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5 传言1776一晌

官仙 1775传言1776一晌

一曰“章传言

章尧东和吴言都很清楚,小吴现在这么个兼法已经是很霸道了,只是横山这两年的经济发展较快,章书记想将这个区牢牢地掌握在手里,才会有这样的兼任。

同是兼职,招商办的主任手上有点钱,但是轮实际权力,毫无疑问赶不上区委书记这一要职,不过,到了吴言现在这个地步,考虑的已经不仅仅是区里那一点小权了。

没错,有个区委书记在手的副市长,腰板要比普通的副市长硬实一些哪怕是兼了招商办主任,更何况,她分管的也是农林水这种不太好的口子?

然而,尧东书记的话,就是最好的注解,她如果想再往上走,就要在市一级的业绩上做文章了,而且同样,她也存在个丰富任职经历的问题,不能否认,在眼下经济挂帅的年代,招商办里只要有能人,确实容易出成绩。

舍得舍得,有舍才会有得。

章尧东刚才的话,只是兴之所至,眼下听到吴言认真了,才仔细地考虑了起来,好半天才苦笑着摇头,“这件事要从长计较,回头我跟段市长碰一下,你先把招商办抓起来

招商办原本就该在市政府的直接领导下,现在兼任的计委主任秦连成是个异数,他这一走,一切都要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

“好的”吴市长的态度非常地端正,很认真地点一点头,“那谁主持日常工作?”

“那广是你考虑的事儿了”。章尧东不经意地摆一摆手,“反正临时性的,随便你指定”不过,不要让陈太忠主持工作。”

嗯?吴言听得就是一愣,她心里正美不滋滋地琢磨呢,我分管招商办,太忠主持工作,这岂不就是咱俩的夫妻店了?

当然,以中国官场森严的制度来说,夫妻店简直可以说是天大的忌讳,可是越是禁忌,也就越有挑战性,越是刺激,她真的有心一试一甚至,一想到这个,她都觉得有些控制不住的兴奋。

不过,既然章尧东这么说了,她自然也只能打消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于是点一点头,小陈确实不合适,他在凤凰的时间并不多,主持工作也约束了他的主观能动性,而且,,他只是个副处,其他副主任都是正处

“副处?。章尧东无声地笑一笑,嘴里轻声嘀咕一句,若是白市长有陈太忠的耳力,自然听得出来他嘀咕的是什么,“这家伙副处不了多久了。

陈太忠在下午才去了科委,遇到的人纷纷地告诉他,屈义山已经被调到地震局做副局长了,曾学德这次出手虽然没有达到目的,但是此番调整却是快得离谱。

我早在北京就知道了啊,陈太忠心里嘀咕,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当然,他的心中也不无感慨,想这老屈原本是地矿局的副局长,后来来了科委,一直都是副处级别的副职,没想到这次混到二级局当副职去了。

这么一来,屈局长的前程就算断送了一多半,不过陈家人心里清楚得很,老屈已经给他打电话表态了,以后都是要花心思在商场上了。虽说公务员不许经商,可是屈义山已经这副模样了,谁还吃多了撑的,一定要弄掉他?

然而,打招呼的人多了,他就隐隐发现一个问题,说不得扯了自毛的通讯员来问,“屈义山走了,空出来的这个副主任的名额,有什友说法没有?”

“没听说,一开始,好像文主任还说有意让王衍上,现在也不听说了”。张爱国回答的时候,眼中有一丝笑意,显然,大家都知道文主任为什么先热后冷了,官场里就是这样,有个,风吹草动的,传得相当地快。

想到文海前一阵上蹿下跳,然后戛然无声,让人想不笑都不可能,“最近又有人说,市里可能派人下来,反正现在乱哄哄的,说什么的都有。

“嗯”陈太忠点点头,心说这才对嘛,大家对我这么热情,纷纷地说屈义山的事情,是有想法的,一个副主任的空位摆在那要呢。

不过显然,这个副主任是不可能现在由科委内部提拔的,别人不知道,他可是清楚得很,要么,就是市里派一个过且肯定不会是章尧东出面,得是别的系的人;要么,就是等许纯良来了,再定这个副主任的人选。

正职通过什么来体现自己的权威?两个字,“财”和“权。”一手签字笔一手官帽子,听话的有,不听话的没有,就这么简单。

眼下这个副主任的空位,就是未来的科委正职最好的展示自己肌肉的机会,不但能成她树立权威,还能借此在领导层发展一个铁杆支持者出来,以章书记的政治智慧,怎么可能看不到这一点?

当然,至于其他派系的市领导,会不会有兴趣惦记这个位子,那就不敢保证了,许绍辉再厉害,手也伸不到下面地级市的一个处级单位,章尧东再强势,他为许纯良留人情的心思也说不出嘴。

那么,若是有人拼死吃河豚,那也不算奇怪,平衡之道就在于此章书记你已经把正职揽入怀里了,怎么,连个副职也不肯放过?独食吃多了,那是要拉肚子的!

不管怎么说,陈太忠心里很明白,别的市领导安插不安插人,那是别人的事儿,但是二,二二能在此刻表示出任何想扶植家人的意思来。经毫忧品”不能有,这既是兄弟之情也是为官之道。

张爱国见陈主任嗯了一声就陷入了沉默,也不敢再说什么,等了好一阵,才听到对方沉声发话,“爱国,关于这个副主任的空缺,你不要参与任何讨论。”

“嗯”张爱国点点头,他隐约猜到了领导在为什么事儿做谋划”但是以他的消息层面,却真的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只能暗暗地赞一声:陈主任越来越有领导的沉稳劲儿了。

“不过”我有个想法”他笑嘻嘻地看着陈太忠,“头儿,我最近觉得,眼界开阔了很多,跟着您也学了不少东西。”

“嗯哼?”陈太忠瞥他一眼,眉头微微一耸,“你这是,想说什么,直说吧

“我觉得,您可以考虑给我加一点担子了,我肯定不会让您失望”。张爱国咳嗽一声,“我现在连个业务范围都没有,这,这不符合您的身份不是?”

“要官能要得像你这么理直气壮,那到也是少见了啊”陈太忠听得就笑了起来,然后他又沉吟一下小张来科委也是半年多了,还没个。固定的岗位,这个问题确实也该考虑一下了,说得严重一点,这确实是涉及到了他自己的面子。

不过这事儿,也研兰操之过急,陈主任点一点头,“好了,我知道了,等事态稳定一点再说吧,眼下时机不好话说到一半,他觉得自己的通讯员脸色有点古怪,说不得奇怪地看了一眼,“你不要胡思乱想,我记住这事啦”你有上进心,也不是坏事嘛

“我就知道,头儿您最通情达理”张爱国开心地笑了起来,不过,这笑容并没有维持多久。他警惧地看一下门外,才轻声嘀咕一句,“还有小道消息说,您可能被调走,要不我也不至于这么着急

“什么?调走?”陈太忠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都跟纯良说得明明白白了,要是章尧东想调走我,怕是纯良也不会答应吧?

空降部队想站稳脚跟熟悉工作,那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许纯良这也算空降了,当然,有许书记的背景和章书记的关照,他站稳脚跟是不成问题的,但是怎么才能尽快进入状态而不遭致大家的抵触,这就需要有人配合了。

所以,陈太忠才不相信章尧东会把自己调走,而且,只说科技部都未必答应凤凰这么搞,不过,想一想自己跟许纯良达成共识,也不过是大前天的事儿,他就有点明白这个谣言的产生的土壤了。

“哦,他们有没有说,我会被调到哪儿呢?”他轻笑一声,不以为意地发问了。

“说法很多,也很乱,我是想着您在外地,就没让这种不靠谱的事儿打扰您”张爱国本待细说,不成想领导狠狠地瞪过来一眼,“我说,你给我省点时间好不好?”

“不靠谱的传言太多了啊”他苦着脸解释,“其中最不靠谱的,就是说要调您去计生委主持工作,章书记在年初的计生工作会议上就表态了,要是凤凰今年的各项指标还处于中下游的话,他就要撤换一批人,调集精兵强将过去支持

“这是开玩笑吧?”陈太忠本是把这些消息当笑话来听的,可是听到此事也禁不住有点膛目结舌,“让我去计生委?”

“是啊,还说可能给您个正职”张爱国一点不害怕地跟他对视,“不过大家都说,那是明升暗降,计生委怎么可能跟科委比呢”他们屁都不是。”

“小张,你注意措辞,大家都是干革命工作的,不利于团结的话,你尽量少说”陈太忠微微一笑,抬断了他的话,“那个计生委,你确定说的不是计委吗?”

秦主任要走了叫,,

口殆章一晌贪欢

这就是政府机构用简称带来的不便了,“计划生育委员会”和“计哉经济委员会”都可以叫做计委,但是天南省的人都认可,计划,经济委员会才是计委,另一个为了区别对待,那就叫计芒委了。

比较郁闷的是纪律检查委员会,他们原本也可以被叫做“纪委”的,怎奈纪委和计委同音,那只能勉为其难地被叫做纪检委了。

当然,陈太忠也没指望自己能去纪检委做一把手,所以难免心思一动,秦连成要走了,这个计委”它没掌舵的人啦,哥们儿资格可能不太够,但是计生委”关我鸟事?

“就是计生委啊,前一阵您不是在横山那边,处理了一起突发事件吗?。张爱国讶异地看着他,“那夫妻俩同时结扎”这是什么?这就是您的人格魅力数

“这能算人格魅力?我说,,你也上个党校去吧”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我觉得你的语言水平,很成问题,需要接受一下高等教育了刁”

“我自考马上就毕业了,就剩一门英语了”张爱国低声地回答,意思是说,文凭并不是阻止我进步的障碍,

中午的饭局,是邱朝晖请客,陈太忠近半个月来,每天都是饭桌子上谈事。那是要多腻歪有腻歪了,不过,这就是官场生活嘛。

当然,他必然要做出一点暗示,“老邱,就咱们几个熟悉一点的就行

丫一面的同志,就不要叫了吧?”

于是,当天中午的饭局,就是他俩和戏曼丽,只是第四个人很有意思,居然是腾建华这老实疙瘩,敢情腾主任和邱主任共同经历了一场大火之后,逐渐地培养出了战斗友情。

今天的邱主任,有一点点亢奋,居然难得地到了一点白酒,往日里他都借口胃病,很少喝酒,喝也是啤酒或者黄酒,“难得太忠主任回来,心里高兴。”

你高兴的是别的吧?陈太忠笑一笑,也不点穿,邱朝晖和文海的仇结得大了去啦,现在文主任离任已经进入了到计时,他不高兴才怪。

“陈主任,听说这次省里要下来人?”问话这么不见外的,也只有戏主任了,“也不知道这个人的性格怎么样,咱科委发展到这一步,不容易啊

“呵呵”。陈太忠笑一下,又点点头,“大家对科委,感情都很深啊。”

“嗯”邱朝晖也点一点头,“科委以前是什么样子,我和老腾最有发言权了,希望市里能充分考虑这来之不易的大好局面。”

“其实从内部提榔六不错”难得地,腾建华这古怪性子的人也表态了,“我就不知道市里是怎么想的,咱们副职这么多,就没有一个合适的吗?”

陈太忠扫视一下三人,心说你们这是逼宫来了啊,不过,想一想自己也该吹一吹风了,说不得微微一笑,“新主任的脾气和能力都不错,大家要团结在他的周围,齐心协力,争取让科委再上一个新台阶,不要让市里、省里和部里失望。”

“冉结在新主任的周围?”那三位听得交换一个眼神。最后还是邱朝晖发话了,“太忠,要来的人到底是谁啊?”

“到时候大家就知道了”陈太忠笑一笑,也不做解释,倒是补充说明了一下,“嗯,可能我就要放手,专注在招商办的工作上了

你要放手?这几个字有若晴天霹雳一般,震得其他三个人登时就是一愣,好半天戏曼丽才出声,“你不管科委了?”

“这怎么行?”邱朝晖也紧接着哼一声,他虽然是搞技术的,但是浸**官场多年,丑恶的事情见了不少,马上就反应过来,这是家人摘桃子来了,而太忠多半”是迫于某种压力,不得不做出一些让步。

想到这儿,邱主任的不平之气登时就发作了,“咱们向市里反应,天底下没这道理,市里不同意,咱们就去省里,去部里!”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陈太忠听得就笑了,“来的人真的不错,跟我私交也很好,大家放心,科委要是遇到麻烦,我也不会坐视的

“哈”戏曼丽听得笑了起来,虽是四十许人了,戏主任身上兀自保留着些许的风韵,不得不说当初的张松张市长还是有点眼光的,“我还以为陈主任你真的要调走呢。

“谣言,绝对是谣言”。陈太忠微微摇摇头。

“嗯,那就好”。腾建华听得点点头,不过,直脾气终究是直脾气,下一刻他的话就不是很客气了,“希望新主任也能有陈主任的肚量,不要学文海大权独揽。”

陈太忠在科委,虽然什么事情都管,但那都是针对具体的事件,他自己前些时候还觉得不够放权,但是科委不少人是经过了文海时代,又看到了别的行局一把手的作风,心里自然有一杆秤。

像腾主任这话,就很能说明问题,他本是金乌人,却被陈家人勒令,不许再通过家乡的星火计划项目,这不但是干涉他的工作,甚至都有扩大打击面的嫌疑。

腾建华心里有没有遗憾?肯定有,但是陈家人在同时。并不干涉他的其他工作,人家只是单纯地就事论事,再看看陈主任对其他事件的处置,就算腾主任心里再遗憾,他也不能表示不满一公道自在人心。

可是想到新来的主任,腾主任心里就觉得不靠谱了,人一旦适应了手上的权力带来的成就感,再要舍弃可就太难了。

这话也正中邱朝晖的心思,倒是戏曼丽无可无不可,她在科委也是混日子的,管着工会,有点权力但绝对不大,相信新主任不会在乎她的存在的。

不过,她跟邱主任的私交不错,说不得也顺着老邱的目光看向陈太忠。

“这个嘛,”陈太忠沉吟一下,却是不敢替许纯良打保票,犹豫一下摇摇头,“每个人的工作方式都是不同的,不过凭良心说,科委这么多事情,他一个人管得过来吗?”

三个人听得点点头,其中腾主任和戏主任不明要害,邱主任在点头的同时,心具却是不无叹息,再大的摊子,一个人也管得过来,不过看是怎么样一个管法了。

这顿饭吃完,陈太忠又不见了迹象,不过下午的时候。科委大院里,消息又悄悄地传开了一确定了,新主任会是省里来的,但是陈主任不会走。

“我就说嘛,陈主任不会这么走”有人私下悄悄嘀咕,“他副处才一年半,文凭也没下来,怎么可能去计生委当主任呢?”

“那不能副主任主持工作吗?”有人低声反驳,“实在是陈主任名声不太好,听说像样的女人都逃不脱他的手,妇联那边抗议了,说这样的人主持计划生育工作,会出乱子一。

“你这才叫胡说”这位不服气,“我听说的跟你不一样,陈主任喜欢使用暴力逼男人结扎,这个影响就太坏了”上次横山刘主任的事儿,你不记得啦?那男的是清渠乡的,好像是姓唐。”

“男人结扎,然后女人那位眉毛动一动,脸上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来,“呵呵,确实会出乱子哦。”

“瞧你那样儿,口水都掉脚面上了”这位不屑地哼一声,“陈主任还没结婚呢,怎么啦?要我说,陈主任不走,对科委来说就是好事儿,莫非你还想过回原来的日子?”

“我也没这样说啊”那位很无辜地一摊手,“我只是比较羡慕他的艳福嘛…”

这话说得倒是一点不假,陈家人现在正在三十九号院里大享艳福,午后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在卧室的墙上留下一道耀眼的白斑,而光线阴暗的大**,两条白生生的人影激战正酣。

哦,太好了”唐亦董已经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了,两条修长笔直的腿死死地夹在他的大腿处,身子不住地颤抖着小腹下方的坟起之处死死地顶着他那里,鼻翼急促地翕动着,“哦,要死了,真的要死了。”

经过北京之行后,她深藏的**被陈太忠彻底地点燃了,在他面前再也不肯掩饰自己的情绪,每次**之际,都用心去酣畅淋漓地享受。

“别顶我啊,快顶出来了”陈太忠享受她下体在自己的根部厮磨,轻叹一声,自打他夸过她这里高,释放的时候很舒服之后,她每次就有意作怪,“我还想让你再来一次呢”

“隼,那就出来吧”唐亦董轻笑一声,有意扭动腰肢,又扭得几扭之后,轻喂一声,“唉,没劲儿了,歇一歇”再收拾你这小坏蛋。”

“知道它是小坏蛋,你怎么还这么喜欢呢?”陈太忠轻笑一声,双手捂上了她胸前的双峰,感受着那份温凉,他轻柔地挤捏着,拨弄着,“呵呵,每次捧着这儿,我都觉得是在抚摸一块羊脂白玉一样,鳖董,你的皮肤,真的是太好了。”

“手凉裙子底下有火,这不知道是哪个坏蛋说的?”唐亦董轻笑一声,轻轻地收缩一下小腹,“怎么样,热不热?”

“热,太热了”感觉到她体内传来的挤压,陈太忠舒服得轻哼一声,只觉得小太忠又胀大了几分,只是考虑到她太累了,说不得强自忍着。

不成想,他这一番好意,又不被人领情,好像是感觉到了他的胀大,正处在平台消退期的唐亦董小腿在空中戈,过,轻轻地磕着他的大腿,磕了几下,见他没有反应,禁不住双腿再次一箍他,低声呢喃着。“坏蛋,你快动啊”

这一场大战持续了足足一个小时,唐亦董股间流下的汁液,甚至濡湿了一大片床单,当那个东西在她体内渐渐地停止跳动的时候,她的双腿兀自紧紧地缠绕着他,细长的纤足绷得笔直,腰肢也没命地扭动着。挤压着,像是要把他揉进自己的身体中。

良久,她才长吁一口气,“真的”就想这么永远地抱着你,让你永远地停留在我的身体里。

“我也想抱着一大块羊脂白玉入睡”陈太忠轻笑一声,“温香软玉,不外如是,亦董,你是最让我心动的女人。”

“吹牛”唐亦董听到这里,心里虽然甜不滋滋的,却是又想起了他的花花肠子,“那你天天来陪我,交足作业才能走。”

“这没问题,不过”只能是中午”陈太忠笑着答她,心里却也没有多少负担,晚上可以轮流在阳光小区、横山宿舍和育华苑住,每天中午,就腻在这里好了,他太喜欢跟她在一起的感觉了,很放松,所以,辛苦一点也是值得的。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才缓缓地分开,不成想汁液已经板结,将两人的毛发白花花地粘在了一起,分离之际,扯动得唐亦董轻呼一声,“啧,下次,要早一点让你出来了。”

两人清洁完毕穿好衣服,看一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半了,陈太忠打开手机,兀自舍不得离开,说不得没话找话,“秦小方跟你解释了没有?”

“他肯定说他不知情”唐亦董的身子,又软软地靠了过来。

她穿了一件宽摆的牛仔网球裙,面对着他,一条腿懒洋洋地搭在他的大腿上,修长笔直的腿在空中惬意地摇晃着,时不时地能碰到他的小腿,用一种极为慵懒的声音回答着,“他说曾学德找他,不过是要对那个姓屈的接触的人做个调查,请他配合一下”这两个家伙。真是的。”

“你说,我该不该找他们的麻烦?”陈太忠一边发问,一边掀起她的裙子,目光在她的腿间逡巡着,“我说”你不穿内裤行不行?”

“你找麻烦的水平,太没有艺术性了”唐亦莹轻笑一声,抬手弃盖裙子,脸色微红,“要死了,先好好说话”不穿内裤怎么说话?”

“红肿之处,艳若桃花”陈太忠干笑一声,“我就当是欣赏风景了,”

(又是七千字,继续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