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5 活话1766放手

1765活话1766放手

张煜峰绝对不怀疑陈太忠所说的话,原因很简单小陈没有必要骗他,而且。出名强势的黄汉祥能坐得稳稳的。时不时貌似随意地招呼郎主任两句,就绝对说明问题了。

小陈”你真够朋友!张处长心里暗叹。人家冒着这么大的风险,点穿那位的身份,同时不忘记提醒自己伪作不知上去敬酒?这个朋友我交定你了。

感激归感激,然而,张煜峰心里非常清楚。他不能那么做,因为小陈今天原本请的是安部长,而安老板也很大度地授权自己代表他虽然这授权,只是通过陶主任转述的。

以张处长现在的地位,也勉强能纳入安国超的视野,不过安部长并不是特别地看重他,张处长也没有拼死报效安老板的觉悟。

但是。再给张煜峰一个胆子,他也不敢短安老板的路不是?这是陈给安部长安排的人情,安部长不来不代表日后不会知情?是的,他只能望着这座虚无缥缈的天梯流一流口水。

说不的,张处长借口内急,走进了卫生间。犹豫再三之后,终于拨通了安国超的私人手机?这个号码,他勉强有资格知道。

安部长正斜靠在家里的沙发上,一边剔牙花子,一边看新闻呢,官至副部这个级别,想忙的话能忙到脚不沾地,不想忙的话,也有的是偷懒的手段。他是金老大一手提拔起来的,不存在正职看他不顺眼的问题。

听到这个手机响,不等他发话,他的爱人就探头看了过去,“张煜峰,这个人,不是创新办的吗?”

“是他?”安国超不耐烦地摆一摆手。“拒绝了。吵着闹心,哎,慢着。他今天,嗯,算了,电话拿过来吧。”

要说安部长的素质,还是比较高的。刚才还想**裸地拒绝,一旦接起电话之后,声音就恢复了正常,淡淡地吐出两个字,“张?”

“安部长,我在陈太忠的朋友这儿”张煜峰谨慎地措辞着,没办法,虽然是在向领导通风报信,可是也得考虑领导的感受不是?“嗯,黄汉祥黄总来了,,您有什么话要我转述的吗?”

这纯粹是扯淡,张处长根本不具备帮安部长捎话的资格,安部长一听就有点悄了,妈的黄汉样去了你不知道帮我掩饰,反到来请示?“你没说我在开会吗?”

“我,我说了,不过,黄汉样身边还跟着一个办的”张煜峰小心翼翼的解释,“我琢磨着陈太忠请您来啊,他是…”

“你等一下,办的?”安国超一听。登时就坐直了身子,那点不耐烦也被抛在了脑后,尝试着最后确认一下,小张你是说?一号办公室的?叫什么名字?”

“名字我不知道小陈管他叫郎主任。还不让我声张,我看黄总对他的态度。应该也是”张处长苦笑一声,“安部长您最好别说是从我这儿听到的。”

“宴会什么时候开始的?地址在哪儿?”安国超沉默半秒钟,迅速地发话。“对了,你没说我一定不过去的,是活话吧,”

短短的一瞬,安部长就想到了很多,这个宴会他不去当然是可以的,可是这今后果就很难预料了一号的人,这后果可大可关键时候歪卫句嘴,很可能毕生心血就付之东流了。

事实上。今天听陶主任说起此事的时候。安国超心里就有点纳闷,他到没觉的罗纳普朗克的副总身份不够,他琢磨的是:这个小陈”他怎么就敢觉得我跟他有这份儿交情呢?

不过。不管怎么说,安部长对陈太忠的印象还算不错,也知道金老大对丫印象也不错,还知道那家伙认得两个人,最关键的是,凤凰科委确实是科技部的一面旗帜,所以他也没怎么多考虑,就吩咐陶主任,“让小张代我去一趟,告诉他我有会。”

可是现在则不同了,一号的人去了,这说明小陈在邀请他之前,就做过类似的工作,那么照眼下的情况分析。这个邀请显然就是一番好意了。

当然。至于陈太忠为什么不提前说。那可能性就多了,首先他确实跟安部长交情没深到这一步,怎么合适拿一号的人来压科技部副部长?

其次的可能性,就是小陈也没把握请到一号的人,这种情况肯定就更不能提前宣传了,否则不但有狐假虎威的嫌疑,而且一个不稳重的帽子是铁铁地戴上了。

至于一号的人适逢其会的可能性,安国超还真没想到,事实上就算有人明确的告诉他,那位确实是适逢其会了?那人家能去肯定有人家能去的理由,证明这宴会档次不低不是?

张煜峰打了这个电话之后,心里就一直有点忐忑不安,没打电话之前他不安,打了之后依旧不安,这个安部长家,,离这儿比较远啊,要是安部长赶过来的时候,宴会散了或者那二位走了,我这个电话打得可就没什么意思了。

总算还好,郎主任很坦然地坐在那里。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听着大家交流。偶然插一句嘴也是不显山不露水的。搁给不明就里的人看,这是一个比较实在而木讷的人,说他是小公务员可以。说他是书呆子型的教授也可以。

这是一个看起来很无趣的人,大家可以忽略的人,也就是张煜峰久在部委,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沁一陆讨黄汉祥现了黄总的微小一异样,才能产生一旦朗瑰

不过,明白其身份的,都知道这仅仅是表面现象,陈太忠就能确定,这位郎主任跟那天在黄总办公室不怒而威气势逼人的郎主任,绝对是同一个人。

安国超终于在七点五十的时候赶到了,他原本就不欲惊动屋里的人,所以将地点问得很详细,待知道主人还在门口安置了彩灯,心说这要再找不着也就太窝囊了。

见开门的是一个外国美女,安部长也没介意,大大咧咧地往进走

这叫平易近人嘛。嘴里还问着,小陈在吧。我来晚了啊。

伊莎见此人冒冒失失往进走,就想要出手惩戒,不过看这位又不像是闹事的主儿,略略犹豫一下,就听到了这样的问话,当然就顺势放行了,这也亏的是安部长嘴快,要不然的话,难堪可就大了。

进屋之后,安国超就当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先冲陈太忠笑着点点头,“有个会,来晚了……呃,黄总您也在啊?”

黄汉祥可不知道安部长没打算来,他刚才也听张煜峰说安部长长长短短的,倒是没怎么介意,而是站起身笑着同他握一下手,又坐了下去。小安,你这应该罚酒来的。”

“黄总,您不能这么欺负小辈儿”安部长笑着答他一句,又用手一指艳光四射的凯瑟琳,“这是美国朋友的家宴,咱得入乡随

这话说得挺不见外,搁给外人看,那就是黄总跟安部长关系尚可,可是陈太忠心里太清楚了,说不得淡淡地扫一眼张煜国超怎么可能知道这地方呢?

就在这时,凯瑟琳走了过来,打听一下,知道这位还真是一个副部长,眼光就越发地亮了,于是想在座的诸位介绍一下,又将其他人一一地介绍给安国超一看得出来,她非常享受这样的感觉。

这时候,张煜峰已经紧紧地跟了过来,不过,在场的人没谁觉得意外,不管在职场还是在官场,见了顶头上司不是如此,那才叫怪。

安国超也没对他的殷勤做出什么反应,这原本就是应该的,他要有反应反倒是不正常了,在场的都是明眼人,过犹不及。

介绍到郎主任的时候,安部长也是微微点头,只当此人是普通人了,当然,郎主任也没表现得多灿情,搁给别人看。这就是木讷的铁证,然而该明白的人。自然知道人家有不卑不亢的底气。

接下来的事情,那也就不必说了,罗纳普朗克的三巨头见真的来了一位副部长,虽然几人自认身份不输于对方,但是这好歹是国家级的部门,此刻再要说天南没有诚意,或者说比天涯的诚意那就有点昧良心了。

安部长会办事。目标不针对郎主任,先是帮陈太忠撑了撑场面,说了几句才坐到黄汉祥身边,跟黄总聊了起来。

黄汉祥觉得有点别扭,不过他也实在没办法计较。屋里就这么一个。副部级干部,人以类聚物以群分,人家亲近他再正常不过了。

这么一来,安部长跟郎主任就搭上话了,部长很随意地问一下对方的工件单位,郎主任回答得也妙,“单位有保密要求,我就是个公务员,跟安部长没法比。”

“郎主任还年轻嘛”安国超壮着胆子,摆出长者的架势,笑着劝导了起来,“黄总这么关照你,只要你肯踏踏实实地工作,是金子”总有发光的那一天。”

黄汉祥听得好悬没掉下汗来,心说一号的人我有资格关照吗?也不知道这家伙是真不知道扛郎的身份,还是假不知道。

,砧章放手

郎主任微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有一份算计,这个安国超不简单啊,不管他知道不知道我的身份,这番话都相当地得体,用冒昧来表示亲近之意,又没做出什么具体的表态,?十有**。他是有点怀疑我的

份。

当然,他不知道安部长是临时起意来的,又知道自己是临时决定来的,就认为自己身份泄露的可能性不大,大概啊,人家是从黄汉祥的态度上,猜出一点端倪来。

“安部长的话。我记住了”他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嘀咕,我看你下一句该怎么接我的话,也好分析你到底知道了什么。

不成想,安部长居然没再说什么,“黄总你们先聊着,我再去帮小陈说两句,等一会儿有空了,我再过来。”

安国超这一手,肯定就是欲擒故纵,到了他这个级别的部委官员,如果不是智障的话,对度的掌握简直是比用游标卡尺卡过的还精确套过近乎也示过好了,这就算功课做到了,至于说有没有回头,那就再

了。

他此次匆匆起来。结识一下办的人是目的之一,这种关系可能永远用不到,但是做为一个合格的官员,相关的储备必须得有一万一用得到呢?

但是还有一个因素也很重要,那就是不排除办的人已经知道,陈太忠是邀请过自己的,一号的人到了我没到,万一那边是个小肚鸡肠的,那我岂不是以后都要提心吊胆地过日子了?

所以,他的亲近表示到了,自然就可以暂时离开了,天上掉不下馅饼来,一号办公室里的人多了去啦,到最后能达到我安家人高度的,了不得也就是两位数。莫非还能个顶个。的是副部级以上?

埠圭任心里不知情。反倒是对这人有了几分好感,见华坠公竹边了。难得地主动跟黄汉祥说一句,“看起来科技部对小陈的工作,还是很支持的。”

“小陈也确实能干,这些支持都是他自己争取来的”黄汉祥眼下在跟陈太忠置气,但是他做事还是相当大气的,所以不动声色地回答,“这个家伙的优点和缺点,都是同样的明显,能力是没问题,但终究是年轻了一点

年轻还不好吗?郎主任微微笑一声,也没怎么在意,只是微微地点,一点头。“嗯。

对张煜峰来说,今天晚上的宴会长了一点,到得后来,居然还有交谊舞来跳,直至十点钟结束,柚才逮着机会。悄悄地向安部长嘀咕一句。“部长,刚才我一时着急,也不知道黄总他们什么时候就要走,没向陶主任汇报,您得原谅我

安国超愣愣地看了他半秒钟,笑着伸手拍一拍他的肩膀,“煜峰不错。你和小陈都不错,陶主任,就让他继续不知道好了?我是自己来的

这话说得就相当不见外了,张煜峰怕陶主任知道自己短他的路而被人记恨,结果安部长做为堂堂的省级干部,告诉他咱俩不通知他,这的是怎样一种亲近?

发达啦,,张处长是一路哼着歌回家的,可是其他人,就未必有他这么好的心情了,尤其是黄汉祥,在和郎主任告辞之前,神色极其怪异地看了陈太忠一眼。

你纳闷?我还纳闷你为什么来呢。陈太忠正琢磨着,什么时候该打个电话问一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身晚礼服的凯瑟琳笑吟吟地走到了他的面前,轻声发问了,“晚上不走了,,好吗?”

“不可能”陈太忠苦笑着摇一摇头,今天这儿的私人家宴,居然惊动了一号的人,谁知道人家还有什么后续的手段没有?自己若是敢就此留宿这里跟众女大被同床,那未免也太不把领导的威严当回事了。

哪怕是掩耳盗铃呢,也得适当地做出一个表示来,说不得他笑着轻声嘀咕一句,“不过,过一阵你可以和伊莎偷偷地去我的别墅。”

“啧”凯瑟琳不无遗憾地啧一下嘴巴。今天的私人宴会,开始不算很成功,但是后来随着黄汉祥和安国超的到来,场面就热闹了很多,依稀让她有了点感觉。

按她的想法?事实上是对童年时代的一些回忆,晚宴结束之后,才是大人们彻夜狂欢的开始,在这一刻。她很想把这种感觉延续下去,然而现实告诉她,眼前时机还不够成熟。

“好吧,你先回吧”她低声说一句。事实上,这只是宴会不够完美而已。并没有过分影响她的心情,一边说。她还挤一下眼,送个秋波给他。那很随意的一瞥,勾魂之处,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记得等着我哦绀”

这家伙可是天生会勾人的,陈太忠带着张馨离开,马小雅则是钻进了她的本田车里,几辆车渐次离开别墅。眨眼之间门口就变得冷清了起来,门捞和院内一明一暗的彩灯,闪烁得似乎也有点有气无力:这里终于已经热闹不再。

进了别墅之后,张馨开始张罗为陈太忠冲茶,陈太忠心思不在这上面。很随意地吩咐一句,“好了,不用忙了,你也累了一天了,歇一歇吧。给我拿几瓶啤酒过来。”

他想的还是今天郎主任的出现,以及他们怎么找到的凯瑟琳家,想到也许有人一直在默默地注视着自己。他心里真的是很不舒服。

或者,不会这么夸张吧?下一刻他为自己找到了理由,如果监视的话。也没必要为这点小事就暴露吧?看来问题还走出在今天的晚宴上。

他正琢磨呢,手机响了,来电话的不是旁人,正是黄汉祥,话里也听不出什么情绪来,“小陈,那个凯瑟琳”是不是就是在保华那儿跑项目的美国人?”

“嗯,就是她”陈太忠回答得很干脆。心说今天这么兴师动众,是为了她?“黄二伯您这,,是有什么指示吗?。

“你能换一家吗?。黄汉祥淡淡地问一句。

“换一家陈太忠好悬没被这个要求噎住,心说我都收了人家的好处了,现在反脸无情就有点那啥了,那玩意儿也不是钱财,想退也退不回去不是?

说不得。他只能叹口气心一横,“唉,好像是有点晚了,人家把资料都交给何院长了,我不能这么不仗义”要不这样,这一单完了,跟她撇清。”

“嗯,那就算了,她想做就做呗。”黄汉祥倒是真好说话,不过下一玄。他又提出个条件,“不过,让她跟那个克拉克保持距离,这一点,她要做不到的话,那什么都不用提了。”

咦?敢情这个克拉克才是老黄关注的?陈太忠仔细回想一下,终于想起凯瑟琳介绍克拉克的时候,黄汉祥轻声地问过一句?“他是哪个公司的。?

曼雷亚渊投姿有限公司一是这个公司有问题呢,还是人有问题?陈太忠琢磨一下,迟疑地回答,“我负责说服她,不过黄二伯,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啧,你”黄汉样网想说不耐烦的说点什么,终于硬生生地忍住。沉默一下方始叹一口气,“小陈你要是还想认我这个黄二伯,就不要跟那个公司产生瓜葛

“明白了,?;东太忠笑是曼雷公司不入老黄的法眼,其系更七“入老黄家的法眼,还有可能是代表了其他的势力,总之,黄汉祥耍他坚决地跟那个公司划清界限。

具体原因,他也懒得去打听,现在他的好奇心已经不复那么强了,很多事情,不知道比知道了要好,反正,老黄这人虽然有点小毛病,但是他绝对要站在这一边。

不过,他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要问,“黄二伯,今天郎主任来,就是因为这个克拉克吗?这也太抬举他了吧?”

“你胡说什么呢?。黄汉祥哭笑不得地骂一句,“还不就是亨利古诺去了?他正好没事,跟过去看一看你跟法国人的交流。

“那他又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呢?”好吧,这是最最后一个问题。

“你管那么多干吗?”黄汉祥不满意地哼一声,后来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我告诉他的。就算不用技术手段,你以为你那点破事儿能瞒过

?”

老黄也知道我担心技术手段?陈太忠终于心满意足地挂了电话,正好马小雅兜了几个之后,刚刚走进别墅,他冲楼下一招手,“小雅,今天凯瑟琳请客,你是不是跟阴京华说了?”

“说了啊”马小雅低头去换鞋,也没看他,一副心安理得的模样,“不参加集体活动,肯定要说一下的嘛,阴总最近也挺关心你的事儿,,天哪,黄总不是从他那儿听说的凯瑟琳的地址吧?”

“反正我没跟老黄说”面对她突如其来的惊讶,陈太忠只能报之以苦笑了。

“那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马小雅的脸色,在一瞬间变得刷白,她非常明白一言之失会带来怎样的严重后果。

美女主播混的这个,平日里可以肆无忌惮花样百出地玩要,但是有些错误,是千万不能犯的?像前几天小杨总就是,只是因为喊了一声“陈主任消费在这个里的七八十万算是白花了,想要获得大家的接受,怕是再花化八十万都不行。

“没事,看把你吓得”。陈太忠一见她这样子,就心软了,想在帝都讨生活,也真的不容易啊,他笑着摇摇头,“只要我能让你知道的,你觉得合适说给别人的,那就无所谓

“哦,那就行”马小雅捂一捂胸口,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表情,“太忠你别这么一惊一乍的,吓死我了。”

“更吓人的我还没跟你说呢”陈太忠低声悄咕一句。端起啤酒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第二天就没什么事了,去医院看一看吴正杰,又帮着给何保华送了点资料,最后敲定了罗纳普朗克的天南之行,陈家人拍拍屁股走人了?素波党校那边。要考试了。

党校考试的事情。那不是重点,陈太忠下了飞机,先是给许纯良打个电话,“纯良,什么时候去科委上任?”

“下周吧”许纯良已经跟他确定了这个消息,眼下两人要说的是别的,连坐一坐的的点都约好了,“太忠,你有什么事情要跟我商量

“关于以后科委在咱哥俩手下怎么发展壮大的计划”陈太要的回答,是相当够意思的。“有点细节,我觉得咱哥俩需要沟通一下

等他从机场赶到万豪酒店的时候,许纯良已经在顶楼的包间等他了,六十平米的包间,只有两人面面相觑。

“你终于还是要跟我单独谈一谈了”许纯良不无遗憾地扬一扬眉毛,他性子宽厚,但是不代表不够聪明,看得出来,他不喜欢今玉的座谈,“是要跟我约法三章了吧?”

“十章都想约呢陈太忠笑一笑,不管不顾地坐到他身边,“好了,天塌不下来。科委全是你做主,我双手支持成不成?”

“那你要跟我谈什么?”许纯良这下奇怪了,讶异地望着他。

“其实呢,我想谈的真的挺多”陈太忠不无遗憾地砸一下嘴巴,顺手端起桌上的茶杯轻啜一口,“不过看你这副不开心的样子,就没心思谈了”这么着吧。跟我有关的一些事情,你想变动的时候,咱哥俩先私下沟通行不行?”

“这是肯定的”许纯良点一点头,“大家都知道咱俩是朋友,这点面子我能不给你?跟你有关的事情,我绝对不变。”

“啧,这官场里不变的,只有利害关系,等你面对某些东西的时候就知道了”陈太忠苦笑一声,纯良出身官宦世家,有些东西知道得不少,但是显然。全面主持一个行局的工作,要面对的复杂事态,根本不是坐在家里能空想出来的。

“反正,我下一步工作的重点,就要放在招商引资上了,给你腾出足够的空间,我不想为这点小事,影响咱俩的友谊,,我这人的性子其实不太好。”

“不行,你得先帮我稳定了科委的局面”许纯良很坚决地摇一摇头,“以咱俩的交情。万事都好商量的。”

“我不想试。”陈太忠也很坚决地摇一摇头,“帮你稳定没问题,一句话的事情,所以我今天想说的话就是”除非你扛不住的事情,科委的工作我就不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