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2 学习时间1753资料到手1754进行时

1752学习时间1753资料到手1754进行时

何保华这边的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他跟在有色做总工的同学研究了一下,觉得昭是个不错的选择,霍尼韦尔不是不行,而是说中美关系最近挺紧张,美国公司”暂时还是不要考虑了。

凯瑟琳有点遗憾,虽然她可以沟通到的厂商不少,可是就本心而言,她肯定更愿意推荐霍尼韦尔一谁要她是美国人呢?

不过,顾客就是上帝。临织既然倾向于昭,她自然也只能试图做好这个了,于是她就想撺掇着范如霜和何保华去欧洲考察一看来这点手段,是个公关公司的人就知道。

可是何保华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地答应?他现在考虑的问题是,你答应给我资料了,可是这资料能不能到手,还是两说呢,你得给我一个说法。

换一家公关公司,何院长也未必就会太介意这点小事,然而,普林斯公司就不同了,这公司做了最少三家的代销,这不能不让人生出一点,想法来会不会是骗子呢?

何保华以前一直搞技术,不常做这种事,又心想着要对同学负责,说不得就要暗示一下:你们能不能先搞一点资料来给我看看。

可是凯瑟琳觉得,这要求有点过分,东西我不是不能拿给你,可是你连意向都没定下来,给你东西,我也得付出代价的不是?

她甚至有点担心,就算到最后定下来用昭了,可是人家直接找到那边的公司去了,她这可就瞎忙一场了,所以她就坚持要考察在先一这么一来,我对昭公司就有名义了不是?

总之,事情是一什不大的事情,但是对双方的互信不无影响,凯瑟琳一直想让陈太忠出面斡旋一下,可是陈家人不但最近很忙,也不想沾手此事,自然就是一堆再推了。

推到现在,不光凯瑟琳烦了,何保华里也有点没底了,心说你丫这么做不够真诚,反正做的了昭的也不止你一个普林斯,惹得火了我直接换公司了。

何院长这么想,肯定是没错的,可是想一想这普林斯是小陈介绍的,他还不得不犹豫一下。且别说他老丈人跟小陈关系好,只说临钳的范如霜,人家跟小陈的关系也铁着呢陈太忠此人,是他在这件事中绕不过去的人。

陈太忠一听,敢情是为了这么大一点的事情,还真有点哭笑不得,不过再仔细想一想,他还真的能理解:何保华没错,凯瑟琳嘛,就算有错。她也错得不多。

有些关键人物,那是不能被大家忽略的,像我这种牵针引线的,应该得到众人的尊重才对!陈家人脑中得意的念头才起,不成想另一个念头不由自主地冒了出来:的了吧,你不过就是个干脏活的,屎壳郎对草原的生态平衡也影响巨大呢。本站斩地址已夏改为:脚联凹鹏欲请登陆圆读

意识到这个残酷的现实,陈太忠心中不免有些忿忿,然而,不管他忿不忿,一个,事实是他无法回避的,他不想前功尽弃的话,就只能继续这个中间人的角些界上,不管什么时候都需要润滑油和催化剂

有些东西一旦开始,就再也停不下来了,想到自己当初只不过是个随便的提议,就被人一路推到了现在的地步,陈太忠心里真的想苦笑一声,可偏偏还笑不出来。

于是。从黄汉祥这里离开不久,他就打个电话给伊丽莎白。就在中午的时候,伊莎还撮合她的老板跟他见面呢,本来他已经勉强答应了,只是知道下午要见一号的人,说不得就借机又推了。

“这次不会再骗我了吧?”伊丽莎白也是个直肠子,有一说一的主儿,笑着在电话那边问,“那我跟老板说一声,我现在在公司,你什么时候过来?”

我过去?陈太忠琢磨一下。觉得那样显得自己有点跌份儿,说不得咳嗽一声,“这个”让她来咱们的房间谈吧,我等你们啊。”

不多时,伊丽莎白将电话打了回来,说是凯瑟琳今天在公司有两个重要客人,一时无法抽身,“晚上好不好,我给你们做饭?”

那就晚上吧,陈太忠挂了电话,反手又拨个电话给蒙勤勤,却得知她已经到了机场,正要回素波,说不得就多唠叨了两句一没办法,两人都在北京,居然没碰一次头,他肯定是要多说两句,顺便再说一说回素波好好坐一坐之类的话。

打电话的时候,有一个电话一直不停地往进打,陈家人挂了电话才看一下来电,赶忙接了起来,“埃布尔先生,你好。”

“陈,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哦”埃布尔在电话那头大声笑着,“罗纳普朗克公司的人已经到了北京,我想”你也许需要他们的联系方式

“已经到了?我创厌过去时”陈太忠撇一撇嘴,又笑一声,“哦,非常感谢你,埃布尔,可是,你为什么不早一点通知我呢?。

“因为你昨天电话关机”这个回答,让家人登时无言以对,不过,埃布尔先生最近的心情不错,也没计较这些,“这次去中国的,是执行副总裁安多瓦和投资顾问克劳迪娅,当然,我需要提醒你注意一个小个子男人,那是爱德华。执行董事,他的意见很关键

“那么,我怎么才能联系上他们呢?”陈太忠沉声发问。

“罗纳普朗克的中国办事处”埃布尔这话基本上算废话,好在,一般人就不知道有这么个办事处,敢情这罗纳普朗克公司在中国已经开设了四个公司,还有几个办事处,大家一说起这个公司,都知道联系分厂或者各地的办事处,联系中国办事处的人,还真的不多。

这次他们来中国,是开设第五个公司来了,计划投资是三到五千万欧元,现在从官方渠道知道这消息的人并不多,大多都是那些公司或者办事处传出去的。

最后,埃布尔向陈太忠表示,他已经做了一些工作,此行的投资顾问克劳迪娅更不是外人等他们到一下时差之后,你就可以直接登门了,我想,他们会欢迎你的

竞争可能会比较激烈!陈太忠挂了电话,不过心里也没太大的压力,因为他刚刚知道了一点,罗纳普朗克在中国设立的公司独资的很少,那就说明法国人更加注重合作而不是单纯的投资凤凰在这上方面算是有短板没有制药厂,那引不来投资也不能怪我。

约莫六点钟的时候。那辆绿色的小甲壳虫出现在了别墅门口,伊丽莎白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食物,跟张馨到厨房忙乎去了,客厅里就剩下了陈太忠和凯瑟琳。

普林斯的女老板这次也没有化妆,不过,黑色的低胸连衣裙将她火爆的身材勾勒得一览无遗。三英寸的白色高跟鞋,让她修长的双腿显得越发地修长。

“坐”陈太忠甚至连起身相迎的兴趣都没有,懒洋洋地扬一下下巴,“听说你现在的进展不太顺利,这个项目你想不想做了?”

“那个何院长办事,官僚得很”凯瑟琳弯腰一揽裙子后摆,就坐到了他的对面,悻悻地嘀咕一句,“太忠,他不肯信任我。”

太忠?陈太忠瞥她一眼,端起桌上的茶杯轻啜一口,却是不肯说话,径自拿起桌上的一张报纸看了起来每次就数你话多,哥们儿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学习时间”!

说句良心话,凯瑟琳虽然来中国这么久了,还真没见识过这玩意儿,她接触过的官员不少。时下正是经济挂帅的年代,一般人怎么可能对国际友人搞这一套?

尤其是她又是如此地美艳,很多领导没事都想跟她闲扯两句。哪里有时间去看报纸,有心情去学习各种精神呢?

也就是陈太忠,才有这样的心肠,摒导出来这副模样。

凯瑟琳木呆呆地看了他半天,才轻笑了起来,她隐约猜到了一点,却不是很明确。

不过,陈家人根本不理她。就只当是没听见,手捧《消费导报》,继续沉着脸认真看上面的信息一啧,怎么这一版全是各大酒店高薪诚骋男公关,,每个月三到十万?

凯瑟琳见他这副模样。越发地确定了自己的猜想,于是越笑声音越大,直笑得前仰后合的,“你是想在气势上压倒我,是吧?”

听到这句话,陈太忠才抬起头看她一眼,面无表情地哼一声,“你先等一等,我看完报纸再说。”

见他这副嘴脸,凯瑟琳登时语塞。

又晾了她足足十分钟。陈家人才缓缓地放下手中的报纸,抬头看她一眼,看似漫不经心地发话了,“你觉得何院长不信任你,你表现出拥有能让他信任的资格了吗?”

“那是毫无疑问的,我已经邀请他去欧洲考察了,十个人的名额,成本不会低于五万美元,这样还不够吗?”凯瑟琳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只是简单的业务考察。”

,章资料到手

五万美元,就这点东西?陈太忠。享一声,不置可否地点一点头。“原来这就是你的实力。”

他心里是相当地无语,你当人家老何在乎这么一点东西吗?五万美元就想搞定十来亿的合同”得了,我还是给伊丽莎白换老板算了。

然而,凯瑟琳在下一刻的回答,似乎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到了他的脸上,“五年前,西门子打开有色公司的市场,获得垄断地位,也不过才送了五千美元。”

我靠,这是谁啊,你丫就不能多收点贿赔吗?陈太忠脸上这个臊。真的没法再说了小家子气。实在太小家子气了嘛,要知道人家贝拉走几步猫步,一个月的收入也不止这一点啊,要不索性你别收,也落个清廉的名声不是?

那厮简直是在给这个群体抹黑!他不知道她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是这种可能性真的是存在的,说不得只能淡淡地点点头,“这样啊,那你再找那个人去好了。”

“哈哈,你生气了”凯瑟琳笑了起来,她察言观色的本事还真的不差,陈太忠白她一眼才待继续发话,不成想她摆一摆手,“好了,我是开玩笑呢”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陈太忠正要继续“淡淡地”发话,不成想凯瑟琳已经从手包里摸出了一叠纸,递给了他,“这个,总可以证明我的实力了吧?”

陈太忠接过纸来一翻看。登时有点呆了,这一叠纸全是各种契约和证明书,上面无一例外都是凯瑟琳的名字,加州的农场、墨西哥湾的岛、西门子通信公司的股东,,

他甚至发现,她在罗纳普朗克的某个公司还有百分之八的股权,禁不住皱一皱眉头,抬头看她一眼。“这些东西,你没给何院长看吧?”

要是何保华看过这些东西还认为她不可靠的话,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这些东西是伪造的,以何院长的身份和背景,绝对能保证眼里不揉

“我为什么要给他看?”凯瑟琳很不满意地看他一眼,“这是我自己的财富,属于个人。我想给你看,所以给你看;不想给他看,那就不给他看。”

嗯,这话我爱听!陈太忠不喜欢别人看人下菜,但是他享受最优待遇的时候例外,不过,以他现在的心性,当然不可能很肤浅地把这点喜悦表示出来,说不得沉吟一下。又不动声色地发问了,“如果你把这些给他看,相信你们的沟通会愉快一些,,不得不说一句,你的富有,超出我的想像。”

“可是,我为什么要给他看呢?”凯瑟琳大大的眼睛眨巴两下,“我们是在进行商业谈判。这跟我是否富有完全没有关系,你不这么认为吗?”

“这个。,好吧,我同意你的观点”陈太忠本来想跟她探讨一点,东西的,可是一想到这女人不但精明跳脱,而且还是个话痨,就丧失了这个兴趣,“那么,你需要提供给何院长所要的昭的资料。”

“这个我做不到”凯瑟琳很坚定地摇头,然后就不说话了,等了一阵之后,见他没好像兴趣接口,才轻笑一声,“要不这样,我把资料给你保管好了。”

你说什么?陈太忠装沉稳正装得上瘾,可是听到这样的话,也禁不住讶异地挑一下眉毛,“哦。为什么是我?”

“因为我相信你”凯瑟琳笑吟吟地看着他,眼中有一抹柔情一掠而过,然而,她接下来的解释让他有点想吐血了,“你是个好人,值得人信赖。”

你才是好人,你全家都是好人!陈太忠心里狠狠地诅咒了她两句,才淡淡地一笑,“哦,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因为我是你第一个男人呢。”

这话自然不无调侃之意,也是他对家人造谣的有力还击,不成想凯瑟琳听得就是眉头一皱,张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可是最终还是沉默了。

“好了,你能相信我,我很高兴”见她郁闷了,陈太忠反倒是高兴了,这伶牙俐爪的小丫头终于安稳了,“把资料给我吧,不过,我要强调一句,我不可能一直掺乎你们的事儿,这是我最后一次调解,看在你是伊莎的老板的份上。”

“明天吧”凯瑟琳身子向沙发上重重地一靠,眼神有一点飘渺,“先给你一部分资料,能证明我的实力就可以了,是这样的吧?”

“今天就可以”陈太忠心不在焉地答她一句,因为他发现,她这个表情配上那张略显清纯的面孔,居然让他生出了一丝怜惜,“这件事情最好不要再拖了,那样对谁都不好。

“几十公斤的资料,我不可能随身携带,也很本站斩曲凶丽改为:凹语臀陆圆诬心愕值失”凯瑟琳伸个懒腰。高挺的双峰顿时鼓胀起来。的黑色薄纱颤得几颤之后。白色文胸的蕾丝边也露出了一线,不过最终还是很顽强地缩了回去,没有将衣领撑爆。

她这个动作极为诱人,脸上偏偏地又有几分若有若无的慵懒,两者相结合,带给人极为怪异的感觉,不经意间的诱人刚情,才是最动人的。

陈太忠觉得自己也快有点鼓胀了,不动声色地左腿一抬,压到了右腿上,试图用二郎腿来掩饰某些不良反应,“我觉得”最好还是今天拿过来,我不想为这件事耽误太多的时间。”

凯瑟琳的眼睛在他下身扫了一眼,嘴上露出一丝微当然,这或者是某个心虚的男人的错觉,“好吧,我现在去拿”

一边说,她一边站起了身子,转身向楼下走去,陈太忠犹豫一下,终于哼一声,“你让人送过来不就完了吗?嗯,我是说菜快做好

“那些资料。除了我没有第二个人有资格接触”凯瑟琳扭头看他一眼,嘴角略带一点笑意,顺着楼梯缓缓而下,“很重的资料,你不去帮我搬一下吗?”

“伊莎可以陈太忠话说到一半,想到伊丽莎白兴高采烈地在做饭,终于叹口气站起身子,“希望那饭做得不要太难吃,算了,还是我跟着你去拿吧。”

资料室在凯瑟琳办公室的隔壁,里面摆放着二十几个玻璃柜和铁皮柜,走到最靠里面的地方,她打开了一层柜子。“这里,就是昭的资料,嗯,我希望你不要全部拿走。”

我想拿的话也不会吃相这么难看,陈太忠白她一眼。抬手抱了一尺来宽的资料出来,“我想,这么多应该够了,”

接下来,他就要把资料送到何保华处了,奇怪的是,凯瑟琳居然没有拦着他,而是略带无奈地嘟囔了一句,“希望他能守信用吧。”

这就是硬生生地让我当担保呢,陈太忠心里明白,不过,一个美艳的女人愿意把她的命运托付给一个男人的话,只要这男人还算正常,心里就不会有什么抵触。

何保华居然没有在家,还在单位主持一个攻关会议,接到陈太忠的电话之后,一时大喜,“好了,你现在就把资料拿过来吧,现在就能分析,,英文的?没问题!”

陈太忠将资料抱到四楼的小会议室,发现里面十几个人,一见他进来,上前位的何院长就站了起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凤凰科委的主任陈太忠,凤凰科委对咱们院的帮助很大,他带来了一些昭的英文资料,大家看一下”

这话说出来。会议室就有七八个人走过来挑挑拣拣,不多时就一人几本资料翻看了起来。陈太忠本来想走的,可是一想自己好歹也是“科委”的,就这么走了似乎不太合适。

两分钟后,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女人率先发话了,陈太忠后来才知道这是院里的电气总工一那是有真才实学的,“这个资料不错,值得仔细研究一下。”

她开口之后。别人也纷纷开口,大致就是说这次拿到的东西,说顶级或者谈不上,但是绝对算得上是核心的了,一个略胖秃顶的男人甚至举起手里的资料,“何头儿,这东西我能带回家看一看吗?”

“老李,暂时不行”何保华心里一时大定,不过,他肯定不能把这东西流传出去。就算不为凯瑟琳考虑,他还得考虑传到有色公司那帮人耳朵里,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老话说死了的,“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机事不密则害成。”

说不得,何院长笑着摇摇头,“我们有口头保密协议的,等一段时间,看组织上能不能帮助协调一下”

“那我抄一段总不成问题吧?”那女总工也不看何保华的脸色,拿起手边的笔刷刷的就写了起来,何院长看一看陈太忠,无奈地露出一个。苦笑。本站斩地址已夏改为:脚联凹鹏嵌请登陆圆读

研究院终是研究院,尤其是像何保华这种学者型领导主持工作的研究院,京城的底蕴也由此可见一斑,居然有这么多的技术狂人。

进行时

“确定没问题了?”看到几个人兴致极高。陈太忠看得有点心酸,心里就盘算着,要不哥们儿晚上去普林斯公司走一趟?

“应该没问题了。剩下的就要细细地抠了。”何保华笑着点一点,猛地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侧头上下打量他两眼。眼光煞是怪异,“太忠你这面子,真的不小啊。”

“这只是一部分资料”陈太忠有意点出这个问题。你若是有意,哥们儿再送你一点惊喜也不成问题。

“我当然知道”何保华笑着点点头,“这个项目完了,详细资料得按吨来算,不过资料得同施工结合起来了解”反正,看起来普林斯公司没有吹牛。”

“那回头让普林斯的人来找你?”陈太忠不是个喜欢多事的主儿,登时就打消了某些念头,既然要结合看来了解,那么,等凯瑟琳食言的时候,哥们儿再那般行事也不迟。

“普林斯的人?”何院长沉吟一下,笑着摇一摇头,“他们不用来得太勤,等方案定下来的时候,等昭找上门的时候。普林斯的人再来也不迟”不过。他们可以去有色公司挂号了,该走的程序还是要

半个小时之后。陈太忠在自己的别墅里,复述了何院长的话,凯瑟琳喜得跳起来在他脸上吻了一口,“哈,太忠,真是太谢谢你了。”

“记得你答应给伊莎的钱”陈太忠懒洋洋地回答,顺手夹起一只虾丢进了嘴里,又喝一口小再,“范如霜那儿。你也要多走动一

张馨见他连着皮把白灼虾吃了下去,忙放下筷子给他录虾,伊莎见状,也有样学样地去录虾,凯瑟琳看得摇一摇头,这个男人的日子,过愕好幸福啊,“伊莎的事情我会做的,不过,你就再不管我了?”

“我管你?”陈太忠的眉头一皱,侧头看她一眼,“麻烦你给我一个管你的理由。”

“她说,你是她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录虾用的是手,伊丽莎白的嘴可是还闲着呢。

听到这话,张馨的手微微抖了一下,陈太忠则是似笑非笑地看凯瑟琳一眼,“麻烦你,澄清一下事实吧。”

“你本来就是我第一个男人”这样的回答,让陈家人都愣了一下,随即他就是一声冷笑,“你信不信,集现在可以收回这个项目

“我说的本来就是实话,不过伊莎用的走过去时。我用的是将来时”凯瑟琳大大的眼睛瞥他一眼,微笑间眼波流转,声音也变得低了一点,“我们有过约定的,你忘记了吗?”

“嗯,过去时陈太忠哭笑不…几三点头。又猛地愣,看向她的眼中就多了分怪异你现在,“还是处女?”

“有什么不可以的吗?”凯瑟琳笑意盈盈地看着他,眼中似乎要滴出水来一般。

“我真的井厌过去时”陈太忠都囔一句,居然想起了下午埃布尔的电话,接着他又轻笑一声,“那么好吧,我喜欢正在进行时”这个约定,我想起来了。”

他对凯瑟琳敬而远之的心思,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有的,具体因为什么,倒也说不上来,不过不管怎么说,他从来没有认为她是处女,心说美国人在性的方面是很开放的,她能不是公共汽车就不错了。

陈家人是有处女情结的,一听到这话,禁不住就食指大动了。

凯瑟琳微微一笑,抬手去端面前的红酒,“正在进行时吗?嗯,我可以考虑,不过,等我先把饭吃完好吗?”

张馨手里的虾,终于掉在盘子里了,她看一眼伊莎,无奈地撇一撇嘴:难道说,外国女人都是这么开放的吗?

不成想,伊丽莎白的眼也瞪的老大,好中天才叹一口气,“老板,这种事情”其实私下说比较合适一点,您认为呢?”

“你俩都是他的女人,我有什么好避讳的?”凯瑟琳还真是特立独行得紧,笑吟吟地啜一口红酒。又似笑非笑地看陈太忠一眼,“等了你二十四只”我觉得该有一点仪式的。当然,你要嫌麻烦,那就无所谓了。”

“好吧,仪式”陈太忠点点头。站起身来,他是顺毛驴脾气,要是她强求什么仪式,他会有点不爽一毕竟这只是一个交易,可是对方无可无不可的性子。大对他的脾性,说不得转身就走了出去,“你等着

说是等着,其实很快,约莫五分钟之后,他就从门外走了进来,肩头是一个大大的包袱。

包袱打开,里面满是红玫瑰。怕不有两三百枝。现在八点多了,倒是肯定还有花店开门,不过临时找起来肯定费事,陈家人直接穿墙洗劫了一家花店,留了一万块钱,却是顺手把人家的窗帘扯走做包裹皮了。

凯瑟琳轻笑一声,端着酒杯继续轻啜,不多时,一滴泪珠悄悄地、缓缓地自她眼角滑落,嘴里也在轻轻嘟囔着什么,陈太忠用尽耳力,也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饭吃到这个,地步,那就没办法再吃了,张馨站起身收拾碗筷,伊丽莎白在陈太忠和凯瑟琳之间来回看一看,犹豫一下,也端着碗筷跟着张馨进了厨房。

凯瑟琳双手持杯,双目直视着杯中血一般的**,久久不肯出声,眼中却满是泪水,陈太忠本来就见不得女人哭,见她这副模样,登时就意兴索然了,“算了算了,你要没兴趣,我不勉强你。”

“不是,我是很开心,真的很开心”凯瑟琳扑哧一声笑出了声,眼角兀自还挂着泪水,“谢谢你。太忠,你一直都没有逼迫过我。”

“咳,我是怕你觉得勉强。你知道,我这人还是比较正直的”陈太忠咳嗽一声,郑重其事地点一点头,心里却是嘀咕一句:鬼才想得到你还是处女。

既然肉都在嘴边了,他当然不介意展示出些许柔情来。

听了他这话,凯瑟琳放下手中的酒杯款款起身,走到他身边,缓缓地坐到了他的大腿上,双手勾住他的脖子,低声道,“太忠,吻我”

哥们儿其实见不得女人主动。陈太忠脑子里是这么想的,可是一双手不由自主地环住了她的腰肢。大嘴也凑了上去。

这是一个深深的长吻,大约五分钟之后,两人才分开双唇,凯瑟琳的脸上泛起些许的红晕,那是潮红而非醉意,当然,若是说醉意,那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之意。

“味道很一般嘛”凯瑟琳略带皱一皱眉头,不过,她微微上翘的嘴角泄露了她此时的心情,下一刻她轻笑一声,侧着身子一探手,将桌上的酒杯拿了过来,轻啜一口红酒。又转头去找他的双唇。

两舌纠缠交结之际,酒香四溢。隔了不久,两人的喉头都发出了轻微的咕噜声显然,这二位咽下去的,不仅仅是红酒。

凯瑟琳你挺会玩的嘛,陈太忠感觉到她的唇离开,禁不住撇一撇嘴,“我还要,,嗯,能不能换成纷酒?”

“呵呵,我可是不喜欢烈性酒”凯瑟琳大大的眼睛,此刻已经眯成了一条线,身子也变得热了起来,“你要喝的话,等一会儿你自己

“好吧”陈太忠点点头,男人在这样的时候通常都很好说话,陈家人尤甚,下一刻,他就掀起了她的裙子,大手顺着她光滑的大腿摸了上去。

“等一等,再喝一点,好吗?”凯瑟琳身子微微一扭,却不是很坚决,烈焰一般的红唇又去轻触酒杯。不成想身边有人发话了,“你俩能换个地方吗?我要擦桌子了。”

两人扭头一看,却见伊丽莎白手里拎着一块足有一米长的抹布,怔怔地看着他俩,眼中也微微有点发红。

“呵呵,今天晚上,他是我的,小伊莎”凯瑟琳放浪地笑了起来,胸前双峰又开始颤抖了,下一刻。她站起身走向茶几处的玫瑰花,回头看一眼陈太忠,“太忠,你能把它们,送到咱俩的床边吗?我要被玫瑰包围着,在花香中跟你。”

你”陈太忠真是相当地无语了。见过敢说的,没见过这么敢说的,尤其说这话的还是一个处女,没错,他再一次领略到了凯瑟琳的不同凡响之处。

“好吧”他点一点头,这一刻。他甚至有点舍不得这一场交易的结束了,所以他并没有着急站起身,而是先关了手机,才向那一堆玫瑰,走去一关键时刻他不喜欢被人打扰。“放到小卧室吧。”

“我希望是大卧室”凯瑟琳笑着摇一摇头,向他的身后一指那里站着张馨和伊丽莎白,脸上笑得异常甜蜜,“我希望她俩,能共同见证我的幸福。”

“你都不怕,难道我还怕?”陈太忠笑一声,拎起了包袱,不成想这豪放的处女紧跟着又来了一句,“当然,我要是累了,她俩也可以帮忙”伊莎说,你很强壮的。”

“真是没见过这样的处女。”陈太忠用汉语轻声嘀咕一句,心说这美国人果然不能用常理来衡量。“嗯。希望不要有人来坏事。”

他这话说得实在”太有水平了,因为话音网落,别墅的门铃就响了起来,四个。人登时就是微微一愣,现在是九点,谁会在这个时候登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