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6章 易位1717章弄人

官仙 1716章易位1717章弄人

“树欲静而风不止啊”陈太忠叹着气从医院里出来,侧头看一眼身边的张爱国,“爱国。你对病人家属的反应,有什么想法?”

两人来到医院。并没有遇到想像中的围攻,走进病房才发现,陪护两名伤者的家属,也不过就是三个女人一个小孩,其中一今年纪大一点的女人眼睛一瞪,网要说什么,却被张爱国狠狠地瞪她一眼,“这是我们陈主任,你说话注意点啊。”

陈太忠的名声。在科委可止小儿夜啼,女人当然也是听说过的,又看到陈家人高大壮硕威风凛凛,一时间竟然不敢再说什么,只是眼泪又下来了。

陈主任很亲切地慰问了两名伤者,又关心了一下二人的饮食医护情况,遗憾的是,伤者家属在一边哭哭啼啼,实在让他有点心情不畅。

不过,一边科委的工作人员还是记录下了以下情况陈太忠副主任非常有同情心地拿出四百元钱来,表示是个人的一点心意,希望伤者能尽快地养好伤,重返工作岗位,更好地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添砖加瓦。

每人才两百!但是这也怪不得陈主任,这钱实在没法给多。就算不考虑钱的来路的问题。也要考虑到给多钱的意义,那就意味着科委在此事中理亏!

没有明文规定。说出钱多少同责任大小有关,但是事实上,大家都这么认为,差一点被中视曝光的通德沙湖污染事件,可为佐证。

陈太忠正琢磨着为什么不见人围攻自己,就见王凯匆匆地从门外走进来,“陈主任来了?医生说监护室要少留人,不要影响到伤者的情绪,所以我们才”

“好了不说这个”陈太忠手一竖摆一摆,心说这个时候你还跟我扯这个,哥们儿真的有那么可怕吗?“来,咱们出来说话”

出来一问才知道。敢情这帮人确实不少,七大姑八大姨的,全是打得着的集戚,施工现场的甲方办公室里有七八个会说的在纠缠,这医院里有十多号人呢。

不过,才才王副总网把会议精神传达出来,医院这帮人就呆不住了,挤着坐上科委房的产公司为他们提供的金杯面包车。一窝蜂地赶到工地去了。

“说穿了还是穷啊”王副总感触颇深地轻唷一声,眼角眉梢却满是轻松,“一说咱们这边要养他们一辈子,这些人还不怕,一说明天签协议公证,得”一下就都草鸡了。”

“王经理,你这个心态不太合适”陈太忠心里得意,脸却微微地一沉,缓缓地摇一摇头。“农民工也是咱们的阶级兄弟,不要用不恰当的词语来形容,要讲阶级感情。

不恰当的词语?陈主任你说怪话的水平,整个科委都知道!王凯心里觉得有点委屈,不过却也没有在意,“陈主任你是不知道。这帮人都快把我们逼疯了,一口咬定一个,人六十万,软硬不吃,死了的那俩家属也跟着涨价,不知道走了谁的路子,凤凰日报的人都来了。也采访过了,幸亏乔市长打了招呼,暂缓见报。”

乔小树这反应当属正常,就算跟陈太忠、跟科委的配合现在出现了点小分歧,但他终归是分管市长,要承担相应责任的,自然是不希望这种事情见报。

这就是鼓破万人捶了,后蒙艺时代的影响,终于实实在在地体现出来了,凤凰日报这种媒体都敢跳出来了,虽然还没人出面硬撼陈太忠,但是显然,照这么发展下去的话,这今日子怕是为期不远了。

“凤凰日报,有点过分啊”陈太忠哼一声,也懒得再谈此事,“王凯,照你看,这件事多长时间能处理好?”

“这,还真不好说”王经理小心翼翼地回答,只是话才说完,又觉得有点不妥,这不是让领导怀疑自己的能力吗?说不得又补充两句,“不过,真金白银拿不到手的话”就算别人再忽悠,他们也得肯听不是?”

“嗯?”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貌似很随意地问了一句,“谁会忽悠啊?”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大家都这么说”王凯歉意的笑一笑,又摇一摇头,“我觉的这件事也有点古怪,这到是安全事故,可是凤凰市哪一年还不出这么几起?事情没有多复杂,反响怎么会这么大呢?”

这家伙的嘴紧啊,还会带着我绕圈子,陈太忠又看他一眼,不动声色地点一点头,心说连你也不看好我,不愿意上杆子巴结我了?

可是他转念一想。这嘴紧的人也有嘴紧的好处,起码能留给我一个稳重的印象,不过小子,我要是知道你跟我不是一条心,有你的好果子吃。

不知不觉间,陈家人的思维已经是相当地官僚化了,搁在往常,他就要为王凯不老实交待而恼怒了,可是现在他能知道嘴紧也是好处,同时还能考虑到王经理可能是别人的人,继而做出可能的应对计划,官场真的太能锻炼人了。不管怎么说,陈太忠是很希望此事能尽快解决,所以在走出医院的时候,居然有意无意的问起了自己的通讯员。

“我觉得这个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咱们愿意给他们多少钱了”张爱国笑着回答,“反正头儿你回来了,别人想做什么就得掂量掂量

“你少拍我的马屁。陈太忠哼一声,不以为意地摇一摇头,“怕是很多人都以为我不行了呢,呵呵。”

“那就得做点什么给他们看了”张爱国很自然地回答一句,这话虽然不无怂恿的意思,却也是正常的,没人比他和陈主任联系得更紧了,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利益共同体,他当然不会有坏心思,“也好震慑一下那些不开眼的。”

“我也是这么想的”陈太忠点点头,脸上泛起了灿烂的笑容。

张爱国说得还真不错。晚上陈太忠跟建委副主任李勇生吃饭的时候,就有消息传了过来,说是伤者那边已经将赔偿金的要求降到三十万了,可是这次轮到科委的人摇头了就是十万,答应就答应了,不答应我们就养着

这条件比科委一开始开出的二十万还少了一半,不过没办法,谁让大名鼎鼎的陈主任回来了呢?世易时移主客易位了。

“十万啊”陈太忠笑一声挂了电话,凭良心说他觉得这钱不算多,可是这个节骨眼上他也不合适去指示了,人家下面人办事有下面办事的章法,尽快处理完结才是正经,再说,谁能保证这不是什么技术性手段呢?

“一次性支付的话。十万不算少了,这些人又不在编制内。”李勇生笑着点头,说起这些他可是比陈家人权威得多。“而且腰雅断了,活不了个大岁数,也就十来年吧,,好一点的二十来年。”

这顿饭是陈太忠请客。李主任虽然跟陈主任有过一段误会,但是在这次事件里,他的主张非常明确,不赞成对科委的房地产公司做停工罚款等处理。

建委最终的意思还没下来,在这件事情上,建委也有分歧,有人认为有必要狠狠地罚一下承建公司和科委的公司安全生产事故嘛,科委又有钱,还正好能体现出建委的职能。

有人认为应该适可而止,大家都是公家单位,搞得太过分的话,难免要寒了兄弟单位的心。走个过场给大家看不就完了?

李主任的立场是:建议科委停工自查实在没办法,遇上这种事,不停工是不现实的。就算建委说你不用停工,科委的人也不可能不

不过虽然这也是停工,但自己停工和建委勒令停工是完全不一样的,人家把安全措施搞好了,安规强调了之后,想什么时候复工就复工了。无须等建委的指最多交一份复工报告,那就是程序上的事情了。但是罚款,李主任不认为应该罚款,科委和建委本来就是有合作的兄弟单位,何必搞得那么形式化呢?

陈太忠知道了他这主张,当然要请他吃饭了,难得啊,在风雨飘摇中能遇到一只坚定支持的手,老李这人身上有毛病没有?有,恐怕还不少呢。但是人家既然支持咱,咱就要亲近,这就叫党同伐异!

当然,他不会觉得自己真的陷入危机了,也不会因此而多么感谢对方,但是这个态度一定要表现出来,就不说什么“千金买马骨”做姿态给大家看什么的,只就事论事也值得他请客不是?

“我这人别的毛病没有,就是念旧”难得见陈主任跟自己这么客气,不知不觉间,李主任就喝得多了,“屁大一点的事。每年多少起呢,这是有人要给你上眼药呢,欺负我的同学,那也得问问我答应不答应。”

真的是给我上眼药吗?陈太忠心里存了这个疑,饭后就没再跟李主任活动了,而是藏起身来,悄悄地摸进了市委大院三十九号。

唐亦莹正斜靠在沙发上,懒洋洋地翻着一本时装杂志看呢,猛地感觉身边的气流有异。抬头一看面前的家伙,也没多惊讶,而是笑吟吟地点点头,“听说你今天回来了

口旧章弄人

天气渐渐地热了。又是在家里,唐亦莹只穿了一件比较紧凑的黑白条纹开领,恤,里面没戴文胸,两个凸起的小点隐约可见,下身是黑色的七分裤,露出一截白生生的小腿,两只细长略带一点骨感的小脚蹬着一双青色凉拖,脚趾甲上几点暗红煞是夺人眼球。

“呵呵,想我了没有?”陈太忠一见她这慵懒的样子,心中就陡然地升起些许**来,身子一侧坐到沙发上,伸手揽过她的身子来,手一动,就已经钻进她的,恤下摆,下一玄,略带一点冰凉的乳峰盈盈在握。

“好了,别乱动。今天不方便”唐亦董将书向茶几上一丢,懒洋洋地靠在他身上,任由自己的双峰被那两只火热的大手捂着,“算你有良心,知道第一个来看我,我都想好了,你要不来我就搬到北京去住,反正这儿我也没什么可留恋的了。”

这发生了亲密关系。果然是不一样了,尤其上次两人欢好还是在这间屋子里,一向出尘洒脱的唐姐也学会了抱怨,而且居然不怎么提老书记长长短短的了。

“我这不是来了吗?”陈太忠干笑一声,心里暗暗侥幸。要是按惯例,第一时间去吴言那里报到,岂不是就糟糕了?

看来以后这顺位。要调整了啊,他心里暗自盘算着,大手却是轻揉着手中两团细腻的温润。柔声发问,“你要是喜欢,我每天来陪你说会儿话。好不好?”

“不要轻许诺言”唐亦莹轻轻地叹一口气。身子扭一扭,找个舒服的姿势靠着他小两只小脚也从拖鞋中抽出,搭在茶色的木制茶几上,很惬意地微微抖动着,“我怕自己忍不住会要求你兑现”现在这样就挺好的,今天找我来,是为科委的事儿吧?”

“主要是来看你的。猝委那边的事儿,咳咳,是次要的”陈太忠的这份尴尬,那实在没办法形容了,“嗯,还给你带了点儿意大利的白松露,这可是我瞒着黄汉祥偷偷给你留下来的。”

“是吗?”唐亦董笑一笑不语,抬手拿过那凭空出现的盒子,懒洋洋地打开,“我还以为你要问一问曾学德为什么要难为你呢”老天,这是什么味儿,怎么跟你”跟你射出来的东西味道那么像啊?”

陈太忠先是听得一惊。紧接着是一阵无奈,只觉得某全部位有点发胀,“我说,你说话注意一点行不行?我已经很努力地在克制了,不要逼着我闯红灯。”

“闯红灯?”唐亦莹听得就是一愣,旋即轻笑一声,“你这家伙说话,总是这么下流”喂。都告诉你别乱动了,你不想听曾学德的事情

?”

“我今天还真就不听了,就是要乱动”陈太忠笑一声,不停地挤压着手中的温润。手指还拨弄着那两个逐渐变硬的小凸点,“居然敢在我回来的第一天就不方便,哼,反了你啦。”

“好了,谁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唐亦董伸手按住他的大手,不让他乱动,“跟你说正经的呢,曾学德针对的是张开封。跟你无关,而且也没想着难愕钾委。这个事情你不要担心”“原来他向你请示过了啊”陈太忠听到这里,就有一点愤懑了,手上的动作也中止了,“我说,你为什么不阻止他呢?他搞得我很难做的,张开封的关系。又不止一个屈义山

“我凭什么阻止他?”借着他动作中断的一刹那,唐亦董猛地一挺身子,终于逃脱了他的魔掌,“他本来就不是蒙艺的人,人家又跟我把招呼打到了。”

“不是蒙艺的人?”陈太忠听得登时就是一愣,“他当常务副,不是老蒙的意思吗?”

“好像是有推不过去的人说情吧”唐亦董抬手掠一下额前有些散乱的秀发,收起腿来。猫腰去端桌上的小手壶,略显纤细的腰肢弯成一个优雅的曲线,加上那纤细修长的双腿小小的一个动作,竟然是无限的优雅。

“饶是无心也动人啊。陈太忠不由得略略感慨一声。接着注意力又转了回来,“他当副书记的时候,怎么不找张开封的麻烦呢?。

唐亦董听他只夸了自己一句,就将注意力转了回来,心里不但不恼怒,反而是微微一甜。她知道这种无意识的夸奖,才是最真心的欣赏,说不得甜甜地一笑。“他俩以前的关系非常好。小

嗯?陈太忠听的眉头又是一皱,心说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敢情张开封和曾学德不但是高中同学,后来又一起下放锻炼,两家关系走得近的时候。用别人的话说,那就是在两家人能挤在一个屋子里

觉。

不过,两人性格不怎么合拍,尤其是曾学德的老婆脾气大,后来两人进入市里,关系就慢慢地疏远了,可是饶是如此,张开封做副区长的时候,也是力排众议,把曾学德的老婆调进了党史办,干挣一份工资还给分了住房。

后来两人的冲突,大约是起源于曾学德搭上了省里谁的线儿,具体发生了什么,没人说得清楚,大家只知道两人打对面走都要横眉冷对,后来张开封做了区长。更是收回了分给曾学德老婆的房子,勒令她回家休息。

奇怪的是,张区长做这些,曾学德也没做出什么反应,再后来曾书记因妻子亡故,续娶一女一听说曾书记的妻子之死,是被张开封气出了癌症。

“这,,还真复杂了”陈太忠听得摇头,隐约能感到,这两位之间怕是不止简单的仇恨。估摸还存在着面对背叛的愤懑和对往日友情的痛惜,“曾学德做副书记没为难张开封,现在到是要下手了?。张开封现在已经不是一肩挑了,只剩个区委书记,不过把区长压得很难受,而曾学德又到了政府口儿,现在难为他还真不是好选择。

“两个人就是别一别苗头,他们年轻时的感情,跟现在的人不一样”唐亦董感触颇深的摇一摇头,“而且,曾学德搭上的是蒋世方,现在蒋世方回来了。”

“蒋”世方?”在这一刻,陈太忠终于恍然大悟。为什么曾学德联跑至今,为什么曾市长敢对张书记下手了,一切都缘于蒋世方,蒋省长的高调回归让他有这个胆子了,张开封你不过是仗着段卫华撑腰,现在咱俩比一比腰杆?

“可是这么一来”下一刻,他苦笑了起来,“好像我是帮了曾学德一个到忙?”

曾学德的副书记干了七八年,当然,蒋世方的离开导致这个结果很正常,后来打算退休之前干一把常务副,到是确实如愿了,可是谁能知道蒋世方又杀回来了?

只要他再坚持半年。甚至是三个月,蒋省长回来的消息一旦传开,曾书记干一届市长问题不大,甚至市委书记都有可能资历就在那儿摆着呢。

实在不行,干个厅长、省政府副秘书长也行,如此一来,曾学德将来混个副省级退休是很有可能的,总之,最差也就是干个常务副市长

陈家人这孽作得大了。

当然,他并不知道。章尧东甚至打算把曾学德划拉到普通副市长里面,寻个机会要去了那常委呢,只是由于秦连成那边压力大,才勉强通过了这个常务副。

“这种事情,谁又说得准呢?”唐亦董笑一声,不介意地摇一摇头,“曾学德是明白人,当时咱们总是帮到他了,这一点他不能否认,要不然,他前两天也不会来我这儿了。”

蒙艺都走了,新来的省长还是蒋世方,这种情况下,曾学德想动一动科委的家人,还知道来跟唐亦莹打招呼,以免引起陈太忠不必要的担心,不得不说这人做事还是比较老派,也是比较讲究的。

“你这又算是搭上蒋省长的线儿了”陈太忠听得就笑,接着又长叹一声,“他就算不跟你打招呼。我也不好硬扛他,他说的事情确实有点问题。”

“嗯,你现在低调一点也好”唐亦董点点头,手一挥,茶几上多出几罐啤酒,“不给你冲茶了,就喝这个吧,,你知道不,有人说你去巴黎是避风头去了,呵呵。”

“这才是胡扯。”陈太忠摸起一罐啤酒来,拽掉拉环,“我现在可是不能太低调,要不然别人都看见我好欺负了。”

“有些事情确实是这样,走上这条路,就不能回头了”唐亦董见他喝得开心,说不得也拿起小手壶轻啜两口,不以为然地摇一摇头,

“我知道你不会怕,不过你觉得,有必要一直呆在官场吗?”

“坏了”陈太忠没听她老调重弹,却是又想起一桩因果来,狠狠地一拍大腿。

“怎么了?。唐亦董讶异地看他一眼。

“帮曾学德活动的时候,我已经知道蒙艺要走了”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一摇头,老曾将来迟早要知道蒙艺走之前的种种举动。万一那厮认为哥们儿都知道蒋世方要来,是有意阴他,那岂不是误会大了?

(后面几位大神追得很猛,月中了,大家看看有看出来的月票没有,风笑不想掉出前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