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3章 变通1774变动

1773章变通1774变动

蒙勤勤的这个要求,让陈太忠头大无比,原因大家都很清楚,荆紫菱和袁望联手。已经介入凤凰的校园网建设中去了,甚至小紫菱今天找他,目的也是谈一谈校园网的招标事宜。

而秦科长横空杀出,登时就让他有点不会说话了,要知道,撇开蒙艺对他的赏识和帮助不提,只说她本人帮他卖过柜员机保护罩,这就让他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还有一点更为重要,那就是陈家人可以背骂名,属于他或者不属于他的骂名都无所谓一反正虱子多了不咬人,但是他绝不愿意背“过河抽板人走茶凉”这样的骂名,那是他无法忍受的耻辱。

老蒙走后。约莫一个多月了,他都没跟秦科长联系过,虽然这是他北京巴黎到处跑过于忙碌的缘故,可是别人未必这么看不是?

而蒙勤勤刚才说让她的同学回去,在他听来就有影射自己是势利小人的意思。也许她不是这个意思,但是他不能允许自己有这样的嫌疑。

然而,真要答应了她,岂不是让小紫菱和袁望白忙一场了吗?两世为人。哥们儿还从来没有对朋友失信过好吧,就算对袁望失信无所谓,丫靠着我赚了不少了,可是答应了小紫菱的话,怎么能不算呢?

总算还好。陈家人是从来不缺急智的,他轻笑一声看向蒙勤勤,“蒙书记一走。你倒活跃起来了啊,想接多大的活儿?”

若是要求不高的话,让易网和远望公司转包一点出来就完了,想必小紫菱也不会在意一这些界上的钱这么多,谁挣得完?

“老爸不在,我才好操作,这就跟他撇清关系了,我也缺钱花呢。”蒙勤勤听他的话软了。于是就笑了起来,“反正我知道,就算别人不帮我,太忠你也会帮我的,是吧?”

“那个工程一期投资就是五千万,后面还有”陈太忠不动声色地解释,顺便还扫一眼宋颖,“不过盯着的人很多,你到底想做多

“能做多少。就做多少”蒙勤勤死死地盯着他的眼睛,慢吞吞地回答他,“我和我的朋友,不嫌钱多。”

“那你们来的晚了”陈太忠摇摇头,“入围的公司基本上定了,这是上了会的。勤勤你也知道,上了会的东西,章尧东想改都难。”

“二包我们也可以做”曾宪鸿一听就着急了。不过说话间却不敢失了分寸。网来的时候,他见陈主任居然是这么一今年轻人,心里微微有点失望。然而。看到荆紫菱的美艳,他心里隐隐又生出了点希望,能将这样的绝代佳人揽入怀中,也许此人真的有点能力。

等他听蒙勤勤说蒙书记对陈太忠的重视犹在她这做女儿的之上,心里对他的重视就又多了一点,而且非常关键的是,当事人没有否认,那个清丽到令人魂牵梦绕的小紫菱”也没有觉得奇怪。

所以听陈主任说那边大局已定的时候,曾宪鸿就着急了,他已经看出来了,年轻的副主任对此事兴趣不是很大,没有强烈成全的,说不得就要摆正一下姿态,表示说我们没有那么眼高手低,从下面做起也无所谓的。

陈太忠看一眼蒙勤勤,发现她对这句话没有什么反应,才微微点头沉声发问,“不知道贵公司经营的是什么项自,哪些方面是长处?”

“长处,我们的长处是组织货源和系统集成,尤其在通讯和网络产品领域,拥有不少产品的金牌代理”曾宪鸿脸上露出一个自信的微笑来,“在北京发展就是这点好处,信息和产品渠道都非常便捷。”

雏儿,这就是个雏儿!陈太忠一听就听出毛病来了,或者对方觉得自己说得还不错,但是有这么介绍自己长处的吗?这摆明了是要靠着信息差距来吃关系饭的,没有你自己的特色啊!

按说这曾宪鸿本就是做商业的,还大陈家人几岁,又在北京发展,应当不会让混迹官场的陈家人观察出砒漏来的,然而,账不能这么算。

最能催熟人情世故的,并不是智慧和思考,而是见识和阅历,陈太忠年纪虽见识的场面实在太多了,很轻易地,他就分析出了对方的不足。

“你有样板工程吗?”通常情况下,这个问题是有必要问的,不算难为人,但是陈家人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了,就算有估计也不大。

“保定有家四星级酒店”曾宪鸿犹豫一下,回答了,“我们做了,,大部分的工程,陈主任,我的公司组建没多久。”

“不用二包了吧?”蒙勤勤见他有些局促,淡淡的插话了,“要是一两百万的小活儿。那我找别人想办法吧。也省得你不方便。

我记得以前你不这样的啊,陈太忠心说勤勤以前算小辣捞,但是还算通情达理。怎么今天就这样,没命地将我的军呢?

他又侧头看一眼荆紫菱,本来是想琢磨一下她的表情,却是猛地感觉到了什么不妥。终于一横心,“这样吧勤勤,省移动马上要组建了,要上任的老总是我的关系,新的部门百废待兴,你们做那个行不行?”

“老总,是你的关系?”蒙勤勤心里这点不爽,全在荆紫菱身上呢,又不想在同学面前欠州,面子,我好歹跟你张次嘴,你怎么能纹么刁难呢…

其实以她的性子,也知道自己的要求有点过分,猛地听陈太忠说又给出了一个方案,注意力登时转移了,“有多大的项目?”

“这个还真不清楚,不过肯定少不了你们的活儿”陈太忠摸出手机,“要不我把这人叫过来,你们认识一下?”

“现在?”蒙勤勤下意识地看了一下手表,“这都七点二十了,人家不吃饭?”

“啧,哎呀”陈太忠猛地想起一件事,苦笑一声,“集了,改天吧,这个人是,那谁提拔起来的。”

张沛林是黄家提拔起来的。蒙老板是得罪了黄家才走人的,我怎么就把这事儿忘了呢?

蒙勤勤听得脸色又是一变,心说你玩我呢?不成想荆紫菱微笑着插话了,“勤勤姐,凤凰那个校园网,我入围了,不过是跟另一个公司一起做的,我这份儿可以让给你,你看怎么样?”

她刚才不做声,就是要看陈太忠的表现,天才美少女虽然年纪不大,但是观察力是一等一的。再加上她最早冒充陈家人的女朋友。就是为了蒙勤勤,自然很轻易地就发现,勤勤姐的怨气,好像有点那个”针对我来的啊。

当然,她也不能完全确定就是这么回事,不过女人的直觉,真的都挺可怕的,既然有了这个猜测。她就要看看自己在太忠哥的心目中有多么重要你会不会跟勤勤姐说实话呢?

总算还好,陈太忠当得起她的信赖,根本就没提她,反倒是扭头看了她两眼,那么现在,她就可以表态了我愿意照顾勤勤姐。

陈太忠却是好悬没被这句话气得吐血小紫菱啊小紫妾,你迟不说早不说,偏偏这会儿跳出来。这不是给我难堪吗?

蒙勤勤的脸色微微一变,旋即冲天才美少女微微一笑,“呵呵。小紫菱你也不早说,我这做姐姐的,怎么能抢你的活儿呢?太忠你也真是的,藏着掖着干什么?”

看到陈太忠刚才频频扭头。她心里已经隐隐猜到了一点,那么,她的咄咄逼人,也未始没有让陈太忠做出选择的意思,不成想他咬牙不说,反到是小紫菱冒头出来了。

这算走向我示威吗?秦科长不能不这么想,所以,她的话虽然是笑着说的,心里却是不无一点微微的酸意。

陈太忠也觉得这味道有点不对,说不得笑着打岔,“小紫菱,凤凰的校园网,你只能做一部分。也未必十拿九稳,要是你让出去,没了荆教授的人脉支持,这个单子就更不好食了,省里的压力也很大呢,呵呵,你可别误导你勤勤姐。”

这话半真半假的,说得就算相当有水平了,既解释了方才的掩饰,又变相地暗示,不是我不想说。是你们拿不到这个单子,荆涛的影响在那儿摆着呢其实,荆教授的影响也未必有那么大,甚至有没有都很难说。

不过,他这不是需要一个借口吗?反正他不怕那个曾宪鸿什么的要荆紫菱再帮忙动员荆涛单子都让给你了,还要我帮你公关吗?这就有点欺人太甚了吧?

听到这个借口,蒙勤勤心里就平衡一些了,敢情这不是太忠不想给我荆紫菱的那一块,而是给了我我也拿不下,毕竟,荆家以书香传家,在教育妇七界的影响力不容低估。

“反正,我是不能跟小紫菱抢的”秦科长笑着点点头。心情就好了很多,“太忠你说的这个移动老总,是谁提拔的?”

“现在他还不是老总呢。还得过俩月”荆紫菱又代陈太忠回答了,“所以勤勤姐你也别问了,反正你挺讨厌的那个易搜,就是他帮我搞出来的。”

“原来是这样啊”蒙勤勤点点头,要说别的东西,她可能不知道,但是任命下来之前不宜声张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而且,那个拨索引擎的讨厌之处,她也是见识过的,心里自然明白能把这恶心玩意儿弄到网上,在电信局里,肯定要有相当的能力才可能做得到。

变动

有了荆紫菱这个解释,蒙勤勤就可以满足了,说不得扭头看一看宋颖,“宋颖,你看,再稍微等一段时间行不行?”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哪里还有什么不行的?而且对宋颖来说,今天也确实让她开了眼界,校园网虽然是没有收获,但是也得到了一个意外的收获:未来省移动公司的单子,可以挑拣着做!

“勤勤你真好”她点点头,冲蒙勤勤微微一笑,她也听明白了。陈主任说了,你老爸在的时候你规矩得很,结果现在却帮我出面了,“这个人情我记下了。”

宋颖有那么一个老爹。也听说过人走茶凉人亡政息的说法,的到这个结果,不禁暗暗地感慨。人和人终究是不能比的,你看人家省委书记的女儿,老爹换地方了,她照样能拧着别人办事不但不要二包,还不要那一两百万的小单子。

谈笑中,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眨眼就是八点了,曾宪鸿要抢着买单,不成想被蒙勤勤拦住了,“既然来天南,你要是买单就是不给我面子了,,太忠?”

买买买,我买还不行吗?陈太忠心里苦笑,要是你老爹一几工南,我才不理你泣一套,不讨他不在我反而是要注煮只公。你说你吧,当初老实得跟什么似的,现在却学会不讲理了?

也许是蒙书记走了以后,她见到了太多的人情冷暖?他不能不这么想,心中禁不住生出点微微的自豪:看,哥们儿这才叫讲究人!

曾宪鸿自是不敢违逆了蒙勤勤的意思。见陈太忠买了单,说不得又要建议大家一起嗨皮一下,心说这一次我总可以买单了吧?

“不早了。我回去还要赶一篇稿子,明天再联系吧”蒙勤勤笑着摇摇头,心说去玩的话,你们四个人两对儿,我这不是自找难堪吗?

“你还住在十四号?”下楼的时候,陈太忠问了一句,不成想换来蒙勤幕一个。白眼,“那当然,你是想说你去过”然后我家搬走了?”

“我,,我跟你没话了”陈太忠实在忍受不了她说话这么呛,心说我招你惹你了?“不过是想问一问省委让你腾房子没有,你今天是吃了枪药了?”

宋颖和曾宪鸿听他这么一说,登时讶异地看了过来,心说这二位是怎么了?怎么好端端的就吵了起来?

“我妈的关系还在天南,怎么可能腾?”出乎意料的是,蒙勤勤并没有因此而生气。“而且,现在省委要搬迁了,新的常委楼也在建,谁会那么无聊催着我们搬?”

“没搬就对了。”陈太忠点点头”说你老爹就算不在天南了,也是碧空的省委书记,谁会这么没眼色,“不过你和尚阿姨住上下两层,许绍辉可是跟别人合住一栋楼。”

蒙勤勤没再理他。只是在他送她上车的时候,才将嘴巴凑到他的耳边,悄声嘀咕一句。“随便给个几百万的活儿,意思一下就行了,我是做给他们看的。”

呃,陈太忠听得好悬又没到抽一口凉气,好半天才转头看她一眼,眼睛一瞪,“我”我跟你说,你要是再这样调戏我,小心我翻脸啊。

他不知道蒙勤勤的真实想法,不过照的他感觉来分析,秦科长这次说的才有可能是真的。一时间有点哭笑不得,不待这么玩人的啊。

“调戏你?看把你美的!”蒙勤勤差一点跳起来,转头冲荆紫景喊一声,“我说小紫菱。看好你家的太忠哥,他要再跟我”跟我口花花,可别怪我教他。”

“哈哈”荆紫菱听得笑了起来,“那证明勤勤姐你有魅力嘛,你说是不是?”

“我”蒙勤勤气得钻进车里,重重地一摔车门,过了一阵,可能觉得还不是很甘心,摇下车窗户来哼一声,“你俩,就没一个好

!”

看着白色高尔夫疾驰而去,陈太忠挠一挠头,正琢磨着,天才美少女款款地走到他身边,轻笑一声,“想什么呢?”

“这家伙有被虐倾向吧?”陈太忠摇摇头,转身走向自己的林肯车,“哼,好好说话不行。偏是骂她两句,她就舒服了。”

“呵呵”荆紫菱笑一笑,没接这话茬,而是睁大眼睛看着他,“你现在去哪册,去酒吧吗?”

啧,陈太忠心里暗叹一声,表面上却满是犹豫之色,“我”我得回凤凰了,嗯。开夜车,那边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你也不知道早一点打电话,我在军分区招待所安排好了啊,陈家人知道,小紫菱对自己的提防已经很低了,要是今天没什么安排,想一想办法多设计一下。未始就不能碍手,然而现在不行啊,那边人都等着呢。

而且。他对荆紫菱的感觉实在太好了,心说要吃的话,一定要温温柔柔地小火慢炖细嚼慢咽,像今天这样的赶场,那是不行的,更别说大被同床了起码第一次不行。

所以他心里这个纠结。真的是无以言表,雷蕾的孩子这两天病了,今天才好了,早就跟他约好要“挑灯夜战”虽然他在意紫菱,可也不能太让别的女人失望不是?

“那你赶紧回吧”荆紫菱到是不疑有他,叹口气点点头,“现在的事情也太多了,唉。你忙我也忙,不知道下次见面,会到什么时候

“很快的。”陈太忠笑着点一点头,抬手又轻抚一下她细嫩的脸蛋,“到时候。可是得让我亲个够啊。”

“快赶你的路吧。荆紫菱笑一声,抬手去推他,不成想被他手上用力,身子一个趔趄就被拽了过去,下一刻。两人就拥吻在了一起。

这样的拥吻,是没人嫌时间长的,直到一辆车要出去,嫌两人挡路了,按起了喇叭,两人才恋恋不舍地分开。

待车过去之后,陈太忠一拽她。还要享受,却不防荆紫菱一摔手,“你跟蒙勤勤,到底做了点什么?”

“嗯?什么也没做啊”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才要细细解释”紫妾已经迈着长腿转身跑开了,一边跑还一边笑,“哈哈,好吧,今天就算相信你了。”

“啧,敢玩我?”陈太忠已经被这一吻吻出了一点火气。抬脚便追,不成想前面传来银铃一般的声音,“太忠哥”你不是要着急回去吗?”

这小丫头感觉到我的挤压了,陈家人心里明白了,刚才两人紧紧地相拥在一起,他起了一些不良但是正常的反应,顶住了”凌的小腹下方直天,大家穿得都不多啊

看来她还没准备好,陈太忠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说不得苦笑一声,“那我总得送你回家吧

“你的车跟在我的车后面就行了”。荆紫费已经拉开车门坐了进

第二天十一点,陈太忠终于赶回了凤凰,先跑到招商办去销假,又汇报了罗纳普朗克要来凤凰考察。不过说着说着,他觉得秦主任的心思好像不在这个上面,很随意的点着头,嗯嗯啊再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秦头儿,您这是有心事?”

“嘘”秦连成冲他使个眼色。又站起身来走到门口看看,然后锁上了房门,才坐了回去,笑眯眯地看着他低语,“我要走了,去正

“嗯?”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低低地笑一声,“哦,那可是恭喜您了,呵呵,什么时候上任?”

“你就知道一定是恭喜吗?”秦连成绷着脸看着他,可眼角眉梢的笑意,那是挡都挡不住,“没准又是一个低职高配呢。”

“那怎么可能呢?”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心说要是高配你怎么可能愿意挪窝呢?您又不是没组织的。于是轻声发问,“是副书记?”

“我发现你一点都不关心省里的情况”秦连成笑着摇一摇头,“正林那边财政局长出事了。牵扯到了常务副,嗯,就这样

“呵呵,常务哥,那可是恭喜您了”。陈太忠笑了起来,旋即眉头一皱,正林的财政局长”可不就是在素波军分区招待所被审查的吗?“不知道任命什么时候下来?”

“下周吧”今天已经是周五了,下周那就是很快了,没准秦主任本周周末回了素波,下次再来凤凰就是移交工作来的,怪不得敢这么笃定地跟他说,“太忠,想不想跟我去正林?”

“小良要来了啊”陈太忠苦笑一声,又一摊手,“朋友一场。我肯定得帮他撑起这个摊子不是?”

“这个倒也是”秦连成点点头,又看他一眼,犹豫一下方始发话,“太忠,老主任对你有全忠告,小良那孩子,外圆内方,你们哥俩要拧成一条心啊。”

“这个我知道”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里登时明白秦主任的一番用意了,人家未必是真的要带他走,只不过借这个。由头,隐隐地点他一下;卜良要来了,你千万别看着他性子好,言语中就不注意。

不过不管怎么说,秦连成这话的善意非常地明显,他当然也要投桃报李一下,“其实我在素波跟纯良交底了,对科委我要彻底放手了。以后专注在招商引资工作上。”

“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秦连成笑着点点头,接着又长叹一声,“唉,在凤凰工作了这么久,还真的有点舍不得啊。”

“那秦主任可以常回来看看嘛”。陈太忠听得就笑,“反正您是我老主任,只要我去正林,还是耍看望您的,,对了,谁接您的班儿啊?”

“这个不知道”秦连成摇一摇头,“我听尧东书记的意思,是要仔细商量一下,也许,也许曾学德会暂时监管一下。”

“曾学德?”陈太忠听得就是一翻白眼,心说姓曾的只要敢来,我不折腾你个灰头土脸,就枉称“宰相肚量”了!

同一时刻,章尧东也在吴言谈同一个问题,小吴,有没有信心把招商办的工作搞上去?。

“有尧东书记的支持,我肯定有信心”美艳的女市长沉着脸点头,“只是我分管农林水,再抓招商办的工作,恐怕”这应该由曾市长挂帅比较好一点吧?”

“曾学德?”章尧东听得就是一声冷笑,“恐怕他自己都不敢琢磨这个,当时是陈太忠在我面前递的话,他才当的常务副,你看看他对陈做了点什么?他敢去招商办,陈太忠这个愣头青绝对不会客气的。”

凤凰市说是绝对不但是纪检委出面找陈太忠,这样的消息想封锁也根本封锁不住,换个普通的副处倒也无所谓,但是涉及到陈太忠,最起码也是县长和县委书记那个级别的关注程度。

“这个招商4主任,还是尽快确定下来比较好一点”吴言刚才那话,也不过就是以进为退,章书记对她有知遇之恩,那她就越不能恃宠而骄,反到是应该多替领导考虑。

“先这么搁着吧,暂时没合适的人,要不你兼上?”章尧东看她一眼,笑着发问了,“基层工作经验你是有了,但是市一级的经济口上,你还缺一点拿得出手的成绩,只要陈太忠肯配合你,招商办还是比较容易出成绩的,前两天他在北京,又请到一个五百强的企业来考察,估计过不久就要到了。”

“那就横山的书记我就不能兼任了,要不然会有些物议”。吴言轻声点出要鲁,当然,她只是这么一个建议,决定权还是在章书记手上,“尧东书记怎么安排,我就怎么服从。”

章尧东听到这话,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中。

(晚了点,还好依旧在保底之上,呵呵,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