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5 装糊涂1756花开1757名门

1755装糊涂1756花开1757名门

陈太忠透过客厅的监控小电视一看,现外面站着的是马小雅,心情非但没有放松,反倒是紧张了起来小雅怎么会这个时间过来?现在可是她的“工作时间”啊。

“回头我也得秀一把钥匙”美女主播推门而入,一边换鞋一边悻悻地嘀咕,“要不太不方便了,咦,凯瑟琳你也在?”

“以后我会常来的”凯瑟琳笑吟吟地点点头,陈太忠却是听得忤然心动:常来”难道说不是一次性消费?本站斩地址已夏改为:脚联凹鹏嵌请登6圆读

你会常来?马小雅听的也是一愣,不过她人在一楼,看不到二楼的鲜花,到也没太当回事,于是笑着点点头,“欢迎你常来”太忠,要跟你说点事儿。”

果然是这样,陈太忠心里有数得很,倒也没奇怪,“嗯。什么事情,值得你半路跑出来啊?”

“也没别的事情,听阴总说下午你见刃的人了,就跑回来给你庆祝”马小雅笑吟吟地回答。一边就拾阶而上,走上楼之后就愣住了,“咦,,这么多玫瑰?”

“你少扯吧,有话就说”陈太忠的眼睛可是毒得很。一眼就看出她表悄不是很自然,说不的出声点破,“到底生什么事儿了?”

“就是磐石那边梁主任的事儿”马小雅冲他微微一笑,“阴总说了,这事儿有点复杂,你要能帮着说一下就最好了。”

“老阴这才说得不对。陈太忠遇到这样的事儿,心中的欲火早就不知了去向,“下午黄汉祥还编排我呢,说我破事儿太多,我现在跟老黄是低潮期,有事还是得找阴老板。”

“可是你跟蒙艺的关系不错啊”马小雅这话说得挺对,但是陈太忠反倒是迷糊了,“你。你”你说什么,蒙艺?那是碧空省委书记嘛,关磐石什么事儿。”

“磐石那边的事情。就是方面军那一系挑起来的”马小雅知道了一些东西,但是并不是特别明晰,所以解释得也是含含糊糊的,不过这派系居然久远到红几方面军去了,可见这山头主义的盛行,真不是吹出来的。

当然,她这话未免有点以讹传讹,但是接下来的话却也有点真实性在里面,“蒙艺在这件事里,也起了点作用,不过是被黄和祥摘了桃子而已。”

“那现在,老阴是个什么意思?”陈太忠对磐石的印象,仅仅是限于那里有个叫石破天的什么局长挺讨厌的,还想打荆紫菱的主意,后来被中纪委查了,慢着。这件事儿,我好像跟蒙艺说过?

不可能的,天底下没这么巧的事儿,他笑着摇一摇头,将这个可笑的想法抛在了脑后一那个石局长似乎只是个副厅吧?

“他能有什么意思?”马小雅摇一摇头,“阴总悄悄地跟我说的,说是黄汉祥说了,这件事你出面最合适,他到是不合适话。”

“嗯?”陈太忠越听越觉得不是那么一回事,“这个姓梁的到底犯了什么事儿?”

“也没什么,听说那边是个司法局长犯案,咬下来一个省委副书记”马小雅幽幽地叹一口气,“可能会牵连到这个办公室副主任,毕竟他也是省委的。”

“啧,我知道了。”陈太忠听到这里,终于有点明白了,他想起来了,那个石破天就是个司法局长,而蒙艺对此事是知情的。

先打个电话问一下老蒙吧,他看看时间,已经是九点十分了,犹豫一下还是拨通了蒙艺电话。那边很快就接起了电话,“你好,陈主任,领导正在卫生间,请问你有事吗?”

这个声音陈太忠不算陌生,也是蒙艺从天南带过去的干部。此人叫做张沛,在严自励外放做了林业厅副厅长之后,暂时接手过一段大秘的职能。

据那帕里说,张秘书现在是蒙老板的生活秘书,要说大秘还得算他姓那的,蒙艺在天南的时候,身边唯一被人承认的秘书就是严自励,去了碧空,身边的秘书反到是多了起来这里说的秘书是有名堂的这种,秘书班子的那些人还不算。

领导的秘书,要说多的话名堂真是多,但是事实上,省级干部身边有名义的秘书也应该只有一个,几十年前周老板就放过话。秘书没有必要搞那么多名堂。

所以现在的省级领导的生活秘书、机要秘书之类的,严格意义上讲根本就没有正经的名义。蒙艺以前也不讲究这个”可走到了碧空,反到是说起这个名堂来了。

按那帕里的分析,这种情况一般是领导的年纪越来越大,有些杂事懒得操心,就交给一些特定的人了,不过蒙老板十有**不是这样想的,也许是想尽快在碧空铺开摊子打开局面吧。

当然,张秘陈太忠,那也是必然的,所以话说得非常客气,陈家人听人家这么说,说不得轻笑一声,“嗯。倒也没什么事情,在北京碰到蒙勤勤了,想起来好久没给老领导打个电话,就问候一

这才是胡扯,也不看是几点了,张沛心里可是明白,这么晚打电话来的,多多少少会有一点事情,要是这晚上九点多碰到蒙老板的女儿,那,,显然就又是问题了,不过,做为秘该怎么回答,“那等一会儿领导出来了,我向他汇报一下。”

约莫十分钟之后,张沛又打来了电话,“是陈主任吧?蒙书记找你”

紧接着,蒙艺那带一点磁性的嗓音就出现了,淡淡的威严。隔着电话传了过来,“嗯,小陈啊。这么晚了什么事儿?”

“没别的事情,我就是听说”您在磐石那边,也出手了?”陈太忠其实没想好怎么说。不过他觉得以自己跟老蒙的关系。到也不用费尽心思去想那些措辞。

“嗯,你接着说。”蒙艺才不会回答这个问题,不过他的心里也是微微一愣小陈怎么想起说这个事情来了?

“没啥,就是有这么个人,姓梁”陈太忠也不会帮着遮掩什么。哇啦哇啦地把话一说,到最后来了一句。“黄汉样说,这事儿应该找您?”

蒙艺在电话那边沉默半天,才哼一声,“小陈你干点正经的吧,看你这整天都忙什么呢”在北京见勤勤了?”

“在飞机上撞见的。她跟同事来北京开会”陈太忠说了几句之后,又将话题转了回来,“老领导,黄总这么说,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

“你非知道那么多干什么?”蒙书记有点不高兴了,沉默了一下才轻叹一口气,“我的手怎么伸得了那么长?这件事我管不了”那个姓梁的又跟你不熟。”

明白了,这是能管但是不想管,陈夫忠听出来了,而且老蒙明显表示自顾自地将自己身上的衣物脱光,听自家老板这么说,轻笑一声,赤着身子就跑了出去,不旋蹬就拿了一瓶酒进来,不由分说地拧开盖子,咕咚咕咚地洒了凯瑟琳一身她可是见了这二位刚才是怎么喝酒的。

“哦,太美妙了。凯瑟琳舒服地呻吟了一声,,

当陈家人低头痛饮一阵之后,她漏*点甚至已经流淌到了**,床单上濡湿了一大片。酒**液相混杂,再也分辨不出。

当扒毖终干讲入那片二十四只未曾开的十地时。明显地感觉卧的阻碍,被痛饮的女人也是眉头微微一皱。

大太忠网要放慢节奏。却不防她双腿勾住他的腿,下身用力向上一挺,搂着他后背的手缓缓地力,硬生生地撑破了那道壁障,遗憾的是,这算是她自讨苦吃,下一刻,她就娥眉轻蹙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哟,有点痛

凯瑟琳是做了精心准备的。但是对女来说,第一次能称为第一次,显然不是区区的精心准备就能免去某些麻烦的,

不过饶是如此,两,、也缠斗将近一个小时,最后,在高亢的尖叫声中,普林斯公司美艳的女老板双手双脚紧紧地箍着他,浑身剧烈地颤抖了起来,大约持续了一分钟之后,小太忠同学还能感受到她体内偶尔痉李一下。

“到我了吧?”伊丽莎白已经看得不克自持了,不成想那老板懒洋洋地看她一眼,有气落,从门里就走出来一个男人,约莫二十七八的模样,身材高大西服笔挺,他不满意地瞪她一眼,压低了声音斥,“不知道总部来人了吗?”

“贾主管,他没有预约,也不认识公司的人,硬要进去小姐的脸登时就白了几分。手一指陈太忠,慌乱地解释,“我在制止他。”

“是这样的吗?”贾主管的眉头皱了起来,异常不满地看着陈太忠,“没有预约,不认识我们公司的人,,没错吧?”

“我想问的是。不是贵公司的人,是不是就不能领我进去了?”陈太忠本来见这小伙子形象不错,还指着对方能讲理呢。现在当然就恼

“叫保安啊。你跟他废话什么?”贾主管根本都不屑回答他,手指一动,就按上了那按钮。

“我到是不信这个邪了”陈太忠开始拨号,同时白对方一眼,怎奈电话还没有接通。四个保安就气喘吁吁地从楼梯口跑了过来,“贾主管,什么事?”

“这个人是捣乱的,撵出去”贾主管哼一声,手一指陈太忠,接着两手一束,淡淡地看着,“你们也知道,我们公司有重要客人来。”

这四个“保安是大厦的,临时被调派来加强安保措施的。四个人交换一个眼神,一今年纪大一点的保安走到陈太忠面前,“哥们儿,给点面子,,你自己走吧。”

“离我远点儿!”陈太忠脸一沉,手一指他,“这儿没你啥事儿,悠着点儿,别伤着自个儿,听见没有?”

这四位也是见多识广的主儿,一看这年轻人气度不凡,身土的衣物看似普通,质地和做工都绝对是一流货,大家又交换一个眼神,登时就有点犹豫了。

“国人也就是这点素质了”贾主管不无遗憾地叹一口气,摇摇头,脸上的不屑越的强烈了,“你们四位,是想被我投诉吗?”

“哥,我这碗饭也难端”年纪大的保安苦着脸看着陈太忠,拎着警棍的手抬起来。冲他拱一拱,“您大人有大量,别让我们这种小人物为难,挪挪地儿成不成?”

“行,我给你这个面子”陈太忠见这位都三十多岁了,还管自己叫哥,虽然知道这是北京人的习惯说法,但是也就不想让对方难做了,说不得转身向电梯走去,嘴里还在念叨呢,“凯瑟琳。有点事儿想麻烦你一下”

约莫过了一个小时,陈太忠又上来了,这次他的身边多了一个外国美女,四个保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再出面拦着。

“我要带他进去。来的是伊丽莎白,凯瑟琳在跟人谈事走不开,说伊莎是法国人。要不你过去吧,结果她就来了。

她说的是法语。接待小姐也用法语回答”抱歉,您不是罗纳普朗克公司的人,您可以进去,但是他不行。”

“奇怪了,她也没预约,怎么就能进去呢?”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声冷笑,“你们这儿。是中国人和狗不得入内吗?”

小姐一见他也听得懂法语,就是一愣,接着不屑地冷哼一声,“没错,外国人没有预约也可以进去。”

“人家听得懂汉语的”陈太忠一指伊丽莎白,痛心疾地摇一摇头,这次,他可真的不是做作,而是真的痛心,“你丢人不要紧,别给中国人丢人,行不?”

小姐愣了一愣之后,恼羞成怒地瞪他一眼,声音大了一点,“贾主

“少来什么主管不主管的”陈太忠捏着手里的纸。手一抬就扇了过去,重重地扇到了小姐的脸上,“睁开你的狗眼看一看,我有没有资格进去!”

“你敢打人!”贾主管适时地出现,正好见到了这一幕,抬手向那四个保安指去,低低的怒吼一声,“你们都瞎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