但是她就是难受你考虑过我的尊严吗?

换个人的话,她是不会这么计较的比如说以前包她的那位,眼下之所以会这么心寒,是因为她很珍惜他,自然就介意他怎么对待自己。

南宫的话正说到点子上,听到这话,马小雅禁不住苦恼地叹口气,“算了,他也有为难的的方。名不正言不顺的,我有资格要求人家做什么吗?。

刚才我喊你来,就是个错误啊,要不然就没这么多尴尬了,南宫毛毛心里也叹口气,“那我也的跟他说一说小马你可是个值得珍惜的女孩儿。”

“呵呵”马小、雅笑一声,也没说话,心里却是在琢磨:晚上,我还要去陈太忠的别墅找不自在吗?

她正纠结着呢,手机响起,一见正是那让自己苦恼的男人来的电话,她就有点不想接,不过犹豫一下,最终还是接了起来,“有事儿吗?”

“不好意思啊小雅”陈太忠爽朗的笑声从电话里传来,“呵呵。走的时候没跟你打招呼,晚上回家再聊吧。”

“你不是忙着招呼领导吗?”马小雅不冷不热地回一句。

“啧,你听我说嘛”陈太忠还在笑,“当时邵国立不是在场吗?我得帮吴市长撑场面,那时候跟你打招呼,就是落领导的面子呢,我说,,理解一下好不?。能让这个霸道的男人打过这么一个电话来解释,马主播真的该知足了,她犹豫一下,终于决定接受他这解释吴言和她小马的面子,他只能保住一边,那么,有所取舍也是正常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这个。电话说明,他不介意将她的身份在美艳的女市长面前曝光,只是要选择场合而已,既然是如此,她又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关键是,她对唯一的目击者南宫毛毛有了交待,果不其然,南宫听了她的转述,也是一愣神。好半天才笑着摇一摇头,“这家伙的心思真细”太忠的前途,真的不可限量。”

事实上,南宫老总又想错了,陈家人的心思还没细到如此的地步小这个电话,还是拜吴言的提醒。

才出了宾馆坐进车里,吴市长就揪住了他的耳朵,“你整天来往的,就是这种眼睛长在头顶上的纨绔子弟?怪不得不学好呢。”

“喂喂,别乱拽嘛,男人的头女人的脚,都是不能随便动的”陈太忠晃悠一下脑袋,”瓦叩以不错,就是有点小毛病。你现在坐的这辆奥迪。还是儿……我的呢

“哼,早知道是他的,我还不坐呢”。白市长冷冷地哼一声,眼珠一转,侧头狠狠地盯着他,“南宫毛毛旁边那个女人,跟你有关系吧?。要不说这女人的直觉真的可怕呢?由于马小雅没怎么刻意掩饰,吴言就从对方的神态和眼神中看出了一点东西。更何况,还有邵国立的提醒?“走的时候也不跟她打格呼,只当我看不出来吧?小。

“也是我的女人啊,你情我愿的嘛”。陈太忠才不怕这个,说不得笑着点点头,又将他不打招呼的缘故解释一遍小白别在意啊,老公对你是真心的。”

“你这家伙,真的太乱了!”吴言苦笑一声,懒洋洋地靠在座位上,一时也懒得理他了。今天她跟他的关系终于让钟韵秋之外的人知道了,这让她感到一柜的惶恐,同时又轻松了许多。

当然,更关键的是。太忠为了维护她,不惜跟那个看起来很有办法的部总放对,这让她想到了很多他维护自己的例子,比如说,她这个市长是怎么上去的,,

所以,她真的不想再纠结在这个上面了,过了好一阵,才惊讶地问一句,“你这是”要把我带到哪儿去?”

“我在北京有房子呢”陈太忠一边解释,一边一打方向盘驶入了小区,“既然来这儿了,咱也不用避讳什么不是?”

房子里不会还有女人吧?吴言心里暗想,推开门一看,得,面前一个女人正穿着一身白色的紧身健美衣擦抹桌子呢,“太忠,这是?”

“素波电信局的,张馨”陈太忠这脸皮,那不是一般的厚,随手就把门关上了,“呵呵。大家认识一下,这是凤凰市副市长吴言”以后就是好姐妹了啊。”

啪嗒一声,张馨手里的抹布就掉在了桌上”什么?副市长?

“你真过分吴言转身就向外走去,不成想陈太忠嬉皮笑脸地将她死死抱住,“啧,你听我说嘛,喂喂”这个房子我借给黄汉祥住过,前两天撮合法国人跟一号见面的时候,他还带了一大帮朋友来

他说的这个,跟张馨为什么会在这儿,那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过,他知道吴言喜欢听什么不是?少不得就要扯一扯这些,以分散她的注意力。

吴言挣动两下,终于放弃了抵抗,事实上她明白陈太忠是在转移话题,只是,她转身要走也不过是一时觉得面子上挂不住,摆个姿态就是了,既然有了留下来的借口,假惺惺地扭动两下,适当地把自己的不满表示出来就走了。

于是,她就被陈太忠拽上二楼坐下,不多时,张馨低眉顺眼地将两杯热茶端了上来,“明前狮峰龙井,黄二伯才托人送过来的。”

吴言正上下打量着她。心里暗暗地感慨,着么太忠身边全是这种让人眼晕的美女,身材相貌都是一等仁的,听到她的话,登时就是一愣:黄汉祥托人送过来的,,明前狮峰龙井?

“你这家伙,在北京混得真不错啊”她实在无法再无动于衷了,于是冷冷一哼,摆出了大妇的做派,“这女孩儿”嗯,也是我见犹怜,我说你什么时候才能有个止境?”

“唉,别提了”。陈太忠正好把张沛林办的事情唠叨两句,当然,为了照顾张馨的面子,他还不好大声说,说完之后,苦笑着一摊手,“你说,换了你是我,,会怎么办?”

“白洁不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吴言不满意地看他一眼,意思是说你就算把张馨收下,不动她不就走了?还不是管不住自己裤裆里的那个玩意儿?

不过,话虽然是这么说的,她也明白自己这要求对他是高了一点,白洁是杨新网的老婆。不比这张馨,纯粹就是外人。

只要是个男人,有便宜可占又没有任何后果,谁又会不去占便宜?吴市长甚至想明白了。美女这种稀缺资源,为什么会在太忠身边层出不穷地涌现了,核心无非两个字:权势!

陈太忠虽然只是个副处。但是已经能够扶人做省移动的一把手了,在这样诣天的权势面前。谁都会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拨罗各色精品,心甘情愿地双手奉上一副统帅的儿子,当年可还全再选妃来着。

“法国人跟一号的见面。又是怎么回事?”下一囊,吴言也懒得再琢磨这档子破事了,直接问起了她关心的问题,“黄汉祥插手了吗?。

“这话说起来就长了”陈太忠说话勾人的水平,那不是一般的高,说不得就从他去法国谈起,谈到招商引资,接着又谈到在埃布尔家的沙龙”到得最后。张馨都停下了手中的活儿,坐在他身边听了起来。

张馨现在也越来越放的开了,一开始,她还被吴言的副市长身份吓了一跳,等后来听到陈太忠说大家都是好姐妹,她的心情就逐渐地平复了下来:你我都是他的女人。谁还能比谁高贵多少?反正你凤凰市的副市长,也管不到素波来。

仅从这一点上来讲。钟韵秋的运气显然就不如张馨,出了门要伺候领导,回了家之后,在跟情人亲热的时候还得让着领导一不过,这年头有得必有失,张馨倒是不用太在意吴言,但是她也从吴言那里得不到臂助,从堡个方面来说。钟韵秋叉强她太多等陈太忠讲到回国之后,话题一转,就不说这个了,反到是问起了吴言关于素仿的事情,“阿言,你说咱坐看邵国立伸手好不好?”

“那是素波的事儿,轮不到心”吴言论冷地一哼,毫不留情地点出了他的用心,“我说,你这话题转移来转移去的,有意思没有啊?”

我这不是怕你见了伊丽莎白之后会暴走,留作压轴戏的吗?陈太忠笑一笑。网要说什么,只听得门口有人拿钥匙开门,下一刻,伊丽莎白兴冲冲的走了进来,“太忠,除了中国法定节假日,凯瑟琳还给了我三十五天的年假,哦,太幸福了,,我要去你的家乡玩一玩不死鸟的城市。哦。简直太浪漫了

“她是谁?“这一刻,吴言真的出离愤怒了,她做梦也没想到,陈太忠住的地方,居然会有外国女人来,一个身材高挑容貌极其艳丽的外国女人。

而且。这外国女人居然,,是用钥匙开门的!

更让她气愤不过的是,伊丽莎白虽然说的是法语,但是“太忠”两字明显是音泽,吴市长就算再不懂法语,也知道这女人的称呼很有问题,一时间再也顾不得许多,站起身来指着陈太忠的鼻子,柳眉到竖怒目圆睁。

“你!”伊丽莎白才上了二楼,就见到她这一举动,一时间就恼怒无比。不管在中国还是法国,用手指着别人的鼻子,都是非常不友好的行为。仓促间也顾不得多想,走上前去就是一记刺拳,“滚开!”

章做坏事

吴言见伊丽莎白气势汹汹地走过来,心里就有了提防这外国女人比她高大很多呢,眼见对方动手,慌不迭身子一闪,才待呼唤陈太忠,不成想人家这一拳是虚招,对方的手不知道怎么一拿一转,下一刻,她就发现自己已经被一股大力掀翻在了沙发上。

美艳的副市长趴在沙发上不说,手臂也被扭到了身后,脸死死地贴在沙发扶手和靠背之间,挺翘的臀部也被一只小脚丫踩得死死的动弹不得。

“太忠哥,要我把她丢出去吗?”这话。伊莎是用汉语说的,前三个字她已经听得耳熟了,后面一句却是今天临时从凯瑟琳那里学来的。

“别介。这是你大姐”陈太忠下意识的回了一句,看到伊丽莎白一脸的懵懂,才发现自己是用汉语说的,说不得又用法语说了一遍。

等吴言弄清楚他说的是什么的时候,身上的压力已经徒然一松,她身子一翻。坐在沙发上揉捏一下膀子,气哼哼地看了伊丽莎白两眼,也不言语,站起身子就向楼下走去。

陈太忠使个眼色,伊丽莎白紧走两步。将人拦在了楼梯口,美艳的女市长看了两眼比自己高半个头的外国女人,转头看着跟在自己身后的男人。脸色铁青地发问了,“陈太忠,你到底要干什么?”

“别生气嘛”陈太忠笑吟吟地伸开,“我跟你说。从今以后,你是你我是我,大路朝天,咱们各走一边!”

“不用这么认真的吧?我可是真心对你的”陈太忠才不管她的情绪,伸手又揽住了她不许她动作,嬉皮笑脸的发话了,“大家在一起和和睦睦的,不是挺好吗?”

吴言不吃他这一套,没命地挣扎着,可是又挣脱不了他的大手,情急之下大声地骂了起来,“陈太忠,你卑鄙。你无耻!”

“你差不多点啊”陈太忠听得也火了,手一抬一送,就将吴言丢到了沙发上。手一指她,“我愿意让着你,你也好歹给我留点面子,你要是敢走。以后就不要再找我了。“哼”吴言站起身子,绕过他就噔噔地下楼,这一刻,她心里已经有点后悔了,不就是个外国女人吗?他已经那么多女人了,也不差这一个半个的吧?

但是眼下,她羞刀难入鞘,自是不肯当着这两个女人服软,又听他说的无情,真的是再也无法呆在这里了。

只是,当她走到门口去开门的时候。觉的腰肢一紧,耳边一股熟悉的气息喷了过来,紧接着是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轻叹一声,“你真的”,不再留恋了吗?”

陈太忠这话,说得有点无奈,他不想放开她,却又知道给不了她什么,心里确实矛盾异常,所以他搂着她的手,并不是特别用力。

然而。他用的力道轻,白市长挣动的力道更轻,她略略地挣动几下,转头看他的时候,已经是泪眼婆娑了。“太忠,你”给我留点面子好吗?”

刚才已经给你留了面子了啊,陈太忠郁闷的撇一撇嘴,下一刻,他灵机一动,笑着点头,“那肯定的,这儿没有凤凰的人,你不用介意。

吴言还真是最怕这个”在凤凰的时候,她也知道陈太忠女人多,但是她就像一只鸵鸟一样,将头埋在沙子里伪作不见了。像不许钟韵秋进陈太忠的房间,更是这种心态再明白不过的体现一我不管你在外面乱,但是要给我留一块净土。

听说在这里没有凤凰的人,她的心情就好了些许,最起码她在凤凰的形象还能维持得下去,素波的人她不会太在意,至于说北京甚至是外国的女人,跟她有一毛钱的关系吗?,风,甚家伙的荒唐。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啊一一吴市长生平。生出了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送我去驻京维,好吗?”

“今天你要留下来”陈太忠趁火打劫的本事本就不弱,眼下又情商大涨。自然要从根子上解决掉她内心的障碍,“我都说了,你是她们的大姐,大姐,就要有个大姐的样子

“你”你真是个混蛋”吴言的身子软绵绵地挣动一下,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我要个单独的房间,这是晏低的要求了。”

“好吧”陈太忠笑着点头,“其实除了这两个,就是那个马小、雅了。再没别人了,呵呵,这一方面我其实很注意的。”

“你很注意?”吴言觉得自己实在是没办法再说什么了,只能深深地叹一口气。

安置好了暴走的白市长,陈太忠终于可以考虑一下怎么跟邵国立谈开发素仿的事情了,不过,就在他琢磨得七七八八的时候,接到了埃布尔的电话,法国椭客激动得话都说不利索了。

“陈,你简直是太厉害了,哦,天哪。我没有想到,你居然能让你们的总统来接见科齐萨。科齐萨先生委托我,向您表示诚挚的问候。”

哦。你也知道了?一时间,陈太忠的虚荣心得到了莫大的满足,为了让这份满足感持久一点,他轻笑一声。“哦,部长先生不是找了很多人吗?你能确定是因为我的缘故?”

“那是一定的,因为电话打到我这儿来了”埃布尔在那边笑得非常开心。“而且。请恕我直言,我根本想像不出其他人也能具备跟您相似的能力。”

“这个你就说得过分了”陈太忠愈发地花怒放,“哦,那么,埃布尔先生,我想罗纳普朗克落户在我的家乡”这一点不是什么问题了吧?。

“哦,关于这一点,我真的非常抱歉”埃布尔听得就是一声长叹。那做作的语气。隔着电话都听得出来。“陈,你要明白,生意就是生意。我不敢对您做出任何的承诺。”

“是吗?”陈太忠知道必然会得到这个结果,但是他怎么不可能借机施加压力呢?趁火打劫一向是陈家人的最爱小“那么,我想”也许科齐萨先生会比较失落地离开中国。”

他这威胁纯粹就是无中生有地放炮,但是埃布尔不是不知道吗?可怜的法国椭客登时慌了,“陈,我会尽力的,而且,我还可以介绍其他公司去,比如说阿尔卡特、达能,”

“我总是这么心软,天哪”。陈太忠也很夸张地叹一口气,“好吧。请埃布尔先生记住你的承诺”部长先生什么时候会过来?”

“大后天”埃布尔不但回答了。而且他对保密的概念不是很强。当然。也许是新的试探,“科齐萨先生是个热心人,他还想帮忙修复一下受损的中美关系。”

凭他也配?陈太忠没有再回答,挂了电话之后,笑着摇一摇头,再一抬头,发现伊丽莎白正盯着他饶有兴致地看着,“哦,你不需要去办理工作签证吗?”

“我发现,我越来越看不懂你了”伊莎将他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笑着摇一摇头,又伸手一指吴言所在的房间。“那个女人,不值得你珍惜。”

你倒是敢爱敢恨!陈太忠发现,想要创建个和谐后宫真的太难了,当然。这不仅仅是他能力有限,关键是他的女人实在是太多了,也太五花八门了。

以后坚决不能再加人了!他暗暗的拿定主意。不过下一刻却是想到了伊丽莎白的老板凯瑟琳,伸手拿起个电话,不成想电话铃再次响起。来电话的是邵国立,他一直对素仿的事情耿耿于怀,打了电话来问他晚上能不能去他的别墅坐一坐。陈太忠犹豫一下,心说既然把白市长安顿了,去一去又何妨呢?

这次,邵总就吸取了下午的教元,虽然他的别墅里也呆着几个人,但是两人谈话的时候,却是没人在旁边听着。

等邵国立听完陈太忠对素仿的分析之后,也是倒吸一口凉气,“他们这是没见过钱还是怎么着,这么点钱小值得这样吗?这个邵红星也真是混蛋,这么些事,他都不跟我说。”

“见招拆招,本来就是生意人的本性。要是运作之前就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那生意不做也罢。”陈太忠淡淡地笑一笑,对他的说法颇不以为然,“也许邵红星认为,老邵你扛得住这些压力吧。”

“扛不扛得住是小问题,值不值的扛才是大问题”邵国立哼一声,他已经有点发憷了,嘴上却是不肯让半步出来,“太忠,这么退缩了。我有点不甘心啊。

“那咱俩联手搞吧,不带九华玩了”陈太忠终于抛出了他的算盘。哥们儿我一次次地维护素仿,维护得都要吐血了,索性这次做个恶人。向国有资产伸手算了轮也轮到我做一次坏事了。

事实上,这事并不一定能坏到哪里去。最起码,丁小宁手上的两块地。是能妥善地安置了素仿的工人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