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主1780新岗位

1779易主1780新岗位

什么是交换?这就是**裸的交换!

郑在富现在是客运办的正职,跟以前做副职时的权力,绝对不可同日而语,但是比起来运管办,那真是远远不如。

眼下全国的公路建设方兴未艾,公路运输也正是蓬勃发展的时候,凤凰市又是天南仅次于素波的交通枢纽,交通局对运管办的建设也相当重视,不客气的说。都快赶得上征稽局了,甩开客运办自然是正。

牛冬生见陈太忠不想涉足太深,心里觉得挺没意思,他还指望靠着此人的名头降低运营风险呢,不过话说回来,见此人在帮忙之余,能很好地控制住自己的欲望,他心里也是有点佩服的不贪的干部他见过不少,但是年轻干部里就少多了,尤其是这种年纪轻轻便扶摇直上的

部。

可是牛局长一直都算着小陈会答应,现在人家既然做出了这样的选择,那他今天的行事方式,就略显冒昧了一点一有点挤兑人的嫌疑。

牛冬生为人比较傲慢。但是同时,他做人一直是比较大气的,既然算漏了这一点,少不得就又抛出一个条件:这种大事情,我不会认为帮你解决个工作名额就抵得上的,那就再跟你许个愿吧。

郑在富年纪已经不小了,又是才被扶正的正科,那么,用上进来许愿,不但不太合适,成本也有点高,平交通局的副局长,可不是那么好当的,就是二级的公路局或者征稽局的局长,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所以牛冬生只能用换个位置来表态了,运管办可是比客运办肥多了,反正郑主任自己都养了木工队伍来接工程,怕是也就无意仕途,只想多赚点钱了。

从另一个角度上讲。以牛冬生的强势,都要让郑在富跟常务副局长于满江搞好美系。可见这年头做官,该打点的地方绝对不能忽略了。

于局长在牛局长的面前,真的是很乖觉的,所以,在林肯车打着火的时候,陈太忠终于反应了过来:老牛之所以这么吩咐,未必就是把于满江当回事了,从某个角度上说,这其实是姓牛的对等级森严的官场体系的一种维护。

当然,至于郑在富是不是真的能得到那个运管办主任的位子,这个。不是很重要,机会给了你,你也得把握得住不是?但是毫无疑问,有机会总比没机会强。

同时,提出这么一个建议,牛冬生也就不怕陈太忠在王伟新面前不用心了,这是毫无疑问的。想明白这一点,陈太忠也不得不感叹,牛局长看着大大咧咧的,但是做事的力道,拿捏得真的太好了。

今天是他回凤凰第一天,惯例是要来横山区宿舍的,吴言的老爹还在北京休养,所以白市长和她的秘书已经在房间里等着了。

不过,经过早晨和中午的接连放纵,陈太忠也没有那么急色,见了吴言之后,先随意地了解了一下吴正杰的病情,才说起了今天晚上遇到的事情,当然,他说此事也是感叹的意思居多,

啧,要不说吃人的嘴短呢?喝了于主任一碗排骨汤,就惹出这种事情来,牛冬生也真是会算小白,你说我冤不冤啊

白市长听他讲究,又听了一下他的分析,沉吟一下才笑一声,“除了你想到的这些,牛冬生让你先说,还是为了撇清他,就算撇不清,王伟新碍着你,也不合适拿这件事做文章。”

“未虑胜先虑负?”陈太忠听得有点明白了,禁不住无奈地笑一笑,“这还真是官场的不二法门了,不过照你这么说,我的责任是更。

“不管怎么说。这种事你以后还是少掺乎,他牛冬生没盼头了,你的前途一片光明呢”吴言点点头,“今天你做得不错,递个话是小事情,再沾手就不对了。”

这个夸奖很有点言不由衷啊!陈太忠嘿然不语,钟韵秋见状,轻声碰一碰自家的领导。“吴市长,那个”一号的约见?”

“嗯,对了。太忠你跟我说一说这事”吴言这才想起。自己还有这么一桩事要问,她知道他电话不方便,憋在心里已经很久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太忠少不得又将自己做出的牺牲重述一遍,当然。避而不见办的人时他去做什么了。这个是不能细说的,不过吴市长也没在意,她知道他有不少异于常人的地方。

吴言在意的是。陈太忠为自己做出了如此重要的牺牲。一时间眼角都湿了,等她听说太忠最后还是见到了郎主任和秦主任,登时就情热似火了,不由分说抬手就将他推倒在沙发上,“小钟,帮我一把,脱了他的衣服

“不用这么夸张的吧?”陈太忠一下没防住,被她的小手推了个四脚朝天,说不得苦笑一声。你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劲儿了?不过正是因为如此,他越发地确认了一点,对白市长来说,权力”真的是最好的。

等房间里再安静下来。那就是一个半小时以后的事情了,沉寂一阵之后,吴言的声音响起。“对了太忠,我可能要分管招商办了

“什么?。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侧头望向身边的佳人。“怎么会是你呢?”

“你快出来,我跟你好好说”吴言伸手去扒拉他,太忠坏联特漏*点释放在小钟体内也就算了,眼下坏趴在她身卜舍开。而小钟穿了黑色丝袜的两条丰腴的双腿也跟他的腿交缠在一起,这让她看得有点不爽。

陈太忠还待叽歪,钟韵秋却是抬手推开了他,将手捂在两腿间,就那么赤着身子,一溜烟地跑向了卫生间。

听吴言说完下午的事情之后。陈太忠笑着点点头,“那可好了,以后又可以在白同志的领导下工作了,你放心,我绝对给你打造个漂漂亮亮的业绩出来。”

然而,下一刻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那照你这么说,这个招商办,一时半会儿是没主任了?”

“我想,也许是给你留着呢?”吴言轻笑一声,“只要你今年做得好,明年我可以向市里给你提名。把你扶正,呃,不对

为什么不对?很简单,她想到了章书记的话,选谁主持工作,都不能选陈太忠,这件事里的味道。有点不对劲啊,

两天的周末时间,眨眼就过去了,新的一周来到了,就在这一周里,秦连成走了,许纯良来了,招商办的主任空缺,暂时由副市长吴言分管。

乔小树市长对此略有微词。遗憾的是,他也只有腹诽的份线,吴市长的强势众所周知,有章书记的撑腰,谁又敢多说什么?

不过,对乔市长来说,许纯良的到任,算是个不错的消息,一直以来小树市长就是吃了没派没系的亏,虽然大家都将他认做了吉系的人,但是,吉系本身就不是一个强势派系,只是具备一点象征性的意义,大多时候是以抱团自保为目的的。

甚至,他在吉系里的地位。还不如副市长杨波,杨波吟诗弄画之类的不行,可人家好歹是致公党的人,是民主党派,这个超然的身份,让杨市长失去了很多东西,但是同时也是一道强力的护身符。

所以,就在许纯良到任的当天,听说许主任去科委大厦工地视察,本市长接到别人的报告,也后脚就跟着过来。

许纯良身边,科委的七个副职全部在场,事实上,当大家知道来的是许书记的儿子的时候,心里的不安就少了很多这个主任不但后台足够硬,而且,他跟陈主任有很不错的私交。

陈太忠和许纯良的交情。知道的人并不多。不过他屡次三番地帮纯良出头,要说没人注意到,那也是不可能的。

这种事,以往大家或者没心思琢磨,但是现在许处长要来科委做许主任了,那么自然有人有心去打听,于是陈主任和许主任的交情,终于浮出水面。

再加上陈太忠在之前也跟邱朝晖等人微微吹了一下风,所以,科委这次的换帅,人心居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甚至有人说,文海早就应该去党史办了,一直占着茅坑不拉屎,拖了咱科委的后腿啊。

事实上,凤凰科委中也不乏能人,知道要来的是许纯良之后。大家齐齐开动,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将许主任的脾气秉性摸了一个一清二楚,有那有心人,甚至找到了许纯良的大学同学做了解。

搁在往日,一个单位是不可能爆发出这么大的热情的,毕竟人一多了,难免有这样那样的利益诉求,不齐心是正常的,齐心才是不正常的。

可是,现在大家都有了把科委当作自家东西的觉悟了,一致对外那是必然的,这种情况发生在政府机关里,还真的不多见。

所以说,凤凰科委这次正职易主,或者在上层引起了些许的关注,但是在下面,权力交接得却是波澜不惊,这显然也是不大不小的一个异数。

砚章新岗位

许纯良在科委的处子秀,相当地成功,虽然有人认为许主任看起来有点阴柔,但是不可否认,人家的表现颇有大家之风,举止得体言语精炼。很有点领导的沉稳劲儿。却又不乏和气。

在中午的欢迎酒会上,陈太忠听到了这样的评价,一时间有点啼笑皆非。你们倒是想让他不沉稳呢,好像很难哎。

新官上任,一般来说是要点三把火的,不过科委也没啥火可点,许主任就在酒宴上决定了,“下午去各个点走一走,嗯,争取尽快进入状态,大家各忙各的就好。”

他这话说得轻松,可是别人怎么敢各忙各的?陈太忠率先表态,“纯良主任初来乍到,我觉得。大家有义务让领导尽快熟悉工作环

“没错没错”满座均是纷纷点头。

从大主任的角度上来看,陈主任的话,说得还是有点冒昧,不过,许纯良并没有在意,倒是听到这家伙居然把自己叫做“纯良主任”心中些许的异样,那是免不了的。

许主任的第一站,就选中了在建的科委夫厦,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科委现在的工作环境,实在是太破了一点,省机关事务管理局的办公设施就算陈旧的了,但是跟凤凰科委比起来,那是一今天上一个地。

所以,他肯定要关心一下未来的工作场所,这一块原本就是文海主抓的,不过,没有人提醒他,科委大厦的建设,其实是乔小树市长在做主。

乔市长本来还等着许主任前来拜会自己这分管市长呢,惊闻人家已经去了科委大厦,心里琢磨一下。不成,我也得去看看,公真近平是方面,另方面得让他明白。泣大厦的建设直非常关注的。

时下正值仲夏,这几天凤凰市一直晴空万里,下午灼热的阳光,烤得人似乎从身体里冒了油出来一般,偏偏地空气中水汽极大,要多憋闷有多憋闷了。

若是仅仅在已经建了十一层的大厦内部走动,那也罢了。里面潮气逼人倒也凉爽,可这许主任不但在楼里走动,还在外面四下看着,像什么安全措施、施工机械保养、材料储备无不一一过问,甚至连工人的起居饮食情况都要问清楚。

当然,对他这么做。大家也都能理解,今年凤凰科委在安全方面,已经出了两档子事儿,要是再出事儿的话,就算许主任能量大扛得住。但是尴尬也是不可避免的一甚至不排除有人可能借此生事,将空降下来的许主任直接撵回素波去。

可是理解归理解,大家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辛苦过了,尤其是戏曼丽主任才惨,她原本就个头高挑,为了显示身材,还穿了一双高跟皮凉鞋,在工地上走动,那是太不方便了。

几步路走下来,如不但气喘吁吁,汗更是从安全帽里哗哗地流下来小手帕拧干了擦擦完了又拧,直热得脸上红彤彤的,像煞了油锅里的虾子,不多时已经汗湿了前胸和后背,白色的薄布裙紧紧地贴在身上,连文胸上的杵扣都凸显得清清楚楚。

许纯良也注意到了她的尴尬,不过,他就当没看见了,初来乍到,他肯定不愿意留给人“烂好人。的印象,同时心里也不无嘀咕,这女人也未免有点娇气了。

就在这个时候,乔小树出现了,乔市长也是头戴一顶安全帽,一副视察的样子,陈太忠远远地见了,赶紧捅一下许纯良,“主任,乔市长来视察了。”

许纯良再怎么牛气,见了分管市长也只有主动迎上去的份儿,乔市长倒是很平易近人,见了他先打招呼,“呵呵,这是新来的许吧?”

“我本来想转完这儿。就去拜访您的”许纯良还是老实了一点,这话说得不是很得体,他笑着解释,“网接手这么垂的担子,有点沉不住气,先来看看,还是年轻了一点,请乔市长多指示

“没什么没什么”乔市长笑着摇摇头,他还偏偏就吃这一套,再说了,人家老爹是许绍辉。能说出来这种解释的话,就算很会做人了,“工作是第一的,做实事最重要,你还年轻,不要太在意那些虚的东西。”

这种扯淡的话,纯粹是应付场面的,别说别人不信,就乔小树自己也知道不靠谱,不过,这好歹也表现出了他的善意不是?

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乔市长和许主任,相谈甚欢,转着转着,时间就不早了,许纯良眼见是这样了,说不得出声邀请乔小树共进晚餐。

乔市长是答应了,不过要谁做陪也是个问题,他扫一眼在场的众人,“看得出来,大家都很辛苦了,早一点回吧

许纯良只当他是自矜身份,也没有太在意,他防人的心思的确不高,所以笑着点一点头。“乔市长说得不错,陈主任留下就行了。”

陈太忠却是看出点名堂来,心说乔市长这也算是试探,纯良这家伙,还是太好说话了,人家隔着你就指派你的副手呢。

乔小树还真有这么点心思,不过倒也没太大的恶意,这年头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到东风,分管副市长和行局一把手之间,总要经过无数次有意无意的试探。才能找到对双方来说相对安全的距离。

可是许主任单单叫上陈太忠,就让乔市长觉得自己又输了一阵,他不是不知道这两人关系好。不过这种场合点这家伙作陪,那显然就不是新来的下属拜会领导时候该有的态度了。

当然,这也是个小小的问题,所以晚饭的气氛还是比较融洽的,陈太忠有意为许纯良造势;不但言语不多,而且言谈之间也非常地注意措辞。

许主任也是个三棍子都打不出个响屁的主儿,但又不是谢向南的那种木讷,看上去到像是多了一份在他这今年纪不该有的沉稳。

晚宴在八点多就结束了,送别了乔小树之后,陈太忠伴着许纯良在马路上溜达,凤凰宾馆离临置楼不是太远,步行也不过十多分钟的事情,正好乘凉兼消食儿了。

默默走了一段之后。许纯良还是先发问了,“太忠,我觉得这个乔市长挺有意思,他对科委大厦很上心,话里暗示了两次。”

“他暗示了四次,有两次你没听出来就走了”四下无人,陈太忠当然就不会很客气了,“他一门心思就在盖楼上呢。”

“那科委这个副主任的人选,我就不听他的了”许纯良也明白这话的意思,心说你姓乔的既然霸着那点东西不放,那我也不贸然改变现状,但是别的方面,我就要发出自己的声音了,“你心里有合适的人选没有?”

“跟我惯的人太多了”陈太忠笑着一摊手,“你自己先观察一下吧,纯良,你要让人家领你的情,不是我的。”

“跟兄弟搭档,感觉就是不一样”许纯良笑一笑,很真诚的笑容,“不过这件事,我也不想拖,省得让别人惦记了,夜长梦多啊”

“思路?思路有啊”陈太忠沉吟一下,方始发话,“就单从你这个角度考虑,这个副主任的人选,最好是县区科委的正职。”

“啧”许纯良顺巴一下嘴巴,沉思了起来,好半天才恍然大悟地一笑,“呵呵,这么搞,我的手是不是伸得太长了?”

前文就说了,科委的垂管力度实在不大,许主任要是从科委本部中寻找候选人,那就是中规中矩的举动,可是要提名下面县区科委的正职做副主任,那还真有点那啥。

“你都知道自己性子偏软了,硬气点又怕什么?”陈太忠不以为然地白他一眼,“纯良,你要是光想着守成,那不动就行了,可是你不觉得有点可惜?”

有我陈家人鼎力相助。是你几世修来的福气啊,唉,我都不希的说你了。

他的话没有说得太明白。但是许主任也不是傻瓜。略略一琢磨,就明白太忠是照顾自己面子,没办法说得再明白了,于是点点头,“你这个主意不错。”

陈太忠一笑,网耍发话。不成想许纯良又来了一句,“可是这个情况,我还得跟我老爸说一声。一个副处呢”要慎重

“我,我,我”陈太忠我了半天之后,才翻一翻眼皮,重重地叹一口气,“算算,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好了。”

“我知道你说的话有道理”很罕见地,许纯良居然扭过头来注视着他,“但是我有我的考虑。一个稳字是我父亲从小就教导我的,这次来之前,他又强调了这一点,咱们两个的做事风格,本来就是完全不同的,你太激进了,而我们许家承载不住这样的激进。”

“那你还问我的意见?”陈太忠老大不客气地顶他,“算了,不管你了,你爱怎么着怎么着吧,我忙我招商办那一摊去!”

“你这家伙,匪气太重”许纯良微微一笑,也老大不客气地反驳他,“对了,我老爸说了,要还你个人情。”

“还我一个人情?”陈太忠听得眉头微微一皱,旋即展颜一笑,“那太好了,我正需要呢,也不枉我这么大力帮你,什么样的人情?”

“不知道,好像是活话许纯良笑一声,“不过我估计章尧东肯定知道。”

“喂,对了,从县区提拔人的事儿,你可以问一问章尧东嘛,不一定非要问你老爸吧?。陈太忠这思维也算快的,“你得学会请示领导,而不是请示家长”得。我又忘了不管你的事儿了,当我没说啊

“这个,,你说的到也是”许纯良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嘀咕,我要请示章尧东,也得提前请示我老爸,他俩的关系,可不是你想的那么天衣无缝,换给秦连成倒还差不多。

同一时刻,章尧东也在谈许纯良,伴着他的,是市委副书记姜勇,两人吃过饭之后,正在白宫打斯诺克,姜书记无意中就说了一句,“好像小许今天去科委了

“嗯”章尧东不太想专门谈许纯良,点点头之后击出一杆,红球落袋,一边擦枪头,一边随意地问了一句,“我觉得把陈太忠放在科委,有点浪费了小姜你有什么好的建议没有?”

“陈太忠?他除了科委还能去哪儿?”姜勇听得苦笑一声,“哪个。行局的正职愿意接收他,敢接收他?”

“他还得在科委挂名。搞高科技企业的招商引资,他是强项”章尧东不动声色地回答一句。又猫腰去瞄准,“我是看他精力太充沛了想给他找点事儿。”

一杆击出,榨色球在袋口晃了两晃,没进,不过姜勇也没着急上前,而是皱着眉头思索了起来,他听明白这话的意思了,章书记想让陈太忠帮衬许纯良,可又怕两人在科委处得久了,闹出什么矛盾来一毕竟陈家人的火爆性子,在整个凤凰平的官场都有名。

“打球了,打球了”章书记拍一拍球桌催他。

“要不去驻京办吧。驻京办的老张光知道花钱,办事不太行”萎勇笑着回答一下,开始弯腰瞄准,小陈在京城”好像认识一些人。

“驻京办?”章尧东沉思了起来,好半天才叹口气,“段卫华用他用得顺手,而且他干了五年了,人头也熟,再说小陈是受不了气的性子。”

“那我就不知道了”姜勇笑嘻嘻地击出一杆去,心说我说哪个岗位都得得罪人,而且也有借越之嫌;也就能说一说老张。

这一杆击出去,红球晃了两晃没进,到是白球吃了两库之后,直挺挺地掉进了中袋里,“啧。怎么是白的?”

“白的?”章尧东猛地眼睛一亮,“有了,让他去驻欧办。”

“驻欧办?”姜勇听的好悬没把球杆掉地下,我进个白球,您就能想到白人想到欧州,这思维也太那啥了吧?“可是咱一个地级市,没这个编制吧?”

“有需要,就会有编制”章尧东等自己的秘书将球摆正之后,又弯下腰开始瞄准,“给我加四分”还有哪个地级市,同时能跟一个国家的三个城市结为友好城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