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5章 表述1746章撞车

1745章表述1746章撞车

范如霜的话一出口,陈太忠登时就明白了,他本来就在奇怪。这种类似于代理性质的公关公司,是如何生存的,虽然他心里已经隐隐有了猜测,却不是特别地肯定,听到现在,他才恍然大悟这不是跟传说美国的游说集团差不多吗?

想到游说集团,他就想到了另一个关脯司语,政治献金!于是,他对凯瑟琳公司的业务范围的认识,一时就又有了极大的拓展,普林斯公司甚至可以插手,对厂家和临铝之间的某些费用做出技术性处理!

想到这个,他就有点腻歪。他可不希望普林斯公司在这个单里陷得太深,其实这也是他的一种鸵鸟心态:你们该干啥的干啥去,哥们儿我不想知道也没兴趣知道。

这时,何保华轻轻地“咦”了一声,随即发问了,“太忠,这三个。厂家,你朋友都有信心让我们从头跟到尾,而且能先期保障了完整资料吗?”

完整资料只是一种说法,不过先期能拿来就算大能了一同样两尺厚的说明书,在施工边学习边实践固然很好,可是提前拿到手详加分析的话,更方便做出某些针对性的安排。

而何院长所指的完整资料。是包涵了一些核心的、不宜公开的资料在里面的,能做到这点的公关公司不是没有,但是能保证不同国家的三个品牌都能做到这样,那可真就不简单了。

“嗯,她是这么说的”陈太忠点点头,这是他落实过的,但是从何院长嘴里又郑重地问出来。他心里猛地一沉:难道我还是小看了凯瑟琳吗?

“敢这么答应你,这个公司,不会太简单”何保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你清楚这个公司的背景吗?”

“这个背景”这个公司一直没有打开国的市场,我也就是想帮它做了第一单”陈太忠正好借这个问题,暗示一下他没有掺乎临铝的兴趣,“至于它发展得怎么样,那就看它自己的努力了。”

帮它做了第一单?恰恰相反。范如霜从他的话里居然听出了一点,必得之意,不过再想一想这话是小陈说的,以她对他的了解,这家伙大概也仅仅是这么说一说,应该没有给自己施加压力的意思。

所以,她居然沉吟了一下方始点又,这个沉吟陈太忠没有注意到,倒是何保华将她的反应看在了眼里,心里暗暗点头,没想到小陈对临铝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那就让它试一试吧”范如霜终于开口,你既然说话不见外,我说话当然也会直来直去,“这家公司,,可靠吧?”

“老板是个小丫头,在国碰了两年壁了,还在坚持,也算难能可贵吧”陈太忠笑一笑,拿起桌上的手机,“要不我现在打电话叫她过来,范董你跟她谈?”

“不要过来谈”范如霜摇一摇头,不动声色地发话,“你在北京不是租了房吗?等吃完饭,去你那儿谈吧。”

陈太忠看她一眼,笑着点头拿起了电话,心说这范董还真是小心,连自己的驻京办都不放心,不过转念一想,这么大的事情,终究是要心操作的,“何院长一起去吧?”

“嗯,你那个地方,我也早听说了”何保华笑着点点头,“不过一直没空过去。”

凯瑟琳和伊丽莎白正在不远处等着,还指着陈太忠叫自己进去吃饭呢,不成想人家来了电话,要她俩回别墅等着,凯瑟琳放下电话悻悻地撇一撇嘴,“这家伙,他吃饱了。咱们可是还饿着肚呢。”

“做正经事要紧”伊丽莎白笑一笑,她的脸上也铅华尽去,只是点缀性地化了一点妆,跟陈太忠初识她的时候一样,“想吃饭什么时候不行?谈事的时候总是少的。”

这涉及到尊严问题啊,凯瑟琳看她一眼,撇一撇嘴打着火,我这做老板的跟你想的不一样,“我是说这里是国”很多事情在酒桌上谈比较方便。”

不多时,陈太忠的本田车载着两位领导过来了,何保华坦坦荡荡地走进屋,见到屋里***辉煌,两个外国小女孩正在一楼的大厅坐着,见他们来了,赶紧起身相迎。

“上二楼吧”范如霜终是来过的主儿,一点都不显得生分,何院长听得讶异地回头看她一眼,“范董来过这儿。”

“嗯”范董笑着点点头,也不多解释,不过这意思已经很明显,我知道黄汉祥曾经在这里住过。想一想当时,我可是连上二楼的资格都没有呢。

陈太忠将四人相互介绍一下。张馨已经将泼好的茶水端了过来,何保华看她一眼没说话,倒是范如霜笑着点点头,小姑娘挺漂亮

“好了,你们谈吧,不关我的事儿了”陈太忠笑着坐到一边的沙发上,他想用这种姿态证明,自己并不想过多地干涉此事,不过,他的目的能不能达到,就不太好说了。

张馨端上茶之后,就走得远远的了,伊莎也很有眼色地坐得远了一些毕竟她是给皮埃尔小姐做过保镖的,一些普通的礼仪还是明白的。

很有默契地,两位领导没对别墅里的三个女人提出任何的身份置疑,而是径直开始了交谈,凯瑟琳能结结巴巴地说一些,而何保华也勉强能说一点英,三个人沟通。不存在太大的问题再说了。不是还有一本活字典在一边翘着二郎腿喝啤酒吗?

交谈大概持续了二十分钟。两位领导站起身走人,陈太忠要开车送人,怎奈两位领导说成什么都不肯,考虑到人家或许有别的安排,他倒也没有坚持,于是,本田车只是将两人送到小区门口,目送二位打车之后,就回转了。

他走回屋里,发现凯瑟琳正在低声地同伊丽莎白说着什么,见自己进来也没着急发问,心说这丫头果然沉得住气。

不成想他这念头才刚刚冒出脑海,凯瑟琳就转头冲他微微一皱眉,“太忠,你说他俩是什么意思。怎么根本不谈下一步的合作?”

就这点城府,也想着做公关公司?陈太忠心里哼一声,向沙发上一坐,一边伸手去拿啤酒,一边懒洋洋地答她,“我已经把人介绍旧…:。成不成,那就要看下步你自只怎么做”

“可是,这是他们也有需求,我也答应了他们的条件呢”凯瑟琳看起来有点着急,“陈,我发现你们国家表述事情的方式,都很诡异,你要帮我。”

“我不会帮再你了,因为我已经帮你解决了最大的障碍,我没有义务帮你到底”陈太忠一摇头,灌了两口啤酒之后,才抬头看她一眼,“请恕我冒昧”在这之前。你根本没有同范总见面的资格,而刚才,你跟她面对面认真地交谈了。”

一边说,他一边抬手指一下伊丽莎白,“凭良心说,要不是你当初主动提出聘用伊莎,这一点忙我都不会管。做人”要懂得感恩。”

“感恩?”凯瑟琳眼珠一转,笑盈盈地站起身,腰肢摆动间,已经走到了他身边,款款地坐在他身边,将嘴巴凑到了他耳边,“你想要得到我的身体,,是这样的感恩吧?”

陈太忠先是觉得香风扑鼻。又听到这样直接的挑逗,顿时绮念丛生,不过,他本意不在此。倒也能勉力克制,说不得冷冷一哼,“我要是真喜欢的话,早就要你交订金了,你是不错,但是远远没有漂亮到让我违反原则的地步。

“唉”凯瑟琳长叹一声,抓起桌上的啤酒猛灌两口,蓦地,她似乎想到了什么,侧头看他一眼。眼波流转间,竟是无限的动人,“我可以见一见那个漂亮得能让你违反原则的女人吗?”

“惹得我火了,现在就强*奸了你”陈太忠瞪她一眼,站起身不耐烦地挥手,“快走快走。我这晚上还有节目呢,你真的想掺乎吗?”

说实话,洗尽铅华的凯瑟琳。确实有那么一点令他动心的感觉,不过,陈家人自家知道自家事。后宫已经很大了,那么,就不需要再加人了吧?

而且,他对随便的女人。兴趣不是很大,哥们儿本来就不是个。随便的人嘛。

“走就走,凶什么凶?”凯瑟琳脸一沉,悻悻地站起身来,不过下一刻,她眼珠转得一转,笑吟吟地看着他,眼有些异样的味道,“我不参加你们的节目,旁观行不行?”

你找刺激是不是?陈太忠白她一眼,懒洋洋地点点头,“这个”也不是不能商量,不过你要旁观的话,得买票就是那个旁观资格啦。”

世相信这句话。就不用翻泽了,凯瑟琳眼睛一亮。

一千万美元这还只是基础价。陈太忠笑着搓一搓手指,心说你真敢答应的话,哥们儿这儿还有很多附加的名目,无非是多个名词而已嘛,,

“太忠,你可以跟她好好说的”见自家老板黯然离去,伊丽莎白叹一口气,“事实上,她

“她什么她?”陈太忠不满意地看她一眼,心说我现在要考虑的是尽快忙完手边事,不过,看到小伊莎脸色微微有点发白,他心里禁不住一软。柔声发话,“好了。伊莎你过来,我看看这几天你胖了没有”

,讹章撞车

陈太忠话里的“胖了没有”也是个隐称,意指她那两团远胜于国人的挺翘双峰,伊丽莎白本就正是青春年少,又被他将自身的**彻底地开发了出来,听到他这话,不管不顾地走了过来坐在他的腿上,笑吟吟地将他的双手放在自己的胸前,呼吸也变得沉重了起来。

张馨见他俩在大厅里就粘做一团,说不得赶紧拿起遥控,将几个尚未关严的窗帘放下,再转头时。发现伊莎的上十身已经不着一物,两团颤巍巍的双峰正被两只大手肆意地把玩着,两人的嘴对在一起吻得天昏地暗。

“太忠”她犹豫一下。还是发话了,“你”你通知小雅了没

?”

“不要她来,就我”就咱俩”伊丽莎白赶忙松开嘴,侧头冲她一笑,眼满是无法抑制的**,“明天,再跟她说。”

不成想陈太忠松开手,轻拍一下她挺翘的**,“我的女人不许吃酷小谗猫,,反正你也应付不过来不是?”

马小雅接了陈太忠的电话,犹豫一下才回答,“今天我不方便,过几天身体好了再去吧。”

于是,当玉晚上别墅里就是只有两个女人了,不过伊丽莎白的身体素质真的很棒,直到夜里十二点。才终于举起白旗,“完了,真的不行了,我用嘴帮你吧,”

“不用了”陈太忠翻身下马,搂着身边的二女,一任那汁液淋漓的丑物就那么暴露在空气。张馨支起身,去床头拿了湿巾,为他细细地擦拭。

“伊莎,跟你的老板说。就算谈成了,也别集及太多的钱”陈太忠终于有心说一说正事了。“她做好她自己该做的事情就行了,后面的事情,让厂家去办吧。”

“可是,她该怎么办呢?”伊丽莎白煞是苦恼地皱一皱眉头。“我对这个真的不是很懂,你教一般我好吗?”

“她应该懂,不懂的话。回头我再帮你找别的工作”陈太忠哼一声,面无表情地回答,“很多事情并不是每个人都做得来的”

第二天一大早醒来,陈太忠又觉得自己无所事事了,事实上也是如此,一进京,他的时间就不由他自主支配了,可是偏偏地,他还走不得。

想着左右是没事,他打个电话给蒙勤勤,却不防那边关机,实在闲得无聊,他跑到了荆俊伟的工作室,才知道荆紫菱是早上的飞机飞素波。

“荆总,你回头跟小紫菱说一下,得跑一趟凤凰了”陈太忠猛地又想起了王伟新的校园网,“凤凰教委那边的校园网马上要上了。让她先走流程吧。”

制度的力量是如此之大。强如陈家人,又是在凤凰市这老家,想关照荆紫菱,都要她走流程一当然,真要不走流程也未必就拿不下单,但是这么做不但容易出意外。也太不成熟了。

“你给她打不就完了?”荆俊伟很惬意地靠在沙发上,看着一个年男人在木制茶几上冲茶。“你俩有啥话不能说的?”

“我这破事儿太多,不是怕忘了吗?”陈太忠也石石读位据说是有证的茶共师。年的茶带高高扬起叉火谅除个,起三落,“我说你这么冲茶,,累不累啊?”

“俗了吧?”荆俊伟笑一声,“太忠,这叫“凤凰三点头”这是人家老高的敬意,对茶也对你,算了,跟你这俗人我就没话”

“看你这日过得消停的”陈太忠悻悻地撇一撇嘴,一时就生出了些许的不忿。“还是我们这些人民公仆辛苦啊。”

“去去去。咱俩换一换,你愿意吗?”荆俊伟不屑一顾地哼一

午的时候,陈太忠就在荆总这儿混饭了。饭毕,才打着酒嗝说准备离开。又接到了电话,黄汉祥在电话那边笑。“小陈,来了北京了?呆两天啊。别急着回去。”

又来,我还真不想呆着呢,陈太忠笑一声。“黄二伯您这消息还真的灵通,有什么事儿,您尽管吩咐。”

“要不是保华告诉我,我还真不知道”黄汉祥在电话那边笑一声,“对了。那个电解铝的事情,他跟我说了。你帮着配合一点。”

敢情。何保华昨天回家之后,犹豫半天,觉得此事不跟老丈人打个招呼的话。总是不合适,说不得跟老伴商量了一下,“咱爸会不会不让我干下去?”

“这么多年,他也没帮你什么不是?”老伴哼一声,“明天我跟我爸说去。你该干什么干什么。”

没错。何院长在外面是很牛了,但是家里面这档事儿,还是得老伴出头,果不其然,黄汉祥一听说他想向临河铝业伸手,禁不住就是眉头一皱,“胡闹,天南的事儿,是他能乱插手的吗?”

“他就是京里想一想办法,保华的同学是有色的总工,关键是范如霜那边答应配合了”做女儿的小心地看着自己父亲的脸色,“对了,这事儿还是陈太忠牵的线儿。”

“陈太忠?”黄汉祥听得眉头就是一皱,随即哭笑不得地摇一摇头,“怎么天底下所有的事儿。他都要插一手呢?”

“保华说。这次是个好机会”做女儿的发现,老父亲的脸色好了一些。

“保华说。保华说”他就不能消停一点”黄汉祥无奈地摇摇头,旋即又是一笑,“这次他总算聪明了一点,嗯,也得给雨朦准备点嫁妆了,告诉他,用好那个陈太忠,那家伙的运道和能力,都很强的。”

“是啊。”做女儿的点头附和,“联系个副部长,还能惊动那谁。

“啧,你不说我还忘了,办的人说了,陈太忠再进京的话,安排见一次面呢。黄汉祥顺手拎起了电话,办就是一号办公室的简称。

不过。黄总没把真实目的告诉自己的小老乡,陈太忠听说此事,郁闷也是正常的了。

下午,陈太忠去阜外医院看望了吴正杰。他从没见过这个。便宜老丈人,可是既然吴言明天要到了,他想伴着她一起出现的话,那就该有一点铺垫才对。

果不其然。来看吴正杰的可不止是他一个人,他遇到了两个熟人,一个是驻京办的张主任,另一个。是横山区委办的主任赵学,尤其是赵主任,据说就是始终陪护着。

“陈主任也来了?”赵学见到他,倒也不感意外,又向**的吴父做了介绍。陈主任是吴市长的老部下,关系很好。”

陈太忠照例塞了一个一千的红包,这都是应有之意,赵学早在综合办做副主任的时候,就是吴言的心腹了,当然不会推辞,“吴市长明天会来。”

要不是知道吴市长明天会来,我今天也不会出现在这儿了,陈某人笑着点点头,又看一眼坐在沙发上的吴正杰,“伯父,我跟卓外医院还有点关系。您这个手术,我会操心的。”

“呵呵。谢谢了”吴正杰笑着点点头,也不多说什么,由于常年劳作,外表看上去他的年龄比实际年纪要大一些。脸上也总是憨笑着,十足一副邻家老伯的样,若是不知情的人,绝对猜不出此人会生出吴言那种强硬性格的女儿。

吴言乘坐的飞机,在第二天下午到了,由于心系老父,到了之后,她甚至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去,直奔卓外医院。

陈太忠在不久之后,也赶了过来,当着众人他当然不会表现得太过热情,只是寻个没人的时候,才悄悄地问一句,“晚上住我那儿吗?”

“不去了,唉”吴言叹口气,猛地觉得有什么不妥,侧头看他一眼,又苦笑一声,“你觉得这种时候,我还有心情住到你那儿去?”

看着她憔悴的样,陈太忠心里微微有点痛心,这才几天不见?说不得轻笑一声。“好了,你放心,我给你打了保票的”你忘了我的手能穿透桌吗?”

“呵呵”吴言勉力笑一笑,她也知道情郎是想让自己开心一点,于是深吸一口气,将心情平抑了下来,低声回答一句,“这两天,我会跟学住在一过…要考虑一下影响。”

“那就等手术过了再说吧”陈太忠悻悻地撇一撇嘴,还想再说点什么,驻京办张主任出现了,说不得笑一声,“吴市长您放心,伯父他吉人自有天相”我先走了,卓外这边有事的话,您尽管吩咐。”

他驱车离开没多久,就接到了钟韵秋的电话,她是跟着领导一起来的,“太忠。吴市长说了,你可要记得答应她的话。”

这不是废话吗?我知道她现在没心情想别的,我也只是心疼她而已,陈太忠默默地挂了电话,打一把方向,才将车拐到荆紫菱公司所在的大厦门口,手机又响了。

“太忠。跟你说一下,明天上午十点,办的人要找你了解一点情况”电话那边,黄汉祥的声音有些低沉,“你早一点来我这儿。”

我晕!陈太忠差点一把捏碎手机,吴正杰的手术,点钟开始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