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5 执念1786歪嘴

1785执念1786歪嘴

陈太忠请苏文馨一行人来,并没有隐瞒双方交情的意思,这种事情经不住有心人的查证,而且南宫毛毛的虽然不大,但是接触的人、涵盖的范围还真的不少一想藏都无从藏起。

当然,另一点也是他现在的地位使然,到了什么样的级别,就要用相应的方式来行事,以他现在的行情。这种事情还要遮遮掩掩的,那就未免小家子气了没错,就是我的朋友,凤凰用得起北京广告公司的不多,用朋友起码是知根知底。

按惯例,像这样的商业谈判。科委是不予免费招待的,这不是兄弟单位而是商家。

可是单位不招待,陈家人也得招待不是?原本他是想将这一行人安排在凤凰宾馆,可是一转念就想起了自己在青江的事情,那时候也是个什么明星,住进了政府接待宾馆还扯了条幅,气得他转头就走了。

所以说,做人还是低调点好,于是他就安排这帮人住在京华酒店了,虽然档次不算太高,好歹是新装修过的,还是自己人开的,既安全也自在。

不过,苏总一行人来的时候,动静有点大,她通过旅游业的关系,从素波协调了一辆加长林肯和一辆奔驰商务车开到了凤凰。再加上身高腿长、明艳照人的外国美女葛瑞丝和贝拉,让人想不注意都难。

更何况,苏家姐妹也算一等的美女了,论气质更是雍容华贵。

这么一来,就有好事者传开了,偏巧的,素波有广告公司也在盯着助力车厂的广告制作项目,现在一听说北京的广告公司到了,少不得就托人歪一歪嘴,我们的制作水平比北京也差不了多少,费用还低。

敢这么吹牛的。多少都是有点实力的,一来二去,这风儿就吹到段为民耳朵里了。

别人怕陈太忠。段部长可是不怕,不过他这次来,却也没有帮别人出头的心思,他的目标很简单,听说有模特一般身材的外国美女?那可要过来看一看。

段为民别的不好,管不住下半身,那是众所周知的,就因为这个,段卫华居然收他连累,得了一个,“段好色”的名头。

一见贝拉和葛瑞丝,段部长的眼睛就再也舍不得离开了,嘴里笑嘻嘻地吩咐着,“太忠。你也不帮我引见一下?”

“这是北京天欣集团的幕总,苏文馨”陈太忠站起身来,笑嘻嘻地介绍,又一指靠着宵瑞远的苏秦馨,“苏总的妹妹,苏秦馨……天欣是来谈跟科委的合作的。”

他只介绍了两个人,那么其他人就很好说了一不值的他张嘴的嘛。可是段为民却不肯善罢甘休,一指葛瑞丝和贝拉,“这两位”,是俄罗斯的?”

他这么问,也是符合时代特征的,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的经济一落千丈,在国内经济发达的地区,偶尔高鼻深目白皮肤的小姐出现,一般就都是俄罗斯的。不过天南这玩意儿很少,就算有也是偶尔过来走。

就在他发问的时候,一边的服务员已经端来了座椅,又添加了碗碟,段为民落座的时候,眼睛都不离开那二位,没办法,人就是这样,迷上什么了就顾不得分寸了。

可陈太忠更愿意相信,老段这点城府还是有的,像现在不加掩饰的垂诞,无非是在给自己传递信号:太忠,这个忙你一定得帮我。

不过,他肯定是要装不懂了,于是卑苏文馨使个眼色。苏总一听说此人是宣教部副部长,心里早就不知道鄙夷了多少道了你要是正职也算,好歹是个市委常委,区区一个副职,也敢在我面前显摆,没见过大官吧?

她当然知道。离开京城自己就不算什么了,到各地方都要注集跟那些地头蛇处好关系。不过在她眼里,宣教部的副职还真的不行,甚至赶不上一个派出所所长重要。

“段部长真爱开玩笑,这两位是我高价从巴黎请来的名模”她轻笑一声,做出了解释,“哪儿是俄罗斯那种三流地方出来的?”

“哦,名模啊”段卫民笑着点点头,转头看一眼陈太忠,“太忠真是大手笔,能请到巴黎的名模,别是你去巴黎的时候认识的吧?”

这话听、冒昧,其实他是开玩笑的语气问出来的,说实话,段部长自己都不信这个问题,他无非是想让陈太忠否认一下,然后,捡个合适的时间暗示陈太忠,说保不齐你上当了。这就是五千块一晚上的俄罗斯小姐,京城能人是多,但是骗子也多。

什么?你说不是?那太忠,我”你看老哥这一辈子,也没啥爱好,就是好那一口儿,要不你帮着,,给撮合一下?

可是他却偏偏没想到,这问题很接近真相的,只不过陈家人认识这俩外国美女的地点不在巴黎。在伯明翰就走了。

陈太忠张嘴才待回答,丁小宁已经出声了,“段部长,这两位也是我在考虑的广告代言人,她俩是英国人,确实不是俄罗斯人。”

陈家人的这点风流韵事,从来不瞒她的,所以她自然要护得这两个异国姐妹周全,事实上,由于自身的遭遇,她最见不得的就是好色的男人。不过这个标准不适用于陈太忠,胳膊肘都走向里拐的不是?她对她太忠哥的要求是:不许强迫女人!

丁总一言既出,四座皆惊,尤其是苏文馨姐妹和官瑞远。心里这个。佩服啊,那就实在没的说了:太忠,我们见过和谐的后宫,但是真的,,没见过这么和谐的。

贝拉和葛瑞丝身边都坐了翻泽,对场上局势的发展了然于心,也知道陈太忠跟酒店老板大概是那样的关系,现下猛听得她帮两人证实,贝拉一激动,就蹦出一句中文来,“丁总,我爱你。”

前两个字腔调拿得不是很准,但是后三个字绝对是道地的京腔,当然小贝拉为什么能掌握住这三个字的神韵,那也就不用再解释了。

段卫民听到了小宁的话,却是噎在了那里,天生万物,一物降一物,段部长在凤凰市忌没几个,女性就更少了,无非个唐亦劳个吴言”筑市长现副书记汪蓉,他都不怎么在意的。

但是这个丁小宁,也是他不愿意招惹的,丁总和陈太忠交称莫逆。那是大家都知道的,论辈分她还是宵瑞远的姑姑,更别说做为知名的狐儿企业家”丁总还的到过杜毅的亲自接见和亲口嘉许。

“哦,原来是英国的”段为民终于笑着点头,不再在两个美女的身份上做文章,可正是因为他确定了她俩的身份,他这心里越发地痒痒起来了是个男人就不会喜欢公共汽车,宁吃鲜桃一口。不吃烂杏一筐不是?

到得最后,大家都喝的差不多了,段为民借着一点酒意。走上前一定要敬葛瑞丝一杯,可是葛瑞丝和贝拉刚才就喝了不少,一时间,席间的气氛就有点尴尬了。

这一桌除了李健,其他人都知道这俩外国美女是谁禁商,像苏文馨、宵瑞远这样沉得住气的倒也罢了,苏秦馨这样的,眼角的余光直接就扫向年轻的副主任了。

这一下,陈太忠挂不住了,说不得笑嘻嘻站起身来走过去。扶住了段为民,“为民部长,您喝不少了,歇一歇再喝吧。”

段部长这下就有点恼了。悻悻地看他一眼,才待说什么。却发现陈冲自己使个眼色,顺着他的眼色看过去,却发现苏文馨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啧,我怎么就忘了这是北京的公司了呢?段为民有点反应过来了,不过他心里还是不服气。心说老子只想敬一杯酒,又不做什么。你这么看着我是什么意思,我堂堂的宣教部副部长,没资格敬人一杯酒吗?

你当然有资格敬酒。苏文馨心里也非常敞亮,但是堂堂的一个副处在眼下的环境,主动去找两个外国小姑娘敬酒,你不觉得涧碜,我还替你丢人呢!

总之,陈太忠既然将皮球踢过来了,她就知道是他不方便了,说不得轻笑一声,“段部长,我们广告的审核宣传,到时候还得请你帮忙呢”对了,天南的宣教部长是潘剑屏吧?”

“潘剑屏?嗯,没错。是潘部长”听到对方搬出了这尊神,段为民也不好意思赖在葛瑞丝旁边了,借着陈太忠扶他的劲儿,走回了席。

对方的话意很消楚了,你别纠缠我的人,陈太忠肯买你的账,我可是未必买你账,信不信我能找到潘剑屏的路子?

堵得慌!段部长心里真堵啊,两朵鲜花活生生在眼前。偏偏地摘不到手,又有点气愤这苏总不给面子,想发作吧,既是不方便,也不太敢

险。

“你们喝,我要走了”坐了一阵之后,段为民站起身子笑着向大家点点头,只是,他的目光扫过那两位外国美女时,眼中的不舍和悻悻,是个人就读得出来。

陈太忠冲李健使个眼色。两人齐齐起身”

,碗章歪嘴

“这人没见过女人还是怎么着?”酒宴散后,丁小宁将几个要紧人物让进宽敞的总经理办公室,科委的人都走了,只留下张爱国一个人跑前跑后地张罗,苏文馨坐在沙发上,斜睥着陈太忠,懒洋洋地发问了。

小地方的人,就是这样,没见过世面”陈太忠左手搂着贝拉,右手搂着葛瑞丝,笑着回答她,不过小地方这三个字只能他自己说,要是别人敢这么说凤凰人,那他的反应就绝对不一样了。

事实上,想起郜孙、邵县立要自己介绍外国模特,韦明河更是跟着自己去巴黎嗨皮了,他心里也不觉得北京就算多大的地方。

“那是我们大市长的弟弟”宵瑞远手脚也不老实,搂着苏秦馨,摩挲着她圆润的肩头,“我说大妖子,你说我赞助太忠,能从你这儿得什么好处?”

“那是你跟太忠的交情,少来!”苏文馨笑吟吟地着他一眼,“是不是还惦记着姐妹双飞呢?告诉你,双飞不是不行。给我两吨的买。

“你杀了我吧,我也是穷鬼啊”官瑞远夸张地叫一声,“两百万我不眨眼,两吨就免了吧,那钱又不是我一个人的。”

“那就不理你了,论长相,你还不如这个小伙子呢”苏文馨笑吟吟地指一下张爱国,“你看人家,不但帅气也年轻,不像你,都有啤酒肚了。”

张爱国只听得脸红脖子粗的,却是还不敢吭声,事实上,自打他看到自家的头儿当着自己的面把那俩外国美女搂进怀里,他心里就明白了,头儿是不把自己当外人了。

如此**的场面,他也见过,但是能到这种级别的,还是第一次,双飞谁不知道啊?一个小姐五百,俩小姐一千,了不得一千五,无非就是这样了。

上层社会的事情,他听他的叔叔张智慧说过一些,不过像眼下,一个是京城贵妇,一个是天南数一数二的企业家,嘴里说的“姐妹双飞”什么的,还是让他有点这个”热血澎湃。

也不知道这个女人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他心里有点痒痒,禁不住胡思乱想了起来,正在这时,他觉得有道目光在自己身上一掠而过,侧头看时,却发现陈主任眼中的冷厉尚未消退。

这一眼,就足以吓得他敛去所有绮念了,资格亦”跟在座的诸位相比,他没有资格去打这种念头。

小贝拉却是已经有点按捺不住了,身子软软地靠在陈太忠身上,她也知道眼下没外人了,说不得两只手不停地**着,“太忠,我好想你好想你。”

“我先安慰她俩一下,失陪了啊”陈太忠也被她摸得有点不克自持,搂着两只高挑的波斯猫站起身来,径自向总经理办的小套间里走去那是丁小宁日常休息的地方。

“这家伙,”也太荒**无道了吧?”宵瑞远冲着丁小宁笑一下,“见色忘义,真不是个好东西,,不过,他应付得来吗?会不会需要我帮忙?”

“她俩可能需要我帮忙”**荡的气氛,是会传染的,丁小宁的长腿微微地抖动着,无带的水晶坡跟凉仙几慨的脚卫抖一抖纯的眼神中似笑非笑宙焰…一是嫉妒,”

她的话尚未说完,只听得套间里传来一声嘶喊,带着那无法抑制的颤抖,”

“是贝拉,这么大的声音,一楼也听得见了吧?”苏文馨听得苦笑一声,侧头看一眼张爱国,“我说小张,你老板的家伙到底有多大

张爱国再次面红耳赤。却是不敢说什么,陈主任那一眼的意思。他已经很明白了。

“你不要欺负小家伙了”宵瑞远轻笑一声,搂着苏秦馨站起身来,“我和素馨也休息去了,大姨子,你就成全我一次吧,现在又不是在北京。

“你想得美,我去房间睡觉去了”苏文馨见状,也站起了身,“你和素馨去别的地方吧。”

看着这三位也相伴离开,张爱国又怎么可能想不到,人家是“姐妹双飞”去了呢?苏总不过是嘴上说得狠一点罢了。

想到这个事实,他心里禁不住苦笑一声,什么帅气什么年轻?统统都是扯淡,这年头,最终还是要说实力的我倒是八块腹肌,可是那俩就是跟着啤酒肚走了。

“张哥,你回去吧,早点休息”一个略带一点沉闷的声音响起,是酒店老板丁小宁,她原本出身草莽,等级观没有别人那么强。所以跟张爱国说话的语气,同对上别人一虽然此人仅仅是太忠哥的通讯

见到张爱国面红耳赤地退去。丁小宁站起身来反锁上房门,犹豫一下,方始推开自己的小套间。见到屋里的混乱,禁不住轻声嘀咕一句,“这俩也憋得太久了吧?”

敢情,贝拉根本没有褪去身上的衣物,只是将浅稽的紧身裙掀在腰间。腿上的黑色连体丝袜也没动,就整个人扶着床头翘着丰臀,任由陈太忠从身后,自丝袜中间的小孔疯狂地撞击着。

她的膀间,还有黑色飘动。细细一看,却是黑色的丁字裤解开了一边被拨到一旁,由于内裤被连体袜招着,无法掉落,所以那两条细细的带子在那里一飘一飘的。

一旁的葛瑞丝也没闲着。站着用陈太忠激烈地拥吻着,浅蓝色真丝衬衣前面大开着,黄色的吊带小背心被推了上去。陈家人的大手尽情地**着那两团硕大的双峰。

丁小宁听望男姐说过,太忠哥在北京大被同床时中外通吃,不过眼下见了,才知道这样的视觉感受会带给自己何等的刺激,禁不住夹一夹双腿,又将里面的门也反锁上。

“小宁帮她把衣服脱了”陈太忠在百忙之中,兀自不忘交待一声,葛瑞丝早就跟他吻得昏天黑地,呼吸急促眼神迷离,下意识地扭动身子配合着丁小宁,不多时,身上除了一双浅棕色吊带丝袜,就只剩下脚上的一双高跟鞋了。

下一刻,贝拉的身子向**一栽,身子一转,两条笔直修长的腿向陈太忠的肩头一搭,“哦,要来了,快

她的下面剃刮得相当干净,看着粗壮的小太忠不停地进出,鲜嫩的红色肌肤不停地被带出翻卷,还夹杂着大量的体液,丁小宁只觉得自己的腿越发地软了,

战斗在一个多小时后结束,最后还是在贝拉的尖叫声中,陈太忠疯狂地喷射了,没办法,那俩都是做姐姐的,要让着妹妹不是?

“要是能带着她俩去军分区招待所,一定很热闹”丁小宁的想象力真不是盖的,今天她只是浅尝辄止,将身体中的欲火发泄出去之后。还有心情说话。

“你这才是胡说”陈太忠轻笑一声,一边回答,一边揉弄着葛瑞丝的双峰,“要是中国女人,怎么都好说,把这俩带过去,马司令都罩不住,那是军队啊。”

“我又想了”葛瑞丝低低地出声了,事实上,她比贝拉也不过才大了一岁多,只不过性子偏柔弱点罢了。

“今天不行了,唉”陈太忠叹一口气,缓缓直起身子,从贝拉体内退了出来,“这是在凤凰啊。我得照顾影响,过几天离开凤凰。我再好好地陪你们,成不成?”

贝拉和葛瑞丝两人交换个眼神,齐齐地嘟起了小嘴,不过,陈太忠不为所动,只是微微一笑。“乖,你们赶了一天的路,也该回去休息了,这都十点了。”

“再来半个小时嘛。”葛瑞丝这次算放开了,她也知道爱哭的孩子有奶吃,说不得将他向下一拽。长腿一跨,已经跪坐在他上方,抓着半软不硬的太忠向体内塞去。浑然不管小太忠上面已经满是厚厚的粘腻的白垢,,

陈太忠最终从京华酒店出来,就是十一点了,不过,今天他住宿的地方是阳光区,丁总已经通知了那两位,两人要晚一点回去。

李凯琳的加工厂,已经进入了正常经营的时候小丫头天生爱玩,将厂子里大部分的事情交给了副总和总工,反正厂子现在的主要业务,就是为电机厂生产铸件外壳。

她撒手不管,刘望男就的帮她操一点心,虽说陈太忠的名声可止儿夜啼,但是在金钱的诱惑面前。也保不准有人会铤而走险。

两人正靠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工厂宿舍的建设。陈太忠和丁小宁先后进来了一这座别墅,已经算丁小宁和陈太忠欢好的固定地点了。

有个别人知道这个情况。但是没人敢打什么主意,毕竟人家男未婚女未嫁,就算想动脑筋也做不出多大的文章,谁还吃多了撑的去琢磨?

听他俩说起今天的晚宴。刘望男轻笑一声,抬手去抚摸身边丁小宁圆润的膝头,“呵呵,总显摆你两杂腿长,今天遇到更长的了吧?”

“可是她俩的皮肤没我好”丁总傲然地回答,她的肌肤在陈太忠的女人里不算好的,但是跟那俩外国人比起来,还是足以自傲的。

刘望男笑一声,才待说什么。不成想李凯琳皱着眉头发话了,“呀,段为民啊,太忠哥。那家伙心眼可是有点他看上的女人,一定要弄到手的。”

“咦?”公忠听了有步奇怪,说不得老到她身边缓缓坐下。将她的气刁。所起,放在自己的腿上,另一只手去取桌上的啤酒,不成想刘望男手疾眼快,已经将啤酒拿起,扯去拉环递给了他。

“还是望男体贴人”。陈太忠笑一声,他太享受现在这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了,当然,正事也不能忘记。灌一口啤酒他发问了,“小凯琳你是怎么知道的?”

“还,”还不是我妈?”李凯琳悻悻地撇一撇嘴。

李凯琳的母亲常桂芬年纪也不大,才三十七岁,自打被阎谦阎教授包养了之后,由于脱离了繁重的农活,养尊处优之下,整个人将养得珠圆玉润,气质也发生了极大的变化,看上去就是三十出头的成熟少。

按说,阎教授将她藏得是极好的,怎奈过年两人去素波购物的时候,无巧不巧地撞到了段为民,当时段部长身边也择着一个少妇,两人撞见之后,笑着点一点头,也不说话就擦身而过,大哥不用笑话二哥,谁也别说谁。

前一阵阎谦的侄儿要毕业,由于学的是社会科学系,不太好找工作,而那侄儿由于女朋友在素波。所以也想留在素波进素波日报社。

阎教授的哥哥没什么本事,就找到了他,他了解了一下,知道段为民在素波日报有硬关系。就找上了段部长,意思是说你看为民,麻烦你帮个忙,该出什么样的费用。你只管说好了。

段为民犹豫着摇头。“这事儿,啧,你说得晚了,前两天我才给老刘那儿塞了一个人”对了,过年跟你在一块儿逛素波的那个女人,在哪个单位工作啊?”

阎谦这下明白了。人家老段能帮忙,可就是不帮,除非他把自己的外室送出去,一时间也没辙,就铁青着脸回家了一这个家伙惦记挂芬肯定很久了。惊鸿一瞥的遭遇,都过去三个月了,你还念念不忘?

阎教授的哥哥一直等信儿呢,听说段为民那边不成了,心里着急,儿子又折腾得厉害。情急之下自己找到段为民家去了。

这次段部长更不见外了,“你弟弟那人啊,人不错,但是有些东西看不清楚。我觉得你该回去劝一劝他。我也没说不帮不是?”

做哥哥的一听。心里纳闷了。说不得找到弟弟一问,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档子事儿这种事夫妻之间不能说,弟兄之间还是能说的。

听了解释,做哥哥的就火了,“我说老三,不就是个女人嘛,又不是你老婆,送给他睡两晚上不就完了?碰不了边儿磕不了沿儿的,拿回来还不是一样用?”

最后,阎谦的侄儿真的进了报社了,常挂芬也没把这事儿当回事,倒是阎教授再三叮嘱她。千万不敢让陈太忠知道了。

不过,千瞒万瞒。她还能瞒自己的女儿?前两天不小心,常桂芬就说走嘴了,李凯琳也没觉得有多气毕竟她老爹已经死了,老妈现在跟着阎谦活得不错。对现在的生活也很满足,人这一辈子,图的可不就是活个舒心?

只是陈太忠说起段为民的事情,她才将这档子事儿说出来,意思就很明显了,“太忠哥。千万不敢小看他,段为民这辈子,就活着下面那一根东西。”

“怪不得吴言这么恨他”陈太忠听得就笑,眼中却是带上了一点煞气,“他要规矩点,我也懒得理他,要是不守规矩”亨,那就别怪我对不住他了。”

李凯琳猜的还一点错没有,第二天,陈太忠正在招商办给支光明打电话,杨倩倩就找上门了,“太忠,忙呢?”

“哈,是倩倩啊。稀客稀客”陈太忠赶忙站起身,将她让着坐到沙发上,又亲自冲茶倒水,忙完了才扯过大班椅坐到沙发对面,笑吟吟地看着她。

这个姿势有点居高临下,不过跟坐在大难台之后相比,算是相当不见外的了,“今天什么风儿把你给吹来了?”

杨倩倩今天穿了一身白色的棉质连衣裙,一头漂亮的乌发在脑后高高扎起,整个人显得活泼中带着稳重,她捧着茶杯轻吹一口,才笑吟吟地抬头看他,“没事儿就不能来了?”

“看你这话说的”陈太忠翻一翻眼皮,一副啼笑皆非的样子,“是你从来没来过。不是我不让你来。”

那你不会找我去?杨科长的话到了嘴边,却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今天来,就是想跟你商量一下,科委怎么才能跟信息科合作一下?我现在接了任务。要搞政府网站。”

她的信息科已经刮到了了政府序列,算是脱离了机关事务管理局,眼下已经有五个科员了。她还是副科长,却是主持日常工作的,转正大概就是两三个月的事情,那时候就是正儿八经的正科了。

“这活儿,其实你找凤凰大学的人搞。更合适”陈太忠沉声回答,“说实话,科委那边我撒手了,要不这样吧,我在素波帮你找两个公司问一问?”

“那好啊,正好我货比三家”杨倩倩听得就笑,旋即话题一转,“听说你在国外朋友很多。能不能找几个国外的专家来,指导一下我的科员?”

“呀,这个嘛”陈太忠想那么多,听到这要求就沉吟了起来,好半天才摇一摇头。“这个是政府网站,涉及到保密因素了吧?”

“嗯,也是”杨倩倩点一点头,又犹豫了半天,才迟疑地发话,却是低着头不敢看他。“那你跟那些外国人交往的时候,也要注意啊,要保持距离,不要影响了你的前途。”

“啧”陈太忠听的一砸嘴,终于反应过来味道了,于是冷笑一声,“这是段为民跟你说了什么吧?”

“他说你现在很危险。”杨倩倩终于抬起头来看他。脸色已经变得微红,她深吸一口气。“做为同学,我觉得,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

,,,,