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3 初谈1764不速之客

1763初谈1764不速之客

世间有些事,是做得说不得的。

想获得罗纳普朗克公司投资的地方很多,大家也使出了浑身解数去争取。其间可能涉及到各种手段,有合法的,有非法的,也有介于两者之间的。

合法的当然可以说,另外两种情况,不是不能做,但是却不合适说 比如说,通过美色或者馈赠来笼络对方,谁会傻得说出来?

像在公司的高层之间活动,本就是不宜宣诸于口的东西,天涯省的人不但大大咧咧地说出来了,而且,还是当着三巨头的面,这岂不是说,你们这三位来中国,没有任何的意义?

不止是安多瓦生气了,爱德华也生气了,心说我倾向于你们天涯,是因为你们有值得我倾向的理由,什么叫“工作做到了董事会”?

克劳迪娅就更生气了,那两位是公司本部的,小伙子你都敢说人家是白来一趟,那我这个投资顾问,岂不是成了花瓶中的花瓶?年轻人,不要这么嚣张好不好?

投资顾问原本就挺待见陈太忠,甚至还一度生出了点不该有的绮念,这人一旦看谁顺了眼,那就怎么都顺眼,按说陈太忠今天带凯瑟琳来,换给一个有想法的人,难免就要琢磨,这是不是一个什么暗示呢?

可是,克劳迪娅不这么想,因为昨天她就知道,凯瑟琳是某个公司的小股东。那么今天陈带她过来。无非是介绍一下认识一下,天底下,还有比这更正常的事情吗?

所以,她看一眼旁边的翻译,毫不留情地下手了,“安多瓦副总裁的话,你听到了吗?请把他的话翻泽一下。”

然而此时此亥,大家都知道,何须翻译,,

任主任还是有几分急智的,在翻译将话说到一半的时候,笑嘻嘻地插话了,“我们刚才只是在开玩笑,真是没有别的意思。”

他这话居然是用法语说的,陈太忠也禁不住生出点佩服的心思来,这家伙不但英语说得溜,法语的音也很标准,看来还真不像是只凭着溜须拍马上去的,政府里面的人才,真的是太多了啊。

不过很快,他就意识到了另一个问题,老话说得真是没错啊,这路线要是错了,果然是知识越多越反动 敢情,任主任估摸陈主任不懂法语,居然做出了如下的解释。

“我的同事兼竞争对手说了,他能找到法国总统帮忙说情,我说我能找到董事会,大家都是在开玩笑”是的,仅仅是玩笑。”

这家伙这话就说得太恶毒了,按他陈述的事情经过,就该是陈太忠吹嘘在先,他愤而反击在后,然而,这只是他的陈述技巧和暗示手段,是的,陈太忠若是想计较,还真的没办法计较,搁给任何一个懂法语的人都听得出,任主任根本没提是谁先开始吹嘘的。

然而,他话里话外表现的意思,大家却是也都明白的。

当然,任主任这种行为,只能称之为小伎俩,该明白的人心里都明白,不明白的人,明白不明白也都无所谓,遗憾的是,这又是一个可以想但不合适说的问题。

“他说得没错,起码董事会里,我是比较偏向天涯的”爱德华笑着耸一耸肩,此人不但个子低,长得也较为不堪,很有点《虎口脱险》中法国指挥家的样子,颇具喜剧感。

他的倾向性早就很明显了,所以,在最初的惊讶过后,他再次亮明了自己的观点 不是为了天涯,而是为了他的面子,高卢公鸡通常比较眼高手低,但是个别人的荣誉感还是相当强的。

不过,他显然也不是一根筋走到底的主儿,看上去虽然有一点点木讷,但是言也有点路易德菲耐斯的急智,下一刻,他手指陈太忠笑着话了。

“不过,这位先生如果能让总统说情的话,那我就要说了,,去他的董事会吧,我支持阁下,因为我先是个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公民,其次才是罗纳普朗克的董事。”

他这么一说,现场的火药味登时就降低了不少,陈太忠也听得暗自佩服,心说这能人果然是哪里都有,人家长得是猥琐了一点。可是这应变能力也算得上举重若轻了。

“爱德华先生,我可没有这么说”陈太忠站起身笑嘻嘻地回答,用的居然也是法语,“我只是说,要是有人做通了董事会的工作,我就算认识法国总统,也会退避三舍,尊重董事会的决定,连过场都不会走的。”

任沪生听到他会法语,脸色就有些微掩饰不住的尴尬了,等他说出后面的话,任主任就算再有城府,也禁不住扯动一下嘴角:见过能扯的,没见过你这么能扯的,我只是含糊了一下概念,试图错误诱导别人,你怎么就能这么**裸地信口开河呢?

嗯?这话一出口,爱德华的脸上也有点挂不住了,克劳迫娅见状,不动声色地轻声解释一句,“这是天南省陈主任,或许他还真的认识咱们的总统。”

这也是说话的学问,法国总统跟中国一号不尽相同,接触人民群众、打造亲民形象的机会要多很多,但是话说回来,认识不认识总统是一回事儿,请得动请不动其帮忙说话,那就另一个问题了 当然,女投资顾问这么说话,肯定也有她的目的。

天南省的陈主任?任沪生恨不得又跳出来,丫是市级机关的主任,不是省级的!然而显然,他不可能幼稚冲动到这个份儿上,说不得用眼角的余光瞥一眼那局长,现局座大人满脸微笑,浑然不以为意的样子,那么他能做的,也只是咬牙腹诽了 还是那局涵养好啊。

“哦?陈主任还经常去法国吗?”爱德华看一眼刚才说话的年轻人,有董事会撑腰,他可以不买安多瓦的账 这也是执行董事这一职务的性质决定的,但是对同样有董事会背景的克劳迪娅。他就要客气许多了,毕竟大家来中国是来办事的,不是扯皮的。

“是经常去法国”陈太忠笑着点点头,“法国的朋友们招待得也很热情,我的法语就是在法国学会的。”

“听得出来,你的音很标准”爱德华微笑着点头,当然,这是说陈家人语法不行,还是在赞扬其在法国接触的都是上等人,讲的不是洋泾涣的法语,那就不得而知了。

在场的都是些大人物,在有意无意间,气氛就被调整了过来,不过显然。安多瓦副总裁对夭涯的这二位并不感兴趣,客气也是淡淡的那种。不像对上陈太忠,脸上的笑容非常地灿烂。

会谈持续了四十分钟,每方二十分钟一 仅从这一点上看来,罗纳普朗克公司对待双方还是平等的,然而,事实到底是不是如此,那就真的不好说了。

最起码,爱德华知道,他很为天涯省的两个人而恼火,所以,当两拨人走后,他不得不奇怪地问一句。“克劳迪娅。你为什么会答应那个凯瑟琳的邀请,去她的别墅共进晚餐呢?”

搁在平日遇到类似的情况,他早就开始抗议了,在商业谈判中同对方过从甚密的话,极有可能影响到公司,妨碍公司实现利益最大化的目标 然而眼下,他只能这么问了。

“这个女人持有的股份,可是肯尼迪家族转让出来的”克劳迪娅淡淡地回答他,“爱德华,我要是你的话,就要去了解一下她同肯尼迪家族的关系。”

“哦,这是一个不错的建议”爱德华笑着点点头,把刚才的纠结放到了一边,三巨头里,也只有他有如此便利的条件,克劳迪娅不行,安多瓦也不行。

见他离开,安多瓦副总裁才皱着眉头哼一声,“爱德华怎么会看上天涯?如果天涯省的官员全是那两位的素质的话,我不得不为公司的投资担忧了。”

“我是绝对不会同意选择天涯的”克劳迪娅断然表态,“我的投资经验告诉我,在陈身上投资,回报率要远远地高于其他人。”

安多瓦早就领教过这个老女人的性格,倒也没有在意,他沉吟一下,疑惑地问了,“这两批人在一起,旁边怎么没有公司的人?”

不管罗纳普朗克打算在哪里开设公司,同当地政府都是合作的关系,在条件上可以狮子大张嘴,在细节上也可以得寸进尺步步紧逼,但是在礼节上总还是要讲个形象 起码要跟公司在国际上的地位相匹配。

某个地方政府的官员来了,偶尔忽略一下算不得什么大错,但是两家政府来了,居然还没有专人做陪,那可就太不应该了一 撇开该有的礼节不说,你总得考虑一下这两家为了减小损失或者获得提取更多利益,订立攻守同盟的可能性吧?不管于情于理,旁边都得有个人看着不是?

克劳迪娅对这套不是很熟,闻言就是微微一愣,你们公司内部管理的事情。不该问我吧?她正愣呢,不成想门被推开了,爱德华笑眯眯地走了进来,“克劳迪娅,我决定了,晚上的宴会,我陪你一起参加。”

,砌章不之客

面对爱德华的邀请,克劳迪娅想也不想就直接摇头,“不用了,安多瓦也答应要一起去了,我不会寂寞的。”

不过,话方出口,她似乎觉得有点不太合适,说不得补充一句,“反正凯瑟琳也邀请你了,你又没有直接拒绝,想去你就去,别拿陪我做幌子。”

“你们一定想象不到我查到了什么”爱德华没介意她的态度,而是洋洋得意地回答。“天哪,这个女孩居然是爱德华的私生女”你们不要看我,我说的爱德华,是爱德华肯尼迪。”

“爱德华肯尼迫?”安多瓦和克劳迪娅情不自禁地交换一个眼神,彼此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浓浓的惊讶,沉默好半天,克劳迫娅才轻哼一声,“她不是姓米切尔的吗?”

“她姓蓬皮杜都正常,私生女嘛”爱德华笑嘻嘻地走过来坐下,口无遮拦地说着,“晚上的宴会我是打算去的,不过必须强调的是”我不会因此而对凤凰市产生任何的好感,事实上,我是麦卡锡主义的坚决反对者。

他这话说得有些没头没脑,而且逻辑几近于混乱,可恰的女投资顾问完全不懂他在说些什么,倒是安东尼心里有一点微微的明了,“约翰肯尼迪并不是麦卡锡主义的坚定支持者,他只是尊重了他父亲的意愿,你明白吗?”

“但是因为麦卡锡,他背叛了民主党”事实上,现在的爱德华,才是老派法国男人的真实写照 热衷于夸夸其谈和表现自己的政治见解,遗憾的是,在很多时候,那只不过标新立异的一种手段。

克劳迪娅还是没有听明白,但是她从他的眼里,看到了一丝几近于病态的亮光,说不得就咳嗽一声,“让我们不要谈这些好吗?事实上,爱德华你既然不喜欢肯尼迪家族,可以不去参加今天的晚宴。”

这真是一记响亮的耳光!安多瓦心里暗笑,爱德华想要攀附那个过气的爱尔兰家族,偏偏还要表现出自己的个性,没有比克劳迪娅的话更恶毒的还击了。

然而,爱德华肯这么说,自然是他自己的一套逻辑的,“克劳迫娅,我并不会因为一滴水而讨厌整个大海,而且这么做,符合公司的利益。”

我誓,没有见过比你更无耻的家伙了,安多瓦一直在致力于搞好同爱德华的关系,然而这一刻,他只觉得一阵无力感涌上了全身,“爱德华。既然你反对方卡锡主义,那么你应该知道,整个中国都是社会主义制度。不仅天涯是,天南也是。”

“安瓦,我不得不提醒你一点”爱德华冷笑一声,“你所说的麦卡锡主义,是狭义上的,我说的是广义上的,通俗一点讲,是政治迫害,你明白吗,是政治迫害,,咦,人呢?”

门外,安多瓦和克劳迪娅面面相觑,好半天,女投资顾问才苦笑一声,“其实我们只是一个公司,不是议会,你说对吧?”

“无所谓了,相信肯尼迪家那个美丽的私生女一出现,他会忘掉自己所有的政治主张”安多瓦笑一笑,“我觉得他把注意力放在这些事情上,对公司来说,是

俐事

凯瑟琳要请客了,请的还是罗纳普朗克公司的管理层,陈太忠可是有点犯难了,心说光这么几个人不行啊,哥们儿的后宫带不带倒是另一说,不过,我得帮她撑一撑场面吧?

“我邀请些什么样的人来,才比较合适呢?”他问凯瑟琳的时候,脑子转悠的,就是邵国立、孙姐甚至黄汉祥这样的人物。

当然,按说请何保华是暴为合适的,做为已经受益的合作者,何院长没理由缺席这个家宴,然而很遗憾,何院长正在操持的某些事宜,让他不合适出席这么一个宴会,陈家人若是贸然相请,被拒绝倒是事,被人小看了政治智商,那就是大事了。

“私人宴会,无所谓了”凯瑟琳笑一笑,“把你的情人们都带过来也无所谓,当然,要是能请到部级以上的领导,那就再好不过了。”

你说得到轻巧,陈太忠听得直翻白眼,没错,北京部级以上的领导,比素波的厅级领导多多了,可是你也不看看,我像是有那么大能量的人吗?

想来想去,他只想到一个人比较合适,那就是科技部的副部长安国,请大部长金相实过来,也不是完全做不到 金部长不但认识他,而且蒙艺跟金部长的关系不错。

但是这么一来,这级别就有点不对等了,区区的一个世界五百强公司的执行副总裁,实在不宜惊动部长大人的大驾。

不过这么一来,好像跟这凯瑟琳的关系,就越来越理不清了啊,而且凯瑟琳见过老安之后,没准也真的就能借此打开局面,那我岂不”还是一个买办?

陈太忠仔细琢磨好一阵,现自己也实在没什么可选择的了,索性心一横,先试一试吧,这也是为了工作,还不知道人家老安肯不肯买这个面子呢。

当然,他这个邀请,是不合适直接到安部长那里的,说不得又找到了创新办综合处的处长张煜峰,“张处,我这儿有点事情”

张煜峰听完他的话之后,嘴巴微张,愣了好一阵才轻声问了,“我说太忠,你跟安部长,后来见过面没有?”

这也是张处长跟他处得惯了,才这么不见外地问,要不然不定还要绕多少个

,陈太忠苦笑一声摇头,“这个肯定没有啦,我也觉得有点冒昧,所以这不是,才来找你老哥来问一下?”

“你这岂止是冒昧啊”张煜峰也跟着苦笑一声,心说你就这么屁大一点的事情,就敢琢磨着拉副部长撑场子,真是不知道死字儿怎么写的,“要是官方见面,那还勉强能有个说道,你这是私人会面啊。”

“我可不也就是想着是私人会面,才敢这么琢磨吗?”陈太忠一摊手,“要是官方的,我还真没胆子惦记,虽然”今年是中法建交三十五周年。”

“啧”张煜峰又不吭声了,他为难啊,凭他的经验来判断,安部长是不会答应这样的宴请的,但是陈太忠不同,此人不但是部皂的典型,更是跟老黄家交厚,上次能直接带着黄家老二来蹭安部长的饭,这能量可不是吹出来的。

更关键的是,他不知道安部长是怎么想的,在中国官场,跟商家交厚是从政者的大忌,然而话说回来,中国官场也是一个分外讲究人脉的地方。撇开陈太忠的背景不提,罗纳普朗克的副总,倒也不算特别地辱没了安老板。

“这个企业我知道,也算是高科技企业”。张处长犹豫半天,终于是心一横,富贵险中求,索性赌一把得了。只要我措辞得当,相信安部长也不会太怪罪我,“我就豁出去了,交了太忠你这个朋友,不过先说好了,我只能把话递给陶主任,安部长那边,我就不敢保证了”

结果,就在下午五点,陈太忠接到了张处长的电话,“太忠,安老板今天有个会,他是不能去了,不过他说了,要我代表他去,你说吧,,我去合适不合适啊?。

“张哥您这么说话,可不是见外吗?”陈太忠干笑一声,又寒暄两句,挂了电话,心里不无愤漆地嘀咕一句,我本来想请全部长,结果倒好,来了一个处长!

不过。这种反应,大抵也算在他的意料之中,想人家安部长是什么样的人物,他为了一个美国人的私人宴请,就琢磨着请人家过去。而且理由也是不尴不尬的一仅仅是罗纳普朗克公司在化工制药领域处于全球领先的地位。

反正老安这也不算不给面子,起码允许张煜峰打他的旗号,在下面地市。一个处长能比较自主地代表省委省政府来看望谁谁的,可是在部委则不一样,一个处长想不经允许代表部长,那纯粹是寿星公吃砒霜 活腻歪了。

既然张煜峰不是外人,陈太忠安排起来,当然也就不见外了,老张早就知道马小雅是他的情人了,再多一个张馨,肯定也是无妨的嘛。

令他高兴的是,在五点半的时候,一个好消息传了过来,埃布尔联系上了科齐萨,部长先生已经回国了,但是他的高级助手亨利古诺现在在北京,愿意出席这么个私人宴请。

这不仅仅是部长先生的回报,也是因为陈太忠将凯瑟琳的身份微微地泄露了一点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扯上这个旗号,不好忽悠人啊。

同时,埃布尔再三叮嘱陈太忠,亨利可不算是小人物,那是科齐萨倚为左膀右臂的主儿,也就是部长先生这次北京之行收获颇丰,才将其暂时留下,巩固和展此行的成果。

凯瑟琳的别墅不算一层几近于三百平米了,一楼的客厅有一百多平米,陈太忠和亨利赶到的时候,门口正在悬挂彩带和彩灯,进得门去,入眼就是堆起来的九层香槟酒塔。

凯瑟琳和伊丽莎白正指挥着人忙碌着,见他俩到了,笑着迎了上来,陈太忠很纳闷地问一句,“今天的客人,,有这么多吗?”

“这是对客人的尊重”。凯瑟琳笑着答他,眼中有少见的亮光,显然,此刻的她是比较兴奋的 ,也许,这才是她习惯的

两人到的不算太早,因为宴会是在七点举行,到得太早太晚都不是很合适,六点半已经算相当早的了。

亨利是个瘦高、帅气的中年男人,他随身居然携带了一瓶红酒,可见对相关的礼仪还是相当在意的,总算还好,陈太忠须弥戒里还有一点东西,说不得捡了一盒松露送过去,到也没有丢了人。

几分钟后,拾掇的人渐次离场,大概在六点五十左右,张煜峰和罗纳普朗克的三巨头先后就到了。

爱德华一看见亨利,根本不需要别人介绍,眉头就是一皱,“天呐,我要知道你这个家伙在场,是绝对不会来的。”

亨利看他一眼,微微一笑,“我则恰恰相反,如果我知道你今天会来,那么我一定要来”他的话没有说完,显然是绵里藏针那种,却又表现出了良好的风度。

凯瑟婶摆的家宴,做主人的自然也要叫上两个朋友,其中一个是满身珠宝贵气却没有介绍背景的女孩儿苏珊,另一个中年男人,却是雷曼兄弟亚洲投资有限公司的独立董事克拉克。

七点钟的时候,宴会正式开始,主人邀请众人用餐。也是自助的那一种,轻柔的音乐声中,大家轻言浅笑,说一些典故趣事,法语、英语夹杂着汉语,倒也颇有意思。

遗憾的是,七点十分左右,有不之客登门,伊丽莎白是扮演了半个管家的角色,就去开门,一开门现是俩不认识的男人,“请问你们找谁?”

“陈太忠呢?”年纪大一点的那位话了,一副不怒而威的样子,“让他出来接我,哼,太过分了!”

伊丽莎白的中文不是很灵光,但是听一听还是没问题的,更何况对方一张嘴,就是她最为熟悉的三个字,还是很不和善的这种,忙不迭转身往里走,“请稍等。”

陈太忠一听有人这么说话,心里奇怪,说不得打开天眼看一下,下一刻就匆匆忙忙地走了出去,伊莎跟在他身后,只见往昔傲慢无比的陈主任满脸笑容,“哈,我说是谁呢,原来是黄二伯,呃,还有郎主任,”

“有点过分啊”黄汉祥绷着脸,用手戳一戳年轻的副主任的胸口,“我说,接待罗纳普朗克公司的人,居然不通知我?”

“这不是怕黄二伯您事儿多吗?”陈太忠干笑一声,从某个角度上讲,黄总这话抱怨得相当有道理,他当初求人家帮科齐萨牵线儿的时候,用的名义就是要引罗纳普朗克的投资到天南,现在法国公司来人了,他反到连句话都没有,确实有点那啥。

不过,这种东西也是可追究可不追究的,毕竟老黄家对外摆出的,是一副不干涉天南事务的架势,黄汉祥当初也表态,招商引资的事情他没兴趣过问。

那么,问题肯定就出现在郎主任身上了,陈家人对这个一号办公室的主任印象极深,想到这里,他禁不住侧头看两眼,笑一笑,“郎主任能在百忙之中,”

“你就当我不在好了”郎主任淡淡地回答,表情不见如何冷漠,却也跟热情不沾一点边。

“行了行了带路吧”黄汉祥伸手拍一拍他的肩膀,不让他乱说话,那意思很明显,关于郎主任的话题,你还是少谈吧。

迎了两人进去之后,陈太忠将二人介绍一下,不过都没介绍得多详细,一个是搞远洋运输的黄总,另一个介绍得更简单,就三个字一郎主任。

别人不知道这俩人的身份也就罢了,张煜峰可是见过黄汉祥的,一见陈主任把这位爷都请到了,说不得毕恭毕敬地上前客套几句。

按说,今天的来人里,张处长的身份本来是最低的,不过他奉命打了安部长的旗号行事,刚才同别人交谈的时候,也是张口科技部,闭口全球科技展什么的 咱不能堕了领导的威名不是?

可是眼见黄汉祥都来了,他真的是不敢再做出一副指点江山的架势了,好在黄汉祥看他一眼之后,微微点一下头,“你是科技部的”

“综合处的小张,安部长让我代他过来招呼一下太忠”张煜峰笑着解释,黄汉祥能记得他是科技部的,已经是莫大的荣幸了,“您想吃点什么,我帮您拿。”

“不用了,过来喝两杯就行”黄汉祥淡淡地摆一下手,下一玄,张馨已经端着盘子过来了,“黄总,请您这酒。”

张馨不是侍应生,但是她最清楚陈太忠和黄汉祥的关系,而且黄总也知道她,见人家来了,岂有不赶忙张罗的道理?

这一下,不管是女巫还是小矮子,屋里的外国人就都看出来了,来的这位简单不了 只冲人家身后站了俩保镖就能说明问题。不过,人家主人不介绍身份,大家也不能打破头上去问不是?

接着,就是陈太忠向黄汉祥低声介绍屋里的人了,其他人也就罢了,听到克拉克的名字,黄总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他是什么公司的?”

他在这里介绍不提,张煜峰回到座位上,开始琢磨了,敢情小陈邀请安部长,也不是没道理的,起码人家黄汉祥走到场了。

慢着,张处长坐在那里伪作喝酒,慢慢地观察一阵,猛地现一桩事:黄汉祥对他身边的那个郎主任,非常地客气!

这是什么样的一个主任呢?

又捱了一阵,他越地确定自己的观察了,说不得找个机会端了酒杯,转到陈太忠身边,“太忠,那个。郎主任,好像来头很大吧?”

“嗯”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点头,想起张煜峰今天算挺给自己面子,说不得暗暗翘起一个大拇指,“这个”办公室里的,你瞅机会跟人家喝两杯,啊?”

饶是张煜峰城府够深心机过人,反应过来小陈话里的意思之后,也禁不住脸色一白,微微地吸了一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