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2 小事故1723四面开花

1722小事故1723四面开花

薛时风还真的知道向忠东做的事情,要说向总这人,也算是比较草根的,做事的时候没跟他打招呼,做完了才给他打一个电话,“薛书记,我今天帮你出了一口恶气,”

薛书记听明白其中因果之后,感激地笑了一笑,小向啊,我发现你这个人真没白交,别人早就把我忘得一干二净了,也就是你,心里还惦记着帮我出气。”

“小向我就是个粗人,只知道对我好的人要记住”向忠东笑着回答,“接下来我该怎么做,薛书记你只管吩咐

听到这话,薛时风真的迟疑了,他犹豫半天之后,才苦笑着答一声,“你先什么都不要做,看看事态发展再说”需要你帮忙的时候,我会联系你的。”

陈太忠不知道的是,薛书记对他的底细也比较清楚,自打招惹了陈家人,薛时风一直在收集此人的相关信息一他想求得对方的谅解;他不甘心在档案局书记的位置上养老;他还希望在条件许可的时候狠狠地报复对方。

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最了解你的人,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敌人。”薛书记的水磨功夫下到了。自然也就摸到了陈太忠的不少底牌。

于是他就知道,陈太忠手里攥着的牌不止蒙艺这么一张,同别人的认为不同,他并不以为蒙艺离去之后,姓陈的就真的不行了一倒是别人无故欺压的话,没准能引发暴烈反弹,那个混蛋的脾气,真的太操蛋了。

可是,向忠东是想为他出气。这一点薛书记也心知肚明,当然就不肯责怪对方,而他的自尊又不许自己阻止对方那岂不是告诉向,自己真的怕了陈太忠了?

说实话,他也未必就见得真怕了陈太忠,各方压力之下,姓陈的若是收起了那暴烈性子,变得草鸡了,薛时风绝对不介意再去踏上一脚,真的到了那个时候的话,相信张汇也不会看着不管。

遗憾的是,聪明人不止他一个,别人跟他打的也是相同的算盘,等着有傻帽站出来做出头鸟,然后有人跟随,自己再尾随他薛时风有张汇撑腰都不愿意打头阵,都在官场上混,谁又比谁能傻多少?

可走向忠东不知道不是?说不得又冒一下傻气,“薛书记您不用顾忌那么多,有什么吩咐您只管说,别人怕陈太忠,我可不怕他”再说,蒙艺都走了不是?”

“小向你就听我一句劝好了,陈太忠那家伙可不止是你想的那一点本事”。薛时风也没困为对方的坚持而生气,自打进了档案局,他很少享受到如此的敬重了,怎么可能对一个念旧情的人生气呢?

相反的,他要略略指点对方一二,“既然是文海的意思,你就由他折腾去,把自己藏好了才是最重要的”等到时机成熟,需要给他致命一击的时候,我自然会出手。”

薛书记的点子,肯定是万全之策,不过遗憾的是,这些界上本来就没什么完美的计划。谁也没想到,被撺掇的伤者家属,居然有心跟踪提醒他们的“恩人”又由于科委临时变卦,那回家先自己闹起来了,终于导致了向忠东的暴露。

不过,由于向总是跟一个美女出去吃饭了,事发地点又在文庙区,“忠东打字复印店”的员工也知道自家老板见不得美女,居然就没人怀疑这一出去就出事了。

所以,薛时风也不知道小向出事了,眼瞅着两点四十了,推着自行车出来慢慢悠悠地向单位骑去,不成想一转弯的时候,一辆奔驰车风驰电掣地里面撞了过来。

“呃”薛书记一捏刹车。也就只来得及到吸一口凉气,然后就听到刺耳的刹车声,奔驰车打着横漂移了过来,车屁股轻轻地在自行车的前胎上碰了一下。

“呀”一个长腿大眼的美女打开车门,从副驾驶的位子上蹦了下来,紧走两步上前,看看跳到一边的薛时风,又看看躺在地上的自行车,再看看奔驰车屁股,才扭头冲薛时风点点头,笑着发话了,“对不住了,你没事吧?。

“呃”薛时风看着眼前的美女,脸色是要多古悄有多古怪了,对方的态度还算可以,但是令他郁闷的是,他认得来人:合力汽修的董事长丁小宁。

犹豫了好半天之后,他才叹口气,“算了,没事,你们走吧。”

这时候,开车的司机也过来了,是个一脸老实相的中年人,“对不住啊丁总,还有这位大哥,我不是有意的

“前些日子你才把陈主任撞得进了医院,你就不能让我省点心?”丁小宁怒气冲冲地瞪他一眼,转头又冲薛时风笑一笑,从手包里摸出几张百元大钞,硬塞给了他,“这位大哥,一点小意思,给您压惊了。”

才把陈主任撞进医院?薛书记怎么听,怎么觉得这话里有话,他一边琢磨,一边居然就迷迷糊糊地接过了那几张钱,面无表情地下意识回答,“没见过这么开车的,以后注意点

这也就是现在,薛书记成了档案局的书记,而不再是县委副书记,否则的话,怎么可能是如此不温不火的反应?

丁小宁可不知道他背后打听过自己,见他如此好说话,生恐今天的算盘落空,少不得又摸

名片涕了过去,笑吟吟地解释向。“我俩都是合乙州“则。这是我的名片,要是您感觉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请打电话联系我。”

“吱儿”路边有今年轻的小伙吹了一声口哨,嬉皮笑脸地嚷嚷了起来,“怎么不是我被奔驰车撞呢?这美女也太好说话了,还留电话呢。

一边另一个混混拽他一把,“你找死啊?那是合力汽修的人,明白不?”

薛时风皱着眉头接过名片,心里越发地懵楼了,合力汽修跟陈太忠的关系,他一清二楚,心说这合力汽修的人是撞了哪个陈主任?

见他如此不开窍,丁小宁也懒得再说什么,转身向奔驰车走去,还不忘记狠狠地骂那司机,“你再这么瞎开,以后让你去泰富工地开铲车去!”

搁给一般人看,这就是一起意外交通事故,除了那辆破烂的二八凤凰自行车的前轮被碰成了麻花,就再也没有其他损失了,而被撞的男人还得了几百块钱,坐奔驰的美女甚至留下了电话,一切都不值得一提

倒是有个把男人羡慕薛时风的际遇。

可是薛时风绝对不会这么认为,撇开所有的蹊跷不提,只单纯就事论事,这起不大的事故里,开车的司机和丁小宁的反应也有问题,两人根本没有那种惊魂初定的恐慌,所有的反应都是中规中矩,正常到有些过分一这更像是排练好的一出戏!

找个修车的地方将自行车一扔,薛书记拿着手机犹豫一下,拨个号码,“陈太忠最近,是不是遭遇过车祸?”

凤凰市姓陈的主任估计没有五百也起码有三百,加上县区里的就更多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丁小宁嘴里的陈主任,就是陈太忠虽然合力的司机撞陈太忠,听起来是一件很离谱的事情。

电话里的回答,证明了他的猜测,果不其然,陈太忠曾经被合力的汽车撞过,而且被撞的时机相当微妙,正是科技部要下来考察,而素波市要求他去英国解决莫克姆湾拾贝案的时候。

伤势也很微妙小腿轻微骨裂!听到这个回答,薛时风手一抖,好悬没把手机掉到地上,天气虽然不错,但是他总觉得背心一阵又一阵的发凉刚才奔驰车撞他的时候,也是非常地恰到好处,妙到巅峰。

这是杀气腾腾的威胁啊,薛书记反应过来了,一时间就又有点不解,这是又发生什么事了?莫非走向忠东做的小动作事发了?

下一囊,他就证明了自己的猜测,打向忠东的手机,那家伙关机,又将电话打到商店,商店的人却说向总中午跟人吃饭去了,至今未归。

向忠东出事了”薛时风黯然地挂掉了手机,官做到他这个地步,该见识的也就都见识过了,没有证据证明小向出事,但是他绝对能确定。

不过,应该没有生命危险吧?他如是判断,道理很简单,这事儿其实并不是很大,而且,丁小宁的警告来得如此**,若是陈太忠真的将向忠东如何了,怕是撇清还来不及,不可能再有这桩离奇的交通事故。

可是”万一陈太忠真的有那么狠呢?下一刻,薛时风觉得身上越发地凉了,近几年他从未在凤凰见过像陈太忠这么嚣张的主儿前些年倒是见过,那些主儿也是国家干部,却是根本连道理都不讲,下手之辣令人咋舌。

这一剪,他深深地感受到了跟陈太忠作对的压力,就连一个人联系不上这么简单的事情,就能让他生出无限的遐想来,并且为之敌抹我面对的是怎样的一个人渣啊?

然而,震惊他的不仅仅于此,下一刻他想到了丁小宁临走时若有意若无意的话来调你去泰富的工地开铲车!

薛时风并不知道开汽车和开铲车哪个更赚钱,不过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独生子在十一中上高中,而泰富工地就挨着十中!

他知道这个,还是因为前些日子泰富在施工的时候,打扰了十一中的日常教学工作,双方扯皮很久,后来才达成了一致。

那个司机会去泰富开铲车吗?薛时风不认为丁小宁会脑残到这种程度起码陈太忠不会如此脑残,如果他的独生子真的出什么意外,那只可能是“无意中”路过的、牌照什么都不祥的汽车,肇事司机的逃逸也将是一种必然。

想到这里,薛书记再也无法支撑软绵绵的身体了,他慢慢地坐到马路牙子上,沉默良久才长叹一声,“这还是共产党的天下吗?”

他从来没有想过,一年之前,金乌县某个被人**的妇女,也曾经发出过同样的感叹一以己度人说很容易,做到却是很难”

1723四面开花

回到凤凰市的陈太忠,做事真的是如鱼得水哪怕是在后蒙艺时代也是如此,办事效率是要多高有多高了。

就算他从于主任这儿得到关于向忠东的消息是个意外,可是十点得到消息,马上就探明了对方身份,十二点多就设局拿下了向忠东,两点钟就得到了全部想要的消息,不到三点就恐吓了薛时风,这一切事情办得叫个干脆利索。

这样的高效,绝对不是一个人或者几个人能完成的,这是广泛的人脉加上合用的各种人二只,指达到如此完美的效果

当然,此事晏然还没有完全完结,向忠东倒是说了,薛时风在一弃始是不知情的,纯粹是他为了邀功,才在时候将事情通报给薛书记一不过,他这么说,别人也得信不是?

所以在陈太忠想来,丁小宁的恐吓不止是简单吓唬薛时风一下,恐吓能成功固然是好事,但是他更愿意以此来激怒时方:哥们儿已经知道这事是你操作的了,向忠东也被我弄进去了,你不是张汇的连襟吗?来啊,来报复我吧。

这就是罗天上仙也犯了初级的错误,知己不知彼一对官场里厮混的人来说,认知出了差错,通常意味着致命的危险。

不过陈太忠这个错误,不但不会有什么严重后果,也是情有可原的,他根本没把薛时风放在眼那厮根本不值得他下大功夫去琢磨,他的注意力在张秘书长身上呢。

这很正常,用牛刀杀鸡的主儿,自然不会在意鸡的想法和反应,盯紧了鸡身后可能接蹬而至的牛的反应才是真的。

然而。非常遗憾的是,那鸡现在已经是草鸡了,这不仅仅是被那刀吓住了,也是因为鸡知道指靠不上牛,没有了牛,也就没有了牛逼。

薛时风跟张汇的关系,并没有大家想像的那么好,而且,更关键的是,薛书记非常清楚,自己和陈太忠对掐起来的话,张秘书长就算想帮忙,也不是很方便伸手,这跟蒙艺当初想帮陈太忠却无从下手一样一隔得太远了。

而陈太忠在凤凰市的影响力,不仅仅局限于官场,丫在民间也有很强的号召力,这更是省里想对地方进行干涉时不得不考虑的重要因素因为省里的干涉,引起了地方上民间的强烈抵触情绪,这个责任谁担得起?

说得再诛心一点,普通民众的抵触情绪,是可以不在乎的,这年头有理没地儿讲的人多了去啦,但是陈家人不同,丫是手眼通天的主儿,是能把受到的委屈直达天听的主儿,薛书记相信,自己的连襟绝对没兴趣去冒这个风险。

我必须要让陈太忠知道,这事儿不是我主使的,就算我知情也仅仅是知情,薛时风拿定了主意,我没有跟你陈太忠打对台的兴趣不过,这个话该怎么表示呢?

搁给一般人,真是要头疼一下表示方式了,因为当事人虽然心虚,却是也不想向对方服什么软了,一来他确实没参与,二来他已经是这个落魄样儿了,无欲则网嘛,三来就是”他不是还有一个正厅的连襟是省委副秘书长吗?

不过,这当然难不倒做过县委副书记的老薛,他沉吟一下,打一个电话给郑在富,上次的事情,他也打电话联系过老郑,不过郑主任知道那事情性质太恶劣,没敢答应。

“老郑,今天见你那外甥女儿了小姑娘长得挺漂亮的”薛时风打电话的时候,语气挺轻松的,甚至有心干笑一声,“呵呵,不过她没认出我来,还有,,她的司机开车水平有点差,撞到我了。”

郑在富现在已经是客运办的正职了,好歹也是正科的干部,论起实权来,比档案局的书记更是强出不止一筹,不过郑主任谨慎习惯了的,虽然知道这薛书记是失势了,却也不想得罪,闻言就是一惊,“哦?薛书记你的伤,,要紧不?”

“人没受伤,就是自行车得修了,她倒是给我钱了”薛时风回答得风轻云淡,“不过说实话,还好她是遇到我了,遇到个不讲理的还真麻烦了,,你这做舅舅的,得说说她。”

薛时风这是抽了那股子筋了?郑在富挂了电话,心里这个纳闷啊,小宁开车碰了你的自行车,赔了你钱的,你专门打个电话告状,这不是闲得蛋疼吗?

慢着小宁什么时候有司机了呢?想一想薛时风跟陈太忠结下的梁子,郑主任觉得这事情绝对不会是那么简单的,说不得一个电话打给了丁小宁也许,薛时风想借此跟陈太忠缓和一下关系?这个消息我得传达到啊。

丁小宁接到这个电话,心里有点纳闷,心说这薛时风是什么意思啊?上次老薛找郑在富的事情,做舅舅的直接婉拒了,她这外甥女儿根本就不知道有那么一回事。

不过总算还好小宁同学脑袋瓜是绝对够用的,而且她这两年一直跟在她的太忠哥身边,耳濡目染之下,对官场的某些行为规则也有些许的了解,“舅舅,你把他的话,原封不动地跟我学一遍”

郑在富当然知道相关信息的重要性,学出来的话连语气都差不多,做外甥女儿的一一记下,心里隐隐有了一点明悟。

陈太忠正在招商办里翻看报告,就接到了丁小宁的电话,他略略思考一下就明白了,于是轻笑一声,“呵呵,好了,薛时风草鸡了,不用理他了

有些事情的微妙,不是一两句话能解释出来的,只有当局者最明白其中的味道,简而言之,薛时风这一手,将他不欲将事情继续下去的意思表现得淋漓尽致。

他要是没什么表示,那就难免带给别人一种将仇恨记在心里的感觉,如此一来,陈太忠就未必肯放过他了,不过,这个电话打得过于谦恭和嚣张也都不行,过于谦恭就有将来阴人的翻册,事有反常必为妖。而过干嚣张的话一一那不是没事找平叫

所以,薛书记再告状这种方式,适度地表示了自己的不满,但又表现出没兴趣计较的意思,这就是他说了:姓陈的你别欺人太甚啊,差不多就行了,我***都这样了,别逼着我跟你红眼”

当然,里面还有一些别的意思,比如说他找的传话的这个人,也很有意思,是丁小宁的舅舅,不过这些就不是重点了,总之。薛时风这个电话不算示弱,但是不欲生事的态度也是一目了然的。

“啧,他怎么就不反抗一下呢?”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郁闷地晒一晒嘴,照此分行,向忠东所交待的薛时风没参与此事的消息,十有八九是真实的。

可是哥们儿都准备好了啊”陈太忠觉得有一种一拳打到空气中的感觉,说不出的不舒服,不过现在让他再去踩一踩薛时风。似乎”又有点过了吧?

他正郁闷呢,杨晓阳开门进来了,“头儿,我有点想法,想跟您汇报一下

“要是造纸厂的事儿,就别说了”陈太忠面无表情地摇一摇头,“小杨,我建议你找几本内参去看一看,我对污染企业一向不支持,科委搞的装修检测你总知道吧?”

杨晓阳听得登时无语,他跟客户已经谈得七七八八了。不成想吉科长发话,要他中止谈判,他心里真的太委屈了,说不得就据理力争了起来。

说句实话,他现在的心态有点变化,自打杜毅成了书记,他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处境变得微妙了起来,就连秦连成见了他,也要微微点一下头,知道他跟杜书记关系的人,对他也客气了些许,杨晓阳终究还年轻,这一切的一切,让他情不自禁地有些飘飘然了。

尤其是,想到小吉那个科长还是从他手上抢去的,现在又让他中止谈判,他不跳脚才怪,不过吉科长虽然有吉建新在撑腰,这种场合也不能发火,只能就事论事地告诉他这不但是我的意思,也是陈主任的意思。

所以,听说陈主任回来了,杨晓阳就跑了过来,说实话,他对陈主任还是比较敬重的,最起码他第一个单子没被向阳镇坑进去,就证明自家的科头做事有原则,也很讲究。

当然,他这么上门请示,潜意识也隐隐有点期待:陈主任未必会直接拒绝我,那个啥,蒙老大可是走了呢。

可是他才一张嘴,就吃了当头一棒,而且,这一棒是如此地决绝和响亮,根本不给他任何的转寰余地,一时间心里就有点不平衡了,“可是别的地市都在引进,咱们不努力的话,就被别人抢去了,这涉及到咱们的业绩

“业绩,,没有重污染企业就没业绩了吗?”陈太忠不以为然地膘他一眼,心说这年头连小杨胆子都大起来了,“你要是觉得,离了这些重污染企业就完不成任务,那回头我跟秦主任说一声,把你调到一科去,张玲玲那儿没这么多说法。

一科才是正儿八经的招商办业务科,这二科纯粹是陈家人一手炮制出来的,两边的待遇差不多,一科虽然是一帮能力超强的老人,但是二科的人比他们差一点也差不到哪里去。

当然,加上陈太忠这个变态就不一样了,二科去年的奖金高出一科一倍还多,还发了大量的高档福利无非是香榭丽舍悲伤之夜的失物而已。

不过,一科也有一科好的地方,那就是大家不是吃大锅饭的,谁拿下的单子就是谁拿下的单子,不像二科,我的任务完成了,你任务没完,那么,我的单子算在你头上好了。

在陈太忠看来,大锅饭是要不得的,但是纯粹的包产到户也不可取,承包的同时,大家讲究个配合才是王道,人终究是社会性动物的。

不过陈太忠这建议也没什么恶意,张玲玲胆子再大再看业务二科不顺眼,也没有给杜书记的关系穿小鞋的胆子,反正只要你有实打实的能力,那里不会吞没你的业绩一小杨你觉得自己有能力的话,可以去那儿嘛。

杨晓阳在招商办呆了这么久,当然知道业务科的情况,他也不怕去那里,然舟小杨终究是年轻,听到陈主任的话里,似乎说自己除了污染企业就引不来像样的企业了,虽然知道这话不无激将的意思,可是他那份好胜心还是忍不住跳了出来。

“我才不去一科,那儿冷冰冰的,没啥人情味儿,反正,,就不要这几个企业,我也完得成任务

“切,吹牛吧?”陈太忠很不屑地哼一声,看向他的眼中,充满了戏徒,“你今年要完不成任务呢?”

“那随便陈主任你处置!”杨晓阳也叫上真了,心说我是不想让我妈总跟同学张嘴,可是关键时刻张一张卑,我这点任务怎么可能完不成?

“处置?我才懒得处置你”陈太忠不屑地扬一扬手,“你要是完不成任务,就别在二科呆着了,去一科当科长去吧,二科丢不起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