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4章 歪打1715章欲动

1714章歪打1715章欲动

杨波听潦如是说,侧头看一看陈太忠,又看一看淹,不动声色地回答一句“现在说责任还太早,关键是处理好善后工作。”

“现在是个什么情况?”陈太忠也不摸杨市长的态度,心说这家伙的话往好里听是好话,可是往坏里听,那也是用意不善,说不得就要出声问一下。

什么情况?在座的人心里都有数呢,杨市长刚才可是很不客气的,现在见到陈主任回来了,居然隐隐产生了退意,果然是人的名儿树的影儿啊。

当着分管市长和科委一把手,陈主任能在会上问出这样的问题,真的是嚣张得有点过了,没错,他是才回来不了解情况,有发问的理由,然而,这种场合公开这么发问,将两位领导置于何地?

见大家都不接口,杨波就觉得脸上有点挂不住了,心说你问得这么无礼,我要是也不接口,以后说起来,别人还当我怕了你陈太忠呢。

说实话杨市长还真的有点奇怪,蒙艺都走了,姓陈的你怎么还不知道收敛?不过,他也是胸有丘壑之人,于是淡淡地反问他一句“陈主任才回来,还没见过伤者和死者家属吧?”

“没有”陈太忠很痛快地点一点头,伤者和死者再大,也不如组织大,我要一回来先见那些人,轻一点叫政治不成熟,重一点的那叫无组织无纪律,老杨你要是想拿这个阴我,那可是就太小看我了。

“那你还是先去见一见吧,这是个态度问题”杨市长又来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一边说一边站起了身,四下扫视一眼“市里的意思,相侉大家都很清楚了,我也就不再重复了,这件事情的性质,非常恶劣,安全生产活动月马上就到了,科委是咱们凤凰的一面旗帜,我希望它好,相信大家也都是这么想的。”

说完之后,他转身向会议室外走去,陈太忠听得就有些明白了,难怪杨波坐不住了呢,敢情还有这么一说,不过“戏主任,安全生产活动月是几月啊?”

戏曼丽坐在会议室末尾,正好挨着从后门进来的他,听他这么问,讶然地看他一眼,嘴角抽*动两下像是想要做个笑的表情,不过似乎是想到了眼下所讨论的问题的严重性,最终还是很严肃地告诉他“月,就是下个月。”

杨波虽然走了,可是既然陈太忠又来了,这会一时半会儿的就散不了啦,海点点头“屈主任,你把现在的情况,简单地向陈主任介绍一下。”

屈志坚分管房地产公司的营销,按说是不管生产的,不过主任知道自己指挥不动邱朝晖,也只能让他来说了。

“王凯,你说一下吧”屈主任下巴一扬,冲着一个三十出头的人示意,这之仇是房地产公司的副总,公司的老总在跟伤者和死者家属协调呢,所以是他来参会。

他是最了解情况的人之一,不过,主任显然不可能直接命令他,一方面是间隔了分管领导,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海在科委被陈太忠打压得抬不起头来的缘故。

“是他们违反安全规则在先”王凯可是少见陈太忠,眼见大名鼎鼎的陈主任在倾听,首先就要强调一下伤者和死者的责任,也是为自己洗刷之意。

敢情,出事之后,施工队的包工头在第一时间就表示,只要科委能适当给死者和伤者一个交待,他可以帮忙把事情压下去一一就是俗话说的捂盖。

公司老总不敢做主,就请示到了邱朝晖这儿,按说,这捂盖是最好的选择了,遗憾的是,邱主任还没做出决定,这风声就已经从医院传出去了。

既然传出去了,那就没办法捂盖了,后来那伤者不知道得了什么人的授意,尤其是摔坏腰椎的那位,就说要科委养他一辈一一反正络们科委!多不是?

死者好说,现在凤凰市普通人的死亡赔偿金,行情就是在十万左右,当然,没本事的,可能只能拿个三五万,有本事的得个三五十万也正常,这东西无需解释太细。

让人头疼的就是伤者,那边左算右算,得出来科委应该给两个可怜的小孩每人五十万,要不你就一直养着他。

在房地产公司看来,这就有点讹人了,科委不是没这点钱,关键是有成不是这么花的,你们自己违反安全生产原则在先,我们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可以考虑适当地补偿一些,但是狮大张嘀就不对了。

“没捂盖是对的”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点头,此事里面的蹊跷大多,从消息传出去传得那么快,到伤者这样的态度,背后的推手肯定不止一只。

“这种事情,其他建筑公司是有前例的”邱朝晖哼一声,很不满意地发话了“伤者赔得多点倒不是不可以,但是怎么能比死者还多那么多?这个口一开,以后别人有样学样怎么办?”

海听得瞪他一眼,心说别人拿自己的小命有样学样?老邱你这家伙跟陈太忠接触得久了,视在说怪话的本事见长啊。

事实上,陈太忠听明白邱主任的意思了,科委现在财大气粗,惦记的人不知道有多少,要是答应了对方的狮大张嘀,会让人觉得软弱可欺,以后其他的口出了什么问题,想要据理力争也就不那么容易了。

从这一点上来看,邱朝晖还是相当有大局感的,他本是房地产公司的分管领导,按说最先想到的应该是他怎么脱身,而不是为了一点小钱锱铢必较。

“他要咱们养,那就养着呗”陈太忠摇插头“不就是一口饭吗?少得了他的?”

这也就是科委这种公家单位敢说这样的话,搁给私人老板哪里可能把这种事情揽到身上?说句更现实的,就算是公家单位,也只有陈主任这种主儿敢开这样的口,搁给别人,谁有那胆识和魄力这么说?

“问题是还要雇保姆,将来到了结婚年龄,他没准还要提额外的条件”戏曼丽叹口气,她是女人,负责的又是工会这个「邴!想得多一点很奎常。「”

“切,“陈太忠哼一声“合着是咱科委的人把他推下去的?他自己杞错在先,管他一辈就够了,还保姆……还结婚?要不要再帮他领养个儿?”

说这话的时候,他想到了李凯琳的老爹,那也是瘫在**多少年没人管,最后挂了,那份冤屈却是又向谁去说?“好主意!”屈志坚本来坐在那里一声不吭,听到陈太忠这么说,眼睛登时就是一亮“哈,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嗯?”戏曼丽讶异地侧头看他一眼,不成想梁志刚也笑了一声“哈,陈主任这点,真的太妙了,就该这么说。”

嗯?戏主任更纳闷了,看到自己身边的邱朝晖也若有所思地点头,禁不住轻推他一把“邱主任,陈主任这话……还有什么意思吗?”

“这很简单啊”邱主任苦笑一声摇头“现在闹着要钱的,是伤者的家属,你说那些做家属的,愿意不愿意咱们养伤者一辈,而不要任何的赔偿?”

戏曼登时就呆在了那里,好半天才点点头,看向陈太忠的眼,也充满了钦佩,陈主任这果然厉害啊,一句话就各了要害。

对伤者家属来说,人已经伤了,怎么样都治不好了,眼下想多要点哉,也无非是想改变一下拮据的生活条件,科委真要养起此人来,那可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要点钱回农村老家,还不是一样的养人?下半身都不能动了,生活在城市和农村还能有什么区别?就算这伤者自己想不通,也有的是人给他做工作。

李健是一直没说话,只是在一边静静地看着,他当然也听懂了陈太忠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曾经的办公室主任心里很明白:这个点不是大家都没想到,而是没人敢这么明确地表态一一因为这可能意味着某些风险。

可是现在,他不说话也不行了,毕竟眼下他也是副主任,属于科委的领导层了,潜在的风险他有义务指出来“太忠主任,这些人可能受到某些别有用心的人的挑拨了,咱们应该把这个因素也考虑进去。”

我考虑的就是这个因素!陈太忠点点头,心说我都不知道这建议有你们说的这么妙,谁会想到拿养人一辈来威胁的是伤者家属呢?

促使他做出这样决定的,是两个原因一个是养活人的成本,其实并不高,二十万块钱存银行定期,只说这利息就够养活一个人了,不管怎么说,这位都要比李凯琳那死鬼老爹幸福得太多了。

第二点就是他感觉到背后有人在推波助澜了,心说既然你们的底线是养活人一辈,那就养活一辈好了,这事儿不就尽快揭过了吗?

“李主任络知道这是络在做怪吗?”他沉声发问了。

1715章欲动陈太忠在会上问出这话,肯定是得不到他想要的答案的,他敢问别人还不敢说呢,毕竟,那些有胆算计科委的主儿,能量绝对都不会小了。

可是,他既然表示出了想知道的意思,自然就会有人主动上门告知,正是常言说的“当面不说,背后乱说;会上不说,会后乱说”。

会议一结束,最先找到陈太忠的就是邱朝晖“太忠,这事情可能是杨波挑唆的,前一阵他找我要塞五个下岗工人做保安,我表示只能临时聘用,不能解决编制,结果杨市长跟我拍桌了,说什么‘科委逆接受不接受市政府的领导了”我没理那碴……”

“哦,“陈太忠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心里却是苦笑,老邱你也真是的,要顶杨波也只能是我顶啊,虽然大家都是副处,你要想顶个副市与『,可还真不够看的。

反正在邱朝晖看来,这次杨波就是想借机生事,狠狠地摘自己一下,所以郅主任强力反弹,还就死活不在赔偿金上让步了,我邱某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单位着想,只要占住大义,不信法人代表陈太忠会坐视、能坐视!他的话刚说完,梁志刚推门进来了“老邱,你话说完了没有,该我了吧?”

你也算个会来事的,邱朝晖笑嘻嘻地点点头,站起身扬长而去,心里却是不无愤愤《我也不是没问过你应对的法,你小就知道装滑头,现在太忠回来了,你就积极起来了?

说句实话,他这么想还真的是冤枉了梁志刚,因为他并不知道,在他离开之后,梁主任连坐都没有坐,只是呆呆地看了陈主任半天之后,说了四个字就转身出来了。

“小心海!”

在陈太忠来科委之前,撇开米自然不说,科委的三个主任里,邱朝晖和海是对头,梁志刚是左右摇摆的滑头,不过大体上来说,梁主任更贴近主任一点。

眼下,梁主任能说出这样的话来,那也真是异数了,这是他念着陈太忠在“左妓卷款潜逃案”力保了自己,才做出如此提示的,谁能说滑头的人就一定不是恩怨分明的呢?

不过,他这个提示基本也属于多余,陈太忠已经感受到了来自海的恶意,科委的别人不知道主任的想法,那也就罢了,但是陈某人心里很清楚,海应该是感受到了一丝威胁,所以打算奋起反击。

至于说什么威胁”那还用问吗?肯定是他觉得自己的位有不保的危险了,也就顾不得那么多,开始乱咬人,没准那家伙还以为这一切都是姓陈的在背后阴他呢。

反正,这两位反应的问题,陈太忠心里多少都算有数,可是下一刻孙小金的到来,就让年轻的副主任有些不摸头脑了,孙书记一到,就说出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来“太忠,曾市长在不同的场合,夸奖过几次咱们科委。”

这个正常吧?陈太忠心说曾学德上位,这里面可是有我传话的功劳的,曾市长吃水不忘挖井人,这很好啊“孙书记你的意思是说?”

“曾市长对咱们房地产公司土地转让这一块,也表示过异议”孙书记不动声色地解释,科在某锣密鼓地商量。

屈义山在操作时还是很低调的,遗憾的是,这世界明眼人太多了,第一块地有人就猜出运性质了,再看看第二块地的出让对象,就越发地能肯定了。

不过,科委的人也都知道,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人家清湖区吃撑着了以白菜价卖地?这年头鱼有鱼路虾有虾路,各自有赚谶的门道,既然单位能从受益,谁又脑进水去戳穿此事?

而且,屈主任就跟陈主任一个办公室,要说陈主任是被蒙在鼓里,那大家也得相信不是?想到此事还有陈太忠的就许,就算有人心里有想法,也只能埋在心里了。

“他表示过异议?”陈太忠一听这话,眉头就皱起来了,他心里非常明白,这一块还真是拿不出来见人,陈某人见过的丑陋的事情不算少了,但是这种事他还是想下意识地不掺乎一一是的,他确实觉得有点丢人。

不过,要是别人点出的此事,那也就罢了,偏偏是曾学德搞出来的,这让他心里又有点愤懑,老曾啊老曾,哥们儿帮你阪的那点事,你心里也该清楚不是?

“嗯”孙书记点点头,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轻轻地叹口气“太忠,我这儿有个小道消息,嗯,是小道消息……曾市长好像跟清湖的张区长,有过点什么误会。”

啧,我说呢,陈太忠一听就明白了,敢情问题是出在运儿啊,他看一眼孙小金,心说体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也够为难的了。

要知道在官场里,上级的是是非非虽然不是特别忌讳跟人说,但是一般都是跨了系统或者跨了地区的人之间相互能说一说,一个单位内的,不是关系特别好的,还真不合适说。

孙书记不错啊!想到这个,他笑着点点头“呵呵,这年头小道消息是不能信的,老孙,咱俩关系好,这么说一说就行了,不能再说出去了……晚上一起喝酒?”

孙小金当然知道这话该怎么听,于是笑着摇一摇头「“算了,咱这儿才出了事儿,改天吧……我也是看着老邱和老屈太忙,才想起来跟你瞎嚼谷两句。”

这就是孙书记说了,我早知道这事儿,现在才说是情势所逼,我不是那种不稳重的人,至于说坐一坐,现在是节骨眼上,咱低调一点才好一一这是对我负责也是对你负责。

陈太忠笑着点点头,然而,等孙小金才一出门,他的笑脸就不见了去向,心说这曾学德跟张开封有多大仇啊,怎么就一点不考虑我的面,敲打起屈义山来了呢?

怎么死了几个人之后,各方尊力都跳出来了呢?他相信孙书记跟冉己说这个,也绝对不会是无的放矢,十有**曾学德在里面也发挥了点影响。

这就是人在社会的悲哀了,陈太忠无意指责曾学德什么,官场本就是一张大网一一甚至可以说是三维的絮状体,哪怕是在同一阵营内,每个人都有属亍自己的恩怨情仇,这也正是那句话的由来《朋友的朋友,未必是我的朋友。

就像王启斌,本是郭宁生的人,却是因为内部的纷争,硬生生地反出了郭系,原因无他,关系有远近,利益有大小。

曾市长此举,未必是对着他陈某人来的,只能说老曾和张开封的梁大概很深,深到他有机会的时候,居然会用暗指屈义山来表示不满。

陈太忠无意为屈义山做主,虽然从今天的会上可以看出,屈主任的脑瓜和反应能力都是一等一的,也算是个人才了,遗憾的是,这家伏的小聪明用错了地方,走上了邪路一一当然,或-者有人认为那才是正路。

所以对他而言,眼下至关重要的,是槁清楚那两人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恩怨,任由事态发展下去的话,会不会对他乃至整个科委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要知道,很多事情一旦开始,那过程就未必能受人控制了一一这年头从不缺乏推波助涠的人。

想到这里,他就情不自禁地想到了唐亦萱,既然不能简单粗暴地对待曾学德,那么,给她打个电话,了解一下曾市长的怨念和意图还是很有必要的。

不过,就在手杉压在按键上的时候,他又改变了主意,放下手机走出去,抬头看看阴霾的天空,只觉得心里有点葸闷,说不得冲着张爱国一招手“走,去医院看一看……那些人在哪个医院?”

“在市人民医院”张爱国犹豫一下,低声回答“陈主任,要不我开林肯车带你去吧,现在那帮人一见桑塔纳两千就来劲儿,唯恐事情闹得小了……咱科委全是这车啊。”

“笑话”陈太忠哼一声,随手将车钥匙抛给他“你开车带我去,就开桑塔纳,你知道我现在要是坐林肯去,意味着什么吗?”

张爱国接过钥匙,麻利地开门打火起步,还不忘记顺口问一声“头儿,你要坐林肯去的话,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我怕了,你想不到现在角落里多少人看着我的反应呢,陈太忠身向后座上一靠,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我要是怕了,科委可就没人挡得住那帮家伙了。”

哥们儿这做派,跟蒙艺也有几分接近了吧?这一刻,年轻的副主任有点明白老蒙为什么会时不时地指点自己一下,却又不说明白的缘故了,有些话实在没办法说得明白,那也就只能顺便指点一下自己信得过的人了。

他必须要让张爱国擂清楚,自己坐桑塔纳而不是林肯,并不是去找伤者家属的麻烦,否则这跳脱的家伙再因此生出什么事端来,那就不好了。

我这么培养小张,也不知道这家伙能不能跟我一样成材?闭上眼睛的陈太忠居然有心思琢磨起了这个,却是忘了人家比他还大几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