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9 找对人1770以牙还牙

1769找对人1770以牙还牙

陈太忠听完王启斌的话,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以往总是听说工商欺负人,没想到也有被欺负的时候。”

“下面的人,其实都不容易”。赵明博憋不住插话了,陈主任你这话有点那啥哈,把工商二字换成警察,那不是也一样吗?“咱现在帮人,不说帮理,明主持。你看这事儿能不能曝一下光?”

“不能”不待田甜发话,王启斌先摇头了,面沉似水,“我听钟说过,这种企业太多了,规矩不能坏,要不然我也扛不住,工商是条管单位,自成系统受外界影响不大

“好了,不说那么多了”陈太忠对工商局也略有了解,搞招商引资的,不可能不清楚这个,“王处你说吧,我能做点什么?”

“等吧”王处长冷笑一声,“先委屈一下胤天,要是这帮家伙真不知道死活,看我慢慢收拾他们,不过,胤天还是有点不稳重

钟胤天要听到这话。非气得吐血不可,他今天做事已经够稳重的了,一切都是依足了规矩来的,领导怎么吩咐他怎么执行,也没跟客户炸刺儿什么的,只有在对方实在有点过分的时候,淡淡地说了句相对公道的话,不成想却吃人一杯酒泼了过来。

“你算个什么东西?”他真的受不了了,站起来当胸就是一拳,老子的老丈人是省委组织部的处长,陈太忠是我的妹夫”嗯。准妹夫,“老子对你客气是给你脸呢。”

怎奈,他装了一整天的孙子,别人见他业务熟练却又没有出头的,只当这家伙不知道是从哪全部门调过来的人,自然就生出了小看的心思,正好又酒意上头,就直接冒犯了。

就连他眼下的发飙,对方都觉得是这厮年轻气盛胸无城府,被泼酒之后恼羞成怒了,至于他的话,别人也就当是吹牛了。

酒桌上一共五个人。除了他是工商的,那两家每家俩人一毕竟这种事情不宜张扬不是?这么一来就热闹了,那俩抓住他就还手会计师事务所的拉架了。可是还不敢裸地拉偏架,于走到得最后,钟胤天就吃了一点小亏。

最终,还是酒店的保安冲进来,分开了众人,这一下,双方都不肯罢休,纷纷打电话叫人。却是不约而同地禁止酒店报警。

钟胤天打了电话给老丈人,没等来老丈人的答复,反到是等来了自家科长的斥,他的科长并不知道他有介。干部二处的老丈人一也不知道是那位局长想独霸资源。还是小钟同学进术商局时日太短。总之科长大人是不知道的。

温科长逮住他就是一顿痛骂,这顿骂彻底地把钟胤天激得暴走了

事实上小钟同学的脾气不算特别好,“你问我想干不想干了?他都把酒泼到我脸上了,我还怎么干?您也别给我五分钟考虑了。我还真不道歉,爱怎么着怎么着吧。”

挂了电话之后,见老丈人还不肯来电话,钟胤天真的着急了,又一个电话打过去,结果到好,老丈人关机了!

这不是王启斌不近人情,事实上他还是比较看重大女婿的,但是眼下,他不想被有些电话影响得乱了分寸,所以有意将电话关机其实,年轻人太一帆风顺了,并不是好事。

王处长是憋着劲儿等后续呢,那个副局长愿意出面协调固然好,丫要是不出面,等事情闹大了,他再出面也不迟。

这就是老辈人的思维,于情于理咱都要站了上风,而且不出手则已,出手难就要见血的一何况,工商这一块儿独立性太强,目前事情还没有闹大,他也实在找不到太多的关系去居中协调。

可是钟胤天等不到老丈人的支持,就别无选择了,犹豫一下,拨个电话给自己的妹妹凭良心说,他不想求陈太忠,因为姓陈的给不了韵秋任何的名义。不管从做人的角度上讲还是做哥哥的角度上讲,他都不愿意找陈太毒,但是眼下,不张嘴也不行了。

钟韵秋对陈太忠的行程,把握得还是比较清楚的,一听哥哥遇到这种事情了,犹豫一下。“他现在就在素波考试呢,我把他的电话给你,你跟他说,比较好说清楚

钟胤天可不想跟陈太忠直接说,撺掇了自家妹子半天,最后钟韵秋终于将电话打了过去。

陈太忠刚才有心思说风凉话,基于这么一个理由:钟胤天打人!

可是接了钟韵秋的电话,他才知道,敢情是小钟的哥哥被打了一起码是比较吃亏,这一下他就不答应了,你们逃避审计还有理啦?真是找死嘛。

“这家公司的后台是谁啊?。难得地,陈主任现在做事,居然也学会先打问来路了。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想一想就知道,王启斌这样的组织部实权处长,对今天的事情都有点不知道如何下手,他又怎么能免俗呢?

这就是再三说的权力范围的问题,王处长现在是很牛了,但是他没有名义插手工商局的事务一尽管明知道那边是不合法的,陈太忠更牛,可是为了一点小事出头,总要搞清楚对手是谁,以便采用相应的策略。

“后台是谁,我哥也不知道”钟韵秋回答他,“反正这家公司的流水,每年一个多亿,专做柑不意…反正市,商局肯定有人,纹个没问“轴承生意?”陈太忠听得就是眉头一皱,“跟天南轴承厂什么关系?”

“他们只做天南轴承厂的生意,定向代销,不做省内”钟韵秋叹口气。“一年一个多亿近两个亿的流水,这不是一般人做得了的。”

“明白了”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琢磨了起来,这家公司的来头不会很大,来头大的不会做得这么专业,十有是天南轴承厂什么领导的亲戚开的。

可是话说回来,来头不大也挺麻烦,说穿了还是因为专业,经营的业务和渠道太过专一了,那天南省能制约这家公司的环节,也不是很多。

说句实话。处理这样的问题。找对人才是最关键的,像当初科委买了素波红星厂的礼花,由于货款要上会讨论,没有及时支付,就弄出好大的动静来,陈太忠想尽法子都没搞定,结果那帕里的老爹老那书记一个电话,那边就认可了!

天南轴承厂现在效益不好,但是无论如何,人家都是副省级企业,按级别算起来比范如霜的临河铝业还高,虽然他们效益和规模差了临铝一截反正是很不好对付的。

总算还好,前一阵陈太忠网好认识了一个轴承厂的领导,说不得一个电话打了过去,“高总,我是凤凰科委的小陈,有个叫素波远达的公司,做轴承业务的,不知道您清楚不?。

高立群是天南轴承厂的常务副总,前一阵邵国立来素波,回请陈太忠的时候有两个陪客,一个是祖宝玉一个就是此人了,两人虽然只是一面之交,但是有这样的渊源,他当然不怕直接发问了。

“远达公司,嗯,是我们厂的合作伙伴”常务副总都知道这公司,可见这个注册资金仅仅五十万的公司,在轴承厂的名气还真的不“太忠你有什么事?。

“我有个朋友,工商负责年检的,他们欺负我朋友了,还打人”陈太忠笑一笑,“我一想,高总你也不是外人,这不是就打个电话问一

“那是财务部部长辛双林的公司,米具不定外人,尚立群立与就点出了人名,当然,做为一个厅级干部,他本来是没必要卖陈太忠面子的,可是陈主任是部国立的朋友nbsp;nbsp;一虽然仅仅是一个副处,但是邵总对上他都要客客气气的。

上次相会之后,他还专门去打听了陈太忠的事情,打听的结果,那自然也无需多言,事实上,只说陈家人能随便调用军队的直升机,那就足够旁人咋舌了。

所以,高总自然是言无不尽。“他是童老大的人,不太听我的,太忠你想怎么着?我尽量帮你协调。”

我怎么记得,上次你说你跟童老大关系不错呢?陈太忠心里哼一声,估计这老高跟远达公司,也未必就那么清清楚楚,“那麻烦您跟辛部长说一声,向我朋友赔礼道歉。写个检查,再把注册资金改一下,那这件事儿,就这么算了。”

“不是吧?”高立群听得傻眼了,犹豫一下,方始苦笑着答话,“太忠,话我能帮你传到,不过人家答应不答应,我就不敢说了。”

我就不信,你一个常务副总。压不住一个靠你们轴承厂讨生活的公司!陈太忠听到这话是真的火了,我不管老高你有没有什么难处,你不给我面子,那我也就不给你面子了。

说不得,他干笑一声,“高总你既然不方便,那就算了,怎么能让你为难呢?明儿个我找许书记说一声,”

高立群脑子里正琢磨,天南轴承厂没个姓许的书记啊,却听得对方又说了,“省纪检委、反贪局双管齐下,我就不信这个邪了,偷税漏税还有道理了!”

,刀0章以牙还集

陈太忠敢这么说,自然非是无因,他昨天才跟许纯良把大权移交了,还说要保许主任在凤凰科委的安生,这么大的人情送出去,相信许绍辉心里不会没数的。

这种情况下,他要省纪检委帮着查一点东西,许纯良肯定也不好意思拒绝,就算天南轴承厂背景深厚势力范围大,或者块头大不太好咬动,但是收拾个把两个小人物敲山震虎一下,总还是做得到的吧?

听到这话,高立群才反应过来。敢情陈太忠发狠了,要通过省纪检委下手,登时就毛了,“喂,太忠。咱又不是外人,有话都好商量的,没必要整这么大动静吧?”

要是换个别的地级市的小副处过来,要说通过省纪检委如何长如何短的,高总心里或者还会略略的存疑一你有没有这样的能力呢?

可是这话出自陈太忠之口,就由不得他不信了。

高立群还真不知道陈太忠和许家的关系,但是道理还是那个道理,对普通的干部来说,省纪检委四个字,就足够吓得人尿裤子了,像陈主任这种逛纪检委跟逛大街似的主儿,真的不多以高胜利的矜持,当初都差点没被一个述廉报告吓瘫。

尤其干部做到副处这个级别。一般来说。嘴里不太靠谱的话就不多了,俩小孩打架,一个说“有种你等着,我去叫我哥哥”这样的话一般以恐吓居多;成年人打架,一个说“有种你等着,派出所某所长是我朋友。”这种话可信度就

一个副处敢声称,说省纪检委有人,那就由不得别人不重视了官场里信口开河的后果大家都清楚,更何况是陈太忠这种声名赫赫的主儿?

所以,高总真的是着急了。“要不我先帮你协调一下吧?”

“要太为难了,就算了”陈太忠不爽了,刚才你推三阻四的,现在一听我这话,就下软蛋了,别是你羊就是远达的幕后老板吧?

“我也就是想着,高总你不是外人,跟你打个招呼,这该走的程序走到了,将来老邵也不能说我什么这样吧,高总的面子我还要买,多长时间你能给我一个回话?。

“你给我十分钟”。高立群果断地挂了电话。

看着他铁青的脸色,坐在他身边的动力装备部王部长小声地发话了,“高总,这是辛部长,惹人了?。

“嗯”高立群沉着脸点点头,接着又叹口气,“啧”他惹谁不好,去惹陈太忠?真是猫舔虎鼻梁,找死!”

“这个陈太忠,是什么人?”王部长跟高总跟得很紧,所以也不怕这么问。有时候冒失也是亲近的一种表达方式。

高立群心里当然也清楚,所以这个电话才会不瞒着对方,他沉着脸回答,“凤凰科委的副主任,,你没听说过?”

“一个副处?。王部长听得一皱眉,他本人就是副厅了,听说高总为一个副处犯愁,一时还有点转不过来弯。

高立群看他一眼,眼中满是无可奈何的神情,小王,你的眼睛,不要总看着厂里这一点东西,外面的能人,多到你不能想像,这个陈”

“是他啊,我想起来了”王部长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嗯,这人很受科技部的重视

“他可不止你想的那一点能耐,行了。我打个电话”。高总嘴里闲聊着。脑子却是在不住转动,这消息该怎么传出去,他跟辛双林关系很一般。但是跟大老板关系好,而辛部长是童老大的人,再说了,他心里非常清楚。那个远达公司,其实也不仅仅是辛部长的。

所以。于情于理,他都无法坐视。

陈太忠在这边挂了电话之后,田甜看他一眼,“真要用省纪检委了?会不会是王处长说的那样,坏了规矩?”

“这个不会”。王启斌笑着摇一摇头。接话了,小田你不太清楚,有人帮着传话了,太忠这算是给了他们选择的机会,要是他们不懂得珍惜。那就是活该了”官场上,强调的一个分寸感,就是在这儿了

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说老王的态度到是真不错,居然有心思向田甜传授心得。

没等到十分钟,他的手机就又响了,高总将事情表述得很清晰,“太忠,话我传到了,要是他们不识趣,那就随便你了,改天有空,咱们再坐一坐

这个电话放下不多时,钟胤天的电话打了进来,“陈主任,谢谢你,事情已经和平解决了,你现在在哪儿?我去面谢。”

“你说解决就解决了?”陈太忠哼一声,“把那几个家伙都给我叫过来,我倒要看一看,谁这么大胆子,偷税漏税还这么嚣张?”

按说他是没必要多事的,可是他既然已经跟高立群夸了海口,要将对方如何如何,那自然要说到做到,否则事情传到邵国立那里,没面子不是?

不知不觉间,他也受到了京城那帮人的影响,有了点攀比的心思,上次赵明博的事情,他就全权交给赵所长处理了,这次却不能如此一当然。从另一个角度说,这也是上次赵明博打人了,而不是被打了,所以他才那么好说话。

不多时。钟胤天带着五个人过来多出来的一个,是他的科长,远达公司的人知道撞正大板了,说不的赶紧找工商的人想办法协调,温科长也在陪人吃饭呢,半途中硬生生地被招呼了过来。

温科长抵达之后,肯定要帮着远达的人说话的,因为他知道,远达的人跟大老板关系不错,他平日里也得过一些孝敬,当然就不希望把事情闹大。

所以说,钟胤天的心里也不是很顺气,只是,对方向他赔礼了,又答应赔偿了,自家科头也赶到了,他还能计较个什么?

一进包间门,钟胤天猛地发现自己的老丈人也在座,说不得先喊一声“爸”才转头笑着冲陈太忠点点,“陈主任你好

“嗯”陈太忠点点头,身子也懒得站,见到他额头上还有块淤血,登时气不打一处来,向他身后的五个人望去,沉声发话了,“刚才,是谁动人了?”

只这么一声,现场的气氛登时就是一滞,温科长见势不妙,也不敢多说。直奔王启斌而去,笑着伸出手去,“您好,是小钟的父亲吧?我姓温,是小钟的

一听说此人姓温,王启斌岂能不明白这位是谁?说不得哼一声打断了他的话。不耐烦地一挥手。“一边去。这儿没你说话的份儿

“你”温科长知道陈主任说话呛,就没敢搭理,心说这老头既然是钟胤天的老爹,就应该为自己儿子在单位的处境考虑一下,你能强一时。总强不了一世吧?

不成想。这老头说话,一点不比那陈主任柔和,一时间,温什下就货得脸上有点挂不住了。”众位大哥。我是小钟的科长六

“我是他的老爹”。王启斌狠狠地瞪他一眼,又冷冷一哼,“官也不大。就是省委组织部的一个小处长

原本,王处长不是这么极端的性子,可是人家小陈出手这么狠,他做老泰山的,也不能让女婿寒心不是?毕竟,他已经关了手机一而且这件事处理不好。会影响大女儿的家庭幸福。

温科长听得到吸一口凉气,心说这麻子不叫麻子。这叫坑人啊,怎么这儿除了陈太忠。还藏了这么一尊大神?小钟居然有这么显赫的一咋。老爹?

陈太忠根本不希的理他,看看那不做声的四人,“到底是哪两位动人,没胆子往出站?。

会计师事务所的那两位见势不妙,身子默默地向旁边平移几步,拜托。你们神仙打架。不要殃及凡人好不好。

那两位眼见藏不住了,其中一今年近三十的家伙向前走一步,满脸堆笑,“陈主任。我们已经向钟大哥做出了诚恳的道歉,也会做出适当的经济补偿

“行了,我知道你俩是谁就行了,少跟我逼逼”陈太忠一摆手,转头又看钟胤天。“胤天,今天到底怎么回事,跟我说一遍。”

钟胤天少不的又说了一遍,当他说到被人泼酒的时候,陈太忠手一竖,笑眯眯地端起一杯酒来,“光说说不清楚。给我示范一下,他是怎么泼你的?。

“这个,”钟胤天有点发呆,赵明博看得就笑了。论糟蹋人的水平,赵所长绝对不会比陈主任差。“小钟,这是飞天茅台呢,肯定不会比你们喝得差很多,泼一下,别尽琢磨着替我省钱。”

钟胤天这下算是明白了,陈太忠就是要裸地侮辱对方,正好,他的气儿也不是很顺。听到这话,扬手就冲着那二十五六的家伙脸上泼了过去。

这位就是泼酒的主儿,他没想到这种场合。人家还真做出这种事了,下意识地躲了一下,一杯酒只泼到他脸上一半。

“哦,他泼你的时候,你也是这么躲的?”陈太忠心里不爽了,脸上却还是笑嘻嘻的。

“没有,我正要夹菜呢,没防住”钟胤天回答得挺老实,“一杯酒全泼我脸上了。要不然我也不能跟他动手。”

“啧,那你就再泼一杯嘛”赵明博笑嘻嘻地又端起一杯来,走过来塞进钟胤天手里,又侧头看一眼那位,淡淡地哼一声,“;卜钟说了,他没躲。”

钟胤天见过赵明博一面,那是在婚礼上,不过当时人太多。而且两口子结婚之后就出去住了,他知道老丈人认识这么个人,却是对不上号,不过,冲着人家对自己的态度,他就知道这不是害人,只是想帮着自己出气。

那位听得脸色就变了,他是辛双林的侄子。辛部长无子,兄弟三个就这么一个独苗,在公司负责接待工作,平日里骄横惯了的,耳听赵明博这么说,登时就气儿不打一处来了。

可是这种时候。他既不敢计较,也不敢躲,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杯酒又泼向自己,

“呀,你怎么泼得这么快呢?”陈太忠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盒烟,一个火机。眼瞅着钟胤天膀子一动,他就低下头去点烟,把烟点着之后,深吸一口才抬起头来,满脸的惊讶,“啧,胤天你没看见我正要抽烟?算了,再来一次吧。”

看着辛经理脸都要红得滴血了,温科长咳嗽一声,心说你也不能太欺负人了不是?“陈主任,适可而止就行了。”

“然后就像你一样,只知道帮着外人欺负自己的人?”陈太忠瞥他一眼,不屑地哼一声。“这种领导,,也会有人跟着?”

“你!”温科长真的火了,见过欺负人的,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当然。最关键的是”陈家人说中他的痛处了。

“少跟我你你我我的,不看小钟的面子,我连你一块儿收拾!”陈太忠嘴角叼个烟卷。歪着头扬着下巴看他一眼,不屑地哼一声,那样子是要多嚣张有多嚣张了。

第三杯,终于又狠狠地泼到了辛经理的脸上”,

然后,就是钟胤天讲述打架经过了,不过这实在没什么好讲的,大家都喝了一点,头脑一热就动起手来,谁还记得那么多。

“嗯,最后商量成个什么啦?”陈太忠终于把烟忍到了一半,顺手在烟灰缸里掐灭。

“他们陪我去看病,还有一千精神损失费。”钟胤天当时心里也不平衡着呢,都是年轻人,谁还没点火气?我泼你一杯酒。甩你一千好了,,总算现在是泼了对方三杯酒,这口气儿算顺了。

“这就不对了嘛。既然是打架,那就各看各的病好了。胤天你要差钱,我给你拿一点。咱缺那一点儿吗?”陈太忠哼一声。这下才转头看那三十出头的男人。“你是远达公司的?”

“我是公司的会计”那位见这架势,心里忐忑不安,低眉顺眼地回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