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3章 撮合1744章议

1743章撮合1744章议(强烈召唤月票)

通过何保华的解说,陈太忠才反应过来,凯瑟琳的话并不是没有原因的,西门子的轻手伸得是如此之深,有色公司的很多项目在立项的时候,相关数据和投资金额就是直接套用西门子的标准。

这里面到底有些什么东西,实在再好判断不过了,所以凯瑟琳才不肯做西门子,那样的话,体现不出她的优势来。

所以说她的普林斯公司想要争取临铝的项目,并不像她说的那么容易,首先你得扛得住西门子的相关利益集团,才能再说其他的。

也就是这次何保华打算大干一场了,才能有这样效果…既然要大f,那就绝对不会走别人走过的路,这是一个基本常识,没人会幼稚到犯这样的错误。

总算好的一点是,这种配套工程,准入门槛真的相当高,能做的公司用手指头就能数得过来,所以不存在西门子成了主流,别的公司就会因为资质不够没有样板什么的被拒之门外…类似级别的样板,可以周游全球去考察的。

在这一点上,凤凰科委无线紧急呼叫系统在高速公路中所占的垄断地位,西门子是达不到的,你西门子是厉害,但是A阅、霍尼韦尔、阿尔斯通都不是吃素的。

你要说人家不够资格?惹得急了,人家能把本国政府拽出来帮务说话!

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看向凯瑟琳的眼神就有点古怪了,憋了半天之后才冷笑一声“凯瑟琳,事情比你说的要难办得多……你知道不用西门子,我会得罪多少人吗?你居然敢戏弄我?”

“我没有说一定不让你用西门子的”,凯瑟琳居然在瞬间就翻悔了,陈某人听得脸刚刚一沉,不成想她又来了一句,算是对她的目的的完美注脚“不过我们要让别人明白,这次的西门子,不是往日的西门子。

这么操作的话,可行性似乎强了一点,陈太忠刚想点头,仔细琢磨一下,觉得纯粹是种换汤不换药的说法“这两者似乎并没有什么区别…起码难度差不多。”

凯瑟琳盯着他,并不言谆,好半天才轻笑一声“我相信你做得到,你不希望你的情人变得富有起来吗?”

得,这是伊莎跟你签了合同,你就抖起来了!陈太忠心里悻悻地哼一声,心说这美国人还真是够势利的,也够会拿捏人,不过,这符合何保华的策略,他倒也就懒得计较了“下一次你再这样算计我,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当然不会有下一次了”,凯瑟琳看着他就笑,眼波流转间,竟是无限地勾人“有了开始,剩下的,就让上帝决定吧。”

不过,陈太忠对美女已徒有相当的免疫力了,虽然一时有点眼晕,最终还是定下了心神,再度拿起手机“好了,我再联系个人。”

吴言的老父亲已经会诊过了,三天之后上手术台,陈某人既然答应了小白,当然要用足自己的关心,所以他必须尽快地处理一下手边的事情,好空出一些机动的时间来。

他一个电话打给范如霜,范董还就在北京,听他说晚上想叫上自己和何院长坐一坐,笑着答应了下来“好久没有跟何院长联系了,也该坐一坐了。”

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心里这个纳闷,你说这俩也真是的,又不是没见过面,也都是经常在北京的主儿,平常怎么就不注意多沟通一些呢?

很久以后他才知道,何保华原本就性格狷个眼下地位超然又惦记着不要堕了黄家的招脾,虽然求人了却总还保持着一份距离,而范如霜事情本来就多,又知道何院长那里的活不大一点,其人能量也有限,心说大局上格板之后,下面自然有人运作的嘛。

所以,像陈太忠这种润滑剂,还真是这两位之间沟通最好的媒个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如果不出现什么大的情况,这个现象不可能改变。

“你给范如霭打电话?”凯瑟琳在算是相当过硬的,她听出了陈太忠谈话的大部分内容,心说你这个家伙,还跟我说你俩关系一般,一般的关系可能这么说话吗?

“嗯”,陈太忠心不在焉地点点头,拿着手机又要给吴言拨个电话,猛地想起面前这女人听得懂,说不得抬头淡淡地看她一眼,“你还有什么事儿吗?”

“暂时没有了”,凯瑟琳笑着摇一摇头,端起面前的茶杯慢慢地啜饮了起来,却是由于身子俯得极低,胸前硕大的双峰微微地颤动,直欲裂衣而出。

陈太忠见状,只觉得自己又生出了一点反应,说不得咳嗽一声“那你先忙你的工作去吧,回头有消息了我通知你。”

“已经四点半了,通有两个小时就是……”凯瑟琳轻笑着放下茶杯,然而下一刻,笑容就僵在了她的脸上“哦,你说什么?晚上我不是跟你一起去的吗?”

我为什么要带你去呢?陈太忠听得有点迷糊,事情不是还没谈好吗?不过转念一想,她已经去临铝挂号不知道多少回了,带她去倒也不是什么说不过去的事情。

“可是”,他上下打量她两眼,哭笑不得地摇一摇头“你去过正规的政府部门办事吗?”

“去过啊”,凯瑟琳被他看得莫名其妙,说不得点一点头,顺手还一指伊丽莎白“我还帮着伊莎办工作签证,怎么可能不跟政府部门打交道呢?再说,晚上不是私人聚会吗?”

啧,我就跟你说不清楚,陈太忠摇摇头,放弃了解释的念头,很不客气地发话了“不管是不是私人聚会,你脸上画得跟过万圣节似的,这跟我们的身份不相配。

凯瑟琳一向是浓妆示人,带给人惊艳的感觉是一定的,但是如此一未,就显得风尘味儿太浓了,普通的商务会谈还可以,去政府机构办事也可以,但若是跟范如霜、何保华之类的人在一起,谈的又是怎样通力合作,未免就会让人觉得她档次不够…在这样的场合,美貌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实力。

事实上,他也长以为自己和这个妖艳的女人有什么别的瓜葛。

“我发现你们中国人……”凯瑟琳听懂了这话,可是她也有一份她的道理,说不得就要开口辩解,不过陈太忠没兴趣跟她斗嘴,只是很随便地摆一摆手“你是怎么想的,不用告诉我,你可以说你就是喜欢,但是我可以说‘不行,就这么简单……”

一边说着,他一边拿着手机站起身来,瞥一眼身边浓妆艳抹的伊丽莎白,悻悻地哼一声“好了,现在连伊莎都被你传染了,过分……”

走到小客厅的另一个角,他拨通了南宫毛毛的电话,南宫告诉他,主刀医生已经安排好了,吴言对这样的安排表示满意,而且两天之后,吴市长还会飞来北京。

他再给吴言打个电话,吴言一听他已经到了北京,说不得又跟他说起了老父亲的病情,她平日里精明强干从不拖泥带水,若不是头上顶着凤凰市官场第一美女的头衔,真的很容易让人忘记她的性别。

可是遇到这样的事情,她身上的女人味儿终于展示了出来,跟他絮絮叨叨聊了有二十多分钟,直到钟韵秋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她才轻叹一声“又要忙了,太忠,这种时候你能陪在我身边,我真的很欣慰……”

你老爸,就是我半个老丈人呢,我能不尽心吗?陈太忠无言地笑一笑,抬头向小客厅一看,禁不住傻眼了“这是……凯瑟琳?”

一个女人款款地从楼梯口是来,还穿着凯瑟琳的衣服,翘臀的惹火身材依旧,只是脸上已经不见了浓妆,一张艳丽无比又不失清秀的面孔出现了,跟往日那副妖媚的面孔相比,似乎并没有改变多少,但又给人一种然不同的感觉。

“这样总可以了吧?”女人笑嘻嘻地看着他,声音也是凯瑟琳的声音,她很为他的目瞪口呆而骄傲“去了化妆,我就可以跟你去参加宴请了,这可是你说的。”

“我有这样说吗?”陈太忠禁不住翻一翻眼白,不过,他是头一次见到她这副完全不事雕琢的面孔,想到这个咄咄逼人精灵古怪的女人终于放弃了她的坚持,试图迎合自己,于是就说不出太绝情的话来“可是这样看起来,你显得太年轻了……也许你不知道,在中国,年轻就意味着不够成熟。”

“你终于明白我化妆的本意了”,凯瑟琳也不着恼,笑着点一点头,又不无遗憾地耸一耸肩膀“其实我已经……不小了。”

“你先在这儿呆着”,陈太忠点点头,心说你既然不是那副烟视媚行的样子了,让何保华和范如霜见一见你倒也无妨“晚上看情况吧,不过,如果你可以参与的话,伊莎就只能在车里等着了。”

比带着一个外国美女招摇过市更恶劣的行为,就是带着两个外国美女招摇过市,陈某人不是怕事的人,但也不想无事生非,那就只好暂时委屈伊莎一下了。

跟在她身后的伊丽莎白登时就撅起了小嘀“太忠,这不公平……”

1删嶂议世界上本来就没有绝对的公平,陈太忠笑一笑刚想解释,不成想凯瑟琳抢着发话了“她是我的保镖,拥有贴身保镖,这难道……不是实力的体现吗?”

“这个嘛……好吧”,陈太忠终于点点头,这不是他无言以对,事实上,凯瑟琳说的确实有那么几分道理,他自然也就懒得计较了。

一个来小时,实在是禁不起消磨,几个电话之后就到点了,陈太忠打个车去南宫毛毛处借了一辆本田车,径直驶向临铝驻京办。

他陪范如霜聊了没两分钟,何保华就到了,于是厨房里开始张罗,虽说这临铝驻京办的酒菜很不起眼,但是贵在是家乡的口味,有些特产走遍京城都是买不到的,比如说白凤溪的黄棒子、童山的罗汉果,还有青旺的野生荆芥…那是吃面或者熬汤时上好的佐料。

所谓吃饭,都是次要的事情,关键还是谈事情,何保华和陈太忠的来意,范如霭已经从小陈口中大概知道了一些,所以听他谈起电解铝的配套铍备,她只是淡淡地笑一笑,又点一点头“多一点选择,也是好事。

这不是两个人的关系不够密切,实在是有些话不能一下说得那么死,她可以跟小陈畅所欲言,但是跟何院长说话,就要注意分寸,所以略作表态也就够了,毕竟这样的单子实在太大了,搁给谁在这位子上都得心虚。

“这一点我是支持小陈的”,关键时刻,何保华是不怕表态的,有底气和没底气就是不一样“而且我们研究院能从里面学到一些东西,非常宝贵的东西。”

听他亲口这么说,范董的口风就松了下来,于是笑一笑“这方面,我们下面的企业能做的并不多,不过我个人愿意全面地配合。”

“范董愿意配合,那就再好不过了”,何保华也扯动嘴皮微笑一下,心中生出一点小小的鄙夷,他虽然一直在搞技术,但是既然融入了黄家,对政坛上的一些东西就并不陌生,他非常理解范董的心态,她是绝对地动心了,然而,她在眼下却是不敢明确地表示出来。

你也太谨慎了!这也正是他的虚无缥缈的优越感所在之处,不过这小小的鄙夷,并不影响双方的真诚合作“我可以在总局想一想办法,有些人也该适当地停一停手了,范董,这个项日立得可不轻松呢。”

搁给别人听,没准会认为何院长挟恩望报,但是范如霜却知道,这是人家点自己呢,关键时刻我老岳父可不会坐视的。

“何院长说话真f脆”,她听得就笑了,“那现在细说一下,换一家有些什么好处,价格、工期这些,什么都可以说。”

何保华也知道,范如霭不是问回扣的事情,以他对她的了解,知道此人并不至于肤没若斯,但是同时,他也必须有一点拿得出手的东西来交待,总不能让人家平白无故地硬扛某些重量级的主儿。

不过正是这样,他还真没什么可拿得出手的理由了,说不得只能暗示下,老岳父那儿目前迹没有插手此事的意思,那就是表示,这么大的单子,那啥哈……单子真的很大。

范如霜这下算是听明白了,何保华这叫搂草打兔子,为研究院增强底蕴的同时,也就把钱挣了…黄汉祥不插手,那么对利润就没有多大需求,中间这利益空间如此之大,能送的人情是如此之多,而关键时刻还能得到黄汉祥的支持,这么好的事儿哪里去找?

关键是,她听出了何保华有一点若有若无的怨气,大概是在黄家里慧屈得太久了,何院长这次说话很是坚定,也就是说他也想发出一点声音。

总而言之,对范董来说,这是好事,而且她不怕在这件事里得不到利益,做为下面企业的老大,何保华离了她的配合还真的玩不转…起码不会很得心应手。

就算她得不到太大的利益,但是这运作空间是如此之大,借此交好个把两个人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于是笑着点头“那我就静待何所长的好消息了。”

“你们下面最好也有点自己的诉求”,何保华笑一笑,他可不想迳么放过范如霜“嗯……太忠,你那个朋友的公司,应该带着临铝的领导们去国外考察一下。”

“小陈……朋友的公司?”范如霜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笑着点点头“原来说的是那个公关公司啊,会不会有点名不正言不顺?”

她明白何保华建议的意思,有人请临铝领导出国椽游,那么临铝的领导回来之后,为该公司说两句话是很正常的。

要是临铝直接向上面提出什么建议,上面肯定会对你有看法,但是多了一项出国考察就不一样了…下面企业出去考察,那是学习国外的先进经验去了,上面在这一点上不能说什么。

至于说考察回来筚着说两句话,那就不算过分了,吃了喝了玩了之后,总要有点意思的,同时也是表示大家出去是工作去了,而不是娱乐去了。

当然,以往这种情况不是很多,就算有上面也不会如何重视,更多的是单子签订之后,该企业领导层愿意出去转一趟,那边就邀请一下。

何保华这个建议,就将范如霭操作此事的风险降到最低了…虽然这么做也略略有点过,可是,既然想获得巨大利益,绝对不会没有任何风险,这点风险,范总也担当得起。

可是范总想的是,接受厂家邀请没问题,但是接受公关公司的邀请,恐怕就有点过了,不成想何保华笑着摇头“肯定是厂家出面,这个范董你放心。”

“这倒也是”,范董笑着点嘉头,心说做为一个公关公噜,这一点都做不到,那就别干这一行了“小陈你跟这个公司很好?”

这个问题,让陈太忠有点尴尬,他也听明白这二位的话了…这不是说何院长和范总说话技巧不够高,而是说大家都说到实质性问题了,也无需太遮着掩着,所以陈某人知道《范董事长这是问,自己是不是也想在中间插一杠子。

他想解释自己并无此意,可是如此一来,他就需要解释为什么要选这个公关公司了,正琢磨着该怎么回答呢,何院长笑着接口“太忠很厉害的,昨天的新闻看了没有?他撮合一个法国的副部长跟一号见面了。

“哦?”范董这下可是掩饰不住眼里的惊讶了,仔细看一眼陈太忠,方始笑着点头“呵呵,小陈总是一次又一次地让人惊讶。”

她心里明白得很,陈太忠能促成此事,而何保华又能知情,那十有还是走了黄汉祥的路子,不过她若真要点出来,那小何的脸上就没光了”一个外人能借着他老丈人呼风唤雨,他却是眼下这样的局面。

不过,范如霜也因此搞明白了何保华一定要小陈介入的原因,如果此事中间出现了不大不小的阻碍,何院长未必合适跟黄总说话,但是以小陈能促成这种事的能力,相信黄总不会吝惜再帮这小家伙出手。

自家人的待遇居然不如外人,不得不说,这是一件挺悲哀的事情,然而,官场里却每每有类似的事情发生,这就关系到了人脉和能力,也是所谓的时运。

当然,万一是生死存亡的局面,陈太忠在黄汉祥心里,肯定是没有何保华重要,但是官场中哪里又来的那么多不死不休的局面?正经是刁难、小绊子要多一些。

“那是适逢其会,跟我没啥关系”,陈太忠笑着摁一摇头,谦虚一句,他本有心点一下是黄汉祥之助,觉得这话未必合适说,就不说了…这也是他官场中的收获之一,某些话揭不明白该不该说,那就坚决地不要说。

“呵呵”,范如霜不置可否地笑一笑“对了小陈,你那朋友做的是哪家的产品?“这样的话她到现在才问,可见产品选型时需要考虑的因素实在太多了。

“好像最少是三家,我听说的就是西门子、A阅和霍尼韦尔”,陈太忠笑一笑“她说了,做西门子都无所谓,关键是要通过她。

范如霜和何保华交换一个眼神,同时摇头,何院长甚至笑了起来“呵呵,西门子……”

虽然摇头了,但是以他今晚一直以来的语气,都没有做出坚决的否定,可见他对面临的困难也有相当的心理准备。

“要通过这个公司很简单”,范如霜不动声色地回答,她也知道一些应付公关公司的手段“比如说何院长说的考察,看谁能邀请得动我临铝了。”

霍尼韦尔本部邀请不到,而普林斯公司出面斡旋就能邀请得到…暗示,其实很简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