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3 新仇旧怨1734撞破

1733新仇旧怨1734撞破

蒋君蓉搁了电话之后,冲面前两位凤凰市的纪检干部点一点头“好了,你们等着吧,他马上就到了。”

这不止是陈太忠答应的,她也有这个信心,陈某人玩不出什么幺蛾子,并不是每个f部听说纪检委找其谈话,就会潜逃国外,大多数人还是知道配合的重要性的。

那两位听了,交换个眼神,其中一个小声发话了“非常感谢蒋主任的帮助,我们回去以后,一定好好地审查,彻底搞清楚陈主任在科委土地非法转让事件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回去吗?”蒋君蓉沉吟一下,她心里可是清楚,要不是自己一力主张,凤凰的纪检委根本就不可能派人过来,你们把陈太忠带回凤凰,岂不是放虎归山?

“我知道你们难做,就在我这儿问吧”,她终于拿定了主意“如果他还冥顽不化,我可以帮你们联系异地审讯的事宜。”

那两位又交换个眼神,虽然面上都没什么表情,却是都看得到对方眼中隐藏的那一丝无奈:神仙打架殃及凡人啊,也不知道陈主任对美艳的蒋主任做了什么,惹得人家大为光火,希望不是始乱终弃吧……

我要看着你在我面前屈服!蒋君蓉却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跟陈太忠的恩怨实在太源远流长了,恼怒之下,根本就顾不得考虑蒋省长曾经对她的劝诫。

这一次,我是用了自己的力量,没利用老爸你的资源,不会给你带来麻烦…当然,蒋主任是这么认为的,至于到底是不是,那就难说了。

蒋君蓉昨天好悬没被邵国立气炸肚,等她问出人名之后,马上给京城的关系打去了电话,得到的消息,令她失去了找邵国立麻烦的心情。

凭良心说,邵国立本人,她是可以不放在眼里,可是邵家枝繁叶茂的关系网,却是她不得不忌惮的,她老爹虽然也有些关系,可是在这些红色世家的面前,根本不值得一提。

蒋君蓉见识过的公子哥不少,在七八年前她就发过类似的感慨“那个里的人就是一些贾赦贾政,我老爸不过是贾雨村而已。

在那个叛逆的年纪里,她很有自喜的想法,认为贾雨村并不是个天生的小人。

当初其落魄接受甄士隐的赠银时,只是“略谢一语并不介意,仍是吃酒谈笑”,丫鬟娇杏回顾其一眼,变被其引为知己牢记在心异日甄家遭逢大难,他知道后遗人送银送物,还要讨娇杏做二房,并且答允找回走失的英莲。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风骨铮铮的书生,硬生生地被官场打磨成了裸的小人,他不比宝二爷有显赫的家世,可以坚持自己的主张游戏在红粉中…到最后竟堕落到乱判葫芦案,并且在贾家倒地时毫不犹豫地再踩一脚。

贾家,林家,可是他贾雨村的恩人。

但是蒋君蓉认为,正是贾家仗着恩人的身份,毫不留情地践踏贾雨村的尊严,才会遭致如此的报复,要知道,连平儿迳贾府的丫鬟都敢说他是“饿不死的野杂种”0贾家是国公,而贾雨村是一介寒生,纵然官至府尹,也得不到世家该有的尊重,这还亏得是贾家倒了,要不然类似包庇薛蟠之类的事情,他还是不得不做下去。

总之,邵家这种高门,她在天南为难一下并不打紧,然而人家邵家没倒不是?为难的后果那就堪忧了,所以蒋君蓉不想找郧国立的后账,可是骄傲如她,受了这样的委屈总得找个地方撒气的。巴?

凭良心说,蒋主任并不认为陈太忠很好对付,然而有一点理由支持她这么做:姓陈的是天南的干部!

既是在她老爸的管辖范围之内,这就是一个莫大的优势,而且蒋主任同陈主任结怨已久,想到昨天的事情,真的是不尽的新仇旧怨滚滚而来。

既然拿定了主意,她就要琢磨怎么收拾陈太忠了,想起凤凰市的常务副市长前两天来过家里,说不得她就一个电话打给了曾学德。

从曾市长口中,她知道了凤凰科委目前虽然红火,却是也有点小小的不和谐音荇,那就是科委的房地产公司最近事故频发,不但出了安全事故,更是有非法买卖土地的嫌疑。

当然,曾学德好不容易跟老领导搭上线儿了,自然不肯说他和张开封的旧怨,这有以权谋私的嫌疑不是?所以他说得就比较……客观。

蒋君蓉一听说这公司的法人代表是陈太忠,马上就意识到了这是一个机会,于是旁敲侧击地打听一下…敢情凤凰市只拿下了一个负责营销的副主任在审查,还是迟迟没有定性,至于说陈主任,根本边儿都不沾。

这就不对了啊,蒋君蓉听得义愤填膺“曾市长,你这是只打苍贱不敢拍老虎,凤凰市科委不是一直是陈太忠做主吗?这种事情怎么能忽视了法人代表呢?”

面对一个地级市的常务副市长,蒋主任这么说话也真的算不客气了,但是她就这么说了,因为她不仅仅是蒋世方的女儿,而且她还即将升为正处,正处和副厅……也不过就是半级的差距。

我忽视不忽视关你鸟事啊?曾学德心里这个郁闷啊,就没办法说了,你一个小女娃娃家家的,我该怎么做需要你提醒吗?

可是曾市长也只敢心里抱怨一下,他现在离不开蒋世方的支持…蒙艺已经走了,而且他这么为难屈义山,等同亍裸地打陈太忠的脸,跟蒙系一帮人也算划清界限,只剩下不多一点的表面交情了。

再加上他在凤凰仆街已久,没多少人脉,章书记和段市长现在对他又保持着高度的戒备,这种情况下,他除了拼命抱紧蒋省长的大腿,真的别无选择。

“君蓉,这种事情要慢慢来”,曾学德耐心地解释“现在屈义山这边还没有定性,要是再审查陈太忠,容易让人产生一些不必要的联想,事情就有可能发展到不可控制的地步……

到了这个时候,曾市长越发地不能说是自己的私人恩怨了…没办法,有些话一开始不说,以后就再也没有说的机会了。

“只是审查,又不代表他一定会出问题,摔清楚了,不也是对咱们的干部负责吗?”蒋君蓉冷冷地训着足可以做自己老爹的曾市长“看来凤凰市的局面,不是那么好嘛。”

她要说“凤凰科委的局面不是那么好”的话,曾学德还无所谓,毕竟科委不是他分管的,不好也是部里的典型,小蒋你该找谁找谁去好了。

可是“凤凰市的局面不好”,这话就有问题了,曾市长清楚,这就是人家对自己在凤凰表现出的掌控能力表示不满了当然,他不能问这是小蒋的意思还是老蒋的意思,一时间只觉得无限的委屈…妈逼的老子只是个副市长啊,虽然加号常务俩字儿也是副的。

“那君蓉你的意恿是?”曾学德沉声发问。

“该查的人就得查”,想到陈太忠和邵国立肆无忌惮的嚣张样儿,蒋君蓉只恨得牙都是痒痒的“查清楚了,也是对咱们的干部负责。

“嗯,那等陈太忠回来吧”,曾学德只能用拖宰诀了,上次他通过唐亦萱传话,小陈那边没什么反应,证明年轻的副主任还是知道顾全大局的…至于陈太忠在科委怒斥文海,他也听说了,不过面对这种事情,若是连这点火气都没有,那也就不是陈太忠了。

可是眼下真的查到陈太忠头上,那家伙不暴走才怪,曾市长心里暗暗苦笑,他当书记的那一阵,在凤凰官场一度被边缘化了,所以对陈太忠在高层的能力不甚了了,但是他却知道,小陈在凤凰真的是呼风唤雨的主儿,嚣张蛮横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当然,以前有蒙艺罩着,小陈再嚣张也没人管,可是现在蒙艺走了,那家伙再这么折腾,没准就要酿成事端了,曾学德不想让这个人出事。

“不用等他回来,他就在素波呢”,蒋君蓉哼一声,曾市长桧这点小算盘还是瞒不过她的“你派人过来吧,我帮你找到这家伙。”

曾学德暗暗地叹口气,这砍呵真的是避无可避了,挂了电话之后,一时间心里生出些许好奇来:这个陈太忠到底是怎么招惹了蒋君蓉呢?

今天一大早,曾市长又接到了蒋主任催命一般的电话,说不得硬着头皮给秦小方打个电话:秦书记,科委那边土地非法转让的事情,要不要找陈太忠了解一下情况?

秦小方在电话那边登时就沉就了,好半天之后,才不带任何情绪的问一句“这个事情,你跟三十九号打过招呼吗?”

“没有”,曾学德很干脆地回答,心说你该拒绝我了吧?

“哦,那我知道了”,果然,秦小方很干脆地挂掉导电话,然而,没过多久,两名纪检监察干部走进了曾学德的办公室“曾市长,小方书记说,您有重要任务安排给我们。”

这个秦小方……曾市长一时居然有点无语,好半天才暗暗地叹口气,陈太忠啊陈太忠,不是我反脸无情,你看看,你到底得罪了多少人?

1734章撞破两名纪检干部都是监察十室的,一名马超一名王汉,搭班子也有段时间了,大家说起来都笑称这是秦书记的“王朝马汉”,在凤凰纪检委里算是有名的擅打攻坚战的硬汉。

不过,这俩硬汉听说要查的是陈太忠,也禁不住有点腿肚子发软,那是能从省纪检委囫囵着出来的主儿啊,说不得相互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疑惑”你最近得罪秦书记了吗?

“只是普通审查”,曾学德淡淡地表示一下自己的意见“凤凰科委最近事情比较多,谣言满天飞,有些事情尽快澄清了也是好的。”

“可是,陈主任好像不在凤凰”,马超小心谨慎地表示,这种试探是该由他来的,他是监察十室副主任,副处级,不像王汉只是一个正科。

“他在素波呢,去了素波,你们跟这个人联系”,曾市长推一张纸过去,上面是人名和电话“她是素波高新区的常务副主任,你们客气一点。”

拿着这张纸,马超和王汉走出了曾市长办公室,王汉探头看一眼“蒋君蓉,咦,这个名字我好像听说过……我打个电话问一下这人的来历。”

“不用问了,她是蒋老板的女儿”,做领导的终究不一样,消息灵通得很,马主任面无表情地回答“素波官场第一美女,跟咱们吴市长齐名。

“蒋;老板的女儿,王汉倒吸了口凉气,那我们该怎么办?

“怎么办?凉拌!”马主任嘴角扯动一下,算是个笑意“走上程序的事情,咱们按程序执行就行了,反正啊……注意方式方法吧。”

历史的车轮……哦不,是体制里的程序,终于开始缓缓地转动了。

不过,王汉心里的压力没马超那么大“其实咱也不用想那么多,现在陈太忠不但让着曾老板,听说吴市长跟科委要钱,那边给得也特痛快,那混蛋小子草鸡了……蒋老板这边一出手,他扛得住扛不住还是个问题呢。”

“你能确定是蒋老板出手吗?”马主任冷哼一声,不过,这话是他用来表示领导的威严的,倒不是说他有充足的理由反对“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陈太忠就算再不行,也不是咱们掺乎得起的,别说我没提醒你啊王汉,你要想表现出倾向性的话,不要把我算进去《”

总算还好,等赶到素波的时候,两人终于知道,蒋主任不但真的很漂亮,而且反的决心也很强,居然包揽了不少事情,为的就是揪出隐藏在人成公仆中的败类。

陈太忠在接到电话的半个小时左右,就赶到了蒋君蓉的办公室,令大家瞠目的是,这家伙被纪检委找来谈话,身边居然还很招摇地带着两个女人!

你这还真的是不拿村长当干部了?马主任原本是打算和稀泥的,可是见到这种叔可忍婶不可忍的场面,终于有点保持不住平常心了“陈主任,组织找你谈话了解情况,其他不相干的人,就请离开吧“我就带了人来了,你有种的咬我啊”,陈太忠脸色一沉,手一指坐在一边的蒋君蓉“她是凤凰市纪检委的吗?怎么就坐在这儿了?姓马的,别给你脸不要啊。”

陈某人这副处已经做了一年多,虽然在凤凰呆的时间不多,可是做为市管干部,市直机关里差不多的实权人物他也基本上都对得上号。

纵然是心里早就打算好不掺乎了,马超还是好悬没被这话气破了肚皮,一时间都有掀桌子的冲动了,当然,他还是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的,可是原有的不掺乎的立场,就难免要动摇一下了“这儿是蒋主任的办公室,我们能把主人撵走吗?”

有种格你挺蒋君蓉撵走嘛。

“哦,我就知道是这样,随便聊聊的嘛”,陈太忠大喇喇地往沙发上一坐,笑眯眯地摇一摇头“老马我不是说你,既然是随便聊的,你就别搞什么组织谈话之类的,知道的明白咱俩关系好,你是跟我开玩笑,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被双规了呢,呵呵。”

妈逼的,我扛不住了,马主任快被他喜怒无常的态度气炸肺了,不过这口气他还必须得咽下去,说不得沉着脸摇一摇头“陈主任真能开玩笑,咱们说的是政府工作上的事情,你身后的丁总和刘总,还是回避一下吧。”

他倒是想在那俩女人身上做文章,但是人家丁小宁身后不但有甯家,还有杜老板呢,他怎么敢,嫌自己死得不够快?

“在运儿谈啊,这地方我怎么觉得……有点尴尬呢?”陈太忠笑嘻嘻地摇一摇头,回头冲丁小宁和刘望男使个眼色,他带两女来,纯粹就是恶心人的,目的达到了,自然可以让她俩离乔了“想问什么你尽管问吧。

“小小的科委副主任,还真是挺嚣张的啊”,蒋君蓉身边的男人发话了,此人年纪不大,也就是三十出头,肤色白皙,戴一副眼镜,薄薄的树脂镜片,档不住眼中浓浓的不屑之色“凤凰市的干部,就都是这种素质吗?”

“你说话口气倒是挺大的,科委副主任小,你是副省长吗?”陈太忠不屑地看他一眼,摸出手机把玩着,冲马超一努嘴“马主任,你这边不相关的人,也挺多的嘛。”

“陈主任,那是省政府综合处的穆海波处长”,王汉终于有机会插口了“穆处长找蒋主任有公干,你还是说说你的事情。巴。”

“才是个小小的处长,就想干扰纪检委的工作了?”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心里却是微微地一惊,好家伙,蒋君蓉的火气这么大?居然把省政府的大秘喊过来了?

穆海波是蒋世方从天涯省带过来的人,蒋省长这是回自己地盘了,不需要带太多人,现在他顶了赵明的位子,不过既然能跟了来,穆处长在蒋省长眼里的份量,是不言而喻的。

“狂妄”,穆海波被陈太忠这话顶得差一点翻了白眼,陈某人这话确实挺狠的,撇开蒋世方的信任,你丫也不过就是一个处长,得瑟什么啊?

“有毛病!”陈太忠笑嘻嘻一指他,既然这厮说话如此刻薄,他自然就不会考虑其身份了,你省长秘书再大能,还能把手伸到凤凰科委去不成?

“好了,陈太忠同志”,马主任这次连同志都叫上了,显然是要开片了“我们找你是想了解一下,清湖区向你们科委转让了三块土地,做为房地产公司的法人,这件事情你知情吧?”

“转让土地的事情,科委的领导层都知情”,陈太忠哼一声,心说一开始说话,你丫就给我下套子?真是混蛋“这件事等一等谈,我打个电话先……

这位还真当纪检委找他是聊天啊?见过狂格,真是没见过这么狂的。

陈太忠却是不以为然,既然已经跟穆海波撞上了,后悔仆么的也就不用说了,官场里做人固然要低调,但是人家都骑到脖子上了,还缩头的话,除了别人的小看再也收获不到别的东西了。

省长秘书又如何?想当初哥们儿跟省委书记的秘书还不对眼呢,不也活得很滋润?

至于现在要给谁打电话,他还没想好,事实上他说要打电话,也不过是为了恶心眼前这帮人,却是没有任何打电话求助的意思。

可是很明显,王汉会错意了,他轻声咳嗽一下“陈主任,请配合一下,如果有不得不打的电话,希望你能当着我们的面打。”

官场中的事情就是这样,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穆海波没表态的时候,王汉还不敢怎么说话,眼见双方掐起来了,他也不得不表示一些倾向性出来了…不管是不是表面文章,他总是要做一下的。

蒋君蓉也很满意他这么说话,现在问题的关键是,科委的房地产公司确实有点毛病,陈太忠若是私下打电话求助,倒是什么都能说,多么低的姿态都能做,可是当着大家说话,就不得不考虑一些东西了。

当然,这也就是对着陈太忠,对上别人的话,怕是直接就咎通讯工具没收了…你的问题还没说明白呢,现在打电话,是想串供吗?

陈太忠冷冷一笑,才待说什么,手里的手机却是很凑巧地响了起来,遗憾的是,来电话的人不太合适,是万里寻夫目前呆在北京的伊丽莎白。

“陈,你说了过几天就要来的”,伊莎在电话那边抱怨,尤为难得的是,她说的竟然是“我的汉语现在提高很快,是吧?”

快是很快,但还是不够,陈太忠见到马超和王汉都紧紧地盯着自己,恨不得将耳朵凑到手机边来听,说不得笑一声,直接用法语说话了“哝,实在太抱歉了,我现在遇到点事情。”

伊丽莎白却是个胸大没脑的,或者说有点兴奋吧,她根本没反应过来陈太忠为什么用法语跟自己说话,说不得哇啦哇啦讲了半天,到最后才还要陈吻自己一下再挂电话。

陈太忠当然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粑骚,说不得只能一本正经地解释两句,搁格外人看,是陈主任在郑重地用外语同外商沟通,事实上,他只是哄情人的语气比较严肃而已。

好不容易哄得伊莎挂了电话,陈太忠绷着脸叹口气,低声喃喃自语一句“唉,招商引资工作就是难做啊……”

不成想一声轻笑响起,他抬头一看,蒋君蓉冷艳的脸上泛起了一丝不屑的微笑“你是在谈招商引资的事情吗?好像……说的不是英语吧?”

“是法语”,陈太忠冷笑一声,哺自一撇,也是一副不屑的样子“蒋主任,这个世界上的语言,有很多种的。”

“哝,原来是法语啊”,蒋君蓉并没有被他的轻蔑所激怒,而是点点头,不过,下一刻,她的脸猛地一沉“那个叫伊丽莎白的女人,缠你缠得很紧嘛。”

我靠,陈太忠登时傻眼了,没等他反应过来,蒋主任又是一声轻笑“陈主任,世界上会法语的也不是你一个,你太小看公务员的素质了……绷着脸谈情说爱,很辛苦的吧?”

你怎么也会法语呢?陈太忠真的是愣住了,连她恶毒的话都没心思计较了,你不是靠着跟人工床才能拉到业务的吗?你你你……怎么就敢会说法语呢?

马超和王汉又交换一个眼神,不过那意思就不得而知了,倒是穆海波听得冷冷一哼“这种事都能当众做出来,生活作风真是糜烂……”

“姓穆的,不好好说话你会死吗?”陈太忠登时就恼了,当然,这恼怒并不仅仅因为他被对方指出生活作风糜烂,更是因为前面的一番做作被人识破了,这让他有点无地自容的羞惭,更重要的是,点破此事的人居然是他万分看不起的蒋君蓉…这次可是丢人丢大发了吖。

“你倒是好好说话了”,蒋君蓉笑吟吟地看着他,眼中戏弄的神色非常明显“可是措辞实在太不当了,要我帮你翻译出来吗?”

“哼,这种事,说了你也不懂”,陈太忠的脸皮,那不是一般地厚,更重要的是,他的脑瓜也很机灵“涉及国家机密,我劝你还是不要过问的好。”

“哝?涉及国家机密吗?那我倒真的不能理解了,麻烦你稍微解说一下好吗?”蒋主任眼中,猫戏老鼠的眼神越发地明显了。

“既然你想犯错误,那我就成全你”,陈太忠脸一沉,手机上一阵乱翻,翻出了黄汉祥的电话号码,桔头又看一眼蒋君蓉,眼中已经满是怜悯之色“你确定……想知道吗?”

你很会演戏嘛!蒋主任含笑点头“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现在,我非常期待你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