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8章 退意1719章战意

1718章退意1719章战意

“呵呵”。听清楚陈太忠的担忧之后,唐亦莹笑了起来,又摇一摇头,“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你不合适做官,你的思维是线性的,不是面性的,这件事你不用担心太多。”

为什么不再担心?陈太忠很想问一句,不过看到她脸上的笑容,心里生出了些许的不忿,直起身子伸手将她揽了过来,“我就是线性的思维。怎么样?。

“你可以在某些领域出类拔萃。”唐亦董也没挣动,任由他揽着自己,懒洋洋地发表着她的见解。“但是官场”不在这些个领域中。”

呀哈,你倒是真的大能了!陈太忠在这一刻,真的有点佩服她了,事实上他不太分得清她嘴里线性和面性的区别,但是他却知道,自己在某个领域,确实是前无古人的。

“不合适就不合适吧”这一刻,他居然懒得跟她辩解了,“你怎么看出来这一点的?”

“因为你本来就是一根筋啊”唐亦莹咯咯地笑着,煞是得意的样子。

“啧,欠收拾不是?。陈太忠被始调戏得哭笑不得,说不得将她的身子扳转,重重地吻了上去,“居然敢骂我?”

这一吻,就是天雷勾动地火,渐渐地,两人都有些控制不住了,陈太忠只觉得自己要爆炸了。想到她说的不方便,心里真是有点不甘心,说不得探手下去试一试一你不是又在调戏我吧?

手指尖又触碰到了似纸非纸的异物,他悻悻地离开她的唇,郁闷地叹口气,“啧,该开玩笑的时候。偏偏就不是玩笑。”

“你不是要,要闯那个啥吗?”唐亦董软绵绵地靠在他身上,凤眼微眯眼波流转,用异常粘腻的声音低低地发问了,“不想试一试?”

“呃,还是算了吧”。陈太忠摸不准她是不是又在试探自己,少不得要做出一副凛然的样子来一事实上修仙者对天癸是有点不喜的,“那样对你的身体不好。”

“算你个小混蛋有良心,不过说实话”我也有点想”。唐亦董联身子越发地软了,“抱我去睡觉吧。我睡了你才能走”

温香软玉抱满怀。偏偏是看得摸得却吃不得,这份折磨实在是太痛苦了,不过。想着自己连宫殿都没变出来,直接躺在了三十九号里,怀中佳人鬓发横乱作小鸟依人状交股叠脸,他觉得这份折磨也算是值了蒙老书记的阴影,在她心中一点点地走远。

不过,他当然要想个法子分散一下注意力,说不得又问起了为什么自己不用担心。唐亦萤眯着眼睛迷迷糊糊地回答他,“章尧东和段卫华肯定比你头疼得多,唔不许说话,我要睡了,就这么抱着我”。

约莫到了十点,唐亦董却还没有睡熟,陈太忠悄无声息地释放一个。“昏憩术”随后蹑手蹑脚地起床一虽然他知道,现在就是打雷也惊不醒她,但是他还是这么做了。

也许,该考虑退出官场了?想到今天她连说两次,他的心里居然隐隐有些动摇了,这个情绪。直到他回到横山区宿舍,还有些挥之不去。推开衣橱走进吴言的房间,却发现白市长没在卧室,书房的灯亮着。

吴言这次北京之行虽然只有两天,却又堆积下一些事情来,没办法,市长就是干活的命,虽然她的职能范围是接了汪蓉,只分管农林水,可是她还兼着横山的书记不是?

“嗯,太忠你来得正好见到陈太忠进来,吴市长掠一下齐肩的秀发,“正说下半年的星火计划有资金缺口呢,你那儿”咦,你怎么

?”

你没听说科委的事吗?陈太忠奇怪地看她一眼,不过下一刻就笑着摇一摇头,这算多大点事儿啊小白同学也有自己的一摊活儿呢,又是今天才回来,不知道是很正常的,“呵呵,没事,有人不开眼找我的麻烦”,还不休息?。

“赶一点活,腾点时间出来,去看我父亲”。吴言叹一口气,一副心神不定的样子,“嗯,火车票已经给他买好了,医生说最好不要坐飞机,,嗯?你说什么,谁找你麻烦?。

“还没查出来,不过就是那么几苗人”。陈太忠不屑地摇一摇头,“看着蒙老板不在了,居然以为我出国是避风头去了”唉,想象力真够丰富的

“哦,你有黄家呢,担心什么”吴言听说是这种事,不以为意地笑着摇一下头,这次去北京,她发现了陈太忠的能力远远超过她的想像,居然能撮合外国人跟一号见面。这得有多大的能量啊?

所以,她眼下最不担心他的。就是官场上这点事了,所以又旧话重提,“曲阳的农业园要两百万搞示范大棚和苗种,谢向南的事儿,你总不能不管吧?”

“管,不管谢向南也得管韵秋啊”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又冲钟韵秋努一努嘴,“她可是那儿出来的,不过这个人情,还是你来做吧,就说是你协调出来的,我跟老谢的关系有点敏感,别人抓住做文章就没意思了

“金乌的山地养殖”没等她把话说完,陈太忠的手就是一摆,“别的都好商量,金乌,别做白日梦了,等吕清平离开金乌再说

“呵呵,一英言苦笑也没计较。她知道科委跟金乌的恩然吧甲照对太忠执拗不以为然,却觉的这也无可厚非,他是要面子的。上次金乌的人做事太差,他这边心存怨念实在太正常了。

“阴平的大型食用菇基地建设,进入关键时刻了”。吴言能在众多的基层干部中脱颖而出,靠的可不仅仅是学历、性别和市委书记赏识这几点优势,她本身的能力就是相当过硬的,她看过的资料,基本上都能牢牢地记在脑中。很多东西张嘴就来,也正是这份干练,才打动了章尧东的爱才之心。

陈太忠也清楚。受环境的影响,阴平那里的农业一向比较差劲,倒是跟有色金属相关的行业发展得都还不错,不过蘑菇的种植多是在温室,而那里的畜牧业很发达,用来种蘑菇的大牲畜粪便什么的一点都不缺。所以这个食用菇基地的建设,也算是因地制宜了。

“嗯”他点点头。才要仔细询问一了该项目的细节,却猛地想起一件事来,“阴平的事啊,让前科委的耿主任来跟走动一下吧,呵呵,好久没见这倔老头了。”

事实上,耿主任跟他的关系很一般,老头特讲究出身和资历,不但看不起他这个高中生副主任,本身也很有点倚老卖老的架势,可是这人同时也有优点,那就是为人正直知错就改,绝绝对对老一辈人的做派。

还是以陈家人为例。当耿主任发现,陈主任即将给科委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转身一变。就变成了年轻的高中生主任坚定的支持者,这是一个倔强到可爱的老头

陈太忠一想到老耿因为科委的变化,才被阴平区委调整了位置,而且还没通知市科委。心里就总难免有点愤愤不平,耿老头在科委干了一辈子,好不容易盼到科委有出头的一天了,居然就那么活生生地被人调走了,真的有点不公平。

要搁在平日里,陈家人也未必想得起来计较此事,毕竟他要协调的事情太多了,这也终究是阴平区的内部事务,不过,眼下他既然要叫真了,要发飙了,自然不介意再多敲打一下某些事实上,说敲打也走过了,不过是科委发出了该发出的声音而已。

你不用这么叫真的吧?吴言很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张嘴还待说什么,却是被陈太忠摇手笑着制止了,“好了,咱们这是在家呢。不用说单位的事儿了吧?咱们又没卖身给”

不多时,两个人就着身子躺在了主卧的大**,陈太忠受了唐亦董的刺激一直没发泄出来,早就有点急不可耐了,身子一挺就待提枪上马,吴言却是伸手去推他,“等一等,还没湿呢,今天你好像,有点不对劲啊。

“这个,啧,确实是有点”。陈太忠听她这么一说,兴致也减少了些许,手在她光洁的身子上随意地游走,慢慢地挑动着她的,“小白,你说我”不当官好不好?”

“嗯”吴言心不在焉地应一声,下一刻猛地一惊。赤着身子坐了起来,侧头看着他。表情煞是怪异,“你说什么?。

“没事,随便琢磨的。”陈太忠笑一笑,心里这个郁闷就不用说了,今天晚上遇到的这两拨人怎么都不在状态啊?“就是觉得有点烦了整天闹心

“不许你这么想”吴言很坚定地摇一摇头,见他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说不得伸手去摇他。“你现在的条件,好到不能再好了。你怎么就这么傻呢?”

“可是真的很累啊”陈太忠叹口气,见她脸色有点发白,说不得勉力笑一笑,“好了,就是这么一说,猴年马月的事情,早着呢

“我就不许你这么想。”吴市长很认真地看着他,看着看着眼睛就红了,“你就那么在意外面的花花世界吗?”

“我,”陈太忠登时无语了,好半天才翻一翻眼皮,“我说,咱俩说的不是一回事儿啊

口旧章战意

陈太忠一觉醒来,探手是两具光滑细致的,昨天吴言主动将钟韵秋叫了进来,三人抵死缠绵之后,她说今天要把老父亲接来。表示一段时间内就不便荒唐了。人家这是一片孝心。他当然不能说什么,想一想这心脏搭桥不一定什么时候才技养好,一时就生出了些许的不舍”不过,这顺位就可以借此调整了?

清晨的小太忠照例是昂扬着的,他探手一摸身边佳人光洁不毛的腿间,觉得有一点粘腻了,说不得调整一下姿势,自她身后一点一点地叩关而入。

“哦”。美艳的女市长被充实感慢慢地惊醒,打个哈欠翻转身子,很自然地分开双腿。闭着眼睛一探手,迷迷糊糊地引导着它重新进入自己。嘴里含含糊糊地嘀咕着,“嗯,太忠,不许离开体制,”哦,轻一点

一番晨练之后,就是七点十分了,陈太忠推开衣橱走回房间,才说要弄一点吃的,猛地听到门外有人敲门,心说这倒是怪事了,一大早的,这是谁啊?

来的是对面人大于副主任,手里还端着一个小锅,笑眯眯地看着他,“哈,太忠你有口福啊,堡了一晚上的排骨汤,我家老伴说你在,硬要我端点过来给你尝

“哎,于主任您这”陈太忠还真有点懵,长这么大,他还真少享受过邻居这样的待遇,不过眼下要是拒绝,就太没人情味儿了,说不得笑着退一步,将人让进屋来,“您这也太客气了,招呼一声我去您那儿蹭饭就行了嘛。

我招呼你,的也的愿意去呢,于主任心里明白得很,好不容易我等你回来了,你再跑了,下次没准又是半个多月以后的事儿了,我儿子耽误不起啊。

“邻里邻居的,这么客毛做什么?”他笑着摇摇头,“下一次你有什么好东西了,也给我捎一点不就完了?”

陈太忠也不客气。揭开盖子**鼻子闻一闻,笑着点点头,“呵呵,真香”呵呵。您等一下,我拿个碗腾出来它“嗜,就着锅喝就完了,年轻人嘛,那么娇气干什么”于主任笑眯眯地摇一摇头,“尝尝味道怎么样,喜欢喝的话,以后做了就给你送过来

这是人家有事找上门来了,陈太忠这心里太明白了,来了都不肯走,不过现在的他当然沉得住气了,说不得笑着点点头,去厨房拿个勺子过来,坐在那里品尝一口,“呵呵,真香”对了于主任,我记得你抽烟来的,我不抽烟

一边说着,他一边打开一旁的冰箱,假巴意思地掏摸一下,再拿出手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多了两盒烟,“别人送的,特供熊猫,听说不好买到,送您了

有来有往,这才叫人情,同时他这又是一种暗示:老于,咱们这就是邻居关系,我还你的东西比你送我的东西贵重到不知道多少倍了,所以这个,咳咳,太那啥的要求,你也别为难我是不是?

于副主任再是老派的人,也品味得出来他这行为的意思,不过人家小陈表现愕礼貌周到。送的又是他只听说却从没抽过的烟。当然也无法拒绝了。

不过,做父母的为了孩子的事儿,真能拉下脸来,要不说可怜天下父母心呢?虽然于主任知道小陈这么一做就相当于不欠自己什么了,可是眼见自己年轻的邻居并不像传说中的那么难说话,他也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太忠,正好问你个事儿”老于是老派人这点不假,但是做事的分寸还是有的,知道官场里做事有时候只能暗示,可有些事情必须明说,求人还要心眼的话。那给人的印象就太不好了,反正父母亲帮儿子找工作,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也不怕说。

“你家老三想去科委?”陈太忠听得呆了一呆,接着拿起勺子继续喝汤,“于主任,这个事情”我跟你明白说吧。”

“去科委他得按正规渠道走,我不好乱开口,多少人盯着我呢,进得去进不去那是两说。不过,他要想去别的地方,我能帮你打招呼,地税、交通局、建娄、教委、省科委、或者银行你随便选,想进党委、团委都好说,可就是我这儿市科委,给你打不了保票,于主任你体谅一

“太忠看你这话说的,我当然明白你的难处”于主任笑着摇摇头,好家伙,人家小陈是拒绝了,可是后面念叨的一溜儿单位,哪个不是大家打破头想进的?

“我家那小子不是做官的料子”。他有心说一句要是有小陈你这再下子就好了,可是再一想。我家老三比陈主任年纪还大呢,这话就实在说不出口了。

“回去我跟老伴儿合计一下,其实我觉得交通和建委都不错,这基础设施建设和维护。最起码还能红火二十年嗯,不过你们科委比他们一点都不差

“科委?还真不好说”陈太忠苦笑着摇一摇头,“贫儿乍富,惦记的人多了去了,我就出去了一趟,工地上出了起事故,就有人要蠢蠢欲动,现在看起来。前途还不是很明朗呢。”

搁在往日里,这话他未必说的出口,可是既然已经决定要“震慑宵小”。了,陈家人当然不介意先把风放出去,让相关人等心里明白一

“我也听说了,听说是死了四个曲阳人?。于主任终究是二线了,消息有偏差也是正常的这还是他比较关注科委呢。“有一个死了的。还是我小姨子的同学的儿子

小姨子的同学的儿子?这关系”陈太忠琢磨一下,发现这关系听起来挺远,实则未必。夫妻感情好姐妹感情深,同学又相处得不错的话,打探点事情也就未必有多难,说不得笑着摇一摇头,“死了俩伤了俩,关键是有人暗中撺掇这帮人闹事”哼,别让我知道他们是

年轻的副主任没说要年迈的副主任帮着打听是什么人在撺掇,可是于主任听得很明白小陈先是说有人不开眼,接着就说到了真相尚不明朗,这意思代表什么。他实在太清楚了你要有能力的话,就帮着打问一下吧。

至于小陈为什么不明着说出来,要攥着拳头让他猜,这原因也很简单小陈年轻气盛能力超群,往好里说是不愿意为此为难他一毕竟那边跟你有关系;往坏里说就是小看他,你打听得到消息吗?

总之,这是陈主任的一个暗示,于主任可以无视也可以重视,可是,关系到自家老三的前程,他会做出什出州的选择,那也是显而易见的了。当然,于主任为官多年。对于如何打听事情也有丰富的经验,说不得回家对老伴如此这般的一说,结果还没有俩小时,就将结果打听出来

敢情,这件事故一出。马上就有一个叫向忠东的家伙找到了其中断了腰椎的那位的家人,要他们如此这般地刁难科委,还拍胸脯保证说,只要闹下去,科委最终会答应他们的条件,“科委有的是钱,当官的都考虑自己的官位呢,这个。你们不懂。”

这姓向的家伙,本来是藏得挺好的,也没别人知道有这么个人,可是断脊柱伤者的家里有人心细,对这送上门来的主儿有提防,暗暗地跟踪过此人,知道这家伙开了一家打字复印店,就叫“忠东复印店”

饶是如此,也就是这么一家人知道此人的来历,别人都是听了这一家的撺掇之后。试探了一下。发现科委果然奈何不得自己,那大家胆子就大了。

可是昨天下午,科委人的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这下大家就坐不住了,眼瞅着二十万都拿不到了,就纷纷埋怨出点子的那厮:你看看你看看,这到手的钱飞了,还说什么五十万六十万的,你出的点子,你们给我们补够二十万?

这家人心里也恼火啊,你们死了的就死了,活着的也没我家的惨,我出这点子是为大家好,当初你们怎么就不反对我呢?说话见不心就将向忠东此人微微提了一下。

所以,于主任得已打探出这个消息,说句不客气的,昨天他打听,绝对还打听不出来此人。而且事情闹大以后,围着这些人出点子的不少,若不是有人重点指出此人是最初参与的,也很容易被大家忽略。

“呵呵,那可是谢谢于主任了”陈太忠放了电话,心说这姓向能第一时间出现,可不一定是巧合,说不得抬几个,电话出去,要人好好地查一查向忠东的来历。

消息很快就反馈了回来。、董提供的消息,是说这家伙以前在金乌发展,咕年才来的凤凰。十七提供的消息更准确,丫跟金乌的一些混混有联系,说此人以前也是半混不混的,跟人争煤矿输了,跑到凤凰来

张爱国这边也有消息。却是相当令人头疼的,这向忠放出风来要他一条腿,后来还是经人说合才了断了这桩恩

。说合的人,是时任金乌县副县长的薛时风!

正是此人,被陈太忠单枪匹马跑到金乌暴揍了一顿,后来因为其表弟龚亮事发,被调整到了市档案局任书记,政治生涯基本上算是断送

然而说起薛时风,就不得不再提起一个人,那就是他的连襟张汇,张汇也算是火箭干部,才升任省政府副秘书长之后不久,省政府办公厅就升格为副省,由于他正处才升了副厅,所以成为了比较少见的副厅级别的副秘书长。

但是此人颇得杜毅赏识,这次杜省长升任书记,又将他带了过去,现在是省委办公厅副秘书长。却是借此机会升为实打实的正厅了。

三年前的正处,现在是正厅,张秘书长这两年的仕途生涯,是大多数正处干部穷其一生都走不完的,目前风头之劲,无人可比。

此人才是虽令人头疼的。

只说薛时风,那还真不算什么,那一起铁板钉钉的案,枪毙六个,就算张秘书长吾大能一点,也无力拉这个连襟一把一不受到其影响就很不错了。

然而,薛书记现在冒头出来,却也很正常,蒙艺走了嘛。他好不了也不让陈太忠好受,这就叫人争一口气佛争一柱香,不信你还敢再跟我张牙舞爪!

陈太忠往日里横行霸道惯了,得罪的人也实在大多太多了,后蒙艺时代,他必须面临的就是一起又一起的秋后算账。

值得庆幸的是,五毒书记的仇家里,大部分人被他收拾怕了,暂时不敢站出来旗帜鲜明地打对台,比如说周无名、文海、杨锐锋、宁建中、吕清平之流一现在的局势微妙,大家基本上还是坐视事态的发

至于跟他碰撞过的蔡莉、朱秉松、范晓军、吴敬华、赵喜才、林海潮之辈,各有各的心思。顾不上或者说没兴趣跟他这个小人物找后账。

可偏偏就是这个薛时风例外,这家伙已经是破罐子破摔了,而他的连襟不但是大红的行情。还是天南省老大的心腹,他想出手,还真不用忌惮太多。

总算还好,陈太忠自打拒绝了跟蒙艺去碧空的建议之后,就考虑到了眼下的局面,倒是没有多惶恐,心说这可是个关键时候,薛时风既然你丫主动送上门来,那可是再好不过了,先把你这个挑头搞事的收拾一下,别人要是想再跟风。那就真的要好好掂量掂量了。

从这个角度来看,他反到认为此事可以算是一件好事一要是那么些仇家蜂拥而上,一起下手的话,他想在官场继续混下去。怕是只能灰溜溜地去碧空或者北京了。

(后面的几个大神追的太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