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1章 吉祥物1742公关

1741章吉祥物1742公关

要不说是同事呢,汪峰猜的一点都没错,赵明博接了电话之后就是一句话“想要我不追究他的责任?行,他跟我道歉,写检查,最少五页……陈主任,我可以这么答应吧?”

“那是你的事儿,要不是赶着喝酒,我有一万种手段玩他”,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回答,将车停在了停车场,这时候两人才刚刚抵达港湾大酒店,这虽然跟天雨路滑不无关系,也由此可见此事的处理速度之快了。

“太忠,大恩不言谢了”,赵所长重重地拍两下他的肩头,眼睛有点发红“以后有事尽管说话,我要是皱一皱眉头,我就……”

“哪儿那么多废话呢?”陈太忠白他一眼“下车,老张都出来了,你还唠叨没完了 !”

陈太忠和赵明博走到派出所院里的时候,有意等了一等,果不其然,张沛林后脚就跟着出来了,见他俩在院子里站着,笑着点一点头“我猜的没错,果然是要请我喝酒了。”

“呵呵,那当然 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他刚才光顾着装通襞得爽了,就忘了饭点儿把张局喊来,没个交待就太失礼了,说不得硬着头皮带路,张局 长的桑塔铀在后面尾随。

陈某人一边开车一边琢磨,老张搭的是韦明河的关系,也不知道韦主任和邵国立是什么样的交情,这么贸贸然带人过去不知道合适不。

赵明博本来有心问一问今天这饭有什么名堂,不过看他眉头微皱,也就很乖巧地不出声,心里却是在暗暗嘀咕《老天保佑,千万别是法国烂人带给太忠麻烦了。

现在两人下了车,跟张沛林走到了一起,陈太忠方始说话“老赵,明天我进京, 有个北京的朋友在素波,你帮忙关照几天,实在不行就跟单位请个假,方便不?”

“陈主任你要再这么客气,不如踹我两脚好了,没问题,我请十夭假”,赵明博笑着点头“刚才电话你也听见了,我是做出重大牺牲了,汪峰肯定没二话的……您的朋友就交给我好了,有需要的话我还能调其他警员。”

“没那么严重,就是领着他四处玩一玩转一转,你对素波熟嘛”,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沉吟一下又补充一句“这也是个机会,你能把握住就最好了。”

赵明 博听得眼睛就是一亮,他一直在琢磨砾主任今天怎么会突然想起来找自己喝酒,现在才明白过来,敢情人家是念着以前那点旧情,想关照自己一下一一要不然素波市旅游公司海了去啦,还能差了导游不成?

毫无疑问,陈主任京城的朋友是大拿,很可能是传说中的太子党,人家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了,赵所长一向是不相信天上能掉下馅饼来的,可是有可能的时候,谁也不可能放弃这种尝试不是?

张沛林当然也听懂了,一时也有点眼热,不过,陈太忠为什么找赵明博做陪客,那是明摆着的一一跟警察的工作性质有关,他想学都学不来的。

不过,今天他给太忠撑了一个场面,人家马上就帮着他引见个有能量的主儿,这种买卖也算划算了,说不得笑一笑“太忠明天要去北京了 ?”

“嗯,没啥意外的话是要是了”,陈太忠笑着 点点头,他沉吟一下又叮嘱一句“张局,今天这个人认识明河,咱上少提这事儿。”

陈太忠认识的人,还真是五花八门,张沛林听出问题来了,敢情今夭的人可能跟韦明河不对劲,这家伙居然能左右逢源,倒也是罕见“那算了,我不上去掺乎了。”

“别个都来了”,陈太忠也不管那么多,笑嘻嘻地拽着他往上走,一拽之下,发现轻飘飘地不着 力道,心说这老张倒也真有意思。

走进包间,陈太忠才发现那国立也是跟自己存了同样的心思,也喊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居然是老熟人,素波市副市长祖宝玉,另一个则是副省级企业天南轴承厂的常务副总高立群。

这一下,包间里起码三个厅级干部,有些话反倒是不好说了,不过,只谈一些奇闻趣事也是满有意思的,陈太忠抽个空子,悄悄地跟祖宝玉嘀咕一句“祖老哥你这隐葳得够深的啊,敢情跟邵总关系好。”

“你这不是没问我吗?”祖市长轻笑一声,低声回答, “你在北京,不也滋润得很?”

晕死,听到这话,陈太忠猛地反应过来一丝不妥,老邵不会把我跟吴言的私情告诉他了吧?禁不住看邵国立一眼,心中生出些许懊恼来,唉唉,看这事儿闹的,人在官场……果然还是要谨小慎微啊“对了太忠,回头帮着素波科委要点谶嘛”,邵国立见他看 自己,笑着插话“在老关那儿,帮着祖市长说一说。”

你小子也就是个体制外的,看这话说的吧,陈太忠看他一眼,笑着点点头“这倒是好说,不过关老板给不给面子就不好说 了。”

赵明博坐在最下首,饶是他脾气暴躁,却是连句话都不敢说,他已经被这场面震晕了,刚才张沛林是震慑了二七路派出所,来到这儿也只有小心慎言的份儿。

人和人还真的不能比啊,他正感慨呢,从门外进来一个服务员“请问哪位是赵先生,外面有位汪先生找你,说是你的同事……有一个外国人。

这包间原 本就高档,韩忠又专门吩咐过的,除了有预约的客人,不管谁来都不让进,赵明博犹豫一下,站起了身子,看一眼陈太忠。

“我跟你一块儿出去”,陈太忠站起身来,跟着走了,邵国立有点纳闷,侧头看一眼张沛林,心说三 个人一起来,你应该知情吧?”张局长,他这是?”

张沛林笑着将今天听说的事情讲了一遍,当然,他并没有标榜自己是如何地仗义,只是实事求是地特事情解说一下,重点还是说陈主任是如何处理此事的。

“阿尔卡特是法国的公司吧?太忠搞得定”,邵国立听了,笑着点点头“说实话……我特佩服他惹事儿的能力,不管他走到哪儿,麻烦就能跟到哪儿,整个就是个吉祥物。”

众人听得笑了起来,就在此时,陈太忠跟着赵明博走 了进来,嘀里还轻声地嘟囔着“我觉得这法国人的审美观点实在是有问题,就季薇那样的,也能被他惦记着?”

敢情,来的人除了汪峰和阿兰,还有李薇和柴局长,阿兰道了歉之后,就剩下写一份检查了,倒是季薇红着眼睛走上前,低声发话,《!赵,所长,对不起……”

陈太忠听说眼前这黑胖的女人就是李薇,实在有点不能理解“鸨:烂”的口味,他正感叹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呢,赵明博扭头看他一眼“陈主任,你看……”

“你自己做主”,陈太忠摆一摆手,心说我跟着你出来,是怕你再遇到什么压力罢了“做好人做坏人,都由得你。”

赵明博最终道是原谅了李薇,按他的解释就是说一一“唉,她受的压力我能理解,也就是搁给我这二杆子脾气了,换个男人怕都就扛不住,就别说她还是个女人了。”

陈太忠却是注意到了汪峰走时的表情“哈,他看起来有点羡慕你,我估计啊,他肯定知道,这是北京来的客人包了的房间……哼,让他再为难你,咱就不让他进。”

他这话就是**棵的卖弄,没办法,陈某人的虚荣心实在太强了,可是赵所长偏偏迹就喜欢这么 交谈,闻言笑着点点头“其实我也想巴结一下他,领着他一块儿来,不过今天有这么一档子事儿,那我也实在是没办法了。”

听说那法国烂人真的来道歉了,祖宝玉笑一笑“我以为太忠只是跟英国人的关系好呢,没想到跟法国人关系也不错,你们不知道吧?素波跟伯明翰结为友好城市,可是太忠一手操办的,要不是怕有些人脸上挂不住,他就把伯明翰拉到凤凰去 了。”

他说话的时候,包间里的电视正舫出着《新闻播报》,看到科齐萨出现,张沛林就忍不住卖弄的心思一一我知道不比你知道的少,既然时效性过了,就可以说一说了。

于是,张局长冲着电视扬一扬下巴“祖市长你看新闻,这个会见……是大忠一手促成的。”

祖宝玉赶忙侧头去看,大家闻言也纷纷扭头,此时,这则消息已经播出了一半,不过,剩下的一半,也足以让大家明白,是谁和谁见面了。

轴承厂的副总高立群看得咦了一声,手一指电视“法国的这个……是个副部长?”

轴承厂这两年 的效益并不是很好,但是无损其轴承工业支柱的地位,高总的见识起码对得起他这个正厅级别,肯定务惊讶地问一声了。

“嗯,当时我有幸见证了一下”,张沛林不动声 色地回答,当然,他有幸见证的是黄汉祥泄密的过程,而不是陈太忠周旋的过程,然而……这点小差别是无关紧要的,难道不是吗?

“我也听说是这么回事”,邵国立点点头,做个辅证,事实上他只是知道陈太忠去了一趟法国,自己弄了点松露而已,不过,这种口惠而实不至的人情,做一做又何妨呢。

“纯粹是撞大运呢”,陈太忠不动声 色地摇一摇头,算是谦虚一下的意思,不过显然,高总看向他的眼神,有一点发直……

1;叼2章 公关第二天,陈太忠在踏上飞机之前,接到了屈义山的电话,方才知道屈 主任今天不用去纪检委报到了,但是听说,文主任已经泄露出了口风:屈某某可能会被调走。

也就是这样 了 ! 他挂掉电话,心里暗叹一声,出了这种事情,屈义山若是还能继续呆在科委,那就有挑战规则的嫌疑 了,不过这也是最好的结果了,依着曾学德的意思,最少也要一脚把老屈踢出官场的吧?

倒是没的让张开封逮了便宜,陈太忠心里不免有点悻悻,总算是科委也因此保住了上千万的收入,他的心情才变得开朗了一点一一哼,姓曾的你这也算是自取其辱。

幸亏丁小宁不跟着去北京,陈太忠侧头看一眼身边的张馨,心里暗暗苦笑,如若是小宁听到小贪官无恙的消息,怕是又要纳闷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好消息,他却偏偏有点担心看到小宁那双纯真的大眼睛一一哥们儿这心态还有点长进啊,不能对亏心事心怀坦荡,这不是合格的国家干部。

张馨跟着他来,却也是有说道的,昨天晚上九点 S,张沛林给她打个电话,听说她都不知道陈主任要去北京,张局长沉吟yixia没说什么就挂电话看着屋里正跟诸女嬉闹的陈太忠,张馨这心里的委屈可是大了去啦,你也不看看他正在玩什么游戏,居然还嫌我跟他接触得不够亲密?

陈某人正用黑帕蒙了双眼,头枕双臂赤着身 子躺在**,几个女人轮番上前跟他那东西略作接触,要求他只靠小太忠就辨认出进入的是那个 女 人 一 一 一 一 一 一这个创意来自于一则洗发水的广告,广告里的男人蒙着眼摸了几下,就从众多秀发中分辨出了自 己的女友,然后张馨突发奇想“咱们也让太 忠摸一摸,看他能不能认出谁是谁来,今天五个人呢,小宁、望男、雷蕾、甜儿,你们的意思呢?”

陈太忠听 了,不屑地撇一撇嘴“人虽然多,发型都不一样,哼,随便一摸就认出来了,换个高难度的吧。”

“那就来个高难度的”,雷蕾接口了,接了婚的女人还真敢说“让太忠用他那儿……嗯,分辨出大家,不许用手 !”

众女一听,登时就笑做了一堆,纷纷说蕾姐不害臊,不过由于陈某人夸说肯定没有问题, 于是大家渐 次地伪作不忿,开始了这个游戏,由于某人屡屡一语中的,众女就商量着下一轮要更加地轻没一点。

陈太忠这下不满意了,我认错哪一个,她都会不开心的嘛“你们这不是吊人吗?我说,游戏得规定个时间吧?憋炸的话,大家可就没得玩了。”

这一S,1,人性中潜藏的**被**裸释放,而荒唐,是永远没有止境 的 一 一 一 一 一 一反正,张馨心里觉得委屈了,今天就来看看飞机还有没有空座 了,结果一问询,还真的有,二话不说就买 了机票。

不会再遇到钱文辉了吧?陈太忠在候机厅扫视一眼,却是不小心又发现一个熟人,居然是蒙勤勤。

就在同时,秦科长 也看到了他,愣了一下走了过来,瞥一眼他身边的张馨,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去北京公干?”

“嗯”,陈太忠笑着点头,想起来自己很久没联系她了,一时有点赧然,少不得琐出一句小道消息来,以示自己对她还算关心“呵呵,听说你弄了一辆高尔夫开?”

“嗯,借朋友的开一开”,蒙勤勤抬手掠一掠齐肩的短发,淡淡她回答“现在用车不方便了,又没人管,开个车四处跑也自由一点。

不知怎的,听她说“没人管”三个字,陈太忠总觉得是在影射什么,心里一时难免有点忿忿,我要跟你接触多 了,你老妈保不齐会以 为我想乘虚而入呢,所以就没接这话茬“你去北京这是……探亲?”

“开会”,蒙勤勤心不在焉地答他一句,顺便又问一句“怎么不见小紫菱跟你在一起?”

“她在北京呢,估计很快赶回来吧”,陈太忠并不介意她当着张馨这么问,到底存了什么心思,大大方方地回答“她还要参加凤凰的招标呢,那家伙也是忙个不停……你什么时候调到碧空去?”

“你就这么着急撵我走?”蒙勤勤怪异地看他一眼“我去不去碧空还两说呢,没准直接调北京总行。”

“这倒也是”,陈太忠笑着点点头,继续无视她话里可能蕴藏的别的意思“听说老板最近在蚤空还算 舒心。”

蒙艺走了之后,他通过两次话,都是泛泛的那种,不过蒙老板身边还有个那帕里呢,那家伙有事没事就打个电话给他,所以他知道,蒙书记去了碧空之后,没有过分低调,而是先调整了一 个市委书记。

由于碧空是党政一把手先后调整,先他两个多月到任的省长为了维护大局,没怎么动作,大家本来想着蒙书记也要理顺一下关系,观察一段时间才动,不成想人家一到就动了一个前省委书记的人。

当然,蒙艺这么做,肯定是有他的道理的,那帕里就猜出一点来“动的人不大不小,正好,也让大家看一看老板的气魄。”

是让下面看,还是让省长看,还是让上面的人看,这东西实在不好说,不过那处长既然很乐观,陈太忠当然就放心了 一一他承认,要说官场上的眼力和对细碎门道的了解,老那比他强得不止一点半点。

“他舒心我 也舒心啊,一个人自由自在的没人管”,蒙勤勤又看一眼张馨,正好通知登机的声音响起,她笑一笑转身走了。

张馨的脸色又有点发白,见她走得远了,才低声问一句“这是……蒙书记的女儿?”

“嗯”,陈太忠心不在焉地点点头,猛地发现她的脸色有异,脑瓜一转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了,说不得苦笑一声“我俩……只是普通朋友。

“是,是普通朋友”,张馨连忙跟着点头,眼光有点游离,居然不敢看他。

“啧”,陈太忠见她如此形状,哭笑不得地叹一口气,有心解释一下吧,又觉得没有必要,说不得轻拍一下她的肩头“没事,你就算说出去都没人信……待会儿我换到她那儿去坐,下飞机再联系你。

“嗯”,张馨点一点头,脸色微微地好看了一点。

遗憾的是,陈太忠运算盘终究是没有打响,敢情蒙勤勤不是一个人去开会的,还有中行的一个同事随行,这也是舂科长为什么会主动走到他跟前搭话的原因见他要跟自己的同事换座位,蒙勤勤脸上的笑容多少就正常了一点,出机场的时候,甚至是两拨人相伴着出去的,然而,见到远处的伊丽莎白笑吟吟地冲某人招手,秦科长又怪怪地看 了他一眼。

“招商引资的任务,真的很艰巨啊”,陈太忠绷着脸,苦恼地叹一口气。

“是很艰巨”,蒙勤勤头也不回地答了一句,跟着自己的同事们走了,那个身材惹火的外国女人可能跟你没关系,但是略瘦的那个……哼 !

陈太忠都很奇怪,凯瑟琳为什么会这么闲,居然有空来机场,结果一问才知道,今天伊丽莎 白跟老板请假时,老板一听,索性是自己开了车来接人。

令陈太忠哭笑不得的是,别看凯瑟琳也一米七三左右,座驾居然是一辆绿色的甲壳 虫,伊莎还高她一点,四个人里就张馨低一点也一米七,加上他这个一米八五的主儿,这小小的甲壳虫真的是爆满了。

四个人在别墅门口下车的时候,才叫个热闹,一边闲逛的几个老人好奇地看着这辆小车,一辆车里出来四个俊男美女也就罢了,而且个顶个地都是高个 子,有人甚至不可置信地去看那辆小甲虫。

“我说,你不能买一辆大气一点的商务车吗?”陈太忠被人看习惯了,不过绁及别人眼里的异样,还是禁不住掏,怨一声。

“所以我很少用我的车”,凯瑟琳看他一眼“你们中 国人挺奇怪,好像不开好车就不能谈生意,可是我就是喜欢甲壳虫。”

“这说明你没有做生意的脑筋”,陈太忠哼一声“如果不能让合作伙伴意识到自己的实力,那么,你的合同会生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可是有人是借锌买好车”,凯瑟琳寸步不让地回答“他们的实力,全部在一辆车上,而且未必是全款……你说的是这样的实力吗?”

“素质,素质啊”,陈太忠知道她说的是实情,但绝对不会为此认栽,说不得抬手指一指她“你看看……你整天接触的都是些什么人嘛。

“我接触的都是你这种人”,凯瑟琳的口舌,真的不是白给的,搞得陈某人一时都有点纳闷,她以前不这样的嘛,这是……生理周期到了吗?

“太忠,老板的车很少载人的”,伊莎见两人居然能为这点小事4_角起来,赶紧劝说“公司里还有一辆福特商务车的,不过那车用的人比较多。”

“好了,不说这个了”,络太忠转身向门里走去“对了,凯瑟琳你也不用着急回去,我跟你商量点事儿。”

“我本来也没打算回去”,凯瑟琳咯咯一笑“你的别墅里美酒不少,我很喜欢。”

敢情,在陈太忠离开北京的日子里,做为保镖,不是伊莎去凯瑟琳别墅里住,就是凯瑟琳来这里住,两人关系迅速升温,由于做老板的喜好杯中之物,椅陈某人在这里的存货很是消化了一点。

十进门,张馨就去房间里换了衣服,开始冲茶拖地收拾家,陈太忠则是拎了几罐啤酒,在二楼的沙发上懒洋洋地一坐“关于临河铝业的项目,我想……我可以考虑一下。”

“是吗?”凯瑟琳眼睛一亮,却也没表示出过分的激动,只是抬手去端面前的茶杯“是有每卅的吧?”

“嗯,没错”,陈太忠少不得将自己了解的情况说一遍,尤其强调的是”“你要是想做完这一单还有别的 单子,那么,照我说的去做,是很关键的。”

“那我也有条件,不能用西门子,而要用霍尼韦尔”,凯瑟琳淡淡地看着他“据我所知,有色公司近年几个项目,都是由西门子来完成配套的。”

“霍尼韦尔,哦,那是美国公司”,陈太忠笑着摁一摇头“给我一个必须这么做的理由,要知道……最近中美关系不是很和谐。”

“那么,AbB好了”,凯瑟琳笑一笑,却是没有往日的那种妖媚,而是很郑重的样子“我只是想向一些人证明我对项 a 的话语权。”

哦,陈太忠一时间恍然大悟,人家不在乎自己选什么品牌,在乎的只是公关过程,犹豫一下终于笑着点头“那么,我们就算谈好了,是。巴?”

“你能确保这个项目吗?”凯瑟琳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他“我需要一个确切的答复。”

“抱歉,我不能给你任何的保证”,陈太忠摇一摇头,见她脸色徽做一变,才笑一声“这世界上从来不缺少意外因 素……我只能答应你尽力去做!”

“我明白了”,凯瑟琳展颜一笑,又是风情无限,顺手拿起一嫦啤酒来,扯掉拉环“为了预祝我们的成功……干杯!”

“我打个电话”,陈太忠举起啤酒罐,借洋洋地跟她礓一下,一边喝一边就拨通 了何保华的电话。

“不用西门子吗?”何院长听得就笑“呵呵,正好跟我想到一块儿去了,你知道,西门子在某些人身上,花了太多精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