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8 流言1729怀旧1730邵国立v蒋君蓉

1728流言1729怀旧1730邵国立v蒋君蓉

同章尧东谈完话,陈太忠再回科委,就是十一点了,回来之后,他居然从张爱国处听到了一个比较令人愉快的消息:曲阳区副区长谢向南来了。

谢区长正在腾建华的办公室坐着,见到他进来,站起身笑着点点头,“太忠,好久不见。”

这家伙还是一如既往地语句精炼,不过还好,他随身还带了两个农业园的干部。出于对等原则,腾主任这边也安排了专人负责沟通,至于腾建华本人,则是黑着脸姿在一边静静地听着,跟谢区长相对着默默喝茶。

陈太忠的到来,打破了相对的沉闷,又听了一阵之后,腾建华瓮声瓮气地发话了。“最多先拨一半,等你们的配套资金到位,再考虑另一半,我们还要下去检查。”

“腾主任。你就多拨一点吧,县里财政很吃力。”谢向南难得地多说了几个字。脸上却是没什么表情。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对腾主任有多大怨气呢。

这家伙也能来跑钱。可算是异数了,陈太忠听得颇有一点哭笑不得,遗憾的是。腾建华不为所动,黑着脸摇头。“就是这么多,没有商量的余地。”

腾主任也是个古板之人,跟拙于口舌的谢区长坐在一起商量问题,倒也算得上一对绝配了。

“那好吧。”谢向南没有再坚持,而是勉力挤出一个笑容来,“感谢科委对我们的支持,谢谢腾主任,也谢谢太忠。”

“不要谢我,要谢的话你去谢吴市长吧”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吴市长对曲阳农业园的建设高度重视,老谢。不要让吴市长和腾主任失望啊。”

“好吧。时间不早了。一起吃顿便饭吧?”谢向南出来跑钱还真不行,本来是邀请吃饭表示感谢,可是看他木呆呆的样子。倒像是有多么不情愿似的。

腾建华不买帐,摇一摇头,“我还有事,谢区长和陈主任老朋友聚会,你们俩吃好喝好就行了。”

这不是腾主任对谢向南有意见,事实上他一直就是这么个人,坚持工作和私谊要分开,何况这拨款还没上会,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定下来,眼下去吃饭算不得官场中正常的人际交往,反倒容易被人歪嘴。

更何况他对这笔钱也着实有点肉疼,手里有钱了又难免有点架子,心说你跟陈主任是曾经的同学和同事,你俩叙私谊去吧,我不掺乎。

这原本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然而,陈太忠下午就听到了另一个版本的传言:陈主任现在是真的不行了,先是被曾市长打脸,然后连吴言这新上任的副市长。都敢对科委指手画脚。陈家人为了防人笑话,有意强调跟曲阳区某副区长是同学关系”

啧啧”真是大江东去浪淘尽,多少英雄人物叶”

这些人真的有这么闲吗?陈太忠实在有点无法忍受了。他喜欢从别人嘴里听到吴言的强势一这原本也是他的初衷,但是现在他成了她的踏脚石,这多少让他有点哭笑不得。

你们擦亮眼睛等着看就行了,他也懒得分辨,不过,说起吴副市长。他又想起了王副市长。说不得联系一下邱朝晖。“老邱教委要咱们出两个专家参与校园网的投标评定,我觉得杨帆能算一个,另外一个,你拿主意吧。”

邱主任是搞电气出身的,跟校园网不太搭边。不过也不能说全无关系。于是就应承了下来。“杨帆的实践水平不错我再去凤凰大学找一个理论水平比较高的吧”

陈太忠本以为,自己已经将科委的事情理顺了,谁知道随着蒙艺的离开,各方势力纷纷地露出了或狰狞或暧昧的面目,各种意外层出不穷,在回到凤凰的几天里。真是忙得脚不沾地。

而现在吴言又操心着她老父亲的病情,很少有时间跟他长篇大论地沟通了,陈家人一肚子郁闷憋得难受,琢磨来琢磨去,发现也就是能跟唐亦蔓说一说。

事实上。陈太忠非常不愿意打扰三十九号院主人的清净,因为在他看来小董董跟自己一样,都是比较超凡脱俗的人,用官场中杂七杂八的秽事去骚扰她,实在有点唐突佳人了一虽然她对这一套东西,也相当有见地。

不过,哥们儿憋得太难受了!有了这个理由。他也顾不得许多,说不得寻个没人注意的时候,悄悄溜进去,两人搂搂抱抱着说起了最近的事情。

“你和王宏伟之间。不该有这么多猜忌的,他其实一直都很照顾你”唐亦萤先对此事做出了肯定,接着对另一件事情做出了否定,“许纯良来凤凰科委,对你来说不是好事。”

“什么?”陈太忠既然就教于她。自然就做好了接受指示的准备,可是,小莹董这个论点实在太让他吃惊了,由不得他不惊讶,“你没搞错吧?我俩是好朋友啊。”

“好朋友?”唐亦董微微一笑,笑容里有点说不出的味道,“那我问你一句话,他来了以后,科委的人是听你的还是听他的?”

“听,“听我俩的。”陈太忠已经隐隐地感觉到问题可能出自哪里了,不过,大家既然是好朋友,那就说明万事都可以商量的。不是吗?“我会坚定地支持他的工作的,纯良那人你没见过。性子真的很好。”

“我见过他”唐亦莹笑一声,“你俩都是愿意做一点实事的人”别的就不说了,你觉得他的处事理念肯定会跟你的相通吗?”

“这个嘛,”陈太忠被这个问题难住了,他和许纯良为人处事的方式大相径庭,关于这一点,是个人就知道,不过,“我俩脾气和性格是不一样,可是互补性很强,单纯从搭班子的角度上讲,这应该是好事吧?”

“话是这么说,但是你俩根本没有分出来主次啊”唐亦董不以为然地摇头笑一笑,“算了。你想试就试一试吧。我是见过好朋友因为工作上的事情彻底翻脸”这不是太可惜了吗?”

她的话就算说得相当明白了。你俩是好朋友不假,但是你的性子强,认定的事情不肯让人,许纯良是比较柔顺的主儿,可难保是不是外柔内刚的那种,再加上人家了以为傲的家世,到时候真的因为理念不合而对峙起来,就有损这一段友情了。

“嗯”我会让着他的”陈太忠想一想,终于下定了决心。哥们儿一向很懂得顾全大局的,只说科委现在,我不是也基本上全放手的吗?

不过,想一想自己在科委当太上皇习惯了。他也承认她的话不无道”涉及了原则问题呢?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令他比较郁闷的话题,然而,这样的话也只能在她这里听到。知世良要来的人并不多,谁个想起跟他谈这个

吴言到是知道纯良要来,但是小白和他有大把的时间粘腻在一起,等事到临头再细细分析也不迟,而且白市长处理问题带有很强的官场思维方式,她强势是不假,却也深谙平衡和进退之道,所以类似这种困扰普通人的事情。在她眼里也未必是什么要紧事一细不管怎么说,陈某人跟许家人也是朋友,有什么不好协商的呢?

“算了”。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将心中这份纠结抛开,想到自己其实一直很少来三十九号,心中登时生出些许歉疚来。揽着她的腰肢,在她脸上轻轻地吻一口,“忙过这一段以后,我会常来看你的,带你去世界各地玩。”

“你是第二次说这样的话了”。唐亦壹的身子软绵绵地靠在他身上。幽幽地叹一口气,“我很高兴听你这么说,但是我知道,你会越来越忙的,这不以你的意志为转移。”

“这个”也许吧”陈太忠苦笑一声,想一想自己未来的事情将会越来越多,禁不住一阵阵的头皮发麻,“也不知道到了什么级别就能清闲一点了,素波和北京还有一堆事等着我呢

“这跟你的性情有关”唐亦鳖淡淡地答他一句。两只细嫩修长的小手无意识地把玩着他的大手,“你要真担心我寂寞,就劝一劝晓艳好了。”

“嗯,这个事情。我一定帮你办到”。陈太忠点点头,开始盘算怎么做蒙晓艳的工作”

当天晚上,他又接到了邵国立的电话,说是明天飞天南,要他从凤凰赶到素波,他听得又是一阵头大:是不是该好好提升一下境界。弄个。分身出来了?

不过,这也是一件一等一的大事,怠慢不得,陈家人叹口气,只能怪自己是忙碌命了,说不得第二天一大早起来之后,就到招商办请假。

“太忠,你这也,差不多点嘛”、秦连成听说之后,唯有苦笑了”“凤凰是你工作的地方,不是旅游景点,你多少照顾一下其他同志的感受嘛,这次去几天?”

“不知道”陈太忠老实地摇头。“就按十天算吧,我可能还得走一趟北京

摔伤的那两位已经同科委达成了协议,每个人一次性支付十五万,这件事忙完,凤凰这边确实也可以告一段落了,屈志坚被纪检委请去喝茶和许纯良的到任,想必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为今之计,他也只能尽量打时间差了。

秦主任听得长叹一声,犹豫一下发问了,“太忠。今年你能保证完成多少任务?”

口凹章念旧

陈太忠这次去素波,肯定是要带上丁小宁的,结果刘望男一听,也要跟着去,还说希望住在素波市军分区招待所,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陈太忠不得而知,不过显然,这应该跟她曾经的军旅生涯有关。

好死不死的是,还在路上呢,刘望男就接到了姐夫曹小宝的电话,,“望男,我和县委徐书记在素波呢,听说最近丁总经常在素波,能不能帮着打个招呼,徐书记想再见一见她。”

徐自强安稳地渡过了那段艰难岁月,又由于听了陈太忠的劝告。跟盛华走得近了一点,现在杜毅一升职,徐书记在县里的地位也稳中有升。

徐书记、盛市长加杜书记,通德的李书记又是老好人一个,那么,从通玉县到省里,就是非常完整的一条线,这种情况下,通玉县的相关领导只要脑瓜不是傻的,就知道该何去何从一正是所谓的一朝天子一朝臣。

徐自强到是一个干脆人,答应了陈太忠提携曹小宝之后,前一阵正好通玉县的一条乡镇级公路发生翻车事件,造成一死六伤,徐书记当即借此发作,免去了交通局的大局长和一个副局长。

可是这曹小宝原本是白丁一个”直接送到交通局局长的位置上。实在有点那啥,徐自强走一条曲线,要一名即将退休的副局长主持交通局工作,曹小宝则是以“熟悉县里路况”为由。调任交通局副局长他本来就是做司机的怎么可能不熟悉路况?

经过王家兄弟覆灭一事,通玉县里的相关领导也就知道曹小宝的老婆到底是什么来头了,想一想满大街转悠的合力汽修,大家对这样的任命实在没办法表示不满,事实上,以通玉县的天高皇帝远和徐书记强力上涨的行情,直接要曹副局长主持工作,也没人敢说个不字。

不过。曹小宝终究是没搞过交通工作,徐书记此举不但是为了尽量降低物议,同时也是对本县的交通工作负责不是?

总之,徐自强此举给城市里的人看起来难免有点荒唐,但是搁在通玉县,那就算相当讲究了,实际上。通玉县的人民比较质朴,大家认为这也算补偿曹小宝老婆一家受到的惊吓。

跟旁人不同的是,徐书记这人做人。不是特别的势利,虽然蒙艺走了,但是他总念着陈太忠提前给自己打招呼的好处,就想多结交一下。

可是陈主任的行踪,有如神龙一般见首不见尾,徐自强就只能退而求其次,找丁小宁坐一坐了,他现在在盛华面前的位置都不算很稳固,就别说在省委一号面拼了。丁总虽然年轻,却也是能跟杜老板直接对话的主儿,费心经营一下,总是没错的。

“问题是,我是答应了老王了啊”陈太忠听得挠一挠头,“王启斌现在已经调任干部二处任处长了,早就约好我,要单独坐一坐”要不这样,望男你和小宁去见一见他算了。”

陈主任在这几年的官场生涯中,很是惹了一些人,可是同时他也扶持了不少人上去,这地下组织部长不是白当的,又由于他扶持的这些人多是不得志之辈,或者是没想到天上能掉下来馅饼的主儿,所以,他还没有遇到传说中的“背叛”如果不算曾学德的话。

甚至,连一些被他指点过的主儿,都惦记着他的好。就比如说现在打电话联系的徐自强,可见这官场里,倒也有可交之人。

可是,想到别人都蒸蒸日上,偏偏自己面临各种反扑,陈家人这心里真的就有点说不出的恼火,禁不住悻悻地哼一声,“老王叫我好几次了,这次不能再爽约了。”

“好的”。刘望男很干脆地点点头,不过丁小宁提出了异议,“太忠哥,望男姐也就这么一个惦记的人了,你要是能腾出时间,就好歹给徐书记一个面子吧?。

嗯?陈太忠闻言,从后视镜里看一眼刘望男,见她脸上没什么表情,犹豫一下方始笑着点头,“行啊,不过”那就得晚上了,老王再三跟我说,要单独跟我坐一坐的。那我俩能不能跟着去?”丁小宁还真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六六一了想想,泣老至和小至的那点事儿我都知道了,想儿品工会在意哥们儿多几个红颜知己出来吧?

王部长没介意,但是汤丽萍不自在了。

妾启斌一开始是想请陈主任晚餐的,最近他荣升了,相关应酬在骤然间增多,家里的老伴也就不好再做什么干预,夜不归宿也是可以理解的了连她的行情都看涨了,家里的麻将摊子从不缺搭子,而且一玩就是一整天。

可是,陈太忠的晚饭已经安排好了,要接待北京来的邵总,那就只能定在中午了,地方是在陈家人觉得比较自在的港湾大酒店。

他心想着既然是中午又是在公众场合,老王爱面子要考虑影响,总不能再带着小王来了吧,不成想推门而入的时候才发现,不但小王来了,连汤丽萍都在。

小汤同学一看到陈太忠身边的丁小宁和刘望男,脸色就微微一变。没办法,一看这两位美女,就知道跟陈主任的关系不寻常,而她走上社会时日不长见识不广,脸皮还没厚到能对此熟视无睹的境地,心中登时打起了小鼓一一别是来捉奸的吧?

王启域也是微微一愣,不过他见过的阵仗比在场的几位加起来都多,倒也不以为然,年轻人的事情年轻人自己解决好了,而且他不认为小陈连这几个女人都镇不住。

丁小宁本就是冰雪聪明之辈,刘望男更是眼光老辣之人,坐下没三分钟,就知道这长发披肩的小女孩,十有八九跟自己的男人有点什么,不过,看到陈太忠那种大大咧咧的样子,两人也同时能确定酬看来这小女娃娃没碍手呢。

她俩都是深知陈太忠的,这家伙看似滥情,实则对自己身边的女人独占欲很强烈。而且从来是敢作敢当,并不吝惜让别人知道一从这一点来说,丫固然是很无耻,但好歹还算是一个敢于面对责任的男人。

王启斌长于观察。随意的两眼就知道这三个女人擦不出火花,说不得冲小王微微示意一下,结果四个女人搅在了一起说笑,他则是和陈太忠低声喁喁细语。

原干部二处李处长调到省工商局做副局长、党组成员,证明邓健东做事也不是赶尽杀绝之辈,而任命王启斌做处长,更证明此人行事还算有担当。

李处长是蔡莉的人,换个处长又是蒋世方的人,这干部二处的风水。有点那啥啊一一陈太忠不无恶意地揣测着邓部长的心思。“你上任之前,老邓没找你谈过话?”

“说了那么两句,意思是我是老组工了,要明白组织工作的重要性,不要辜负党的信任”王启斌苦笑一声回答,“算是点我吧组织部毕竟是党委口儿的。”

他这苦笑里,是带了三分做作的。干部二处的处长都当上了,让人拎着耳朵劝诫两句又算多大事情呢?

“可是,老蒋也是副书记啊”陈太忠笑着答他一句,接着又犹豫一下才发问,“工作没感到有什么掣肘吧?”

“这到没有。说是三大处。我这个二处是最小的,照我看,二处和三处加起来也比不上一处”王启斌笑着摇头,“邓老板这点魄力还是有的,而且”…我跟蒋老板也是间接关系。”

敢情,王处长就职之后,还专程去看望过戴主席。想听老领导指示两句,戴复倒是挺为他高兴的,可也没说别的,不过话里若有若无地表示出一层意思:蒋省长大约还关注不到你这个层面来。

这让王启斌心里略略好受了一点,他也担心组织部三大处的作用被人为地夸大,万一让正部级的领导关注到的话。他这夹缝生涯就不好过了。

总之,不同的层次就有不同的苦恼,王处长虽然实权在握了,心里的惶惑也没有少了多少,不过话说回来,他现在可是有资格在郭宁生面前挺直腰板了,别看姓郭的是素波市的市委委员,惹得王家人火了,想办法恶心一下郭宁生还是不成问题的。

“我也不求别的,干几年二处的处长,能像老李一样,放一个副局长出去。这辈子也就够了”王启斌的酒量还真的不行,喝了没多少就开始信口开河,“没进过省委不知道。进去了才知道。综合干部处的处长”屁都不算。”

“你就少矫情吧”陈太忠笑了起来。当然,在他看来这话是一种变相的夸奖,“要不换回原来的位子试一试?”

“人的欲望总是没有止境的”王启斌笑着回答,却也不见如何着恼,“压力越大的时候,上进心也就越强,你迟早会知道的”,而且以我的年纪。该考虑退休之后的事情了,不像你还是八九点钟的太阳。”

“老李去了工商局?”陈太忠见其隐约有喘嘘之意,于是岔开了话题,他没见过李处长,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想到某些事,“他不会为难钟胤天吧?”

那是我的女婿,还用你操心吗?王处长笑着摇摇头,顺便看一眼喜笑宴宴的四女,心中没的涌上一份不忿来:你小子打算把胤天的妹子搁在什么位置啊?

泌章邵国立兆蒋君蓉

一顿饭下来,丁小宁和刘望男配合得很默契,虽然也跟汤丽萍说了几句话,敷衍之意却是溢于言表,小汤同学心里有数一一女人的心在此刻是最为敏感的。

可是偏偏地,她还得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来,心中一时就生出了些许的不忿:你俩不过是答应了太忠的那几个条件而已。我是自爱了一点,要是我也厚着脸皮脱了衣服,不信他会不怜惜我。

想到陈太忠提的那几个条件中。有“不许争风吃醋”一点,她的心情就越发纠结了一些,你俩这是看出来我还没成为他的女人,才有意如此对我吧?

陈太忠却是没注意到几个女人之间的微妙一一章尧东说得很对,他现在的眼界不能太低了,像这种小儿女心肠之类的东西,他无须太过关注。

见刘丁二女同小汤谈得“尚可”他就想起一件事来,“对了汤,这两天要有朋友过来,到时候可能有些房地产方面的消息,需耍找你了解一下。”

“没事,我随时可以向杨总请假的”汤丽萍甜甜地一笑,虽是中规中矩的,心里何尝又没有一点卖弄的心思?“要不我现在就跟他请个。假?”

“现在嘛,”陈太忠沉吟一下,心说我这儿要是跟上三个女人,不给邵国立张罗一两个就说不过去了,可是哥们儿手上哪儿有现成的资源?为那厮专门去找也不值得。于是笑着摇一摇头。“算了,有情况的话,给你打电话吧。”

在将汤丽萍放到正泰公司门口之际,一阵微风吹来。带给人一种沉的的潮湿,丁小宁抬头看一看阴霾的天空,“要下雨了。”…要下雨了”刘望男却芳看着汤丽萍苗条纤细到丽不禁风的背影,轻叹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女孩儿给人一种孤寂的感觉

“嗯?”陈太忠侧头看她一眼。又看着那孑然独行的身影消失在大厦门口。心里居然隐隐有些赞同她的观点,说不得苦笑一声打着火,“呵呵,有点心动,不过招惹不起了。”

“卑男姐,你要给他招揽多少个女人才算够?”丁小宁气哼哼地看她一眼,“太忠哥帮你姐夫是应该的,你别心思总这么重”。是吧,太忠哥?”

“呵呵,本来我的时间很紧的呢。”陈太忠笑一声,不正面回答,刘望男却是随手在丁小宁脸上捏一把,轻笑一声,“小狐媚子,嘴馋就是嘴馋,想霸着太忠。也别往望男姐身上推。”

邵国立坐的飞机是下午三点到素波,随身还跟着三男一女,陈太忠开着林肯车,丁小宁驾驶着奔驰,两辆车接出了邵总一行。

住就安排到了港湾大酒店顶层的总统套里。韩忠韩老板早得了消息,知道此人是京城权贵子弟,亲自来张罗,不过由于形象问题,这家伙怎么看怎么像是个混混,邵总对他不是很感冒。

不过,陈太忠没想到的事情,韩总却是想到了,丫不知道从哪儿弄了两个水灵灵的服务员。就在总统套里站着,随时等候召唤可见每个人的成功,都不能单纯地说是侥幸。

坐着喝了一会儿茶。邵国立就站起身来,急着要看丁小宁的那两块地,嘴里还不忘记口花花地调笑,“太忠也真有办法,这可是人财两得了,回头帮我问问,宵家还有没有适龄少女了。”

“个人魅力,嗯,个人魅力”。陈太忠笑嘻嘻地回答。

两块地在素波市郊。邵总又执意下去亲自转一转,天上已经下起了蒙蒙细雨,他身边的娇媚女子帮着撑起了一把伞,陈太忠看得不冉得暗暗感慨,看来这京城的衙内认真起来,也有些不怕吃苦的劲儿嘛。

然而,他这感慨没有过多久,由于雨渐渐地大了,土地开始变得泥泞了起来,邵国立厌恶地磕一磕鞋上的泥,“这雨真讨厌,快点走吧。我要去换鞋”。这家伙居然有这样的洁癖!

“不去素仿看一看了吗?”一今年近四十岁的男人发话了,此人对土地布局有些见解,大概就是邵总请的专家了。

“现在去,怕是不太合适”。邵国立笑着看陈太忠一眼。“估计没准又会惊动什么人,是不是?”

“外面看一看不要紧,要走进里面看真的不合适”。陈太忠点一点,头,“要不现在咱们开着车绕着素坊转一圈”其实看一看外面临街的房子就行了,里面的。都是要拆的。”

“外面以前我就转过了邵国立摇一摇头,又皱一皱眉,“不行,要赶紧去换一双鞋

估计就是九华的邵红星带这家伙看过,陈太忠心里挺明白,不过大家既然决定甩开邵红星了,那也就无所谓了,“我车后备箱里还有两双鞋,你穿多大号的

“呵呵,你这家伙倒是真懂得享受”。接过他递来的鞋盒,邵国立迫不及待地蹬掉了脚上的皮鞋,端详一下包装,“呵呵,还是普拉达,好生活啊,你后备箱里还有什么好东西?”

“那可不能让你看。怕你眼红”。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他的后备箱就是使用须弥戒的中介,怎么会让别人去看?

“看你那小气样儿。”邵国立不满地看白他一眼,换上鞋之后的邵总。又是精神百倍了,用力踩了踩脚下硬实的行道砖,眼珠转一转,,“太忠,咱们从空中看一看素纺吧?。

“你找直升机?”陈太忠笑眯眯地看着他。

“啧,来你这儿了还不是你负责联系?”邵总大大咧咧地回答他,“别告诉我说你不行啊,那会让我小看你的

“你这家伙陈太忠叹口气,他不是找不到,而是懒得为这点小事去张罗,不过人家把话都说到这一步了,他也就没办法再拒绝了……我打个电话试一试吧。”

手里捏着手机,他开始琢磨了。打电话给谢向南怕是不行,虽然凤凰科委给曲阳拨款了。可是老谢在家里没话语权啊,联系韩老五吧,每次都麻烦人家也有点没面子不是?

又想一想,他决定直接联系军分区招待所的张所长,从凤凰宾馆老总张智慧的行情,不难猜出这招待所的所长。必定也是熟悉各种渠道的。

果不其然,张所长听说陈主任要用直升机,随后拨了几个电话之后就告诉他,“等天气好一点再说吧,不过刷上太多人,三个行不行?直升机这东西也不太靠谱

陈太忠挂了电话。走了回来,“我说,这直升机的性能有点悬乎啊,你就不考虑一下自身安全?”有他伴随,倒是可以保证安然无恙,可是他吃撑着了在丫面前展现出异常?

“我又不上去,找人航拍一下不就完了?”邵国立回答得轻描淡写。仿佛就应该是这么回事一样,“我说从空中看,是看片子,广告公司不就有人专门接这活儿的?”

“废话,我找的是军机,哪儿是广告公司的飞机?”陈太忠不满意地瞪他一眼,“天南很落后。再被”找民用飞机,消息就不好封锁了

“军机?”邵国立侧头看他一眼。笑了,“太忠你行啊,手伸到部队里了,一个电话就能搞定,佩服,佩服

这厮嘴上说的是佩服,可是看他那表情,似乎就是理所应当的样子,丁小宁和刘大堂见状,交换一个眼神:啧,这些权贵子弟,眼界不是一般地高啊。

从郊区回来,时间就不早了,韩忠韩老板已经打了电话过来催,说是饭菜准备好了,就等着几位的消息,好随时开席呢。

港湾大酒店的大门是旋转式的。陈太忠一行人才走到门口,不防一辆车也从门前车道上开了过来,车里下来两女一男,打头的却是蒋君蓉。

蒋主任一如既往地下巴朝天,看到陈太忠也带着人,瞥他一眼冷哼一声,也不打招呼,径直向旋转门走去,竟然是想抢在他们前面进去。

“喂,美女,让一让好不好?。邵国立一见这冷艳的女人似乎认识陈太忠,禁不住出言调笑一下,“哥先来的。”

“哼”。蒋君蓉冷哼一声,不屑地瞥他一眼,“跟陈太忠在一起的,也就是这点素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