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7章 婉拒1748章一场好睡

1747章婉拒1748章一场好睡

答应,还是不答应,这是一个问题!

一号办公室的人,要向一个普通的副处级干部了解情况,搁给一般人直接就晕菜了,这得多大的荣幸啊?

然而很遗憾,陈太忠不是一般人,他对自己进官场的日的很清楚,历练人情世故来了,能通过正常渠道得到领导的赏识固然很好,但是真的要错过的话,他也不会捶胸顿足痛不欲生。

正经是吴正杰这边的事情,他是不愿意耽误,这不仅仅是他许 了小白,就不愿意出任何的纰漏,也是因为他自认这样做才更有人情味儿一一上一世他就是因为无情而遭了算计,这辈子历练一场,总不能重蹈覆辙了吧?

当然,想要拒绝鹄话,要冒的风险就会很大了,无记一号的临幸,基本上等同于跟整个体系作对,说自由主义严重无组织无纪律都是轻的,一个挑战领导权威的帽子扣下来,那就是粉身碎骨万劫不复。

尤其是他挑战的还是一号,一号身边的人那就代表着一号,搁在老年间那叫触犯龙威,是可能诛九族的一一还好,方孝孺这样极端例子,倒也不常见。

若是换个人来通知陈太忠,他绝对不会犹豫,想方没法地编一套理由就完了,可是黄汉祥对他真的不薄,虽然也从他这儿拿了些这样那样的东西,但是给予格的东西也不少。

更让他犹谦的是,老黄这人性 子不错,毛病是有一点,不过两人大致可以算得上脾气相投的忘年交了。

“呵呵,高兴傻了?”黄汉祥听他久久没有回音,在电话那边笑了起来“小陈,人家就是随便了解一点情况,你也别抱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

“啧,唉”,陈太忠咂一下嘴巴又叹一口气“黄二伯,我……

我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嗯?”黄汉祥感觉出来不对味儿了,在电话那边重重地哼一声,也不说话,就那么沉就着。

“要是我说……要是我说换个时间,会不会让您很被动啊?”陈太忠终于一横心,咬牙说出了这话。

“……”电话里沉就良久,才传来黄汉祥冷冷的声音“你说呢?”

“要不这样,您现在在哪儿呢?”陈太忠觉得自己的脑袋有点乱,就想 略略地拖延一下时间“我过去跟您当面汇报,成不成?”

“别个我受不起”,黄汉祥这次是真的怒号-,要不是他答应好了到时候把人领过去,现在就已经把电话砸了“陈主任你这忙得见×办的人的时间都没有,我怎么敢耽误你的工夫呢?就电话里说吧,啊?”

恼怒之下,黄总居然连“陈主任”三个字就叫出来了,由此可见他是多么的气愤了。

早知道你是这样,就不跟你废话这么多,直接安排一起车祸住院去了,陈太忠心里这个悔啊,也实在没办法说了,于是叹一口气“黄二伯,明天我有事儿。”

“嗯,很重要的事。\\}I\\}吧?”黄汉祥淡淡地问一句,想一想又有点可惜这家伙自暴自弃,说不得重重地叹一口气“你……能比我说的事情还重要?”

老黄心里,什么样的事 情会更重要呢? 陈太忠的脑瓜飞速地转动着,比一号的人会见还重要的,怕是只有他老爸的事情了吧?

嗯?慢着,有了 ! 电光石火间,陈太忠找到了一个理由,说不得长长地叹口气“唉,黄二伯,这么跟你说吧,明儿个,就是我见到某个人的最后一次的可能性了。”

哦,这是家里老人要亡故了?黄汉祥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心说这要不是直系亲属的话,你也不能太目无大局嘛,不过下 一 S,1,他就反应过来不妥之处了,要是真是老人亡故,到这个地步,小陈应该跟我说出这个人是谁才对,于是沉声发问“你是要见谁?”

“这个……就是那个老中医”,陈太忠又叹一口气“不过见得到见不到,那还是两说,所以我也不合适跟您声 张,要不是您这么逼我,我真不想这么不稳重。”

“……”黄汉祥又沉就了,好半天才无奈地咂一咂嘴巴“好吧,不过我有个要求,我要在一边旁观。”

“那不可能”,陈太忠直接拒绝了,下 一 3,1,他似乎是觉得自己语气有点重,声音就放轻了一些“黄二伯,人家真的……不见外人的。

“嗤”,黄汉祥不满地哼了一声,不过现在的不满,不比刚才的不满,属于比较友善的那种“你少来吧,不让我旁观,谁知道你明天要干什么呢?”

“啧,除了这事儿,还有比见领导更重要的吗?”陈太忠也不满地哼一声“黄二伯,我也不是不知道的轻重的……本来想要是有什么收获,才跟你邀功呢。”

“不管你怎么说,我是不信”,黄汉祥心里已经信了三分,小陈只要不是傻的,就知道一号派人谈话的重要性,没天大的要紧事,怎么可能推辞呢?”除非你告诉我,你们在哪儿见面。”

“颐和园的石舫旁边”,陈太忠虽然常来北京,可是整天出入的就是酒店会馆之类的地方,对这里自然景观了解的也不是很多,说不得就捡了一个名气比较大的场所“不过,黄二伯,我是告诉你了,你可不能监视我啊,要不没准人家发现了不来了。”

“嗯嗯,不监视你,我就是好奇这么一问”,黄汉祥心说我不监视你……不监视你我就不姓黄,你小子哪里知道国家机器真正的厉害之处? 我监视你你还发现不了 !

想到小陈在自己的“**威”下屈服,黄总心里挺满足的,于是话就多了起来“可是我就奇怪了,他能见你,为什么就不能见别人呢?要不明天你再问一问他?”

“好像老头在文革里受过治,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陈太忠信口诌一句“黄二伯,千万千万不敢监视我啊。”

“啧,毛病”,黄汉祥哼一声,本来有心再抓住他多问两句,可是一想又放弃了这个念头,你回绝我简单,我回绝×办的人,那还一大堆麻烦呢“算,不跟你说了,我得帮你想一想,怎么才能让领导不计较你。

挂了电话之后,黄总开始琢磨了,其实以他的身份,直接跟×办的某人说一声,倒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他说这一声没什么问题,但是要让对方心里生出→什么不快,那可就真的没意思了。

比出身,他穗胜对方一筹,比级别,那就不太好说了,可是要说比地位,人家地位不算高,却是天子近臣,这拒绝的嘴,哪里能随便张得开?

尤其是,他现在基本上也是游离在核心官场之外,他并不是指望一定能借此讨好了一号,然而,办一件事情不能有始有终的话,一旦传出去 了,对他黄老二的名声有损啊一一人活着,可不就是活个自在和体面吗?

想来想去,他还是觉得事情有点难办,索性是心一横,得了,我这么跑前跑后的,也是为老爷子张罗不是? 还是跟老爷子说一声吧。

黄老吃了三聚氰胺……哦不,吃了那药丸以后,精神头还确实不错,保健医生都说了,现在首长身体机能的各项指标,跟五年前的类似,也就是说保养得当的话,再活五年问题不大。

而这药丸还有六颗半 一一其中半颗用来做测试了,下一个五年,还得测试半颗,对药效什么的再次进行分析,以防药丸因时日过久,药性出现什么变化,这就是说,八颗药丸实在太少了。

反正,东西是有限的,而人的**是无止境的,黄老心里也很清楚,自己终究是难逃那一日,可是真的有比较传奇的东西出来,他心里略微地动一动,也是很正常的。

听自家老二把事情一讲,黄老沉思了起来,好半天才叹口气“这是小事儿,你问他一声,能不能把你哥和嫂子的病控制一下,如果能去了根儿,只要我还有口气儿,送他一个中央委员 !”

老爸你这不是说胡话吗?黄汉祥心里苦笑,脸上卸是不动声色,因为他知道,大哥 和大嫂,是老爷子的一块心病。

黄家老大黄华祥夫妇并不在中国,两人在二十年前就移民美国了,黄华祥的爱人在文革 中受到了极其残酷的虐待,人疯了,黄华祥本来就内外交困着,一见爱妻成了这般模样,也变得萎靡不振引发了抑郁疰。

尤其要命的是,四人帮粉碎没多久,黄华祥唯一的爱子因车祸去世,于是,稍微好了一点 的两口子旧病复发,带着儿媳妇和孙女远赴重洋,再也不肯 回来了。

近两年,黄华祥两口子的精神状况有所好转,平日里也能偶尔打个电话问候一声,那孙女现在二十出头,逢年过节倒是能回家转一下。

对这个大儿子,黄老一直是心存歉疚的,这也是他的一块心病,听说有可能见到那个老中医,就想着为自己的儿子张罗点什么。

“那……那个谁那儿怎么办?”黄汉祥冲某个方向努一努嘴。

1;「)衄章 一场好睡“怎么办?”黄老淡 淡地各自己的儿子一眼“你都挺话说成 这样了,那只能是我出面了,你不是不想得罪人吗?”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在外面桀骜不驯的黄汉祥,在自家老爹面前是相当地温顺,他讪笑一声“我就是让您点一下头,然后,我不就好打着 您的旗号办事了?”

“你打我旗号办事的时候还少吗?”黄老淡淡地回他一句,又笑一声“行了,你有你的忌讳也不错,我安排吧,就说这两天我用那小家伙呢,你不用管了。”

以黄老的身份,自然不会去亲自找×办一个小小的秘书,他安排自己的秘书去办理就行了,秘书的优势,是黄汉祥这种主儿都不可及的。

黄老对陈太忠也有耳闻,上次小家伙来拜访他的时候,他还没怎么上心,可是多少就有个印象了 卜 最近也时不时听人说起那小娃娃,有说好话的,也有说难听话的,这也就无须细说了。

不过这药丸出自小家伏的手,这不能不让他对此人生出一些好感,他也知道,老二跟那小娃娃走得近,心说有老二招呼他就足够了,天南那地方屁大一点”还能有什么事儿不成?

倒是最近老 二撮合的法国什么副部长的见面,黄老有点不以为然,不过想一想二儿子的脾气和身份,他也就释然 了:老二也就只能干点这种事儿了,他没老三沉稳啊。

“老爸,这个小陈……他不一定等得到人啊”,黄汉祥见老爹出面张罗了,心里就踏实了,不过他又生恐老爹期望值太高,到时候失望了,因此产生什么不好的情绪,那他这做儿子的岂不是罪过大了?

“你还真以为我老糊涂了 ?”黄老笑了起来,摇一摇头“我知道是你的一份心思,有最好,没有也无妨,不过汉祥我告诉你啊,天南那边,你别太活泼了。”

“我没有啊”,黄汉祥听得就是暗暗一惊“您跟我交待的那些事儿,我都记着呢。”

“有没有你心里有数……我就是提醒你一下”,黄老微微一笑“现在不是很太平,你也知道,尽量少往一些事儿里扯。”

“这个您放心,我还真没那资格”,黄汉祥笑着点点头,心里一时大定,他非常清楚老爷子的眼光在哪个级别,那么,他说的确实是实话一一不够资格掺乎。

又谈一阵,他站起身了“那我走了,老爸,您的人我用一下行吗?”

黄汉祥在北京能力不小,在颐和园石舫这种大场合围捕人不是做不到,可是一旦让人歪嘴一一什么太子党猖狂啦之类的,总也让人腻歪,要是老爷子的警卫出马,那谁也不能说什么 不是?反正我是帮老爷子做事的,不用白不用嘛。

“你自己跟小周说吧”,黄老随意地摆一摆手“嗯……能客气还是客气一点,别犯浑啊。”

老爸还是很看重此事啊,离开老爷子的住宅,黄汉祥心里暗暗叹口气,这种事儿我可能犯;$吗?他非要再叮嘱一遍。

这么想着,他真的又想联系一下小陈了,不过想一想兹事体大,不能让别人有了警觉,说不得只能强行接下这份心思一一算了,暗中把小陈也监视起来算 了。

陈太忠想像得到,估计到了,他估计得不是很足。

不过总算还好,他心里有一份警觉,于是,接下来跟韦明河、徐卫东吃饭和玩的时候,仔细感受一下气机,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就知道估计有人在监视自己。

那就老实点回家吧,他心里暗叹,回了家总没什么事情了吧?那别墅不能曝光,是不能曝怜相关部门,可是可能监视自己的人,是另一个有关部门,人家才不会闲得蛋疼去追究这别墅的主人是谁。

别墅里只有张馨在,伊丽莎白陪着老板在外面应酬,他进去之后先四下转一囹,心说我这别墅里可不能被人安了摄像头,要不麻烦可就大了,一边转还一边问“有人来过没有?”

“没有”,张馨摇一摇头, 高挑的身材上还系着围裙,她非常热衷收拾家“收拾了一下午家,看到一条壁虎,吓死我了。”

“嗯,正好买了两瓶天害灵,这天儿也热了,苍蝇蚊子都多了”,陈太忠手向后一伸,再出手手里就多了两个喷筒出来一一他是懒得再跑来跑去假装拿了。

张馨可是看得愣了,说不得走到他身后,左右看一看“咦?这瓶子……你不可能别在裤带上的吧?”

“我裤带下面别的肉瓶子,也不比这个小”,陈太忠笑一声,伸手去揽她的腰肢,张馨连忙让一下“太忠,等一下……我脱了 围裙。

“围裙,那也是制服啊”,陈太忠绕在的脸皮,真的太厚了,他笑着又伸手去捉她,却不防有电话打过来,伊丽莎白在电话那边笑“太忠,我的老 板要请你喝酒呢,苏格娄风情……你来不来?”

“不去,你早点回来,明天有事呢”,陈太忠心说人家有关部耳就算再不管事,我跟你两个外国女人混在一起,也有点不合适不是?

“这家伙……果然有事”,一个声音轻声嘀咕一句,敢情他连电话都被监听了,监听的这位居然有心情又评价一句“法语说得挺标准,不过语法太差。”

“能蹦单词儿就不错了”,旁边有人笑着说话“你不看他才多大年纪,嘘……又有电话了……”

这次来电话的是马小雅“太忠,今天我方便了,欢迎不欢迎啊“那是当然欢迎了”,陈太忠笑着回答,不成想马主播说想让他跟张馨和伊丽莎白去她那儿,当然,这个要求被陈某人拒绝了 一一他不好说自己可能带给她麻烦,就只能用同样的借口,说明天有事。

“还有个张馨……”不远处有人点评“我靠,三个女人,他吃得消吗?呃,又是电话,丫还真的忙……”

这次来电话的是钟韵秋“太忠我现吞没事了,你在哪儿住着呢?有我的地儿没有?”

“我靠,这家伙也太乱了吧?”监听的这位忿忿地摘下耳机,见到身边的同事还在听,说不得推他一把“我说,这种电话,你不用听得这么认真的吧?”

“嘘”,被推的这(ir手指一竖,笑嘻嘻地摇一摇头,轻声回答“又来一个,叫小宁什么的,不在北京,不过听起来认识张馨……”

一开始,陈太忠还真的没想到自己的电话都被监听了,他开了车去接钟韵秋,冷不丁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扭头开了天眼一看,才发现一辆商务车在很远处跟着自己。

“这家伙怎么回事”,商务车里有人叹一口气“啧,丫挺的这是关机了,还是没电了?是要开会了,就不想接电话了,是吧?

“开会?”一边有人表示不解,这位嘿嘿一笑“无遮大会嘛一 一 一 一 一 一”

你做梦去吧,陈太忠哼一声,关掉天眼,他的顺风耳没炼成,但是看一看唇语,还是能撸出点东西的,哥们儿我没有让你参观的爱好,回去就布了阵法,让你们这帮混蛋再偷窥!

这一晚上,当然又是热闹非凡,尤其是钟韵秋头一次跟外国女人在一起侍奉陈太忠,最初的不适过后,居然能容忍他带着伊莎的体液进入自己的身体。

伊丽莎白也开眼了,于是,下一轮轮到她的时候,陈太忠居然很惊奇地发现,伊莎也有样学样地在腿上套了一双黑色的网格丝袜“太忠,这下我的皮肤……也不比她们粗了。”

还好啊还好,陈太忠捉起她的双腿分开,身子一挺,心里兀自不忘叹一口气《还好哥们儿布置了一个阵法,要不今天丢人可丢大发了……

闲话少说,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就去了顷和园,手里还不忘拎一卷凉席一把阳伞,找个树荫处铺开凉席支起阳伞,懒洋洋地釉在上面看书。

他这行为,按说是会有人干涉的,尤其是呆太久了,公园管理员也要出面的,可是今天肯定是不会有人来打搅他的,他很清楚这一点,周围一帮虎视眈眈的主儿也清楚。

公园里游人如织,有人看到一个年轻高大的男人手持一本《中俄字典》看得津津有味,心里少不得要纳闷一下《看字典不会犯困吗?

杞围那简直是必然的,陈某人在光天化日之下,看一会儿字典睡一会儿觉,不知不觉间,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等到夕阳西下的时候,吴正杰的手术做完了,非常成功,陈太忠也很满意地收起东西走人了,他倒是没做别的,就是把一块医生遗漏在老吴体内的棉纱轻轻取了出来一一去除隐患嘛。

“什么,没等到人?”黄汉祥明明知道可能是这个结果,还是禁不住有点郁闷“这家伙怎么搞的,走,去颐和园门口堵他。”

“这事儿我听着就不太靠阿谮”,说话的这位,是黄老的机要秘书,跟黄总关系不错,所以就敢直说。

“没来是没来,不过怎么可能不靠谮呢?”黄汉祥看了他一眼“你的意思是说,他拒绝了一号办公室的接见,就是为了跑到颐和园来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