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7章 浮出1738闯会场

官仙 1737章浮出1738闯会场

蒋世方话一出口,蒋君蓉和穆海波齐齐地就一震,这不仅仅是被省长大人的怒火吓的,更是被蒋省长的话吓出了一身冷汗。

说句不客气的话,黄汉祥的能量是不但对于主政天南一省的蒋家人来说,尊重是必须的,但是也没必要专门低声下气地去向一个小副处表示亲热这不合身份。

可是撮合一号和国外的某个副部长见面,这里面的味道,就实在太多也太可怕了,穆处长和蒋主任虽然都还年轻,但是眼界和见识均不普通。自然明白对等原则的重要性。尤其是在国与国交往的时候。

“我确实错得很离谱”穆海波非常痛快地再次承认自己的错误。“原来他跟法国人来往,还真的”真的是忍辱负重。”

不过蒋君蓉却是疑惑着发问了,“老爸,我也知道我错了,可是这个”这个,,这个不是今天的《新闻播报》吗?陈太忠既然参与了这件事,为什么,,为什么他没在北京而是在天南呢?”

这个问题,她不得不问,因为这不符合逻辑。

“你”蒋世方真的有贞无语了。不过,这终究是他自己的女儿,他当然也知道其喜欢怀疑一切的性格,于是冷冷一哼,“这个答案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知道的是,一号问过同样的问题。”

是黄汉祥胡说的吧?蒋君蓉脑中居然猛地蹦出这么个念头来,然而下一刻,她就很想哀地发现一个事实:黄汉祥是否胡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黄家的老二真的这么说了,就算说谎,那也只能证明陈太忠跟他的关系太铁了,姓陈的值得他说谎!

这是怎样的一种悲哀啊?她的眼泪又禁不住扑簌簌地掉了下来,我堂堂的省长千金,居然斗不过一个普通工人的儿子?

事实上,黄汉祥是否胡说,黄家人自己最有发言权的。

陈太忠一得了自由,首先就给黄二伯打去了电话,感谢他的仗义执言。黄汉祥没吃他这一套,反倒是苦笑一声,“太忠,以后你不要这么来无影去无踪的好不好,天南那小的方能有多大事儿啊?看把你急火的。”

“对黄二伯您来说,是卜事,可是对我来说就是大事儿啊”。陈太忠苦笑,原本他是不想这么**地拍马屁的,不过人家老黄今天挺仗义。他当然就不肯做忘恩负义的小人。事实上他这话也是实情,天南这一亩三分地儿,黄家搞不定的还真的不多。

“你差一点害死我,你知道吗?”黄汉祥冷哼一声,却也不见如何地着恼,“老板都问起你了,幸亏我帮你掩饰过去了。”

这话他说得轻描淡写的,可是陈太忠却听出了问题,一号的关注会带来怎样的影响,他并不知道一毕竟是没到那个层次,但是他非常清楚省委书记的关注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打个比方说,下面一个小副科。被杜毅问起来的话,整个人生轨迹都要出现大的转变,就像皇帝宠幸了某个不知名的宫女一般,一边都要有太监做下记录、跟踪服务相当长一段时万一至尊什么时候又想起。这边无言以对就麻烦大了。

那还仅仅是省里的一号,整个国家的一号,那就更不用提了,而陈家人现在还没被人骚扰到,这绝对不是相关人等的失职,那只有一种可能…号根本就没有问起过他!

来自这种级别的关注,恐怕是黄汉祥想拦都拦不住的!陈太忠基本上能确定这一点,于是干笑一声,“呵呵,黄二伯您别吓唬我,小陈我胆子做不了那么大的孽!”

“真的问你了,我哄你干什么?”黄汉祥有点恼怒了,不过下一玄,他就转进了,“不说这个了,你这次又犯什么事儿了?”

这话他原本是不想问的,他才懒得关心小陈犯了什么小错误,要是大错误的话,怕是不等他提,小陈自己就要张嘴求救了,当然,在黄总眼里,刚才的求救那根本就不算求救,无非是跟个法国女人多说了两句话。被有心人抓住做文章了一下面这帮人也真够闲得蛋疼的。

正是黄总觉得,这屁大的事情都有人折腾小陈,他才风风火火地给蒋世方打了一个电话,没办法,他看不过眼:就算你们不知道我跟小陈的关系,可是欺负人你也得找个差不多的理由吧?

不过他心里也明白,陈太忠犯的估计不止是那点事情,眼下陈置疑自己在一号面前说话的力度,说不的他就借机转移话题,过问一下

说穿了,他的过问,无非就是掩饰自己刚才吹的牛皮,没错,一号是问了,不过问的可不是小陈这个人,领导只是想问一下:科齐萨这家伙。是不是所图很远,在法国能力如何。将来又能走到什么样的位置?

按说,就算是这种问题,相关部门也应该找到陈太忠了解,毕竟是一号的疑惑不是?大家的答案不但要负责,还要全面,那么,牵线人的真见和看法也很重要。

不过此时,陈太忠已经离京了,而相关部门的其他专业人士也给出了完整的答案,如此一来,陈家人的看法就是可有可无的了,于是黄汉祥就表示,这个。人有要紧事走了,反正小伙子不是常驻法国的,也不是专业人士,那点意见征求不征求吧。

事情说起来挺简单的,但是黄总也有点虚荣心不是?不但跟别人要说促成此事的是自己,而且还想在小陈面前显摆一下,不成想听对方隐隐有继续探听的意思,心说这话我就不能再说下去了。

“其他事儿,能有什么事儿啊”陈太忠苦笑一声,“无非有人看我不顺眼,想借机整我一下,值的计较的事情那么多,偏偏地我规规矩矩做事就有人找麻烦。”

还是有事,不过是不大的小事!黄汉祥知道这话该怎么听,一时就更放心了,“我说你好歹收敛一点。生活有点不检点啊,,嗯,对了,保华前两天还问我你什么时候再来呢。”

这话相当不见外的,在黄总这个级数的人的眼里,生活不检点根本不是问题,提都不值得提,那么眼下提出来,就是比渊的关心了,而且,何保华做为黄家的女婿直都是比技慨凹幕化的人物,黄汉祥跟他提起来此人,说明黄总也不是无情的长辈。只不过在很多人面前不方便提就走了。

“又要去北京了”陈太忠挂了电话,默默地叹口气,白市长的老爸已经到了北京小伊莎也犯骚了,何院长这边也催了”真是分身乏术啊。

不过,在去北京之前,他有一件要紧事要落实,那就哪个王八蛋把凤凰市纪检委的人招到素波来的?

当然,这事儿跟蒋君蓉脱不了关系,不过。那烂女人我已经收拾过了,现在问题的关键是:姓蒋的再大能,再是省长的女儿,若不是有凤凰市的配合,那边怎么能过来人呢?

这件事,秦小方是脱不了关系的,所以,他刚才并没有过于为难马超和王汉,犹豫一下,他打个电话给唐亦壹,“小董董,秦小方的纪检委,现在很不乖啊…”

唐亦董一听说他居然又彬已检委找去谈话了,登时也是一愣,随即关切地发问了,“怎么回事,你要紧不?”

等她听完了过程之后,才叹一口气,“原来你到了素波,我说呢,”

哦啊,这是嫌我这两天没去陪她吧?陈太忠想起自己的承诺,一时有点不好意思,“我真的挺忙的,,算了,我现在就往凤凰赶总可以

“不用了,你总是有正经要做的,有这话就行了”唐亦董笑一声,终于将话题扯了回来。“能追你到素波去,我还不知道这事儿,呵呵,看来秦小方也有想法,现在的人变脸还真是快啊。”

“我喜欢你被边缘化。”陈太忠也笑一笑,这话的意思不言自明。

“既然你在蒋君蓉那儿没吃了亏,还气哭了她,那么,这件事情凤凰市有谁参与了,你也就不要问了”唐亦董懒洋洋地答他。“拭目以待就行了,等大家知道蒋世方都要向你让步的时候,真相自然就浮出水面了,,有的是人会找你撇清。”

可是我咽不下这口气啊,陈太忠悻悻地顺一砸嘴,他承认小费莹这法子是最稳健也是最符合官场思维的,大巧不工大音希声,他沉得住气,自然就有人着急了。

遗憾的是,今天下午小的放肆,又让他很难得地体会到了那股快意恩仇的酣畅淋漓,一时间情绪上有点转化不过来,说不得重重地叹一口气,看来哥们儿还是不合适混官场啊,“等我离开官场的时候,会好好地陪着你到处玩的。”

他打这个电话的时候,并没有避着刘望男和丁小宁。这不是说他有心泄露同唐亦董的私情。而是说在他先后两次被纪检委找麻烦的时候,这两个女人都坚定的站在他一边,刚才的事情虽然不大,可是他一时也没有想到化解的对策。倒是刘大堂勇敢地闯了进来,而小宁居然就动手了。

面对这样的情意。他要做出让两女回避的姿态,哪怕是他自己主动回避,都未免有点伤人了陈家人不怕伤人,但是不想伤自己人。

,观章闯会场

陈太忠放下电话之后。两女也没有出声,好半天之后,丁小宁才轻声发问了,眼中满是不可思议的表情,“太忠哥,你的电话是打给”唐亦莹的?”

这也难怪她不可思议了,唐亦董,蒙艺的嫂子,蒙晓艳的继母,凤凰市里谜一般存在的人物你跟她也有超友谊关系?

“她其实是个可怜人,年纪轻轻就背上了那么重的道德束缚,她才二十多岁啊”陈太忠叹一口气,又点点头,“不过小宁、望男,这件事就你俩知道,我不忍心瞒着你们,你们能保证不说出去吧?”

“常去幻梦城的都知道,我的嘴很严的”刘望男笑一声,最初的惊讶过后,她也承认陈太忠说得确实有理,唐亦董过的就是活死人的生活,于是率先表态。同时还不忘记打趣一下丁小宁,“到是小宁就不好说了,她脾气不好,性格也冲动。”

话是这么说的。但是姓的心里,没地涌出一丝酸楚来:别的女人,可不见他这么郑重其事地交待,弈来这个唐亦莹”唉,这个唐亦莹一

“望男姐,你跟蒙晓艳的关系,可是很好的”丁小宁想得比较少,她知道望男姐平素一向稳重,但是疯起来也不成个体统,少不得狠狠回击一下,却也是玩笑的意思,“回头要是太忠哥被捉奸在床,肯定是你通知的。”

被蒙晓艳捉奸在床?那我还真的期待呢,正好协调她母女俩的关系,陈太忠笑一笑,网要说什么,冷不丁手机响起,来电话的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

“陈主任,有些情况,我想跟您汇报一下”来电话的居然是王汉,经过跟马主任的默契交流,他打电话过来,肯定是有话要说的,“不知道您晚上有没有时间?”

“晚上没时间”陈太忠本就不是一个心胸宽广之人,你一个小的正科居然敢上杆子欺负人,我不追究你,那是我肚量大,你要觉得请我吃顿饭就能化解前您。那真是找死!

所以,他的话相当的不客气,“有什么话,直接说吧,这都说了一下午了,还没说完?”

王汉哀怨地看了身边的马主任一眼,这一眼不用任何默契,是个。人就看得出来:陈太忠怨气冲天呐,“陈主任你听我解释。我们是被骗来的

陈太忠默默地听完他的话,心里就明白了,兀自是余怒未消地哼一声,“我知道你们端的就是得罪人的饭碗,不过以后心里敞亮点,别总稀里糊涂地被人当枪使。知道不?”

“陈主任指示的对”王汉笑嘻嘻地在电话这边点头,都说纪检委的见官大一级,不过他怎么敢大陈太忠?连马主任也不存那奢望,虽然被了,心里反倒是舒坦了一点。

总算搞定了!挂了电话之后,他递给马超一个如释重负的眼神,然而马主任魂不守舍略略偏西的眼神告诉他,主任这是问了:凤凰那边屈义山处的同事,,咱们是不是得尽一点心意呢?

王汉无奈,又摸出手机,输入了某个同事的电话,侧

自家的辛任,发现马丰任不再跟自只对眼。而是削疼用一空中细碎的雨丝若有所思,终于暗叹一声,手指重重地压上了“发射”键,

陈太忠当然不知道自己正在履行大贪官拯救小贪官的承诺,压了电话之后,他无言地撇一撇嘴,唐亦董这话还一点都没错,手机挂了不到五分钟,倒开始有人通风报信了。

曾学德受了蒋君蓉的撺掇,秦小方伪作不知。这都是陈太忠意料之中的事情,不过消息一旦被证实,他还是有点无所适从,因为每个人都可以说是无心的。又可以说是有意的,阴差阳错之下。形成了这种效果,他若是想要立刻报复,却是无法锁定目标。

同时对付秦小方和曾学德吗?别扯了,只秦书记手里掌握的资源,就可以形成一个派系的,曾市长孤家寡人一点,不过蒋世方可能做出什么反应也不好说。

不能同时对付。他很快地就做出了决定,否则这就是硬生生地逼着秦小方和曾学德合作,共同对付自己呢,要各个击破才是正理。

不简单啊。哥们儿居然学会分化瓦解对手了,陈家人又开始沾沾自喜了。心情一时间就好了不少,于是又想到一这种事情提前爆发出来,其实是好事。单看结果的话,秦小方和曾学德简直是主动把脑袋凑过来。主动做垫脚石给他踩的。

这次试探不的手,相信在一段时蒋内,很多人都该按捺住心里那份蠢蠢欲动的心思了吧?说不得,他也将心思转移到了屈义山身上。

“太忠哥。你想什么呢?”丁小宁见他中天沉默不语,忽喜忽怒的,终于轻声发问了。

“在想一个贪官,值愕不值得救”陈太忠下意识地回答。

“什么?”对这个答案,丁小宁显然有些惊讶,“贪官,,为什么要救贪官呢?”

“因为”这个嘛”陈太忠筹措了半天语句,发现想说明这个问题真的比较费劲。于是苦笑一声,“因为救这个贪官”它对我有利嘛”

他回答的声音越来越低。因为他也知道,自己的这个答案,有些不太合适,这些界上有些事情,真的是做得却说不得的。

不过,他总觉得自己有点愧对面前这双清澈得一眼望得到底的大眼睛记的两人初次相逢,勾动他的,就是小宁眼中的那份纯真”

想到晚上六点半,邵国立要摆宴回请自己,陈太忠心说老邵既然还要在素波呆两天。而我已经定了明天飞北京,哥们儿得找个人陪着他。要不然也不是朋友之道。

他是常来素波的,不过他对这里的娱乐场所还真的不是很熟,琢磨来琢磨去,想起一个人来:二七路的派出所副所长赵明博。

派出所所长可算是本地的地头蛇,吃喝玩乐的场所肯定都走了然于心的,万一遇到点事情也顶得上用场,根本不需要邵国立的保镖出手,吃不了什么眼前亏。

当然,选择赵明博,就是因为此人在他跟杨明的斗法中坚定地站在了自己的一边;陈太忠虽然领的是王启斌的人情,可是能顺手提携一下此人,那就提携一下好了。

然而,打赵所长的手机不通,他琢磨一下,看还有一点时间。于是林肯车加速驶向二七路派出所。

林肯车有省委的通行证,派出所的门房都已经跑出来要拦了,一眼看到通行证,说不得身子一侧,将车让了进去。

停好车,陈太忠走进派出所,在值班室敲一敲窗户,“问一下,赵明博在哪儿办公?”

“哦,在二楼”值班室的女警员看他一眼,觉得眼前这人气度不凡,犹豫一下又补充一句,“不过他在开会呢,估计要到晚上八点以后才有空。你有什么事儿吗?”

“能帮着传一下话吗?就说陈太忠找他,有要紧事”陈太忠大大咧咧地发话了。

“改天吧。正处理他的问题呢”女警面无表情地回答,“赵明博犯错误了,你再要等的事情,他也没空搭理。”

“哦,什么性质的错误?”陈太忠不动声色的发问,心里却是纳闷,郭宁生真有胆子给赵明博穿小鞋吗?王启斌是走了,但是人家现在是省委组织部三大处的处长,就算姓郭的想动他,那警察分局里也不全都是没脑子的吧?

再说了。这么小小的一个人物,郭宁生没道理揪着不放,东城区是素波第一城区。简直可以说是天南第一城区,姓郭的眼光会这么吗?

女警又看他两眼,似乎在犹豫该不该说,不过。最终她还是压低声音嘀咕一句,“是殴打外国友人,而且坚持不赔礼道歉。”

“哈,没想到这小子还有这胆儿”陈太忠听得就笑了,这种事情跟派系打压不一样。别人想为难赵明博,还真是可以做到“秉公处理”不过,哥们儿既然来了,当然就不能看着老赵被人欺负了,于是摇一摇头问那女警,“好了,会议室在几楼?”

女警坚决地闭住了嘴巴,不肯再说话,却是有意无意地使个眼色:楼上呢。

二楼会议室里,赵明博绷着脸坐在那里,他对面是分局皮副局长和所长汪峰,一边还有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在旁听。

皮副局长手里拎着一张稿纸抖一抖,“让你写检查,半天就写了这么几个字?”

“我觉得我没什么可检查的”赵明博的胆气还真够壮的,“他侮辱我,我就可以打他,而且我保留向上级组织申诉的权力”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是在破坏素波市的城市形象”眼镜中年男人一拍桌子,“受害者说了,你必须向他赔礼道歉!”

“哈,这么热闹?打扰了啊”陈太忠推门而进,笑着冲在座的诸位点点头,又冲赵明博一招手,“老赵,走了,喝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