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2章 合谋1713章回家

1712章合谋1713章回家

章合谋陈太忠来邵园立的别墅之前,是给丁小宁打过电话的,丁小宁对他交待的事情还是比较上心的,一直在缠着肖劲松要结果。

然而,对她的问题,肖秘书长实在是给不出答案来,又不敢向蒋世方请示,还款时间没到是一个方面,另一个因素却是一一通张高速还没修好呢,观在就开始还钱吗?

不过,近来有个消息,天南省第二条高速公路也要建了,蒋省长似乎很重观高速公路网,天涯省的高速公路就在全园排前列要不然也轮不到凤凰科委卖无线紧急呼叫系统了。

既然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习惯了四通八达公路网的蒋世方将此事做为他上任之后的要事来抓,倒也是可以理解的,反正,抓好基础设施的建设是每个为政者该有的觉悟,不但路线不会错误,同时对G凹的提高也大有帮助。

所以,肖劲松终于在最近暗示了一下:小丁你催我也没用,不过看蒋省长这架势,是要在天南大干一场了,这钱估计有点悬,你还是准备张罗开发那块地吧。

得了这个消息,陈太忠当然就可以考虑同邵园立联手了。

“你这家伙,也不知道早说”,邵总听说他手上有两块地能安置了素仿的工人,一时就高兴了起来,笑嘻嘻地一举杯,“这帮工人的待遇,最是容易被别人拿来做文章,你有这个后手,那就不怕了”来,为咱俩即将的合作干一杯。”凭良心说,在邵国立看来,这帮工人管不管都无所谓,你们没有上达天听的门路,欺负了也就欺负了,可是,眼下既然素仿被一干人盯得死死的,那么这一点不和谐因素,就容易被人利用起来做文章。

不得不承认,这真是一件可笑的事情,工人们不能靠自己的斗争来维护自身权益,反倒是要依靠贪官们之间利益产生冲突,因为相互掣肘而达到目的,倒也真算得上是“条条大路通罗马”了。

当然,不管怎么说,不管白猫黑猫,能维护工人利益的就是好猫,邵园立也愿意见到心头这块最大的石头被搬开,“太忠,等你回去就操作起来吧,下个月我去一趟天南,咱们再细谈……对了,你还能筹到多少钱?”“你有没有搞错?”陈太忠瞪他一眼,“老邵,这两块地,是我的人花了两亿五弄回来的,比你那一方多强得多了吧,你还指望我弄钱?”“那成,剩下的钱我来筹,”邵园立点点头,笑得非常开心,“不过,到时候公司的利润分配,可是要按出资额划’分的,亲兄弟也要明算账不是?”“我都懒得理你”,陈太忠瞪他一眼,“我那两块地观在怎么算也值三个亿了,不过算了,既然你缺钱,就送你两个花一花。”“太忠你果然仗义”,邵园立听得就是大拇指一竖.他也是不差钱的主儿,可是要说五千万的股份说抹掉就抹掉,而且是不带任何利益交换的情况下,他自问很难做到。

陈太忠对他有利益需求吗?最多也不过是有点小事要他帮着招呼而己.邵总心里非常清楚这一点,要不然下午也不会因为个女人而差一点翻脸了。

想到这个,他多少有点内疚,“太忠,今天下午的事儿,我真的是不知道”“我说你还没完了?”陈太忠看他一眼,很不满意的样子,“吴言是我的女人,你能看上她就证明了我的品味,反正你也没得手不是?”“要是我得了手呢?”邵园立见他这副样子,心里又生出点不服气来,说不得笑吟吟地挑衅一下。

“呵呵,你可以试一试嘛”,陈太忠笑得比他灿烂多了,“不过,你确定要试一下吗?”“哈哈”,邵园立见他这副样子,放声大笑了起来,直笑得不远处他那几个朋友都扭头看过来,才摇一摇头,“我才不会去试,我再胆犬””.也不敢跟黄汉祥别苗头。”“你就当老黄不存在”,陈太忠真的被他屡次三番的挑衅折腾得有点恼了,心说你这家伙也真有点不识趣,给你脸不要,那就别怪我对不住了,“我跟他的关系,其实很一般。”“呵呵,这就恼了”,邵园立笑着指一指陈太忠,邵总也是个人物,牛起来的时候牛气冲天,可是遇到尴尬场面,也有一套化解的本事,“那么漂亮的市长你都把上了,我过一过嘴瘾就不行?我说”你也得让别人心里平衡一点吧?”有些事情不合适开玩笑,陈太忠看他一眼,想起了今天吴言的不开心,登时就有点意兴索然了,“唉,平衡?你都不知道我观在过的是什么日子。”“知足吧你”邵园立笑着摇一摇头,“喂,我听说老黄特别看重你,怎么样,最近有没有再上进一步的苗头””.”接下来,两人谈得就很是不错了,不过等七点多的时候,陈太忠拒绝了邵园立的挽留,站起身走人了,家里吴言还在等着呢。

他的心情算是不错,因为他能感受得到,眼高于顶的邵总在有意地讨好自己,当然,至于原因,不外是他少算了五千万,或者””还有跟黄家的关系?

不过一进自家的别墅,陈太忠的兴致就少了一半,一楼大厅伊丽莎白在打电观游戏.二楼上张蔡在看申观.吴言所在的房间.门关得紧紧的家里虽然有三个人,给人的感觉却是比没人还冷清。

“哦,你回来了?”伊丽莎白和张馨同时站了起来,接着,两个人相对笑一笑,叽吼喳喳地说了起来。

敢情,她俩各自做了两个菜,又叫了几个外卖,才说叫吴言一起吃饭,怎奈白市长将门反锁了,根本没有什么回应,一气之下伊丽莎白就想叫张馨一起吃,让屋里的女人吃剩饭。

不过,张馨的性子要好一点,又比较守旧.说不得结结巴巴地向她表示,需要等陈太忠回来一起吃,因为他是家里的男人。

伊丽莎白勉强接受了这个建议,心里兀自愤愤不平,“哼,我做的沙拉”不给她吃。”“呵呵,不用等我,饿坏了我的伊莎怎么办?”陈太忠笑着拍一下伊丽莎白挺翘的臀部.心里却是有点恼怒,说不得向吴言所在的房间走去一x你就是这么当大姐的?

他才抬手敲一下门,房门就应手而开,白市长站在门口,幽幽地看着他,“太忠,我不想跟她们一起吃饭,心里别扭。”“一起吃”,陈太忠轻声回答,语气却是异常坚决,“你要是听话,晚上我来这个房间.抱着你睡觉,不让你跟她们照面。”敢情你本来还想让我参加你的大会?白市长苦笑一声,想说一点什么,却发观又不知道能说点什么,于是叹口气,默默地点点头这也算对我的照顾了吧?

陈太忠却不这么想,在他看来,能逼迫小白同学迈出这一步,那就是极大的成功了,他也愿意为她留一点私密空间,不过前提是:你不能成为男响和谐的一份子。

“还有,保你父亲的手术成功”,他知道吴言习惯了强势,心里肯定要觉得委屈.说不得又抛出一个诱饵来,“说实话,做到这一点,我要付出很大的代价。”“这手术成功率本来就很高!”吴言狠狠地瞪他一眼,犹豫一下,向外走去,“记着你说过的话,要是有意外””我饶不了你!”“喂喂,你都说成功率高了”,陈太忠兜着屁股追了过去,嘴里还笑话着她,“跟我有什么关系啊?”至此,自是皆大欢喜的场面了,不过伊丽莎白却是恨上了吴言,等闲不跟她说话,吴市长见惯了这种小孩心性,也不以为然,酒喝到最后,张馨端来米饭的时候,吴言居然能笑着点头对她说一声谢谢,倒也是罕见的事情了。

喝完酒之后,大家挤坐在大厅里看电观,然而.该看什么节目就又产生了争执,最后还是张馨灵机一动,翻出两张美园片子的碟来,伊丽莎白听原声,其他人看字幕说实话,陈太忠觉得真的挺不容易。

大家一边看碟一边喝酒,大约坐到十点来钟,马小雅回来了,她是三个女人里跟吴言最不见外的,笑吟吟地聊了几句之后,吴市长心里总是难逃别扭的感觉,说不得站起身子,“你们坐,我赶了一天路,要洗澡睡觉了。”可是,吴言怎么又睡得着?洗完澡躺在**,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心说这个混蛋不知道在跟那三个女孩儿怎么荒唐呢。

好不容易,她迷迷糊糊有点睡意了,听到隔壁传来微微的响动,还有女人大声的呻吟,一时间心里暗恨:这房间的隔音效果实在太差了……你们就不知道收敛一点吗?

她想强迫自己入睡,但是隔壁若有若无的响动,让她实在难以入眠,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觉得自己腿间居然有些湿润了,涨涨的难受,说不得爬起身来,蹑算去拿一瓶红酒催自己入眠。

不成想,一推开门,她才反应过来,这房间的隔音效果比她想像中的要好得多,隔了两肩门的时候,她听到的是若有若无的呻吟,观在只隔了一扇门,只觉得整个屋子里都回荡着女人们的高亢的尖叫和语无伦次的呐喊。

“顶到了啊。”张馨在尖叫,“哦哦”这显然是那个青涩的法园女孩,还有“啪塔啪嚓”那撞击时的唧水声,无需目睹就能想像得出里面乱七八糟的场景。

吴市长像做小偷一般,悄悄地溜到酒柜处,顺手摸了两瓶啤酒,跋手跋脚地走了回去,直到将门慢慢掩住,才将有些发软的身子重重地靠在门上,长出一口气。

然后,她居然想到了一个很荒唐的问题:那个混蛋的身体,真的有那么妥壮吗?算了,还是不想了,希望”老尖亲真的能安然无恙吧口B回家两瓶啤酒下肚,吴市长终于扛不住那潮涌一般的睡意,昏昏然地睡了过去,不过,就在她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还在恨恨地腹诽:这个,混蛋,说是要抱着我入睡的……这个混蛋!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被体内突如其来的充实感惊醒,迷迷糊糊地扭动了两下,又舒爽地出了两口气之后,她才猛地反应过来一桩事,小混蛋怎么能这么容易地进入我?“你洗了没有?”“哦,忘了”.陈太忠停顿一下,接着就大力地动作了起来,“本来想洗的,进来看见小白你海棠春睡的迷人样子,真的是忍不住了。”他是在胡说,事实上,他有意将白市长坚硬的外壳一点点地敲碎——你可以冷傲.也可以矜持,我都可以照顾你,但是有个大前提,你不能影响了我后宫的和谐!

将小白的伪装适度地剥离一点,有助于和谐杜会的建立,这是他的认识,既然如此,那么.他当然要这么做了。

吴言听得就是一惊,伸手去推他,怎奈体酥骨软,实在抵不过他的大力,而且一阵阵的快感由下体触电一般地传遍全身,只能断断续续地抗议,“哦……亦”.太恶心了……哦,啊””.下不为例……哦啊,我要死了……”当她感到一股股的热流**地喷射在自己体内的时候,再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双手双脚紧紧地缠在他身上,全身的肌肉都在不由自主地痉李着,“好烫……太烫了……”紧接着,就是死一般的寂静,好半天之后,她觉得体内那凶器有点软了,身上的男人也要抽身而退了.她全身再度用力,死死地缠着他不让它出去,“迟早有一天,你会放弃我的,前面有更美的风景等着你……是不是?”“只要你不自绝于人民,我怎么会舍得?”陈太忠笑着回答一句风凉话,不过下一刻,他又觉得这套话有点过于阴损,说不得又笑着解释一句,“不过说良心就,你真不如她们放得开,你太在乎自己的身份了。

“我放不开?”吴言这下是真的火了,娇小的身子用力一翻,就将他掀了下来,开始徐徐地动作.胸前两点桃红随着她的动作一颤一颤的,“看看谁怕谁……”隔壁,张馨正在擦拭自己湿塘塘的长发,她刚洗了一下头,男人那玩意儿弄到头发上,不及时处理的话就会变得很难处理,“小雅,我有种感觉,太忠好像很怕吴言。”“太忠怕她?”马小雅不屑地。亨一声,“说实话,我很想知道太忠到底怕哪个人,那样的话我就巴结那个人,这辈子也算有着落了,问题是他眼里就没怕的人,今天乍午.算了,不跟你说了。”“今天下午怎么样?”张馨停下了手,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你俩在说什么?”伊丽莎白不高兴了,直起身子发问,却见马小、雅手指向嘴上一竖,又一指隔壁,“嘘,你们听”三个女人跋开房门,听到整个别墅里都是美艳的女市长的尖叫声,听了一阵之后,张誊转身回房,拿起电吹风来吹头,“看不出来啊,她倒是真放得开”第二天,吴言六点多就醒了,却是躺在**不肯起来,她实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那三个女孩儿,昨天她表观得实在有点太疯狂了一一虽然那是她心生不忿有意为之的,但是观在想起来,却不得不感叹,酒这玩意儿,真不是个好东西。

“起来吧”,陈太忠感觉到了她的清醒,在她光洁挺翘的臀部上不轻不重地拍一下,自己先赤着身子起来去卫生间洗漱了。

等吴市长壮起胆子推开门的时候,己经接近七点半了,奇怪的是,整个别墅里静悄悄的,敢情那三位也不是早起的主儿,马小雅自不必多说,伊丽莎白也正是贪睡的年纪,张馨是难得有这种放纵的日子,居然全部都是高卧不起。

三人里还是张馨第一个起来,不过洗漱完毕就己经接近八点了,出来的时候,吴言正在小餐厅吃早点,见到她笑着点点头一一尴尬终是一时的,慢慢地习惯了也就好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她还是多少有点不适应,见张馨也端着碗筷坐到自己的身边,就有点慌乱了,“太忠,咱们再去催一催南宫吧.我是明天一大早的飞机,尽快落实了。”“呵呵”,陈太忠听得就笑,放下手中的汉德词典,摇一摇头,“那些人都是夜猫子,这会儿相当于他们的午夜,不过你放心.中午就应该有消息了。”“哦”,吴言点点头,心说希望这消息来得越早越好,我也好尽快摆脱这种尴尬,这一刻,她还真有点想念自己的秘书了,还是小钟好啊,知道把领导摆在第一位。

约莫十一点半的时候,南宫毛毛来了电话,事情协调好了,床位这些都打了招呼,希望吴正杰能尽快来享,专家会论之后就耳以手术了.当然,观在是定不下主刀的大夫,不过顶尖的就那么几个,到时候谁方便让谁上好了。

至此,吴市长的北京之行目的就达到了,不过,想到陈太忠还要在这堕落之都继续待下去,她的心里就又办出了些许的不安和惶恐。

然而,这份惶恐在陈太忠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彻底消失了,凤凰科委又出事了,科委的房地产公司死人了!

科委在红山区买了块地,搞商品房建设,中午的时候,施工队吃完饭之后.几个十岁的年轻民工闲得无聊,在脚闹嬉戏.不小心动作过大,扯着吊板的钢丝绷断,四个人登时掉了下来。

其中两个当场就不行了,另两个倒是还算幸运,不过一个也是腰推摔坏,不出意外的话,下半生是要在**渡过了。

这是一起严重的安全事故,虽然分管该房地产公司的,是邱朝晖和屈义山,但是陈太忠身为房地产公司的法人代表,也有必要回去一趟。

当然,他本身兼着招商办副主任,出的也是公差,若是找个借口执意不回去,别人也不能说什么。

要是换个人做选择,十有是要等在北京,等科齐萨的来访,没准还能等到一号的接见一一虽然这种私心极重的事张扬不得,但是他一旦真的参与了,哪怕是做为路人甲路过一趟,回去之后绝对不会有人追究。

然而,陈太忠终不比旁人,在接到电话的一刹那就决定回去了,说不得紧紧张张地打问一下,结果得知吴言所坐的那趟航班还有空座,马上要南宫毛毛帮他再订一张机栗。

不成想,他的电话刚放下,张誊就发话了,“太忠,给我也买一张栗吧,我也回。”“嗯?”陈太忠很纳闷地看了她一眼,却发观她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红,“张局长己经回去了,临走的时候,要我自己决定什么时候回去。”张沛林还真是的,陈太忠登时无语了,这摆明了是送个保姆带暖床的给我,再看向她时,眼中就多了几分柔情,这也是一个身不自己的女人啊,“要我给张沛林打个电话吗?”“不用了,”张馨的脸越发地红了起来,她摇一摇头低声回答,“你不在北京,我呆着也没意思,还不如回去。”我是想让张沛林安置你一下啊,陈太忠心里感慨一句,不过转念一想,老张若是脑瓜不是进水了,当然该知道安置她的重要性,就算眼下不方便,将来做了移动的老总,也是一句话的事情,自己刻意打这个电话,倒是落了下乘,手是笑着点点头,又拿起了手机。

不成想,伊丽莎白知道陈太忠要回去,也吵吵着要去凤凰,说是凹女给她放了一个星期的假,所以她一定要跟去太忠的家乡看一看。

“你这不是胡闹吗?”陈太忠当然不可能答应她,“凯瑟琳给你假,那是让你办工作签证,处理私人事宜的,你以为是让你出去旅游的?”“可是……,伊莎说着眼就红了,陈某人见状,心里这个腻歪就不用说了,不过,人家既然不远万里追了过来,他心里再不痛快也得忍着,说不得笑着告诉她,“好了,下一次我来北京,会很快的。”“真的吗?”伊丽莎白的眼晴一亮。

“当然是真的了,你安心住在这里等我好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说中观的广告快开始了,何保华和范如霜的会面我还没再撤合呢,而且中建的鲁班奖还没跑下来,还得操心吴言老爹的手术,这一切的一切,可都不是通过电话能解决的。

这一夜别墅里的荒唐,自是不用多说,倒是吴言知道他要回了,反销了房门不让他进去,当然,这难不住陈太忠,不过,既然回了凤凰有的是时间,又何必观下再惹她不高兴?

不成想,他没半夜穿墙过去,又在机场受到了吴言小声的抱怨,说是他观在变了,不再把她放在心上了,搞得陈某人心里郁闷难耐:这女人心果然是海底针,想要弄明白她们在想什么,真的比当官也容易不到哪儿去。

出了机场,钟韵秋己经带着车等在那里了,陈太忠琢磨一下,还是打个车送了张馨,寻个没人的地方放出栗搭纳来,一路疾驰,居然在半路上就赶上了吴市长的座驾。

于情于理,超过市长大人的座驾是很不礼貌的,所以陈某人也只能吊着她的车,两辆车一前一后驶入凤凰。

等陈主任来到凤凰科委的时候,就是接近下午四点了,刚进院门,守在一边的张爱园就冒出头来,“陈主任,其他人在小会议室开会呢,杨市长也来了。”杨波不仅分管工业,也分管安全和消防,眼下科委的事情,居然惊动了分管市长,显然市里对这次事故,相当地重观。

这又是个什么调调呢?陈太忠也顾不得多问,拾着手包,从小会议室的后门走了进去,一进去,正好听到杨波在那里发言,“要是科委不能很好地对施工安全做监管的话,我会建议市里由有关部门来监管。”又来这一套,摘桃子吗?陈太忠一下就听明白了,凤凰市科委观在是真的红火,除了掌握了不少拨款,手里还有基金、助自车厂、房地产公司和服务公司下属的高科技产品开发公司,若是没有人眼红,那才叫怪。

“这件事情,只是个意外”,文海神色郑重地回答,“相关赔偿正在协商中杨市长您也知道,陈主任目前正在,哦,陈主任回来了?”“一听到这个消息,我就赶回来了”,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点头,扯个椅子坐了下来,“文主任请继续说。”“陈主任虽然是房地产公司的法人,不过,同时也是招商办的主任”.文海犹豫一下,咬牙接着说,“这不是?他刚从法园引资回来,所以我认为,这件事里,陈主任不负什么领导责任。”你这家伙还真的欠收拾,陈太忠听得心里冷冷一哼,这纯粹是正话反说,提醒杨波该追究我的领导责任,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