馅饼1784纯良

1783馅饼1784纯良

金乌的李主任从许纯良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腿都是软的。汗水禁不住地从头上冒了出来。不是热的,是激动的,他简直不敢相信刚才的那一幕是真的。

刚才许主任将他叫进去之后,东拉西扯地问了两句之后,直接开口发问了,“有兴趣来市科委没有?太忠主任说你工作经验丰富,有潜力值得培养,我打算给你加点担。”

“陈主任?”李主任三十多岁奔四十的主儿了,根本顾不上考虑比自己年轻了一轮的大主任的口气,他想的是,为什么会是陈太忠推荐的

陈太忠嚣张起来的时候,科委人人要绕着走,但是平常的时候,对大家也都比较和善,鲜见对谁有不客气的时候,甚至有人说,陈主任言谈间对谁不是很客气的话。那么恭喜了,那位就是得了陈主任的青睐了。

李主任自问,自己跟陈主任关系尚可,但是人家太忠主任跟别人关系也都不错,他并没有比别人得到更多的重视,而且,虽然他时常来市科委汇报工作,虽然陈太忠也很少呆在科委,但是毫无疑问,科委本部的人,接触陈主任的时候更多。

甚至,他的金乌科委。估计是陈主任第二不待见的,排在第一的是阴平科委这个也是毫无疑问的,所以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向许主任提起他的,居然会是陈太忠!

“有点意外?”许纯良不动声色地发问了,心里却是坐实了某些猜测,有些表情确实是装不出来的,果然,太忠向我推荐的这个人,还真的没什么私心。

“确实有点意外”慌乱之下,李主任也顾不得考虑什么了,连连点头。他在路上想到了自己上进的可能,然而他自己都没太把这种可能当回事,自然就没做什么准备。

所以,真正面对这个机会的时候,他只觉得脑一热,就想什么都说出去,“陈主任对金乌县政府挪用星火计划的拨款不满。这是大家都知道的,虽然这跟我没什么关系,不过

“行了”许纯良随意地摆一摆手,制止了他发话,“陈主任是就事论事的人,不会因为某件事迁怒别人,这种话我不想再听到了。”

“所以说,我的心胸没有陈主任宽广,我会努力改正的,他是我的好榜样”李主任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不无嘀咕,孔处长的舅林源瞎折腾,害得孔处长老丈人家的玻璃都被砸了,你说他就事论事?连社会上的人都说反话呢“宰相肚量陈太忠”

许纯良等了半天,见他不再说话,才又开口,“事情要过市里,存在一定的变数,不过不管怎么说,你要记住陈主任对你的信任一他是一个人格魅力很强的人。”

李主任还能说什么?只能点头了。

“回去写点关于对将来科委发展的构思,最近一两天拿给我”许主任这话,就算是结束语了。“尽量翔实一点,别太空泛。”

这个要求按说是情理之的,但是他说话的次序委实有点奇怪,按说想提拔一个人,首先要考察其能力,有了能力才能采取后续的步骤,而不该像眼下这般,先说我要给你加担了,然后才要考察你。

这么想的人不能说是不对,然而,许纯良有自己的一套见解:个人能力固然很重要,但是也没重要到能影响组织决定的地步,有一个好的机制的话,相关领导只要不是很笨,基本上就能适应了他的工作。

以科委为例,除了以前下去的米自然米主任,陈太忠来了之后,就是用原班人马,打造出了“凤凰奇迹”到后来市里派来的三个副职也很轻易地融进了这个***。

要是有人说,这些人个顶个都是能力超群手段老辣之辈。许纯良绝对不相信,同样的人。以前可不是就那么半死不活地在科委里瞎混?

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如此大的变化?那自然是陈太忠的强势和积极运作,再加上陈家人很大气地放权,大家的主观能动性都被充分地调动了起来总之,科委具备很良好的运行机制,这种情况下,谁做副主任都无所谓的。

太忠能把一团散沙捏到一起,我也能!许纯良并不怀疑自己的能力,所以他对李主任的能力并不是特别在意能做了县科委主任的主儿,也不会太简单了。

至于李主任的背景。他到是查了一下,很简单的那种。工农兵大学生,根正苗红,做科委主任五年了,没什么大的功过也没什么明显的派系倾向,可以放心使用。

可是李主任可不这么想。从许主任办公室里出来之后,他晕乎了半天,都没从巨大的幸福感醒悟过幕,直到张爱国走过来跟他打招呼,

“李主任来了啊?”

“嗯嗯”李主任笑着点点头,这才发现自己站在二楼好久了,说不得转移一下话题,“天儿太热了,吹一吹风,,怎么没见陈主任?”

“头儿在哪儿,我也不知道”张爱国笑着回答,一边说一边往楼下走,“大办公宴有空调啊。您不去吹一吹?”

“不了,还有点事儿呢”李主任真是恨不得告诉他,我要回去给许主任准备材料,可见他心里的冲动了,“得赶紧”赶紧找个地方处理。”

他已经决定了,今天不回了,找个。地方住下写材料,许主任又要翔实还要速度,他必须对得起领导的信任不是?

一边考虑,他一边走下楼,摸出手机正琢磨是不是该给陈主任打个电话,却不防被人从身后一拍,“李主任,想什么呢?”

李主任一转头,才发现拍自己的也是李主任,不过人家是副处,自己是正科罢了,说不得笑一笑,“正领会并主任的指示呢。”

搁给别人,李主任是断断不肯这么回答的,但是李健例外。小李这人,说话做事罗里罗嗦嘻嘻哈哈,看来是没个正形比较八卦的那种人,可真要这么想的人,就大错特错了。

李健做事非常靠谱。心也有丘壑,只不过这家伙的性有晒枚。有时候有黄粘是你指望这人在人情世故上犯失制那是想都不用想的。

“许主任有指示?。果不其然,李健听得就笑,“李主任果然有收获啊,对了,听说今年金乌打算在广场搞个立交桥,投资很大吧?”

“你放过我吧,李主任”李主任受不了啦,忙不迭双手合十,他可是知道对方的难缠,“跟你一聊天儿,什么事情可就都耽误了

“呵呵,看你说的,我这不是见你好久没来吗?”李健笑一笑,眼神有异彩一掠而过,“你早说你有事儿嘛,,对了,办公室里有不少件的电版,需要不需要提供给你一点资料?”

嗯?李主任的注意力登时高度紧张了起来,心说这家伙是知道了许主任的用意,还是说猜到了什么?

不过,不管怎么说,对方这个建议都是挺合理的,他也确实需耍这些东西,而且人家真要知情的话。他要是贸然拒绝,那或者就又有惹人的嫌疑了你是不是觉得我李健没资格知道那些事?

“那就麻烦李主任了”他笑着点点头,“不过我的时间不多,你有现成打印好的吗?。

“有些有,有些没有。你稍等一会儿吧”李健眼里的笑意,越发地浓了,“不过还是那句话。你要有好事儿,一定得跟大家分享啊。”

“那是”李主任也跟着笑,顺便抬手抹一下额头的汗水,“算了,天儿好热,我去大办公室享受一阵空调吧

他自觉自己做得天衣无缝。李健却是通过试探猜出了一点东西,看来今天的情况,有点不对劲啊一莫非是传说的副主任的位?

官场里傻瓜真不多,别以为他那点闲言碎语就是纯粹的聊天。电版件,就是比较靠谱的试探手段一你的事情要跟这个无关,那你着急办自己的事情,没准就会直接拒绝,要是有关,我就不信你敢拒绝

反正,这些界上的聪明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李健绝对当得起其之一,所幸的是,他只是好奇心作祟,却没有掺乎的意思一李家人从来不会犯大错误的。

李主任却浑然不知道。自己已经露了半只马脚出来,在办公室里乘了一阵凉之后,趁着打印机啪啦啪啦还在乱响,找个借口溜出去,拨通了陈太忠的手机,“太忠主任。我是金乌的李明员,现在在市里

“哦,是老李啊”陈家人网跟王伟新斗智斗勇出来,一时间状态还没调整过来,就有一点懵懂。“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儿吗?”

“刚才我见纯良主任了”李主任一句话,就说明了他的意图,不过显然,道谢的话要说明白了。“我觉得有必要向您汇报一声感谢您对我的信任。”

,泌章纯良

陈太忠脑里正考虑着别的事情呢,猛地听到这话,禁不住“咦。了一声,“咦,这种事情纯良主任也跟你说?”

“是”李主任听得也有些迷糊,只能有板有眼地回答,“许主任说了。打算给我加点担。还要我写一份关于科委未来发展设想的材料,陈主任您看,,您有什么指示吗?”

“哦,他让你写,那你就写吧,怎么想的怎么写”陈太忠有点反应过来了,于是轻笑一声,“恭喜了啊,李主任,这是纯良主任慧眼识人,跟我可没什么关系,你的搞清楚这一点。”

“您两位,都是我的恩人。一样的”李主任听得越发地懵懂了。也不知道对方是拿乔还是有意撇清,说不得含含糊糊地回答,“我一定不辜负领导的信任,”

挂了电话之后,李明晨这边一头雾水也不必再提了,只说陈太忠在那边琢磨一下。摇头笑一笑。“奇怪了,我让纯良做人情的嘛,他又何必提我的名字呢?”

在年轻的副主任想来。在班里提拔一个铁杆心腹,不但是有利于彰显自己的权威,也有利于彻底地掌控局面,所以小许同学应当把对李明晨的赏识,当成是他自己挖掘出来的才对。

这种情况下,提他陈家人的名字,那是非常不合适的,是的,这不利于小良建立属于他自己的权威。陈太忠有点想不通这一点,心说纯良这人还是太善良了,什么时候的空了,我得说一说他。

殊不知,这也是他太小看许纯良了,要是连这一点都想不到,许主任也枉称出身官宦世家了,人家是有自己的想法呢。

要是陈太忠恋栈权势。抓着手里的东西不肯松手,许主任当然是该怎么做就怎么做,绝对不二话一甚至李明昆也将在第江时间被排除出候选人名单里,可是眼见太忠撒手撒得如此决绝,纯良同学当然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所以,他不但对陈太忠随口提出的人相当地重视,也不忘记向李主任点一点,这是陈主任的意思,你在感谢我之余,也要吃水不忘挖井人。

这么做,从做人的角度上讲,符合纯良二字,从做官的角度上讲,就不是简单的“纯良”了,从此以后,李明葳就是他和陈太忠联系的纽带之一。

有了这个纽带,许纯良有事的时候用起陈太忠来,将会更加地方便,到时候李明晨跑到陈主任面前一传话,别的不说,只说站在这儿的这位,就是兄弟情谊的见证你推荐的人我二话没说就点头了,太忠你就好意思真的不管?

区区一个副处,许纯良看不到眼里,为此能抓住那匪气的小。就足够他做出决定了事实上,无论如何李明晨也是他报上去的,还怕此人将来不乖乖地听话?

陈家人可是想不到纯良的那位肚里也有弯弯绕,不过,就算再说撒手小许同学能够重视他的推荐,这也让他心情舒畅。

很久以后,李明员才逮住机会,问陈太忠当时为什么要推荐自己,陈主任的回答很令他无语。“我记得省台来拍干会的时候,老耿没管住自己的嘴巴,你当场就捂着他的嘴拖走人了,当时我就觉得你有大局感,而且做事也挺果断

李明晨对这个回答,是相当地意外,愣了很久才长叹一声,“果然啊,细节决定成败”

这些就都是后话了,陈太忠现在要操心的,是苏馨的人已经在向凤凰赶了,而且马上就要到了,对于京里的朋友,他是要去接待一下的。

许纯良也对此表示理解虽然从严格意义上讲,接待的事情应该由李健出面,但是许主任家也是京城的,自然知道京里那滩乱七八糟的水有多浑,太忠这是正常的人情来往。

当然,让陈太忠这么急吼吼出面的,肯定不止是苏馨,是的,他的小贝拉和葛瑞丝也跟看来了一苏总带着一干人去了趟欧洲,顺便见识了一下陈家人推荐的那二位。

在苏总眼里,葛瑞丝的气质和举止,比贝拉更合适做电视广告,但是贝拉胜在年轻形象好,一见面,那青春气息就毫无遮挡地扑面而来,对年轻人的吸引力很大。更适合做电动助力车这种时髦产品的广

既然是这样,她索性就将两人都带了过来,陈家人都向她的公司撒了一百万请大家去欧洲玩,这点费用她担当得起,到是若不这么做,会让她在***里丢人。

迎接这一行人的,不但有陈太忠和李健,还有宵瑞远,没办法,苏馨的妹妹苏秦馨也跟看来了,雷总虽然不算多情种,可对跟了自己的女人还是认账的。

苏馨同时还带来了负责谈判、策戈的四个员工。再加上两个说不出来路的年轻男人,一行整整十个人,简直是一支等规模的商业团

所以,当天晚上丁小宁的京华酒楼里,开了两桌才放下这些人,陈太忠、李健、宵瑞远、苏家姐妹、贝拉、葛瑞丝加两个翻泽一桌,老总丁小宁作陪,另一桌则是由张爱国和办公室主任相陪。

宵瑞远是商人。行事当然没有那么多忌讳,笑吟吟地坐在苏秦馨一边小贝拉看着陈太忠的眼里都快滴出水了,却是不得不规规矩矩地坐

李健坐在这帮卢、间,总觉得自己有点格格不入的感觉,不过,李主任忽人也有一套,说不得笑嘻嘻地拿苏馨开涮,“苏总带这么多人来,是打算吃穷我们啊?”

“凤凰科委要是穷,天底下就没有富裕的地方了”苏总也走了得,装龙像龙扮虎像虎,搁在北京的话,李健这种土棍根本不放在她眼里,连多说一个字的兴趣都没有,但是眼下则不同了,说话间眼波流转笑意盈盈,“人家是化缘来了,李主任一定要大方一点哦。”

苏馨的气质形象打扮都非常得体,又是一口的京腔,李健吃她这么一眼,只觉得心脏不争气的枰忤乱跳几下,**的女人他见过不少,可是这种媚态十足的贵妇,却是凤凰这种小地方见不到的,心说要命,敢情陈主任在北京,都是跟这样的人打交道啊。

“苏总说笑了”他清一清嗓,脸上的笑意难得地迟滞了一下。“我就是个办事的,大方不大方,可不是我说了算的。”

“他们过来是谈合作的。”宵瑞远在一边接话了,“是我答应,请素馨多带一点朋友来玩,费用我出了,李主任,没想到你兜里票那么多,还这么抠门。”

“我的是公家的,哪儿比的上宵总是自己的?”李健笑着摇摇头,侧头看一眼陈太忠。“要走出了差错,太忠主任第二个放不过我。”

“反正你看着办吧,你的事儿我不插手”陈太忠干脆地摇一摇头,“方案你和苏总定就行了。摄制费用就是会上说的那样,五十万到十万。”

“太忠,你可不能这么小气哦”苏馨娇滴滴地叫他一声,“别的不说,只说我专门跑一趟欧洲。专门为你物色广告人选,这点费用怎么够?”

“多出来的算我的,要是效果好了,回头帮我也拍点广告”官瑞远大大咧咧地发话了,他侧头看一眼贝拉和葛瑞丝,好半天才叹一口气,“啧,光这俩也不止值十万吧?”

“宵总这是”有什么想法吧?。陈太忠听得就笑。

“我只是想一想,不行吗?”耸瑞远笑嘻嘻地瞪他一眼,心说你个混蛋。想捧红你的女人,却让我站出来做戏,“陈主任,这种绝代佳人,你敢说你就不想?”

“瑞远,我可不想犯错误。”陈家人大义凛然地摇一摇头,一边的丁小宁实在憋不住了,咀儿地一声笑出了声。

“好了,我也出集吧。”丁总知道自己错了,说不得借势发话了,“我在素波要启动两个项目,嗯,也需要广告呢,算我在这俩美女身上的投资好了。”

“不行,太贵了咱就不用了”陈太忠假巴意思地摇摇头,又看李健一眼,“要用,一定要控制住费用。”

“嗯”李健点点头,可怜的李主任被他们这一番话说得云山雾罩的,心说陈主任和这帮人怎么都是怪怪的呢?再想一想“京城”俩字的含义,他真的没胆再忽了一人家为了拍区区十万的广告,居然专门从国外找来了人,这手笔可不是一般人能使出的。

总算还好。他心里非常清楚,自己要做的,就是把费用控制在会上规定的范围内,其他的东西”他不清楚,也不想搞清楚。

李健没想到贝拉和葛瑞丝能跟陈主任有关系,这不是他的想象力不够丰富,而是他没想到。居然满屋的人都在为陈主任打掩护宵总也就算了,苏总他们可是在北京都吃得很开的啊。

大家正吃得聊得高兴,有人敲门进来了,“丁总,段部长”

话还没说完了,一个身材矮胖略带点秃顶的男人走了进来,不是宣教部副部长段为民又是谁?小陈,你们请北京的人拍广告,这种要紧事儿,怎么不知道通知我一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